>

[都市]官场风月(全本)-3

  

正文 【018】
1:31:19 本章字数:3449

【018】
其实最郁闷的人是金倩,金倩那是从小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学校里,家世好,而且人长的非常的漂亮。一直以后都是一大群男生跟在后面转的,她何时被人骂过三八?那天晚上本来就是心情不好,本来在北京一个电视台都已经应聘上了,结果去上班的时候被告知她的档案已经在江南省省报了,要去那上班必须得先去省报辞职然后把档案调回来。金倩当即懵了,后来打电话问了刘少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气得大哭,当晚就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喝酒,结果遇到了一批流氓。本来刘明强帮他打走了流氓她应该感激的,可是本来心情就不好,再看到刘明强那对她无视的态度当即心里就有火,冲着刘明强骂了句乡巴佬,实际上她说的也没错,上学时的刘明强因为没钱也不爱打扮所以穿的是有点土,可是金倩万万不由想到的是刘明强竟然一副不屑她的摸样说了句三八,这令金倩当时气的想冲上去杀了刘明强,后来委屈的躲在被子里哭了三天。这事经过这么久了,金倩也慢慢的淡忘了,可是今天突然间看到刘明强,心里的委屈一股脑的全部涌了上来,可是当她正准备对刘明强发火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是在家里,要是被金清平知道自己去酒吧那这事可就大发了。金倩思前想后,最后只有忍住心里的怒火和委屈撒谎。
“你们是同学?明强啊,你也是传媒大学毕业的吗?”刘少芬疑惑的问道。
“啊???不是,我是北大的,恩,其实是这样的,金倩的一个很要好的室友是我的一个老同学,所以就认识了”刘明强汗如雨滴,焦急地圆谎。
见刘明强并没有露相,金倩刚刚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给了刘明强一个卫生眼后然后冲他看了看,那意思就是:“你小子还蛮聪明的嘛”。
“倩儿,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整天嘻嘻哈哈的,看看人家明强,和你同岁,人家多稳重,小伙子人好,工作踏实努力,而你呢?整天不务正业,以后少和你那些孤朋狗友在外面混”金清平不知道怎么啦,一看到金倩那副大小姐的摸样心里就有脾气,这也不能怪他,金清平也是农村孩子出身,特别见不得那些一副公子哥大小姐摸样的人,即使是自己的女儿,反而对于刘明强这种踏踏实实的年轻人非常的欣赏。
“我哪里整天嘻嘻哈哈了?我又哪里有孤朋狗友啦?”金倩没想到回来就被金清平骂,委屈的流着眼泪反击着。
“我说老金啊,你怎么这样说女儿啊?倩儿啊,别哭了,你爸说你也是为你好,妈也说你两句,你都这么大人了,虽然朋友重要,但是还是要注意一下。你的那些朋友都是家里非富即贵的人,他们有些性格和做事方法并不好,妈妈不想你变的和他们一样,你既然和明强认识,你以后多和明强在一起呆呆,明强这人很不错,多和她学学,对你有帮助”刘少芬看到女儿委屈的哭着心里非常的心痛,都是女儿是娘的心头肉嘛,但是刘少芬不是一个只知道溺爱孩子的女人,虽然语气很缓和,但是还是教育着女儿。
“谁要向他学?他有什么好学的?整个一乡巴佬”父母两都说着刘明强好,本来就受了一肚子委屈,现在越看刘明强越不顺眼,当即把怒火都转向了刘明强。
“你说什么?再说一句?”本来一脸严肃吃着饭的金清平听了这句话后气得一掌拍在桌子上,拍的中间那碗菜汤全部溅了出来。“乡巴佬?你告诉我什么是乡巴佬?你爸爸我当年和明强一样,也是一个穷的连一件新衣服都穿不上的农村人,你是不是说我也是乡巴佬?对,我们穿的是没你好,用的也没你好,甚至很多很多东西我们从小都没见过。但是你看看你,同样是同年纪的人,明强现在是省委公务员,拿着自己的薪水寄回去给父母用,你呢?你的那些所谓的公子哥大小姐天之骄子呢?每天拿着父母的钱在外面花天酒地,你也好意思?你是说我们是乡巴佬是吧?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别在问我这个乡巴佬要钱,你自己工作去,自己赚的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冲谁喊乡巴佬就冲谁喊乡巴佬,没钱就饿死,休想我再给你一分钱。我真的不明白我金清平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金清平越说越气愤。说的脖子脸全都是红的,这些原因只有刘少芬知道,金清平农村孩子,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由于是农村人经常被人瞧不起,这成为了他多年来的一块阴影,所以刚刚金倩儿这一句乡巴佬勾起了金清平的无限怒火,不知不觉的金清平把自己和刘明强划在了同一个阵营里。平时金清平说金倩的时候,说的重了刘少芬都会说金清平两句,但是今天,刘少芬知道金倩已经触怒了金清平的逆鳞了。而且刘少芬也对金倩今天的言行非常的不满意。
“金书记,我想金倩也只是一时口快,她没有这个意思的,您消消气,现在我们这些年纪的人骂人一般都是用乡巴佬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金倩可能就是心情不好”刘明强虽然在听过金倩的话之后心里也是翻江倒海,真的想对金倩来一巴掌。但是当看到金倩被金清平骂得一个劲的在那哭时,心里不由得有了恻隐之心,美女嘛,总是很容易让人有同情心的,刘明强暗自对自己道:“自己一个大男人难道还真的和一个女孩子较劲?再说了,人家还是金书记和刘少芬的女儿,就冲这份恩情自己也不能再计较”。
“明强,别替她求情,她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金倩,你今天必须和明强道歉”金清平阻止了刘明强的说话,瞪着眼对金倩道。
“凭什么?我凭什么和他道歉?妈”金倩一听要向刘明强道歉,更加觉得委屈,抓住刘少芬的手臂,求救着。以前金清平对自己发脾气她都是这样找刘少芬求情的。
“倩儿啊,这次你是真的错了。你不该这么说明强的。你和明强道歉吧”刘少芬叹了口气道。
金倩错愕的看着刘少芬,心里委屈的要命。她不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金清平和刘少芬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了却一个劲的帮一个外人来骂自己,而且这个外人还是曾经骂自己乡巴佬的人。金倩看着刘明强的眼神聪明了恨意。
“金书记,阿姨,不用了,没事,我相信金倩也只是说说玩的”刘明强急着劝解道。
“不用你在这假惺惺,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说完手一甩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碰的一下把门关了。
“哼,看看你教的什么女儿”金清平对着刘少芬冷哼了一声,转脸对刘明强道:“明强,今天的事我这个做父亲的向你道歉”。
“啊?金书记别??别这么说??我??”一见金书记和自己道歉刘明强顿时慌了,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说什么,结结巴巴的。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吧。少芬,这孩子再不管教就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哼”金清平一边走一边说着走出了家门。
“阿姨,您千万别介意啊”刘明强见刘少芬脸色很不好看安慰道。
“哎,他没说错,是我把这孩子宠坏了。好了,明强啊,我没事,你快点跟着你金书记出去吧,今天倩儿的事你别介意”刘少芬笑了一下对刘明强道。
“没,我相信金倩是无意的。阿姨,那我先出去了,您和金倩好好说说”说完刘明强便跑着跟着金清平出了门。

正文 【019】
1:31:20 本章字数:1980

【019】
“刘明强,你给我记着,我和你没完”房间里的金倩躺早床上,用枕头蒙着脸一边哭一边咬着牙齿狠狠地说着。就在这时,金倩的手机想了,金倩拿过来一看,是自己的死党姐妹李梦晴打来的。
“喂,小倩儿,在干嘛呢?是不是又在哪发春啊?”对面传来一个带着调戏口吻的声音。
“还发春,我今天被一个男的给整了”一听到李梦晴的声音金倩就翻起了满腹的委屈。
“怎么啦?是谁?别哭,宝贝,不就是被强奸了嘛,你说名字,姐找人把他给剁了,娘的,竟然敢???”对面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非常的愤怒。
“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强奸啊?”金倩也被李梦晴的话给吓了一跳。
“没强奸?我的大小姐啊,你没被强奸你一边哭一边说着被一个男的给整了干嘛?不带这么整人的哦,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号称少男杀手吗?怎么会栽在一个男的手里”李梦晴说话的口吻虽然像是很轻松,但是金倩还是从里面听出了李梦晴大松了一口气。
“不是,你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在一个酒吧里被一个男的骂了三八吗?今天碰见那男的了”
“啥?碰见了?哪里人?现在在哪?姐现在就叫几个人把那丫的给找出来”
“哎呀姐,你听我说完。我不但碰见了,而且还是在我家碰见的,你打死都想不到,那人现在是我爸的秘书”
“副书记的秘书?这小子还有些能耐啊,这省委副书记的秘书要是外放出去平调就是副处级,要是升一级那就是正处啊,起码是个县委书记啊”
“他是什么管我屁事,你不知道,那小子很能耐,竟然在旁边煽风点火把我爸我妈忽悠的大骂了我一顿,我爸今天在饭桌上直接拍了桌子对着我吼,这笔账我一定要找他算清楚。姐,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你准备怎么报复他啊?不会是叫我找几个人敲闷棍把?我可告诉你啊,姐现在怎么也是一大老板了,这种掉分的事我可不做哦”
“谁叫你找人打他了?我就是叫你帮我报复报复他啊”
“行行行,大小姐,你说怎么做?”
“我要是知道哪还会来问你啊?”
“哎,还真伤脑经,认了你这么个干妹妹还真没清闲过一天,你刚刚说他是你父亲的秘书是吧?那就是说他是走仕途的,要不这样吧,????”接着李梦晴把她的计划全部对金倩说了出来。
“啊?姐,这丫太毒了吧?要是真这样做那他这一生可就真毁了啊?不行,绝对不能这么做”金倩一听后,眼睛瞪得老大,赶紧拒绝。
“哎哟,我的傻妹妹,你倒是现在心软了起来,想象他当时在酒吧骂你三八时的场景吧?他有心软吗?你这么一大美女摆他面前他竟然可以骂得出口?我最恨这种不知道怜香惜玉的男人了,再说了,他要是真的上钩那就真能说明他本来就心智不坚定,也不能怪我吧?”
原本坚决不同意的金倩听李梦晴这么一说倒也觉得在理,当下两人便开始慢慢地讨论着这套报复计划的细节。
而这时的刘明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别人的算计之中了,他正坐在车上往开发区赶,第一次参加酒会的他心里难免紧张,而且心里还在想着刚刚在金清平家里的一幕,心里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找金倩好好谈谈,这个误会还是解开的好,不说和金倩做朋友,但是也不能和她做敌人。想到金倩那嚣张的摸样,刘明强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正文 【020】 在张云佳的闺房????
1:31:21 本章字数:12277

新林开发区是林阳市的重点开发区,林阳市所有的大企业基本都坐落在这个开发区里面,这个开发区你们的税收几乎占了整个林阳市的大半,新林开发区每年都会不定时的举办酒宴宴会,以来沟通已有的企业老板或者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招商,这个方式不知道是谁想出来,但是效果确实非常的好。而作为江南省主管商业的副书记为了表示省委省政府对于心理开发区的重视也使得新的企业对于落户新林开发区更有信心,金清平每年都会参加这里的宴会。
车子停在新林区的一个五星级宾馆外,宾馆专修的富丽堂皇。当金清平的车子一到宾馆外,早就在等候的开发区一众领导和企业老板就围了上来,这也难怪,开发区再怎么能,那也只是直接属于市级的开发区,一个副省委书记下来就足够他们仰望的啦,再者,就对于企业老板来说,这年代做生意的人都知道,不管你是私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一样都是需要有政治友谊的,在官场上没朋友,上头没人,这生意绝对做不长久。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中的潜规则。如今金清平的到来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天大的好事,怎敢不过来拍拍马屁。
刘明强下了车,也没有同那些人打招呼,毕竟他是个新人对于这些人都不认识,盲目的打招呼只会显得有点不伦不类,而且作为金清平的秘书,他直接去打招呼有损金清平的威严。
刘明强小心的打开金清平的车门,待金清平出来后才关上门,跟在金清平的后面。
“金书记,您好”一个个都上来握手。
“杨市长啊,你们新林市今步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有点缓慢啊,还需要努力啊”金清平走进宾馆对着跟在身后的一人说道,刘明强大为惊愕,这人就是新林市的市长杨为民?
“请领导放心,下半年我们一定会拿出好的经济增长措施,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一定会把GDP弄上去”一听金清平这么一说,杨为民顿时赶紧表这决心,在商言商,在官场就得说官场上的话,对于金清平一进来也不打招呼直接说公事刘明强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假如金清平一进来就和众开发区的领导说着家长里短的倒是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而且领导的权威也将消失殆尽。
“恩,有这个决心是好,我相信你们林阳市的领导班子是一个有战斗力的团体,关于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增长计划交易份计划给我,需要省里支持的大胆的提出来,组织上都会给你提供保障的,不要有心理包袱,大胆的去干,还有你们新林开发区的领导也一样,虽然新林开发区现在经营的还不错,但是还不够。你们不要有包袱,放心包袱,轻装上阵大胆的去干,需要什么支持和市里说,市里没能力解决可以直接向省里反映,只要是对经济增长有帮助的省里一定会支持的”在电梯里金清平颇有点激情膨胀的道,刘明强细细地体会着金清平的话,刘明强猜想,估计他这么说是说给林阳所有的官员听的,很明显,这秦为民是金清平一系的,“组织上都会给你提供保障的”这不很明显,在商业这一块,组织就是指的他金清平自己嘛,而后面那段话看似是说给新林开发区领导听的,其实,这话估计是说给那几个开发区的企业代表们听得。有了省里这么强大的支持,无论怎么说,对于这些落户于心里开发区的企业老板们来说,都是一种信心的体现。
刘明强一直没说话,紧紧地跟着众领导跟在金清平的身后。少说多看多做,这是刘明强认为一个秘书应该遵守的。
进去便是酒会,说是酒会,那是延续外国人的一种方式,而到了中国内地,这种酒会基本上还是以前中国的饭局,只是换了酒会这一种看起来洋气一点的名字而已。当众人簇拥着金清平进去的时候里面早就摆好了酒席,一个大厅整整十几桌,一见金清平进来大家都同时站了起来,一部分人过来向金清平打着招呼,而另一部分人则是估计有自知自明的没有过来,只是看着跟在金清平身后的人眼里满是羡慕。而那些跑过来打招呼的人在市长杨为民和新林开发区区长的介绍下向金清平问好,而金清平依旧是那张不是很亲热也不是很冷淡的笑容嘴里说着你好和每个人打着招呼,刘明强在心里暗道,这些费劲千辛万苦和金清平来打声招呼的人不知道金清平在今晚睡了一晚上明早起来之后又会记得几个呢?
座位是很有讲究的,基本上都是级别最高的坐一桌,而一桌中级别最高的人则是坐着上位,然后按照级别依次而坐,这是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在这里级别最高的当然就是金清平了,而依次的便是正厅级的秦为民了。
金清平当仁不让的坐在了整个大厅的最上位的桌位上,而就当这一群跟着金清平的官员准备如坐的时候,金清平突然说道:“今天我们改下规矩,这是我的秘书小刘,今天给大家介绍介绍,方便一下你们以后汇报工作,所以今天小刘就坐我边上吧”,本来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级别应该坐哪的刘明强顿时呆住,心里当即明白,这是金清平在为自己铺路,心里看着金清平微微的感激,然后赶紧跑到金清平身边,笑着对在座的人道:“在坐的各位领导,我叫刘明强,以后就麻烦大家多多照顾照顾”,其实这话基本上只对秦为民一人说的,其它人只不过是一个新林开发区的官员,或者是市里商业局的领导,平时要见刘明强那可都没机会。
“刘秘书,你好,欢迎到我们这开发区来,今天老弟可要多喝几杯啊”秦为民这官场的老油子了当然之后金清平这特意的一句话的意思,看到刘明强的眼神立即多了几分亲热,随即热情的招呼着刘明强。
“秦市长客气了,以后哪天您到省来工作的时候做老弟的再请您”对于秦为民的热情经过了吴明华之后,刘明强已经慢慢的习惯了,不清不热的和在座的人都一一打过招呼之后,区长立即叫了一个人离席,其余的人则是推了一个座位后坐好,秦为民坐在金清平的左边,刘明强坐在金清平的右边,而刘明强身边的则是林阳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这副市长上次在办公室里刘明强也就见过了,两人也颇为亲热的聊了几句,而刘明强坐在的这个位置也本来是这位副市长的,刘明强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起码他这是抢了一个副市长的座位啊,而且这被抢了座位的副市长还得和他客客气气的。当然,刘明强也仅限于暗自意一下,自己有多少斤两他还是知道的,今天只不过是沾着金清平的光而已。
江南官场除了桌位上有规矩外,在喝酒敬酒上也有规矩,上级领导下来视察,作为本地的官员必须敬酒,不敬酒就是对领导不尊重。而且下一级的领导对上一级的领导敬酒时,自己必须先干三杯。而下俩级则要自己先干六杯。而且敬酒是按照级别一个一个的来,比如现在坐上的,大家都必须得先敬金清平,而第一个要敬金清平的是秦为民,秦为民敬金清平就得自己先干三杯。下一个就是坐在刘明强身边的副市长,一次类推,而到了新林区区长的时候,他要向金清平敬酒就得自己先干六杯。刘明强突然觉得这个规矩有点搞笑,假如哪天金清平突然兴趣大发跑到哪个镇里去视察再吃顿饭,镇里大小领导都来敬酒,每人先喝九大杯,刘明强估计金清平不用喝那些人估计就全部进医院了。而且江南省的人民还深信一句话,酒品如人品,而到了官场上便是酒品如官品,假如哪个领导在酒桌上露怯,大家都会一致的认为这个领导手腕绝对不强硬。所以这就导致整个江南省大大小小的官员在酒桌上喝酒那都是不要命的主,喝酒越厉害,同桌的领导就会对你越青睐。虽然现实的官场中并不一定如此,但是大家都认同这个规矩。这些东西刘明强还只是以前在办公室里听王军他们说的。
酒宴一开始,作为这种酒宴的规矩便是金清平站起来讲话,金清平长长短短的讲了十来分钟,无非是对新林开发区所做的成绩的认同,然后是希望林阳市政府班子和新林开发区的领导要继续发扬保持这种势头,然后是省委省政府致你们有力后盾之类的,大致上就是要让在座的大部分企业主相信这个开发区是有实力有保障的,不会像有些低级市县的开发区一样,说开就开,说关闭也就关闭,而且开始入住时说好的优惠条件到头来也都没有。
等金清平讲完话,秦为民又站起来说了几分钟。刘明强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在想,不知道等这么一个个领导说完之后这菜不知道还是热的吗?难怪金清平每次出来参加这种酒宴都先得回家吃一顿,确实,这酒宴确实不是来吃放吃菜的。
等新林区区长也说了几句话之后,酒宴正式开始了,就在秦为民端着杯子准备敬金清平酒的时候,金清平突然笑呵呵地道:“各位,今天我可是带着圣旨来的啊?绝对不能喝酒,所以今天我的酒就都又小刘代了”。
一听这话,在座的领导那都是心理冒嘀咕,心里暗道假如金清平今天不喝酒那今天这酒该怎么敬啊?这规矩该怎么遵守啊?见到这,刘明强站起来道:“各位领导,金书记刚病好不久,胃出血,医生反复交代,绝对不能喝酒。但是金书记知道在座领导的好意,所以今天特地带了我来陪各位喝酒”,刘明强说道这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冲各位道:“这杯是我代替金书记向各位敬一杯,希望各位不要怪罪金书记今天不能喝酒”,刘明强说完一仰头自己先干了。然后笑着把酒杯往下翻了翻示意喝干了之后道:“我先干了,各位领导请随意”。
刘明强不知道自己这自作主张的行为是不是惹得金清平的不高兴,侧头偷偷的看了一眼金清平,只见金清平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点了点头。刘明强知道,金清平对自己刚刚的表现很满意,而在一旁的秦为民看着刘明强的表现也是暗自点头心里暗道:“这个刘明强难怪二十多岁的样子就深得金书记的青睐,确实是有点本事啊,这种场面能这么自如的表现,而且说话做事这么得体确实不是一般人啊,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就在秦为民在为刘明强的表现而惊叹时,在坐的各位新林开发区的官员心里都是冒着嘀咕。刘明强虽然说了句随意,但是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这些人敢不喝吗?但是要喝了的话这得喝几杯啊?六杯?还是一杯啊?不按规矩来喝的话人家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喝一杯就是对金书记不敬。假如按规矩喝了六杯等下敬秦为民的时候又该喝几杯?喝三杯不是明摆的说秦为民连个秘书都不如吗?在座的新林开发区的官员急的连眼泪都快出来了。但是金清平看出了他们的难处笑着道:“今天是我不能喝酒,破坏了这个规矩,所以大家也就不要按规矩来了,今天就都一杯一杯的喝吧?我可告诉你们哦,小刘喝酒那可是号称酒中酒霸啊!他可是代表我们省委办公室来的,你们林阳市有没有能耐把他给喝倒了那就得看你们这些人的本事了。哈哈”。
金清平一说完,在场的官员都是兴奋的看着刘明强,刘明强明白金清平的意思,这就是要自己拿出喝酒的霸气来喝响自己的名头,在官场中做人要低调,但是做事却要高调,不能谁会知道你的存在。而金书记的一番话也就是这个意思,他是在为刘明强这个新兵蛋子造势,而造势除了政绩就是在酒桌上了。
“明强老弟,金书记说你喝酒这么厉害,我们林阳的六百万人民可不服气啊?我这个当哥哥就代表林阳的所有老百姓来先领教领教你了”秦为民举着杯子对刘明强道。
“秦市长你这六百万人民的帽子扣下来我可承担不起啊,先干了”刘明强微笑着说道。
一杯接着一杯,一群人轮流敬着刘明强,本来气愤就热烈,再加上金清平偶尔在边上推波助澜,这些林阳市和新林开发区的领导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卯足了劲头一个劲的敬着刘明强,饶是天生的酒仙也经不起这样的狂轰乱炸啊!在刘明强一个人喝了三瓶五粮液之后,刘明强终于开始有点头晕了。而反观整个酒桌之上,能正正经经坐着的只剩下秦为民一个了,饶是秦为民因为下面人不敢多灌他他现在也是双眼通红,望着刘明强一个劲的笑,笑的刘明强心里有点发毛。人说喝醉酒的人醉后的表现有无数种,有的人喝醉了就喜欢说话,天南地北一同乱说,有的人喝醉酒了就一个字也不说,而有的人和醉酒了后就会乱发脾气乱打人骂人,而还有一种人喝醉酒了之后就会一个劲的傻笑。很明显,秦为民就是这种。
刘明强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五粮液瓶子,心里感慨良多,他感慨的不是今天喝了这么多。二十感慨自己这一顿喝下来就等于喝了自己以前大学四年的学费啊?当然,是除去奖学金外的学费。
“明强啊,你小子不错,给我长脸了,以后这些小鬼崽子们谁还敢灌我我就带你出来,看谁敢灌我,谁灌我你就把谁给我喝趴喽。你小子真不错啊,一个人干掉一桌子。这些人可都是酒鬼级的人物啊”金清平很是高兴的拍着刘明强的肩膀道。刚刚刘明强是如何一杯一杯的干翻一桌子人的金清平那是全部看在眼里啊。虽然觉得刘明强这酒量实在恐怖,但是在恐怖之外他心里更是痛快,是报复之后的痛快。由于金清平的酒量不怎么行,每次随便到哪里视察,只要一顿饭下来,他基本上就得醉。在江南省这个酒文化特别浓厚的地方是不允许发生拒酒这种事的。作为上级领导下来和基层领导喝酒那是更加不能拒酒,这么多年来只有别人灌醉金清平,金清平还从来没灌醉过别人。今天见刘明强灌倒了一桌子的人金清平那个高兴啊,虽然不是自己灌的,可是刘明强是代替他金清平灌的。
“金书记,你可别说了,我现在胃里正翻江倒海呢,我得先去上个厕所,刚刚一直忍着,这里面可装着三瓶酒精啊”刘明强露着苦瓜脸指着自己一直压着的肚子道。
“哈哈,快点去,到里面洗把脸,我们回去”看到刘明强那滑稽的摸样金书记哈哈大笑。
刘明强确实是难受,在酒桌上那是毫无疑问得强硬,所以他坚决不能上厕所,一直用手压着肚子,里面可是装了三瓶酒啊!刘明强自己都佩服自己竟然忍了一个多小时,苦笑着摇了摇头想到自己这样下去早晚的得膀胱炎。
在厕所里刘明强把一肚子的水放掉。然后在用手抠着嘴,等到呕心吐了一顿之后,刘明强才洗个脸出来,感觉轻松多了。心里暗道,这酒还真不是好东西。
在回去的车上,金清平显然很高兴,一个劲的夸着刘明强。刘明强暗道不管是多么位高权重,男人还是男人,都有着劣根性。所有的男人都对这权势、金钱、美女恋恋不忘。而对于会场、酒桌、床上这几个场所,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是主宰者。或许这是所有男人从生下来就有的虚荣心。
车停在金清平家的小区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虽然金清平说不用,刘明强还是坚持把金清平送到了家门前,看到金清平进来家门后自己才下来楼坐上老王的车。
“王哥,今晚得麻烦你送我回家了”刘明强从兜里掏出一包极品黄鹤楼递给老王。这烟是刚刚在酒桌上发的,没人都是好几包,刘明强兜里还有几包,这烟刘明强还舍不得抽,不过用来收买人心还是个不错的东西。
“刘秘,这么贵的我不能要”老王接过烟一看吓了一跳,经常跟着金清平在外走的他显然不是一个土包子,这烟的价格还是知道一点的,虽然跟着领导在外面走,烟还是会有的抽,但是这么好的烟老王还真没接过。而今晚酒宴是开发区老板集体赞助的,知道金清平要来,所有老板那都是按最高的级别来办的。
“王哥,你就收着吧,这以后麻烦的时候可多着呢?明早还得麻烦你先去接我呢”刘明强把烟推给老王道。
“刘秘,看你话说的。接送你那本来就是我们做司机的本职”老王见刘明强坚持也不再推脱,这么好的烟他还真有点舍不得。心里对刘明强的好感好上了许多。
“你做金书记的秘书多久了啊?”刘明强满脸笑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老王闲聊着。
“有五年了”
“五年啊?还真不短啊?怎么不换个单位啊,这做司机的也挺累的”刘明强惊讶的问道。
“我们这开车不像你们做秘书的,遇上了一个好领导干几年出去就是一方的一把手,我们这司机室属于事业编制的,往哪调啊?不过金书记对我也不薄,我现在是省委省政府司机班的副班长,待遇比一般的司机要好很多了”老王呵呵的笑着,刘明强心里暗道,都说知足常乐,果然不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做到知足常乐就好了,那就不用想现在这么累了。
车在公寓前停下,刘明强和老王打了个招呼,说好了明天七点在下面等他。
回到公寓刘明强便准备洗澡,头晕晕的,那几瓶这么大的五粮液毕竟不是王老吉啊,他不倒下已经算是奇迹了。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刘明强拿起来一看,是张云佳的,顿时记起来答应张云佳的事情。
“喂,云佳姐啊?”刘明强小心翼翼的问,毕竟放美女鸽子这事有点不太地道。
“刘明强,你不是答应今晚请我吃宵夜的吗?”张云佳的声音传来,隐隐透着一股不满意。
“我这不刚回来嘛,咱们现在就去,你在公寓楼前面等我吧”刘明强道。
“不用了,我就在你房门前,你开门吧?”
“啊?哦”刘明强没想到张云佳竟然就在自己的房门前,连忙过去开门,开门便见张云佳脸上带着一副怒意站在房门外。
“怎么这么大的酒味?你今天喝了多少啊?”张云佳一进屋,便在刘明强身上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不禁捏着自己的鼻子皱着眉头问刘明强。
“喝的可不少啊?那些当官的酒量可真不是盖的,也真敢喝,五粮液当水似的喝”刘明强笑了笑,摇了摇头道。
{“你今天陪金书记出去的啊?”
“恩,出席新林开发区的一个酒宴,一直忙到现在才回”
“难怪,你也就知足吧,就咱们办公室想受你这份苦的人多了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张云佳看着刘明强那通红的眼睛有点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感觉头有点晕,肚子里有点闹腾而已”
“还没事,你现在当然感觉不到什么,明早起来保证你头晕脑胀,你这里有没有茶啊?”张云佳皱着眉头在刘明强那看起来比较乱的房间望了一眼。
“茶?你看我这样子是像有那家伙的人吗?不过烟倒是有几包”刘明强呵呵的笑着,看着张云佳紧张的摸样他心里有着难言的舒服,张云佳这个算是他刘明强倒着林阳市来认识的第一人,也是在自己一穷二白的时候依然出手帮自己的女人,对于张云佳,刘明强的心里始终有着一种难言的情愫。是感激?还是别的,刘明强自己也弄不明白。
“你就抽吧,抽死你,整个一烟鬼。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弄点茶过来解解酒”张云佳丢了刘明强一记卫生眼后道。
“不用了,真没事,又不是第一次喝酒了,真的没事”刘明强站直了,还在地上蹦了两蹦,想证明自己确实没事。
“真没事啊?”张云佳小心翼翼的问道。
“真的,走吧,咱吃宵夜去”刘明强招呼着张云佳。
“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十一点了还吃宵夜,吃了明天我们两个都不要上班了。我都没事,你呢?”张云佳问道。
“好像是哦,那云佳姐我可就真的对不住了,下次一定补上”刘明强尴尬的笑着。
“信你的话母猪都会上树了,不过姐不和你计较”而就在这时却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张云佳细心的一听,才知道这声音是刘明强肚子里传来的。
“嘿嘿,肚子有点饿,在酒宴上都被他们给灌酒了,都没机会吃东西”刘明强尴尬的脸比醉酒时还红,在美女面前发生在这事的人相信不多。
“那怎么办?你自己这里有东西吃吗?”张云佳看着刘明强这尴尬的手足无措的摸样顿时觉得这个大男孩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有啊,方便面”刘明强指着角落里一大箱子的方便面道。
“你平时就吃这个?”张云佳惊讶道。
“也不是经常吃,就是偶尔半夜肚子饿了来泡一包的,难道你不知道方便面是所有单身男人居家旅行之必备物品吗?”
“知道你个头啊,跟我来吧,到我那弄点东西给你吃”张云佳又是一记卫生眼,经过一个月的相处,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所以两人的言行也颇为自然。
“你住哪啊?要是远了咱们还不如去外面吃点东子呢?再说了,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就不怕我是头披着羊皮的狼啊?”刘明强嘿嘿地笑着调侃地说着。
“叫你来就来,哪那么多的废话啊,还披着羊皮的狼呢?我告诉你,去了我那你尽管大发,我那菜刀,防狼棒应有尽有,而且我床单下面还藏着一把匕首,你大可试试”张云佳也呵呵地笑着对刘明强道。
“还是算了吧。我老刘家科就我这一根独苗,还等着我开枝散叶呢,我可不想就这样折你手里了”刘明强听后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真变态,没事在床单下藏把匕首干嘛?不过,他当然知道,张云佳是开玩笑的,当然,他自己也是开玩笑的,难道他还会真的对张云佳做这种事?好像有可能。
“嘿嘿,好了,走吧”张云佳催着刘明强。
跟着张云佳走,原本以为要下楼打车,可是只见张云佳在楼梯间直接上了楼。
“你上楼干嘛?”刘明强疑惑地问道。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张云佳有点莫测地笑道。
刘明强暗道难道她也住这里?细一想,觉得很有可能。省委这边的单身公寓倒是有几栋,不过新招来的都是住在这栋早两年完工的公寓里,张云佳士去年来的这里,想来肯定是住在这里了。
刘明强住在二楼,张云佳上了三楼便走到一个房门前掏出钥匙开门。
“原来你真的住在这啊?早不说,每次都弄的这么神秘”刘明强虽然脸上表现的是不满意,其实心里对于张云佳住在自己楼上心里还是很兴奋的。
“什么我这么神秘啊?你又没问过我住在哪?”
“我就奇怪了,你是不是在故意躲我啊?怎么楼上楼下的,我们就没碰见过一次呢?”刘明强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躲你个头啊,八点半上班,你总是七点五十就出门,下班你也总是慢半个小时,你以为我也像你一样变态啊,怎么可能碰的上,进来吧”张云佳打门叫刘明强进去。
刘明奇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走进房间,刘明强便感受到了一股只有女孩子的闺房里才能有的幽香,房间的样式是和刘明强那一模一样的,但是这里收拾的装饰的却比刘明强那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房间里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小饰品,娃娃公仔。当然,刘明强也在床上发现一条,粉红色的小可爱,在上还画着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刘明强顿时血脉爆涨。因为他发现床上的痕迹明显是刚刚有人睡过的,而再联想到上面仅有的这条,刘明强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张云佳没穿?刘明强眼睛不由自主的转到穿着小短裙上,心里想着不知道这里面不穿会是一番什么样的美景啊?
张云佳见刘明强不说话了,回头一样,便看见像猪哥一样盯着自己屁股看的刘明强。而且张云佳也顺带看见了自己下楼去之前换衣服时不记得收起来的小。顿时明白刘明强现在在想什么:“你看什么啊?”,说完便快速的跑到穿上把小捏在手里往衣橱里面塞。
“嘿嘿”被发现了,刘明强只有傻笑。
“色狼,还看”满脸通红的张云佳发现刘明强那怪怪的眼神还是有意无意的往自己屁股上面看,“我刚刚只是换衣服时不小心落下的,我里面穿了????的”急于想表明自己并非想刘明强想的那样没穿的张云佳不禁口不择言,直直白白的说了出来,说完便觉得自己这样说有多么的不妥,当即羞得无地自容,小脸蛋像是要滴出血一样。
“啊?那个??这个??,我没这样想过,嘿嘿”刘明强心里在震惊之时,也是尴尬极了。
“没想过才怪,男人都看小说^.V.^请到是这样,你更是条大尾巴狼,在这坐着,我可告诉你,别再乱看乱动了,小心我拿防狼棒点你,我去给你煮碗面条”张云佳恐吓了一下刘明强道。
“不是吧?丫头,不带这么整人的啊,我在下面说要吃方便面,你说不行,跑到上面来你还是给我煮面条,这有什么区别啊?”刘明强抗议道。
“当然有区别啊,方便面有什么营养,这面条可比那又营养啊,再说了,我这也没买菜,我不经常做菜的,便只有吃面条了。要不这样吧,这周星期六我做菜给你吃吧,行吗?”张云佳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刘明强吃着张云佳做的面条,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有着一股莫名的温暖感觉。
“做秘书很累吧?”看着刘明强对自己做的面条吃的很开心张云佳觉得也格外的开心。
“还行吧,虽然只做了金书记一天的秘书,但是我觉得我学到了许多东西,这些不是在秘书处能够学到的。云佳,其实我觉得你也应该调出这个秘书处”刘明强看着张云佳沉吟道。
“我?你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地方的规则,没有关系能往哪调啊?”张云佳笑了笑道,不过刘明强倒是没从她的脸上瞧出太多的没落之色。
“要不这样,云佳,虽然我只是个代秘书,但是由于金书记对我也算是看的起,要不我找一下商业厅的吴厅长,把你调到商业厅去吧?由于你只是个科级,调到那依然只是个普通办事员,但是商业厅的待遇可比这秘书处好的多,而且机会也多”刘明强想了一会儿对张云佳道。张云佳对他的恩情他心里始终记得,刘明强就是那样的人,谁对他好,他永远都记得,而谁对他不好,他也永远记得。心里想着,虽然刚开始当这个秘书,便借着金清平的名号去办事可能会让金清平对自己有想法,但是张云佳对自己的恩情他刘明强是一定要还的,而且就算不是恩情,也是朋友,为了朋友,刘明强觉得这个险值得冒。
“嘿嘿,不用了,我在这秘告书处呆的挺好,在官场中,秘书处相对来说是个清净的地方,那些官场不适合我。不过还是谢谢你,明强”张云佳听着刘明强皱着眉头帮自己安排,心里顿时觉得甜蜜蜜的,但是依然开口拒绝。她心里知道刘明强皱着眉头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她心里才更加的甜蜜。
“或许那种地方真的不适合你,我只是怕你觉得呆在那地方觉得委屈”刘明强没想到张云佳会拒绝,但是细一想,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真的不适合这个看起来毫无心机的女孩子。
“有什么委屈的,对于那些什么权利什么的我一点都不在乎”张云佳笑着道。
既然张云佳拒绝,刘明强也不坚持,聊了会儿刘明强便下楼回到了自己房间,这一天秘书下来他也觉得累的很,身子一挨着床边呼呼大睡起来。第二天当闹钟一响起刘明强便弹的一下从床上起来,赶紧洗脸刷牙,整理整理了自己的着装下来楼,一下楼便看到老王那辆奥迪A6停在那,刘明强赶紧过去打开门坐上。
“王哥,对不起,起晚了,你没久等吧”刘明强掏出烟给老王一只,笑着说道。
“我也才刚到”老玩呵呵的笑着,也不客气的接过刘明强手中的烟把车子往金清平的家开去。
车停在了小区的楼下。刘明强跑上去敲了敲门,门打开,金清平开的门,看到是刘明强笑着说道:“好了,走吧”。
刘明强结果金清平手里的包跟着金清平下楼,刘明强心里暗道这秘书工作还真的挺累的,每天没有自己的时间,从早忙到晚的,领导工作自己就必须工作,即使领导不工作,自己还是要工作,一个字——累。不过刘明强累的高兴。
到了省委大楼,刘明强依旧是坐在外间的办公桌上,金清平问了问刘明强:“明强,今天都有哪些行程?”。
“今天上午没有安排,下午两点要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刘明强翻着小本子道。
“哦,省委常委会是吧,明强,你等下打下电话给组织部的罗部长,看他有没有空,有空的话要他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金清平沉吟了一下对刘明奇道,然后便进了里间的办公室。
“好的”刘明强跑过去拿起金清平桌上的杯子替金清平泡了一壶茶才出来,然后翻开省委的一个红色电话本,找到省委组织部的部长罗开山的电话号码,便拨了过去。
“喂”。
“喂,罗部长您好,我是金书记的秘书刘明强”刘明强压低了声音,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变得恭敬。
“刘明强?哦,你好,请问是金书记又什么吩咐吗?”对面听到刘明强的名字明显一顿,应该是以前从来没听过刘明强这个名字。
“金书记问您今天上午有没有时间?假如有时间想请您到办公室来一趟,他有事要和您商量”金清平是主管工业和招商的副书记,虽然是罗开山的上级,但是却并不是主管上级,所以刘明强说话用词就恭敬的多。虽然刘明强也并不知道金清平找一个组织部长商量什么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