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官场风月(全本)-5

  

正文 【024】 酒店房间里进行的第一次潜规则
1:31:26 本章字数:9378

第二天上班,秦明到了办公室。
“秦大哥,孩子好了吗?”刘明强笑着对亲明道,现在这间办公室刘明强才是主人。
“谢谢老弟的关心,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秦明显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一脸笑容地对刘明强道。
“那就好,调职文书下来了吧,要什么要我帮忙的吗?”看着正在整理东西的秦明刘明强问道。
“不用不用,就是一些琐碎的东西,明强啊,我把这里的文件都整理了一下,一些可能会对你有用的东西我都放在这里了,你看一下,可能会对你有些好处,本来按照常理,秘书之间的交接作为前辈我是应该提点你什么的,但是通过金书记对你的满意程度,我想我是没什么可以提点给你的了,你小子好好干,会有前途的”秦明把东西整理好,就就一个纸箱子而已。
“秦大哥你说笑了,你是前辈,有句老说怎么说来的,你过的桥那是比我走过的路还多啊,作为前辈你怎么着都要提醒小子一句不是”刘明强呵呵的笑着道。
“你小子,其余的我真没什么好教你的,只是在这里提醒你一句,好好的跟着金书记干,千万不要有什么其它的心事,金书记的能耐可不只一般大啊,跟着金书记会有前途的。话仅与此,以后你就会明白的,好了,我就先走了”秦明拍了拍刘明强的肩膀,到里间和金清平道别后就走了,剩下刘明强在这仔细思索着秦明那句话的意思,想了好久,刘明强还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看了看金清平的日程安排,上午没什么事,刘明强也就跑到以前的那个秘书处把自己的东西整理了一番,现在他可是正式的副书记秘书,已经不再属于那个办公室了,在一群人或嫉妒或羡慕的眼光中刘明强把东西搬出了秘书处,正式开始了他的秘书生涯。
下班时送金清平回家,在上楼时金清平突然笑着对刘明强道:“明强啊,你今天刚上任,估计这几天晚上都有的忙。在这里我给你提个醒,做人做事都要学会一点,有句话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做人要学会低调,这一点根据我几天来的观察,你做的很好。但是还有一点你要注意,就是在官场这个地方你要注意一个东西,那就是圈子,圈子是什么意思我想你知道,怎么溶进圈子呢?第一,得有实力,你现在是我的秘书,现在有这个实力了。第二呢,你要学会不要太独特,人都是有着排除异己的心理的,所以做人做事不要太过于想洁身自好,有时候要学会做戏。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前面不要做违背政策的事,有些事情现在你可能做的很开心,但是早晚会出事的。明强,我不是把你当做一个秘书在看,你小子很有些才能,做秘书是大材小用了,但是你现在还年轻,得多学些东西,经验这个东西在官场里面很重要,而当秘书是最适合积累经验的,周边发生的任何事你都学会多想想”。
“谢谢金书记的点拨,我一定会好好干的”听着金清平的话刘明强觉得很感动,以金清平一个省委副书记的身份这样对自己说话,刘明强觉得自己太过于幸运。
坐在车里,刘明强仔细地想着金清平的那三点,第一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刘明强知道,他一直就秉承着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格言的,第二点关于那个圈子,刘明强暗自想到或许古往今来那些所谓的清官好官为什么在朝廷之上一直遭人挤压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刘明强不是什么精神家,所以他更不会去做与整个官场规则相违背的事情,而至于第三点刘明强这个最清楚了,有些东西是碰不得的。而就在这时,刘明强的手机响了起来,刘明强一看,是商业厅的吴明华的。
“喂,吴厅长,您好”刘明强笑着接过电话。
“刘秘啊,恭喜你啊,今天正式上任啊,有没有时间?做大哥的给你贺喜”吴明华的声音传来。
刘明强暗自道,这个可能就是金清平所说的第二点吧?没想到来的这门快,当即笑道:“哪能让大哥您破费啊,应当我请大哥你的”。
“咱兄弟俩还客气什么,我在华明大酒店里,还有几个朋友,听说刘秘里今天上任,都想给你祝贺祝贺,咱们先吃饭,然后打牌,今晚就别回去了”吴明华笑呵呵地道。
“那就感谢大哥的招待了,我马上到”要是再金清平和自己说话之前刘明强或许真的因为会怕犯错误而回拒绝,但是听过金清平的话之后刘明强开始明白了,所谓圈子,就是一群相同的人组成的一个利益共同体,假如你一副巨人千里之外的摸样,基本上人都会被得罪光的,没有人脉没有圈子,在官场这个地方,就真的会寸步难行啊!想到这刘明强对金清平又泛起了感激之情。
到了华明酒店,刘明强打了吴明华的电话,走进了一个包厢,只见里面除了吴明华,还有两个男人,一看神态,就知道都是官场中人。
“老弟啊,恭喜恭喜啊,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高进平。这位是常阳市主管工业和招商的副市长谢建国”一进去吴明华就热情地和刘明强打着招呼,并且向刘明强介绍着两人。
“刘秘,你好”那个组织部的副部长伸出手来笑着和刘明强握手。刘明强在心里快速的转着,他们请自己无非就只说明了一个问题,想跟着金清平,这个组织部的副部长高进平看来和那个组织部的部长的罗开山并不怎么对付,而且上次见罗开山走后金清平的脸上,金清平应该对罗开山不怎么满意,而那个谢建国,常阳市的常务副市长,经过这些天,刘明强已经基本上把跟着金清平的人弄清楚了,这么多来向金清平汇报工作的官员,唯独没有常阳市的,看来金清平在常阳市的的势力还很弱。想到这,刘明强觉得两人都值得深交。
“高部长,你好,谢市长,你好,早就久仰你们俩的大名了”刘明强和两人依次握着手笑道。
“闲话就不说了,都是自己人,咱们先吃饭啊”吴明华笑着招呼着入席。
席上早就已经是一桌子的菜了,刘明强一坐上去,吴明华就亲自扭开一瓶茅台,给刘明强倒上,这里就数吴明华的官职最高,而且也就吴明华和刘明强有过交情,所以吴明华在这有着搭桥的身份。
“来来来,明强老弟,祝贺你今天正式上任,以后肯定是官运亨达啊!”说着吴明华给刘明强敬了一杯酒。
“刘秘书,首先祝贺你了,以后还劳烦多在金书记面前提提啊!”高进平也笑呵呵地拿着酒杯以开玩笑的口吻对刘明强道,但是在座的人都知道,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在这句玩笑话。
“高部长哪里的话,我只不过是个秘书罢了,金书记慧眼如针,只要是真正有实力肯干实事不搞腐败那一派的官员他心里都是有数的,高部长平常可以多向金书记去汇报汇报工作嘛,还有谢市长也一样啊”刘明强一边也是开玩笑地说着,但是众人都知道,这官场的酒桌中,玩笑话才是重中之重。听完刘明强的话,高进平和谢建国都是眼色一亮,刘明强的话里意思就是只要你是真的有能力,金书记绝对会用你的,多汇报汇报工作的意思便是不言而喻了,这就是秘书的作用,没有在秘书面前了解领导的心意,他们是不可能也不能当面去和金清平汇报的,在官场里,这是大忌,许多事情都是许多秘书先向领导沟通的。
“刘秘说的是,说的是,老哥我就先干为敬了”高进平哈哈地笑着先干了一杯。
“刘秘,以后到了常阳市来一定要找我,常阳市虽然不比林阳市,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有其特别的地方的”谢建国也是站起来敬了刘明强一杯道,##地上的意思就是你刘明强以后有什么人和事在常阳市需要帮忙的他谢建国绝对不会推迟。有时候这官场里面的话不是里面的人你还真的一句都听不明白。
“一定一定”刘明强也笑着敬了一杯酒,在这里他刘明强不过是个科级干部而已,没有任何的官职,而反观这些和他敬酒的人,两个副厅级干部,一个正厅级,这些人以前的刘明强就是跪在人家面前人家都不会抬一下眼皮的。

宴席上绝对是酒当家的,这不,这一顿下来光是茅台就喝了四瓶,刘明强暗道不知道这一顿是谁买单,假如按照自己前面客气的话来说自己来请客,估计把当了也付不起啊!这么豪华的宴席除了上次跟着金清平在新林开发区吃过一顿,这是这一生的第二次,而那一次的主角是金清平,虽然这一次最后的潜主角还是金清平,但是在这酒宴上的主角的确是刘明强。刘明强不由的暗道都说皇帝身边的一个太监总部都是九千岁,确实如此,这秘书职位的优越性倒是可见一斑啊!不过刘明强知道,自己必须在当米秘书的时候积累人脉,不然等道外放之后再来谈这个恐怕也就晚了,就像秦明,在当秘书的时候循规蹈矩,结果在离职外放那天除了刘明强,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这一点刘明强是颇有感触的。
酒宴就在酒精和荤段子的调剂下进行的异常热烈,几个人都是红光满面,是不是完全是酒精的作用就无人得知了。酒足饭饱之后,人人又都上来一壶茶,刘明强一看这茶的架势就知道绝对不便宜。
“明强老弟啊,我在上面开了几间房,咱们要不就上去玩玩牌?干咱们这行的嘛整天都是从早忙到晚,我们应该经常找点时间给自己放松放松,不然老是精神紧绷对身体不好,你说是不是?”吴明华笑呵呵的道。
刘明强当然不会不答应,笑呵呵地说着好,只是他心里着急的是他兜里总共才三百多块钱,这些人打牌打的多大刘明强可是知道的,输赢起码都是上万的。刘明强一边强颜欢笑一边跟着三人坐着电梯去房间,心里在暗自着急,等下打牌了要是没钱,这个丑可就出大发了啊!
走进房间,吴明华热情的招待着私人在麻将桌前坐下。
“明强老弟啊,你坐这边,岸这个方位可是个好方位啊,包赢不输的”刘明强正准备找个位置坐下,却被吴明华拉到他边上的一个座位坐下。
“明强老弟,你喜欢打什么?麻将如何?”吴明华问这刘明强。
“我都无所谓,你们几位老哥决定就行了”刘明强呵呵地笑着,这些年跟着赵俊在大学里腐败,几乎所有的棋牌类的都被刘明强给玩遍了,而且貌似水平都还可以。
“既然刘秘说无所谓,那么我们就玩麻将,就本地的阳林麻将”这时谢建国笑着道。
“那好,反正有现成的自动麻将机在这,那就开始”吴明华笑呵呵地说着。
一说开始,三人就开始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大把一大把的钞票打开桌子里个人面前的一个小箱子把钱放在里面。刘明强暗道难道这是规矩,于是无奈之下,掏出自己的钱包,小心翼翼地拉开自己面前的箱子,准备快速地放几百进去,当然,这是不能让几人看到的,不然就糗大了。几人都是几万几万的放,而自己几百几百的放。就是在说不过去了。然而出乎刘明强的意料的是他面前的小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大叠百元大钞,眼观了一下高度,刘明强猜想起码有三万。刘明强惊讶不已,当然,刘明强不可能愚蠢的以为这是酒店上一波的房客不小心地遗留下来的。想到前面坐座位的时候吴明华特意拉着自己坐到这个位置,刘明强便全部明白了。心里暗道这些人的手段确实高明。
大家都有着默契,知道就行,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说出来,刘明强朝着吴明华点点头,心里暗道难怪吴明华说坐这边包赢不输,果然如此啊。心里也为这些人出手的大方而折服,自己只不过是个秘书出手就是几万,那要是金清平在这估计没人起码都是几十万的出手,当然,刘明强不会傻傻的以为这些人是薪水攒下来的钱。
几人看这打麻将的姿势和那手摸字认字的技术刘明强就知道都是老手,当然,刘明强对于自己的技术那也是很有信心,不知道是刘明强正的技术过硬还是技术好吗,第一局就胡了一个大胡,还是自摸,这一局就赢了三千。
“明强老弟看来今天手气确实不错啊”吴明华笑着道。
“我看这黄花男就是手气要好些啊,老弟,今晚定要找个姑娘把你这功给破了,不然下次我们可不敢和你打了咯,哈哈”高进平也笑着说起了荤话,在江南省有个话,就是说处男的手气也格外好些,刘明强看着三人都笑的样子一点也不为刚刚输了这么一大把而气恼,暗自惊叹这些人还真是心机重啊,不过当即释怀,别人一出手给自己的就是几万,又拿会在乎这一千多块呢?刘明强倒是不会以为三人是故意让自己,一般的在桌子里面放了钱就不会再去故意输了,当然这不是对待特殊的官,假如金清平在这打的话,刘明强就敢保证金清平绝对是没把都胡牌的。
接下来的战斗就有点喜剧性了,刘明强倒是真的手气不错,大部分都是他一个人胡,输的三人连忙对他树大拇指。刘明强也乐呵呵的接受着,假如他今天不拿这钱这三人估计以后就不敢再理自己了。
在十二点时候,战斗结束,四人都是明天还要上班的。战斗结果便是刘明强一人赢了两万多,吴明华倒是不错,临近结束的时候胡了两把大的,把输的赢回来的还赢了两千多,而高进平和谢建国两人没人输了一万多,不过两人依旧笑呵呵的,估计两人今天来就是准备送钱的而已。
“老弟啊,你今晚可一定得把攻破了,你这手气可太好了”谢建国拍着刘明强的肩膀道。
“哈哈,如果说我的功早在北京读书的时候被我们学校的校花给破了几位大哥肯定不会相信”刘明强吧把五万多的“巨款”,装进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笑着道。
“信,以老弟这人才上那校花那还是那校花的福气呢”高进平不露痕迹的拍着马屁。
“几位大哥,晚了,我也就先去休息了,吴厅长我就不说了,经常见面,你们两位大哥最好就手上的工作先做出一个好的规划,记住,规划不要太华丽要注重实用性,金书记最看重的便是个人的能力,这点你们一定要注意了。没事的时候可以多给金书记汇报汇报,还有一个月不到就是换届了,相必大家都是会抓住这个机会的”刘明强当然知道今天收了这么多的钱不透什么那是不可能的,于是稍微透露了点,其实他这也不是违背了什么纪律或者触动了金清平的逆鳞,金清平在今天说出那段话就表示着他肯定是知道这种情况的,而且作为一个部级干部他不可能亲自去参加这种场合,所以许多事情就需要秘书去帮自己出面拉拢一些人,而刚好今天遇到的这两人刘明强觉得都是对金清平有帮助的,所以他才如痴的坦然接受。
“多谢刘秘的点拨,我们会尽快做好这些事情的”高进平和谢建国一听当即眼睛放光,欣喜之情难以掩饰。
“那三位大哥我就先去休息了,下次小弟做东请三位大哥再来”刘明强最后呵呵地笑着走出了房间,进来隔壁吴明华为他开的一间房。
如果说这么一晚上弄下来不辛苦那是鬼话,又是酒又是牌,本来就累了一天了,刘明华现在几乎都快要脱力了,进去后也没洗澡,把包往床边一放便准备睡觉。而在这时传来一声敲门的声音。刘明强暗道还真烦人,不过他猜可能是吴明华等人来找自己便也就爬起来去开门。
出乎刘明强意料的是站在门口的并不是吴明华或者高进平、谢建国等人,而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姑娘,此女身材高挑,足有一米六七左右,在南方这城市,一米六七的女孩那是非常的高了,而且难得的是女孩虽然高挑的身材,但是却异常的苗条,而且这苗条并不是那种的病态的瘦小,而是该的地方绝对很,就像此时刘明强居高而下望着的女孩丰胸一下,刘明强看着女孩那快打的衣领里深不见底的,暗自感叹了一句:“很伟大”。
“你是?”刘明强看着这个很漂亮的姑娘问道。
“是一位吴先生叫我过来伺候先生的”女孩的声音犹如催魂的春药般让刘明强顿时焚身,不过听到女孩的来意,刘明强便就知道面前这个女孩是个“鸡”,刘明强不禁一阵的惋惜,这么一个极品美女怎么就去做鸡呢?刘明强对于“鸡”这种职业的人天生就有种厌恶的情绪,相信每个人都会有的,都会拿觉得她们身上特脏,刘明强望着这个女人,看到的确是她身上全是别的男人的,当即便没了一丝的兴趣,但是却不能不接受吴明华的好意,便对女孩说道:“进来吧”。等女孩进来后随手把门关了。
由于对于的厌恶,刘明强也便不再理会这个女孩,径直朝穿上一趟,准备睡觉,女孩看到刘明强的神态,故意从开始做生意起的那天便没有见过这样的男的,在沙发上坐了一阵子,见刘明强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便站起来对刘明强道:“先生,我先去洗个澡了”。
刘明强嗯了一声继续睡着,其实哪睡的着啊,说刘明强心里没点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只要是个男的在刘明强这种情况下都会把持的不住的,刘明强更不是圣人,反倒是作为一个二十几年的老处男,刘明强有着所有处男都有的迫切想法,那就是把处男之身送出去。只是刘明强不想把自己的处男之身献给一个。虽然自己的小弟弟反应很激烈,但是刘明强却依旧极力的忍耐着。
而此时听着浴室里面哗啦啦的水流声更是让刘明强冲动不已,刘明强在心里暗自骂着吴明华道:“这个吴明华到底还准不准备让我今天晚上睡觉了,我明天可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啊”。
刘明强只要打开电视,漫无目的的看着电视。而就在这时,浴室的门开,先前的女人裹着一条浴巾便就出来了,刘明强看到女人当即有点想流鼻血,心里暗道:“这老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自己前二十三年都没见过一个女人的身体,这最近几天倒是有两个女人赤身站在了我的门前,只不过都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晦气”。刘明强突然想起了早几天金倩请来的那个女人。
女人妩媚的看了一眼刘明强便对刘明强道:“先生,看样子您很累了吧,我帮你按摩按摩吧”,女人做到床边挨着刘明强坐下道。
刘明强看着女人就在眼前那凹凸有致的身体,几乎都可以感受到女人身体之上的火热,当即口干舌燥的道了声好,犹如木偶般的听着女人的指挥。
“先生,请坐起来一下,我先把你的衣服脱了”女人在刘明强的胸膛上抚摸了一下后道。
此时的刘明强哪还有什么理智,任由女人的摆布,女人把刘明强上身的衬衣脱了,随即开始解着刘明强的皮带,最后连带着刘明强的也一并脱下,刘明强悲哀地想到自己的身体就这样被一个给看光了,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算占了自己的便宜。
女人不着痕迹的在刘明强那本来就按首挺胸的小弟弟上面摸了一把,惹得刘明强一阵心猿意马之后让刘明强翻过身子,刘明强听从了女人的话,翻过身子,此时女人解开自己身上的浴巾,跨坐在刘明强的腰部之上,轻轻地在刘明强的背上敲打着。刘明强突然感觉到了腰部上面有一撮毛茸茸的东西,随即马上知道了那是上面,想到这刘明强差点爆发出来,这个东西可是刘明强梦想了多年的啊,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次和这个东西亲密接触却是个。
不知道女人闹腾了多久,刘明强只是一味地忍耐着,女人最后要刘明强翻过身子,面对着她,刘明强照做。女人的手在刘明强的身上不停地抚摸着,。而刘明强却也近距离地观赏着女人的身体,暗自比较中国女人和日本女人在人体上有何不同之处。
突然刘明强敏锐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小弟弟被什么东西握住了,一看便呆了,只见女人拿着刘明强的小弟弟不停地上下套弄着,刘明强差点直接爆发出来,而更让刘明强身受刺激的是随后女人低下头直接把刘明强的小弟弟含在了嘴里,刘明强眼睛瞪的老大后在心里爆发出两个字:“吹箫”。
那一晚,刘明强坚持着自己的底线,没有进入女人的身体,进入一个的身体这是刘明强不能接受的,但是女人却用她那娴熟的用手用嘴用让刘明强爆发了多次,最后当刘明强精疲力尽的时候给了女人五百块钱让女人走了,刘明强知道,这个女人来之前吴明华肯定给了不菲的价钱,因为刘明强没有天真的以为中国所有的鸡都这么漂亮。
刘明强呼呼大睡,然后在早上七点闹钟响的时候头昏脑胀的起床,昨晚说好了让老王今天早上七点在酒店门口等自己,于是简单洗漱之后便提着自己那五万多的现金,还有那五包黄鹤楼下了酒店来到门口,而此时果然看到老王把车就停在了门口,刘明强坐上去然后叫老王开车。
“王哥,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跑这么老远来接我”刘明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以前到公寓门口接自己那时老王的工作,而如今到这来接自己那完全是自己的私事了。
“都一样,都是为领导服务,你们做秘书的出来陪酒结交人情一样的是在为领导做事,这个我为这么多的领导开过车还不知道,以前秦秘书就不知道弄这个,所以金书记对他有点不满意”老王笑呵呵的道,因为刘明强经常给老王一些小恩小惠老王也乐得把刘明强当做自己人看待。
刘明强当即蒙了,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有点木讷的老王原来还是个明白了,笑着对老王道:“王哥,还是你看的透彻啊,大部分的人都还以为我是在腐败呢”刘明强说完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包黄鹤楼给老王道:“王哥,接着,千万别拒绝,这些都是腐败分子的钱,咱们有抽白不抽”。
老王本想拒绝,听的刘明强的话后笑嘻嘻地道:“这话我爱听”,说着把烟放进兜里。
刘明强这么对老王好有两个原因,第一当然以后得用车,第二个原因就是刘明强觉得老王这人有一个有点,那就是绝对不乱说话,这点无论是对于尽情陪你还是刘明强来说都非常的的重要,刘明强现在是明白了金清平让老王当了六年的司机都没换的原因了。
在金清平家里接过金清平,然后直接去了省委食堂陪着金清平吃了早餐,接着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上午的时候刘明强突然接到金倩的电话。
“喂,金倩,什么事?”刘明强问道。
“明强,我今天跟着我的师傅想到你们省政府做一个关于江南省经济的专访,想到你们省政府商业厅里弄点资料随便采访一下几个主要的人,但是我都不认识人,你认不认识人啊?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和我爸说说,要他打个招呼”金倩的声音传来。
刘明强哪能不明白金倩的心理,她是怕金清平,金清平这人很谨慎,从不会为了私事动用自己的权利,即使是一点小事,都说高处不甚寒,官越大盯着你的人就越多,一个不慎那就会粉身碎骨,这个道理刘明强是知道的,这也就是昨晚那种情况为什么高进平等人不会这几联系金清平而是找自己的原因。刘明强故意逗着金倩道:“你怎么不自己去和金书记说啊?我说可不太好吧?”。
“哎呀,你这人是故意逗我是吧,我爸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我只要和她一说她马上就会骂我,还会说出一大通的道理来教训我,你就帮我和我爸说说嘛,你说我爸绝对不会说你的”金倩的话里多少有点醋意,这点刘明强能够理解,假如你爸爸对待一个秘书比对你还好你就没有醋意?虽然这个好只是表面上的。
“好了,不逗你了,这点小事就不要麻烦金书记了,我给商业厅打个招呼,你们直接去那就行了”刘明强哈哈大笑道。
“那敢情好,谢谢你了,明强,到时候请你吃饭”金倩高兴的道。
“算了,下次有时间我请你吧,你拿点薪水够请吗?你自己用都不够吧?”想起了金清平不给金倩零花钱的事刘明强笑着说道。
“要你管,反正饿不死你”说着金倩挂了电话。
刘明强想着金倩在那边暴怒的摸样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省委省政府的内部电话给吴明华打了个电话。
“喂,吴厅长,我是明强”。
“明强啊,有什么事?”吴明华当然不会愚蠢到在办公室的电话里再提昨晚的事,所以两人就都像昨晚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是这样的,吴厅长,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在省报工作,她今天想来采访一下你们商业厅,了解一下关于全省经济动态的事情,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请下面的人配合一下”
“这个嘛,好吧,虽然不太符合规定,你知道的,有些东西都是属于机密的”吴明华有点左右为难,经济这方面有许多数据都是不能公开的。
“有些东西你们可以隐藏嘛,我告诉你,今天来的那个女记者姓金”刘明强若有若无地提醒了一句。
姓金?又在省报工作?难道是金书记的女儿金倩?吴明华立马想到了,作为金清平的直接下属吴明华不可能不对金清平的家属了解清楚。
“好的,我一定会好好招待的,明强老弟,我又欠你一次”吴明华开心的大笑道。
“哪有哪有,我可什么都没说哦,哈哈,那你忙,我先挂了”刘明强说完挂了电话。
“明强啊,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这时刚好金清平开完会走进办公室,看着一脸笑意的刘明强笑着问道。
“没有,就是刚刚金小姐打了个电话给我,说他们报社今天想采访一下商业厅的人,做一个关于全省经济动态的调查,您知道的,商业厅有些东西是见不得光的,是不会让她们进去的,所以她打电话来想请你打个招呼”刘明强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坦白,这样能让领导没有疑心。
“呵呵,这丫头,你怎么说的”金清平笑了下道。
“我给吴厅长打了个电话,说是我的一个朋友”刘明强回答道。
“恩,不错,明强啊,以后倩儿那丫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量帮一下,只要不违背原则就行了”金清平笑着拍了拍刘明强的肩膀。
“我和金倩是朋友当然是能帮助的就帮助了”刘明强很高兴金清平对自己的信任。
金清平很怪异地想着这句朋友和前面刘明强接完电话之后的笑容,心里暗道:“这些个年轻人啊,早两天还弄的像个仇人一样,今天就好的不行了,这两个不是在谈恋爱吧?”金清平怪异地打量了刘明强一下后,嘿嘿地笑了笑,笑的刘明强浑身不自在,他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
“明强,这个周末有没有空?有空陪我出去两天”金清平问刘明强。
“没事,我都一个人,哪有什么事情”刘明强想着和张云佳约定吃饭的事,但是那只是小事,而领导的事却没有小事,这点孰重孰轻刘明强还是分的清的。
PS:有几位朋友对本书进行了催更,这说明小二的更新速度没有令大家满意,小二惭愧,以后会加快速度的。希望的大家鲜花和推荐都多给点给小二,因为这些才能让小二就更大的动力去码字,这本书的销售状态并不太理想,希望大家帮小二顶起吧!不说了,继续码字。

正文 【025】 俩女争夫
1:31:27 本章字数:9654

“那好,你去订两张星期六上午去北京的机票,哦,对了,你阿姨叫你今天晚上去吃饭,你等下叫上倩儿吧,让她作为采访就别走了,直接跟我们一起回去”金清平笑着道。
“行,金书记,我看了一下您的行程,今天上午没什么事情了,我想向你请个假”刘明强想了一下向金清平说道。
“哦?有事?”金清平略微惊讶,刘明强跟着他也有这么久了,一直都是任劳任怨,从来就没请过假。
“没有,我也上班快两个月了,所以想请个假去银行给家里汇点钱”刘明强尴尬的道,本来想周末汇,这不要跟金清平去北京,所以就只好请假了,家里条件不怎么好,刘明强现在手里也有点钱,怎么的都要汇点给家里。
“哦,原来是这事啊,那行,快点去,小伙子不错,百善孝为先嘛。以后自己发达了千万不要忘了自己的父母”听到这金清平对刘明强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那就谢谢金书记了”刘明外强听后便赶时间的往外走。到了银行,拿起汇款单本来准备汇一万的,但是想想还是不行,这几万是灰色收入,万一以后有个什么事把这事情给抖出来了那今天这汇款银行的单据那就是最有利的证据,而且自己加入汇一万的话以自己父母那喜欢炫耀的性格不出一天全村人都会知道,工作两个月不到就往家里寄了一万块任谁都知道这事有猫腻,想到这刘明强就只好把一万改成了两千,这正好与他的薪水相符,因为这个月的薪水还没有发,两千也正好差不多了。
汇完之后打了个电话给自己隔壁的大叔,要那叔叔给自己父亲带了个话说自己汇了钱过去要他去取。挂了电话之后刘明强觉得实在是不方便,下次回去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装个电话,不,应该是给家里买个手机,这样联系起来也方便的多,而且父母也老了,人老了就保不准有个什么事情,家里就自己这么一个儿子万一出了什么事连个通信的人都没有。
想起周末答应张云佳吃饭的事,上次就放了人家一次鸽子,这次估计又得放了,于是拨了张云佳的电话号码:“喂,明强什么事啊?”。
“云佳啊,你现在有事没有?没事出来吃饭吧,我请客”刘明强呵呵地道。
“哟,今天什么好事啊?突然想起请我吃饭了”张云佳半真半假的口吻说着。
“一定要有什么事吗?我上次不是放了你一次鸽子嘛,今天刚好有空就给你补上,你有空吗?”
“怎么会没空呢,你又不是没在这秘书处呆过,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空了,你在哪?”张云佳笑着说道。
“我就在上次吃饭的金陵酒店里面等你”刘明强说着挂完电话,步行往金陵酒店而去,好在汇款的邮政银行就在省政府大楼前面一点,离金陵酒店也不远。
到了金陵酒店刘明强就订了一个包间,个女孩子吃放一般都是女孩子点菜的,这就叫着个什么绅士风度的吧,况且刘明强也不知道张云佳喜欢吃什么,也就在那等着张云佳过来再点。看看手机上面的时间,十一点二十了,估计也快到了。
果然,十分钟不到张云佳便出现在了包间门口。
“你速度还蛮快的嘛”刘明强笑着道。
“那是,你刘秘书请客我敢不快点吗?”张云佳笑嘻嘻地道。
“你就别取笑我了,不就是一个伺候人的秘书嘛”刘明强无奈地笑着说,随后叫了服务员点菜。
“你想吃什么就点”刘明强说着,这人有了钱也就有了底气,这点一点都不假。
“怎么啊?成暴发户了啊?我可真点了你等下别哭啊!”张云佳大眼睛咕噜转地望着刘明强。
“你哪那么多的废话啊,叫你点你就点吧,真的是,我就算要哭也不会当着你的面哭的,这点你大可放心”刘明强还真拿这个女孩子没办法。
“那我就放心了”张云佳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后开始招呼服务员点菜。
可能是张云佳知道刘明强的经济条件并不怎么好的缘故,所以也就点了几个菜,这让刘明强挺感动的,这个女孩子确实心底善良,和那些傍大款的女孩子比起来,唉,忘了,这是没法比的。
而就在两人准备开动的时候,刘明强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金倩,什么事?”刘明强看着金倩的电话号码接过道。
“你人在哪啊?你不是上次说请我吃饭吗?”
“上次不是说你请我的吗?”刘明强一脸的郁闷,上次自己说下次自己请,金倩怎么说来着。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我们算不算朋友啊?我都到了你这一面三分地了连饭都不管”金倩非常的不满。
刘明强在心里暗道,你老爸不是在这嘛,干嘛要我请?不过这话刘明强可不敢说出口,随即求饶的道:“好了好了,我的姑奶奶,我正和一个朋友在金陵酒店吃饭,还没开动呢,你快点过来,来晚了只有残菜剩饭可怪不的我哦”。
“好,金陵酒店我知道,十分钟到,今天我一定要吃死你”金倩恶狠狠地道。
刘明强心底一凉,这丫头是怎么回事?还枉费自己今天上午还帮了她呢。
“谁啊?”张云佳笑着问道,但是在笑容里面刘明强好像看到了一点的不自在。
“云佳,不好意思哦,我的一个朋友要过来一起吃饭,你没什么意见吧?”刘明强问道。
“没关系啊,反正我们俩又吃不完,是个女的吧?”张云佳一脸暧昧神情地看着刘明强。
“喂喂,你可别瞎想哦,我和她那是天底下最纯洁的男女关系啦,那女的我可招惹不起”刘明强看着张云佳那眼神赶紧解释道,其实刘明强的心里却是是这么想的,第一就是金倩和自己的身份差距,那是相差太多了,金倩如果不是被门挤了脑袋的话绝对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想法,第二,刘明强对这个女人确实是有点怕,这个女人要是发起疯来那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就比如上次酒店的那件事,幸好刘明强定力好发现了事情太过蹊跷,不然刘明强现在正坐在纪委办公室都不一定呢。
“都男女关系了还纯洁呢”张云佳一脸不屑的道。
“呃???”刘明强顿时语塞,貌似确实男女关系不会和纯洁扯上联系。
不一会儿金倩便风风火火的到了,推开门一看到屋里还有个女人,顿时脸上不怎么自在,站在门口探出头对刘明强问道:“我不打扰你们俩吧?”。
刘明强都被金倩的这个动作给彻底弄的哭笑不得,笑骂道:“你都来了还打扰个屁啊,要打扰早打扰了,进来吧”。
一听刘明强这么说金倩也就走了进来,一进来两个女人便就对视了一眼,刘明强甚至发现两女的眼神都颇为复杂。
“你女朋友?”金倩转过头来对刘明强道。
“别瞎说,我们是同事,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金倩同志,是我的一个朋友,这位呢,是张云佳同志,我和她是革命战友”刘明强见到两女的气氛颇为不协调便开了个玩笑把气氛弄的融洽点,刘明强心里是非常的纳闷,他就不明白这两个女的第一次见面怎么就有点水火不容的姿态呢?难道是美女见到美女都暗自不服气?刘明强猜想绝对是这个原因了,张云佳的美貌那是不用说,省委大院的院花,追的人海了去了,可是她依旧是坐在秘书处里的小办公桌上。而金倩呢,虽然这个女孩子刘明强对她的性格外籍脾气非常的不满意,但是光论美貌的话那比起张云佳来也是不分上下,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亮剑精神吧,(亮剑精神——古时候的美女,狭路相逢,就算明知不敌,也要拔刀相向,假如你不亮剑,那你就不算美女)。
“你好,我叫张云佳”张云佳落落大方的站起来朝金倩伸出了手。怎么说呢,虽然张云佳这丫头在刘明强看来有时候也喜欢耍点小性格,但是大部分的时候还是挺文静的一个女孩子,起码金倩做的那种事情张云佳那是怎么也做不出来的。
“金倩”金倩握过手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便坐下了。
“这是我们刚刚点的,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就点”刘明强拿过菜单递给金倩。
“竟然敢偷偷的背着我在这和美女约会,我今天吃死你”金倩本就坐在刘明强的身边压低声音恶狠狠地对刘明强道。
“呃????”刘明强当即石化,半天没回过神来,心里暗道先不说我是不是和张云佳约会,就算是我和张云佳约会了那又关你什么事?我还背着你?弄的像偷情一样。
“小姐,来份这个,这个,还有这”金倩当即是说到做到,叫过服务员,手在上面点个不停。
刘明强和张云佳两人都呆呆地看着金倩,张云佳现在心里急啊,她知道刘明强的家庭条件不怎么样,可面前这个叫金倩的女人这么一通点下来那刘明强哪承受的了啊?。
“好了,暂时就点这么多了,等下有什么需要的我再叫你”终于,金倩合上菜单,挥手对服务员道。
“你点了这么多你吃的完嘛你?”等服务员一走,刘明强终于忍无可忍的道。
“你管的着嘛你,请美女吃饭连这点钱都心痛啊?”金倩丢了一记卫生眼给刘明强。
“我的大小姐,我可只是个工薪阶级啊,我可不比大小姐你,你这一顿估计我这一个月薪水没有了”刘明强一脸可惜的道,看见金倩那爱理不理的摸样转过头对张云佳道:“云佳,咱们吃,娘的,出了血怎么也的吃回来”。当然,刘明强这话只是开玩笑而已。
“哟哟哟,都叫云佳了,叫的这么亲切,你们什么关系啊?”金倩听着刘明强的话在一旁冷嘲热讽的,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今天怎么了,虽然平时她这人是大大咧咧的,但是还不至于做出这种事说出这种话,但是今天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看刘明强和刘明强身边的那女的怎么看怎么的不顺眼。
“说了是同事”刘明强无语的看了眼金倩这个变态的女人,怎么性格说好就好说坏就坏呢,记得上次和自己在喝咖啡时也挺文静的,怎么今天一下又变回这个摸样了啊,难怪有位先哲曾经说过,女人是种善变的动物。
“同事之间至于这么亲切吗?还云佳呢?也不嫌恶心”金倩一脸恶心状。
刘明强真的蒙了,他现在彻底不明白金倩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假如只是对自己也还好,今天边上还坐了一个张云佳,她这么说不是让自己下不了台嘛。
听着金倩阴阳怪气的话语,张云佳早就心里有话了,她可不是乖乖女,和金倩一样,都是从小被男生宠坏的大美女,何时受过这种气,开始听金倩这么说话她还是忍了,不想刘明强难做。可现在听见金倩是越来越过火,当即怒视着金倩道:“我们两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和你有关系吗?”。
刘明强一听张云佳说完就觉得空中充满了火药味,心里暗叫:“天要灭我啊,这两个女人可都不是好对付的主啊!”。
“哟,人家明强都没说你自己倒是说了,也不嫌害臊”金倩依旧是阴阳怪气的道。
“我自己说什么啦?”张云佳暴怒,假如不是这张桌子在这,她真的准备冲过去掐死这个叫金倩的。
“不就是在处朋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躲躲闪闪,像什么见不得人一样”
“你???”张云佳时真的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端起桌上茶喝了一口之后,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走到刘明强边上挽着刘明强的手笑着对金倩道:“我们就是在处朋友了,怎么啦?吃醋了?”。
“你???,真是不要脸的女人”金倩被这句话还真的刺激到了。
看着这越来越不像话的两个女人,刘明强是真的受不了,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看着两个一句来一句去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掌拍在桌子上,吼道:“吵什么吵,再吵就给我滚”。
两女一惊,看着暴怒之下刘明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两个人都乖乖地底下头开始吃饭。
“不吵了?不吵了就给我吃饭,真不知道你们两个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刘明强郁闷地说道。
虽然被刘明强吼住了,但是金倩依旧心里还是一肚子的脾气,她不明白自己的气从何来,但是就是看着刘明强和那个叫做张云佳的女人不舒服。反倒是张云佳好些,被刘明强吼住之后便意识到了自己今天的失态,对刘明强递出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吃完饭后刘明强前去结账,一共吃了一千八百多。正准备掏钱的刘明强突然感觉有个钱包递到自己手里,回过头一看正是张云佳。
“你身上一定没带这么多的现金吧,先用我的吧,回去再还给我”张云佳笑着对刘明强道。
刘明强是真的被感动到了,张云佳的意思他怎么会不知道,刘明强没想到张云佳会这么好,当然,和在一旁瞪着自己的金倩相比这个女人无疑要好的多。
“没事,我带了”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千八给付了。
“金倩大小姐,你的采访访完了没有?没访完就一起去吧”刘明强看着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的金倩顿时觉得好笑,这个女人怎么真的像个小女孩一样。
“走就走”金倩转头就走在两人前面。
看着金倩的摸样刘明强是真的无语,转过脸对一旁的张云佳道:“云佳,刚刚我还有事没说,这个周末我就不去你那吃饭了,金书记周末还有事,我的出去,对不起哦”。
“呵呵,我说你今天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呢,原来是觉得又放我一次鸽子心里觉得愧疚啊,呵呵”张云佳恍然大悟的说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上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刘明强抓着脑袋尴尬地道。
“好了,没事,你工作重要”张云佳突然温柔的道。
“你们到底走不走?慢的跟蜗牛一样,我先走了,不妨碍你们俩卿卿我我了”金倩听着后面两人的对话越听越来火,虽然两人之间的话语确实没什么太过火的内容,但是听在金倩的耳中就是那么的刺耳,于是回过头来说了一句,就加快速度往前走了。
两人看着头也不回的金倩都愣了一下,刘明强转脸看着略微有点脸红的张云佳笑道:“你别介意啊,她这人就是这脾气,风风火火的,有时候就像个疯子一样”。
“我怎么会介意呢,疯子?她在吃醋你不知道?”张云佳怪笑地看着刘明强道。
“吃醋?吃那门子醋啊?”刘明强对于张云佳的话感觉莫名其妙。
“你自己去想,我先去上班了”张云佳莞尔一笑后留下莫名其妙的刘明强往她秘书处的办公室而去。
刘明强还是想不明白张云佳在说些什么,于是只有摇摇头往办公室而去,心里暗道:“都说女人心犹如海底针,这话一点都不假,起码我是不知道这两个女人今天心里在想些什么?”。
一下午在人来人往的领导走动中过去,在省委办公室里,金清平的办公室是人气最旺的几个办公室之一。虽然按照排名来说,金清平的这个副书记是排在省委书记、省长、党群书记一记主管组织的副书记之后的,但是由于金清平是本地一步一步爬上的官员,而且在江南省当官的这么多年做事一想雷厉风行,做过许多的大事,这里的官员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金清平的门生,所以这就是金清平凭借一个副书记职位可以和省长、党群书记看抗衡的根本原因,想到这刘明强才真正的体会到人脉的重要性。
下班后刘明强跟着金清平坐上了老王的车。
“明强啊,打个电话,叫倩儿那丫头上车来”金清平对刘明强道。
刘明强拿起电话拨了金倩的号码,一拨刚通那边便挂了,刘明强觉得莫名其妙,再拨又挂,最后直接给关机了。
“怎么回事?”金清平看到这问道。
“我也不知道,开始是不接,后面直接挂了电话”刘明强也不知所以的道。
“哦?呵呵,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金清平又是暧昧的一笑,笑的刘明强又是不明就里,心里暗道:“难道今天全世界所有人都疯了?”。
而就在这时,后车厢的门突然被打开,背着一个包的金倩坐了进来,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看。
“老王啊,开车吧。倩儿,今天工作怎么样?”刘明强是什么人,什么事情没见过。看到女儿这个摸样那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觉得很是好笑,故意问着金倩。
“还好”金倩看也不看前面的刘明强转脸看着车窗外。
“哦,还好就好,哦,对了,刚刚明强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金清平又想起了一砸道。
“没电了”金倩回答的干净利落。
没电了?明显就是挂了电话嘛,刘明强在前面肚腩着,但这话他肯定不会说出来。一路无话,车直接开到了金清平家的楼下。一下车,金倩便看小说^.V.^请到不理后面的金清平和刘明强二人一个人上了楼。
“明强啊,你们俩今天怎么啦?”金清平一边上楼一边问着刘明强。
“我也不知道,或许她又什么地方对我不满吧,呵呵”刘明强挺尴尬的笑了笑。
金清平无奈地也跟着笑着上了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