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官场风月(全本)-6

  

正文 【026】 金倩的误会
1:31:28 本章字数:9495

上了楼推开门,只见刘少芬和金倩都在厨房里,刘明强暗自惊叹这个女人速度之快。
“阿姨”刘明强道厨房边上喊了声刘少芬。
“明强你来了啊,去坐会儿,等下就可以吃饭了”刘少芬开到刘明强就特别开心,在她心里就是认为刘明强这孩子就是特别的讨人欢心。
“您看,我每次来都让您老忙个不停,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刘明强谦虚的说着。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阿姨是喜欢你帮你当一家人才叫你来吃饭的,你要是下次再这么客气就别来了”刘少芬佯怒着,但是对于刘明强的奉承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马屁精,得了便宜还卖乖站”金倩在旁边喃喃的道,她今天是怎么看刘明强都看不顺眼,心里对刘明强那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这句话憋的刘明强当场是面红耳赤的,刘明强真的想扑过去把这丫头给掐死。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明强这叫有礼貌,什么马屁。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恬不知耻的进屋就闹饭吃”刘少芬横了金倩一眼。
“你们早晚会发现这家伙的真面目的”金倩对着刘少芬说了一句便一把推开站在厨房门口的刘明强进了自己的卧室。
刘少芬看着金倩的背影疑惑的对刘明强道:“我上次听你们金书记说不是你们俩现在和好了吗?这又是哪一出啊?”。
“嘿嘿,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我都郁闷一下午了”刘明强摸着脑袋尴尬的道。
“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你就别忘心里去,这孩子就这毛病,心情好与不好都写在一张脸上,你去那边陪你金书记说会话,马上就饭了”刘少芬疑惑的看了看金倩的房门后对刘明强道。
刘明强回到客厅见到金清平正拿着杯子准备去倒茶,刘明强赶紧跑过去接着,然后开始给金清平泡茶。
“你这孩子,这又不是在办公室,你在这都是客人”金清平看着刘明强泡茶也不阻止笑呵呵的道,刘明强已经摸清了金清平的规律,只要一谈到工作上的事情态度就会变得很严肃,而一到家了呢,就像个平常的老头子一样,整天笑呵呵的,让人判若两人。
“在办公室里您是书记,我是秘书。在家呢,您是长辈,我是晚辈,给您泡茶那是应该的,再说您还是我师傅,跟着您工作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还是从您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刘明强把茶递给金清平,说出心里话,这话刘明强倒没有什么做作的成分,确实,跟着金清平这半个月刘明强学到了很多已经完全不明白的东西,受益匪浅。
“呵呵,你能学到东西我就放心了,做秘书的最怕的就是学不到东西。要是一个不懂得学东西的秘书这一辈子也就只是个秘书而已了”金清平有些感触的道。
接着又问道:“明强啊,这马上就到人大了,这省委的领导班子会有大的动静,领导班子要动,这下面的人就会大换血啊!有些事情都要未雨绸缪,你天天和下面的人接触有没有什么人你觉得是可以用的?”。
“组织部副部长高进平还有常阳市的副市长谢建国”刘明强当然知道金清平话里的意思,大换血做好准备无非就是大家在抢职位,在重要的职位上都安上自己的人马,每年的人大过后都是省委省政府里面硝烟味正浓的时候,据一些前辈们说人大过后的省委常委会一开就是几天,具体在讨论什么?无非就是人员的调动。
“哦”金清平哦了一声之后陷入了沉思,明显是在记忆力寻找着这么两个人。
隔了一会儿后金清平对刘明强道:“你找个机会要他们每人写份工作报告交给我,只懂得拍马屁而没有一点真材实料的人我可不要。明强啊,事情做的不错,但是有些事情切记要注意分寸,该透露的可以委婉点说出来,不该透露的对谁都不能说,知道吗?”。
“恩,知道了,金书记”刘明强点了点头。他心里很感激金清平,或者别人可能以为金清平是在威胁刘明强,但是刘明强知道金清平是在敲打自己,让自己在政治上变的成熟。
“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一天在办公室里使唤明强也就算了,下班了还要教训人家,你以为给你当秘书容易啊”这是恰逢刘少芬端菜出来,正听见金清平的那句话,黑着脸对金清平道。
“哦???好好好,老婆大人我错了。我看你怎么这么喜欢明强啊,要不叫明强给你当干儿子算了”错愕了一下之后金清平哈哈大笑,然后开着玩笑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做梦都想要个儿子呢,明强这孩子我看着喜欢,人年轻,懂礼貌,而且做事稳重,一点也不张扬”刘少芬非但没接金清平的玩笑话,反倒很认真的说着。
“哦,哈哈,明强,赶快叫妈啊!”金清平哪能看不出刘少芬眼里对刘明强的喜爱啊,他心里清楚,刘少芬一直都在恨自己,当年金清平在仕途上刚刚有点发展,不想因为孩子过多而拖累,生了金倩之后就不肯再生第二个了,而刘少芬却一直想要个儿子,因为这事金清平一直觉得亏欠刘少芬。现在见到刘少芬对刘明强格外的喜爱这个顺水人情他可是非常乐意做的,赶紧拍着刘明强的肩膀道。
“啊????”刘明强一愣之下没有明白金清平和刘少芬两人之间的意思,在金清平偷偷地对刘明强眨了几次眼睛之后才明白,当即笑着对刘少芬喊道:“妈”。
“呃,嘿嘿,你这孩子就是懂事”这一身直接叫道刘少芬的心窝子里去了,脸上一脸的高兴。
“现在你可别怪我当初不让你生个儿子的事了哦,我看咱们生个儿子也不一定有明强这么懂事能干”金清平赶紧借着刘少芬的高兴劲帮自己解脱。
“那是,你们俩等着,我给你去拿酒”刘少芬笑呵呵的跑去橱柜拿出金清平那泡了十多年一直都舍不得喝的药酒。
“喂,这可是我的命根子啊,我准备再等几年才喝的”金清平一见刘少芬拿他的药酒当下心疼的要命。
“你这个小气的人,儿子喝一点怎么啦,真的是,一点酒就像个命一样”说着拿了两个杯子,给刘明强和金清平一人一个,还笑着对刘明强道:“这种药酒不不常见啊,这可是一个山里的老神仙开的药方,大补的,这些药材可是他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弄来的,今天多喝点”。
听后金清平买入猪肝,刘明强在心里暗道,看着金清平一天在外面威风八面,原来是个怕老婆的人,这话要是说出去恐怕都没人敢相信。
“倩儿,出来,吃饭”金清平无奈地用喊金倩吃饭的声音来打断这对母子的对话,天知道刘少芬再说下去会不会把家里珍藏的一点宝贝都给全部送给刘明强。
金倩推门,坐到桌子前,看到桌子上放着的药酒奇怪的问道:“今天什么日子啊?爸?你连这宝贝都拿出来了?发生什么好事了?你升官了啊?”。
“我升什么官啊,今天是妈有儿子了?”金清平笑着骂道。
金倩一时没明白金清平的意思,错愕之下眼光不停地在刘少芬的肚子上来回的扫描,嘴里还喃喃的道:“快五十岁的人还能怀孕?”。
刘明强听后当即喷出一口酒出来,笑的都快掉到桌子底下去了。反观金清平和刘明强一样,死劲的忍住笑意。
“死丫头,瞎想什么呢?”刘少芬看着金倩的眼神和说的话哪还不明白她的意思,“我刚刚认了明强做干儿子,你以后就是他的妹妹了,要叫哥哥听见没?”。
“什么啊?你们开什么玩笑啊?刘明强,你是狐狸精转世啊,这么一个个都被你迷的跟什么似的啊?”金倩本来心情就不好,一听这对刘明强就更来火,一般的独生子女都不会接受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兄弟或者姐妹的,就好像把自己的父爱母爱瓜分了一样,这是人之常情,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都会不舒服,金倩现在就是这样,虽然刘明强只是一个所谓的干哥哥。
“知不知道说话啊”刘少芬当即怒了。
刘明强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金倩的脾气她已经基本上摸清楚了,她也就是三分钟的火气,等下气就消了。
“真不知道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一下好的,一下又像是个仇人,今早上还和我说你的好坏来着,怎么就一天时间就变的水火不容了啊,明强,你和妈说,到底你们俩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妈给你们俩来评评理,看看到底是谁不对”刘少芬看着这两“兄妹”之间的态度,觉得很不好,于是下决心要让这两兄妹和睦相处。
“呃???”刘明强本来不想说,但看到刘少芬那认真的神情便只好说了,抓着脑袋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金倩究竟是为了什么事生气,我估计这应该是和今天中午吃饭有关,事情是这样的”。刘明强正准备说,却被金倩踢了一脚。
“刘明强你敢说?你今天说了我和你没完”金倩对刘明强怒目而视。
“呃。怎么啦?”刘明强不明白金倩怎么这么紧张自己说话,在刘明强的记忆里今天中午好像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啊?。
“明强,别管她,你继续说”刘少芬瞪了一眼金倩后,对刘明强道。
“哦,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上午金倩打电话给我,说是要到商业厅采访,要金书记打下招呼,这事站在金书记的角度不好说话,所以我就和商业厅打了下招呼,然后我便和金书记请了一上午的假,去银行给我父母汇了点钱,中午碰到一个曾经在秘书处的同事,我能在秘书处上班还是靠的她帮忙,于是我就请那位女同事到金陵酒店吃饭,正准备吃饭的时候金倩打电话过来,说要我请她吃饭,我便要她到金陵酒店来?????”刘明强不知道自己是哪点得罪了金倩,便把自己今天一天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连在饭桌上张云佳和金倩对骂的话也说了。
惹得一旁的金倩不停地敲着碗反抗着,倒是金清平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摸样,悠闲地看着这边三个人发生的好戏。
“事情就是这样,后来金书记要我打电话给金倩要她来坐车,我打一遍她挂一遍,最后直接关机,我也不知道是哪得罪了她了”刘明强正是满腹的委屈没地发,这下正好找到刘少芬这个组织了,当下大倒苦水。
“刘明强,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怎么这么喜欢家长里短啊,什么事都说,你也不嫌害臊”这下终于等到刘明强说完了,金倩立即反抗着刘明强。
刘少芬听后眼光不停地在金倩和刘明强两人身上转,最后脸上浮出一抹笑容,问刘明强:“明强,那女孩子漂亮吗?”。
“云佳啊,她挺漂亮的”刘明强尴尬的说道。
“呵呵,是叫张云佳吧,这是省委大院的院花,在省委工作的,没人不知道”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金清平插了一句,但是马上便别刘少芬给瞪回去了。
“你喜欢她吗?”刘少芬又问道。
“切,哪能不喜欢啊,看他两那神情好的不得了”这时金倩又在边上阴阳怪气的说着。
“没你什么事,别打岔”刘少芬喝斥了一句后接着问道。
“喜欢说不上吧,我是挺感激的,我当年考上省政府的公务员,但是被省政府排挤出来了,没地去,便到了省委的秘书处,还是张云佳出手和高主任说话我才能进省委秘书处,后来关于公寓什么的也都是她忙前忙后的帮我张罗的。她就住在我楼上,有时候晚上回去晚了她还会叫我上去煮面给我吃,我其实觉得挺感激她的”刘明强如实的道。
“哦????”刘少芬一副全部知道了的表情长哦一声之后,就当三人都准备等着听她问了这么长的一串问题之后得出的结论时她说了一句:“吃饭吧,当即只听到一阵喷饭的声音”。
“妈,您老今天就每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感想或者是感言?”金倩瞪大着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刘少芬。
“有什么感言,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去整理,只是你这丫头这脾气是得好好改改了,不过明强啊,我觉得那个叫张云佳的女孩子人很好,长的又漂亮啊,对你也很关心,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喜欢就可以去追求啊”刘少芬一边认真地对刘明强道,一边拿着眼睛偷偷地注视着金倩。
“啊阿姨??哦不,妈,我才刚刚工作,事业也才刚刚开始,现在这么早谈论个人感情的问题是不是太早了?”刘明强今天是彻底的郁闷死了,刘少芬的每个问题都令让尴尬的要死。
“这有什么早不早的,你们当官的提拔人婚姻状况也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所以,你应当早点结婚”刘少芬说道。
“啊?还有这个事情啊?”刘明强没有想到婚姻状况也是选拔的条件。
“恩,这是一个方面”金清平看着刘明强的眼光点了点头道。
“我说你们俩怎么啦?硬是要凑合刘明强结婚,我可告诉你,刘明强,这婚姻可是爱情的坟墓啊,你可别过早的进入这婚姻的围墙里面去了,而且那张云佳就是一个妖怪,你可别被她的美貌给骗了,你和她不配的”金倩忍无可忍地来着刘明强道。
“人家结不结婚关你什么事啊?你这么关心干吗?再说,你怎么就知道张云佳不好?她和明强不配?”刘少芬看好戏似的看着金倩。
“因为???因为???,哎呀,我关心他不行啊,真是的,这饭没法吃了”金倩被刘少芬给逼一阵面红耳赤,当即把碗放在桌子上进屋去了。
刘少芬笑呵呵地看着金倩进屋,也不阻拦,倒是金清平一直在细细地品尝着药酒,一副陶醉的摸样,好像桌子上发生的事情和他无关似的。
“明强啊,倩儿是你妹妹,你以后要多关心关系她,这丫头很任性,我们做父母的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你们是同龄人,你平时就多和她接触接触,好不好?”刘少芬语重心长额对刘明强道。
“好的,妈”刘明强答应着,但是心里却在嘀咕,金倩那可是个火药桶,还多和她接触,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爆了。
没了金倩在场,饭桌上也就安静和谐的多,刘明强和金清平喝着小酒,三人说着一些事情,倒也起了融融。吃完饭后,金倩依旧没有出来,刘明强见晚了就起身告辞。
等刘明强一走金清平就拉过刘少芬问道:“你不是准备撮合倩儿和明强吧?”。
“什么叫撮合,你没看到倩儿今天在这表现啊,明显就是在吃醋啊,既然他喜欢明强我就帮他一把啊”刘少芬说道。
“但是明强不喜欢倩儿怎么办?我觉得年轻人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去弄,我们还是不要凑合”金清平说了一下便走开了。
“都和你一样黄花菜早凉了”想到刘明强这个儿子刘少芬不由得又是一阵笑容。
出来金清平家所在的小区,刘明强便招了个车往回赶,赶回家之后洗了个澡,然后拿出手机给上次留下号码的高进平和谢建国两人打了个电话,说要他们尽快写份工作计划交给金清平,在两人感谢的声音中刘明强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上班,由于这是私人去北京,金清平也不想让外人知道,刘明强便没有用省委的名义去定票,昨天订了票,所以刘明强今天上午便跑过去拿了票,一上午就干了这事。
第二天一早,刘明强带着自己的手提包便跟着金清平上了飞机,时间很快,下午便到了北京,再次回到北京,刘明强倒是觉得一切都很顺利。刘明强在希尔顿开了两间房便和金清平两人住在里面。一进房间,金清平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刘明强隐隐约约的知道是金清平在打电话。
刘明强便聊地在房间里的商务电脑上面玩着游戏,这时金清平推开门进来拿着一张卡给刘明强道:“你去这张卡里面去六十五出来,记住,分三个包装好。然后再去物流公司,我早些时间托运了几箱江南省的土特产过来了,你等下去取过来,记住,这些事情一定要保密”见金清平说的很严肃,刘明强也就不敢含糊,
应声后便准备出去,却被金清平喊着。
金清平拍了拍刘明强的肩膀道:“你是我的干儿子,我这事要是办成了,对你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很大的帮助啊,所以,辛苦一点,尽量用心去做”。
什么事?又是取钱又是去特产的?应该是送礼,难道是金清平在为省长之为铺路,如果金清平真的当了省长那真的对自己有莫大的好处。想到这刘明强笑着对金清平道:”知道了金书记,上面事情可以开玩笑上面事情不能开我分的清楚“,说完便出了门。
对于这个自己呆了四年的北京,刘明强还是很轻车熟路的,首先拿着单据跑到物流公司取了三大件的土特产,然后叫了辆车送到了酒店的房间,再出去跑到银行柜台,根据金清平的说的密码取了六十万。对于金清平对自己的信任刘明强当真是感动不已,作为一个当官的来说,这些隐晦的事就算是自己的妻子儿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的,但是金清平却很放心的给了刘明强密码让刘明强来取钱。
去过六十万,满满装了一个大包,接着刘明强便又跑到王府井里,拿着金清平的卡,看见最贵的包一下子刷卡买了三个,去了八万多。
然后赶回酒店,分别在每个包里面装了二十万。
当金清平看着名牌包和包装的漂漂亮亮的特特产是对刘明强很是满意,倒是对刘明强用了多少钱一句话也没问起过。
接着金清平便叫刘明强去楼下的餐厅订了一个包厢,先预定了五瓶茅台。忙的刘明强前脚跟打后脚跟,刘明强心里非常强清楚,不是金清看小说^.V.^请到平爱使唤人,只是这些事情金清平是不方便出面的,假如碰见了熟人,一个省委副书记在这人大选举开要开始的时候突然来到北京,又是取钱又是张罗酒宴的,任谁都知道是在干些什么事。所以这些事情一般都是秘书在干,因为认识秘书的人肯定不多。
晚上七点多的样子,刘明强便和金清平坐在定好的酒店包间里等着,这种私人性质的酒宴是不适合去门口接的,那样太明显,特别是这次邀请那些中央老头子,一个个都是谨慎的要命。

正文 【027】 酒场枭雄
1:31:29 本章字数:7269

七点一刻的时候,三个人推开门进来了,出乎刘明强的意料,进来的人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些老头子之类的人,而三个人也是跟金清平年纪差不多的,四十多岁,但是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看到三人进来,金清平赶紧前去打着招呼。
“老万,老李,老高,想见你们一面刻不容易啊”金清平笑着上去同三人亲切地握着手道。
“老金,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叫见我们一面不容易啊,我看是见你一面才是不容易吧”其中一个叫老万的人哈哈大笑道。
“是啊,我们在北京这地方没事做,整天都是瞎晃悠,倒是你啊,贵为一方大员,日理万机的”另一个人也道。
“好了,瞧你们几个的摸样,像个女人一样,既然老金请客,咱也不能客气,开动”剩下的一个叫老李的径直走到桌子前面坐下。
而这时的刘明强因为不认识石,也不好到招呼,自己身份低微一打招呼倒显得突兀。
“咦,老金,这位是?”坐在桌上的老李看着站在一旁的刘明强疑惑的问道。
“他啊,我的秘书,刘明强,同时也是我的干儿子,哈哈”金清平招呼几人坐下笑着给几人介绍刘明强。
“各位领导好”刘明强恭敬朝几人微微的弯了弯腰后道。
“小伙子不错,人精神,不错,小子,你好福气啊,跟着老金好好干,早晚会飞黄腾达的”那个叫老万的朝刘明强点了点头道。
“我说老金啊,你什么时候认了个干儿子啊。我记得你家倩儿在北京念书也念完了啊,你家那丫头在北京可没少惹事啊!”老高想起了一事后道。
“对对对,你不说我倒忘了,你家那丫头再加上我家那丫头,在北京简直无法无天,整个传媒大学别她们两个给弄的乌烟瘴气的,后来我逼着我家那丫头跟着她妈去经商我这才安静点”老李也嘿嘿的笑着。
“这你可别全怪我家倩儿哦,你家梦晴可也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哦。经商去了啊,现在在哪啊?”金清平笑着道。
梦晴?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她老爸姓李,那她的名字就是李梦晴?哦,刘明强终于记起来了,上次在酒店里终于陷害自己的那个和金倩一伙的女人不正是叫做李梦晴吗?嘿嘿好家伙。
看着金清平对他老爸的态度,估计这个女人的家世不是一般的牛啊!
“真被你说中了,那丫头确实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他妈要她安安静静的在集团里面当副总,她倒觉得没意思。一个人拿着她妈的一张卡就跑出去经商去了,还正巧,就在你们江南省,我以不知道她在干些什么,反正随她的便,她想怎么弄怎么弄”叫老李想起自己的女儿也是皱了一下眉头后道。
“在江南省?难怪,我说我家倩儿怎么一天到晚都不回家,原来是和梦晴在一块混啊”金清平想了一会儿焕然大悟道。
“我说老金啊,你可得帮我看住点那丫头,那丫头要是真没人管天都会被她给捅破的”老李说道。
“有你家老爷子在还怕她闯祸?我看你家那丫头九成是被你家老爷子给惯坏了,依你家那丫头那泼辣劲,以后嫁给谁有得别人受了咯”一旁的老万哈哈大笑道。
“谁说不是呢?”老李也是一脸的愁容。
“不说这个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金清平笑着对刘明强打了个眼色,刘明强当即明白。匆匆的跑出去要服务员上菜。这种场合吃饭都是不喜欢有外人进来的,即使是服务员,所以刘明强非常的明白地站在门口,待服务员端菜到了门口他便接过,自己送到桌子上。
这一顿菜上的也累的刘明强快趴下了,才上完之后,刘明强便进去给个人倒酒。听着几人之间的谈话刘明强也渐渐的明白了一些事情,这里面年龄稍大一点的是那个叫老万的,听他们之间无意中说起好像是北京市的市长,具体的是正市长还是副市长就不清楚了,不过北京的市长那可不是一般的牛啊。另外一个叫做老高的则是发改委的,具体什么官员就不知道了。以刘明强的眼光来看估计能上这个桌子的就不是一般的人物,而至于李梦晴的父亲这个叫老李的则是中纪委的,不过听着几人之间的谈话,好像这个老李的父亲那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听了一阵后刘明强也知道了这几人和金清平是在年轻的时候一起在北京上青年干部党校培训班时认识的,一般这党校的培训班也就是为提拔灌一个好点的名声,一般都是准备提拔的官员才有能力去上的,听他们几个说那届的培训班一上就上了两年,难怪这几人的关系这么铁。
不过几人谈的倒是很欢快,苦便苦了刘明强一个人,几人一阵胡吃海喝,剩下刘老哥一人在旁边倒酒伺候,连个座位都没挨的到。不过刘明强倒是不觉得委屈,这几人的身份可都不平凡,要是以前的刘明强就是打死也想不到自己能见到这个层面的人,而且他心里也有点小九九,只要把这几人伺候好了,说不定真的有能力帮金清平弄到省长的职位,到时候自己也就水涨船高了。
“老金啊,你这儿子不错,人懂事,小刘是吧,坐,这里都不是外人,我们和你爸爸那都是拜过把子的,虽然这么多年各自都忙着前途没见面,但是感情依然在,你叫我们叔叔就行了,别拘束,坐下来一起喝杯酒”那个叫老万一早便是不停地望着刘明强,对刘明强始终是一副笑脸站在边上,也不说话,见谁杯子里没酒了便给倒满,而且态度也非常的恭敬,感到非常的满意,这不便招呼着刘明强坐在他身边。
“哈哈,老万啊,你叫明强喝酒啊?那你可得小心点啊,这家伙喝酒那可是我们江南省的一个神话啊,你要不试试?明强,敬你万叔叔一杯”金清平那是老成精的人物,一看老万招呼刘明强坐在他身边便就知道这个老万对刘明强很喜爱,当即便笑着要刘明强给老万敬酒,他知道这个老万有个嗜好,那就是嗜酒,而且是最喜欢与人干酒,别人和他干酒干的越是无忌惮他就越高兴,对这人也就越喜爱,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怪癖,不过这不刚好落在了刘明强的手中,刘明强在江南省那可是号称酒神。
刘明强哪会不知道金清平的意思,当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老万老高老李三人的酒杯里倒满酒,然后站起来对道:“三位叔叔,这第一杯酒就是做侄儿的敬您们三位叔叔一杯,晚辈就先干为敬了,您们三位请随意”。刘明强恭敬地说完后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老李和老高两人都是微笑着把杯子里的喝了,倒是老万一听刘明强喝酒了得之后顿时仰头一口把酒喝光然后对金清平道:“老金,你喝酒不行今天找个儿子来和我叫板是吧,行,我还就不信我喝了几十年的酒抵不过这一个毛头小子”。
“老万,我可没和你叫板啊,你也知道,就我这点酒量哪敢和你比啊,你的酒量那在我们这一辈人中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啊,不过明强的酒量也不错啊,你自己的看着办。实在不行也就不要勉强”金清平微笑着道,他知道,老万也只是和自己这群昔日的好友才这般的放纵摸样,平时绝对不是这样的。爬到这个位置的人谁不是有着超人一段的隐忍功夫的。
金清平的话无疑于激起了老万的一直隐忍的暴脾气,果然,老万直接喝道:“那大杯来,我就不信我喝不过你这小子”。
刘明强微笑着跑出去要服务员拿了几个大杯过来,而且私下地在外面狠狠的灌了几大瓶水,然后到厕所里上了个厕所。开玩笑,那老万能爬到北京市市长的位置上绝对就不是一个莽撞之人,说拼酒那就绝对是酒量过人,金清平已经说了大话了自己绝对不能丢人,所以刘明强是做足了准备,然后从服务员手里拿着几个杯子进来包间。
桌上还剩两瓶茅台,老万当即都抓在手里拿了一瓶递给刘明强后道:“你们几个今天可都是裁判哦,今天我老万要是喝不过这小子我就半年不喝酒”。
说完径直的给自己面前的杯子里满满的倒了一杯,刘明强也不露怯,打开自己面前的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不说那些闲话了,直接喝”老万把酒杯朝刘明强面前比了比仰头就喝了下去,刘明强暗惊,不是这么喝的吧?这杯子可是啤酒杯啊?娘的,这一口干的喝下去这不得出人命?不过刘明强也下不得了台了,心里暗道豁出去了。
也是仰头就把一杯白酒灌了下去,喝完之后直感觉从胃里到喉咙都是火烧火燎的,这么野蛮的喝酒方法刘明强倒还真没喝过。
老万见刘明强一大杯酒喝下去也是面不改色,当即笑着道:“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再来”接着又是一杯。
这一瓶吗茅台也就两杯就见底了,由于其它几人身份都高,所以刘明强倒是自己跑出去要守在门外的服务员再去拿六瓶过来,而自己则是偷偷地跑到厕所用手抠喉咙,等呕出来了后才出来,虽然这种醒酒的方法很粗鲁,但是却最直接最有效也是最快捷的。
刘明强回来之后,刚好服务员拿酒过来,刘明强便提着半个箱子的茅台回到包间。
老万一见酒就格外兴奋,估计是很久没有这么放纵过了,拧开一瓶酒就开始和刘明强拼起来。
“老金啊,你这儿子行不行啊?老万的酒量怎么样你又是不清楚,这么野蛮的喝下去你这孩子会不会喝出问题来啊?”一旁的老李看着拼酒的两人皱着眉头道。
“哈哈,你就不要担心了,你可别看着这小子这么年轻便被他给骗了,这小子二十岁的人做事的稳重程度可堪比四十岁啊!这酒量???哈哈,我又一次带这小子去出席一个市里开发区的一个招商引资会,这小子硬是一个人把一桌子的人全部灌趴下了,然后没点事的还送我回去。我估计,就算老万这酒量再好碰见明强也够呛,我今天可是特意带明强来找老万这报仇的”金清平笑着道。
“这么牛啊?老金,打个商量怎么样?把你这儿子让给我,我把他调到我身边来当秘书,这小子做事稳重,懂分寸,而且喝酒还这么厉害,这可是个宝啊”一旁的老高一听金清平这么说也是眼睛放着金光啊!
“怎么啊?想挖墙脚?你还想让我这儿子做一辈子的秘书啊?过两年我就准备给这小子外放,这小子只要在旁敲打敲打,以后的成就绝对在我之上”金清平眼睛里也是充满着光芒。
而这时桌子上拼酒的两人已经彻底进行到了了,每人面前都放着三个空酒瓶,老万眼神有点迷糊,脸上也是绯红一片,而刘明强,也是脸上略带着腥红之色,从这一下就可以看出两人水平谁高谁低了,只不过刘明强是作弊的,前面在厕所里那一扣,基本上就等于第一瓶他没喝。
“老金啊,你这个儿子确实了得,我好久没喝的这么爽了,要不你把这小子让给我,我把他调到北京市政府来,我保证,五年之内给他弄个副厅级,怎么样?”老万有点迷糊的道。
“你就说胡话吧你,你想要我还舍不得给呢,明强我可是内定的接班人,给你了我找谁接我怕的班去”金清平哈哈大笑道,对于老万的话他当然没当真,他知道老万这是喝酒有点上头了说的酒话。
“你这老金就是小气,来,小刘,我们再喝一杯,要是喝了这杯你还能喝我就彻底认输了”老万手有点摇晃的又倒了一杯酒。
看着老万的摸样,刘明强知道这人已经基本上醉了,要是再喝这一辈估计就得彻底趴下了,开玩笑,三瓶半酒啊,那可不是水,就算是连和三瓶半水你起码都会打个嗝吧,何况这还是浓度不低的茅台啊!刘明强有点犹豫地转过头望着金清平,想询问自己要不要再喝,得到金清平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刘明强便不再犹豫,其实他自己也微微的有点醉意了。
和老万最后碰了一杯,刘明强喝完之后感觉自己有点晕,而反观老万,却是对着刘明强伸着大拇指然后道:“你这小子,我认输了,以后,要是有机会要我老万帮忙的,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
“老万,这可是你说的哦,老高老李可都在这呢,到时候你可别耍赖啊!”金清平哈哈大笑道。
“我是那种人吗?”老万鄙视了金清平一眼后,便突然趴在了桌子上,估计是醉了过去。
“唉,这个老万今天可是彻底栽在了你这儿子的手里了,哈哈”老李看着老万的摸样哈哈大笑道。
“明强啊,你还行吗?没醉的话把万叔叔扶到外面去,他的司机在外面,你把他交给他司机就可以了,本来还想几个人一起打牌呢,没想到老万整了这么一出”金清平招呼着刘明强道。
“好的”刘明强虽然有点微醉,但是却还不至于走不动路,便直接驼着老万到了酒店的停车场里,这时老王的司机一见老万被背了出来赶紧过来抱住,两人把老万放进了车子,司机把开车把老万送回了家。
刘明强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时感觉酒的后劲冲了上来,刘明强感觉自己就要倒了,但是刘明强知道自己不能这个时候醉,金清平的正事都还有谈,肯定还有事情需要自己做,便跑到厕所里面又扣了一顿,直感觉自己精神了才洗了把脸出去,但是呕吐过后的人都特虚弱,刘明强现在就是这感觉,感觉自己的双脚都在发软。在椅子上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又走进了包间。
“把万叔叔送回去了”金清平问道。
“嗯,我交给了万叔叔的司机,他把万叔叔送回去了”刘明强道。
“嗯,你没事吧?你这小子,喝了这么多的酒,竟然还可以没事的晃来晃去”金清平笑着骂道,但是眼睛却全是满意。
“没事,就是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晃,现在没什么感觉了:刘明强也是笑着道。
“恩,那就好,老李老高啊,咱们上去喝杯茶,叙叙旧,明强啊,你把这里的账结一下,然后叫服务员拿几包好茶叶到楼上的房间里去”金清平对刘明强说完之后便招呼着老高和老李上了楼,刘明强知道,那才是金清平真正要谈的事情,而老万的事情只不过是个插曲,或者是意外,刘明强在心里道:”会不会我今天把老万给灌倒了反而坏了事情呢?”。不过随后刘明强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既然金清平怂恿老万和自己拼酒,那么应该就没什么事情。想到这之后刘明强便拿着金清平的卡到前台结了账,随便把今晚的房间费用什么的都一并给结了,还拿了两包碧螺春,总共加起来花了三万多,这其中占大头的当然就是刘明强自己和老万拼掉的那一堆酒了。刘明强看着那一串数字就心痛。

正文 【028】 手眼通天的人物
1:31:30 本章字数:6097

刘明强拿着两包茶叶就往楼上赶,这酒喝多了人总会有点晕,明明是八楼,刘明强按电梯就按在了七楼上,结果还爬了一层楼,赶回金清平的房间,三人正在那聊着天,刘明强知道接下来是要谈正事的了,而这些话明显不会让自己一个做秘书的知道。刘明强泡了三杯茶,然后从柜子里拿出几包极品黄鹤楼,没人面前放了一杯茶和一包烟后就退出了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本来想睡觉的,但是怕金清平突然之间找自己有事情便只是坐在商务电脑上面安静地玩着QQ游戏。
“老金啊,你这个秘书确实不错啊,挺懂事的,知道什么事情该他做的,什么事情不该他做。这么好的秘书很难找了啊”老李看着出门而去的刘明强笑着对金清平道。
“是啊,这小子是我这么多年来遇见的最好的一个秘书,也是觉得最有发展潜力的一个年轻人,这么好的苗子,我怎么的也得提拔提拔啊”金清平听见老李说刘明强懂事也是很高兴。
“哈哈,还是老金你不错啊,我们这些人都没了提拔新人的想法啊。对了,老金,这快要人大了,要换届了吧,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一旁的老高笑着道,其实大家心里都是明白人,都知道金清平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几个是干什么的,只是有些话不好点破。
旁边房间里在谈些什么现在的刘明强已经没空去猜了,他现在是一对眼皮就想灌了铅似的,怎么睁也睁不开,最后一下趴在电脑桌上面睡着了。
不知道多久了,当刘明强听政到门开的声音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金清平正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
“对不起,金书记,我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刘明强顿时坏了,心里暗道,自己这一睡不会坏了金清平什么事吧?这可是个关键时候啊!
“没事没事,你继续睡,这一天你也够累的了”金清平摇了摇手对刘明强道。
“他们走了?”刘明强试着问。
“恩,走了,事情我是说了,成不成就不知道了”金清平叹了一口气道,确实,这事是有压力,毕竟到了他那个位置的人谁要不是吃醋的,谁上面没电人,没点手段了。就刘明强听小道消息得来的就知道省长周长雄的后台便是一个中央政治局常委,而党群书记李向阳也是在中央有着深厚的关系,而听外面的传言,好像金清平一直是一个实干派,在上面并没有什么人。虽然这些都只是谣言,但是空选来风,并不一定是没有一点根据的。
“没事,金书记,几位叔叔都是和您有着深厚感情的,能帮忙的他们一定会帮忙的”刘明强当即安慰道。
“呵呵,你这小子,想问题不要想着这么美好,你别看他们今天在这里说话说的很漂亮。官场上的人是利益至上的,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是不会为了多年前的一个老友去欠别人的一个人情的,老万和老高都不太靠的住,就算他们愿意帮忙,起到的作用也不到。这是主要靠老李了,老李这家伙还是挺重感情的,倩儿那丫头在这里读书一直都是他在照顾”金清平笑着说道。
“那些东西送过去了没有?”刘明强弱弱的问,他知道送东西本来是自己应该做的,但是自己却睡着了,所以有此一问。
“呵呵,他们两个的我都叫他们司机上来搬下去了,至于老万的,明天你送过去吧,对了,你明天找个时间把这些钱又存进去吧”金清平说完把那三个包又递给了刘明强。
刘明强暗惊?难道两人没收钱?还是因为什么?但是事情的真实性只有金清平知道,金清平不说,刘明强也不会傻傻地去问,有时候好奇心太强也并不见得是件好事,起码刘明强知道,可以告诉自己的金清平绝对会对自己说的,而没有说的,则说明这些事情是不该自己知道的。
“好了,你也累了,别强打着精神在这熬着,对身体不好,没什么事情了,早点睡吧。我明天上午还有些事情要办,你把事情办好之后便直接去机场等我吧”金清平走到房间门口又回过头来对刘明强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办事情明显是去找关系的,难道金清平还有什么秘密的关系?不过这个事情刘明强知道自己没权利知道,在下面的那些官员中假如自己在上面有个关系那是必须得宣扬出去的,因为一旦宣扬出去自己有后台那就预示着好事都会落到自己身上。而到了金清平这个级别,有关系有后台也都是中央的一批老头子,而这些老头子最怕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怕谁知道自己和下面哪些人有联系,他们可都是处在全国人民的监视中的,所以这些关系不到万不得已是没人会说出来的,金清平这么隐秘不是没有原因的。
刘明强冲进浴室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然后倒床就睡,这些事情他都不愿再想,想来想去除了头痛之外对金清平的事情没有任何一丝的帮助。省长秘书?哈哈,那可是个正处级啊!刘明强在意中睡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刘明强看看钟,都已经是九点多了,刘明强吓了一跳,一拍自己脑袋暗道:“差点误了事情”。
起身快速的洗漱了一下,去了金清平的房间,把一些东西收拾了一下,其中包括八包极品黄鹤楼的烟,还有一包碧螺春的茶,这些可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啊。刘明强扛着那一箱子土特产,手里提着四个包到了前台退了房后,打了个车,按照金清平给的地址把箱子送到了老万的家,老万不在家,是他老婆开的门,当得知刘明强是金清平的秘书时老万的老婆招呼刘明强进去坐一会,人家虽然客气,但是刘明强不是不懂味的人,连忙推辞后出了门,找到一个就近的银行把钱存了。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随便找了家饭店吃了顿饭。原来还想回母校看看,但是没想到这么紧,便直接坐车去了机场,两点的飞机,时间已经不多了。
堵车,这是北京常有的事情,刘明强坐了四十分钟的车到了首都机场,看看时间也快到了。却没见金清平,刘明强打电话过去,金清平告诉他说马上就到了,路上堵车。
刘明强就在机场的进车口停车场的位置等着,小车一般到了都会停在这转弯的。
不到十分钟,一辆车停在了刘明强的身边,金清平从车上下来,然后对刘明强调道:“走吧”。
刘明强怎么都能觉得这车有点奇怪,回过头一看车牌,只见开头几个便是“京ET”,后面是什么就不重要了,“京ET”,在北京呆了这么些年刘明强还是知道的,这个号码在北京可不常见,但是也不是最的,这是国务院一些退休的老干部的车,但是往往就是这些退了休的老干部有时候说话比在职的更,现在就退休的那都是一些天王级的人物,这些都不足以引起刘明强的惊讶,惊讶的是这两看起来比较普通小轿车却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下挂着黄色字体警备牌,黄色字体警备牌是一级警备,发行量不多,多数用于国家、中央政治局、军委专用开道车,但是也有一些用于一些离休的曾经国家一级干部的私车上,就这个警备牌足以令无数人膜拜了。刘明强是真的不知道金清平竟然还认识这样的人,看来这人和金清平的关系非常的隐秘,起码昨天的那些人就不知道,不然对待金清平绝对不是这个态度,能挂这个警备牌的离休干部车那曾经绝对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而现在,也绝对有这个能力。
“走啊”金清平看着刘明强惊呆的摸样,拉了一把。
“哦”刘明强回过神来结果金清平手中的提包跟着金清平进了检票大厅,经过一系列的安检,金清平和刘明强终于坐上了位置上,而刘明强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呆呆地想着那个警备牌。
“你小子在想什么呢?一路上都是这样”金清平笑着拍了一下刘明强的脑袋道。
“没???没什么”刘明强现在看金清平的眼光都不同了,开玩笑,认识这样的人那这个省长不是稳当了。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见你小子看见那个车之后就开始发呆了,怎么啦?那车有什么奇怪的吗?”金清平笑着问道,显然,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车不奇怪,可是那个车牌和上面挡风玻璃下面挂着牌子很奇怪”刘明强憨憨地笑了一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确实,一般那些人物坐的车确实从外观上看起来不是很。
“哦?挂着什么牌子?”金清平显然是不知道,皱了下眉头问刘明强。
“黄色的警备牌”刘明强如实的说着。
“哦?嘿嘿,这我倒没注意,我还以为就一般的车呢,难怪对我说道机场经常堵车他派辆车送我要快些啊,原来上面挂了这个啊,哈哈”金清平听后脸色一变,随即自嘲似的笑了笑后道。
“开玩笑,这车开出来就算是横着开交警也不敢拦啊,肯定快些啊”刘明强在心里嘀咕。
金清平看着刘明强充满疑问的眼睛后,慢慢地说着:“你啊,还是对有些事情太好奇,你要知道,有些事情知道了对你有好处,但是有些事情没好处。今天我去见的是我父亲当年参加战争的一个战友,我父亲在打战的途中去世了,很多年以后我在我父亲的一些遗物中发现了一些照片和一写日记,当中多次提到过一个人的名字,看起来两人关系很好。而这个人的名字和中央的某位领导的名字一样,虽然当时有过想法,但是却不敢去明确是不是。后来这位领导退休了。今天这事关键时候了,我就想着去试一试,结果,呵呵,还真是。明强啊,我年轻的时候和大多数的人一样,只注重实干,认为拉关系拍马屁都是歪风邪气,到了现在我才知道在上面没有关系没有后天是寸步难行,要不是我在江南省发展了这么多年,根深蒂固我早就被人给下了课了。这次人大对于我来说是个关键时机,五十来岁对于副部级干部来说是个尴尬的年纪,不能上就只有下了,所以这次我便只有拼一拼了。这些话我只对你说,是想你多学点东西,不过你要记住,当官的人,就算是对自己的家人,也得只说三分真话,打太极拳才是当官的说话方式,而且对于一些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千万不要下定论,知道吗?”金清平突然凝重地刘明强道。
金清平当真是把刘明强当成了自己的接班人,随时都不忘把一些心得告诉刘明强,刘明强也在努力的学习着。
“嗯”刘明强点了点头。
“我当年吃过一些亏,所以不想再让你吃亏了,所以你遇到一些关系的时候就要使命的抓住,在官场上就是就一个原则,不进则退。昨天我要你和老万拼酒,就是要你和他碰混过脸熟,不过倒是没想到他却下了个承诺,他那人对承诺倒是还蛮认真的,现在你可能不会用到他,或者说你这一生可能都没机会用到这个关系,但是当那一天你需要这个关系的时候说不定这个关系会帮你很大的忙”金清平想起老万的醉酒后的摸样笑了笑道。
“他们和我不一样,虽然是同一辈人,同样的起跑线,但是他们在上面都是有关系的,他们的上一辈人在上面都不是一般人,我这个草根百姓是注定赶不上他们的”金清平突然笑了笑道。
刘明强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也默认这个观点是对的,古时候就有你一句话嘛“朝中有人好做官”,只要中国永远实习这种官员任命制这种情况就永远存在。
飞机降落在林阳机场,出了机场门老王就已经在等候了,在上飞机前刘明强就打了电话给老王,说好了自己下飞机的时候要老王在这等着。上了车先送金清平回了家,因为认了干爸干妈,刘明强倒也没以前那么客气,直接上了楼准备吃了饭再走。
金清平显然今天很高兴,拿起上次的那种药酒和刘明强对饮着,倒是在一旁的金倩依旧对刘明强爱理不理的。
“明强啊,你明天有没看小说^.V.^请到有时间啊?我是说下了班之后”刘少芬对刘明强道。
“没什么事?妈,您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这样的,金倩这丫头决定住单位宿舍,我也觉得应该让她一个在外面多锻炼锻炼,这丫头就是太娇气了,你明天没什么事情就过来帮她搬点东西”刘少芬瞪了金倩一眼后道。
“不用他帮忙,妈,我自己能搬”金倩丝毫不理会刘明强道。
刘明强倒也懒得和她计较,笑着对刘少芬道:“好的,妈,我下了班就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