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官场风月(全本)-7

  

正文 【029】 “兄妹”之间的恋情?????
1:31:31 本章字数:5285

离开了金清平的家,刘明强便就打了个车回到公寓,这两天也确实够忙的,刘明强感觉现在全身的骨头就像是散了架一样。洗了个澡,就倒头大睡。直接睡到第二天大清早。
秘书每天的工作其实也差不多,早上七点起床,然后坐上老王的车去接金清平,再然后便是和金清平一同去省委省政府食堂吃早餐,接着便是正式上班,其实上班的时候秘书要做的事情并不多,接待客人,替金清平跑腿,再然后便是写一些演讲稿、讲话稿、总结稿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其实千篇一律,没什么大多值得伤脑经的地方,接着下午下班后送金清平回家。这是固定的事情,不固定的事情就多了,出席宴席、金清平私下安排的一些任务,还有就是像上次去北京一样的这种类似的事情。看起来好像秘书要做的事情并不多,但是其实海了去了,刘明强感觉自己自从当上了金清平的秘书后就再也没有休息过一天了,不过刘明强倒是蛮喜欢这种滋味的,起码充实。刘明强现在就期待这金清平当上省长的那一天,省长的秘书和省委副书记的秘书那是两种事情。虽然金清平现在在省委省政府里面也算是实权派,但是真正要算起来的话来金清平这里走动的官员在省委书记、省长、和党群书记几个里面算是最少的,毕竟前三个那是省委省政府系统的前三把手,掌握着实权,而金清平虽然在常委会上占有一席之地,但是手上的权利毕竟有限,一些不够资格上常委会讨论的事情金清平便插不上嘴,他也只能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也就是来金清平这汇报工作的基本上都是商业这个系统里面的官员。
如果金清平摇身一变变成省长,这个局面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刘明强这些脑袋里面全部都是这个事情。有时候刘明强也会认为自己其实不够成熟,不够稳重,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那种境界,就算是有也做不到不把自己的心情放在脸上这种本事。而反观金清平,却做的很好,随着人大在即,整个省委大院里面都洋溢着一种紧张的气氛,但是金清平却依旧每天做着该做的事情,态度依旧和以前一样,上班的时间非常的严肃,下班后依旧是笑的。人大的事情从来就没见过他谈过。
第二天下班刘明强跟着金清平回到了金家,他可是答应了刘少芬今天替金倩搬家的,虽然金倩看起来并不领情,不过刘明强承的是刘少芬的情,与金钱无关。
“明强啊,你来了啊,你把金倩这一大堆书给搬到下面去”刘少芬一见刘明强过来了便道。
“搬家搬这么多书干嘛?”照刘明强把衣扣解开一把抱住一大堆的书准备走。
“金倩说她当了报社的记者,感觉自己的文学功底不够,要多看看书”刘少芬一边笑着一边道。
“哦,那倒也是,他们那行的没点真本事还真不行”刘明强搬着一大堆的书走到老王的车子后面把后备箱打开,一股脑的把书放在后备箱里面。
这是见得金钱提着一个大箱子从楼上下来。
看着这个比金倩人都矮不了多少的大行李箱刘明强顿时觉得崩溃,想着自己从北京到明阳市然后到林阳市工作,一路辗转这么多身上带的也不就是几件衣服而已,而这金倩,家就在这个城市,却搬这么多的东西,刘明强心里暗骂道这个女人估计是脑袋秀逗了。
“我说大小姐,你这是要离家出走还是怎么的,带这么多的东西,用得着吗?”刘明强跑过去接过拉着非常吃力的金倩手里的行李箱扛在肩上道。
“你管得着嘛你,搬东西就搬东西,啰啰嗦嗦”金倩见刘明强背上了这东西,长吐了一口气。不过她不但没领刘明强的情反而嫌刘明强啰嗦。
“好好好,金大小姐,我小老太婆行了吧”见自己自讨没趣,刘明强也懒得理这个疯女人,直接把行李箱塞进了后备箱。
然后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座,等着金倩自己上来。
金倩自顾自的坐在了后面,也不理会刘明强,直接叫老王把车往省报开。
金倩不说话,刘明强倒也省的耳根清净,一边和老王说着话聊着天,一边稍微注视着金倩只见金倩正怒视着自己,刘明强倒觉得好笑,是她不理自己的,结果自己不招惹她了她倒准备发火了。还真是个一点道理都不讲的大小姐啊!
道了省报,刘明强把车上大包小包给卸下来之后,递了根烟给老王,叫老王不用等自己先回去。他知道这丫头绝对是个会惹麻烦的主,这搬家她不把自己累死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结果还真是,刘明强自觉的是男的,当然的挑重的抗,把那个偌大的行李箱抗在肩上,结果金倩倒好,什么东西都没提,打着空手走在前面还冷冷的道:“跟紧点,等下走丢了我可没工夫去找你”。
气得刘明强正的想冲过去一掌拍死她,但是暗暗告诫自己,好男不和女斗,慢慢的把怒火给压了下来。
金倩的房间在五楼,这可把刘明强给累的够呛,一连爬了四次才把那零零碎碎的东西给全部搬到了金倩的房间里。
最后一趟,刘明强把东西搬上去后直感觉呼吸都困难,双腿发软,刘明强把东西放在地上,直接躺在了金倩的床上,出气不赢。
“刘明强,你是个猪啊,赶快给我起来。我刚铺好的传单,你一身全是汗,快点,给我起来”这时从洗手间出来一手拿着抹布的金倩一看到全身是汗的刘明强壮正躺在自己刚铺好的床单上就气得吐血。
刘明强就是那种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对于金倩的喊声他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躺在床上。
“刘明强,我数三下,你给我起来,不然,我要你好看”金倩一手叉着腰,一手拿着抹布指着刘明强道。
刘明强岂是怕威胁的人,没有理会金倩。
“好,好你个刘明强,你诚心作对是吧,一”
“二”
当金倩数到二的时候刘明强终于动了,金倩松了口气,心里暗道,假如刘明强真的不动的话自己真的不能拿他怎么样。谁知刘明强动是动了,只不过是从面对着金倩的姿势该了个方向,变成屁股对着金倩,继续躺在上面。
“刘明强!”金倩终于暴动了,拿着抹布就朝刘明强扑来,一把扑在刘明强身上,手上的抹布也不管是不是干净的,一个劲的朝刘明强的脸上擦。
“呸???呸????”刘明强一反应过来便感觉一个人扑在了自己身上,还没感觉到这身上的身体有何特点呢就先感觉到了自己脸上有着一团臭烘烘的抹布。刘明强伸出手一把抓住金倩的手,可是金倩那肯就范,在刘明强身上扯来扯去,最后直接被刘明强给压在了船上,两只手两只脚皆被刘明强给控制住了。而当两人停止了动作看着这一幕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火爆了。而刘明强也觉得这个姿势好像比较眼熟,似乎在哪见过一般,最后经过努力地思索一番之后,终于想起,这个姿势是日本“动作片”里最常见的动作,也是最经典动作。想到这当即懵了,心里暗道:“我怎么就潜意识里做出了这个动作呢?娘啊!我这次是真的摸了老虎屁股了,死定了”。就在刘明强可怜地乞求着老天的眷顾的时候金倩正等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刘明强,而眼睛里面,全是怒火,刘明强看着这双眼睛,直感觉着怒火全部烧在身上,火一样的烫。
金倩动了,金倩真的动了,只见金倩抬起头慢慢地靠近刘明强的脸,刘明强呆住了,怎么回事?这丫头转信了?难道被自己一压焚身了?怎么会突然之间亲自己?就在刘明强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突破云霄的尖叫声传了出来。
在整栋公寓楼颤了三颤之后,接着便是无数人从房门伸出脑袋往外面瞧,当众人确定不是地震之后便又收回了脑袋关上了门。
而此次时间的始作俑者刘明强现在却正嘟着嘴一手拿着纸巾止着自己那不断冒血的脖子,一边咬着牙齿望着金倩。”看什么看,想吃本小姐豆腐,这就是后果”金倩一便继续忙着擦着家具一边对刘明强道,而对于刘明强的伤,金倩直接选择了无视。
“你好毒”刘明强压着牙齿冒出了三个字。
不过这只是个片段而已,刘明强在金倩那呆了三个多小时,在帮金大小姐把房间里的家具按照排列组合般以各种位置各种搭配统统都移动了一遍之后,刘明强终于接近崩溃。
“恩,好了,就按照这样摆吧”金倩拍了拍手,满意地看着家具的摆设。
刘明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之后终于长吐了一口气后道:“终于好了”,结果回头一看,他真的想直接把金倩给扔下去,原来这个让金倩满意的摆设方式就是两人刚进来的时房间原本的摆设,一样东西都没有变动。
“金倩,你是成心耍我是吧?”刘明强真的怒了。
“啊???,没有没有,我是真的觉得这样比较好看,要不,我请你吃饭”看着刘明强发怒的样子,金倩没来由的觉得有点怕,于是笑着对刘明强道。
刘明强本来想说没兴趣的,但是随即想想还是算了,自己犯不着和一个女人计较。便黑着脸道:“快点走”。
和金倩的吃饭最后以刘少芬的一个电话而告终,刘少芬打电话过来叫两人回家吃饭,于是八点多的时候这对“兄妹”便搭了个车往金家赶。
当已近家门,刘少芬看着刘明强脖子上的齿印问是怎么回事时,刘明强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回答道是被一只疯狗咬得,气得金倩在旁边直剁脚。而刘少芬接下来的回答更让金倩想自杀,刘少芬盯了这个齿印半天,最后说出一句:“记得一定要打狂犬育苗,要是真的感染了那就不得了了”。
金倩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个妈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实在对刘明强和刘少芬两人的对话听不下去了,一声不吭的坐下来直接拿着筷子便开始吃饭。
当然,整个事件都只是个插曲,离人大越来越近了,正格省委大院都紧张,刘明强也紧张,他在紧张金清平能不能成为省长,假如金$$清平真的成为了省长,那么便有了实打实的实权,而再加上金清平本来就良好的干部基础,那么金清平便可以在江南省这一亩三分地“为所欲为”了。当然,刘明强想的是自己,无论是自己现在一个秘书身份还是以后被外放了,金清平都是刘明强的靠山,这点,刘明强是认识的非常的清楚,对于刘明强来说,金清平就是他最根本的政治资本。

正文 【030】 意料之外的结果
1:31:32 本章字数:7990

如是,过了数日,这天刘明强坐在办公室里接到谢建国的电话,“喂,刘秘吗?我是谢建国啊!”。
“哦,是谢市长啊,请问有什么事吗?”因为是在办公室,所以刘明强说话不可能完全的毫无顾忌。
“是这样的,我想把手中的工作规划交给金书记看看,不知道金书记有没有空啊?”谢建国问道。
“哦,你稍等一下,我问一下”刘明强走到金清平的办公室门前,对金清平道:“金书记,常阳市副市长谢建国想叫份工作规划给您”。
“哦,让他现在过来吧”金清平哦了一些也没抬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刘明强回到电话前面对谢建理国道:“谢市长,金书记让您现在过来”。
“哦,好的好的,谢谢刘秘书了”谢建国闻言有点欣喜。
“不用谢,您最好快点”刘明强提醒了一下。
“好的”
刘明强在心里暗道,这谢建国直到现在才来表决心看来是下了很大的勇气才来的啊。这官场里最重要的便是站好队伍,一旦站错了队政治生涯也就完结了,而站对了队伍则是飞黄腾达啊,古人不说说过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鸡犬都升天,何况人呢?所以关键就在于跟的这个人会不会升天。金清平现在在常委会里面有着一定的决定权那是因为他有着几个盟友,这种盟友的关系和周长雄、李向阳的阵营性质不相同,支持周长雄和李向阳的那些人都是他们的下属,他们都是从属关系,也就是站队。而金清平和那几个常委只不过是一种利益共同体,在官职上是一样的,这样便就没有太多的约束力,或中方式说就是这种同盟关系并不牢靠。所以在周长雄、李向阳甚至于整个看穿了整个事情的人的眼里,都不是太看好金清平。有句话叫做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何况金清平的这种同盟关系呢。一旦金清平没了同盟的存在,他就变成了一个没有实际话语权的副书记而已。所以对于谢建国进行的这场“豪赌”所进行的准备工作久一点刘明强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而至于谢建国为什么不跟着省长周长雄亦或是看起来比金清平更有希望的李向阳,据说谢建国是一直跟着阳林天的,现在阳林天要走了,而以前自恃跟着阳林天,一直不买周长雄和李向阳的账,这才在阳林天走了之后无奈地选择跟随金清平。
没过多久谢建国便到了办公室。
“刘秘,你好啊!”谢建国进来就和刘明强握着手。
“呵呵,谢市长客气了,快点进去吧,金书记在等你,注意时间,金书记等下还有个会要开”刘明强笑着提醒了一下。
“好的好的,那我先进去了”谢建国朝刘明强笑了笑后便进了金清平的办公室,至于办公室里在谈些什么刘明强不知道,估计是金清平在对谢建国考核吧。
没过多久谢建国便出来了,脸上很平静,没有太多的欣喜之色。
“刘秘,我就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谢建国笑着对刘明强说了声便出了办公室,有许多事情在办公室是不能上说的。
还有半个月便就是人大了,按照政府部门的惯例,一般都会在人大前半个月的样子内定上面选定的新政府班子成员,一般都会在前面加个代字,等人大过了之后再把代字给去了,人大其实也就是做个样子罢了。
刘明强时候走出去都是感觉传的沸沸扬扬的,大家基本上传的都是周长雄接任省委书记,而李向阳则任省长,还说什么这是内部消息,刘明强心里暗道假如你真的连这种消息都有那你还在这省委里面打杂?当然,八卦的人自有说八卦的乐趣,这没人管的着。
又过了三天,这天好像一辆挂着“京”字的小轿车开到了省委大院,接着刘明强面前的电话便想了起来了。
“喂,是金书记办公室吗?”
“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刘明强道。
“我是何英杰”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何英杰?这个名字对于刘明强来说并不陌生,这是省委秘书长,省委的总管家。职位与金清平一样,秘书长这个职业的性质就决定了他一定是跟着省委书记后面走的,所以金清平和他的关系也不是太好,刘明强也见过,只不过人家堂堂的省委秘书长哪会认得刘明强这个小秘书,不但这个何英杰,整个省委省政府里面,除了金清平外,绝对没有第二个部级干部会认识刘明强,不过厅级干部里面认识刘明强的倒是有几个,不过这些人都是金清平一系的人罢了。
“何秘书长您好,我是金书记的秘书刘明强,您有什么秘书请讲”刘明强客气的道,毕竟这省委里面工作的除了那些干部外又谁敢不听省委秘书长话的,特别是秘书处这种直接属于省委办公室管辖的部门。
“哦,是刘秘书啊,你好,请你转告一下金书记,请马上到小会议来,请记得转告,是马上”何英杰突然对刘明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记得以前刘明强跟着金清平遇到过何英杰,何英杰只是一般应付似的和金清平打了下招呼,更别说和刘明强说话啦,而今天这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弯,令刘明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不过听的何英杰的语气倒是颇为严肃便也不敢多想,立即跑到金清平的办公室门前道:“金书记,刚刚何秘书长来电话,说要您马上到小会议去,说的好像很急”。
“哦?难道出了什么大事了?明强,你拿着我的公文包跟着我去,万一有什么突发事故发生咱们也好多个人做些准备“金清平沉吟了一下后便对刘明强道。
其实一般的开会刘明强都不会带刘明强去,除了那些需要记录的会议,因为没必要带一个秘书去开会,而且刘明强也根本不想去开会,坐那里完全是煎熬。见到金清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刘明强本能地以为是大事,便提着金清平的公文包跟着金清平往小会议赶。
到了小会议门口,只见何英杰正在望着这边,看到金清平过来,一把握住金清平的手道:”金书记您好啊“。
估计不但是刘明强,就连金清平都被何英杰这一下热乎劲给弄懵了,不过金清平到底是金清平,不是刘明强能比的,金清平脸上只错愕了一下便恢复正常,笑着握着何英杰的手道:“和秘书长,您好,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事先都没有会议通告?”。
“嘿嘿,金书记,这事不能怨我,组织部的欧阳副部长正在里面等您,您还是先进去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估计是好事,您可是他来第一个点名要见的人啊,金书记要是不嫌弃老弟的话今晚老弟我做东请您一定赴宴,哦,刘秘书也记得一定要赏光哦”何英杰小声对金清平道。
“哈哈,和秘书长客气了,既然这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先进去了”金清平听着何英杰的话之后,刘明强敏锐地感觉到了金清平眼角颤动了两下,然后便恢复了股波不惊的表情,和何英杰客气了一番之后便推开门进了小会议室。
刘明强在一旁细细地揣摩着何英杰的话,这类人物之间的谈话一般都是话里有话的,这是刘明强一直想要学习的地方。听何英杰的话好像是组织部的欧阳副部长来了,这个时候组织部来人肯定是选拔新一届的的领导班子,而组织部下来一般都是已经上面选好了人,来个组织部的人到下面来,找选定的人选谈一次话,然后呢,再召开一次常委会宣布上面的任命。刘明强心里暗喜,看样子金清平真的当上了省长了,刘明强强忍着笑意,忍的脸都颤抖了,不过随即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何英杰刚刚不是说了是第一个找的金清平吗?这事需要推究,假如金清平是任命为省长的话那不可能不先找现任省长周长雄谈话,不管周长雄是任省委书记还是调走,理应都会先找周长雄谈话,然后才会找金清平谈话,而现在显然不是。刘明强陷入了沉思,突然想到了何英杰的态度,这个省委里面的老人精肯定是嗅出了什么味道才突然对金清平这么客气的,不过这家伙直属于省委,上司就只有省委书记一个,连省长他都不买账怎么会突然之间对金清平这么好呢?难道是?刘明强突然意识到了一股问题的存在,眼睛瞪的老大。
“刘秘书啊,我记得你是今年才分配过来的吧?”这时何英杰笑地走向刘明强身边。
“是的,何秘书长,我是今年新招的公务员,进来才两个多月,快三个月了”刘明强恭敬的道。
“哦,不用这么约束,我们只是聊聊天。刘秘书啊,才刚刚分配来就跟上了金书记你前途不可限量啊,小伙子,要努力啊,你现在是什么级别了?”何英杰突然问道。
“我还是办事员,科级”刘明强挺尴尬地道,在一群部级干部里面混,而自己竟然只是个科级干部,说出去人都笑死。
“哦,过两天把你调到秘书处认主任,处级”何英杰笑着道。
“不是?不是副处级吗?”刘明强惊讶地问道,他记得这个位置正是以前自己在秘书处的那个高主任的位置,他记得是副处级。
“副处级?哦,你错了,我说的这个是秘书处的副处级,并不是那那个秘书二处或者说是综合秘书处的主任,小伙子,好好干,将来有前途”何英杰笑着拍着刘明强的肩膀,刘明强当即愕然,怎么一下就要把自己给提到那个位置啊?秘书处的主任,确实是正处级的干部,而且这个位置都是内定的,就是这个位置一般都是由省委书记的秘书来坐的,怎么轮到了自己,难道?真的是这样?刘明强再次被自己的猜想吓到,再看了看了何英杰的笑脸,刘明强算是肯定了这个事情。
“何秘书长长,谢谢您的提拔之恩”刘明强当即恭敬地对何英杰道。
“呃,不用这样,这是正常的程序,是组织上的安排”何英杰有点严肃的道,但是刘明强知道,对于自己的奉承何英杰是肯定心里欢喜的。
“对不起,何秘书长,我坚决付出组织上的安排”刘明强肯定的道。
“对嘛,年轻人,要相信组织”何英杰又恢复了一脸的笑意对刘明强道,刘明强在心里暗道这些人怎么一个个变脸比翻书还快啊,金清平是这样,这个何英杰也是这样,看来这还是一门大学问啊!
刘明强和何英杰在门口聊着天,大概过了有一个多小时左右,小会议室的门被打开,只见金清平当先打开门,然而却没有当下出来,而是拉开门让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出来,两人一边笑着一边说着话,刘明强暗道这个人估计就是组织部的副部长了,等这个欧阳副部长出来之后金清平才能出来,后面跟着两个人,应该是组织部的人。
“何秘书长啊,今天就麻烦你安排一下中午的就餐,欧阳部长可是难得到我们江南省一次啊,一定要尽好地主之宜啊!”金清平一脸笑意地对何英杰道。
“那是肯定的,我现在就去安排”说完何英杰便往前走了去。
“欧阳部长,这边请,咱们也不搞特殊化,就在省委食堂,这绝对不影响组织纪律,我们江南省的烤鸡可是天下一绝啊,今天就让各位组织部的兄弟好好尝尝”金清平一边带着欧阳部长往前走一边道。
刘明强跟着金清平,看着金清平的态度就知道这事肯定是成了。
当出了省委大楼时,金清平对刘明强打了个眼色,刘明强赶紧跑到金清平跟前。
“我现在先去陪欧阳部长吃饭,你中午自己安排,下午两点在办公室等我就行了,接下来会比较的忙,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金清平在刘明强的耳边轻轻的道。
刘明强郑重的点了点头后把金清平的公文包递给金清平,然后等到金清平和欧阳部长往食堂方向去了之后刘明强才转身。刘明强现在可是不是一般的高兴啊,他曾经做过最好的预想也就是金清平升任省长,可是没有想到最后的事情竟然是金清平摇身一变变成了省委书记,估计这下省委大院掉眼镜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吧,不知道省长周长雄听到你这个消息后是什么表情,刘明强嘿嘿地笑着。
突然想起谢建国和高进平这两个人,心里暗道,这两个人这次算是真的压对宝了啊,哈哈,想到这刘明强立即拿起电话给吴明华打了个电话:“吴厅长啊,我是明强,您好”。
“吴厅长,中午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我请您和高部长在金陵酒店吃顿饭,请务必赏光啊,上次你们请我这次一定要我请了,好好,现在就去吧”刘明强呵呵的道。
刘明强当然不会这么天真的真的是想回请他们一顿而已,对于金清平担任省委书记这个消息目前知道的人估计除了何英杰就是自己了,但是今天中午金清平和欧阳部长吃过饭之后估计就会有不少的小道消息传出去了,刘明强当然要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先给这几个透消息,虽然这个消息并不是什么机密,但是对于当官的人来说,早一分钟知道这种任命的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结果的,这个人情刘明强当然要卖,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啊!
刘明强步行到了金陵酒店,然后订了一个包间,然后在里面等着吴明华几人,不一会儿,两人出现在了包间,哦。不,是三人,谢建国也在内,刘明强是真的不知道这谢建国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阳林市。
“明强老弟,你这可不够意思啊,请客竟然都不叫上我”谢建国看到刘明强便道。
“哈哈,我哪知道谢哥您竟然也在阳林啊”刘明强也是一脸笑意的招呼几人坐下。
“我刚好在阳林有点事情要处理,这不,听老吴说你今天中午请吃饭我便立马过来了”谢建国笑呵呵地道。刘明强暗道这个谢建国的副市长还真是当的爽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倒有三百天都呆在阳林。还是当领导好啊,起码不用向谁请假,想走就走,不像自己这个当秘书的,天天都得跟着领导跑。
“老弟,怎么想起今天中午请我们吃饭啊,我们还准备晚上叫上你一起出去打打牌呢”吴明华笑着道。
“嘿嘿,今天上午发生了点事情,我想这件事情可能对你们有点用处吧,所以就想来通知你们一下,咱们先点菜,等下边吃边聊,今天中午说好了所有消费都算我的,你们谁都不准和我抢”刘明强招呼过来服务员,让众人点餐。刘明强始终记得一点,自己只不过是个秘书,所以说话做事,无论对谁都保持着三分的恭敬,这是给以后留退路,他可不想在当秘书的时候就把整个江南省的官员都得罪个遍。
几人听了刘明强的话后都是眉头紧锁,心里在想着到底什么事情值得刘明强这么着急的来通知自己几人,但是刘明强不说几人也不好强问。
当吃放吃了一半的时候。刘明强终于慢慢的说道:“我也不掉几位老哥的胃口了,今天上午中央组织部的欧阳部长到了省委,直接在小会议室里召见了金书记,欧阳部长可是第一个召见了金书记哦”刘明强话也不点破,就像何英杰对金清平说话时的语气一样。
刘明强话一说完,吴明华三人顿时瞪大着眼睛看着刘明强,这话刘明强这个刚进省委三个月的菜鸟都听的出来又何况这些起码都在官场混了二十多的年的官场老油子呢,半响后高进平结结巴巴的道:“真的?”,显然他是不相信这是真的,金清平当了省委书记这个消息的确是让人震惊,当然,刘明强现在倒不觉的震惊了,金清平在北京后那样的“手眼通天”的人,这个省委书记倒不是很意外。
“几位老哥,这个事情是真的,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我能也不知道,我只是和几位老哥说说这个事情罢了,谢市长和高部长下午应该还有事情还有事情要忙吧,那我就不敬你们俩的酒了,至于吴厅长,今天中午咱们可要好好的喝几杯了”刘明强笑着道,他知道,这个消息说出来之后谢建国和高进平肯定要回去忙着做许多的准备了。
“那一定,一定”吴明华不同,他一直都是金清平的老铁杆,所以倒不需要做什么,当然,金清平担任了省委书记这个消息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那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毕竟现在大家可都是在金清平这一条大船上混饭吃的。

正文 【031】 第一秘书
1:31:33 本章字数:4648

刘明强的目的便就是把这个消息带到,让在座的人都欠他一个人情罢了,至于说喝酒那只是个借口。稍微和吴明华喝了几杯之后刘明强便回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是不见金清平,刘明强估计金清平还在陪欧阳部长喝酒,看着办公室,刘明强笑了笑,过两天就要换到省委一号办公室了,刘明强不禁感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一生注定是要官运亨达,从今省委大院到现在的省委书记秘书、江南省第一秘书仅仅只花了三个月时间,而反观和自己当时同时呆在秘书办公室的那些人?刘明强不禁苦笑,或许那些人这一生都得呆在那个地方,这都是个人的际遇!
这时金清平走进了办公室,看着在发呆的刘明强也是一脸的笑意,过来拍了拍刘明强的肩膀后道:“以后切记好好的把握住自己,这一阵子会有比较的麻烦事,你估计有一阵时间累了”。
“金书记没关系”刘明强回到道。
“恩,做好心理准备,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要记住不要受到一些的诱惑,这些东西有时候是致命的。今天下午会召开常委会,估计在常委会上就会宣布这个消息,这次把阳林天调到了中央,我接了他的位置,剩下一个副书记的位置是上面空降下来的,你记一下,明天下午两点去接新来的省委副书记”金清平显然是从欧阳部长那里听来的的消息。
刘明强拿出本子记好。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刘明强接过电话:“喂,您好”。
“喂,刘秘书啊,我是高进每平,我想向金书记汇报工作,不知道金书记有没有时间”对面传来高进平的声音。
刘明强暗道这个高进平还真是急啊,这才多久啊,嘿嘿,笑着回到道:“您请稍等,我问一下金书记”。
“金书记,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高进平想向你汇报工作,不知道您???”刘明强走到办公室边上问。
“哦,嘿嘿,消息倒蛮快的嘛,估计欧阳部长还得找一些同志谈话,好吧,你叫他过来”金清平愣了一下之后道。
“好的”刘明强退回自己办公桌前面拿起电话道:“金书记要您马上过来”,说完之后金清平又小声的说了一句:“你最好快点,金书记等下有事”。
“好好好,谢谢你了,刘秘书,下次吃饭我做东”高进平说完之后便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没多久高进平便出现在了办公室,刘明强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用手指了指金清平的办公室,笑着道:“金书记在里面,注意时间”。
“好好好”高进平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刘明强,然后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还突然站立了一下,深呼吸两口然后才进了金清平的办公室,看着高进平的样子,刘明强顿时觉得好笑,可是随即想到自己当初见金清平的时候可比高进平还要紧张的多啊。
高进平在里面确实没带多久,出来之后便是笑着和刘明强打了声招呼后就出去了,刘明强猜想,以金清平的此时的身份和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对高进平表什么态,最多只是打打太极拳说说模棱两可的话,然后要等到观察完高进平这个人觉得可以的时候才会找他谈话,这就是领导的风格。
下午,召开了江南省省委常委会议,由于原省委书记阳林天在两天前便就去了中央就职,所以会议由省长周长雄主持,列席的有省委省政府一十二个常委(原先有十三个,走了一个阳林天便只剩下一十二个了“,还有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欧阳民。
“今天这个会议主要是请欧阳部长宣布一下上级领导对咱们江南省领班班子的新成员的任命情况,现在请欧阳部长讲话”周长雄显然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整个人都是萎靡不振,而且脸也像黑包公一样,而同时黑着脸的还有党群书记李向阳。
“嗯,首先我代表中央组织部宣布一下对江南省省委书记的任命,经过组织的调查与讨论,决定任命江南省现任省委副书记金清平同为为江南省省委书记,同时,对于原先班子的其它成员不进行调整,周长雄同志继续担任省长一职,当然,这是要经过人大会之后代表们的选票情况来看的。同时,上级调派了江映雪同志担任江南省省委副书记,江映雪同志会在明天下午到达阳林任职”欧阳部长也不理会众人的脸色,把上级的任命文书放在桌子上,也没有照着脸,只是随口说着。
“组织上对于你们江南省的领导班子是非常的满意的,在阳林天和周长雄同志领导下,你们江南省领导班子做出了不菲的成绩,这是得到上级领导的称赞的。由于阳林天同志因为组织上的安排我离开了这个职位,现在你们江南省由金清平同志来当家,金清平是为老同志了,在江南省干了二十多年,对于江南省的熟悉程度我看在座的都不能比吧,我相信,在由金清平同志领导下的江南省领导班子将是一个有战斗力的团体。哈哈,好了,各位,我今天的讲话就到这,你们继续”欧阳部长来这只是来宣布一下而已,宣布完了便退出了会议室,他知道接下来这里还有话要谈的。
“金书记,恭喜啊,恭喜”第一个说话的当然是原先一直跟着金清平的省纪委书记廖长元和政法委书记蒋青云。
“哈哈,这是组织上的信任,这是一种责任啊”金清平笑着回到道。他这话一说完就感觉到无数要杀死人都额眼光射向他,估计有无数人在心里嘀咕:“娘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这种责任谁不要来背”。
除了跟着金清平的省纪委书记廖长云和政法书记蒋青云以外,其余众人都是没有说话,原先周长雄和李向阳一行的人都是黑着一张脸,而脸色最难看的要数主管组织的副书记林永泉,在林永泉的心里金清平也就是和自己一个等级的对手,或者在他的心里,金清平还算不上他的对手,可是没想到,这一下子原先和自己同一个地位的人一下就爬到了自己的头上去了,这种滋味有几个人受的了啊!而原先属于阳林天现在是散兵游将的那些人则都是瞪着眼睛看着。
“各位同志,上级领导既然给了我这个担子,那么我就得把这个担子挑好,不然就是对不起组织和人民,当然,各位和我都是老同事了,省委领导班子不是由那一个人说了算的,这需要大家同策同力,同时,这个班子也不是哪一个人干活就行了,这是需要经过大家共同的努力。我希望以后大家能过同心协力把上级领导交付给我们的任务完成,长雄同志,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金清平简单了说了几句之后便转向周长雄问道。
周长雄显然是一愣,长雄同志?回过神来才发现人家现在是省委书记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副书记了,于是黑着脸道:“对于上级领导的意见和任命我们是坚决执行的,清平同志的工作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们省政府坚决执行以金清平同志为领导的省委的领导”,周长雄代表着省政府表了决心,这是规矩。
“其它同志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说的”金清平看了看众人一眼后道。
见到没说话便站起来道:“那好,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现在散会”。金清平说完之后便走出了办公室。
刘明强看到金清平春风得意的走进了办公室嘴角微微的笑了笑,当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金清平刚到办公室,跟着的省纪委书记廖长云和政法书记蒋青云就到了办公室,廖长云和蒋青云刘明强虽然见过,但是当时人家不可能抬眼来看你这个小的秘书,所以刘明强便就没有和这两人说过话。
“廖书记,蒋书记,您们好”刘明强见到两人,赶紧过去招呼着。
“哦,刘秘书啊,你好”两人分别同刘明强握了手,这让刘明强当真是感觉造化弄人。
“刘秘书,金书记在不在?”
“在,在,我去通报一下”刘明强赶紧跑过去通报,然后请廖长云和蒋青云进去后便给两人泡了一人泡了一杯茶。
里面不知道在谈些什么,只是知道谈的挺久的,而就在这个时候刘明强接到电话,接过来一看是秘书长办公室的,连忙接起来:“何秘书长您好”。
“小刘啊,金书记在吗?”何英杰的声音传来。
“哦,何秘书长,金书记现在正在会客,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刘明强道。
“没什么事情,只是今天上午的事情请您和金书记说再悄悄的说一下,另外小刘啊,你现在是省委办公室副主任,分管秘书处、信息处、机要局、机要交通处、文印中心工作,你找个时间去办一下手续”何英杰的声音传来。
“那谢谢您了何秘书长,上午的事情我会多提醒一下金书记的”刘明强笑着道。
“那好那好,我就先挂了”说完何英杰挂了电话。对于所说的上午的事情刘明强当然记得,就是今天晚上请吃饭嘛,不过刘明强暗想金清平是肯定不回去的,这种会落人口舍的事情金清平不会去做,而且上午答应估计金清平也是当时没时间来说这个东西,另外可能当时也没想到是省委书记便就答应了。
金清平和廖长元、蒋青云谈了很久,以前这两人虽然说是同盟,但是地位和金清平是同等的,在刘明强当秘书的这么些天就从来没见过两人来过这个办公室,结果今天金清平刚当上省委书记,两人便是第一个到了这个办公室,刘明强不得不感叹,这人啊,还真是势利。
PS:昨天这儿停电,没办法,欠下两章今天补上,也就是说今天是四章,这是补昨天的第一更。只要大家鲜花和推荐的热情不减,小二更新的速度也不会减的,在这要感谢昨天对小二这本书进行催更的朋友,不是小二不理会你们,而是确实是意外情况。假如真的是小儿需要外出不能更新的话,小二会提前向大家请假的。
待得廖长元和蒋青云一走出办公室,刘明强便对金清平道:“金书记,刚刚何秘书长打电话来了,说是等下下班来接我们”。
“哦,你打电话过去和他说一下,就说今天晚上我还有事,就不去了,要他有什么事先在到我办公室来谈吧”金清平听完过后,停下了手中的笔,想了一会儿道。
“好的”刘明强早猜到了这个结果,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了何英杰的电话。
“秘书长,金书记说他今天晚上还有事情,上午那件事就算了,他要你有什么事情现在到办公室来,他在等你”刘明强委婉了一点点道。
“哦???”何英杰那边哦些了一声之后半响没有声音,然后才道:“那好,我马上过来”说完便挂了电话,何英杰是个明白人,金清平对他的态度这样的冷淡很平常,他非常的清楚,自己本来便不是属于金清平这一派的,现在阳林天一走,金清平当上了省委书记,自己才靠了过去,作为一般情况之下,金清平都不可能一开始就变现出对自己的亲热,这事起码要等到自己表了决心之后才能开始谈,想到这何英杰便也没了沮丧,直接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就去了金清平的办公室。
两人谈了也将近有半个小时,何英杰出来之后就是一脸的笑容,显然两人谈的不错。
“小刘啊,记得明天去把手续办了”何英杰笑着对刘明强道。
“多谢秘书长的提拔,我会尽早去的”刘明强赶紧点了点头道。
“恩,那就好,以后更加要努力工作,不然对不起金书记对你的器重啊。好了,我先走了”何英杰小小的拍了一下金清平的马屁之后道。
“秘书长您好走”刘明强把何英杰送到了办公室之外。而且何英杰也丝毫没有继续说请刘明强吃饭的事情,这点刘明强一点也不觉得沮丧。自己是个什么人物?要不是跟着金清平坐上了飞机自己现在还不只是个综合秘书处的秘书而已,何英杰今天上午有此一说也不过是看在自己是金清平的秘书的份上,刘明强倒还真的没有觉得自己在省委省政府这块地方是个人物,最多只能算是个狐假虎威的小人而已。同时心里暗道,难怪有的市局一把手都想想方设法的道省委领导身边做秘书,然后等过几天在下放出去,确实,秘书这个职业绝对是升得最快的职业,而且不要求有什么好的政绩,只要跟对了一个领导这一生都会受用无穷的。当然,这个秘书也要当的如领导的意,不然依旧是白搭。
“小刘啊,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应酬吧?”金清平走出来对刘明强道。
“没有,金书记,您有什么吩咐?”刘明强知道金清平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问这句话的,绝对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哦,也没什么事情,现在已经下班了,今天咱们就不回去吃饭了,你跟我去食堂吃吧,然后跟我去一个地方”金清平道。
“那好,您稍等,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刘明强赶紧的把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又去了金清平的办公桌前把一下零散的文件收拾了一下,再看了看明天金清平的日程安排把与金清平明天所要做的事情有关的资料都放进了金清平的公文包里。金清平有个习惯,就是在每天睡觉之前都会把明天所要做的事情要预览一遍。
刘明强提着金清平的公文包便就跟着金清平到了省委食堂,说是省委食堂,其实省委食堂也就是省政府食堂,食堂的位置是临靠着省委省政府的会议大礼堂的,坐落在省委和省政府两栋大楼中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