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官场风月(全本)-8

  

正文 【032】 机会
-7-22 21:57:25 本章字数:5340

晚饭食堂里面一般都是不开餐的,但是也不排除特殊情况,就比如现在金清平要去省委食堂吃饭,走进省委食堂的时候里面熙熙攘攘的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打扫卫生,当然,这只是大厅。刘明强跟着金清平直接去了三楼的餐厅,说是餐厅,其实就是和酒店是一个摸样的,只是这个酒店并不是每天二十四小时都会开放,得领导预先打好招呼这里才会准备,一般都是招待上面来的领导的,比如像今天的欧阳部长就绝对是在这里面吃的。
刘明强走到三楼餐厅的前台找到一个昏昏欲睡的工作人员,道:“去把你们的总管叫来”。
“啊????我们主管不在这里”这个女孩倒也不是那么没有眼力劲的人,但凡能来到这里的人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这些不可能是她这个隶属省政府事业办下面一个连正式的编制都没有的事业员能够招惹的。
“打电话,把你们主管叫来,两分钟,就说省委金书记来吃饭”刘明强道,并不是刘明强摆谱,而是现在不属于食堂开饭时间,而且这个餐厅是需要提前招呼的,一般的饭局都是由省委秘书长直接安排下来,由这里的主管准备,但是现在人都没在,刘明强这也是没办法,他不可能自己冲进厨房里面去叫厨师煮菜吧,他心里就不明白,金清平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来这一招,在刘明强的记忆力金清平是一个非常的冷静的人,从来都不会特意给手下人找什么麻烦,但是今天的这个事情就明显的有点特殊了。
“好的,您稍等”女孩拿起面前的电话开始拨。
“宋主管,我???”女孩还没说完刘明强就把电话接了过来,金清平还在那边等,所以这事一定要快。
“宋主管,我是金书记的秘书小刘啊,是这样的,金书记今天想在你们食堂吃饭,所以请宋主管准备一下伙食,金书记现在已经在等了,请宋主管最好是能马上赶过来,而且最还预先打电话安排一下厨师们开始准备,因为金书记等下还有一些要紧的事情要办”刘明强也不啰嗦,直接道。
“啊???金书记??,啊???刘秘书,好好好,我马上过来,您让金书记稍等一下,马上就可以上菜”这个所谓的宋主管一听是金清平当即吓的说话都有点颤抖,在这省委省政府的地方,消息无疑是传播的最快的,这个宋主管当然是知道金清平现在已经是省委书记的事了。
“恩,那好,请宋主管最好快一点,麻烦您了”刘明强虽然说话强势,但是也不失恭敬。
“没有麻烦。没有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宋主管挂了电话。
刘明强挂了电话之后才走到坐在一旁笑着看着自己的金清平身边道:“金书记,由于这里已经下班了可能会稍微慢一点,不过应该马上就好了”。
金清平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没过一会儿,几个连制服都没穿的女孩子上了楼,匆匆忙忙的拿着一些桌布碗筷的什么往一间包间里面赶,刘明强看了一下,这个就是所谓的省委省政府食堂的一号包间,一般里面都是省委书记陪客时用的。
忙了一下之后,一个长相很秀气的女孩子走到金清平边上弯着腰道:”金书记,包间已经准备好了,请您跟着我来“。
“辛苦你们了”金清平站起身来跟着这个女孩子朝一号包间而去。
“明强啊,你知道在官场上面拼最重要的两件东西是什么?”金清平坐在桌子前面问刘明强道。
刘明强不知道金清平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一问,他不知道金清平说这话的目的和侧重点是什么,既然不知道那刘明强便也不会乱说,这是刘明强一贯的作风,既然不着调领导问这话的意图他宁愿给领导留下一个青涩不成熟的映像也不会乱说话而说出领导不喜欢的意见来,当即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在官场上面走,就是逆水行舟,你不进则只有退,想永远停在一个位置上享福的话那是不可能的,这个行业估计是这个时代竞争最为激烈的行业了。所以你只能不停地往上爬才能不后退,往上爬需要两样东西,一个是关系,第二是能力,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没有关系,你有再大的能耐没有舞台给你施展你一样都只是白搭,而只有关系而没有能力那也是一样的,领导不会都是傻子,不可能把一个重要的职位给一个没有能力担任的人,因为出了问题第一个要承受惩罚的不是你,而是你的领导,所以才说关系和能力是缺一不可的。我早些年,人年轻,只以为有能力便行了,当然,我刚开始的时候和现在的这种官场气氛不一样,毕竟那时候的大学生还少,我一大学毕业便就进了一个不错的单位,给了我一个施展的舞台,我不停地做事,做出来的事自认也很是成功的,领导也赏识,毕竟会做实事的人领导都喜欢,当我一步步的爬,爬到一定的位置上之后便再也走不动了,因为没有关系。后来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开始尽力的找关系,当然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不然我也走不到今天的位置上来,但是我在这上面吃了亏,走了许多的弯路,我的起点比较高,不是因为不懂得关系的厉害的话我现在也不会只在这个位置上,而且这次要不是动用了那个关系,我想,我应该还在原来的位置上,而且再干一届也估计会列在了内退的名单上了”金清平非常有感触的说了一大段,虽然刘明强觉得这些话金清平是包含着个人感情在里面的,但是大部分的话刘明强还是觉得非常的有道理。
“你刚刚处理这件事情处理的非常好,头脑冷静,做事不慌张,有理有条,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心思细腻还是体现了出来,做大事便是做一件放大了的小事而已,道理都是一样的,这个说明你还是很有能力的,咱们先吃饭,吃晚饭我带你去个地方给你一个任务,这件事情是我多年的一块心病,当年没有能力做,现在只有有能力的”金清平眼睛放着精光道。
刘明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金清平刚刚是在考验自己。那金清平说的要自己做的事情是什么呢?而且这件事情好像还是金清平的一快心病似的,连一个省委副书记都没能力干的事情那就觉得不是件小事,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自己来做,刘明强觉得心里有一丝的紧张,而更多的是兴奋。毕竟秘书的事情大多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刘明强更向往的是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PS:许多朋友都说刘明强升的太快了,小二并没有这样觉得,由于运气好,他一开始便就成了省委办公室的秘书,这是一个比较高的起点了,而且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金清平的秘书,随后跟着金清平成为省委书记而水涨船高,大家都知道,秘书是一个升的最快的行业,但是刘明强现在升的也不快,他只不过是一个秘书而已,大家可能觉得一些实权人物都对他巴结,但是这只是看在金清平的面子上而已,刘明强现在已经只是个处级干部而已,而且处级本来便是省委书记秘书的一个等级,向秦明,是省委副书记的秘书,他便就是副处级,外放的时候才是正处。所以说刘明强升的并不快,这个节奏小二会好好把握的。这是昨天的第一更,接下来是第二更,请大家把手中的鲜花和推荐都给小二,小二需要你们支持。

正文 【033】 孤男寡女共处一房(上)
-7-22 21:57:27 本章字数:4452

当然整个吃饭的事情都只是金清平想出来的一个借口而已,所谓的宋主管也在上菜之前到了一号包厢,在一旁又是倒酒又是倒茶的,有时候刘明强倒是感觉现在的社会好像和古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不一样,依旧是有着金字塔似的等级的。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了,金清平和刘明强坐上了老王的车,金清平吩咐着老王往郊区开,在开到一处空旷地带的时候金清平要老王停了车,金清平步行下了车往前面走,刘明强当即跟上,他当然不会傻傻的一位金清平突然来这里只是散心,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
金清平一直往前走着,刘明强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跟在身后,突然金清平停住了身子指着一处大的厂房对刘明强道:“明强,你知道这是什么公司的厂房吗?”。
刘明强错愕之下抬起头,此时天已经大黑,厂房全是黑沉沉的,谁知道是什么厂房啊,刘明强疑惑的摇着头。
“这是江南省钢管厂的厂房”金清平若有所指的道。
江南省钢管厂?刘明强在心都里咯噔一下,江南省钢管厂创立于1987年,是比较早的一代国营重工业,由于国家的投资力度大,所以发展的比较快。在经济改革中一大批的国营企业都有国字号变成了私有企业,而这个江南省钢管厂却依旧挺立在这里,而且不见有颓败的迹象还成为了整个江南省的天字号国营企业,每年的生产总额达到了两百亿,当然,其中的利润都少不是其中的人就不会知情,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江南省钢管厂在江南省的地位,江南省钢管厂的支部书记职位相当于副厅级,从这就可以看的出来江南省钢管厂的地位,但是刘明强不知道金清平带自己来到江南省钢管厂的厂房前干嘛。
“这只是钢管厂的一个老厂房区,早几年新建了有三个新的厂房区,都是我提出国营企业技术改革方案后建的。当然,这一个是最大的一个厂房。有没有兴趣跟我进去看看?”金清平笑着对刘明强道。
刘明强知道金清平的意思,就是微服私访,所以刘明强也就没有愚蠢的去想着给江南省钢管厂的领导打电话的举动。跟着金清平,两人走近了厂房,厂房的门口微暗的灯管照耀下可以看到江南省钢管厂的牌匾,大门关着,但是没锁,估计是受门的保安睡着了之类的。刘明强跟着推开大铁门让金清平进去。
由于光线不强,刘明强怕金清平率着,便掏出自己的打火机在金清平前面照明。
金清平在一个个巨大的产房前面走过,看着微微有些破旧的厂房脸色稍微有着抽搐,看着金清平这个摸样,刘明强当即想着这金清平肯定和着钢管厂有着某种联系。
“你们是谁?到这来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背后脚步声大作,然后就是几道电筒光照在两人身上,几个保安带着电棒指着刘明强两人道,看着这些人的驾驶估计是把金清平刘明强两人当成偷东西的贼了。
“哦,我们就是进来看看,我家老爷子以前是这里的员工,后来出国了,这不今天下午刚下飞机,就要到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来看看”刘明强心里微微一转便对着几个保安道,而且还走过去给几人散烟。刘明强昨晚这一切之后稍微回头看了看金清平,只见金清平微微的点了点头对刘明强笑了笑,刘明强心里便就有了底了。
“哦,原来是这里的前辈啊”几个保安看着手里的极品黄鹤楼当然不会再傻的认为这两人是贼了,这年代虽然有点黑白不分,但是还没有分不清楚到贼都抽上了这么好的烟的地步,当然,就这根烟几个人也便就彻底的相信了金清平是从国外回来的话的了。
“你们这厂房怎么都破旧到这个摸样了?”刘明强装着皱了眉头道。
“嘿嘿,兄弟,看来你是很久没回来了,近几年,厂里的效益很不好,别说这厂房了,就是我们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啊,我们几个保安还好点,毕竟还需要人来守着这些东西,还没有拖欠我们的工资。那些在厂里做工的人一年基本上只能拿到一半的钱,其余的钱都是厂里的欠条”一说到这几个保安也便就有着委屈的道。
“哦?我记得江南省钢管厂是咱们江南省的第一企业啊,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副摸样了啊?”刘明强不紧不慢地又给几个散了根烟,套着话儿,他明白,金清平到这来绝对不止是看下这么简单,肯定是要调查什么事情的,而这几个保安便是最好的切入口。
“还不是都被领导贪污了,咱们那些厂里的领导最低级的都是看着宝马”这是一个年轻一点保安愤愤不平的道。
“小六子,别乱说话,这位兄弟,这些事情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我们只是保安,责任就是收尾厂里的财产安全,至于那些事情那都是领导考虑的问题,两位,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请出去吧,白天再来看看吧”这时一位老一点的职工看着刘明强的问话稍微有点疑惑,随即喝斥了那个年轻的保安后道。
刘明强笑了笑,也不多说,道了声谢便就和金清平出了厂房的大门,在大门外刘明强还听到那位老点的保安在喝斥道:“小六子,你***脑袋有问题啊,你要愤世嫉俗你***到别处说去,你没听上面的头怎么对咱们交代的吗,你***钥匙乱说话被上面知道了咱们都得卷铺盖走人,真是猪脑子”。听到这刘明强也就知道了金清平带自己来的原因,这个厂子也肯定是有这什么猫腻。
刘明强跟着金清平后面走着,金清平在前面道:“明强,你怎么看?”。
“我觉得这个厂里肯定有什么猫腻,现在虽然国营企业大多都为了增强市场竞争力而改制了,但是钢管厂不同,这是国家重点培育的行业,而且金书记您在位的时候也进行了技术改革和行业的拓宽,据我了解全国同行业的都是进行的如火如荼,而偏偏就这个钢管厂经营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不是经营出了问题,就是企业内部出了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里企业的领导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根据几个保安透露出来的话柄来看,似乎这个厂里的高层领导似乎存在着一些问题”刘明强考虑了一下后道。
“恩,不错,你看的还是很透彻的,这个钢管厂一直都是咱们江南省的第一纳税户,但是从前年开始,这个厂开始出来亏损,第一年亏损了十一亿,去年亏了十八亿,而今年,就上半年便就亏了十二亿了,嘿嘿,再这样下去,咱们江南省这点老底都亏掉。你一定都会拿奇怪我为什么不查,总的来说,我没那个能力,我只是个总管经济的副书记,只能起到领导的作用,我每年都组织查账,但是账面上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个厂的支部书记和厂长都是组织部顶上去的,林永泉那时候跟着阳林天,他们势大,我也阻止不了,而且我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再省里面有人在这支持着他们,每次我强调对钢管厂进行突击检查,但是人还没有组织齐全,人家钢管厂早就做好的准备了。纪委虽然是老廖在管,但是纪委有纪委的办事方法,没人举报上面不下命令是不能乱查的,而且老廖这人不想惹事,所以这个厂我便一直看着它亏损而无能为力,所以现在我要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个厂给我彻底的查清楚,当然,这事得在人大以后,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是召开好人大,等人大过后再来拿这个厂开刀。明强,这段时间没什么时间你就给我好好查查这个厂,当然,是暗中的调查,省委省政府的水很深,我现在都还没有完全试清楚有多深,所以这事现在不亦对外宣布,我给你个任务,也是看看你的工作能力。人大以后,我要你无论如何都给我在这里查出点什么东西来,当然,不需要证据,只需要个大概的猜想就行,另外,你想个办法让纪委名正言顺的给我去查这个厂子,前提是不能闹成重大的社会印象,这算是我对你的第一个考验吧”金清平淡淡地站在车前面对刘明强道,说完之后看了看在沉思的刘明强道:“嘿嘿,年轻人就得有闯劲,这事有些资料你去找吴明华要,他那里都有,当然,可以找他帮忙,但是也不能让他知道。官场里面的人都是官油子,凡是要求稳重,知道吗”。
“知道了,金书记”刘明强点了点头道。
“恩,明白就好,你也不需要有太大的压力,干不好也没关系,毕竟这件事情当年我都没干好”金清平看到了刘明强的沉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金书记,我一定会把你交代给我的任务完成的”刘明强肯定的道。
“恩,好,我们上车回去吧”金清平笑了笑上了车。
送完金清平回家后刘明强便回到了公寓,对于金清平交代的事情刘明强一直在思索,但是他又不是学经济的,一直是学的文秘,文秘和这些完全不就不搭界,而且自己才到阳林市三个月,对于这个钢管厂完全不了解,现在虽然知道这个钢管厂有猫腻,但是他也完全不知道从哪下手,睡在床上一直想着,想来想去还是想着明天去吴明华那弄点关于这个厂的资料。当然,刘明强想到了另外的事情,为什么别的地方都赢利唯独这个钢管厂在亏损呢?看来还是的看看其他同行业的国营钢管厂的情况。说着刘明强便洗了个澡爬到了三楼张云佳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他想着是到张云佳的电脑前查查资料,心里暗道看来自己也得去买台电脑了。
PS:这是补昨天的第二更,今天的能不能即使更新小二不能保证,假如今天的两更没有及时的更新的话就补到明天吧,大家鲜花和推荐都不要太客气了,砸死了小二小二也觉对会含笑九泉的!

正文 【034】 孤男寡女共处一房(下)?????
-7-22 21:57:28 本章字数:4643

刚敲门便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谁啊?”。
“云佳,是我,刘明强,我想借你电脑一用”刘明强在门外说着。
“哦,明强啊,你等一下”云佳回复着。
没多久门便打开了,张云佳一一只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只手开着门,身上也只是穿着一件比较的单薄的睡衣,显然刚刚是在洗澡,随着刘明强从张云佳身边而过,一阵香味萦绕在刘明强的身旁,刘明强真的挺陶醉,心里在想着不知道这是沐浴露的味道还是张云佳的体香呢?随即刘明强强行打断自己继续往下的意。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突然想起来要到这上网了?”张云佳笑着问道。
“没有,我想找些资料,这线些用处”刘明强当然不会实话实说,虽然刘明强知道张云佳是绝对不会走漏消息的,但是似乎这件事情没有告诉张云佳的必要。
“哦,找资料啊,那你找吧,你吃了饭没有了,看你的样子刚从外面回来吧”张云佳看着刘明强道。
“是刚回,饭倒是吃了,如果你坚持要给我煮面条的话我也不介意再吃一碗”刘明强嘿嘿地笑着道。
“切,你说的还够勉强的,感情我求你吃一样,不吃拉倒”张云佳对刘明强翻这白眼说道。
“这不开个玩笑嘛,这是的,云佳同志的面条那是天上没有,地上也仅此一家,却无分店。吃过云佳同志的面条之后那是美在嘴里暖在心里啊”刘明强嘿嘿地说着。
“你就继续贫吧,我去给你煮碗面条了”张云佳虽然翻着白眼,但是心里却美滋滋。转身到里面的厨房里去了。
刘明强有着正事便也没有过多的贫嘴,打开电脑便开始搜索,现在这年代有个网页叫做百度,有种方法叫做百度一下,刘明强熟练地打开百度的窗口在里面输入钢管厂三个字,当下面一个个钢管厂弹出来之后,刘明强便耐心地一个一个浏览着。
看着一个个钢管厂都有着华丽的网页,一个个都是一副新型向荣的摸样,刘明强再比较今天所见的江南省钢管厂的厂房的摸样便就越觉得奇怪,不可能在整个国际钢铁形式这么好的情况下江南省钢管厂还出现这么大的亏损。若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的存在刘明强是打死也不会相信。
刘明强一边看着数据一边想着,今年上半年,国家出台有关宏观调控措施,加强了铁矿石进口协调,规范了市场秩序,成效显着,铁矿石进口达到了预期调控目标,今年上半年铁矿石进口1.3亿吨,同比增长34.5%,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6个百分点,同时由于国内钢铁产量增速放慢,使得进口铁矿石增长速度也随之回落,加上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压力以及海运费大幅下跌,上半年进口铁矿石平均到岸价为68.2美元/吨,同比仅上涨3.2%,增幅比去年明显回落,远低于年初谈判确定的71.5%的价格涨幅。目前东北地区铁矿石的现货价格是600-620元/吨,而8月份进口铁矿石到岸价格为65.36美元/吨,折合人民币为540元/吨,加上各种税费运输费等,二者已相差不多,进口铁矿石失去了价格大幅上涨的基础。虽然说我国总要是靠着进口,但是现在进口的价格也没有涨,而在中国,就更本不存在加工后的钢铁成品卖不出去的问题,全国一年这么多的建筑在兴起,看来这个问题主要是处在了钢管厂的领导层身上,不过这个便就更加的不好查了,刘明强暗自抓着脑袋想着。
“想什么呢,眉头紧锁的”这时张云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出来了。
“没有,遇见了一些问题,有些棘手罢了,哇,真香”刘明强接过张云佳手里的面条便开始吃一边吃一边感叹着。
“香吧,比你那方便面好吃些吧”张云佳心里甜蜜蜜地道。
“这不废话吗,有东西吃谁去吃方便面啊,想不到我们云佳还是这么的心灵手巧,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做出的厅堂下得春??哦不,是下的厨房,这以后要是谁娶了你那可是走了八辈子的运了”,刘明强差点顺口就把出得厅堂下得春床这句给说了出来了。
“是吗,我这么优秀?我嫁给你你要不要?”张云佳脸上带着一抹绯红以调笑的口吻对刘明强说着,到底是不是调笑那就只有张云佳自己心里清楚了。
“那敢情好啊,起码咱就不用再天天吃方便面了啊”刘明强也没有多想什么,两人早就开玩笑开惯了,也就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的。
“你答应娶我就是为了不再吃方便面了?”张云吗满脸的怒容道。
“啊?不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又答应娶你了,这不是开玩笑吗”刘明强看着张云佳的怒意还以为自己说娶她她生气了连忙解释道。
“哼,你以为本姑娘没人要啊”张云佳一听刘明强连说娶自己都不情愿,心里十分的难受,说完便不理会直接倒床上睡觉去了。
“不是吧?云佳?真的生气了?”刘明强不明所以的摸着脑袋看着生气的张云佳。
“没有,我困了,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一下”说完便直接把毯子罩在自己身上。
“还说没生气?唉,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刘明强喃喃的嘀咕了一句,便就开始干掉手中的那碗面条,接着便又把注意力其中在了面前的电脑上面。
“真是个呆子,就不知道过来哄哄我”张云佳看着刘明强马上就没有理会自己了在心里骂道。
“唉,原来是这个样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明强的眼光终于从电脑上挪开,伸了个懒腰之后,他现在是彻底的弄清楚了钢管厂的经营模式和生产的链条。
关掉电脑,到张云佳床边一看,才看到这个女孩子早已经睡着了,而且睡的极不安分,本来盖在自己的身上的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踢开,而且由于穿着的是宽松的睡裙,直接被她翻到了腰上面,整个除了那条娇小可爱的粉红色小之外便是裸的呈现在了刘明强的面前,刘明奇当即血脉停止了流动,憋的脸上红红的,仔细观察者张云佳那的部位,只发现粉红色被包裹的紧紧的,当中一块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弄的鼓鼓的,而在细小的根本无法包裹住全部的春色,有几颗小草便是极不安分的从旁边伸长了出来,看的刘明强目瞪口呆。光滑修长的腿突然之间打开,中门大开地摆在刘明强的面前,刘明强直感觉自己下面的小弟弟快要忍受不住爆发出来了,心里暗道这个丫头还真是个狐狸精,这要是换作了别人估计都会直接忍受不住扑上去了吧。
刘明强生怕自己会忍受不住心里那强烈的冲动,赶紧走了出去,不过走出去之后便有返回来了,身手轻轻地把毯子从张云佳身下拉了出来盖在张云佳身上,当然,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刘明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在张云佳的部位上面抚摸了一下,感觉到那一阵阵的带着肉感的鼓鼓的东西带来的冲动,刘明强差点把持不住,压了上去。
不过刘明强还是忍住了掀开偷看一下的念头,盖好毯子之后便出了门,心里在想着,这女人穿着衣服的确比没穿衣服堆男人的诱惑力更大,想起上次在宾馆,自己看着那个女人虽然也是冲动,但是还是没到这种地步,刘明强一脸猪哥的摸样想着,同时也在想象着假如自己的手从那个粉红色的东西里面伸进去抚摸一下会是什么感觉呢?
由于焚身,刘明强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拧开莲蓬头冲洗着,当冷冷的水流从头上冲刷下来之后刘明强才感觉自己的消减了那么一点,同时也骂了张云佳一声狐狸精。
洗完澡,刘明强也就感觉有点乏了,稍微休息了一下后便开始睡觉,可是一睡在床上便想起张云佳,想起她修长的腿,粉红色的小可爱,以及从小可爱边上不甘寂寞伸长出来的小草。刘明强感觉自己越想就越处于亢奋状态,越亢奋便也就越想,一直这样翻来覆去的直到晚上三点多刘明强才彻底受不了睡眠的困扰才睡着,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彻底成了熊猫眼。刘明强把这一切都归咎在了张云佳的身上。
第二天一上班,依旧和昨天一样,办公室里面是人来人往,而且大多是实权派的人物,其中更是不乏像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这一类以前属于阳林天的人,这些人都比较的现实,而且也懂得观摩事实,本来金清平的势力便就不小,在常委会上有着说话的权利,那时候只是手上没有实权便也没人觉得他可怕,可是现在,突然之间成了省委书记,一把手,这些见风使舵的看小说^.V.^请到人哪会不知道怎么做啊,通常省委书记抓不住权利的只有两种情况,一般是省长过于强硬,第二种便是省委书记是新来的,本地派当然会进行对抗,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省长周长雄在金清平还只是省委副书记的时候便就降不住金清平更何况金清平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了省委书记呢,而第二个便更不成立,金清平在江南省官场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几年,在整个省委常委里面,在江南省资历最长的便是他了,门生无数。所以这些人一个个都投到了金清平的门下,这也是必然的事情。
PS:这是今天的第一更,晚上小二出去有点事,便就不更了,今天的第二更放到明天吧,明天依旧和今天一样,三更,每天两更小二会保证的,少了也会拿补上的,只要大家鲜花和推荐的热情不减小二便会一直坚持,直到精尽人亡为止。接下来便是刘明强真正地转到官场里的明争暗斗中来了,相信会比开始的刺激,请大家积极订阅。

正文 【035】 副省委书记竟然是个美貌少妇(一)
-7-23 21:47:49 本章字数:4567

虽然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但是刘明强要做的事情也仅仅只是端茶倒水而已。刘明强找了个空闲拨了吴明华的电话,问吴明华要了江南省钢管厂的资料,本来吴明华是要叫人送过来的,但是刘明强还是拒绝了,自己跑了一趟,好在从省委大楼到省政府大楼也不过就几百米的距离而已。刘明强看来一上午的资料,对于江南省钢管厂也大致有了了解,但是这不是问题的根源,刘明强知道问题的根源在于钢管厂的领导身上,便又去了一趟人事部,为了不让金清平要查钢管厂的消息走漏出去刘明强多了一个心眼。他把江南省的几个大企业的所有领导人的简历和资料都要了过来,说是金清平想要所有关于企业领导的资料,这样也就不会走漏风声了,一上午,刘明强便就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这些资料,对于江南省钢管厂的领导刘明强也在心里有了大致的了解。
江南省钢管厂的厂长,徐勇,47岁,曾任华阳市林道县县委书记,三年前调到钢管厂任厂党书记,也就是从他来了之后,江南省钢管厂开始出现巨额的亏损。而且听金清平的口气,好像这个徐勇是林永泉一力推荐上来的,所以这个徐勇要是真的有什么手脚的话那么林永泉肯定在里面得来好处,要是事发了,他也绝对脱不了干系。虽然这件事情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徐勇有鬼,但是人家账面做的清清楚楚,一分一毫都记录在上面,任你查夜查不出上面名堂来。不过刘明强却坚信一点,那就是只要你莫伸手,伸手绝对会被抓的。这里面绝对有鬼,只是以往查的人有顾及,不敢往深一层去查罢了。
而厂长曾进刘明强却有点看不出来了,这个曾进是钢管厂的老员工,属于一步一步爬上来的那种,担任厂长也有八年了,按理说一个老员工是不会这么不顾及厂里的利益完全把钱往自己包里放的人,但是假如徐勇真的做了这些事情的话那么他是绝对不可能瞒得住曾进这个厂长的,所以这个曾进也多少有点问题。其余的小虾米刘明强也没有认真的看,只是大致了解一下,这些小虾米就算是参加了也绝对只是一个小的帮凶而已,没有厂长和书记点头他们是绝对不敢做的。
一上午就想些这东西想了一上午,下午两点刘明强跟随着金清平坐上了省委一号车,一辆奥迪A8,当然,司机依然还是老王。后面跟着的是省长周长雄的车,这是要去接新来的省委副书记江映雪,一个女的副省委书记,这在刘明强的记忆里还是头一次,而且刘明强早段时间看了一下江南省历任的一些部级干部,也是清一色的男的,这个江映雪估计是江南省第一任女部级干部。
“明强啊,再过一周便就是省人大了,我这段时间的重点是人大会议的举行,你下午去人事部把人大代表的名单和简历都拿过来,我也好看一看,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金清平在车上道。
“好的”刘明强点了点头,其人大会议是金清平上任的第一件事情,那是绝对不能出差错的,要是出了差错那就说明金清平这个省委书记的驾驭能力有问题,所谓的人大上的差错就是把上级领导要选的人给落选了,这就是大事件了,比如说这次,上级领导定的周长雄为省长,那么这次选举就一点得把周长雄选为省长,要是没选上,那就是金清平的问题了,没有能力执行上级领导的决策,那么金清平这个省委书记就算是当到头了,有时候刘明强倒是觉得中国这种体制倒是真的很搞笑,明明是人大选举,却偏偏人选早就内定了,出了问题还得人大主任(一般的人大主任都是由省委书记担任的)负责,但是刘明强觉得这样也好,假如真的由人大代表去选的话那就真的不知道会选些什么人出来当领导了,只要随便给点好处,基本上就乱了套了,而且一个这么大的中国要是一天到晚去进行选举拉票那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台湾,弹丸之地,每年的选举丑闻数不胜数,丢尽了中国人的脸,要是咱们中国整个大陆也是这样,估计这事情就有的看了。
车停在了机场入门口,由于秘书长何英杰早就打过了招呼,所以金清平周长雄一行人便就直接由特殊的进口进去走到了下机口处,飞机是亮点到了,时间刚好,这时从飞机上面走下来一类人,一看就是当官的,当官的有当官的一种特有气质,那就是眼神都非常的凌厉,气势也比较的慑人,但是整个人却是很沉稳的感觉,官当的越大,这种气质体现的越明显。
意见那群人下来飞机,金清平便加快了步伐迎了上去,握住最前面的一个领导的手道:“白部长,您好”。
“哈哈,金书记,好多年没见了,这次组织上给你压了一副重担子啊!”所谓的白部长应该也是中央组织部的副部长,因为不可能中央组织部的部长会来干这种带新官上任的事情。白部长和周长雄以及何英杰还有后面几个副书记一一握了手打过招呼后指着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女人道:“这位就是江映雪同志,江映雪的同志初来乍到,你们可要好好的帮助帮助她,尽快的进入工作状态,女同志在有些方面你们这些男同志都要多体谅体谅,多帮助帮助啊!“白部长呵呵的边笑边说道。
刘明强注意了一下这个即将上任的女副省委书记,只发现这个女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好几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刘明强知道,这个女人肯定超过了四十岁了,虽然说官场中女性的年龄一般比男性的小,但是能到了这个位置即使后面再有势力也起码得超过四十岁,而且这个江映雪家里是肯定有很大背景的,一个女人没有背景像爬到这个位置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个社会还是男权社会。而最让刘明强心惊的是这位女副书记竟然长的非常的漂亮,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知性女性的气质,而且成熟少妇的韵味也显露无疑,今天要不是早就知道她就是省委副书记刘明强打死都不会相信这样一个让人蠢蠢欲动的美貌少妇竟然会是一个省的副省委书记,刘明强在旁不禁暗暗咂舌。
“金书记您好,以后就是您收下的兵了,有什么问题您一定要多教导教导我”江映雪走上前握住金清平的手之后笑着道,刘明强在心里不禁有感奇怪的想法,这金清平握住江映雪的手心里是什么感受呢?会不会也会暗中占便宜?但是这只是刘明强的遐想,金清平怎么可能做这种事,而且从金清平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不良的表情,这类人对表情的控制力那都是有着犹如川剧变脸的功底的。”哈哈,什么教导啊,大家都是一个团体的,以后就是互相帮忙啊!“金清平也呵呵地笑着,然后江映雪依次和几人握了手,当然,像刘明强这类秘书的人物那都是远远的站在后面的,江映雪也不可能看的到刘明强。
接完了之后便就是直接开车回省委大院,然后便是一顿大吃大喝,说是为江映雪接风,其实大家都知道,领导这么热心其实都是奔着白部长去的,但是都没人会点破。当然,这种酒席刘明强是绝对没资格上去的,当然,他也有事情做,去了人事部把厚厚一摞人大代表的简历搬到了办公室,然后按每个市分成一小叠一小叠的。干完这些之后便坐在办公室里继续想着江南省钢管厂的事情,下班后金清平还是没有回办公室,这是刘明强早就料想好的事情,上面来了人,而且还是组织部的副部长作为省委书记金清平怎么的都要陪到晚上的。刘明强把一些关于人大的资料和明天会议需要的一些资料都放进了金清平的公文包里然后提着出来,去了省委省政府的食堂,刘明强是不敢走远,等下还要随时等到金清平的召唤,这就是秘书的悲哀。
刘明强在一楼的食堂随便吃着,本来食堂下午是不开伙的,但是今天特别,上面早就打过了招呼,所以在二楼的一号包间里面开了整整两大桌,所以部级以上的官员都在,当然,刘明强由于是省委书记的秘书也没人敢得罪,一个人在一楼吃的菜饭也都是厨师精心准备的。
不过刘明强对于这倒是没多大的感觉,随便吃什么他都感觉行。
终于手机响了,刘明强接过,是金清平的电话。
“金书记”刘明强道。
“明强啊,你到食堂来吧”金清平道。
“好的好的”刘明强挂完电话便就直接跑到了二楼,很明显是饭局已经结束了,众位领导都一个个的出来了,金清平看到刘明强后道:“明强啊,你送一下江书记回宿舍,我今天就自己坐老王的车回去了”。
“好的”刘明强没想到金清平是要自己送江映雪回去,但是细一想这也情有可原,毕竟江映雪是新上任的副省委书记,为了表示对江映雪的关心派自己的秘书来送她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而且由于江映雪正式上任是在明天,所以秘书也都没有定。
“那我就感谢金书记了,我就先走了,白部长,我先走了,明天再来送您”江映雪笑着道。这时后面的何英杰走上来到刘明强的耳边道:“公寓暂时没安排好,你直接送江书记去省委招待所,里面我已经安排人开好了房间,刚刚金书记和我交代了金书记要你明天早上去接江书记上班,金书记还说江书记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尽量满足,直到江书记配备了秘书之后”。
刘明清一愣,心里想着从金清平的口吻中似乎对于这个江映雪特别的看重啊,不然随便找个人先给江映雪当两天秘书就行了何必把自己的秘书叫过去呢?随即刘明强眼睛一亮便知道了,肯定是这个江映雪的后台很硬,所以金清平在故意讨好,想到这刘明强也就释然了。走到江映雪的身边道:“江书记,这边请”。
“恩,各位领导,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江映雪便跟着刘明强下了楼,食堂门口这时停着一辆车,刘明强太熟悉这辆车了,正是金清平以前的那辆奥迪A6,和也是正常的,江映雪现在接的班刚好是金清平以前的职位,金清平现在坐上了省委一号车,自然这辆车便就变成了江映雪的座驾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