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官场风月(全本)-17

  

正文 【068】 与江映雪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六)
-9-5 23:20:48 本章字数:4982
这时敲门声响起,刘明强走过去开门,外面竟然是江映雪。
“江书记,你怎么来了?”刘明强赶到诧异。
“没外人就别叫我江书记了,就按你以前的,叫映雪姐吧”江映雪笑着道。
“映雪姐,你快请进”刘明强也能不是迂腐之人,能够叫映雪姐就肯定不去叫江书记,这两者熟亲熟远他还是分的清的,刘明强给江映雪让了路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明强,别关门”江映雪见刘明强关门便提醒道。
刘明强当即明白过来,这次来这是一个团,大家都住在这,人多眼杂。虽然江映雪和刘明强两人无论官职还是年纪都相差甚远,但是说到底也还是一个是男人一个女人,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谣言是最可怕的。一个女人孤身进了一个男人的房间,并且把门关上,要是让有心人看见这又是一条新闻了。所以江映雪提醒刘明强把门打开。
“映雪姐,您要喝点什么?”刘明强招呼道。
“不用了,这里是招待所,又不是你家,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也只是过来和你说说话的”江映雪自顾自的找了个座位坐下。
“那我就真的不客气了哦”刘明强笑了笑也在江映雪对面的座位上坐下。
“对于这次的工作你有什么看法和建议没有?”江映雪问道。
“这个???还真没有,我从来没干过这个工作,我进省委之后就一直是在秘书处,对于这些行政方面的工作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该怎么做我现在都还弄不明白。不过,我觉得咱们这次过来是要调研的,是要详细的了解明阳在新农村建设工作的开展过程,其中就必须得详细的了解成功的地方,也得了解失败的地方,这样才给其它地方新农村建设工作提供许多的经验。但是按照周书记今天的安排来看,这不都是作秀吗?着一些都是他们安排好的,他们安排的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失败的地方,以我个人意见,我觉得这个经验中失败的经验远比成功的经验来的重要,所以我觉得,如果真的按照周英东的安排来进行工作,咱们这个调研就根本调研不出什么有用的地方,最后只会变成帮助明阳市的大小官员歌功颂德。要是这样咱们这个调研小组就白成立,而明阳这个新农村建设的试验点就更加的白建立了”刘明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今天也就是江映雪在这他才说。
“哈哈,你看问题还是看到了关键。但是你到底进入这一行的时间尚短,有些时间都没有见过。你也别对周英东抱什么成见,全国各地的调研都是这么进行的,这是上下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一个这么打的调研小组下来,主要也就是做做样子的,给人民给媒体给上级看的。不可能真的查处什么问题来,如果查出了问题,不当是明阳的领导脸上没光。咱们省里的领导脸上也不好看,所以全国各地都一个样,调研都是一个模式,就正如你所说的,歌功颂德的。”江映雪看着刘明强认真的样子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不明白啊。这里面的门道还真多”刘明强尴尬的道。
“不过这次新农村建设工作的责任重大,咱们这次调研势必要有点成果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把你调来的原因。新农村建设的成功与否关系到咱们江南省的大小官员在中央领导人心里的影响。全国各地都在大力的开展新农村建设工作,咱们江南省要是干的好,在评估上站在前面,咱们这个江南省的领导班子也就得到了上面的信任了,所以金书记对于这事也很重视,这也是他点名要我亲自担任这个调研小组组长的原因。我和金书记的意见是一样的,名的不来咱暗的来,关于明阳工作的开展情况还有新农村建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都得带回去”江映雪自己过去倒了一杯茶后道。
“这下我明白了,就是微服私访嘛,这很容易啊”刘明强恍然大悟道。
“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因为这么暗着来是违背了官场中潜在的规则的,要是让明阳的官员知道了咱们都不好说话的。你对这儿熟,这些事情就都你去办吧,我走不开,我要走了人家都知道我干什么去了,所以这事你去办。明天开始我你就私下出去,我等下会那一份明阳新农村建设几个试点地方的详细资料给你,他们那边我会给你找个理由的”江映雪交代了一下道。
“好的,我还是别等明天了,我等下就去吧,都到明阳了,我还想回家一趟呢。不过我觉得这事怎么这么不舒服啊,一个调研小组最后怎么变成一个特工一样了啊,哈哈”刘明强心里想了下,自己也大半年没回家了,这都到明阳怎么都的回去看看父母的。
“虽然不能这么说,但是确实挺像,这些你在电视上看不到吧?哈哈,工作中的费用记得开发票,直接回来报销。另外和你说个事,今天问了你老家的情况,既然那里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这么困难,那么国家就肯定的带动其发展的。这次正好赶上了这个新农村建设的点上,我把你们那个村的名字记下了,到时候叫周英东再加一个新农村建设的试验点,也给当地的老百姓谋点福利嘛”江映雪又说了一句道。
刘明强当然不会以为江映雪是真的在为当地的老百姓作想,这苦的穷的地方多了去了,又不光是他刘明强家乡那一个地方,他知道江映雪这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做的。刘明强心里真的很感动。
“真的谢谢你,映雪姐”刘明强感动的道。
“当官的就得为老百姓着想,这是本职工作。你等下直接开我的那辆车过去,我在这也用不到车,钥匙我等下叫司机给你送过来,这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真的今天晚上就走?不参加明阳市政府的接风酒宴了?”江映雪问道。
“不用了,我和这些人都不认识,而且你知道,我也不适合和他们走的太近。我出来工作大半年了都没回去过,这次都到家门口了想回家去看看父母。顺便也去和村里的干部说说,要他们主动点,打个申请来啊什么的,这样你这边也好说话点”刘明强如实道,他是金清平的心腹,这早就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了,他算是打上了金清平的标签了,这周英东是李向阳的人,他们之间本来就不适合过多的接触,所以刘明强也没有去拉关系那心思,这属于过界的关系。
“恩,这样也好,那我晚上帮你找个借口推辞了吧,自己路上注意点安全。记住,调查没必要调查什么明阳市的不作为之类的事情,我们是来取经的,不是来取证的,知道吗?多去问问最基层老百姓的想法,只有老百姓支持了,这新农村工作就会进展的顺利,这个你明白的”江映雪又交代了一句。
刘明强告别了江映雪,开着江映雪的车子晃悠着去了银行,取了一万块钱,人后又买了大量的东西,这么久没回家了,总的买点东西回去孝敬一下父母。直到一切都办好了之后刘明强才开着车往自己的家乡赶去。
刘明强一边开着车,一边抽着烟。天快黑的时候刘明强也就开进了山路,刘明强把车停在一处人家的院子里,请别人帮忙看一下车,自己便就提着买的礼品开始赶路。以前走这么几里山路刘明强觉得很是轻松,只不过现在走起来却觉得分外的吃力,刘明强暗道,这人的好日子还是不能多过啊!同时心里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帮村子里修一条公路。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刘明强终于到家了。到家门口的时候刘明强的父母正坐在家门前的桂花树下乘着凉,刘明强叫了声:“爸妈”。两人才发现刘明强。
“明强啊,你咋回来了啊?”一见刘明强回家两老分外高兴。
“我刚好在明阳市出差,这不就顺道回来看看了,妈,还有饭吃没?我都饿死了”刘明强有点撒娇的味道。
“有,有,你等一下,我去叔弄”说着一家人就进了门,刘明强把东西一股脑的放在桌子上对父亲道:“爸,你身体不好,这些都是些补品,你千万别不舍得吃,这些东西不吃了就作废了”。
“你这孩子,我这身体好得很要吃什么补品啊,尽乱花钱”刘明强的父亲虽然嘴上埋怨着,其实见儿子这么有心,心里甜蜜着呢。
“爸,你和妈以后就别做事了,你儿子我现在有能力了,你们就安心在家享清福吧。等过两年我就在市里买套房子,让你们跟我一起住。你们就我这一个儿子,把你二老放在这里我终究是不放心”刘明强递了根烟给父亲,自己又抽上一根后道。
“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有感情了,哪都不想去。你有这心就够了,我们只愿你常回家看看我们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刘明强父亲接过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后道。
“爸,这是一万块钱,您收着。以后就别再下地干活了,想吃什么,用什么尽管买。没钱了打个电话给我。咱现在不差钱,就别再受那苦了”刘明强直接把一万钱装在一个信封里递给了父亲。
“一万块?这么多?你拿回去,你在外面需要花钱,我和在这农村里哪用的了这么多钱啊?”刘明强的父亲不要一把给推辞了。
“哎呀,爸,你就接着吧,这么和你说吧。你儿子现在好歹也是个初级干部了,你要是再舍不得花舍不得用这不是丢我的脸吗?对不对,你们就花吧,吃的穿的都买好的好不好”刘明强一见父亲打死都不肯要钱就急了,使出了杀手锏。
果然,刘明强父亲一见刘明强这么说也就接了。两父子坐在桌子边一边抽着烟一边聊着天。
“爸,你说咱这条路都修了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有个什么动静啊?没有路我们这个大塘村就永远别想脱贫致富啊,想致富,先修路。这是真理啊”刘明强一边聊一边就问道了这条路上来了。
“哎,哪有这么容易啊!修条路要太多的钱了,村里的干部找人合计了一下,就算是修一条毛坯路那花的钱也不是咱们能够承受得起的啊。一直都在筹划着修路,但是没钱,都是白话”刘明强父亲一说起这个路就开始感叹,可以看得出这条路已经成为村里人的心头之痛了啊。
“国家不是出台了一个村村通公路的政策吗?可以找国家拨点钱嘛”刘明强想起了一点儿道。
“这个村里的干部都想过了,但是去找镇干部,镇干部说了,这个村村通公路的政策已经过了。而且村村通公路的条件都是水泥路,由国家出一部分钱,其余的都是要咱老百姓自己集资。修水泥路那要多少钱啊,咱想都不敢想”刘明强的父亲失望的道。
“爸,你看这样吧,你明天去告诉一下村长。要存在写一份报告直接寄到市里面去,而且要写明咱们村想成为这个新农村建设的试验村。记住,别寄到镇里或者是县里去了。”刘明强想起了江映雪的话后道。
“没用,镇里的人都不带搭理咱的,市里的人能理会咱?以前咱们村直接去过县政府,可是人家理都不理咱们,说的倒是好听,说什么会考虑考虑,可是一直都没音讯的”刘明强父亲说的更加失望了,还带着怨气。
“这事您就别管了,您只要村长照着我说的做,其余的就不需要他们操心,这事准成,而且不需要咱们出一份钱,都有国家包办”刘明强也不好把什么都告诉自己父亲,老人家有许多事情都不了解,就怕到外面乱说,这也是刘明强一直都没把自己给省委书记当秘书的事情说出来,给省委书记当秘书这对于这些老百姓来说那是多大的官啊?他们都不了解情况就怕到时候打着乡亲的旗号什么事都来找刘明强那就要了刘明强的老命了。
“明强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听到这刘明强父亲若有所思的道。
“爸,这你就别管了,实话和你说吧,是有点关系。你要村长一定记得尽快打份报告上去,越快越好。我在明阳还有几天公干,大概三天吧,你要村长在上天之类把这个报告打上去,咱这事基本上就算成了”刘明强肯定的道,本来以官场上人说话的习惯只要事情不到尘埃落定的都不会打包票的,但是这次不同,只要江映雪打个招呼周英东是不可能不答应这件事的,一个村子里修条路对于一个市委书记来说那是小事中的小事了,而且就算周英东不答应,主管新农村建设工作的江映雪自己发句话,直接从省里拨款修条路也是一句话的事,当然,周英东并不是傻子,绝不会傻到这么做的。
“哎,好好,我现在就去和村长说这事,明强啊,你现在出息了,记得一定要多为乡亲们做点贡献啊,别忘了这个生你养你的地方啊,做人不能忘本”刘明强父亲满脸欣喜的道,但是还是不忘教育一下刘明强。
“爸,这个道理我懂,不管我走到哪里,我也还是您老的儿子,也是大塘村走出去的人”刘明强点头称是。
“这就对了,你先吃,我现在就去找村长了”刘明强的父亲说完就转身出去。
“爸,你吃了饭再走吧,这事又不急在这一刻”刘明强赶紧叫住道。
“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修路是大事,可耽误不得”刘明强父亲天生就是急性子,一转身就出去了。
“你爸上哪去了?”刘明强的母亲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道。
“去找村长了”刘明强结果母亲手上菜道,一边拿过筷子就开吃,他确实是饿的可以了。
“这人,这吃饭了跑去找村长干啥呢,真是的,你别等他了,你吃”刘明强的母亲埋怨了一句后笑着对刘明强道。
“妈,你腿还好吧?不痛了吧?要是还痛的话咱就去医院彻底治好它”刘明强关心的问。
“不痛了,已经不碍事了,明强啊,你有女朋友了吗?”刘明强母亲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妈,你咋说这事呢,还早呢”刘明强一听母亲说起这事就想起了金倩,不知怎么的,这就像是条件反射。
“还早,你都老大不小了,村子里和你同年的人孩子早就会打酱油了,你也赶紧,要不妈我帮你张罗介绍两个吧”刘明强的母亲很不满意刘明强的态度。
“妈,千万别,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您千万就别再操这份心了”刘明强一见母亲态度之坚决,心里就慌了,连忙说个理由堵住了她的嘴,刘明强知道,这也不能怪他妈太心急,农村里的人不想城里的人,男的十八九岁就开始结婚,女的也就是六七岁就嫁了。在农村里面传宗接代就是一等一的大事了,以刘明强这个年纪还没结婚在村里就会被人看成没有用的人,连个媳妇都娶不上,这是这里的风俗,刘明强也是无奈。而且刘明强也充分的相信,假如自己不说出自己有女朋友,即使自己不答应,母亲也绝对会帮他去相亲的,而且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还保留着父母之言的习惯,男女不需要见面,由家长同意就可以结婚了,刘明强可不想弄出个这样的事来,他可是真怕了。
“真的?姑娘怎么样啊?哪人?怎么不带回来让娘见见啊?”刘明强母亲一说有了就高兴的不得了,说实话,刘明强这个年纪还不结婚她可是有心理压力的,人都是在乎一个面子,她可不想被人说自己儿子怎么怎么没能力,连个媳妇都娶不上,所以她急啊!
“哎呀,妈,我们还才开始谈呢,这事得一步一步来啊,女孩子长的好,人也好,家境也好,你就别担心了。到时候会带给你看,你现在就是千万别瞎操心的给我去张罗了,千万别哦”刘明强现在主要是敷衍,别让她做了收不了尾的事。
“你这孩子,说话总没个准的。你看看你多少岁了。这事我做主,今年过年你要是不带个女孩子回家那妈就给你找一个,直接结婚”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刘明强的母亲哪能看不出刘明强在敷衍自己啊,于是直接威胁。
“妈,你没必要这样吧?”刘明强直接目瞪口呆地望着突然坚决的母亲。
“这事没商量,古话不是说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结婚生子就是不孝,我还等着抱孙子呢,咱家本来就人丁稀少,这事不能拖了”刘明强母亲一生都没有这么坚决过。
刘明强暗自摇头,这都是些什么事啊!都是封闭带出来的封建,这更增加了刘明强要把这个通往外界的路修好的决心了。
PS:各位大大,鲜花啊!雄起啊!从现在开始,每天两章,而且保证,鲜花每多两百朵,小二在原来每天两章的基础上加更一章!这次绝不食言,每增加两百朵鲜花小二加更一章。现在鲜花是329朵,当鲜花达到529朵时小二会加更一章。大家努力,小二也努力!

正文 【069】 与江映雪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七)
-9-6 0:27:34 本章字数:4683

当刘明强在家里吃着母亲煮的“清茶淡饭”的时候,明阳市政府的招待所里面却是另一幅景象,用酒杯交错来形容不为过,整整三张大圆桌,拼酒的气氛相当的热烈。江映雪坐在上桌,左右分别是农业厅厅长和明阳市市委书记周英东。
“来,江书记,为您大驾光临来到我们明阳市视察,我代表我们明阳五百万百姓敬您一杯”周英东拿着一只杯子向江映雪敬着。
“英东同志,你这顶帽子可够大的啊。我真的喝不了啊,你一个大男人灌我一个女人可有点说不过去啊”江映雪一点也没有要喝的样子,浅笑着对周英东道。
“唉,江书记您说笑了,革命工作哪有分男女的啊,这一杯您无论如何也得喝下”周英东还在劝着。
“周书记啊,你这是在为难我啊,我这人天生不胜酒力,一喝便醉。不过周书记今天这么强烈的要求我要是不喝就是不给周书记你面子。不如这样吧,周书记,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今天就喝一口酒,我先说好哦,只喝一口,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不知周书记答应不答应?”江映雪一手握着酒杯似笑非笑的道。
“哦?江书记,您这话就见时外了,您要有什么吩咐直接吩咐我就是,英东一定尽心尽力的办好”周英东一听这话有点惶恐,江映雪是中央直接派下来的,凡是中央派下来的一般都是后台极硬的人。所以见到江映雪就算是李向阳都得客客气气何况他周英东呢。
“答应是一回事,尽心尽力去办好这件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怎么样?”江映雪还是很休闲的道。
“能见江书记喝酒那是我周英东的荣幸啊,不知江书记的吩咐是什么?”周英东心里有点惶惶不安,这江映雪向自己提出要求那这要求可不是小事啊,周英东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敢不答应,答应了又怕自己做不到或者不能做。
“是什么事以后再说,我只要周书记记得答应我一个要求便是,放心,绝对是周书记你力所能及的。我便先喝了”江映雪看到周英东为难的样子便知道周英东在想什么,给了周英东一颗安心丸后便轻轻的喝了一口酒。其实江映雪说的从来不喝酒那都是骗人的,当官的不管男女有谁是没喝过酒的呢?这就像是一个说自己是处女一样的假。
“江书记您好酒量”一见江映雪喝了下去周英东立即喝彩说好酒量,即使江映雪只是轻轻的泯了一口而已。
“我是真的不行,这喝在口里是火辣辣的啊”江映雪笑着道。
“江书记,这刘副组长呢?”周英东终于发现少了一个人,仔细一想才发现时金清平的秘书刘明强不见了,于是便问江映雪。
“哦,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说了。和各位说一下,咱们这个刘明强副组长因为今天下午家里突然有事便赶回去了,他就是明阳本土人,来去也就一两天的事情。所以我就批了他的假了”江映雪装着恍然大悟一样对着众人说着。
“这是应该的,谁家没点事啊。来,大家继续吃,这都是我们明阳的本土菜,大家吃好喝好”周英东招呼着。
整个酒宴也就在这样的热烈的气氛进行完毕,但凡官场上以公的名义吃喝都是一个样,检好的贵的吃,吃完后剩下全桌的残菜剩饭。
饭局过后,江映雪和众调研小组的人都进了房间休息,周英东也一直跟着江映雪,直到江映雪的房门前。
江映雪看着身边的周英东,面上笑了笑,对着周英东道:“周书记,进来坐会吧”。
周英东心里一直想着江映雪的那个要求,这不,饭局一完便一直跟着江映雪走了进来。这下江映雪叫他进来他也没有客气。
“坐吧,周书记,要喝点什么吗?”江映雪招呼了一下周英东后道。
“不用了,周书记。您坐,您别招呼我,我才是主人,您是客,您坐您坐”周英东连忙客气道。
江映雪也没说什么,走到写字台前面拿起一张纸递给周英东,然后坐下对周英东道:“周书记,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我想请你个忙,我也是受一位朋友之托。这个村的情况非常的不好,是个山疙瘩,出来一趟要走十几里的公路,所以这就制约其发展。我想请周书记你对这个村给点政策上的帮助,在政策上稍微倾斜一点点,让当地的老百姓能够充分的体会到党的好处,也实现国家全面小康的目标”。
周英东拿着手上的字条,只见上面写着:“明阳市明山县大塘村”。
“江书记,您说笑了,在我们明阳市境内还存在这样生活条件困苦的村落这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要检讨。我向您保证,一定落实好国家相关方面的政策,使我们明阳达到全面小康的生活水平”周英东一听,心里就有点跳动,这不是当面扇了他周英东一记耳光,说他周英东工作不扎实没有务实吗?周英东立马做着检讨。
“周书记,这没外人,你也就不必要这样,先不说这监察工作不是我负责,即使是我负责监察工作我在今天下午的会上就说了不会等到这里来的。你们都是体制中的人,有些事情都懂。全面小康只是一个大致上的目标,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全面小康的。我这次是真的受朋友之托才来向你开这个口,希望你给这个村一点政策上和财政上的倾斜。现在这个新农村工作不是才刚刚开始吗?我建议把这个大塘村作为一个重点的试验点来进行。试验点嘛,就是做给人来看的,要让人更加直观的感觉这个新农村建设的成效,就要给人一个视觉上的冲击力,这是第一的。什么是视觉上的冲击力呢?就是起点越低就越显得成果越大,你觉得呢?”江映雪本来就没有为难周英东的意思,她才来这江南省没多久,对一切都不太熟悉,所以她工作一向都是多做少说,根本就不得罪人。这也与她根本就不想往上爬的心态有关。也就是因为她根本不想往上爬,所以她的工作重点也就是做实事,为老百姓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分管工作的分配上她硬是要求了这个不属于她的农村工作就是这个原因,这次要刘明强去暗访也是这个原因。不是有句古话说了吗,无欲则刚,她江映雪也就是因为没有任何的所以才无所顾忌的去办这个很可能是费力不讨好的工作。
“江书记说的是,我一定按照你的指示进行。不管怎么说我们明阳存在这样生活困难的村落而我们政府却没有采取相关的行动这就是我工作的失察之处。我一定会好好的把新农村工作当做我们明阳市委市政府现下的第一工作来做,把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当做我们工作的重点”周英东心里已经大致明白了江映雪的要求了,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她知道江映雪的意思,本来这事主管新农村工作的江映雪完全可以在会议上就给他下指示,但是江映雪却没有,这是给了他周英东的面子。要是作为一个地方一把手连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上级直接下达命令这是很丢脸的事。所以周英东对江映雪很是感激,同时也很有好感,心里下定决心,不管这事是公是私,他周英东都要好好的干好。
“我觉得把这个作为新农村建设的一个重点是件不错的事情,你让你们明阳市政府相关部门写一份详细的报告我和计划上来给我,我来批字,就把这个大塘村按照省级新农村重点试验点来做。这样就直接由省里拨款不用你们明阳来分担这个财政的输出了。怎么做省里会给你列出一个框架,具体怎么实施就由你们明阳市委市政府自己去弄了。干好了我给你请功”江映雪又说了一句后拍了拍周英东的肩膀。
“江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办好的”周英东立即立下了军令状。
“嗯,那好,那就这样吧,晚了,你也就回去睡吧,早点休息,明天这调研开始要你劳心劳力的地方还很多”江映雪一见事情办完便也就开始下逐客令了。
“您客气了,江书记,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也就不打扰了,您早点休息,有什么吩咐您直接叫我。晚安”周英东很识趣的退出了房门。
第二天一早,刘明强便出来门,和父母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门,开始走着山路。早上的山里的空气特别的好,非常的清新,这是在城市绝对享受不到的。以前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刘明强根本就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之处。在城市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再回这里,觉得在这里吸一口空气都是享受啊!刘明强也明白了为什么现在国际上把环保看的那么重要了。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直走的刘明强满头的大汗才走到昨天晚上放车的地方,和停车那户人家道了个谢,刘明强便把车开了出去。手上翻着昨天江映雪给他的明阳市定的几个新农村工作试点村的名单,一看之后刘明强大骂周英东是孙子。其它的地方刘明强不是很清楚,这个明南县洪山镇白当村他还是知道的,这个村号称是明阳市的第一村,为什么叫做明阳市的第一村呢,就是因为这一个村的年经济收入比其它地方一个镇都多,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小车,而且村子里也都是清一色的洋房,村子里的人不用做事,每年就吃地皮的红利都足足有余,当然,这个村的致富路径也是不可复制的,原因就是这个村出了一个中央干部,所以这些年来,不管明阳市上层干部如何变换,只要是有政策的事情第一个落实的就是白当村,拨款的对象第一个也是白当村。当然,市里的招来的工厂商业什么的都会优先考虑入户白当村。这样村还是农村嘛?这样的村还属于新农村建设的范畴吗?刘明强骂着。
PS:这一章发的晚点,但是算作五号的第二更,六号继续两更。请大家记住小二的话,每增加两百朵鲜花小二加更一章,所以请手上有鲜花的朋友都投给小二,不管多少,积少成多,大家投的越多,小二更新的就越快!所以小二再不知廉耻的向大家说一句:大家把鲜花都给偶吧!

正文 【070】 情人江映雪(一)
-9-6 10:20:57 本章字数:4331

不过刘明强骂归骂,当时作为一个政府领导人的位置来看,刘明强还是赞同周英东的做法。就算是换做刘明强来安排,他也会把这个白当村当成一个重点对象来看待。第一,这算是给白当村出去的那位大佬一个面子,这种人物你给他面子他不一定会给你好脸色,但是假如你不给他面子他绝对会给你一张黑脸的,这种人物换做谁谁也不会傻的去得罪。第二,以白当村作为对象,不用付出太多工作便会有显着的成果,这样谁的面子上都好看,要是上面来视察,有明明白白的实物放在这,谁能说他周英东没有尽职尽责。至于这些成果是不是以前就有的老本谁会查,即使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么不想实业有清楚的账目和数字记录的,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他明阳市的,这功劳谁也能抢不走。
刘明强拿着手上的名单看了看,这白当村是没必要去了,去了也是白去。剩下的村刘明强大致看了看,都是经济起点不错的村。刘明强想了想,这也难怪周英东会使出这么投机取巧的办法,毕竟省里给他的时间仅仅只有半年,新农村建设本来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短短半年想弄出成效很难,依刘明强的保守的估计,要想看到成果起码得两到三年。
刘明强开着车便往他的目的地而去。
与刘明强一样,调研工作组的工作也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第一天,各调研小组的成员坐在市委的会议室里听取着周英东安排的形形色色与新农村建设有关的官员的汇报,汇报材料交到各个调研小组成员手上的时候足有半个人高,当然,江映雪在进招待所自己的住所时就直接撕碎了扔进垃圾桶。第二天上午,周英东安排了一个声音很是甜美,长的也很饶人的女孩子把大家请进了多媒体会议室,开始拿着半尺高的资料给调研小组的人员讲明阳市新农村建设的成果,列出了一大堆的数据,而且还伴有非常生动的多媒体图片和影像,把明阳市新农村建设取得的成果一幕幕的直接展现在了荧幕上。下午,周英东直接带领调研小组的成员组成了一个车队参观了定好的几个试验点,所到之处五一不是鲜花和掌声,早就在马路边等着的老百姓一个个都眉飞色舞,只不过细心人可以看出这些笑容很假罢了。当然,每经过一个村子,每位调研小组的成员都会收到一些热心群众所赠送的当地特产,而且每个村子里的群众送的都没有重样的礼物,让人感觉到,明阳市即使临近的两个村子特产竟然都会不一样,当然,调研小组的成员里除了组长江映雪以外,其余人都是非常喜悦,一个劲的夸奖明阳新农村工作做得好、做的扎实。同时周英东也成为了各人口中所说的党的好干部,一心为人民做实事的领导。而且一旁的周英东还以为的谦让,口中说着:“没有没有,为人民服务本就是我辈之人的职责所在。我需要做的还很多”。当然,江映雪对于这些完全当做没看见,心里却也是在佩服周英东手段之高明确实是一个天生当官的料。
第二天晚上,刘明强回到了市政府招待所,回来后直接敲了江映雪的门。
“谁啊?请进”江映雪的门入并没有反锁,所以叫人直接进来。
刘明强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推门而进。
进去,江映雪正在招待所的写字台上写着什么。
“江书记,没打扰您吧?”刘明强恭敬的问道。
“明强?,你回来了啊?你啊,真是的,不是叫你在没人的时候叫我姐就行了吗”江映雪见到刘明强很惊讶。
“对不起对不起,映雪姐,我都在下面呆糊涂了”刘明强呵呵的笑着。
“坐啊你,还用我招呼啊。怎么下去两天就晒的这么黑?都黑了一大圈了”江映雪皱着眉头看着刘明强,确实,刘明强下去两天人都黑了一圈。这人啊,有个特点,一个本来就晒的黑的人去外面晒两天绝对看不出晒黑了,假如一个平时没晒过太阳的出去晒两天保证变了一个人回来。刘明强就是这样,原本黑黑的他经过这半年办公室的生活活脱脱的变了个人,整个人变的白白净净,这下去两天,每天顶着大太阳在下面调研结果一回来,就像换了身皮。
“没办法,我们明阳的太阳自古以来就是这么的毒辣啊!”刘明强一点都不在乎的道。
“工作虽然重要,但是没必要这么不顾身体的去干啊,你这样骤然性的暴晒弄不好会的皮肤病的”江映雪关心的道。
“我知道,最严重好像是皮肤癌吧,嘿嘿,没事,我没那么的娇贵。映雪姐,这是我做的调研笔记,除了白当村我认为没有必要去之外,其余八个村子我都仔仔细细的调研过,这是每个村子的调研笔记。这是关于整个明阳市新农村工作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的一个归纳小结,这些都是草稿,还没来得及写成报告”刘明强从随身的公文包掏出几大叠报告递给江映雪。
“年轻人就是有精神啊,这才一回来又开始谈工作了,好了,既然你要谈我就陪你谈一点吧,这些留在我这,我今天晚上再看,我现在就想听听你对整个明阳市新农村建设工作的看法,你认为是成功还是失败?”江映雪也不啰嗦,直截了当的道。
“我个人认为,明阳市新农村建设工作有成功的地方,但是也有许多的不足,总的来说失败的地方多余成功的,当然,要是作为面子工程来看的话,还是很成功的。如果要论实际成果,根本就没什么大的进展。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明阳市领导,毕竟上面给的时间太过短暂,半年,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作为。所以我认为,失败的最根本原因还在于上一届的省领导班子的决策有问题。当时制定这个新农村建设试点工作就是错误的”刘明强短暂的归纳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后道。
“嗯,看样子你这几天还是很有收获的。其实很多人都认识到上一届省政府这个决策存在问题,但是有些问题即使是错的你也必须进行。明阳市把这个试点工作当做面子工程来做,上一届的省领导又何尝不是呢?这已经不是什么怪事了,所以才要你去调研嘛,你是农民出身的官员,所以更加容易从农民的切身利益出发来看待问题,现在看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好了,这次明阳的调研工作算是圆满结束了。你这么急冲冲的赶回来吃了晚饭了吗?”江映雪问道。
“没有,我才刚到这就到你这儿来了”刘明强憨憨的道。
“你啊,算了,看你工作这么顺利我就为你接风洗尘吧,去洗个澡换件衣裳,我请你出去吃一顿吧”江映雪不知怎么的,也是没来由的非常的高兴。
“还是我请你吧”刘明强可不敢一点规矩都不懂,虽然两人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说话什么的都很放得开,没什么约束,但是从最根本上来讲,刘明强心底还是把江映雪当做领导看待,在刘明强心里江书记的影子远大于映雪姐。
“怎么啊?怕我没钱请不起你?放心,我薪水再少也比你的要高一点,快点去洗澡吧,洗完了出去”江映雪笑着催促着刘明强。
“那好吧,你稍微等我一下,很快”刘明强说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多做什么,直接脱了衣服进来浴室,这一天太阳晒的他是浑身很是黏糊,难受死了,他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舒舒服服的洗个澡。
江映雪等刘明强出了门便拿起刘明强写的报告来看,前面几本字迹稍微潦草一些的是每个村的调研笔记,很明显是边调研便记录的。后面的一本是关于这次调研做的一个简短的总结,明显是草稿。江映雪翻了翻,得出了三个结论,第一就是刘明强的字迹很好看,自成一体的草书,但是却可以让人看的清楚,很好看的自己,有着男子汉的霸气却又不失优美。殊不知刘明强这么好看的字迹的源于高中时暗恋的一个女孩,那女孩是班里的文艺委员,负责出黑板报,可是黑板报不是一个人能出的了的啊,所以老师就安排同班一个字写的好的男生和这位女孩子一起负责,这让刘明强那个恨啊,因为那男的长的那就一个寒碜,而且异常猥琐。每当看到他们两人在那出黑板报时刘明强就有种好白菜让猪给拱了的感觉,所以自此刘明强便开始玩命的练字,一连就是一年,等到刘明强终于把字练好了觉得自己可以出黑板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个女孩子转学了,气的刘明强差点吐血。当然这是题外话。继续说江映雪看着刘明强字暗自发呆,江映雪一直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从一个人的笔迹看他的性格,他看着刘明强的字,字迹完整、标点符号准确,即使是草稿也没有出现漏字的情况,这说明刘明强办事一丝不苟而且很有呢条理。而且下笔轻重适中,这说明刘明强稳重而又自制力。江映雪发现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刘明强做事很认真,这从这几大本认认真真写出来的笔记就可以看出刘明强有多么的用心了。第三就是刘明强这两天真的很辛苦,不单说别的,就算是光写这么多笔迹都得花这么多时间,又何况这些都是刘明强在调查完之后再写的呢?江映雪是真的有点为刘明强动容,她在心里给刘明强给了一个评语,那就是一个有着实干精神和实干能力的年轻人,当然,这个实干精神与江映雪的不谋而合。自此,江映雪便坚定了自己要提拔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的决心。
刘明强洗完澡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把胡子刮了一下后才走到江映雪的房门前敲了敲门,然后喊道:“江书记”。
江映雪就是像是在等着刘明强一样随即便开了门,然后很甜美道:“走吧”。
两人并肩下了楼,刘明强准备去开车被江映雪阻止了,原因无外乎怕人说闲话。
两人从招待所的后面走了出去,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等走出了一定的范围刘明强才追上江映雪。
“映雪姐,咱去哪吃饭啊?爱”刘明强问道。
“你还问我啊?这明阳市我可是第一次来,而你却是地地道道的额本土人,去哪吃不是应该你决定吗?”江映雪道。
“其实我对明阳也不是太熟,说实话,明阳市我来过的并不多,小时候在乡下,很少出来,念书时在学校也很少出来,就算是那时候是垃圾也是被赶到乡下去了。最后读大学去了北京,我这一生到明阳市的次数也不会超过十次,这明阳市里面有哪些好吃的我还真的不知道”刘明强尴尬的道。
“还真难为你了。你说说你们明阳有什么本土非常出名的菜没有?”江映雪也没准备难为刘明强。
“这个就很多了,虽然我不一定都吃过,但是却绝对熟悉。要吃本土菜很容易,随便找一家大点的拍档就行了,而且味道比大酒店里面的正宗”刘明强笑着道。
“那行,咱就找找吧,说实话,我还真没去过排挡吃饭,这次也就当做尝尝鲜吧”江映雪笑着道,跟上了刘明强。
两人沿路找了一家大排档,刘明强要了一个包间,然后亲自出去找老板点了菜。
“你都点了什么菜啊?”江映雪好奇的问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包你满意,全部是我们明阳的特色菜,味道绝对正宗”刘明强很是自信的道。
果然,没过一会儿,老板娘把菜给端了上来,整整七道菜,摆满了整个桌子。
“这么多?吃的完吗?”江映雪看着满桌子的菜惊叹道。
“不一定要吃完,都尝尝味嘛,难得来一次不都尝尝岂不是后悔,下次就不一定有这机会了,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个菜呢叫做剁椒鱼头,这是最出名的,它的特点就是鱼的肉质鲜嫩,汤汁浓厚,清香中蕴含可口的辣味,随菜限量供应的特制剁椒酱常常令食客啧啧称奇。乍看这道菜扮演主角的似乎是鳙鱼的鱼头,实际上特制剁椒酱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第二道菜呢叫做砂锅牛蹄,特点在于选用生长期三年以上的牛蹄,如果牛太嫩没有味道。配上十多种药材,口感肥而不厌,爽滑、味浓微辣。第三道菜是水芹菜水煮鳝鱼,它是用我们这里特有的野菜,配上鲜嫩的鳝鱼,对身体还有健肤、补血的益处。第四道菜叫做竹筒排骨,糯而不腻、清新鲜香。第五道菜,孜然寸骨,特色呢就是这个菜的原料很讲究,必须要用本地的寸骨,否则味是不一样的。剩下的两个就是干锅螺肉和干锅田鸡。怎么样?介绍的你还满意吧?尝尝,味道绝对正宗,保准你吃了一回还想第二回”刘明强一个菜一个菜详详细细的介绍着。
“你还真是个美食家啊,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江映雪惊叹于刘明强对于食物的熟悉程度后道。
“这不奇怪,我爸是当地的一个土厨子,当然,说是土厨子也就是说他是上不了大场面的,只会煮一些当地的菜,所以我说别的菜或许我不懂,但是我们明阳的特色菜我绝对清楚,我从小就跟着我爸在外面煮菜,一来二去就全知道了,不过我爸煮菜的范围仅限于我那一个村,而且都是免费的去给人家帮工的,我呢也就每次都跟着,目的在于吃一顿好吃的”刘明强想起来小时候很回忆的道。
“看起来你小时候还过得很滋润的嘛,嗯??真的不错,这味道可比那些豪华宴席上的好吃多了,国宴我曾经也吃过,讲究那是非常多,不过味道确实没这个正宗”江映雪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