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那出轨的母亲

  在我的心理,是一个具有强烈的恋母清洁,但是在外人乃至自己心里从未表现出来。

从知道母亲偷情开始到现在的过去20年的日子里,我作为一个乖孩子,好好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也从来没有把母亲偷情的事情公之于众,我认为这是一种耻辱,所以从来就没有打算告诉大家,虽然我觉得对我的父亲来说是一种不公平,但是为了一个家庭的和谐,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刻意的隐瞒。

我的母亲,一个农村妇女,长的并不高,皮肤也不是很白,身材也不是很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妇女,放在大街上,随便可以找出成千上万个。在发现她偷情之前,我甚至都没有想过,会有别的男人找上他,除了我的父亲。

虽然我只是一个还未满十岁的小孩,大概读小学三年这样,但是这个时候的年纪,还是对男女之事有一点的理解。那个时候我的父亲不在母亲身边,到另外一个地方打工,我和妹妹就在母亲的旁边睡觉,当然平时还是我和妹妹一间,母亲和父亲一间,但是父亲不在的日子,我和妹妹还是喜欢和母亲一起睡,因为母亲的床是席梦思,我和妹妹的床铺只是硬的木床板,睡起来是在是不舒服。直到有一天半夜,我朦朦胧胧想起来尿尿,发现我母亲不在身边,就觉得奇怪,深更半夜,母亲哪里去了。我不能说是一个很笨的一个人,加之90年代初电视普及率逐渐提高,对婚外情还是有一点理解的我,在那个晚上的那一刹那就产生了一丝怀疑。五岁的妹妹睡的很熟,我自己爬起来打算去尿尿,那个时候还是深秋,月亮白的吓人,我打开房门,说明一点,那个时候还没有套房,只是一间一间排成一层的宿舍,卫生间只是在一层里的最后一间,我之前和妹妹睡的是隔壁一间,当我打开门发现隔壁房间是亮着灯的,我就认为是母亲在隔壁房间里,也没多想什么,迷迷糊糊我去了最后一间的卫生间,当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隔壁间的灯已经关了。好奇的我,还是贴在窗户上听了一下,没想到我听到母亲呻吟的声音。

不要大惊小怪,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但是我却从未联想到母亲身体的不舒服的情景,听到呻吟声的同时,我还听到了「啪啪啪」的声音。我想这个时候的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但是那时的我还是没有任何概念。迷糊的我还是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我还傻傻的问母亲,「妈,昨晚你哪里去了,我半夜起来尿尿没有看到你。」我母亲此时有一点慌乱,但是对小孩,她还是有一点对付的方式,随便找了理由应付了过去,我甚至忘记了她以什么高明的手段忽悠了我。但我幼小的心灵还是多了一颗心。

我们家在水泥厂开了一间食杂店,平时工人很多,男的女的很多,男女老少都有,对8岁的我来说,他们都是大人,说的话我不是很理解,有一天甚至一位男工人当着我妈的面把我的短裤脱光了,我妈还甚至说:「神经病,要脱不会脱自己的。」我只是很奇怪,我妈怎么不会帮我替我出头,在那个时候,周围很多小女孩,我觉得我裤子被脱光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是大人们却在嘻嘻哈哈。

母亲也是和他们嘻哈逗乐着,却完全忽视了我幼小的自尊心。

父亲回来了,从外地劳动回来了,母亲也把我和妹妹赶到隔壁间。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父亲回来的时候,母亲就要把我和妹妹赶走了。半夜,我偷偷的爬起来,想了解母亲为什么在父亲回来的时候就赶我。我偷偷来到母亲房间,那是在一栋五层楼高的一层楼住着,我来到母亲房间窗户下,虽然此时夜很黑,蟋蟀无耻的叫着,但是我还是壮着胆子在母亲窗户下埋伏着。此时母亲房间灯还亮着,却没听见父母说话的声音,只听到「一一外外」床板晃动的声音,我好奇的拉开窗帘,窗户并没有关,我看到了到目前都无法忘记的场景,父亲光着身子趴在同样光着身子的母亲身上,一上一下发出「趴趴」的声音。那「趴趴」的声音似曾相识,而母亲的呻吟声让我想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难道那晚听到的声音是父母在做同样的事情?虽然此时我只有8岁,我还是了解父母在做什么事情。曾经拖过我裤子的男人,也当作我母亲的眼睛从他裤裆拔出一根阴毛,更告诉我们这群小屁孩干逼到时是怎么一回事,右手一根手指插进左手团成的洞就是干逼。可是那个晚上我爸并没有回来,难道母亲和别的男人?

答案是肯定的,各位看客,相信你们在幼年的时候就或多或少知道父母的性事吧。从那晚知道父母的性事以后,我就母亲的出轨表现了不满。父亲又出门了,母亲千方百计拉我和妹妹和她一起睡。但是我以三个人一起睡很热拒绝了母亲,母亲就又把妹妹赶回来和我一起睡。半夜我还是听到了母亲开门的声音,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又换着策略了解母亲,我又同意和母亲一起睡了,母亲却又把妹妹拉过来一起睡。半夜母亲偷偷的起床了,并把房间反锁了,假睡的我却也不能出门去看奸夫是谁。

我很想告诉父亲母亲的奸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说不能说,说了就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了,我到现在都不理解为什么小小的我却有如此成熟的想法。

一天的无意中的发现,我才看到了奸夫是谁。那天中午,大家都午睡去了,虽然开着一间食杂店,母亲还是有午睡的习惯。那天我和妹妹跑出去野了,但是我想母亲午睡的时候是否会找情夫呢?我知道一个男人,却有了我房间的钥匙,我多少有点知道是他了。房间的窗户还是开着,窗帘还是放下的,我伏在窗户下,还是听到了母亲闷着的呻吟声,那个男人果然是他,此时他伏在母亲身上肆意的碰撞着母亲的下体,屁股上都是黑黑的毛,我却在此时想还是父亲的屁股好看,没有毛。男人大概是累了,翻个了身躺在床上,并说:「还是你来吧,累。」母亲此时却无比温柔的说:「才那么会就不行了啊。是不是被你老婆榨干了。」我却从没想到母亲是这么一个淫荡的人,她翻身就坐在男人的身上,扭动着屁股。

这些情节,也是我看了无数的日本爱情动作片以后才可能写出来的,那个时候我只是觉得那只是机械的运动。在一层的窗户下,我不止看过母亲的性事,也曾看过别的夫妇做爱做的事,因为这是一个小盆地,不开窗户,就热得很,那时空调还不普及。

知道情夫是谁后,平时我看母亲和那个男人说话就觉得随时都是在打情骂俏,心里郁闷的很。也许就是这个经历,是我具有很强的恋母情节,特别是初中开始发育后,总想着拿母亲开刀,并引发了一系列的故事。有时间的话,我再慢慢道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