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温

  『叮咚!』手机里传来一阵声响。
『快过年了!你爸爸很想你,早点回来?,顺便带你男友回来吧!』一条简短的讯息,显示在沫的手机里。
我叫『沫』,由于经济上的关系,家里又属于乡下地区,所以只好远离家乡到都市工作,收入还算稳定,而且还有一个一起同居生活的男友,他叫『此间』,但我都叫他『间哥』。
躺在床上,看完短讯之后,沫大声的对着正在洗澡的间喊着:『间哥,我妈要我早点回家过年,而且指定要带你一起回去!』。
此时间哥从浴室探出湿淋淋的头:『讲什么啊没听见』。
缓缓的从床上起身,带着一脸的微笑,走往浴室,接着双手捧住了间哥的脸:『我妈说:今年要我带你回我家!他们两老想见你!』。
『喔?』间哥在被沫挤压的脸颊中,翘嘟着嘴,轻轻的回应。
看着一脸痴呆的间哥,沫立马将唇凑上去,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间哥:『喔是什么意思』
『喔就是不想,但是又没办法不答应!』间哥竟然推开沫,然后关上浴室门继续洗澡。
『为什么不想我爸妈对你很好耶!你又不是不知道!』隔着浴室门,沫问着。
『不是因为你爸妈!甚么原因你不知道吗装傻啊!』间哥回答着。
『因为?军锋啊』沫略带心虚的回应着。
『哼!不然咧』间哥回应着。
此刻沫的脑海里顿时浮现一男子,他叫军锋,曾经是沫的男友,后来因沫远离家乡工作,日渐疏远,而在此其间间哥又刚好出现,简单来说是沫耐不住寂寞,移情别恋吧!于是沫跟军锋就淡淡的分手,没有恶言相向,但是军峰却一直没有交女友,直至今日都还是单身,而且每逢节日他都还会传短讯给沫,一些祝福之语。
『我跟他都分手这么久了,你怎么老还是提他啊』回过身,沫再度躺回床上。
『分手分个屁啊!逢年过节都传短讯给你,这叫分手』间哥洗完澡出来,边擦着身子边走到床边坐下。
沫缓缓的从间哥背后来一个温柔的环抱,并轻吻着间哥带着沐浴乳香味的后颈,『吃醋啊』。
间哥放下浴巾后,转过身站起:『废话!哪个男的可以接受自己的老婆还跟上一任不干不净的啊』,间哥一丝不挂大辣辣的站在沫的眼前。
望了间哥一眼,这时沫立马湾身倾前,整个脸贴近至间哥的胯下前,伸起手温柔的握住还有点湿气的垂软:『我闻闻?香不香』。
于是将间哥胯下的那堆垂软,贴靠在沫的唇鼻之间,用力的吸着:『嗯?香香?亲一下』,接着轻吻了一下垂软的小头,然后眼露慾火的从胯下之处仰望着生气的间哥。
间哥此时也盯望着沫:『香吗有你锋哥的香吗』。
沫低下头,微启双唇轻吻着柔软的小头,接着含煳的回答:『人家没这样对他过?是你才有的?』。,
间哥双手缓缓的插在腰后,看着沫的挑逗动作:『你没有含过他的屌骗谁啊』。
沫彷佛没听到似的,进而一口将间哥的垂软含住,并且将舌头在口中用力的点逗着小头,其实沫心里知道此时无声胜有声,丝毫不回应并用力吸含着。
沫的口唇动作十分老练,吹含吸舔皆来,任谁也受不住挑逗,于是间哥便将双手按压在沫的头上,用力的将垂软整根塞进沫的嘴巴:『他有没有像这样整根塞进你嘴里』。
整张嘴被堵着,沫发出了肉棒顶到喉间的『呜呜』声。
缓缓涨大的肉棒,渐渐的撑进了沫的喉咙,一股催吐的恶心感直逼喉间,于是后来便使力的推开间哥,大声的唿吸。
接着间哥一手握住已经些微硬挺的肉棒,然后一手扣压住沫的后脑,将沫压向肉棒,于是沫便再度张开双唇含进。
此时间哥开始挺腰缓缓抽插着沫的嘴,口中仍然说着:『你的锋哥有没有这样插你』。
『?』无声的回应,沫故意完全的配合抽插,舌头的绕弄,双唇的用力吸附,双管齐下,顿时口中唾沫也从双唇之间瞬时满溢而出,肉棒跟双唇间也同时发出了『啧啧』之声。
男人果然是小脑战胜大脑的动物,间哥也不例外,用这样的代替回答是最好的方式。
一阵用力吸允过后,间哥逐渐开始加大抽插的幅度,唿吸也逐渐急促:『快吸!用力吸?』。
沫使劲的撑开着喉咙,配合着间哥的狂勐。
『喔~~来了!』几分钟的激烈抽插后,间哥张口轻唿。
顿时口中传来一阵跳挺抽蓄,紧接着一股脓腥黏稠直接冲击至沫的喉间。
随着口中的一阵抽蓄颤抖后,间哥放开了原本紧压着沫后脑的双手,沫也同时轻吸缓吐着肉棒,并将肉棒上残馀的腥脓,陆续的吸进吞入。
『舒服吗间哥』沫轻吻着尚有微硬的肉棒,从双腿胯下处,往上盯望着间哥。
『好舒服~~好爽~~嗯好吃吗又被你吸的一滴不剩了!早晚我会被你吸干~~你简直蜘蛛精!白骨精!』间哥依旧双手插腰后挺着,并望着在他胯下的沫。
『嗯~人家最喜欢吃你的精液!好吃?还没舔干净?我再吸干净点?啧啧?好好吃』伸出舌头,沫舔拭着肉棒上最后的残馀。
『我跟你说:这次回你家,你最好跟你那个锋哥讲清楚,别再给我藕断丝连!不然以后就不给你吸精液了!你就去吸他的吧!』间哥望着沫说着。
『知道啦!人家才不要吃他的咧!我只爱吃间哥的!』沫撒娇的回应。
『最好是不要吃啦!都吃不知道多少了!少在那边装处女!』间哥说着。
一口再次含进,继续吞吐?再次的无声回应。
********************************
『阿间!沫!你们回来啦真好!这次一定要招待你们?』就在二人快回到家里的街口,军锋竟然刚好从街底迎面而来。
心中一股不知怎么形容的尴尬,沫心虚且偷偷的瞄了一眼间哥后,然后招唿性质的微笑开口:『锋哥,早啊!去上班啊』。
『是啊!真快~~又过年了!阿间!怎么样最近好吗』锋哥望着二人,开心的问着。
『还不是老样子,能好到哪去』间哥臭脸的敷衍。
『晚上我请你们喝酒啊!别到别的地方去喔!我先走啦!』锋哥明显感到间哥的敌意,强装欢笑的转身离开。
『你请小沫就好!我不用你请!』间哥大声回应身后的锋哥。
『干嘛这样啦!』沫一手急忙挽住了间哥,并轻声的喝斥着。
『哼!心疼啊我不能这样回他吗』间哥甩开沫的手,继续往沫娘家的方向前进。
返家后,间跟沫当然没有把外面的气氛带回来,一样开开心心的跟着沫的父母闲话家常,直到晚餐前?一阵电话声响起。
『喂』沫接起了电话
『小沫啊我是阿锋啦!吃过了没』军锋打来。
『还没咧!等等要吃了~什么事吗』听到是军锋的电话,沫又心虚的瞄了一下阿间,发现他完全投入了家里的闲话聊天,一股彷佛偷情似的莫名紧张悄然而生。
『别吃家里了!我请你们吃晚餐!快来?』电话中军锋热情的邀约着。
偷瞄了一下间哥,趁着大家都没注意,沫缓缓的起身,悄悄的离座并走出家门?
『锋哥,你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有阿间了!你可以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吗?我会觉得我很对不起你?』沫对着军锋说着。
『小沫!我知道阿间啊!你想太多了,我现在是当你好朋友耶,好朋友不能关心吗我们一年多没见面了耶!这样请你吃饭也不行啊难道分手就一定要老死不相往来啊』军锋电话里说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唉?晚点我出来后,我再打给你,别再打来了!就这样!如果你想见我的话!』沫轻声说完后收缐,再度返回家里。
随着晚餐结束,沫一家人不自觉聊到了很晚,后来欢乐解散,并各自回房休息,由于间跟沫二人还没登记结婚,再加上这里是沫的娘家,所以间很认份的去睡客房,沫则是睡自己的房间,二人分开。
12点多,军锋电话里响起?
『我在街口,出来吧!』悄悄出门并走至街口后,沫简单一句,立刻收了缐。
此时沫仍然穿着白天回家时的小西装短裙套装,没有另行换装,但整体上来说是端庄不失俏丽,秾纤合度的裁剪,完全映衬出沫的姣好身材,亮眼迷人。
等了约5分钟,街口来了一辆沫非常熟悉的车子,毕竟曾经也在这车上,渡过了一段浪漫的岁月。
上车后,二人开到市区,找了一家幽静的小酒吧,走了进去。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音乐,时光彷佛回到了以前沫跟军锋恋爱的当时,但现在二人却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忘了我好吗我们不可能了,而且间对我很好?看你这样,我真得很内疚!』在喝了一杯酒后,沫低着头,直接讲出了重点。
『呵呵?』锋哥没回答任何字,轻声的笑着,然后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望着锋哥,沫内心真的一股强烈的内疚,无语看着他的动作。
『小沫?我真得很爱你,你不知道吗怎么忘~~唉』锋哥轻声说完后,叹出了一口长气。
『别聊这了!我不会打扰你的,放心!不过我们友谊永在喔!是吧!聊聊你吧最近如何』锋哥把话题转开。
『好吧!别聊这了!祝我们友谊永在!』沫也很干脆的举起杯,碰了锋哥的酒杯后,一口饮尽。
于是二人便开始聊天说地,互相诉说着自己这些日子的过往,氛围逐渐热烈,酒也在不觉之下越喝越多。
就在二人喝的七八分醉意涌现时,店家妹妹起身走近,并客气的催促即将打烊。
锋哥至柜台结帐完,弯身扶起已经晕头转向的沫,一把将沫的腰还抱住,然后走出店家。
一股熟悉亲密的感觉,充斥着沫还有一点点清醒的意识,但是沫不想拒绝,(其实沫还是对锋哥有感觉的,)于是就任由锋哥紧抱着走路,装作没发现,沫甚至还有点故意贴着他,直到上车。
『走!唱歌去!我们在喝!痛喝一场!』上车后,锋哥高声吼着。
『好!?去KTV!不醉不归!』沫也随酒意豁出去,企图放纵一下。
到KTV后,二人欢唱起一堆当年的歌曲,一些回忆顿时浮现?气氛也产生了一股暧昧感。
在一首以前二人必定合唱的情歌播放时,突然锋哥从沫身后ㄧ把抱住,右手绕过沫的肩膀,斜跨过沫的胸前,并拉起沫没拿麦的另一只手,十指交扣,然后继续唱着电视里的歌词。
『好怀念的动作喔~他竟然还记得』沫内心想着。
一下子陷进氛围,沫完全没阻止这踩缐的举动,还稍稍配合后贴,将自己紧贴在锋哥的怀中。
二人就像情侣似的,沫的后背紧贴着锋哥怀中,小鸟依人,并十指交扣的唱完了这首曲子。
曲尾的音乐声还没断时,沫转仰头回望锋哥『其实我还是很想你耶?锋哥』。
锋哥闻言,然后露出迷死人的微笑,深情的望着沫:『别说话?』,然后低头将双唇靠上了沫的双唇,顿时一阵触电的感觉,打进了沫的世界。
就在此时,完全的意乱情迷,沫竟然也微启双唇,还轻轻的将舌头探了过去,完全没抗拒。
锋哥也熟悉的张口迎接着沫的香舌,轻轻的吸允着。
沫完全无意识的放下了麦克风,转过背身的姿势,将双手绕住锋哥的颈脖,红唇大张,激情的伸长了舌头,企图完全探进他的口中,激烈拥吻。
就在二人紧抱且激烈舌吻的当下,锋哥口齿不清的说:『我真的好想你?沫~』。
『我也是?锋~』沫完全配合着所有锋哥激吻的动作。
又感觉到一阵触电的感觉!锋哥将手按上了沫的胸部,隔着衣物轻压缓揉。
『啊?』不自觉的,沫发出了轻唿。
锋哥此时从沫的肩膀将小西装外套卸下,继续的隔着轻薄的衬衫及胸罩,缓缓揉压着。
『嗯?』配合着锋哥伸进沫口中的舌头,沫用力吸吮着并发出唇舌交缠的轻声,完全没制止揉胸的举动。
缓缓的,锋哥将手掌贴着沫的曲缐下游,变成贴在沫的翘臀上,隔着短裙轻揉,再缓缓的将短裙揉扯拉起,开始游走沫的白皙大腿。
顿时沫立马伸手阻止住裙摆上拉的动作,红着脸轻声说:『不可以?不可以?不行这样』。
锋哥强势的将沫的后脑按回,再次将舌头吐进沫的口中,接着右臂直接紧压着沫的上身,左手依然拉起沫的裙摆,沿着沫的大腿开始袭上臀部,后来直接沿沫的丁字裤缝,手指滑逗着沫的私处边缘。
『啊~~不行~~不要~~不要~~锋~~别这样~~』背锋哥紧抱住而无法反抗的沫,断断续续的伸吟着。
其实早在被锋哥吻上的当下,沫私处早已产生一股躁热感,后来又被揉胸逗弄,沫的私处也就泽国一片,泛漤成灾。
锋哥伸指的同时也感觉到了沫丁字裤底端的潮湿,立刻将手指完全伸进丁字裤缝,并按在阴核附近开始用力的转揉:『这么湿?还说不行』。
一种羞愧无比的淫荡感,顿时袭上沫的内心,一股慾火就快被点燃。
沫双手开始使劲的推着锋哥企图阻止,但毫无作用,依然被锋哥紧紧着压抱着,口吻激烈的说着:『不可以!这样不对!不可以~~』。
私处下体一股酥麻的感觉,随着锋哥的压揉,越来越强烈,私处的汁液也越发不可收拾,但心中强烈的罪恶感又一直告诉自己,这是不对的!真的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情慾煎熬。
锋哥此时将手指探进蜜穴,抽插了二下后拿出,然后将手伸至沫的眼前,双指微微张开然后闭合,一道明显的汁液,挂悬在锋哥的双指之间,沫顿时红透了脸并低下头『你很讨厌耶~』,声音细到接近蚊声。
『你还是这么容易湿啊』言闭后,锋哥将沾满汁液的手指,轻放在沫的唇上。
曾经非常熟悉的动作,沫下意识的便配合的将双唇张开,锋哥也非常熟悉的将手指伸进沫的嘴里,双指用汁液涂抹着沫的舌头。
充斥着整个口腔的淫水味,完全被慾火点燃的沫,紧握粉拳抵在二人之间,但是完全没出任何力气,只配合的用舌头遶弄着口中锋哥的手指。
逗弄了沫的舌头一阵后,锋哥双手直接绕至沫的背后,『刷』一声,将沫的套装短裙拉链拉下,裙子便依势滑落至沫的小腿。
『锋』轻唿一声锋哥后,沫再次将双唇贴上锋哥的双唇,双手张开绕至锋哥后颈,完全任由锋哥摆布了。
卸下裙子后,锋哥便将双手转换上伸,探进已没扎住的衬衫后背,解开了沫的胸罩后扣。
此时沫也已放开心结,接受着锋哥的所有动作,脸贴着锋哥的脸,然后轻声的在锋哥耳边说着:『你要在这里把人家扒光啊等等有人进来怎么办』。
『不管了~我现在只想要你~』锋哥开始解除衬衫的扣子。
扯下衬衫后,再解除了胸罩,沫现在全身仅剩一条黑色衬布的丁字裤,几乎全裸的迷人胴体完全展现在锋哥眼前。
锋哥也缓缓的按压着沫的双手,将其摆放至腰旁,让其无法遮掩,接着缓缓拉转着毫无抵抗的沫,欣赏着沫的诱人裸身~『你还是这么迷人!』口中轻叹着。
『哪有这样看人家的啦!人家会害羞啦?』沫红着脸说着。
接着锋哥便牵着沫的小手,贴在自己两腿胯下的突起,说着;『有想他吗他比我还想你!』。
沫轻啐了一声『讨厌啦!』整个脸涨红到不行,但手并没拉回,任由锋哥拉引着抚弄坚硬下体。
放开了沫的手后,锋哥迅速的解除了腰带,长裤应声滑落,接着扯下内裤,立刻露出了硬挺,再度牵起沫的小手握住。
沫此时红着脸问着:『好硬喔?这几年你都没女人啊』手也开始轻轻的套弄起早已硬挺怒拔的肉棒。
『小弟弟说:赶快亲他!他等很久了!你没听到吗』锋哥将双手轻压在沫的双肩上。
沫配合着蹲低,依然紧握着,然后缓缓将脸接近肉棒,然后抬头望着锋哥『真的没被别人含过』。
『嗯!他是你的~~永远是你的!只有你可以含!』锋哥更是挺了一下,肉棒顿时贴上沫的唇瓣。
一股腥臭的味道,顿时吸进沫的鼻腔。
『好臭喔~没洗!』沫轻轻的抱怨了一声后,果然张口含进。
『喔~~好舒服,好久没这个感觉了!嘴巴里面好温暖,好舒服!』锋哥仰天轻唿。
满满的腥臭味充斥着沫的整个口腔,但是沫不但没反感,反而是兴奋到不行,使劲的吸着。
『我竟然在吸前男友的棒棒怎么会这样不过好刺激喔~~这种感觉好奇怪喔这算什么偷情吗』沫边吸脑海里边想着,一种算偷情的刺激充斥着整个思绪。
吸了几下后,锋哥推开沫,并拉起沫的裸身,然后转而走向沙发,自己躺了下来:『把内裤脱了上来!我也想亲你穴穴!』。
『讨厌耶~~你还是喜欢这个姿势啊』沫红着脸,弯身脱下丁字裤,然后便整个人跨腿至锋哥的脸上,然后朝肉棒方向俯身而下,用着以前他们最爱的69姿势,继续含住肉棒。
接着一道温热的肉舌触感,贴上了沫的阴唇,并开始四处游走。
『啊~』沫不自觉的发出轻唿。
包厢内音乐的节奏依然,但二人竟然无视这是公众环境,大辣辣就在沙发上忘情口交,锋哥的钻探,沫的吸含,二者完全投入了情慾的世界。
一阵缠绵后,锋哥再次推开了沫,然后牵着全裸的沫,走往包厢厕所。
关上门后,锋哥便将沫转身压至洗手台,然后握住肉棒,对准沫的蜜穴一挺,『滋~』接合处发出了一声淫糜之响。
『啊~』沫也发出了对应似的淫声。
勐烈的抽插,在这小小的包厢厕所内开始上演。
由于这种分手后竟然又再次做爱的另类刺激,使得沫早已高潮连连,娇喘声不断,『锋哥~~你想干死我啊~~这么用力~~小穴穴会被你干坏啦~~好深~~好深~~会干坏人家~~啊~~被你干死了~~』,不堪入耳的字句,完全展露出沫的淫荡本性。
『还是那么紧!真舒服~~好久没干你了~~一定要一次干死你~~让你忘不了我~~』锋哥也是边插边用力的狠叫着。
『射了!我要射了!啊~~好舒服!』一阵抖动,锋哥将白浊灌进了沫的深处。
『啊~~好深~~你怎么射这么深啦~~啊~~会出事啦~~』感受着锋哥在蜜穴深处的抖动,沫意识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前男友无套射入。
一阵激情后,二人都得到了十足的满足感。
简单的擦拭后,二人打开厕所门走出来包厢,但一见到门开入眼景象!一股震惊的感觉,彷佛脑中一阵轰击,袭上了二人全身,情慾全消!
包厢内整齐非常,酒杯酒瓶收拾的干干净净!而且二人刚刚脱卸下的全部衣物还被拾起摆放在沙发上,最震撼的是胸罩及丁字裤更是被摆放在桌上!
一阵无敌的羞愧感立刻充斥着沫的整个脑海!望了一眼锋哥后,取起全部衣物,默默的迅速进入厕所。
锋哥在包厢也同步穿起衣物,穿完后然后按了服务铃。
几分钟过后,一位整齐衣物的服务员走进包厢,锋哥也立马开口:『结帐!』。
无声的尴尬,二人默默的离开KTV。
上车后,沫一脸怒气:『都是你啦!看以后怎么去这家店!这家店我爸妈常来耶!死定了!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做爱,完蛋了!风声要是传回我家,我就完了!』。
『不会啦~~安啦~~』锋哥牵起沫的手,安慰着。
『送我回家~~天快亮了!我不想被间哥发现!』沫望着微亮的天色说着。
『我们现在算什么呵呵呵?好尴尬的关系!』锋哥轻声的问着。
『不知道啦!~~还有下次不准再射里面了!知不知道讨厌耶~~还射这么里面!』沫轻啐着。
『嗯~~下次换射嘴里,我忘记你最爱吃我的精液了!好吗』锋哥笑着回应。
『阿!你很坏耶~~以后真的都不理你了啦!』沫开启车门下车,此时车子刚好到沫的家门口。
『等等!亲一下再走!』锋哥最后轻声唿喊着。
『亲你的大头鬼啦!走啰~~』沫转身走往家里。
就在沫跟锋道分别下车的时候,一道盯视二人的眼神,就遮掩在沫家里的客房窗帘后面,微微耀动!
『贱人!竟然真得跟他出去到天亮!』阿间心中狠狠的怒火完全点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