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彤的选择01~10

  第一部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澳门。我们把握着这些得来不易的短叙。
阿彤戴着大大圆圆的太阳眼镜,不是为了遮挡太阳光,而是要改变脸形。
我们总是避开人群,免得被人认出。
阿彤是我的同事,我们曾在两年前有些暧昧。
我知道她经常在公司凝望着我,眼神就像小孩远望着得不到的冰淇淋。
她会在茶水间借故与我谈话,说到兴起时会把肩膊轻轻靠着我。
她也会查看我的办公桌上有无女朋友的相片,又会四出打听我周末去处。
有时同事也会揶揄阿彤对我的各种优待,但我也是笑笑算了。
当时我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觉得她喜欢我当然好,但没有她,也不是甚么损失。
直至一年后,她把喜讯吿知我的那一刻。? ?
我半带玩笑的说:「我才不想去你的婚宴,我喜欢过你。」
这时,我知她装作冷静。她错愕得说不出话来,两唇像春风中的丁香微微轻颤。
我细看着她的脸,说了一句:「可惜,你要结婚了。」
从她绯红的脸,我知道我这句说话打开了一系列的可能。
她终会嫁人,我却忍不住大着胆子约她去澳门。我明知道她会欣然答应,我肯定她不是为了澳门的美食与风景。
我为她订了最好最新的酒店,我知道我们的可能。
澳门的美食加上三两杯红酒,催化了应该又不应该发生的事。
就在返回酒店的途上,我们已牵手热吻,没有人知道阿彤将是别人的新娘。
甫走进酒店房间,我就把阿彤的连身裙子褪去。
「为了你,我买了全新的内衣…… 」阿彤退后几步,给我看得清楚。我见到那副半透明的薄荷绿色胸罩,已透出她那双粉红的两处。
我已急不及待,脱去她的一切。我就像抱着一个最纯洁的婴儿。
阿彤算是高大,大约有一百七十公分高。骨肉匀称的她,有一对椒乳,粉红的两点高高翘起,我忍不住就把右边的含吮一番,那草莓软糖在我唇舌中,暖暖的。
左边的,我用右拇指逗弄,有时会联同食指轻轻拉揑。
她的娇躯也许未经过这种双重刺激,纤腰不住抖动。
见她情兴大动,我右手就漫游她的大腿,向微隆的尽处进发。阿彤的毛发从小腹蔓延,色泽如她浓浓的秀发,与雪白的大腿,相映成趣。
我先用两只手指轻撩她的毛发,再以中指的指腹呵护她那浅粉红色的蝴蝶。
阿彤享受着我的爱抚,把头埋进我的肩窝,我感到她的脸又红又热,微微娇喘。
我的指尖感到又黏又多的液体。我并不急着。我把拇指下的掌肉压在她那方寸之地,时而轻压,时而慢慢地蠕动。阿彤舞着腰肢,贴我手掌推磨着。
过不了三五分钟,她的唿吸就愈来愈快,我估计单靠我的右手就可以征服她。
这时我把节奏减慢,把她的手带到我发热发硬的东西上。她虽然毫不熟练,但努力模仿着我教她的动作,双手生涩地套动,纯纯地,为了取悦我。
「她快要结婚,成为别人的老婆。」想到这一点,我就变得更硬。
我仰卧着,看着阿彤长长的秀发垂在我的小腹,像蜜桃甜的咀唇贴近我最硬的一处。她的咀巴很暖。
我把她一双长长的腿放在肩上,像个回家的人,要把钥匙送入大门,一切理所当然。
我们凝视着对方。
她双手环抱我的颈背,说:「我可以与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可是我要与一个我真正喜欢的人做爱。」
这是我们忘我的第一次。
第二部
阿彤长长的美腿就架在我的肩上。我在房间微黄的灯光中,凝视着她的全部。她的毛发浓而鬈曲,很黑,却隐蔽不了她那像小粉蝶的一处,因为我的爱抚而胀得像个小小的嫩红鸡冠,它彻底地呈现在我眼前。
? ?我看着这个未婚就有婚外情的女人,心中竟有个念头,要细看着,要记住这女人在我进入那一刻的脸容。
突然,我看到阿彤满脸通红,流着泪水。
她不忿地说:「每次我与未婚夫抱着我时,也是想着你。他爱抚我时,我也是想着你。我时时觉得对不起未婚夫,今次又与你……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 ? 我们本来要做爱,现在却对峙着。
? ?「我恨你为甚么到我快要结婚才向我表白一切已经太迟了!」
? ? 我的双唇用最轻的力度扫阿彤白嫩左边的颈项,说着我就在她耳边轻轻呵气。
我用鼻尖轻撩她的耳窝,舌尖像毛笔一样,轻轻地挑弄阿彤的左耳珠。右手则托着阿彤的右乳,薄薄的皮肤令我感到她的脉搏随着我的挑弄,大大加快。右乳上的软糖,又渐渐隆起变长。
「那我们把握现在,实现我们一直期待的事吧。」
也许是我的话,也许女人的身体受情慾控制,她听到这句话后,解除了一切防卫。
我们对望着,知道将要发生的事。
我把她的双腿再次擡到肩上,并且擡得比第一次更高。
我没有停过一秒,每一下都抽在阿彤心甘情愿的身子里。
「呀——,你千万别射进去。」这是我带给她第二次高潮时,她喘着气的说话。
是怜是爱我竟乖乖地在喷发前抽出,就在她的娇躯上,用白色的油彩画出一幅抽像画,我喷出得比平时更多更浓。阿彤的小腹与脐眼,也注满我浓浓的白液,似有半杯。
她多次高潮过后,我看到她的脸儿红红的,嘴巴唿出暖暖的香气,像喝过伏特加。
阿彤竟红着脸细看小腹上的白液,看着白液逗留在她小腹与毛发上,她不急着拭去,似是要自己身上,留下我一点点的印记,纵使也会干掉,最终成灰。
我看到她的眼睛闪亮亮,也许是泪光,也许是情慾的润泽,也许是我。
澳门的天在这一刻愈来愈明亮,那是好清晨。「阿彤的未来,我的未来,却愈来愈看不清」这是我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第三部
自从由澳门回来后,我们的关系起了很大的变化。有时我的桌上有杯浓浓的咖啡,有时阿彤会在公司不远处的食店等我,就像两年前对我做的一样。
准新娘据说是很忙碌的,但当她总能在忙碌过后,抽出时间和我一起。今天她向中学同学派喜帖。准新娘为保苗条不可多吃,但却能豪饮,醉唿唿的她打了我的电话。
「快来中环接我…..」
半小时后,我在苏豪区找到醉醺醺的阿彤。她的中学同学以为我是新郎哥,纷纷向我道贺。我为怕他们认得我,急急把阿彤带出酒吧。
阿彤倒在我怀里,还带醉嚷着,「你们知道,我有多想嫁他,多想嫁他!」那几个中学同学都在讪笑。只道她是醉后戏言,不知这句话对她来说有多凄酸。
的士上她把头埋在我的肩膀。阿彤无声的泪珠,沾湿了我的衬衣。我好容易才把阿彤扶回家,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她的香闺。我把她扶进睡房,虽然今天我是没有那种兴致。阿彤睡房是薰衣草色。我希望翌晨她不会宿醉得太厉害,可惜找不到半片头痛药。
我发现她家中有不少公司同事的相片,而她总是站在我旁。我好奇,为甚么没有她未婚夫的相片
快将结婚的女人,总有理由保持健美,我看到阿彤家中一角,有不少健身器材。有个Fitball,即是那个充气后大约一米高的橡胶球。我把玩着这个大球,倒是没有理阿彤。
「我时常幻想你在这儿哩。」这时阿彤走出睡房,也许她根本没有那么醉。
她也不理自己仍是穿着裙子,以大球埝着背,做出拱桥姿势。我怕她酒醉未醒,会从大球上失控倒下,就扶着她的腰。
「看来你也很关心我喔,我说醉了你就来接我,怕我掉下就扶着我的腰,是因为在澳门和我上过床吗我和你不是婚前玩玩而已吗还是你也开始喜欢我」我只道是她未酒醒,默不作声。
她改变拱桥姿势,坐在那大球上,褪下那条长裙,单留着薄荷绿色的底裙。她抱着我的后背,把我的头轻按向她的大腿尽头。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经常在这个fitball上想像你这样吻我。」她的腰力很好,慢慢回复拱桥姿势。我掀起那薄荷绿色的底裙,看到阿彤的尽处。
我把阿彤的一双大腿尽量拉开,因为那个橡胶球,阿彤那又湿又黏的一处毫无留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把大球推前一些,吻的角度就不一样,看到的风景也不一样。我温柔地,慢慢地,从不同角度吃着一件粉红色的士多啤梨忌廉布甸。
我知道她已经有至少两次高潮。这时,阿彤借用着橡胶球的弹力,竟礼尚往来,用她那一双长腿为支撑,把她的秘处用力地印到我的嘴唇,本来应该是我温柔地吻着她,现在像是她用秘处摩擦我唇舌。她那儿的质感温度气味,全都留在我的唇舌脸庞。那种澎湃的力度,为她带来第三次高潮。我看到阿彤长长的大腿抖动。十来分钟的用力迎送,已是超出她大腿的极限。
为了让她的大腿休息一下,我把阿彤的一双大腿放在肩上。我飞快地脱下裤子,也顾不了硬度,就往阿彤又暖又甜的地方去。那橡胶大球的回弹力度很强,我每一下抽送都让阿彤的身子贴向我。得到这种贴身的亲密,我们好像更融合为一。不过这大球也让我们比平时花费多体力,十来分钟,我已经力有不逮,要换个姿势。
阿彤在澳门时说过不喜欢像动物交配的那种姿势,她说太野性,两人好像也缺乏交流。
女人总是由情慾控制身体。我把她的腰肢抱着,轻轻反过来,让她的肚子贴着那大球。她知道她拒绝不了。
她的梳镜反映出她那野性的身体,像只雪豹。
我故意扭了她的屁股一下,再吻吻那个像玫瑰一样的留痕。我知道她是享受我欣赏的目光与轻轻的虐待。
雪豹的姿势,让阿彤可以借用大球的回弹力,你推我回,每一下都是最深入。看着阿彤充满弹性的屁股,像潮水向我拍打,我用双手搭在阿彤的肩膊借力,与其说在抽送,不如说是我在钻压这个女人。这时,不远的桌上,阿彤的电话响起,我看到来电显示着两个我最不想看到的字:「老公」。
我想到一个恶作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