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唐的校园淫荡生活

  我的父亲是中学英语老师,母亲是个招待所的服务员。我从小在温暖而和谐的氛围中中长大。在我眼中,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对情侣要比我父母还要相爱。直到有一天,在我母亲上夜班时,有一个漂亮的阿姨走进了我们所住的简陋的筒子楼的屋里。那个阿姨很漂亮,对我也很好,只是对我微笑之后,他跟爸爸就走进了卧室,关上了们,留我一个人在那里写作业。我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他们在屋里呆了很久很久很久,最后,那个阿姨刚出门,就立刻跑进了我们家的厕所。那晚是我人生第一次听见男欢女爱的奇怪声音。
我觉得上天给了我惊人的记忆力天赋,因为我清晰地记得小时候跟母亲的每次洗澡过程。有时候,母亲会带我去她看守的锅炉房里的小水池里洗澡,每次洗澡的时候,母亲丰满的乳房和旺盛的阴毛便会映入我的眼帘中。母亲有时候还会带我进入单位的女澡堂,但是从始至终,我的目光始终无法从母亲的身体上离开。我的母亲不算多么漂亮,但是有着丰满的胸部和凹凸有致的下半身。
其实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小,对于男女之事没有丝毫的概念,一切的转变来自于一件让我至今无法忘却的事情:在大约幼儿园小班的时候,我身材高挑的小姨,也就是我母亲的妹妹,来到了我家里。她在我母亲不在的时候,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Roy, 让小姨看看你的小鸡鸡有没有问题,好不好?”我记得当时她穿了一双灰色的丝袜,扒下了我的裤子,然后用脚趾轻轻点拨我的小鸡鸡,那次事情以后,我喜欢上了女人的腿,每当母亲带我出门或者陪我睡觉时,我都会紧紧地抱住她的腿。有时候母亲会穿肉色或是黑色的长筒丝袜,我便会用脸和身体拼命往她的腿上贴,感受那种奇妙的摩擦。母亲睡觉的时候,我喜欢在床头静静的欣赏她的足,然后将房间里我能找到的丝袜一股脑地给她穿上,直到母亲醒来,又好气又好笑地问我: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开始对长得漂亮的女生产生莫名的好感和冲动,但我发誓这种冲动只限于某种对于亲密接触异性的渴望,还暂时不含有生理上的欲望。例如,我在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喜欢上了班里最漂亮的一个女生,我至今依然记得她叫婷婷。每次玩耍的时候,我总是第一时间找到她,想跟她玩。她总会骄傲的说:如果你想要跟我玩的话,就做我的马吧。这时,我会幸福地趴在地上,等她骑上我的身体后,爬行在教室的每个角落。这或许是大学毕业后我有着深深的m倾向的潜意识根源(很多年后才逐渐转变为S)小学时,我一直对女人的身体有着浓厚的兴趣。趁父母不在,搜寻他们卧室里所有关于两性的杂志,图片。我记得人生找到的第一本带有情色描写的杂志,是一本蓝色封面的小本本,那是在我父亲床底下的储物箱翻出来的。现在看来,那本书里记载的只是几篇略带风月描写的小说而已,但对那时的我着实是一种震撼。记得我每次拿出来看的时候,浑身都是颤抖的,是怕被被父亲发现的紧张,也是混合者某种兴奋的紧张。我人生的第一次顶起的帐篷,也给了书里那位在我脑中幻想出来的女主角的样子。记得有一次父亲买了一个挂历,每一张都有一个穿着暴露的美女。趁父母不在,于是我总会从墙上拿下那个挂历,放在我的床上,身体趴在挂历上,看着封面的美女,蠕动并摩擦我的鸡鸡,我现在甚至都记得那个挂历散发出的浓浓的印刷品德味道。有一次,我发现我下面全湿了。我本以为自己尿在了床上,低头一看,发现了乳白色的浓液沾满了内裤和床单。如果男生也有初潮的话,我想那次应该使我人生的第一次。
之后的日子里,每当我在电视中是看见男女的亲密动作,或者在现实中看见穿着丝袜的女人,鸡鸡都会忍不住的僵硬,然后晚上我便会在自己的被窝里幻想着那个场景,让下体跟床板进行亲密摩擦。久而久之,我发现这种摩擦的结果是快乐的。因为当那看上去很恶心的液体喷射出的一瞬间,我的全身上下好像会打一个极为惬意的冷颤。于是,本能变成了习惯,习惯变成了强迫。只要父母不在,我便会闭上眼睛,想象着最近看到的美女,然后让自己在一大片涌动的暗潮中释放灵魂。
1996年,我上了初中,也就是我父亲所在的那个中学。开学那天,班级里的所有女生都在班级门口等待着老师点名。我清晰的记得,很多女生都穿了肉色丝袜,阳光从玻璃窗照射进来,洒在她们的芊芊玉腿上:我头一次发现,丝袜并非中年妇女的专利;穿在未成年少女的腿上,有着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和美感。我们班上美女众多,把我看花了眼。当时我想:如果要是她们成为我的女朋友,那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抚摸她们的大腿了吧?那一瞬间,我第一次有着强烈的想要跟女生交往的冲动。然而整个初中三年,我只成功地约到了一个女生。她是我们班的班花,我请她去看电影,平时从不理我的她那天竟然答应了。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我此生头次拉了异性的手。那一瞬间就像有一股电流流遍全身,最终落在了我的小弟弟上。于是,人生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我顶起了帐篷。我狼狈不堪,借口肚子疼,龟缩着身体奔向卫生间。这次精心准备的约会也以失败告终。
高一的第一次音乐课,我遇见了人生的唯一的女神,也是真正意义上我全部高中三年的梦中情人:音乐课的潘老师。潘老师刚从大学毕业,身材曼妙,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由其喜好紧身毛衣和短裙,黑色丝袜和高跟鞋。我从走进教室,就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脸上和身体上移开。她那极致美的胸部,被黑色紧身毛衣的衬托下,像两座美丽的山峰,骄傲地挺拔着;她那双美腿恰到好处地被黑色丝袜所包裹,令人无限遐想。从第一次上她的课,我每晚的撸管都会献给脑海中的她,我也曾一万次幻想跟她可以做的所有狂野之事。她是我的圣母,我的女神,我活着的唯一快乐源泉。可惜,我从未有机会向她表白过。
我跟潘老师的唯一亲密接触,是一个藏在内心多年的秘密:有一次,潘老师竟然到我家里作客。原来她是来我家问父亲借几本音乐方面的书籍,顺带寒暄客气一番。我们当时住的地方,客厅在屋子的最里面,所有客人都要经过我的卧室走进客厅,所以当潘老师走进我的卧室时,我的内心是心跳加速的。她依然穿着她那件凸显身材的紧身毛衣和黑色丝袜外加高跟鞋。进入房间时,她一边跟我打招呼,一边将自己的高跟鞋从脚上脱下。她离开我的房间,走进客厅后,我脑海中还在回味刚才她脱鞋的瞬间,感慨女人就连脱鞋的动作也可以如此性格。我直勾勾地望着她刚才换鞋的地方,她那双黑色系带高跟鞋安静的摆放在那里。我突然很像把这双高跟鞋留下来作纪念,但隐约感觉到他们的对话即将结束。于是我以迅雷之势走到门口,拿起潘老师的高跟鞋,放在鼻前闻了闻,淡淡的皮革味进入我的嗅觉,至今依稀记得。由于这件事,至今我对女生鞋子的爱恋远甚于女性丝袜或内衣。
高二时我交往了人生的第一个女友。她跟我相遇在学校的一次文艺汇演。她跳芭蕾,我是首席小提琴。她跳天鹅湖,我给她SOLO。 整个演出过程中,我的下体一直顶着帐篷,因为她的白色芭蕾舞袜在我的眼前不停的撩动。有几次,我无意间看见了她下体双腿间隐约透露着的黑色耻毛,我甚至还因此拉错了几个音。演出结束后,我不顾自己尚未消肿的下体,魂不守舍地走向她,红着脸跟她打招呼。她很大方地跟我聊天,最后在我的手上写下了她家的电话号码。跟她交往的第三天,她献给了我人生第一次舌吻,我头一次知道女生的嘴唇是那样的柔软。我开始跟她约会,每天放学,我们手拉着手走过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公园,每一处风景。在没人的时候,我们接吻;我会趁机抚摸她的身体,想象她是潘老师。
欢乐的日子很快结束:2001年6月,大我一届的她参加了高考。然后,她告诉我她考上了南京艺术学院。我坦然地跟她分了手。分手那天,她失望地大哭,然后问我能不能把她第一次要了,因为她只想给我。于是,我就趁她的父母不在的某日,潜入了她的深闺,试图跟她做那事。然而,第一次的尝试,以失败告终,因为我们始终没有寻找到那个洞口的位置。她开始嚎啕大哭,我也沮丧无比。我问她能否为我跳最后一只舞,于是她穿上舞鞋和白色丝袜,为我翩翩起舞。我欣赏着她的舞蹈,脑中想的却都是潘老师的那対修长的美腿。
就这样,带着跟她分手的淡淡伤感,我在浑浑噩噩中复习了一年,考上了一个北京不太知名的二本工科类学校。
大学前两年的生活乏善可陈,我一直都是处男之身,即使谈了两个女友,也都是在女生的洞洞边浅尝辄止。然而在大二下学期,那个女生终于出现了。当时我在学校的广播台兼职播音,跟我搭班的有一个妹子叫忱忱。我第一次看见她,就预感我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她短发,齐刘海,个子不高但身材匀称,面部表情尤为丰富,每一个看你的眼神都仿佛在勾引,空气中总是流动着某种暧昧的气息。当时的我万万没想到,半年后,这个女生即将在一个简约而干净的小旅馆里夺走我的童贞。
在广播台的那段时间里,我曾经想过追求她,但当我得知她在天津老家有一个高中时就在一起的男友时,放弃了自己的念头。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绝不会跟别的男人共事一妻,因此我从未在对方有男友的情况下恬不知耻地去追求她。爱情是圣神的,不可以共享,这是人类作为动物属性的一个基本认知。于是在跟她作为同事相处的时光里,我们除了偶尔开些黄段子,基本上没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一个月后,也就是2004年的4月,我离开了广播台,从此我们俩再也没有交集,直到大三开学。当年9月中旬,我又在教学楼里邂逅了忱忱。我发现她的胸部比上学期更大,臀部也比之前更丰满。我猜测是由于这半年来她男友跟她一起做了很多夜晚的床上运动,并且姿势多半是后入和女上,否则一个女人断然不可能短时间内奇迹般的从平胸扁臀变得前凸后翘。我刚看到她就主动跟她打了招呼,她用一种勾人魂魄的眼神回应我,让我魂不守舍。回到宿舍后,我翻阅手机通讯录,发现她的号码还在。我发了个短信给她,问她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喝咖啡。出乎意料的是,她很快地回复了我:好啊!晚上在咖啡厅里,她刚坐下就问我约她有什么事情。我说我没什么,就是暗恋你很久了,向你表白。她大方地微笑,然后问我:你怎么知道我跟男友分手了?我说我不知道啊!她说,算你运气好,我昨天刚分。我说:那你要不要缓一缓在考虑我的请求。她说:不用。我正式接受你的追求。就这样,我用极为轻松的方式,把忱忱从路人变成了我的女友。
事实证明,一个刚分手的女生全身上下都是限免的,当晚回宿舍的路上,我们就一路接吻互摸;第三天下午,在一个无人的教室,我胸袭了她,并向她提出了开房实战的请求,被她断然拒绝。然而在相处一周后,事情发生了转机:她竟然同意了我的开房请求。于是,在2004年10月底的某一天,我们相约在一个干净且不贵的私人小宾馆里探讨人生。这个宾馆是忱忱推荐的,它隐匿在我们学校不远的一个商业街中,只有眼足够尖锐的人才能从电梯里的小广告上看出具体地址和楼层。忱忱向我坦白,她的前男友之前每次来北京看她,都是在这家宾馆里跟她嘿啾黑啾,价格合理,童叟无欺;我至今依然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房费:80元一天,押金100。
开房当天,我专门跑到学校附近的一家成人用品商店买了一条妩媚的吊带情趣丝袜,当我进屋后把丝袜扔给忱忱让她穿上的时候,她竟然非常开心的答应着走进卫生间换衣服了。几分钟后,她穿着那款情趣内衣,扭着屁股走出厕所,然后推倒了我。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些尴尬:由于没有任何经验,刚硬没两分钟,插了几下,整个鸡鸡就瘫软了下去。然后她的欲火依然被我点燃,要求我用手指给她弄。接下来就是人生第一次指交的实践过程,我至今依然清晰记得:她的阴道温暖潮湿,四壁柔软,指间正在探索之际,突然触碰到一片如同橘子皮的区域,并听见忱忱的淫荡的呻吟。我试着用指间勾勒那片区域,这使得忱忱浑身颤抖着扭动起来。人生的第一次就这样以我指尖带来的高潮结束了。
从那天起的每个周末,我们都定期去小宾馆里开房。我是个刚破处的男生,经验极为有限,每当我弹尽粮绝时,她却总是刚刚进入状态。这让我感到无比内疚,一边用卫生纸清扫战场,一边深深地向他鞠躬道歉。这时候,她会让我用手指帮她,每次都要帮到胳膊酸痛,手腕抽筋,直到指尖喷出一股又一股晶莹剔透的清流。有时在我硬不起来的时候,她会直接在我身边跟我舌吻,帮我打飞机。打出来后的浓浓的精液,她都会舔干净,然后含在嘴里,最终吐出来。有一次,她含着满嘴的精液,突然要跟我接吻,吓得我跳起来就跑,她还一边追我一边问:你跑什么?这是你的精液,还给你而已。
在那些快乐的日子里。我们尝试了所有的可以尝试的姿势,睡遍了学校周围所有的小旅馆,在教学楼里野合,在深夜没有人的食堂里亲昵。她是一个身体极度敏感的女人,拥有传说那种可以让男人有无限成就感的高潮体质。记得我们每晚都会在学校食堂的某个角落里相互缠绵,十点之后,整个食堂熄灯,我们就在黑暗中相互摩擦。她的耳朵非常敏感,每当我想要撩拨她,就会轻舔她的耳朵,然后她就会告诉我:讨厌,下面又湿了。她喜欢穿丝袜,也喜欢配合我穿各种颜色款式的丝袜。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我们在学校的地下乐队排练室打炮,收拾战场时她猛然低头发现自己的裤袜不见了,想到被后来的人看见那双已经破损的情趣丝袜有多么尴尬,于是我便到处寻找,最后才发现,那丝袜在做爱的过程中被卷到了她的身上,缩成了一团。
有一位这样酷爱高潮的女朋友,最大的问题就是每月开房费和洗床单费的问题。为了省钱,我经常带她去学校摇滚乐队的地下排练室做。那段时间里,我们每天都会在深夜鬼鬼祟祟的潜入排练室,操也匆匆,去也匆匆。有的时候,当我们做得性致盎然的时候,会被乐队其他成员的敲门声打断。这时我们只能便狼狈不堪的穿上衣服,给人开门,然后逃之夭夭。有一段时间,我们甚至直接在校外租了间房子,过起了同居生活,在这段时间里,我被她折磨地面黄肌瘦,萎靡憔悴。她经常半夜爬起来把我摇醒,说想要交配。我问她为啥突然想要,她说她刚刚偷看了我电脑里的岛国片,有点兴奋,接着便不由分说地骑到我身上来凌辱我。
快乐的日子如流水般飞逝,毕业后,我们很自然的分开了,就这样结束了我荒唐的校园淫荡生活。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