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

  彤彤眼圈全部都红了,泪水涌了出来,眼里又是愤怒又是埋怨。
“难道我在你眼里连瓶汽水的价值都没有吗?”
“不是的,彤彤,不是这样的。”
的确不是这样,当初彤彤妈妈即是我的婶婶说要带彤彤走的时候,我不停哭不停闹,说不准,死死的护着彤彤不给她带走,但是后来婶婶买了瓶汽水来,告诉我:婶婶不是带妹妹走,婶婶是带妹妹去买新衣服,彤彤是女孩子啊,我们是去买女孩子的衣服,所以不能带你去,我们很快就回来的。
所有人都迎合着说是,我他妈还真的信了啊,看来一眼婶婶抱着汽水就说了声:“你们快点回来啊!”
就这样我等了一天又一天,哭了一次又一次,一等就是12年了,没想到彤彤居然以为我是为了瓶汽水就抛弃了她。
“彤彤,哥哥没抛弃过了,是他们一起骗了我,说你很快就会回来,每一年的生日哥哥都有买礼物给你,哥哥没你想的那么坏,在哥哥心里你一直都是那个跟着我后面的傻妹妹,不然刚才我早就不理你了。”
说着捏了彤彤鼻子一把,顺便装逼的亲了彤彤额头,小时候睡觉前我也经常亲的,看电视都这样,嘎嘎嘎嘎
纳尼,我怎么看见彤彤脸红了呢,还捏着手指,记得小时候还要我再亲一个呢,接着,这世界是肿么了!!!
彤彤踮起脚亲了我的嘴一下,这世界到底肿么了!!!
我惊呆的看着彤彤,记忆中显示除了小时候被大人亲过好像还真的没有人亲过我啊,好甜,好软啊,感觉向棉花一样,我学着日本小电影一样把舌头伸进去,缠住彤彤的香舌,彤彤感觉很想配合的样子,但是感觉又不会,不会是初吻吧!!!
尼玛,这是我的妹妹啊,我怎么可以这样,我真是禽兽啊,不过真的好舒服啊!!!
突然,彤彤推开了我,脸全部红了,嘴角还留着点口水,感觉接吻挺脏的,不过我喜欢,尼玛,我禽兽啊,这是我妹妹啊。
“彤彤,我”
“哥哥,我”
居然同时讲就出来,算了,还是我打破僵局吧。
“彤彤,你这死丫头就吃饱了吧,老哥我还没吃呢,钱都用来帮你给吃的了,我们要走路回家去了,你背我吧。”说得我挺尴尬的,老觉得不好意思。
彤彤呸了几声,“你就想了,我才不背了你呢,本女王原谅你了,背我回去吧。”彤彤还真摆出个要我背的样子,不过感觉刚才接吻的事淡了过去,这敢情真好,不用尴尬了啊,爱死这傲娇妹妹了,呸呸呸,我还能禽兽点吗,这是我妹妹啊,擦
“哥哥带你去卖身,接着我们回家去。”这妹妹不调戏不行啊,不过终于没有刚才那冰山面瘫样了啊,真特么开心。
我马上来了个公主抱,真轻啊,我用力在彤彤捏了一下。
“啊你这变态哥哥,快放我下来,这里好多人看着啊。”这彤彤妹妹脸又红了,好可爱啊,真不愧是我的妹妹,有我“想”当年的风范!!!
“哟,小妞,害羞了啊,刚才突然亲我为什么就不知道害羞呢。”我又啵了一口彤彤,反正都亲过了,没关系吧,对,这是亲情的亲吻,嘎嘎嘎嘎,我真特么机智,就像喝了急支糖浆一样
尼玛,脸又红了,有这么害羞吗,次奥,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明明好不容易不说这个了,我居然又提。
“其实啊彤彤,刚才那是老哥的初吻啊,我好伤心的啊,所以罚你再给我亲一个算便宜你了。”我果然特么机智,又对着彤彤啵了一个。
这彤彤的脸红得像个苹果一样了,不是这么坑爹吧不过看着挺可爱的啊。
“你这色狼,流氓,你有个屁初吻呢,呸呸呸,臭死了,你抢走了我的初吻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哼!”
纳尼,还真是初吻啊,我特么怎么这么禽兽了啊,不过我的脑突然出现了个新邮件:彤彤本来就不是我的亲妹妹啊,
彤彤只是叔叔和婶婶的养女,小时候2岁左右的时候吧,全部人都说我调皮,直到有一天有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bb出现,我很好奇的问,“婶婶你好厉害啊,隔壁的阿姨的bb还在肚子里不出来,你去了城里一会就出来了啊,好厉害。”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婶婶对着我说,“云云乖,以后她就是你的妹妹袁语彤了,云云现在是哥哥了,哥哥要照顾好妹妹啊。”自从那开始,我每天都去看着这妹妹的成长,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叔叔离开了世界,接着爸爸也因为癌症离开了,爷爷奶奶也因为这个老了好多,不过在我心里似乎什么都比不上这妹妹,看着她一天一天成长,屁颠屁颠的跟在我的后面,直到那天婶婶带走了她,一年又一年,我也因为妹妹的离开一天一天的颓废下去
到了今天,看着眼前这已经成长到几乎有我高的妹妹,却产生了令一种感觉,似乎高于了兄妹的感情,但是我不能,妹妹肯黏着我是因为信任我,她相信自己的哥哥,我不能将这妹妹和我这禽兽不如的东西相提并论,只希望有一天看着这妹妹找到自己爱的人,自己也算完成任务了吧,但我真的舍得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了,我喜欢上了眼前这妹妹了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喜欢就喜欢呗,反正不是亲生的,对,就是这样,我真特么机智。
我哈了口气闻了闻,“怎么可能臭呢,我每天都用黑仔牙膏的啊,如果臭的话怎么我没看见我这可爱妹妹擦嘴呢,我还看见某人抿了抿嘴,好像把我口水舔了进去一样啊。”
“你这变态,jianren,我才没有,快放我下来,我要回去,累死了,我要回去睡觉了。”还用力的哼了一声,又傲娇起来了,不过我喜欢。
“我没有说是你啊,你自己认的啊。”
“啊你这变态哥哥,我打死你。”伸手给我来了一道梅菜扣肉,艾玛,为什么女都喜欢做梅菜扣肉啊,我双手抱着彤彤,右手还拿着个熊berber,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啊,呜呜呜,这天杀的梅菜扣肉,我恨死你了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