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馆

  谢函烟是我叶寒的妹妹,谁他娘再找她的麻烦,别怪我废了他!
如此霸道的话传出来,周围的人都呆了呆,叶寒是谁?他们压根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他们知道这突然出现,叫做叶寒的人打了跆拳社的人,那一个巴掌太猛了,都把人给抽飞了,牙齿都打掉了一颗。
“靠,你他娘的敢和我们跆拳社作对,你不想在福旦混了,六子,咋样了?”三个青年急忙跑过去把那被叶寒一个巴掌抽飞学生扶了起来,这家伙也是够惨的,脸都肿起来了,连说话都吐词不清。
“你狗呢的……敢打喔!”青年被同伴扶起来,眼神狰狞的看着叶寒。
“你说对了,我就是打你,我不仅要打你,还要踹你。”一条腿在那青年的眼神中无限放大,最后他的胸膛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又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惨叫一声。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人看叶寒的目光中都带着一抹畏惧之色,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暴力狂啊!
叶寒就是要塑造一个暴力狂的形象,他刚来福旦大学,没人认识他是谁,想要让这些人以后不继续找谢函烟的麻烦,就要表现的比他们还狠、还狂。
“小子,你够狠,你等着,有本事你别走,我们叫人。”见到叶寒如此凶悍,跆拳社的人都有点怕了,一个个说着狠话夹着那被叶寒一脚踢飞的青年急急忙忙的走了。
叶寒没有去管这些人,他转过身看着谢函烟,说道;“谢函烟同学,你没事吧?”
谢函烟摇了摇头,那充满灵气的眸子中流露出一抹感激之色,说道;“叶寒同学,刚才谢谢你了,但是为了我,你没必要惹上跆拳社那帮人,他们恐怕会找你麻烦的。”
“没事。”叶寒笑了笑,然后他看着谢函烟笑道;“谢函烟同学,我感觉跟你挺投缘的,不如我做你哥哥怎么样?你别瞎想,绝对只是哥哥而已,我没有其他意思。”
谢函烟愣愣的看着叶寒,做她哥哥,貌似叶寒应该比她还小吧?难道他真有这种想法?
叶寒要认一个妹妹,如果这消息在山海市,甚至是华东地区传出去,那不知要羡慕死多少女人,谢函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上升为公主般的身份,地位尊崇。
刘芒见到谢函烟愣愣的没有说话,立即就说道;“谢函烟同学,你还愣着干嘛?难道你没看出来吗?叶寒这是想保护你。”
“可是,我不想给你们惹麻烦,而且我们才刚刚认识,万一你们因为我出了事情,我会良心不安的。”看着叶寒那真诚的眼神,谢函烟感动的说道,眼前这个男生和其他男生不一样,谢函烟可以从叶寒的眼中感受到那份真诚,没有掺杂其他任何欲望。
叶寒很自然的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你不用考虑那么多,我就想认你这个妹妹,请问谢函烟同学可以答应吗?”
谢函烟被叶寒这绅士的模样逗笑了,她红着脸点了点头,在福旦大学这个很多男生都想占有占她的圈子里,谢函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被保护’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身边多了一个亲人一样。
“呵呵,好,以后你谢函烟就是我叶寒的妹妹了,谁敢欺负你,哥哥替你教训他。”叶寒呵呵一笑,这个淳朴、灵动的女孩子有了他的保护,至少在这里可以永远的保持着那一份纯真,天然,不会被世俗所污染。
“嘿嘿,谢函烟同学,你都认叶寒哥哥了,不如捎带上也认我做哥哥得了,虽然我没有他那么能打,但是如果有女孩子欺负你,看你刘芒哥哥怎么削她。”刘芒厚着脸皮说道。
谢函烟被他这话给逗乐了,那一笑真美,宛如不沾尘俗的天仙,然后她看着叶寒说道;“我有他这个哥哥就够了,谢谢你们,你们对我的好,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
“行了,不要想那么多,快去上班吧,得空了我这做哥哥的请你吃饭。”叶寒摸了摸她的头笑了笑,谢函烟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要工作,努力工作赚钱,这样才能让妈妈的病好起来,所以,她必须去上班。
看着谢函烟走了,刘芒看着叶寒笑道;“叶寒,看不出来你挺猛的,一巴掌直接把那个家伙给抽飞了。”
“少废话,走吧,去图书馆。”
福旦大学的图书馆建立在距离宿舍楼不远的地方,叶寒和刘芒来到这里后,发现这里的人还挺多,当然,是男多女少。
刘芒看到这一幕后,他顿时撇撇嘴说道;“靠,我说人怎么这么多,原来是李大校花和张大校花都在这里啊,又是一群来看妹子的家伙,消息还真灵通。”
叶寒已经在一个安静的书桌旁边看见了李欣然,这时她正拿着一本‘经理管理学’在安静的看着,戴着一副眼镜,犹如一个沉寂在知识海洋的里的博士,超然脱俗,周围那一道道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丝毫不能影响到她的心情。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看到此刻的李欣然,叶寒的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这一么一句诗,那安安静静坐着的女子仿佛可以影响到其他人的心绪,跟着她一起安静下来,那超然的气质让人不忍亵渎。
“哎哎,叶寒,看到了吗?那个是咱们学校的张大校花,叫张岳梦,怎么样,漂亮吧?”刘芒这会儿盯着一个书架旁边的女子,对着叶寒说道,看到这家伙眼中流露出来的猥琐样,叶寒忍不住看了过去,这个女子同样挺漂亮,高挑的身材,天使般的脸蛋,洁白的肌肤,宛如出水芙蓉一样。
“是挺漂亮的。”叶寒老老实实的评论了一句。
“嘿嘿,两大校花同时出现在图书馆,今天没有白来。”刘芒搓着手兴奋的说道,那样子就好像是见到了梦中女神一样。
叶寒看了这家伙一眼,说道;“行了,别意淫了,喜欢就去追呗。”
刘芒不以为意的说道;“靠,你以为我不想啊,关键咱这样能追到人家校花吗?咱意淫下就行,追求就免了,哥还是自知之明的,而且听说这张岳梦来历很神秘,学校里面至今都没有人知道她家里面是干什么的,来自哪里同样也是一个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