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游花丛(全本)-4

  

第21章你真的要打(二)
“好,那我就接受你的挑战,你的要求,我全部接受。不过,我有话要说。”
一下子,整个跆拳道馆一下子沸腾起来了。今天,他们虽然知道柳天向跟柳云飞会有一场好戏看,说不定还会上演一场欧洲式的爱情决战。只不过,对于柳天向提起的失败要求,他们都觉得这柳天向过分至极,他提出的那什么学狗叫,分明是欺负人吗?连一点同学情份都不念。
想不到柳云飞对这个要求竟答应了。
柳天向嘴闪过一丝忍的笑意,道:“你说吧。”
柳云飞道:“那就是等一下,请你手上留情哦,别打我的脸哦。”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发出讥笑。若等一下伤到脸,回到家,老妈该伤心死了。
“哈哈,放心,小白脸,等一下我会很小力的。”
柳天向说完看着‘潺弱’的柳云飞,道:“看你那熊样,我先让你打三拳吧,省得别人说我以强欺弱。”
“真的?”
柳云飞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柳天向。
柳天向道:“当然。本人一向说话算话。”
“不是啊,我是想问一下,你让我打三拳,你受得了吗?”
柳云飞非常认真地看着柳天向。
“哈哈,笑话,我自幼铜皮铁骨,别说给你打三拳,就是打三十拳都不会有事的。小子,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说完双手摆开,做了一个跆拳道防过的姿式。
柳天向在跆拳道上能取得这么多优异的成绩,除了他的天赋外,跟自幼的体质有很大的关系,其中有一种,就像他所说的铜皮铁骨。
柳云飞双手握拳,道:“那我来了哦。”
说完一拳击出,刹那间,便已击在柳天向身上,虚空中,留下一阵残影,还带起的阵阵罡风。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道:“太快了,太快了,这是不是在拍电影啊!”
柳天向只觉得右腰如遭重击,一股剧痛由中击处传遍全身,血液逆流,骨头欲碎……肉体的疼痛还是小事,最可怕的是在他中拳那刹那,心灵间所传来的那种死亡的惊悸。他发誓,他一生也不会忘了那种可怕的感觉。
当然在外人眼中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众人只见柳天向好像被一辆大码力的汽车给撞了那般,整张脸在剧烈抽搐,快速地向后飞去,突破擂抬的护拦,重重地摔在百米之外。
众人啊的一声惊叫,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但地上的那摊血却在提醒着所有人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个变化实在太快,快得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修习跆拳道三年,一向所向无敌的柳天向竟给人一招打倒,而且是那么的夸张。
柳云飞看着自己的右拳发呆,道:“我只不过用了两层力而已。”
两层力就将柳天向打成这个样子,那要是用十层力,柳天向岂不是要上西天跟如来佛念《金刚经》了。
看着柳云飞一步步走上自己,已给一帮小弟扶起来的柳天向脸色剧变,道:“你,你要做什么?你再过来,我报警了哦。”
“你没事吧?”
听到这一声关心的问候,柳天向一颗提到喉咙上的心才稍稍放下,但柳云飞的另一句话又打他打到十八层地狱去了。
“那剩下的两拳还打吗?”
还打,我又不是猫,有九条命,听到柳云飞的话,柳天向差点晕倒在地,连忙摇头,道:“不打了,不打了。”
柳云飞却义正言辞地道:“那怎么行,我们是一个男人,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柳天向身体一震,心头不由自主浮现刚刚那徘徊在生与死之间的可怕感觉,跪在柳云飞面前,道:“杰哥,你饶了我吧?”
见到这一幕,许多人跌碎了眼镜,想不到一向高高在上,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柳天向会如此低下,不顾脸面地跪下向柳云飞求饶。他们不懂柳天向,是因为他们没有感受到那种游走在地狱,有如噩梦般的感觉。
“刚刚好像有人说我是垃圾?”
“不,不,杰哥,你少年英武,怎么可能是垃圾,我眼睛瞎了,有眼不是泰山,我才是垃圾。杰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
柳天向喜道:“谢谢杰哥。”
“饶你前,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您说,您说。”
“以后别再练那跆拳道了?这域外之技终不过是小道也,我们老祖宗留下的许多东西好着呢?”
“是,是,从今天起,我就不学那什么狗屁跆拳道了。”
柳云飞在众人瞩目之一下,怡然自得地离开那宽大的跆拳道管。
自从上一次在永安县被公安抓去后,他开始意识到‘强大’的作用,上一次,要是不是老爸是市委书记,自己可能就呆在永安了,而且一味的‘无争’只会让人感觉你的软弱可欺。他今天之所以出手,一来是柳天向侮辱了他,二来也像那些怀疑他跟陈星华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人一个警示:“老子,不是好欺负的,若是不想挨打,以后少惹我。”
在跆拳道二楼的一个看台上,一位很是俊俏,一身名牌的,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给人一种很儒雅,风度翩翩感觉的男孩指着柳云飞,对身边的一位穿黑色西服的保镖道:“你可以打得过他吗?”
“打不过。”
保镖的语气很肯定“什么?要知道,你可是我爸高薪聘请来的高手。”
“我没有必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刚刚看他出拳的速度跟力量,我根本抵挡不了。如果必要,我不会直接面对他。我还想留着我这条命玩女人呢?”
“无用的废物。”
说完气冲冲地走了。
回到家后,柳云飞忙给陈星华打了个电话,问他病怎么样了?陈星华显料是没有料到平日里,像块木头,对自己一点热情都欠奉的傻瓜会打电话关心她,道:“啊,柳云飞,是你,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啊?”
只不过给你打个电话,何必开心成那个样子,木头显然不了解一个女孩子微妙的心情,道:“那你病好一点了没有?”
“我,我好多了,谢谢。”
“哦,那就好。”
说完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传来的盲音,陈星华既恨又恼,这个笨蛋怎么不懂说几句暧人心的话啊!不过,他好有男子气慨哦!

第22章趁虚而入(一)
第二天,柳云飞一到学校,陈星华便将他叫到教学楼屋顶。对此,同学们也都见怪不怪了。到了楼顶,陈星华上上下打量柳云飞一番后,问道:“你身体还好吗?”
一头黑亮的秀发披在肩后,明媚的五观,秀丽清纯,肌肤雪白细嫩,吹弹可破,发育得很好的身体苗条玲珑,亭亭玉立,如镘头般的乳房将校服顶起,成了一座小小的山峰,普通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显得与众不同,看起来很舒服,另有一番味道,裙下的修长的美腿,没有穿丝袜,却光亮油滑,没有一点瑕疵。
柳云飞摸不着头脑,道:“什么还好啊?”
陈星华担心地看着柳云飞,道:“柳云飞,我听晓华说你昨天跟柳天向打架了。你身体没有什么事吧。”
哦,原来是这回事,对于陈星华的关心,柳云飞心中有点感动,道:“没事啊。”
“真的?”
陈星华一番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柳云飞。今天她一上学,便听到同学说昨天柳云飞跟跆拳道社柳天向打架了。当时,她听到这里吓得半死,以为柳云飞出什么事了,后来听到一向文弱的柳云飞竟将跆拳社的第一高手一拳打趴下了,他还是不怎么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啊,我骗你干吗啊?”
这女人怎么那么罗嗦啊!明明告诉他还不信。
自己一番好意关心他,他怎么不领情,陈星华心中有些凄苦。自己容貌出众,学习成绩优异,男同学们见了她,哪一个是唯唯诺诺,将她捧得像公主一般,从来没有一个敢拂了她的意。只有眼前的这个人,对她的美丽,殷勤从来都是无视的。
最近冷空气南下,虽在夏天,但早上起来,有点冷。风吹散了校花的长发,配着她此刻哀伤的神情,及病刚好的憔悴,说不出的凄美。可能是穿得少,陈星华在风吹来来,不由咳了几声。
柳云飞摇了摇头,唉了声,道:“你啊你……”
将自己才加的一件外套披在陈星华身上。
披上衣服陈星华陡觉一暧,听到柳云飞那几句无奈的叹气,陈星华心中甜滋滋的,好像刚吃了蜜甜一般。那衣服残留的几许男人气息,传入鼻里,浑身内外,一阵舒畅。
但一想,这是柳云飞的衣服,等一下等同学们看见了,有些不妥,便要脱下,但柳云飞很霸道的将茄克外套的拉链拉上,道:“叫你穿着,你就穿着。你病才好,等一下要是在着凉了就遭了。”
“没事,那我走了哦!”
柳云飞扔下这一句,便下楼了。
望着眼前的身影,陈星华恨得牙痒痒的,暗想:“臭柳云飞,难道我那么可怕吗?连跟我多呆一刻都不想。”
拉紧衣领,望着柳云飞远去的身影,陈星华又抿过一丝甜甜的笑,脸上还露出两个酒窝,漂亮极了。
刚到教室,教导处的副主任阴沉着一张脸走到柳云飞面前,道:“柳云飞,你跟我去校长室一下,有事找你。”
柳云飞哦了一声,跟着副主任那一张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的臭脸来到了学校校长室里。在路上,对于校长的召见,柳云飞心中已猜到了几分。
市一中的老校长,新年初才退休,如今这个校长是刚从外地调来的。这位新校长才刚来没有几天,就有人在在被被誉为‘精英’,S 市第一重点校园内打架。
那置他于何地啊!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不杀鸡儆猴一下,那些人还当他这个校长是当假的呢?
所以在听到昨天竟有人在跆拳道馆里打架,二话不说就叫教导处的副主任去将惹事的主儿请来。
当然,这其中,还有两点外来的因素,第一是恰适F 省文明学校的评选,在这当儿打架,无非是在给整个市一中抹黑,另一方面却是柳天向家的问题。昨天柳天向回家时,他父母看着他一瘸一拐的样子,便问他怎么回事了。本来柳天向是不想说,但在父母追问下,不得不坦承所有事情的经过。
柳天向的父亲市教育局里面一个说得上话的官儿,见儿子被人打,就直接打电话给校长了。这校长老兄的校长位置还没有坐热,他可不想因为管理不佳,就下岗了。在柳天老爸打电话来说,再三表示一定要好好整治柳云飞,请他放心。
到了校长室,除了校长本人外,尚有几一些学校的领导。柳云飞一进门,所有人将便目光锁定在他身上,搞得他有些不自在。
柳云飞道:“校长,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有些时候,不能太聪明了,该装糊涂时就得装糊涂。
校长深沉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柳云飞,道:“你是柳云飞吧?”
“嗯。”
“昨天为什么跟柳天向打架?”
“有这事吗?”
柳云飞脸上装作很疑惑不解。
校长严厉地道:“看来你真是一个刁学生,事实俱在,你还想狡辩,今天柳天向同学在医院的检验报告。”
话落,将医院的报告扔给柳天向。
“啊,胃出血,想不到那小子那么不经打。”
其实平时柳云飞倒也不是那样子,只是今天见到那个可恶的校长一口认定他打人,心里有些不爽,就存心气气他了。
校长听到这一句话,气得差点头顶生烟,拍着桌子道:“放肆,柳云飞,你你,太玩劣了,明天你叫你父母到学校一下,看来我很有必要跟他好好谈一谈。”
柳云飞听此,脸色大变,想不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要父母到学校来,别说老爸老妈不在,就是在了,也不能让他们到学校来,特别是老爸,要是让老爸知道,可就惨了。这些念头在心里转了一下,柳云飞忙道:“校长,其实这事,我是有错,不过柳天向也有责任,是他挑衅在先。”
“到这个时候,你还在胡说八道,明天你父母如果不来学校好好说清楚,你就不要来上学了,现在请你出去。”
柳云飞回到教室时,人恍恍呼呼的,整个心都在想明天叫老爸老妈到学校的事情。从小到大,对于品行,柳啸天对儿子要求一向是极其严格,可以说是苛刻。
若是给老爸知道他在学校跟人打架了,那还不将他的皮剥了,虽然他知道老爸心里是很疼他的。可惜,老妈不在,若是她在的话就好了。
整天,柳云飞想来想去,也不想个解决的办法来。
回到家里,容姐告诉他,今天秦玉玲到家里来找他,不知有什么事?叫他打电话给她。
听此,柳云飞问道:“秦玉玲没有跟我爸到省里开会去吗?”
秦玉玲是老爸办公室的副主任,按理说,他到省里开会,他要跟去的啦!
容姐说没有。
他跟秦玉玲好几天没有联系了,主要是上一次从永安回来时,秦玉玲无缘无故对他大发脾气,柳云飞心里有些赌气,打定主意她要是不主动找他,他绝不会找他。
这回,秦玉玲主动找她,柳云飞心里别提多乐了。而且想到秦玉玲,他已经想到了明天应对校长的办法了。
回到卧室,柳云飞拿出无绳电话给秦玉玲打了个电话。他打的是秦玉玲的私人手机,因为怕打他家电话,如果他老公接到了,会尴尬。
电话响起,那头传来秦玉玲悦耳的声音:“柳云飞吗?”
“是啊,玲姐,你找我?”
“嗯,柳云飞,你现在能过来一下吗?我一个人,好无聊。”
听此,柳云飞的心猛然一跳,跟秦玉玲认识那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约她,神经立马兴奋起来,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问道:“玲姐,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在家里?”
“家里,那我不太好吧?”
等一下跟他老公碰到多不好啊,对秦玉玲一直有非分之想的柳云飞难免有些做贼心虚。
“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他搂着那个小狐狸精走了。”
秦玉玲的语气有些愤怒。
“好,玲姐,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柳云飞完全可以感受到神经的兴奋。
“好,我那我等你。”

第23章趁虚而入(二)
秦玉玲家在离市委大院的不远的‘建昌’高档小区里。柳云飞不到十分钟就到秦玉玲那里了,他连衣服都还没有换就跑来了。
平息了一下心中的火热跟兴奋,柳云飞按了一下门铃。几声‘嘟嘟’后,一身休闲服的秦玉玲来开门了,上衣是紫色的无袖高档T 恤,露出两条光滑雪白的玉臂,胸前的山峰玲珑凸现,下身是一条及膝的银白色裙子,露出两段雪白修长的玉腿,脱鞋上露出十个无比精致的脚指头,指头上涂着明亮的指甲油,臀部圆滚,曲线完美,修长的秀发披在肩后,玉脸如花,明眸的双眼流转间,少妇特有的风情弥漫开来,看得柳云飞有些意乱情迷。
秦玉玲看了一下柳云飞,道:“云飞,你来了,进来吧。”
将柳云飞迎进门去。
柳云飞还是第一次到秦玉玲家,一进门,心便倏然一促,欧洲中世纪的油画,以柳云飞的家境渊源,柳云飞一看就知道那挂在客厅中央的油画货真价实,意大利的手工毛毯,一套市值二十几万,柳云飞也叫不出名的黑色真皮沙发,纯楠木的家具,古仆韵味十足,富贵不失典雅。
家具的布置看似简单,其实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这个东西跟主人的修养有关。
明亮的小茶桌上,空着一个53度五粮液精装版的酒瓶,空气着隐隐约久弥漫着白酒的清香,柳云飞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美艳少妇一进来后,坐在那沙发上,笑看着柳云飞,道:“云飞,知道我今天叫你做什么吗?”
此时美少妇的意态慵懒,因为喝酒的关系,雪白的脸蛋浮现了桃花般的嫣红,明眸有几丝迷离。
柳云飞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美少妇自然而然地将两条腿叠在一起,咯咯一笑道:“我是叫你来喝酒的。今天,玲姐很闷,你能陪玲姐喝一怀吗?”
说完美少妇俯下身从茶桌的柜台里拿出一瓶‘五粮液’的白酒。
美少妇由于双腿相交,裙摆有些上扬,丰盈的大腿不由露出了一些,白花花的,耀眼极了,柳云飞不由紧盯着,一下子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待美少妇弯腰拿酒时,胸前肉球露出大半,更隐约约可见美少妇胸罩的颜色,那是一套肉色,蕾丝的内衣。
美少妇直起身时,柳云飞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道:“好啊,玲姐要求,我怎么敢不答应。”
秦玉玲咯咯一笑,道:“你这小鬼头竟会说一些好听的话哄我开心。”
不知是刚刚偷看的缘故,还是秦玉玲说中了他心事,柳云飞的脸有些红了,道:“哪有啊,玲姐,我对你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见柳云飞说得很认真,秦玉玲笑道:“玲姐,信你就是了。来,我们喝酒。”
说完给自己和柳云飞倒了一怀。
柳云飞拿起酒怀跟秦玉玲碰了一下,饮尽怀中酒,他从来没有喝过白酒,酒一入口,只觉得有些辣,不由啊了一声,道:“玲姐,我今天是舍命陪君子了。”
秦玉玲喝尽怀中酒,有些感叹地道:“玲姐知道你待玲姐好。玲姐打从心里感谢你。若你早生二十年就好了,那我……”
柳云飞紧问道:“我若早生二十年,玲姐便会怎么样啊?”
秦玉玲又给自己跟柳云飞倒了一怀,道:“没,没什么?”
忙避过柳云飞望来那渴望,真切的目光。
“不,玲姐不说,我便不跟你喝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的…你不喝,我自己一个人喝。”
秦玉玲说完时,便饮尽怀中的酒。由于喝得太急,不由咳了起来。
见此,柳云飞一阵怜惜坐到美少妇的身边,替她捶着背,道:“玲姐,你别喝,酒喝多了伤身。”
一向坚强,能干的美妇人竟趴在柳云飞肩上哭了起来。香奈儿淡淡的香水味夹着美少妇干净的体味传进柳云飞鼻子里,柳云飞热血有些沸腾,将美少妇紧紧抱着,安慰地道:“玲姐,我知道你心中很苦,有什么话,你就跟我说,我愿做你最好的听众。”
美少妇秦玉玲趴在柳云飞身上,憋在心中许久的痛苦好像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似的,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曾经夕阳下的山盟海誓都假的吗?”
“玲姐,怎么了?”
其实柳云飞心中也隐隐猜到了几分。
“你知道吗,他在外面竟养着女人。”
说这话时,秦玉玲心中凄苦无比。
柳云飞拍着美少妇秦玉玲的后背,享受着她肌肤的弹性与柔嫩,一边道:“玲姐,你别伤心了,天底下的好男人多得是,你这么漂亮,以后再找一个就是了。”
一边在揩着油,一边在做着安慰人的工作,将两种工作做得那么和谐,柳云飞心中不由感叹,我他妈的真是天才。
也许是发泄出来的,秦玉玲逐渐冷静下来,听到柳云飞的话,狐疑地道:“你,怎么这样安慰人啊,人家劝夫妻都是劝和不劝离的。”
不劝离,我能有机会吗?心中的这个想法是不能说的,柳云飞道:“玲姐,你跟你老公在一起快乐吗?”
秦玉玲沉吟了一会儿,先是快乐,后面又是失望,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好了,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来,来,我们再喝。”
“喝就喝。”
柳云飞心中好像很郁闷似的,喝完怀里的,又给自己倒上满满的一怀,然后狠狠地灌进自己嘴里。
秦玉玲看得一阵怜惜,道:“你慢点喝。”
“不用你管。”
柳云飞有些生气。
“你怎么了?”
“我心中郁闷,我喝死算了。”
话落又要将怀里的酒倒进嘴时,却给秦玉玲一把抢了过去。秦玉玲问道:“云飞,你不能再喝了。那样喝身体会坏掉的。”
“那你也别喝好吗,知道吗,看见玲姐,我心中很难受。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玲姐你现在的痛苦是我的。”
秦玉玲嘴里溢出感动的泪水,唤道:“云飞……玲姐很高兴,有你这么一个好弟弟。”
柳云飞突然吼了起来,道:“不,我说过,我不愿意当你的弟弟。”
说完紧按着秦玉玲的肩膀,正经无比地道:“我说过,我要当你的男人。”
秦玉玲摇头道:“不,不,这样不行。”
“为什么,这到底为什么?”
秦玉玲摇头,道:“云飞,你听玲姐说,你现在还年轻,对感情的事还不太懂。你现在只是一时的冲动……总之,我们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谁说我不懂的,我什么都懂。玲姐,你知道吗,从我第一天见到你时,那天晚上我就梦到你了。”
听到这一句话,秦玉玲心中一震,充斥着少年热烈的感情,难不成……当下好奇地道:“梦到我什么了?”
柳云飞脸色一红,道:“梦到我跟玲姐在做那事。”
说到羞人的事,脸很薄的少年不禁将头低下去了。
纵是美少妇历经沧海,在听到柳云飞说那么羞人的事,粉脸也不禁红了起来,嗔羞道:“你,你怎么梦到那东西呢?”
少年哼了一声,道:“谁叫你要长得那么迷人,每一次见到你,我就不由自主地……”
秦玉玲挺了一下身子,道:“我很漂亮吗?”
她长处高位,生活中,很少有男人敢正面直视他,那些赞她漂亮,美丽的话,早已不曾听说,婚后,老公再也不说那些甜言蜜语了,虽然她对自己的容貌有十足信心,但久而久之后,他对自己的容貌,也就不再那么有信心了。
柳云飞肯定地道:“嗯,玲姐,你是我见过最最美丽,最最漂亮的女人。你的每一次出现,都吸引着我的眼球,你让我心动,你让我呼吸急促,你让我胡思乱想……”
柳云飞每说一句,秦玉玲的脸便红上一分,想不到自己竟被一个小她许多岁的男孩子暗恋,而且那个男孩子还将当成性幻想的对像。美少妇心中娇羞之余,涌出另一种作为女人极为微妙的感情:“我还不老,我还有魅力。”
见柳云飞还要说下去,秦玉玲忙道:“你,你别说了,你那样说,羞不羞人啊!”
柳云飞脸上也红了起来,道:“不羞人,不羞人,那是我的心里话。”
长久心中的日思夜恋终于在梦里情人面前吐露,心中畅快之余,也有了一种不知怎么面对秦玉玲的感觉。
秦玉玲嗔道:“谁又不说,那不是你的心理话。”
柳云飞闻言,喜道:“玲姐,那你……接受我了。”
那神情比中了五百万体彩还兴奋,而且语气中煞是兴奋。
听到‘接受’两个字,美少妇心中一颤,忙道:“没,没有。”
到底‘有没有’,她心中也是没有底。记得去永安时,柳云飞第一次向她情白,那时她意正言辞第一句话就拒绝了,后来随着两个人的相处,对柳云飞的那种抗拒越来越弱了,特别是在永安县时,他拳手投足间制服欲侵犯她的光头,那是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倏然一颤。那种发自灵魂的颤动,她从来都没有过。
对于柳云飞,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由于两人身份,年龄的差距,她从来都不愿意承认。可是每一次她很郁闷或者痛苦时,第一个想到的诉说的人却是柳云飞,比如今天。
柳云飞听此,心明显一凉,淡淡地哦了一声。
柳云飞虽然没有表现在脸上,但秦玉玲明显可以感受到柳云飞内心的那种凉意,听到他那声叹息,秦玉玲的心有些不好受,当下道:“柳云飞,你别这样。”
“我没,我没事。”
柳云飞那种故作坚强的样子,更让秦玉玲难受,道:“对不起。”
“玲姐,你不用报歉,真的,这事事本来就两情相悦的。”
一下子,两人陷入一沉默,秦玉玲沉吟了许久后,最后咬了咬牙,似做了某种决定似的,站起身来,很妖娆地站在柳云飞面前,道:“云飞,你真的认为玲姐很漂亮是吗?”
柳云飞的目光一下子被眼前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吸引过去,那白花花,光滑,细腻的美腿更是他关注的焦点,道:“当然。”
秦玉玲有些羞涩地瞧了柳云飞一眼,道:“那你跟我上房。”

第24章趁虚而入(三)
听到这一句话,柳云飞明显一震,看着站在他面前,妩媚无比的美少妇,只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跳得很快,脑中不由想起了长久以来一直期待的一幕,肾腺素上扬,下身一下子就硬了起来,颤抖地道:“哦,好,好的。”
因激动说话都有点结巴。
明显感受到柳云飞的反应,美少妇秦玉玲心中煞是喜悦,同时心中又有一丝担扰,若那样做了,将来自己跟他将来会怎么样。
看美少妇有些失神,少年催道:“玲姐,你怎么了?”
秦玉玲恍然过来,道:“没,没什么,上来吧。”
说完走在前面,沿着环形楼梯上数,美艳少妇玉腿修长,臀部饱满,在紧身T 恤,腰显得很细,这一切,柳云飞在后面瞧得万分仔细,随着美少妇的上楼,腰,臀,腿三者完美结合,形成一道诱人无比的风景线。
美少妇的卧房格调是天蓝色的,予人一种很宁静祥和的感觉,整体布局跟外面的客厅差不多,富贵中而不失典雅,在窗前,尚有两瓶绿意盎然的盆景,其中最引柳云飞注意的就是屋子里那张两米多,特大号的床,床的上面,尚挂着一张秦玉玲跟他老公的结婚照。
想到床,柳云飞心中不由暗自揣测美少妇叫他上来的目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有些暧昧地看着秦玉玲,道:“玲姐,你叫我上来有什么事吗?”
感受到柳云飞那暧昧的眼神,秦玉玲的心亦跳个不停,指着床,道:“你坐吧。”
纷乱的心,使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做。
“好啊!”
柳云飞说完时,便来到床边坐下,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秦玉玲。
看少年的眼睛火热地看着自己,秦玉玲只觉得一股热流透过男孩的眼睛传入自己身体,身体不由有些火热起来,眼中春水荡漾,此情此景看在柳云飞眼里,更让他受不了,当下道:“玲姐,你也过来做啊!”
一时间不知如自处的美艳少妇听到这一句话,有如找到苦海明灯似的,道:“好啊。”
也就坐在柳云飞身边。坐下后,美艳少妇觉得有些不妥。不过转而一想,自己不是已经打定主意了吗?这个想法一升起,心才有些安。
柳云飞闷骚的性格在此刻展露无疑,他不用美少妇说,便自己坐到她身边,几乎是是挨上了,若非心中还有几分顾忌,他早将美少妇秦玉玲搂在怀里了。
感觉着男孩子的靠近,秦玉玲一颗心提到胸口上,呼吸猛然剧烈起来,细巧,精致的瑶鼻喷出略显灼热的气息,问道:“柳云飞,你……”
看着柳云飞还有意再靠近近他,她不由将那句问出口了。
当事人好像没有听到似的,只关心美少妇的异状,关心无比地问道:“玲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啊?”
说完还将手抚着美少妇的额头。
秦玉玲只觉得身体一颤,有如在干柴中点了一把火似的,欲望之火瞬间熊熊燃烧起来,浑身一片火热,呢喃道:“柳云飞……”声音很轻,很柔,很妩媚。
柳云飞一颤,道:“嗯?”
闷骚的他知道可能有戏了。
“柳云飞,你知道我今天叫你上来有什么事吗?”
说话时,美艳少妇柔媚的双眼似乎可以荡出春水来。
柳云飞看得是抨然心动,还有从她身上不时传来的体香,令热血方刚的少年心有些迷乱:“不知道啊!”
秦玉玲嗯的一声,道:“你不是说玲姐很美吗?那玲姐今天就将身子给你吧!”
说到最后,声音比蚊子还小,美少妇羞得也将头低下去。
以前,精明能干的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自己竟在自己的家里引诱一个比自己小许多岁的男孩子。
虽然心中想到了,但此刻听秦玉玲亲口将他说出来,柳云飞的心还是骤然一跳,喜不自禁地啊了一声,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真的?”
“嗯,不过这事除了你我之外,你不能再跟其它人讲。”
说话时,美少妇的脸上像染了胭脂般红艳。
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讲,柳云飞忙点头道:“我不会说的,这是我们的秘密。”
这时候,本应该是他主动的,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经验的菜鸟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
听到秘密这两个字,美少妇心中又是一阵羞涩,直叹罢了罢,就放纵一回吧,是他先对不起我的。想此,美少妇心中才好受一点。
今天美少妇之所以这样子,除了要报复他老公之外,尚还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她不愿面对的——对柳云飞的好感,另一个则是身体的原因。自从上一次从永安回来后,她就没有让他的老公碰过他,因为他觉得他‘太脏’了。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正值虎狼年华的她,生理的成熟已至巅峰,对男欢女爱的需要也同样很大。正巧,今天她喝了很多酒,所谓酒是色之媒,积蓄很多天的欲望在酒的引导下,已慢慢溢出来,今天,见到柳云飞,生理的欲望再也控制不住,诸多的因素,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想通了美少妇身体慢慢挨进柳云飞,道:“云飞,你现在就要了玲姐吧。”
说话时,美少妇呼吸急促起来,饱满的胸部一上一下跳个不停。
听此,柳云飞一震,只觉得每一个血孔都畅开了,身体里的血高速运转,一下子将身边的美少妇抱了过来,嘴胡乱地亲着秦玉玲的脸,一只手放在胸前肆意的抚摸着,另一只手则伸进美少妇的裙子里面……
男孩子的亲吻虽然稚嫩,但很有青春的激情,另有一番感觉,美少妇的身体刹那间便火热起来,玉嘴里不觉吐出一声情不自禁,销魂荡魄的呻吟,整个人就那么瘫软如水地倒在柳云飞怀里。
有了美少妇叫声的鼓励,柳云飞精神抖搂,手更另猛烈起来,嘴也由美少妇的脸转稳到其它地方。不过,限于经验,他来来去去就那么做着,惹得美少妇一阵心急。
美少妇心中暗叹:“真是一个傻瓜,平时看他对自己那么色,想不到却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菜鸟,小弟弟今天就让姐姐好好教教你哦。”
想此,美少妇人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YD,不过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慢慢引导着小男孩在她身体的敏感处揉捏把玩着,最后脱下自己的衣服。
待两人衣服脱光时,美少妇浑身上下已布满小男孩的留下的痕迹,其中胸部最多。美少妇无限娇好的身体摆在他面前时,柳云飞一阵目瞪口呆。
秦玉玲嗔道:“小傻瓜看什么呢?”
心中隐隐有几分自豪。
柳云飞直叹:“好美啊!”
“她现在就是你的,我的小情人,来吧。”
此刻妖艳无比的美少妇蜷着两条雪白的玉腿,风情万种对小男孩招着手。此时的市委办公副主任诱人无比。
不用秦玉玲的召唤,小男孩也知道怎么做。他一个虎扑便将美少妇压在身下……
接触中秦玉玲碰到小男孩腿间的硕大,骇然地道:“好大啊!”
在她印象里,男人的东西似乎都一般大小,而小男子的壮硕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小男孩略显得意地道:“现在他也是你的。”
说话时,少年本想进入,却不得要领,只急得满头大汗。
美少妇婉尔一笑,引导着小男孩慢慢进来自己体内,刹那间,两人同时响起一声水乳交融的,登上极乐的呻吟…………
少年初经人事,经验,招式等各方面都非常匮乏,不过有美少妇秦玉玲这名师在,一会儿之后,便已进入角色当中,在美少妇的身体上为所欲为着……
梅开三度后,精神已然很盛的少年搂着已经非常疲乏的美少妇,笑问道:“怎么样,舒服吗?”
美少妇嗯的一声,满足无比地道:“太舒服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爽过。”
话说出时,又觉得这种话很YD,白如霜雪的玉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美少妇探入男孩腿间,握着那虽已疲软下来,但依然很是硕大的物事,道:“想不到你的本事这么厉害,将来,我想没有一个女人应付得了你。”
美少妇历经沧海,就以目前的身体,经验来说,一个男孩是对付不了她的,哪知此刻搂着他的这个男孩却天赋异禀,勇猛异常,就刚刚要了他四次,好像永不知疲惫似的,将她弄得直要晕过去;。
柳云飞一手在美少妇身体摸着,一边笑道:“我只要你就好了,玲姐。”
秦玉玲听得一震,诧异地看着柳云飞道:“云飞,你……”
男孩含情脉脉地看着怀里的美少妇,道:“玲姐,我说得都是真的。”
从刚刚阴影阳相合,他无师自通,于男女间,领悟了许多。知道美少妇此刻的身体已完全臣服于他,但心理却还……或许此时是一个好机会。
美少妇忙避过柳云飞的目光,道:“柳云飞,你不要那么说。”
柳云飞强自将美少妇的脸转过来,道:“不,玲姐,我要说,我要将我心理的话告诉你。玲姐,从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爱上你了。年龄没有什么,我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是你。”
从刚刚的一场欢爱,美少妇对于男孩的好感又添增几分,只是碍于两人间的年龄,身份差距,不愿意接受,或者面对柳云飞吧。此时柳云飞的一番表白,正中她的心坎,一下子扑入柳云飞怀里,道:“柳云飞,我的好弟弟,从今天开始,玲姐就将自己交给你了。”
喜悦带到情欲的沸腾,男人的那个东西一下子又火热起来,美少妇啊的一声,惊看着柳云飞,道:“怎么又?”
男孩子的脸一红,讪讪笑道:“我也不知道,玲姐,你看……”
说完色色地看着美少妇美好的身体。
“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下面还痛着呢?不然我用嘴帮你。”
说完时美少妇羞得低下头去。自己的老公她都没有这样过,如今竟给一个男孩子那般。
嘴?柳云飞茫然不解。看着柳云飞那个样子,美少妇心中又恨不恼,怎么那么办啊,连用嘴都不知道,难道他连A 片都没有看过。当下嗔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不过说实话,柳云飞还真的没有看过A 片,由于出身的特别,柳啸天对他不要求别的,只求柳云飞的品行要端正,切莫惹上什么恶习,甚至是学习成绩。
刹那间,传来一股震颤心灵的快感,柳云飞不禁哦的一声,道:“好爽啊!”
同时基于男人的霸气,不由秦玉玲这个机关女干部的头按在自己的胯下,猛然间,他突然看到秦玉玲跟他老公的结婚照,更感刺激。……
美少妇一番口舌并用后,才将男孩子的火气消了,直累得满头大汗。男孩子见此,怜惜地道:“玲姐,谢谢你了。”
说完很温柔地替他拭掉额头上的汗水。
美少妇享受着男孩子的温柔,道:“只要你舒服就行了。现在去洗个澡吧。”
鸳鸯浴,三个字浮上心头,柳云飞二话不说就包起秦玉玲的身体,问道:“你们家浴室在哪里?”
“啊,你要做什么啊?”
“当然是一起洗澡啊!”
“我又没有说要跟你一起洗。”
“洗澡,当然要两个人一起洗了。那样才有意思吗?”
美少妇的脸又红了起来,心中直想:“原来这小子打主意是打在这边吧,好了就跟他一起洗了,自己身上,他什么没有看到啊!”
当下趴在柳云飞怀里,羞道:“浴室在我房间的隔壁。”
两个人洗澡,倒不由说是柳云飞‘帮’秦玉玲洗。当然这并不熟是柳云飞同志品行高尚,而是他色情高涨,主动要求的。
美少妇方晓妇虽然已经三十多岁,而且生了孩子,可是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没有一丝走形,且肌肤柔滑,细嫩,极具抚摸快感。一番洗下来,柳云飞摸遍了美少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当然最后,美少妇服侍着柳云飞洗了个澡,极尽温柔之能事。事后柳云飞说:“这是他长这么大,洗的最美妙的一个澡了。”
洗完后,秦玉玲拿了他老公的一件睡衣给他。秦玉玲老公的身材跟柳云飞差不多,故而穿上后,倒还得体。躺着别人的床上,搂着别人的老婆,柳云飞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邪恶,像是一个大盗似的。
想着想着,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通奸这两个字一直环饶心头,虽然他以前朝思暮想着这天,可一旦发生后,心里又有几许愧疚感。
感受到身边男人的异样,秦玉玲不解地问道:“柳云飞,你怎么了?”
此刻在美少妇心里,柳云飞已不是一个小男孩,而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应该是一个男人中的男人。
靠,人生短短数十年,只要开心就好,何必管那么多了。想通的柳云飞道:“没有什么,对了,玲姐,我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第25章你算哪根葱
“什么,你竟跟人打架?”
饭桌上,秦玉玲瞪大的双眼看着柳云飞,满脸的不可思议。
柳云飞脸红如猴子屁股,道:“是那个柳天向先挑衅我的,我只是忍无可忍才出手的。玲姐,你总不希望你的男人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孬种吧!”
秦玉玲脸上一红,打开男人在她身上作恶的手,道:“什么我的男人?”
“难道不是吗?”
“好了,是啊,好弟弟,求你别在折腾我。”
感觉柳云飞的手继续在她身体上抚摸着,内心的情欲不由又挑起。若是再跟他做一次,那她明天就不用上班了。
柳云飞很霸道地道:“那你说我是不是你的男人?”
“是,是是,你是我秦玉玲的男人行了吧?”
已摸清柳云飞性格的美少妇为了避免给男孩弄得明天不能上班,忙承认了。
男孩子志得意满地道:“这还差不多,那叫现在叫声老公来听听。”
美少妇听得心中有点好笑:“他终在是太小了。”
不过嘴上却乖乖地叫了声:“老公。”
而且叫得很甜。……
“我要我明天帮你可以,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啊?”
“你怎么会武功的?”
柳云飞是柳书记的儿子,家中的情况秦玉玲都知道了,她实在想不出柳云飞的武功在哪里学的?
当日在永安县,柳云飞三两下便将光头等人制服。她虽然不会武功,可眼力还好。光头那几个人,可的的确确都是高手,不是现在的一些什么武术冠军可以比拟的。
时至今日,由于门规,年代等一些因素,被无数炎黄人引以为傲,神奇奇测,甚至可令传说中的高手飞天遁地的古武术大部份都已经失传了,纵是一些还流传世上的,基本上神龙见首不见尾,尘世中已难看到。当日柳云飞的一招一式,磅礴大气,雍容中有无比强大的威力,一看就是失传已久的古武拳术。
有时候女人是很八卦的,尤其是好奇心强的女人。
柳云飞脸上一红,道:“告诉你也没有关系,不过,你不能跟别人说哦。这件事我只跟你一个人讲。”
听到柳云飞只将这件事跟她说,秦玉玲心中不由有几许骄傲,甜蜜。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融进柳云飞的女人这个角中当中了,当下问道:“好的。”
柳云飞小声地道:“我的武功是偷学的?”
“偷学的?”
秦玉玲满脸的不可思议。
“嗯,我的武功偷学一位我爷爷的老随从。小时候,我到我爷爷家过暑假,一天早上起来时,在花园里有一位老家人那边舞啊舞,觉得很好看。就跟着学了。”
说此,柳云飞猛然想起那天在永安县东门虎说自己的武功是‘霸拳’,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惧怕似的。今年暑假,去爷爷那里时一定要找龙伯好好问问。
秦玉玲哦了一声,道:“你爷爷?”
由于政治上的原因,她曾私下里调查过柳啸天的背景,所有资料里并没有柳啸天父亲这个人的介绍。有这个人,她就可以查得到,这一点,她完全可以确定,因为她掌控着一个很庞大的情报系统。
如今查不到,那就说明,这些资料给人强行隐藏,能让她的情报系统查不到,这人的手段绝对是通天级的人物……
柳云飞道:“嗯,我爷爷住在北京,不跟我们住在一起。”
在炎黄,所有搞政治的人都知道作为北京代表着什么,听到北京两个字,秦玉玲的神经敏感的一跳,道:“你爷爷现在还在做事吗?”
说话时,脑海里竭想着京城政坛姓李的老人。她记忆惊人,脑子里藏着数以万计的信息,稍想一下,三位符合条件的老人映入脑里。
三位老人中,一位去年已过世,一位现任中央某副部级的领导,不过那位领导终生未取,没有任何子嗣,那就剩下最后一位,想起那位,秦玉玲的心便是一震,无限的景仰跟震撼同时充斥心海。莫非柳云飞便是他的孙子,若是的话,那……
柳云飞看着秦玉玲一脸沉思,便问道:“玲姐,你怎么了?”
秦玉玲良久之后才平息住自己心灵的震撼,忙道:“没,没什么?”
若是柳云飞真是那位老人的孙子,那么家族对柳啸天必须重新定位了。
夜已渐深了,柳云飞说道:“玲姐,我要回去了。”
老妈虽然不在,可是每天对他依然管得很严,每晚可都打电话查房的,若是自己不在家,那就遭了。
有了这么惊天的发现,秦玉玲也要处理一下,当下道:“你不吃完饭再走吗?”
“不了,我家里已经煮好了。”
“好吧,那你回家小心一点哦。”
刚跨入家门,电话就响了。料想一点都不差,果然是宋素云打来的。电话里,宋素云又对柳云飞进一行全方位,包括身体,心灵的关心后,道:“小宝贝,我现在G 省,你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啊!跟妈讲,妈买给你啊!”
柳云飞忙道:“不,不用了。”
宋素云自小对他宠溺至极,他要什么东西都买给他的,钱不是问题。有一次,柳云飞说要吃某一个地方的小吃。她便将那个地方做小吃最高明的师父请过来,就在市委大院不远处开了一个那样的小吃店。
赚钱是另外一回事,最主要的柳云飞想吃时,就随时可以吃了。
好不容易应付完老妈,柳云飞美美吃了一顿晚餐后,便上床睡觉了。多年的渴望,今日终于实现,柳云飞别提有多舒爽了,连睡觉时都笑出声来了。
第二天,柳云飞要骑车到学校门口时,秦玉玲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今天的秦玉玲穿的是一套黑色,面料高档的套装,剪裁得体的衣服完美贴在她的身上,衬托得她身体玲珑凸现,特别那裹着肉色丝袜的长腿,更让人热血沸腾,一种职业女生的气质展露无余。今天,在柳云飞眼里,秦玉玲好像变了一个似的,肌肤晶润润泽,闪着雪白的光彩,娇艳如盛开的花朵。
感觉着柳云飞的目光紧盯着他,仿如要将她生吞活剥似的,秦玉玲的脸上一红,走到他身边,小声地嗔道:“看什么看啊,今天我是你的家长,有这样看着家长的学生吗?”
柳云飞也发现这样有些不妥,忙收回目光,瞧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关注他们才放心下来,当下道:“谁叫你要那么漂亮,迷人,我忍不住吗?”
秦玉玲心中有些高兴,今天她特意打扮一番,要的就是这效果,这柳云飞果没有辜负她的希望,当下道:“好了,别看了,要看以后玲姐天天穿成这样给你看。我们进去了吧,等一下玲姐还有事呢?”
“那可一言为动哦。”
两人来到校长室时,校长室里除了校长外,尚有一个中年人。中年人跟那个大块头柳天向脸有些相像,柳云飞想这可能是柳天向的什么人吧。
“柳云飞,你家长没有来吗?”
校长有些不悦。因为昨天没有好好处理柳云飞,柳天向有些不满意(过了一段时间,柳天向那种游走于生死间的惊惧逐渐消除,既然在拳头上解决不了,那就用权利,所以就搬来了自己的老爸,总之一定要将柳云飞弄出市一中。回家向他老爸一说,他老爸了大早就跑来了。
在一些眼里,比如柳啸天,柳父只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人而子,但在校长眼里,这可是一个有权利,主宰他前程的大官。
市教育局可是他学校的直属上司,且听说教育局最近在选局长,柳父当选的机会很大。柳家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说不定借这件事,还可以跟柳父有了交情,那以后自己说不定还可以再升一下,校长心里权衡了一番利害后,决定今天好好处治一下柳云飞,整治一下学校的校,也算是给自己点一把火。
柳云飞很老实的样子,道:“有,有来了。”
话落时,秦玉玲高贵,很端庄地走了进来。
美丽风情的美艳少妇一下子将两位中年男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其中,柳父的口水正源源不绝地从嘴角流出,丑恶到了极点。
也难怪这两位从事教育工作数十年的男人会如此失态,概因此刻的秦玉玲实在太美。经过柳云飞滋润的美艳少妇好像重新焕了青春一般,由里到外,皆散发着一种动人的妩媚气,她本高贵,这种高贵跟妩媚完美的揉和在一起,成了一种令任何男人都不禁抨然心动的气质。
见此,柳云飞眉头一皱,心中已暗暗不爽。你们这两个死人,竟敢那样偷看我的女人,我早晚让你们好看。不过,心中也隐隐有几分欣喜,这么美的女人从今以后就是他的女人,想起昨天秦玉玲娇滴滴叫他老公的情景,更加得意。
看着美少妇正眉头微皱,校长恋恋不舍地收回从秦玉玲身体的目光,道:“你要柳云飞的妈妈?”
柳云飞的妈妈,秦玉玲正要说不是时,看见柳云飞投来求助的目光,当下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地道:“不知校长先生,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校长贴坐在黑色办公椅上,喝了口茶,润了口嗓子,道:“柳云飞前天打人了,你知道吗?”
秦玉玲哦了一声,一副茫然的样子,道:“不知道,他没有跟我说。”
见此,柳云飞心中暗忖:“玲姐太会演戏了,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玲姐若去演戏,说不定可以捧尊奥斯卡回来。哈哈到时,我就有了一个影后老婆了。”
正在意淫得厉害的柳云飞并不知道,今后他竟真的有一个影后老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你知道吗,一中我们市最重点的中学,全社会都在关注着我们,这件事影响已经十分巨大了,连教育局都惊动。这位是教育局的柳处长。”
秦玉玲打从心里根本不在意这个什么柳处长,木处长,她是市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已属于‘班子’成员了,开市委大会,他们整个教育局也就局长周正培才有资格参加。周正培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了,何况是这个连根葱都不是的什么柳科长。
秦玉玲淡淡地哦了一身,道:“那不知校长将要怎么处置柳云飞呢?”
连正眼瞧都不瞧那个柳科长一下。
明显感受到自己被轻视了,而且还是在这个对他非常尊敬的校长面前,柳父抢在校长前头,非常有官威地道:“你不是我们教育这一块,可能不知这件事的严重性。你知道昨天柳云飞将我……柳天向同学打成什么样子吗?胃出血,按医疗事故来说属于重伤。按品行半说,说明这个柳云飞同学有严重的暴力倾向。纯洁的校园是不容污染的,这柳云飞同学看来是不可再在市一中读下去了。”
听此,柳云飞脸色骤变,太小题大做吧,自己只不过打了那柳天向同学一拳……
秦玉玲很容地看着校长,道:“校长,这是你校方的决定吗?”
其实校长也觉得柳处长这个处罚有点重了,按他的意思,柳云飞赔点医药费再向柳天向道个歉就好了,想不到柳父竟要将人家开除出学校。
柳云飞现在读的是高三,高考将近,这时候将柳云飞开除出学校,等于断送了他的前程。不过,柳父是位高权重的教育局领导,他又不敢得罪,得罪柳云飞总比得罪柳家好吧,当下硬着头皮道:“是的。”
秦玉玲煞是郑重地看着校长,道:“校长先生,我希望你在做这个决定以前,可以三思一下,并且将事情的经过调查清楚。”
说话时,秦玉玲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展露无疑。
给秦玉玲那种气势压着,校长的一颗心陡然提了起来,问道:“你要说什么?”
秦玉玲道:“据我所知,柳云飞会跟柳天向打架,是柳天向挑衅在先,而且用得是极其侮辱性的字眼,柳云飞气不过,才接受自称跆拳道高手的柳天向的挑战的。”
事后,校长也专门找人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所有的事情跟秦玉玲所言的一句无差,只不过,他为了巴结柳家,就偏向了柳天向,此时听秦玉玲说来,心倏然一震,他活了一把年纪,见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此刻见到秦玉玲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心中直想:“这柳云飞的母亲看来不是普通人啊!这会我是不是押宝押错了。”
开始不安起来,道:“是的。”
其实以秦玉玲的身份,地位,她要整整这个校长和这个柳处长很容易,不过,她却不想那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柳云飞考虑,柳云飞还在市一中读书,现在将这个校长得罪了,将来他在学校就不好办了,如高考,填志愿什么的,若是校长真的使一两下黑手,那柳云飞就得吃她埋下的苦果,第二,她才进军S 市政坛不久,不想招惹那么多的事非。虽然是教育这一块爹不疼,娘不爱的鸡骨头,但难保没有人不将目光锁着他,那时必然招来非议。
柳父不想校长在这当口拆他的台,怒道:“吕校长,我看你这个校长位置是不想做了吧?”
语气阴沉沉的。
校长闻言,心中一震,冷汗从额头涔涔流下。他苦熬了十几年,走了很多关系,拿出了银行里所有的存折,好不容易才从那个山区的中学调来繁华的市一中,如今听到柳父这一句话,心惊恐到了极点,正待说什么时,柳云飞的母亲不阴不阳地道:“柳科长,你的官威比周正培大多了。”
柳父一听,心中一震,骇然地看着秦玉玲,心中暗想:“这个女人是谁啊,竟敢直呼局长的名字。”
笑道:“你是?”
柳父也不愧是官场上的人物,变脸变得川剧中变脸演员变得还快。
秦玉玲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道:“这是我的名片。有一件事告诉你们,其实我不是柳云飞的母亲,只是他爸爸办公室的一个主任。这件事,你们最好思考一下,再做处理。柳云飞我们走吧。”
柳父接过散发着美妙芳香的名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秦玉玲,市委常委,市委书记办公室副主任,市开发办公室主任。
光是市委书记办公室副主任,就是他一个他受宠若惊,不能得罪的人物了,还有,她竟不是柳云飞的妈妈,仅是柳云飞爸爸办公室的主任,市委书记办公室副主任,那柳云飞的爸爸岂不是市委书记了!柳处长不禁‘啊’一声惊叫,颤抖的手拿不住名片,使它掉在地上。
校长从地上捡起名片一看,脸色瞬间刹白,忙追出去道:“秦主任,秦主任……”
秦玉玲突停下脚步,笑看着惊慌失措的校长,道:“校长,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吗?”
“知道,知道。”
校长点头像鸡中吃米般。
“还有……”
校长受宠若惊地道:“秦主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柳书记不想让人知道柳云飞的身份,你要保密。”
“好了,那没有什么事了,云飞我们走吧,校长先生你不用送了。”
看着两人眼去的背影,校长拭掉头上的冷汗,直叹:“今天好险啊!好在人家大人大量不跟他计较,不能的话……”
想此,道:“秦主任,谢谢你了哦,你走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