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游花丛(全本)-6

  

第30章惊慌的局长
十点多,在杨家,宋素云来回踱着脚步,急道:“这么晚了,云飞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柳啸天安慰地道:“老婆你别急吗?可能等一下就回来了吗?”
宋素云道:“现在都十点多了,云飞可从来没有那么晚回来过。不行,我出去找找。”
见此,柳啸天急道:“这么晚了,你要上哪里找啊?”
宋素云有些生气地道:“那你又不去找。”
柳啸天知道宋素云对柳云飞的宠爱,当下微微一笑,道:“今天是他同学的生日,难免玩得晚一点,你别担心了。”……
两个小时后,柳云飞还是没有回来,宋素云更急,柳啸天也有些急了。现在都十二点了,就是有什么活动现在也该散了。
宋素云急得差点跳起来,脸有些白,惊道:“啸天,你说云飞会不会有什么事啊?不知怎么了,我今天眉头一直跳。”
柳啸天道:“不,不会有事的,你别自己吓自己。”
他虽那样说,可是心里亦没有底。同时心中暗想:“若是有谁敢动云飞一根汗毛,他决不会饶过他的。”
可能是父子连心的关系,他的心也是赌得慌,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沉吟了一下,宋素云道:“不行,我要出去找他。”
“慢着。”
“什么事?”
宋素云一副你要是敢拦我,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我跟你一起去。”
听此宋素云脸露微笑。他知道自己老公平时对柳云飞严厉得要死,其实心里对柳云飞比谁都疼。
刚要出门时,柳啸天道:“我们只要到柳云飞他同学那边去找好了?对了。你记得今天是云飞哪个同学生日啊?”
一来柳云飞生性腼腆,平日里并无一个比较好的同学来他家坐坐,或者说联系一下,二来宋素云忙于自己的生意,根本没有空关心柳云飞在学校的事。此刻一听,宋素云简直恨死自己了,为什么自己不多关心一下云飞。
宋素云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出来。
柳啸天道:“罢了,我打电话给老何,叫他出动局里的人找一下。”
此刻在S 市公安局,李万春为了表示自己对‘永恒珠宝’抢劫案的关心,正连夜审讯柳云飞。其实对永恒珠宝案他早有定论,将罪犯锁定在一些外省的流窜犯身上,跟眼前这个柳云飞一点关系也没有,今天抓柳云飞来,只不过是想跟杨家攀个交情。
李万春是一个成精的人物,从杨东成的三言两语中,他知道杨大少爷极其讨厌这个叫柳云飞的。杨家是商人,很多事是不方便做的,所以才找他,杨大少爷不说,他也知道他想做什么?既然杨大少爷发话了,那我就替他做了吧!
他之所以肯这么出力,是想借此搭上杨家这个跟上层关系很紧密的家笑。官做到了他这一步,上面若没有一丝人脉,要再进一步很难了。从底层一步步干起的他,最欠的就是上层的人脉。再说诬陷一个穷小子,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尤其在‘永恒珠宝’被抢的这个时刻。
‘永恒珠宝’抢劫案轰动S 市,影响极期恶劣,连柳书记都亲自下了批示,他多抓一人,也不会有什么事。今天抓柳云飞,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所有的利害关系,李万春在心里都盘算了清楚。但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个能拿出梦幻水晶给人做礼物的人,会是普通的人吗?
人生有些过失,可以用各种方法挽法,但有些过失却是无法挽回,其结果,可能要付出自己的前途,甚至是生命。
此刻坐在审讯室里的柳云飞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为李万春用来巴家杨家的工具。
从李万春披上警服的那一天起,这种事他已不知做了多少,早已驾轻就熟了,当下一番吩咐后,属下们就去忙了,而他呢,则坐在办公室真皮的沙发椅上,把玩着那璀璨夺目的梦幻水晶。
得到了李万春关照的两位审讯柳云飞的刑警用恶狠狠的眼光地盯着柳云飞,道:“怎么样,小子,你老实交待吧?”
柳云飞万分不解,问道:“交待什么啊?”
右边一个圆脸的警察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哄大,震人耳膜,道:“小子,我们的政策。你该听说过吧?”
这招先声夺人被他用得可谓出神入化了。
“知道,知道,电视上看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
圆脸警察满意地的嗯,道:“那现在将所有的问题都交待了吧?”
“什么问题啊?”
圆脸警察脸色一变,有如怒目金刚,道:“小子,到现在你还跟我们装蒜。”
另一边的一个比较瘦的警察右手节奏地敲打着桌子,阴阴地道:“我们现在已掌握了所有的证据,反抗是没有好处的。”
柳云飞哪还不知道,他们是诳他的,当下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个屁啊!将我关进铁窗子里就是了。”
圆脸怒道:“你当老子不敢啊?”
“我劝你们在做这一件事情时,最好想一下王法,公义。”
语气正经无比,宁静得可怕。
圆脸公安一愣,随后怒道:“哈哈,小子,世上是有王法,有公义,但绝对不会照到你身上的。”
瘦脸公安阴狠地道:“小子,识相就将这事认了,免得受苦。”
“我没有做过,我认什么认啊?这事若认了,我还出得去吗?”
圆脸警察狰狞一笑,道:“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说完摩拳擦掌地走向柳云飞。来时,李局已经吩咐过了,只要让这小子认罪,可以使一下手段的。
柳云飞吓得脸色苍白,颤道:“你,你要做什么啊?”
语气上虽怕得要死,其实心中却在冷笑。他若敢打我,我就让他残疾。柳云飞的性格是外柔内刚,遇强反弹越大,遇弱则更加柔弱,而且骨子里有一种上层人物的蛮横。此时他知道,对方是想‘屈打成招’让他顶罪,他自是不会再任由对方处置了。
从刚进公安局,他就发现这事有些不对劲。‘永恒珠宝’的‘水晶之梦’有没有被抢,他不知道,但他确定自己的老妈是绝对不会买贼脏。那样的话,这警察不分青红皂白将他抓来的目的就有待确定,或许是这些警察受到上方的压力,在胡乱找一个替罪羔羊吧,这种事在警界早已屡见不鲜了。很不幸的,自己撞到对方的枪口上了。
见柳云飞那样子,圆脸公安越发狰狞,笑道:“小子,你现在怕也没有用了。就算你现在认了,我也不会放过你,因为我看你很不顺眼。”
话落已到柳云飞面前,斗大的手掌狠狠甩向他。他早年曾在部队服役过,练就一双铁掌,被他一扇,没有一个人的脸骨不裂开的。
瘦脸警察见此,暗暗发笑:“这赵向东打人还是那么狠。就那小子的小身板,赵向东一扇,还不给残废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大出他的预料。……
何政军,今年四十三岁,多年兢兢业业的表现,换来了S 市公安系统的第一宝座,到了他这个年龄,权钱都有了,难免会享受一下。才在前天刚勾搭上的一个办公室女警身上进进出出一两回,疲累得正要休息时,手机响了。
若是别人的电话,他大可置之不理,甚至臭骂这个不识好歹的人几句,但这个电话给他的人,他可不敢得罪,除非他不想在S 市混了。
何政军叫身边的情妇别说话,脸上换了一副谦虚的神情,道:“是柳书记啊,您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啊?”
“老何,事情是这样的,我家柳云飞去参加他同学的生日晚会,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想要你派局里的一些人去找找。”
根据失踪人口条例,人只有失踪四十八个小时,警方才会受理。但此时,何政军可不敢拿条例来讲事,道:“好的,我这就去安排人手。”
从柳啸天入主S 市后,市里的那些不听话,基本上都消失在他面前了,除了市长洪中雄之外。不过,随着柳啸天声望的日益提高,张兴云的话语权越来越少了。天知道,在S 市得罪柳啸天会有什么的后果。
“老何,那麻烦你了。云飞,你可能没有见过,等一下将我他的头像用手机传给你。”
“客气什么,柳书记,等一下我找到柳云飞将他送过去。”
这种暧领导心窝的话应该多说,这是何政军多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
何政军挂完电话后,立马赶到公安局,连身边情妇的撒娇理都不理。途中,他已打电话公安局负责各个部门的领导。
何政军发话了,公安局的那一干副局长,队长什么的,都一股脑地跑到S 市公安三层的会议室来了。此时虽是深夜,却没有人敢有怨言。
见到李万春,何政军道:“老李,你没有回去啊?”
“在忙那个月那永恒珠宝的抢劫案呢?”
‘永恒珠宝’是国际上珠宝行业当之无愧的领袖,在他辖下被抢,对S 市的声誉有莫大的影响,各层都在观注,若是破不了案,那他那个公安局局长就别坐了。想此,何政军笑道:“破案要紧,但你年纪大了,也该注意保重身体。”
李万春心中冷笑:“老何啊,你当我这么晚在熬夜破案是为了你啊,我只不过是在为我将来进升加点筹码罢了。”
脸上却装出一副感动的神情,道:“谢谢局座关心。对了,局座,你叫局里的人这么晚来开会,有什么事啊?”
“找一个人。”
“找谁啊?”
何政军心中暗想到底是找什么人啊,值得这么劳师动作的啊?
“他们都来了,等一下说。”
话落S 市公安局的大大小小的管事人都到了。
坐在会议长形桌中间的何政军清了一下喉咙,道:“情况紧急,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么晚了,将你们找来,是要你们发动一切力量找一个人。”
主管交通的交通大队长问道:“何局找谁啊?”
很是热心。他才刚当这个大队长几天,自然要好好表现了。
“一个很重要的人。这是他的相片。”
话落,局长公办室一个文书已将柳云飞的照片发到众人手上。
何政军知道有些领导爱惜自己的名声,所以并没有说要劳师动众找的人是柳啸天书记的儿子,仅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好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是。”
话落,所有人领命下去/ 李万春拿着柳云飞的照片,越看越眼熟,哦,他不是今天自己抓来的那个人吗?想此,小心翼翼地问道:“老何,相片的人叫什么名字啊?”
心中求神拜佛这照片上的人千万别是他今天抓来的人啊!何政军虽然没有说那个人是谁,但从他的语气上,李万春可以推断出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能劳动何政军的人,那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柳云飞。”
听到这两个字,李万春一震,拿着的照片落到桌上,道:“他叫柳云飞?”
“嗯,老李,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对了,老何,我问一下哦,那个柳云飞是什么人啊?”
“只能对你说是一个不是我这种阶层可以得罪的人,其它的我不能说。”
“瞧你说得那么神秘,在S 市哪还有我们不能得罪人?”
李万春故作轻松地呵呵一下。
“老李,我能在S 市这么稳,这些年来,你也帮了我很多,我才跟你说的。这柳云飞……”
李万春急问道:“什么?”
“他是一个贵不可言的人。在S 市我们或许算是一个人物,但在京城,我们……”
何政军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你是说柳云飞是京城的人?”
李万春问出这个问题时,后面已经冷汗直流了。京城代表着什么,有权有势的京城家族代表着又是什么,每个在炎黄政坛的人都深知肚明。
何政军嗯了一声,接着点了点头。何政军本来并不知道在政坛上极具传奇色彩的柳啸天有什么背景,直到一个月前,他到京城去拜一个他曾经在部队给他当过警卫员的老首长,他无意间说起柳啸天。老首长当时顿了一下,便叫他好好跟着柳啸天,并言今后对他的仕途有很大帮助。
看此,李万春更加没有底了,脑子里杂思纷呈,道:“老何,我有事回办公室处理一下。”
回到办公室后,李万春整个人再也难以平静,心中浮现各种可怕的后果,望着桌上的梦幻水晶,整个人就此瘫坐在沙发椅上。我当时真是被猪油蒙了眼睛,能拿出梦幻水晶给人做生日礼物的人,哪里会是普通人。
事情既然出了,那就应当设法补救,李万春到底是在政坛上沉浮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了,当下马上冷静下来了,考虑怎么善后了。
大约三分钟后,李万春熄灭掉手上的烟,披上了外套,朝审讯室走去。此时,他心中暗自祈祷:“赵向东跟徐前两人不会将柳云飞打得太严重。若是太严重了,只好牺牲这两爱将了。”
看到副局亲自过问,审讯科的科长黄因明马上屁颠屁颠上前问候。李万春嗯的一声,道:“赵向东他们现在在哪个审讯室,马上带我去。”
黄因明道:“他们在405 审讯室,副局随我来。”
马上将李万春领到405 审讯室前,并亲自替李万春将门打开。门一开,黄因明见到了生平最不可思议一幕。
庄严,肃穆的审讯室里一片狼狈,桌椅破烂,档案散落于地,审讯罪犯的警察赵向东跟徐前鼻轻脸肿,躺在地下做着痛苦的呻吟,而罪犯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翘着二郎坐着。
审讯室是他的地盘,如今竟给人搞成这般,而且还是在他的直系上司李万春面前,黄因明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有如给人扇了一个大耳光,气炸了已不足以形容黄大科长此时的心情,他指着柳云飞,怒道:“你,你……”
平复了一下心中怒气,黄因明问道:“你敢袭警,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话落,他却听到了一个不敢相信的话:“打得好。”
说话的人是他的上司,公安局的副局长李万春。
接着黄因明见到他的上司李万春低着头,态度很卑恭地来到那个嚣张的罪犯面前,道:“柳云飞,‘永恒珠宝’的被劫案我们已经查清了,这案件跟你一点事也没有。对于我工作上的疏忽,请你见谅。”
见此,黄因明瞪大了一双眼睛,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手臂会痛,才知道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
请神容易,送神难,柳云飞冷冷一笑,道:“难道就这样完了吗?”
柳云飞话说完,不大的审讯室里又走进几人,领头的正是公安局的局长的何政军。
何政军一把推开挡在他面前的黄因明,喜道:“柳云飞,你真的在这里啊?”
柳云飞并不知道何政军,当下问道:“你是?”
“我是何政军,是你爸爸叫我来找你的。”
柳云飞哦了一声,没有什么欣喜,也没有什么不快。何政军又道:“云飞,若非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你竟然在我的局里。”
柳云飞冷冷地道:“何局长,这事你问一下李万春副局长就知道了。”
“老李,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着何政军那要吃人的目光,李万春心中一颤,道:“老何,不,何局,这事你听我的解释,这事都是他们搞出来的,我不知情。”
何政军冷哼了一声,道:“这事你向柳书记解释去吧。”
话落,对柳云飞道:“云飞,这审讯室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走吧。”
“你警察局要抓人就抓人,要放人就放人,好不威风哦。”
何政军讪讪一笑,道:“这永恒珠宝抢劫案闹得很大,他们难免有些草木皆兵了。”
说此悄悄地在他耳边说:“我听说你没有回家,你妈可要急死了。”
柳云飞闻言,二话不说,站了起来,道:“那我走了,不然等一下我老妈跑来了,就遭了。”
何政军屁颠屁颠地跟他柳云飞后面,到公安局外后,自己充当司机用自己的坐驾——奥迪将柳云飞送往市委大院。
此时柳云飞终于肯走了,李万春松了口气,拭掉额头上的汗水,想不到这柳云飞竟是柳书记的儿子。或许有一些人不知柳啸天的厉害,但在作为S 市公安系统的副当家,他可是清楚得很。私下他也曾听说,柳啸天有一个独生子,对他,柳啸天可是非常宠爱。若柳云飞不走,等一下柳啸天追到公安局来,那可就很不好看了。
“这何政军真是的,对一个小屁孩竟那么的……”
他是李万春一方的人,平日里没少说过这样的话以讨李万春开心。
“蠢货,你懂什么。你知道那小子的身份吗?操,今天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干出这种蠢事呢?他妈的,要怪就怪杨东成贱胚子。老子就是死了,也要拉他做垫背的。”

第31章传闻
回到家里,宋素云也不顾着何政军在场,紧抱着柳云飞道:“小宝贝,你没事吧,你不知道,你没有回来,妈多担心啊?”
柳云飞脸上一红,不好意思地道:“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说完急忙离开宋素云的怀抱。
柳啸天对何政军道:“老何,这一次太谢谢你了。”
“柳书记,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客气。”
“对了,刚刚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云飞的啊?”
“这个……是在我局里。”
柳啸天若知道他儿子被人抓到公安局不知会怎么样,不过想一下抓人的是李万春,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再说,就是他不说,柳云飞也会说的。
“公安局,我柳云飞怎么会被抓到公安局去的?”
说话的是宋素云,听到自己宝贝儿子被抓到公安局去了,语气己有些动怒了。
“具体的事情经过要问李万春副局长才知道,这事是他一手操办的。”
何政军忙将责任推给李万春。
“我们云飞从小到大什么地方都有去过,就是没有到过公安局,这回竟给当罪犯抓到公安局去了。老李,这件事你一定给我弄清楚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宋素云气愤地说完话后,对柳云飞道:“云飞,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上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好的,妈。”
对于宋素云要柳啸天将事情‘弄清楚’,柳云飞并没有反对,平日里,他虽然柔和,但并代表可以随意给人欺负。从整件事来看,表面上是李万春为破‘永恒珠宝’案将他弄进局里,李万春所有的依据只不过是那条‘水晶之梦’。他才拿出‘水晶之梦’没有多久,公安就来了,那说明生日宴会现场有人李万春通风报信。那通风报信的人,显然颇有能量,不然也不能劳烦公安局的副局长李万春,且用心极其不良,分明是想整他。若不让他知道点厉害,他还当他是好欺负的呢?
刚进楼,电话就响了。那电话竟是李万春打来的。对于这个有点老奸巨滑的李局,柳云飞并没有多少好感,当下没有好气地问道:“干吗,找偶啥事?”
若非他不是柳啸天的儿子,而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那这外抢劫罪就算安上了。
电话那头的李万春呵呵一笑,亲密无比地道:“云飞,你到家了啦!关于今天的事,俺老李在向你道个歉,都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
“真的是失误吗?”
李万春一震,吓出一身冷汗过来,心中暗想:“好厉害的小男孩啊,不愧是柳家的人啊!”
不过,他语气却装作肯定的样子,道:“是啊!关于整件事情的经过,我明天会向柳书记做个解释的。”
等待人家找来,不然自动上门,负荆请罪。
“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哦,事情这样的,刚才局里来了一位叫‘陈星华’,她要保你。我跟她说了,你已经走了,她不信。要不,你跟她说两句?”
陈星华这么晚了,竟到公安局保他,柳云飞听此,浑身一震,只觉得一道暧流淌过心田,暧洋洋的,当下道:“好,你将电话给他?”
电话一接,那头便传来陈星华焦急的声音:“柳云飞,你怎么样了,你现在还好吗?”
关心溢于言表。
柳云飞感动地道:“我很好,陈星华你不用担心。”
说完时,柳云飞甚至可以听到电话那头的陈星华听到他没有事后,轻轻地松了口气。
“那你真的回家了是吗?”
“嗯,对了,这么晚了,你回家休息吧。还有,谢谢你的关心。”
不知怎么了,今天面对陈星华,她感觉有点不一样。
“好。”
“你将电话给李局长,我有话跟他说。”
“李少,你有什么吩咐吗?”
“听着,你派人开车将陈星华送回去,一定要送到他家哦!”
对于柳云飞一副命令的语气,李万春一点也不生气,心中暗暗有几分喜悦,道:“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叫人。还有事吗?若没有什么事,我就挂了。你早点休息哦!”
“你们知道吗?我们班出了一个抢劫犯?”
“抢劫犯,不会吧?”
听到的同学都吓了一大跳,市二中是S 市A 级达标中学,纪律一向严明,跟动不动就有出流氓的一些普通学校是不一样的。
“千真万确,昨天我亲眼见他被公安带走了呢?”
“啊,他是谁啊?”
“柳云飞。”……
一会之后,同学甲:“哈哈,这事我早知道了。从他第一天进入学校,我就看出那小子贼眉鼠眼的,迟早出问题的。”
一位满脸麻子,身材跟沈殿霞可以媲美的同学丙嗯了一声,煞有其事地道:“别说,听你现在一说,我也觉得那小子很有嫌疑,上次她曾偷偷摸摸进我的房间,当时我一件内裤丢了,不用说,就是他拿的。”
瘦小似排骨的同学丁道:“上次他经过人家面前时,偷偷瞧着人家的胸口。”
脸上还装作一副后怕的样子。
立誓要当哲学家的同学乙道:“每件事情发生必有其内在的原因,柳云飞今日之所以这样,跟他父母有直接关系。”
“他父母是做什么的啊?”
同学乙望了一下左右,没有人才神秘地道:“你们不知道吗,他父母就前几年S 市赫赫有名的雌雄大盗。你们别说出去哦,不然晚上雌雄大盗上你们家将你们家的偷个精光哦!”
不知柳啸天宋素云听到有人这么议论他们会不会吐血?
所有人闻言,都打了个冷颤,仿佛雌雄大盗就在身边似的,这时,陈星华冲入人群,道:“你们别乱说,柳云飞才没有抢劫呢?李伯父,李父母他们才不是雌雄大盗呢?”
“你怎么知道的?”
陈星华哼了一声,道:“人家柳云飞昨晚就回来了。他要是所谓的什么‘抢劫案’公安能让他回来吗?”
同学乙为了悍卫她哲学家的地位反驳道:“那你知道柳云飞父母是做什么的吗?”
“这我不知道。”
柳云飞在学校很神秘,每一年的家长会,他父母从来没有一次出席的。
同学乙理所当然地道:“这就是了吗?你不知道他父母是做什么的,又怎么知道他父母不是雌雄大盗呢?”
陈星华气得脸都绿了,她有心替柳云飞再争辩几句,可是对他,对他的家庭知道得太少了,一时间找不到有力的证据。,等柳云飞骑着他那辆‘永久牌’自行车到学校时,整个校园都充斥着他是抢劫犯,他父母是雌雄大盗的流言。一路上,师学们都对他指指点点,可怜的他并不知道因昨晚那一件事,他成了整个学校的公众人物。
而泡制整件事的幕后人物则在教学楼顶上哈哈大笑。“胜杰,真有你的。这下柳云飞的名声彻底是臭了。”
江胜杰嘿嘿一笑,道:“只不过小事一桩。”
“嗯,你小子,不错,头脑够灵活,以后跟着我好好干。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祥哥,对了,祥哥,前天我不是跟你说了,关于我爸的工作。”
“哦,没有问题,回家我跟我爸说一声就得了。”
“那谢谢祥哥了。”
说此,他突然看见柳云飞走进他们班教室了,不觉‘啊’一声大叫,对沈祥道:“祥哥,柳云飞怎么来上学了?”
“哪里啊?”
江胜杰指着对面的教室,沈祥也是满脸不可思议,道:“奇怪,他怎么来上学了?”
跟他同一疑问的,还有二班的杨东成。
到了教室后,柳云飞跟平常一样,放下书包,拿出书本看着,没有跟陈星华说一句话。而陈星华,则有满肚子的话要跟柳云飞讲,可是人家连个问候都没有,要她一个女孩子主动找她,实在有些拉不下脸。憋了好久,正要跟柳云飞说话时,铃声响了,开始上课了。一节课中,陈星华好不郁闷,连老师讲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陈星华悄悄对柳云飞道:“柳云飞,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柳云飞只得跟在陈星华后面,上了教学楼顶部。
陈星华怪怪地看了一下柳云飞,问道:“柳云飞,那水晶之梦你是怎么得来的啊?”
“我叫我妈买的啊!”
听到这里,陈星华一震,暗想:“莫非柳云飞的父母真是雌雄大盗?”
道:“是伯母买的?那么贵重的礼物伯母……”
她本想说伯母买得起吗?但又发现这样太不礼貌了。
据柳云飞平日在学校里勤俭的样子,也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啊!
柳云飞呵呵一笑,道:“那水晶之梦虽然值钱,但我妈还买得起吧!”
那神情看在陈星华眼中,分明就是吹牛,当下叹了口气道:“柳云飞,你知道吗?我生日,你送我什么都可以,我不介意的,就算是街头的一个饰品,我也会很开心的。没必要……你知道吗,现在学校的里都说你是抢劫犯,你爸妈是臭名昭着的雌雄大盗。”
“呵呵,他们要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好了。”
“你……”
陈星华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的。
“事实胜于雄辩,我爸妈是干什么的,就是干什么的。不过,我还是谢谢你。”
看着柳云飞专注地看着她,陈星华只觉得自己的心又不觉地跳了起来,呼吸急促,脸红了起来,不知怎么了,每次柳云飞一看她,她就会心跳加快,脸红如火,对此,陈星华时常埋怨自己。
另一头,杨东成刚气愤地打电话给李万春:“李叔,这事,你怎么搞的,今天那柳云飞又来学校上学了?”
虽称李叔,但语气上并不尊敬。
杨东成才刚从柳啸天办公室出来,对于他的‘请罪’,柳啸天淡淡的,并没有任何表示,搞得他一颗心七上八下,提心吊胆的,一肚子火正无处发呢,当下哼了一声,道:“你这是质问吗?”
杨东成一愣,这以往李万春对他可是顺得很,今天是怎么了,当下忙收敛自己心中的不快,笑道:“没,李叔,我只是问一下那柳云飞怎么从你的公安局出来了?”
人家怎么也是S 市公安系统的二把手。
李万春并没有回答,只是道:“小子,凭你也敢质问我,老子若非看在你老子杨承天的份上,早就枪毙你了。”
李万春可从来不敢用这种语气,这么大声跟他说话,杨东成怒道:“你……”
对于他的生气,李万春并不买账,道:“你这些年做的那些脏事,我一清二楚,你知道,若是按照刑法……”
杨东成身体明显一震,赔笑地道:“李叔,刚刚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吧!刚刚我是因为心里焦急,才会用那种语气跟你说话的……”
语气上虽是那样,可是一张脸却冷得很。
李万春哼了一声,道:“你最好本分一点,别再搞出那么多事来了,不然我们大家都不好过,还有以后千万别找那个柳云飞的麻烦了,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落径自挂断电话。
杨东成冷如冰霜,眼里却要喷出火来似的,右手握紧,表壳坚硬的摩托罗拉手机给他捏得粉碎,喃喃自语地道:“不靠你,我一样也可以弄死他。”

第32章 迷乱
不知何故,柳云飞又旷课了几天。
这几天,柳云飞的班主任吴德仁很是生气。这柳云飞真是太不像话了,又旷课了那么多天,连个请假都没有,在他眼里到底有没有他这个班主任。
柳云飞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并不是很好,在一切以成绩说话的高三,柳云飞旷课,吴德仁是不会那么生气,只是因为他的旷课却大大影响成绩超好,被他们寄以厚望的陈星华了。
这几天陈星华在上课时,老是魂不守舍的,已有几个任课老师向他反应了这情况了。陈星华天之骄女,不仅是他班级的骄傲,更是整个市一中的希望,如果不出意外,她将成为F 省的高考状元。几个老师对她倾注了所有的心血。他也找陈星华谈了几次话,可是收效甚微。
对于陈星华的这种状况,他专门找班里几个跟陈星华比较好的同学了解了一下,终于查明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旷课的柳云飞。
只要不影响成绩,你们恋爱就恋爱,老师们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但是现在,吴德仁觉得他有必要好好地干涉一下了。
在柳云飞刚到学校时,憋着一脚下子火的吴德仁便将他叫到办公室谈话了。
对柳云飞这种在他眼里是玩劣分子的学生,吴德仁老师向来是不怎么客气的,拍了一下手掌,道:“柳云飞,这几天,你怎么又旷课了?”
这位吴德仁虽是语文老师,但平时却对中国传统的武术——‘铁沙掌’甚是爱好,私底下曾买了一本‘钱沙拳谱’练习了几年,功力大是深厚,这一拍桌子,响亮至极,只震得办公桌上的文件震得老高。
“家里有事。”
“家里有事,你每一次都家里有事。柳云飞啊,你现在都已经读高三了,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高考对你们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你爸妈那么辛苦,才让你进来读书,你不要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了。”
“谢谢吴老师,柳云飞一定铭记吴老师的教导。”
读书这东西也要天份的,从小到大,柳云飞对读书向来很感冒的,有时候,也是不想辜负老爸,老妈的一番心意,认真学习,可是不知怎么了,任他如何努力,成绩就是提高不了。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现在这种对读书‘可有可无’的心态了。
在家里,宋素云跟柳啸天对柳云飞的学习也不过份要求,不过在思想品格方面,却是严厉至极。
看柳云飞这么良好悔过的态度,吴德仁倒不好过份的追究,当下摆了摆手道:“去上课吧,记住,以后别再旷课,离高考也就那么几天。”
他说这一句,倒不是有多么关心柳云飞,而是怕柳云飞不来上课,陈星华又该想七想八了。
柳云飞刚走,电话就响了。吴德仁一看号码,是校长办公室的。
按下接听键,不待他说话:“喂,是吴老师吗?”
“是啊,我是吴德仁,校长,您找我啊?”
“您现在有没有课啊?”
“没,没有。”
就是有课,也要让同学自习,好不容易有机会跟领导单独谈话。
“哦,那你现在过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找你了解一下。”
“好的,好的,我现在马上过去。”
两分钟后,吴老师便风风火火地赶到校长办公室了。
吴德仁刚坐下,还没有说话,校长便说:“吴老师,你们班的柳云飞这几天怎么没有来上学啊?”
吴德仁以为校长之所以提起柳云飞旷课,是因为由于他的没有上学,而大大影响了陈星华的学习,当下道:“他说他家里有事。校长刚刚我已经评批过他了。而陈星华同学,我也专门找她谈过话了。”
“家里有事,吴老师你知道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校长一副关切的样子,那神情好像是他家里的发生的事情一般。
吴德仁见此,心中感叹:“这校长真不愧是校长,将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那般关心,太伟大了。”
当下道:“我没有问。”
他哪里知道校长心里的想法啊!校长想若是知道他家里发生什么,自己可以关心一下,那给柳书记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印象了。
校长唉了一声,道:“吴老师,你怎么不问一下呢?”
“是,是,校长,这是我的疏忽,我以后会改进的。”
“嗯,还有以后加紧故乱批评学生。这样会给学生很不好的感觉的,影响他们对我们的印象的。”
吴德仁目瞪口呆地看着校长,心想:“周二的教师大会你不说要严抓学校的纪律,尤其正要面对高考的高三各班,怎么这会……”
这些疑问,他是不敢问的,只唯唯诺诺地道:“是是,以后我会改进的。”
校长端起桌上的水怀喝了口茶后,继续道:“吴老师,你们班那个柳云飞的成绩怎么样啊?”
吴德仁摸不着头脑,道:“那柳云飞不太爱学习,经常旷课,他的学习成绩不太好,所有科目的成绩仅在及格线左右。”
“那怎么可以?”
校长有些义愤填膺,其关切程度比自己儿女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原来校长是在指责他们班的学习成绩啊!吴德仁老脸一红,道:“校长,我们班的成绩,我一直都在抓。相信会慢慢好起来的。”
校长嗯的一声,道:“吴老师,你的工作我是肯定的,你们班的进步,全校师生也是有目共睹。只是高考将近,给予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学生的父母辛苦赚钱,将他们的子女送进我们学校,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将来可以读大学。就拿这个柳云飞来说吧,以他现在的成绩,读个本科都很困难。”
啊,校长,我太崇拜你了,同时心中又想:“多么无私付出,关心学生的园丁啊,你太伟大了!难怪人家可以当校长。”
吴德仁道:“那不知校长有何良策?”
“我们虽是S 市重点中学,但众学生当中,也是良莠不齐,对一些比较有希望的学生,我们应该给予他们特别的关照。就拿这个柳云飞来说,他是一个多么聪明,多么优秀的孩子啊。像这种学生我们更应该重点的帮助一下,让他们读上一所好的大学,将来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聪明,优秀,吴德仁听到这两个词差点晕倒,我当柳云飞三年的班主任了,我怎么没有发现呢?当下问道:“那校长,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这几天,我想了一下,要带动这些学习成绩较差的办法只有一个办法,用好的学生带差的学生。”
“此计甚妙啊!”
虽然他对这个方法持怀疑态度,但仍不忘对校长拍了一个马屁。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校长闻言也哈哈大笑,甚是高兴,道:“听说你们班有个陈星华学习很优秀?”
听校长提起他们班的骄傲,吴德仁脸上也露出了笑意,道:“陈星华的学习成绩确实是不错。”
“我看,就叫这个陈星华给柳云飞补习吧。”
说话时,校长眼里闪狡黠的笑意。
吴德仁啊的一声,惊看着校长,道:“校长,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啊?这陈星华跟柳云飞他们在学校……”
在背后谈论学生的绯闻,有违师道,吴德仁有些说不出口。陈星华跟柳云飞现在正闹绯闻,两人间暧昧得很,叫陈星华给柳云飞补习,岂不是更让陈星华心绪不宁了。谈恋爱的男女同学,成绩会好才怪呢?普是过来人的吴德仁心中暗想。
校长当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道:“事情就这样定了。”
校长既然拍板了,吴德仁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对于校花跟柳云飞之间的绯闻是知道的,在两个版本当中(其中一个版本:是陈星华在追柳云飞,这个版本传闻的人很少,只有极少数对陈星华很了解的同学知道,但普遍的认为不可思议,另一版则是柳云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个传闻的公信度很高。校长选择了第二个,最为让男同学接受的。
自从知道了柳云飞的身份后,这位精通权谋之术的校长就千方百计地要讨好柳云飞这个市委书记的公子。在种种的讨好方法当中,他选择了让给柳云飞制造机会。既然柳云飞在追求陈星华,那自已何不给他身制造机会呢?让柳云飞泡上那个美丽娇艳的校花呢?
不知此时对柳云飞知道了造成他今后将有无数个夜晚面将面对这个他不愿意面对的陈星华是校长时,会有什么样怨念。
陈星华貌若天仙,性格温柔可爱,无可挑剔,学习成绩更是令众多学习尖子嫉妒得要命,在学校,她就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要说,柳云飞不动心那是骗人的。只是对于陈星华,柳云飞抛开家世不谈,对于陈星华他很自卑,因为,他自认他太普通了。换句话说,就是他认为他配不上陈星华。久而久之,这使对陈星华产生了一种排斥感。
这种排斥感在他跟秦玉玲好上了之后,更加的严重。
柳云飞一进教室,陈星华便写了张纸条扔给柳云飞:“你这几天怎么没来上学啊?对于柳云飞的家境她还是吃不准,心想:”
柳云飞说不定是家里有什么农活而留下来帮忙。“对陈星华的关心,柳云飞理也不理,只拿起一本书,装模做样的读了起来。
对陈星华频频打来的眼色,也置若罔闻。
看着陈星华含泪欲泫的表情,柳云飞心中极不好受,心中千万次告诉自己:“柳云飞,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你配不上星华的。”
也许是告诫起了作用,他竟真的忍住了去跟陈星华说话。他知道,他只要跟伊人搭一讪,陈星华就会破哭为笑的。但那样的话,今后该怎么办呢?……
她像个天仙她太美了我那么平凡我开不了口心里面晓得追她的结果幸运的不是我我没那种命呀她没道理爱上我英雄和美人哪是一国的……
看着陈星华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连讲课的老师心中兴致不由冷了几分,那位男老师讲课之余用一种极愤恨的眼神看着柳云飞。那种愤恨若是以刑罚来分的话,柳云飞恐怕早已被处为极刑了。
刚下一课,陈星华便对柳云飞道:“柳云飞,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柳云飞以一种淡淡得,甚至可以说是冷漠的语气:“找我什么事啊?”
“你连单独跟我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柳云飞本想拒绝的,但看到陈星华哀怨的神情,话到嘴边再也说不出口了,道:“好啊!”
见柳云飞答应,陈星华才破啼为笑,道:“那我们到屋顶说去。”
到了屋顶,陈星华伤怨发看了柳云飞一眼,问道:“你为什么不理我?”
“没,没有啊?”
“没有,那我给你递纸条,你为什么不回我啊?”
“当时,我在读书吗。”
这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在陈星华灵秀,充满智慧,看破世间一切的眼神下显得那么虚假,以致于说这一句话的人脸都红了起来。
“从你的眼神,我看得出,你在骗我。”
柳云飞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逼他了,在陈星华那逼人的眼神下,怒道:“我说没有了,就没有了。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走了。”
“柳云飞,你是一个逃兵。”
典雅的陈星华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伤情的泪水滚滚地眸里滑下。
从楼顶下来后,陈星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上课的时候,极为专注,再也不走神了,看到这个情景各位老师都露出了笑脸。
上午最后一节是语文老师,同是也是班主任吴德仁的课。也许是上午跟校长的谈话拉近了他跟领导的关系,吴德仁显得很兴奋,一节课下来,讲得也是激情洋溢,跟以前呆板,枯燥的照背课文内容截然不同。柳云飞心中暗想:“这个吴老师该不会重新焕发了第二春吧!”
约莫大约十分钟左右,吴德仁将课停下,道:“各位同学,高考将近,为了提高某些成绩比较差的同学的成绩,经校领导研究,决定启动‘优带劣’计划。所谓的‘优带劣’计划,就是成绩好的同学帮助成绩比较的差的同学,从今天开始,成绩好的同学要帮成绩较坏的同学补习。”
那些成绩较好的同学倒没有所谓,冷冷淡淡的,心想:“都是同学了,能帮就帮了。”
一些成绩较差又真心想提高成绩的,自是脸露高兴神情,一些成绩差得要命,又不想学习的人则皱起了眉头,不过这类当中的沈祥却是兴奋无比,眼睛不由偷瞄陈星华。
将这些神情尽收眼底的吴德仁道:“同学们现在已经三月10号,离高考也就那么一点时间了,高考的重要性,我已经不想再提了,因为我已经说了很多遍。我希望同学们能借助这一次补习的机会,将成绩提上去。”
吴德仁话刚说完,沈祥便举手了。吴德仁道:“沈祥同学,你是不是有话说啊?”
沈祥嗯的一声,站起来,道:“老师,我想请陈星华同学帮我补习。”
“不行。”
吴德仁一口回绝了。
“这陈星华同学我已经安排给柳云飞同学补习了。”
听到这个消息,柳云飞心里不知道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有些高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担忧。吴德仁刚说出口,陈星华道:“老师,我反对。”
听此柳云飞有几失望,但好像又一种轻松,解脱的感觉,酸酸地想:“那样正好。”
刹那间,全班同学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陈星华,这陈星华一向不是跟柳云飞粘在一起吗?怎么这会又反对呢?孤男寡女,瓜田李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不正好成全了他们的好事。
其中有许多陈星华对好感的男同学则是兴奋不已。
吴德仁也是万分不解,道:“为什么?”
以前柳云飞没有来时,你就魂不守舍的,上课都没有专心,现在好不容易给你们制造了这么一个好的机会,你倒是拒绝了。
“不为什么,总之我不想给柳云飞同学补习。”
说话时,陈星华的脸很冷。
“好吧,那这事,我考虑一下,以后再说。”
其实他是想向校长汇报。必竟这是校长安排的。陈星反对了,他又不敢强自将她安排为柳云飞补习。现在少男少女,思想感情跟他们那个时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也许他们中间出了一些事,离高考也就三个月多一点了,他不想陈星华因这件事而影响了学习。
当天下午,校长就给了披复,要吴德仁问柳云飞看要不要陈星华补习,如果柳云飞也不愿意的话,那就请另外一个成绩较好的给柳云飞补习,如果柳云飞愿意的话,那务必请陈星华给柳云飞补习,至于陈星华愿不愿意,那就看吴老师的了。
吴德仁听到这个消息,心中暗恨:“TNND,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劝得了陈星华吗?再说若因此事而影响了陈星华的学习,那我不是要给其它任课老师骂死了。”
不过,好在,他问过柳云飞后,柳云飞也不愿意让陈星华补习。那他就顺水推舟地将陈星华安排给当初买房子时给他老爸给予他很大方便的沈祥,而安排一个学习成绩也不错班里的学习委员范芳琳给柳云飞补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