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游花丛(全本)-11

  
第45章 调戏
柳云飞自豪地笑道:“那当然。”
话落,还臭美的秀了一下他胳膊上的肌肉。
由于长期习武的缘故,柳云飞虽未进行肌肉的煅炼,但胳膊上的肌肉异常结实,如虬松般一块一块的突起,极具美感。
看此,范淑华有些目眩神迷,心不知怎么了,竟生起一种异样的情思,当下强烈将眼睛移开,道:“年轻就是好啊!”
从美少妇那晶莹如玉的手指处传来一阵强烈的柔嫩感,柳云飞心中一荡,暗叹:“好嫩,好滑。”
当下道:“苏大哥好像也才三十岁吧,正当壮年。”
范淑华下意识地道:“他哪有你……”
说完觉得不对,连忙住口,但语气中难掩深深的失望。看着柳云飞望来的好奇眼神,性感妇人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对了,饮用水不是有送水公司的人送吗?范姐,你干吗自己来。”
“唉,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那饮水公司的人都没有人接。我就自己来扛一桶的。”
听到这话,柳云飞对于范淑华的为人处事更加肯定了。其实以苏家的权势,只要他打个电话,替她们家送水的人不知有多少,可是她却没有这么做。
老柳家的老爷子是老革命出身,哪怕是已经解放了数十年,在他身上依然留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那种艰苦质朴的情操,所以,在柳家,很少人用权利做一些私人的事情。自小长在柳家的柳云飞也非常讨厌那些凭着自己手中权利,胡作非为的人。
柳云飞也就不再多问,扛着水走在美少妇范淑华的后面,看着修长雪颈下,纤细腰肢带着那肥大臀部的摇动,柳云飞是一阵火热,胯下不由硬了起来。
此处离市委大院约两百米左右,不一会儿,就会到范淑华家——市委大院的四号小楼。虽然不远,但由于天气炎热,到她家里,柳云飞也是大汗淋漓了。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柳云飞也将水帮范淑华换上。换完水后,范叔华已端来了一盘梨子,道:“柳云飞,今天谢谢你了,吃块梨。”
柳云飞也不客气,拿起梨就吃,问道:“对了,苏伯伯与苏大哥他们没有在家啊?”
“没有,我公爹市里要开会,你苏大哥他可能是到出差吧。”
柳云飞刚刚没有发现,现在听到美少妇范淑华那样说,隐隐觉得这个妇人有些幽怨,对她老公有些不满。
柳云飞的性格虽然腼腆,但内心却非常淫荡,闷骚,扫视了一下家里,发现美少妇家里并没有人,便大胆地坐到范淑华身边,笑问道:“淑华姐,看来你跟苏大哥很少交流哦!”
说话时,贪婪地嗅着从性感少妇身体上散发着的美妙体香。
这话听起来倒没有什么,实则已经有了那么丁点挑拨离间的在内了。
她是S 市人大主任的儿媳,又是F 省建设分行的信贷部的主任,可谓是大权在握,表面上看起来是风光无限,可是又有谁知道她内心凄苦。男人的心很容易变的,特别是在有钱之后,他老公大学毕业后,便下海从商,凭着自己的精明,学识还有苏清源的关系,几年的时间,倒是挣下了一片产业。自从有钱后,他整个人就变了,结交狐朋狗友,夜夜笙歌,包二奶什么的,都做过,夫妻俩一个月难得见几次面,近来关系更是恶化,每次见面总是吵架,何曾有过婚前的那种甜蜜。
由于她是市里领导的家人,这种事她不敢吵,在表面上还得装作非常幸福甜蜜的样子,可是又有谁真正了解到她内心的孤苦与寂寞。
经柳云飞提起,美少妇内心的酸楚便有如泛滥的河水决题汹涌而出,一时间,如花般的俏脸尽是黯然,思绪混乱,对于柳云飞坐到她身边也浑然不觉。
范淑华转过头来,嗔道:“你小屁孩你懂什么?”
由于两人坐得太近,美艳少妇转过头来时,脸与柳云飞正好碰在了一起,更妙的时,两人的嘴巴竟粘在了一起。
美少妇如遭雷击,娇躯狂震,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忙别过脸去,这小男孩的嘴好可怕啊,好像有魔力似的,刚刚如晴蜓点水般的一吻,美少妇的心却是一颤,涣起一阵怪异的酥麻。
范淑华的嘴唇温润,且有芳香,仅是一吻,柳云飞便感受到了,分离后,嘴角尚遗有她的芳香。柳云飞舌头恋恋不舍地舔了一下唇肉,脸色却红了起来,道:“淑华姐,对不起。”
“没,没什么?”
范淑华头低了下去,声如蚊音般的回答。想不到自己竟跟这个小屁孩相吻了。
“淑华姐,我要回去了。”
虽说要回去,却没有站起来。
“现在时间还早,坐一下再走吗。”
“那好吧。”
那小子的身体压根就没有站起来,而仅是移了一下屁股,试图再跟美艳少妇近一点。
范淑华一愣,她那样说本是客套话,想不到这小子竟真的坐下来了,感觉得这小越坐越近,美艳少妇的一颗心渐渐提了起来,如坐针毡,一个人怎么都不对劲,一时间气氛倒是有些暧昧。
柳云飞却是一点也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觉悟,越坐越近,直至碰到美妇人滑嫩的胳膊才停了下来,先在美艳少妇耳边吹了口热气,很暧昧地道:“淑华姐,今天我苏大哥不会回来吧?”
男子浑厚的阳刚气息通过鼻子流进体内,美艳少妇一颗心暧暧的,感觉有只蚂蚁在撕咬似的,柳云飞的话,如一道闪电过她心田,范淑华猛地一震,道:“你怎么问这个啊?”
美少妇裸露在外的肌肤很柔嫩,弹性很好,柳云飞一碰,只感柔软沁入心脾,他并没有回答美艳少妇的问题,只道:“那淑华姐,你晚上岂不是是一个人。”
范淑华的不安越来越强,移了一下身体,离柳云飞远一点,道:“你这个小孩子,管大人那么多事做什么啊?”
柳云飞不服气地道:“人家只是关心你吗,再说我也不小了。”
“你,你不小,哈哈哈,在淑华姐眼里,你就是一个小屁孩。”
范叔华转过头来,好笑地看着他。
士可杀,不可辱,给一个娘们那样小看,柳云飞很气,怒道:“我当然不小了。不信你摸摸。”
“摸摸?”
范淑华一愣。男孩子大不大,怎么摸啊?
看范淑华那样子,柳云飞很生气,道:“你不信,与你摸摸吧。”
范淑华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狐疑地看着柳云飞,问道:“怎么摸啊?”
“这里啊!”
柳云飞一副你很笨的眼神看着范淑华。
范淑华顺着柳云飞的手指望去时,俏脸有如染了一层胭脂般地红了起来,既羞且怒地看着柳云飞,道:“柳云飞,你……”
若非看柳云飞眼神很纯洁,正经,不染一丝邪淫的眼神,范淑华早就一个巴掌打过去了。
你道柳云飞指的是哪里,他指的竟然是他此刻火热,异常坚硬,而顶起了一个大帐篷般的胯下。
“男人强不强壮,大不大,应该在这里证明吧。”
柳云飞说完时,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范淑华那羞恼的目光,将她的手拉到胯下。
美艳少妇范淑华反应不及,白嫩的玉竟给这个臭小子牵住了,放在了那此异常火热的大帐篷上面。甫一接触,美艳妇人只有两个感觉:第一个好大,那是一个小男孩应有的规模吗。纵是成年也没有那么大啊,比老公大多了。第二个好硬哦,有如钢铁一般,不知若是插进身体里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啊?一时间陷于脑海幻想的美艳少妇并没有离开柳云飞的胯下。
虽隔着两件短裤,美艳少妇温润的手还是将她的弹性,柔嫩传达给他了,柳云飞只觉心猛然一颤,胯下的小弟弟好像有如睡醒的巨龙,跳得一声,将他的裤子直欲顶开,那种舒畅的感觉令柳云飞不禁哦的一声,道:“淑华姐,我受不了。”
听他的话,好像是范淑华给害的。
听着男孩子那动情的呻吟,范淑华脸一红,不解地问道:“怎么又变大了啦?”
语气中难掩惊奇,依现在这个程度,比死鬼老公的大得足足两倍有余啊,女孩子受得了吗?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我下面的这个东西属于海绵体,遇到刺激,就会冲血勃起。”
柳云飞一副教授的模样侃侃而谈,同时以一种你很孤陋寡闻的眼神看着范淑华。
范淑华笑吟吟地道:“柳云飞,你倒是懂得很多啊!不错,不错。”
说完胯下的手慢慢用力。
“淑华姐,你捏得我好舒服哦!”
柳云飞一副陶醉的样子。
范淑华脸色一变,随后赌气地将在柳云飞胯下的手拿开,怒道:“你,太太无耻了。”
刚刚本为了应付她的取笑,她手上已经很大力了。想不到这个臭小子竟一点都不在意。看他陶醉的样子,好像她是在给他那个似的。
柳云飞闷骚的性格尽显,嘿嘿一阵淫笑,道:“别这样吗,你要摸就摸,我不介意的。”
说完竟又将她的手拉了过来,道:“不过,这一次力气要小一点哦。不然,等一下摸坏了,可就没有得玩了。”
到这个时候,范淑华哪里不知道,柳云飞在调戏他,心里是又羞又耻。想一个历经沧海的妇人竟给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调戏了。这叫平时,根本不可思议。
不说他是人在主任的儿媳吧,就单以她的身份,也没有人敢那样对她了。
这小子好不大胆,范淑华本想好好教训他的,可当他看到柳云飞那俊俏脸上的那一抹邪邪的笑,手上突然没有一丝力气。滑嫩的手第二次给这臭小子牵在手里,再一次放到那羞人的东西上。
柳云飞哦的一声,道:“淑华姐,你真棒,你摸得我好舒服啊!”
说完故意扬着头。
听到男孩子的叫唤,范淑华羞愧至极,她生平对老公都没有这样过,想不到如今竟……想将手抽回,好像又舍不得,一时间手只得放在那上面,一会儿之后,竟随着心中的感觉在那上面抚摸着。
看着美艳少妇那动人的红脸,柳云飞是真的舒服了。想不到今天只帮人家扛一桶水,就可以享受到这个娇美少妇的服侍。要知道眼前这个少妇可不是别人,乃是市里德高望众的人大主任苏清源的儿媳,F 省建行分行的高管啊,一个真正的白领高层。那种偷得人妻的刺激,叫柳云飞欲罢不能,情欲一下子高涨起来。
在S 市之中,绝没有一个男人敢做这种事。而年轻的柳云飞,一时间只是率性而为,并没有考虑到这个后果。或者说,他并不清楚范淑华的身份及他身上的能量,所以才敢挑逗范淑华。

第46章 还不是你这小鬼头搞的
柳云飞一边叫着,一边又将身子移了一下,紧挨在美艳少妇范淑华的身边,笑道:“淑华姐,你若这样摸不爽的话,可以将我的拉链的拉开哦。”
“哼,我才不要呢?你这小鬼头想什么,我不知道。”
美艳少妇一副洞穿了他诡计的样子。如花的俏脸红嫣得有如成熟的桃子,嘴巴轻嘟,煞是可爱。
看着美艳少妇那娇嗔模样,还有此刻那可爱的表情,柳云飞真想将她的脸拉过来,狠狠咬上一口,道:“你是不是不敢啊,不敢就说吗?”
请将不如激将,这个道理柳云飞还是懂的。
“谁说我不敢的,我……”
话出口,美艳少妇看到小屁孩那得意的笑脸才知道上当了。她原本只是气不过,才那样说的。要她这样的一个有着高等身份的少妇却摸一个小屁孩的那个东西,这太……
柳云飞嘿嘿一笑,道:“不敢就不敢吗?淑华,我是不会逼你的。”
从小到大,范淑华做什么事都是无往而不利的,何等骄傲,给柳云飞一激,一副豁出去的样子,道:“我哪里不敢啊!本姑奶奶就摸给你看了。”
柳云飞站起来,将耸立的帐篷挺到美艳少妇面前,一副准备好了的样子,道:“那来吧。”
难掩的得意加笑意将柳云飞的嘴角弄成一条弧形。
刚刚摸只是感觉很大,现在近距离的观看,美艳少妇范淑华只觉得更加的巨大,甚至有一种压力,她将脸转过去,颤抖手往前摸,欲拉柳云飞的拉链。天啊,太羞人了,我怎么会答应这个小屁孩做那种事啊!
柳云飞看美艳少妇找不到她的拉链头,一把将她的手拉过来,放在裤子的拉链上,道:“拉链在这里啊,我的淑华姐姐。”
“谁是你的淑华姐姐啊?”
这个小屁孩真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柳云飞一副害羞的样子,幽怨地道:“人家的那个给你又摸又看的,你不是人家的姐姐,是什么啊?”
看柳云飞那个样子,美艳少妇范淑华也拿她没有办法,颤抖的手拉下拉链,褪下那家伙的内裤,一根超乎她想象的大家伙倏然跳了出来,坚硬,硕大……还有散发着强烈的热气。
手一摸上,美艳少妇便感受到了柳云飞胯下的火热跟硬度,当下情不自禁地道:“好大,好热啊!”
经过目测,美艳少妇感觉他的那个至少比她老公的大两倍以上,同时心中暗想:“如此之大,女人下面受得了吗?”
硕大给范淑华捉住,柳云飞只觉得对方雪方如青葱般的手指很温润,似暧玉一般,那种舒畅的感觉非笔墨可以形容,胯下的硕大因为刺激而一次次蜕变,大至前所未有,与此同时,柳云飞心中的欲火已沸腾起来,深吸了口气,道:“淑华姐,没有必要那么夸张吗?难道你老公的不大啊?”
对于胯下的尺寸,柳云飞自豪无比,那是历经沧海的人妻,熟妇都受不了的存在,见到美艳少妇的那种惊奇的眼神,他是故意刺激一下范淑华。
“他有你的一半就好了。”
幽怨的脸红如烈火,意识到此话欠妥,美艳少妇范淑华连忙住嘴不说。天啊,太羞耻了,自己竟中一个小男孩面前说自己老公的不是。
柳云飞不知是真是假,深吸一口气,一副受不了的样子,问道:“淑华姐,听说男人这东西越大,女人所获得的快感会越多越大哦!”
自己一个银行高管,豪门太太,如何可与一个小男孩谈论这个话题,美艳少妇忙将脸别过去,道:“这……我哪里知道?”
“我也是在一本书看到的,也不知对不对?”
柳云飞说完眼神极度暧昧地看着范淑华。
感觉着身边男孩子的目光正紧盯着自己胸部瞧,美艳少妇倏然一阵羞涩,正起脸,以一种长辈的口吻道:“柳云飞,你这个年纪不好好看书,一天到晚竟看那些东西,小心,我告诉柳书记哦。”
柳啸天与宋素云对柳云飞别的不关心,甚至是学习成绩,但一涉及到一些恶习什么的,可就严厉极了,他终究还是一个男孩子,心机眼神都还差点,给范淑华一吓,立马脸色大变,求道:“唉,我的好姐姐,你可别跟我爸爸讲啊,要是让他知道了,我可就惨了。”
“你这么坏,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想不到还是有人可以制你的。”
说完时范淑华的嘴角抑不住的浮现一丝得意的笑。
看此,柳云飞哪还不知道淑华在吓他,心里郁闷至极,眼珠子一阵乱转,计上心来,嘿嘿一笑,道:“淑华姐姐,从你刚刚的眼神我看你一定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东西吧。你要不要试试啊!”
话落挺动着胯下。
那样子就像美艳少妇动手在给柳云飞服务似的,美艳少妇直羞得无地自容,松开手,嗔道:“试什么试啊,你淑华姐什么没有见过啊!你这小屁孩就那么一点大的东西,也出来献丑。”
话虽那样说,眼里却是按不住的虚怯。
“是吗,我可不信。”
柳云飞说完时,倏然将身体靠近范淑华,道:“淑华姐,你身上好香,给我闻闻。”
话落也不待范淑华同意径往她雪白,修长的玉颈上吻去。
范淑华不料柳云飞竟如此大胆,竟敢亲她,她本能的一退,无奈坐的是沙发,根本退无可退,当下惊道:“别……”
话没有说完就给人吻住嘴唇,满肚子话,再也说不出来。
男孩的舌头极其识热,洋溢着一个少年应的冲动与激情,虽然技巧不是很妙,但那种冲动跟激情却可以令任何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灵台的一丝清醒使美少妇范淑华紧闭着嘴巴,不让少年可恶的灵舌伸进她的嘴里。
得美妇人秦玉玲悉心调教的柳云飞技巧自是不会仅限于此,当下用舌头强行分开美艳少妇柔嫩的嘴唇,进入口腔里,灵巧的舌头在美艳少妇晶莹的舌齿外面游玩着,寻找克敌制胜的机会,同时一双妙手乘美艳少妇心神不宁时,伸进她的裙子里面。
范淑华久旷已久,今日遭柳云飞挑逗,仅凭着心海的一比理智苦苦抵抗,此刻遭柳云飞上下齐弄,防线立溃,久蓄的欲望如洪水般冲泄而出,双手渐无力,继而紧搂柳云飞,城门大开,将柳云飞的舌头迎入自己口腔里面,热烈地逢合着。
而柳云飞此刻要有多爽就有多爽,想不到没有几下,范淑华这个银行之花,市委大院的美女,精明能干的白领就投城了,将她的柔滑,芬芳的嘴让自己品尝,而且她的身体也有意无意地让自己抚弄,玩耍。
动情的男女两人唇来齿外,尽清嬉玩,如小电影里那般,都很长的舌头伸到口腔外,在外面缠绵着,互度彼此的津液,恩恩爱爱,好不舒畅,同时,柳云飞的手在摸完美少妇范淑华的大腿后,已伸到她的胯下。感觉到男孩子的动作所带来的那难以言明的骚痒快感,范淑华脸上嫣红,玉嘴吐出令人蚀骨的呻吟。
听此,柳云飞满脸含笑地看着这个动情的,下身在她抚弄下已经洪水泛滥的美艳人妻,问道:“好姐姐,怎么样,爽吗?”
这个男孩子真是太坏了,明明他作坏了,还要问人家爽不爽,美艳少妇嗔怒道:“你真大胆。”
必竟是有一定身份的女人,这一发怒倒颇有一番威仪。
柳云飞一点也不惧,笑嘻嘻地道:“我哪里有大胆啊,不知刚刚是谁人家只将手伸进去,她的双腿就紧紧将我的手夹紧,不让我的手伸出来。”
给柳云飞说起丑事,范淑华整张脸都红了,怒道:“你……”
“好姐姐,别生气吗?女人就应该那样,爽就叫,爽就要留住。”
柳云飞很是鼓励地看着她。
这个小男孩真是有招,损人家一顿时,转而又给人家几颗糖果,美艳少妇道:“少来了,人家的便宜都给你占了。这叫以后我怎么做人啊?”
自己一个有老公的女人,今天不仅身体给一个男人看了,而且下面还给她用手在那里面摸啊摸啊,这……而且这个男人还仅是一个小男孩。范淑华内心羞愧之余,又有一种勾引未成年少年的刺激感。
小男孩将美少妇人搂了过来,神秘地道:“怕什么啊,好姐姐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人会知道。从这门出去后,你依然是我的淑华姐姐,我依然是柳云飞。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
范淑华瞪大着双眼瞧着这个侃侃而谈的小男孩,虽生活中二十一世纪,以她的学历,身份所接触也都是社会前沿的人,但骨子里,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认为女人给男人看了,摸了那就是……如今听男孩子那样说,心头倏然升起两个字:偷情。她是要跟自己偷情啊?
偷情这个禁忌念头浮上心头,范淑华心海陷于天人交战之中。想不到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一个堂堂的人大主任的儿媳,一个银行的高管,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如今竟跟一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男孩子偷情。自责过后,又有一种道不清的刺激感充斥身体。
心灵的波澜带来的身体的反应,柳云飞将手从美少妇裙子伸出,笑道:“淑华姐姐,你下面好湿哦!”
看着男孩子手指着那白色粘粘的液体,范淑华直羞得恨不得一巴掌将这个小鬼头扇回老家去,当下白了男孩子一眼,嗔道:“还不是你这个小鬼头搞的。”
男孩子笑道:“好姐姐,那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干那事了啦?”
范淑华不解地问道:“干什么事啊?”
其实她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亲口说。要她跟一个小男孩说那事,太难为情了。
柳云飞终是一个大男孩子,心机不太深,还真以为范淑华不明白,急道:“就是那事啊!”
额头上的青筋都显露出来了。

第47章 捉奸,战争
“哪事啊?”
看到男孩子那样子,美艳少妇心中暗暗好笑,但又强自忍住。
现在她发现捉弄一下这个好色的少年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
看美艳少妇纯洁得像一个小姑娘,柳云飞是又恨又气,道:“等一下你只要张开腿就可以了。一切的事情我来做。”
虽然心里早知道少年要做什么,但此刻听他道来,范淑华一颗心亦不免提了起来,忖:“天啊,他真的要……”
道:“你想做什么啊?”
男孩子嘴角抿过一起得意的笑,道:“等一下你知道了。”
话落慢慢将她的裙子的衣摆撩上去,露出美艳少妇那一双修长健美,白嫩无瑕的长腿,及腿间那件白色蕾丝半透明的小内裤。
看着那隐隐约约透露出黑色的神秘地带,男孩子一颗心倏然急促起来,沸腾的欲望充斥身体,道:“好淑华姐姐,你的内裤真漂亮。”
看着男孩子的目光紧紧锁定在自己的胯下,范淑华一颗要有多羞就有多羞,想不到自己竟有身体随便给一个男孩子观看的一天。此刻在听到他那么淫秽的话,范淑华更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脸红了起来,别过去,羞道:“你别看。”
“那么漂亮,我哪里不要看啊,我还要吃呢?”
话落急扑了上去,强行分开美少妇的双腿,头靠了上去。
美艳少妇一点反抗力量也没有,只扭动着身体,道:“不要,柳云飞,你不……哦。”
柳云飞哪里听他的,大嘴一张,仅隔着一层薄纱吸吻着,同时一双手伸进范淑华的胸部……
就在这时,门铃想了。意乱情迷中的两人一个冷颤,范淑华骇然地道:“不好,我公公回来了。”
柳云飞亦停下动作,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他手足无措地道:“那怎么办啊?”
心里满是偷人家儿媳妇的心慌。
看到少年那个样子,虽然很好玩,但此刻却非取笑的时候,美艳少妇深吸了一口气,道:“赶紧整理衣物,我去开门,记住,别慌张。你就装作平常那样子。”
说完的时候,边走边整理衣物,到门边时,她都已经整理好了,脸色镇静,一点也不见慌张。
看此柳云飞心想:“TNND的,这女人以前该不会有偷过人吧,不然咋就这么厉害呢?她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表面上范淑华镇静无比,实际上心里却是无比昆张,他公公苏清宇可不是寻常人,是一个参加了几十年党政工作的老领导,看人的眼光有多厉害,只要露出一丝马脚,后果就不堪设想。开门后,她紧悬的心才放下,一切紧张顿时化于无形。回来的并不是他的公公,而是平时市长夫人张晓敏。
张晓敏不满地道:“淑华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
说话时,一双灵动的眸子不由向门里瞧着。心中暗恨地想:“臭小子不出来,我看你往哪里跑?”
刚才张晓敏下班回家时,她正好瞧见柳云飞热情地替范淑华扛水,亲密无比地走在一起。不知怎么了,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便悄悄地跟在她们后面,瞧他们有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举止虽然亲密,但并没有什么关系。
回到家后,洪中信还没有回来,她一个人在家无聊,不由又想到了刚才见到的一幕。便拉开窗帘,偷偷看着对面的房子。她家的房子跟范淑华家正好对面,柳云飞有没有出来,她一目了然。
同在市委大院,很多事情瞒不了什么人。范淑华跟她老公之间的事情,张晓敏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范淑华才三十出头,正是女人生理需求的巅峰,而柳云飞那个臭小子就是一个好色的小坏蛋,像上一次,自己溺水时,他对自己又亲又摸的,胆子大得很。
等了大概有半个钟头,还没有见到柳云飞出来。张晓敏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怪异的想法:“柳云飞那么久没有出来,该不会是跟范淑华……”
大概又等了几分钟,还没有见到柳云飞出来,无聊的张晓敏便起身往苏家来了。她想的是,若是他们有什么不良的关系,那她就可以‘捉奸’了。但她也不想想,她跟柳云飞非亲非故,又不是苏家的什么人,凭什么捉奸呢?
看着他们进入苏清源的房子,张晓敏想走,但走了几步,又留了下来。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张晓敏心里哼了声:“只不过是扛一桶水,有必要停那么久吗?”
那范淑华长得妖艳无比,那臭小子又好色如命,那还不一拍即命啊,今天苏清源在市里开会,范淑华的老公又常年不在家,他们两个从该不会在屋里?想此,张晓敏就来敲苏家的大门了。
“我有点事吗?你看什么啊?”
说话时,范淑华将张晓敏迎了进来,却见她一张“有什么事啊?你该不会在房间里藏了男人吧?”
张晓敏笑眯眯地说。看似无意,但张晓敏说话时,一双眼睛却在乱瞄着,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范淑华心倏然一跳,脸红了起来,道:“敏姨,乱说什么啊?”
其实两人年纪也就差几岁,不过在辈份上,范淑华属于后辈,称张晓敏一声敏姨,倒也恰当。
不过在当事人听来,这声敏姨却让张晓敏有些不舒服了,她的脸微微一黑,嘴上却是似笑非笑,语含深意地道:“脸红什么啊?该不会是给我说中了吧。”
“说中了什么啊?”
在张晓敏话刚落,柳云飞很幽雅地从黑色沙发站了起来。
张晓敏一门心思在‘捉奸’,眼睛所观察着也仅是苏家的房门,一时倒没有发现沙发上正坐在一个男人。
“啊,柳云飞,你怎么在这里啊?”
那惊讶的表情极为自然,一点也看不出她已经知道了柳云飞在苏家。
良久没有得到回应,正与范淑华攀谈的张晓敏不由望向柳云飞,看向他时,发现这个好色小子一点也没有变,一双睛炽热无比地瞧着自己。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是笨蛋般的演技又如何瞒得了人呢?
张晓敏心中也可以肯定,范淑华发现了这个臭小子的偷窥。她想不到这个臭小子竟然那么大胆,一点也不顾忌有外人在场,就那么赤裸裸地看着他。张晓敏脸上一红,心里既羞又喜,嗔道:“看什么看啊,再看将你眼睛挖出来。”
眼里有几许骄傲。
张晓敏真本天生丽质,加上早年的舞蹈功底,在这个年纪,她的身材好得不像话,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米黄色的碎花长裙,裙子的肩领垂在胳膊两侧,从脖子里露出裙内的吊带丝质内衣,雪白的胸部有大片裸露在外,饱满的乳房将裙子撑得胀胀,有如起伏的山峦,裙子分叉间,可见两条修长,完美的小腿。
柳云飞看女人时跟其它的男人相反。其它的男人看女人时,一般是先看女人的脸蛋,接着再看胸部,身材什么的。按顺序来说,是由上往向,但柳云飞却不,她看女人是从女人的小脚看起的,跟古代的皇帝的很像。
今天张晓敏穿得是一双水晶的高跟凉鞋,那每个脚趾都经过细心修裁,堪称巧夺天工的精致小脚被裹在那高档的凉鞋里面,有说不出的美丽,一双长期从事舞蹈工作的长腿洁白修长,线条完美,看到这里,柳云飞心中不由浮现一缕奇异的想法:“若有一天,可以好好将她捧在手里把玩,不知有多爽啊?”
女人的美丽是通过男人的眼睛来表现的。看柳云飞那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去的眼神,张晓敏心里自豪过后,又很甜蜜。为什么甜蜜,她也说不清楚,跟刚刚看到他跟范淑华很亲密地在一起一样。
柳云飞听到后,忙收回目光,眼前这个女人可不是寻常妇人,她老公可是S市的一市之长,若真的她将这事告诉她老公,那后果就严重了,此刻的柳云飞有一种无力的之感。TNND,为什么我不是皇帝啊,我要是皇帝,那就无所顾忌,到时杀人,放火,抢别人的老婆谁敢说什么?心里升起一种狂霸,邪恶,欲将众生踩在脚下的欲望。同时心想:“你要是不漂亮,我才不看呢?”
当然心里的想法可是不敢说出来的,只道:“张阿姨,你真漂亮。淑华姐,你说是不是啊?”
“好个柳云飞,你是不是说我很老啊?”
张晓敏紧绷着一张脸,很生气地说。
如今这个好色小子竟称范淑华为姐姐,叫自己做阿姨,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话说出口,她又有点后悔,暗想:“今天自己是怎么了,竟跟一个晚辈攀比起来了。”
她个性柔和,又加上是市长夫人,平日里做事情都是非常稳重的。
看张晓敏那紧绷双颊,一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嘟着性感嘴唇的神情,柳云飞暗想:“好一个泼辣的妇人。不过,真好看。”
当下忙道:“没,没,张阿,敏姐,谁说你老的,我帮你揍他。是哪一个不长眼说老的,那他真是没有眼睛。敏姐,你如此年轻,漂亮,哪一点老了?”
看柳云飞那样说,张晓敏紧绷的脸才慢慢松开,露出一丝笑意,道:“油嘴滑舌的。”
给这个小男孩子那样赤裸裸的夸奖,美丽妇人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红了起来。
看柳云飞得意的样子,范淑华心里却有几分不快了,这个臭小子太不像话了,竟拍张晓敏的马屁。她刚刚才说自己漂亮,一会儿功夫竟又夸奖起张晓敏来了。
范淑华轻挪莲步,到柳云飞身边,不着痕迹地捏了她一下,招呼道:“张阿姨,来来,坐坐。”
范淑华捏得着不轻,饶是以柳云飞的皮肉之初,也不由感觉一痛,脸色剧变,啊了一声。张晓敏忙问道:“柳云飞你怎么了?”
看着范淑华那凶巴巴的眼神,柳云飞自是不敢说实话,道:“没什么,刚刚给一只蚊子咬了一下。”
说完,心想:“女人是老虎这首歌还是挺有道理的。”
由于张晓敏在,范淑华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只恨恨地瞪了他几眼作为报复。
“张姨,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来……没事就不能到你这儿来坐坐啊?”
张晓敏的脑子倒是灵活,一下子就变动为主动。
“呵呵,不,张阿姨来我自高兴。”
范淑华口不应心地说。对于张晓敏的到来,她心中很高兴,但又有点失落了。高兴的是,张晓敏来得及时,不然的话,按照刚才的情形发展下去,她说不定就真的跟柳云飞做出点什么事情来了,失落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张晓敏明眸一转,问道:“对了,柳云飞你怎么也在啊?”
柳云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哦,我放学回来时,正好看见淑华姐一个人扛着一大桶水,很辛苦,我就顺便发扬一下雷锋同志助人为乐的精神。”
“看不出你倒是一个大好人啊?”
上一次在河边这个臭小子在河边帮自己一把,自己不知被他占了多少便宜,这一次他帮范淑华扛水,不知占了多少便宜。
瞧范淑华那眼角的春意,说不定她们两人已经……想此,张晓敏更是愤怒,禁不住就出言相讥了。
张晓敏那样一说,柳云飞脸上一红,心中暗想:“我算什么好人啊,只帮人家扛一桶水,就差点将女主人弄上床了。”
道:“那只是举手之劳,算不上的。”
说完对范淑华道:“淑华姐,如果没有什么事了,我先走了哦!”
今天有张晓敏在,是吃不到这一块美肉了。唉,还是改天吧!
范淑华哦了一声,有模有样地道:“那好吧,柳云飞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呵,没事,淑华姐,以后有事你找我哦,我乐意效劳。”
感觉着柳云飞话中有话,美艳少妇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尽以平常的语气说:“好啊!”
柳云飞嗯的一声,随后对张晓敏道:“张阿姨,我走了哦。”
张晓敏想不到自己一来,柳云飞就走,心中越发觉得他跟范淑华有问题,当下道:“那你走好哦,楼道黑,别摔了跟头哦。”
柳云飞摸了一下鼻子,暗想:“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个个都巴不得我栽跟头似的。”
但嘴上还是笑道:“谢张阿姨的提醒哦。”
这女人是不是四川的,竟然那样的泼辣。
出了楼梯后,回头望着二楼苏家,心想:“这趟还是不错的,若非张晓敏突然出现,范淑华早早我嘴里的肉了。下次应该可以成了。唉,以后要偷人家的老婆,千万别在人家的家里,他妈的,太危险了。以后一定要开房间。”
就在这时,后面有人喝道:“柳云飞,你站住。”
不知何时,张晓敏已站在他后面,俏脸极其严厉地盯着他看,看得他毛毛的,一种不好的念头浮上心头,莫非这辣娘们知道了我与范淑华的事了。

第48章 张阿姨,你希望我做什么
心里虽然不安,但柳云飞脸上却是镇静得很,道:“哦,原来张阿姨啊!不知张阿姨你叫我有什么事啊?不会是要找我上你们家坐坐。”
那坐坐他的音格外的重,另有几分只有两人才可明白的暧昧。
这臭小子太大胆了,张晓敏脸上一红,哼了声道:“坐你个头啊!说,你刚刚跟范淑华在上面干什么了?”
靠,莫非他知道我做的事情了,也不对啊,他若知道了,就不会那样问了,直接告诉苏清源得了。柳云飞学习什么的,虽然稀松平常,但他有一个绝大多数人所没有的‘遇到事情时的镇静’优点。心里虽然不安,但柳云飞依然冷静无比,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想此,淡淡地道:“没有做什么啊?淑华姐说我帮她扛水,就削了几个梨犒劳我一下而已。”
张晓敏明亮的眸子紧盯着他,问道:“真的?”
“是啊!”
他说话的样子,绝没有人可以看出他是在说谎。
“想不到你小子这一次倒是挺老实的。”
她本想诳柳云飞一下,如果柳云飞承受不住供出他与范淑华的事情,那她就可以好好惩罚一下这个好色的小男孩了。
如今看她老实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我可是诚实的好孩子。”
这个时候柳云飞当然不会忘了顺着杆子爬。
张晓敏嗔道:“你还是好孩子,你上次……”
听美妇人张晓敏提起上次的事,柳云飞倏然记起上次在河边他与她发生的那些暧昧,脑海里浮现起一具玲珑曼妙,白如霜雪的女人玉体来,一想到这一些,男孩子看向美艳妇人的眼光立即变了。柳云飞眼珠子色色地在张晓敏身上瞄着,笑道:“原来张阿姨对上次的事情还恋恋不忘啊!”
怎么什么话到了这个小屁孩嘴里就变了个味,美艳妇人俏脸如火,嗔道:“恋你个头啊!”
柳云飞嘿嘿一笑,道:“张阿姨一下子就忘了,我可忘不了啊,有时候睡觉就……”
美艳妇人双手叉腰,怒道:“臭小子,你胡说些什么啊?”
看着张晓敏那凶神恶煞般的样子,柳云飞一下子蔫了下来,道:“没,没有什么啊?”
聪明的男人是不会得罪女人的。
看着柳云飞那蔫了的样子,张晓敏心中有些得意,哼了声道:“算你识相。”
“张姨,你是不是四川的啊?”
“咦,你怎么知道的啊?”
“唉,果然如此。”
柳云飞一副了解的样子。
“果然什么啊?”
张晓敏一副柳云飞若不告诉他就不会善罢干休的样子。
“都说四川女人泼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说完时,柳云飞连忙溜之大吉。
直到柳云飞话说出口,张晓敏才知道柳云飞是在损她,怒道:“好你个臭小子,竟损老娘。”
说完朝柳云飞追去。
由于她穿的是高跟凉鞋,又跑得太快,脚上一扭,身体重心不稳,身体前倾,人啊的一声,就欲摔在由板材铺成的地上,这样直直摔在地上,脸上不碰伤才怪。
就在这时,人影一闪,闭着双眼的美妇人感觉并没有料想中狠狠摔在地上的疼痛,且一种很安全,水温暧的感觉倏然而生,不由挣开了眼,原来自己竟给柳云飞抱在了怀里了。
那种温适,安全的感觉美妇人从未有过,一时间,不禁有些痴迷。
两人之间,就那样彼此对望着,一种无法说清的情愫暧昧弥漫在两人心头。
渐渐的,柳云飞头俯下,嘴唇印在了美妇人红润的樱桃小嘴上。
男孩子的嘴唇点上,张晓敏一个激颤,惊道:“你做什么?”
还好,并无平时的泼辣,不然,我可要遭殃了。男孩子脸上一红,嚅道:“张姨,对不起,我……”
“你这个臭小子竟然占阿姨的便宜。”
柳云飞小声嘀咕:“又不是没有占过,有必要那么激动吗?”
美妇人脱开柳云飞的怀抱,双手叉腰,怒道:“你说什么?”
柳云飞忙道:“没,没有什么?”
话落,眼里射出温情,脉脉地看着张晓敏道:“姨,你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所以我一时才会禁不住地吻你。”
说完话后,头低了下去,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哪一个女人不喜欢男人的夸奖,何况夸他的还是一个小他许多岁的男孩子。
张晓敏心中甜丝丝的,脸上却绷得紧紧的,喝道:“你怎么可以那样说呢?”
柳云飞倒是给美妇人张晓敏唬得一愣一愣的,很委屈地说:“人家说的是实话吗?”
见此,美妇人咯咯一笑,道:“想不到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小子敢有今天啊!”
柳云飞哦的一声,道:“好呀,原来你是吓我的。不成,我要你赔我。”
美妇人明眸一转,瞧了柳云飞一眼,道:“我为什么要赔你啊?”
“因为你惹我不高兴了,不管,反正,总之,你一定要赔我就是了。”
柳云飞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真是赖皮。好吧,算我怕了你了,你要我怎么赔你啊?”
唉,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啊,跟柳云飞吵吵闹闹间,美妇人好像觉得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柳云飞手托着双巴,双眼淫光闪闪地在美妇人张晓敏身上瞧着,道:“这个吗?”
感觉着柳云飞眼里的色意,美妇人一颗心慌慌的,颤问道:“你要做什么啊?”
有些害怕之余,又有几分向往。
上次与柳云飞分别后,一个人的时候,张晓敏总是不禁想起在河边她与柳云飞发生的事情,恼怒后,一张粉脸总是不禁的红了起来,全身一阵难受,仿如有某种东西在搔她似的。
柳云飞倏然凑近美妇人身前,笑眯眯地道:“我去你家好不好啊?”
张晓敏倏然一跳,心骇得无以复加,问道:“去我家干吗啊?”
这臭小子该不会是想?啊,他太大胆了吧,竟然……要做那事,也应该在外面开个房间啊!
呸呸,我怎么想到那地方去了,也许人家并不是那个意思。
“你们家应该有床吧?”
听此,张晓敏一颗心更是提了起来,道:“有啊,你要做什么啊?”
那臭小子真的是想……啊,我应不应该答应他呢?诚然,他很帅,堪称漂亮,也很可爱,自己对他的感觉也很好,但是自己是有老公的,怎么可以跟他做那事呢?
柳云飞露出微笑道:“那就去你家吧,我家有人在,不方便。”
说完又瞄了美妇人一下,问道:“洪叔叔不在家吧?”
张晓敏本想说有的,可是话到嘴边,又改成道:“他还在市里开会呢?”
柳云飞又不放心地问道:“那你家里还有没有其它人啊?”
“没有。”
说话时,美妇人一张白脸不禁然地红了起来,眼睛水汪汪的,有些害羞。现在,他哪里不确定这个好色小子要做什么。
“哈哈,那太好了,我们就走吧。”
柳云飞说完牵着美妇人的手往他家跑去。
美妇人红着个脸,只傻傻地任由这个好色小子拖着走。就在这时,两人后面响起一阵汽车鸣声,听到这声音两人不由停了下来,望着那汽车。
那是一辆黑色奔驰,挂着市府的牌子。在S 市,这种车也仅有几辆,是几位市领导的坐驾。看此,柳云飞连忙放开张晓敏的手,同时好奇地望着车里,看这是谁的车。
车在他们身边停下,玻璃降了下去,露出市长洪中雄的脸。
柳云飞打招呼地道:“洪叔叔好。”
洪中雄先是看了柳云飞一眼,随后又望了张晓敏一下,淡淡地嗯了声后道:“上车吧。”
张晓敏歉意地看了一下柳云飞,拉开车门,坐在洪中雄身边。美妇人上车后,洪中雄对前排的司机道:“开车。/ ”至始至终,连句话都没有跟柳云飞说。
柳云飞又摸了一下鼻子,心想:“靠,今天我这是走了什么霉运啊?所有的好事都给人搅了。还是回家吧。”
对于洪中雄的冷淡,柳云飞一点也不在意。S市第一把手与第二把手不合的消息,整个F 省政坛都知之压甚祥,私底下,柳家与洪家也是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冷得很。
市长洪中雄凭着自身的才干从基层一步步干到市长,于S 市的人脉,关系深厚无比,从老书记苏清源退居二线后,在S 市当中,他苦媳妇熬成婆,是最有希望出任市委书记的人。不料,中间杀出一个柳啸天。从这一点上,两人就有了不可化解的芥蒂。其中最最重要的一点,柳啸天为人强势,而且他跟洪中雄之间的政见不和。
柳啸天算是‘开放’的改革派,认为为了适应生产力的发展,理应废除或舍弃一些传统的东西,如已亏损多年的S 市最老的长虹钢铁厂(将钢铁石以拍卖的形式卖给本地有实力的民营企业)……相对于柳啸天的激进,洪中雄则保守了许多。就拿那个钢铁厂来说,他认为长虹钢铁厂是S 市第一批国有企业,员工五千多人,是S 市标志性的东西,万不可卖给民营企业。
柳啸天虽是省委钦点的,但洪中雄做为S 市的‘老人’,人脉深厚,柳啸天亦拿他无可奈何。但是随着柳啸天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改革,S 市的经济实力蒸蒸日上,当初反对他的那一些人亦无话可说,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他的麾下。
近几年来,洪中雄在S 市常委会上话语权越来越少了。可以说,今日的S 市是柳啸天一人的天下,洪中雄那个市长纯粹是一个摆设。两家的关系也就趋于恶化。
进门后,洪中雄便铁着个脸,一言不发,看起来心情极为不好。见此,张晓敏柔声地问道:“中雄,怎么了?”
洪中雄脸上的冷峻依然不化,问道:“你为什么跟柳啸天的儿子拉拉扯扯的啊,这成何体统?”
想到刚刚跟柳云飞手拉着手给自己的老公看到了,张晓敏脸上不禁红了起来,知老公脾性的她忙道:“中雄,我跟他没,没有什么?”
洪中雄什么都好,就晃心狭隘了点。
洪中雄不知怎么了,很生气,倒没有注意到张晓敏的异态,冷道:“以后你少跟柳家的人来往。”
说完一副命令的语气问道:“还有,那柳云飞的事情你要跟我交待清楚了。”
张晓敏满腹委屈,道:“我跟他没有什么的啊?今天他放学,恰巧碰到了而已。”
洪中雄冷着个脸,虎目射出冷凛的光茫,盯着他道:“真的是这样的吗?”
张晓敏本就是一个泼辣的主,给洪中雄那样问,哼了声道:“爱信就信,不信就算了。”
我又不是你的犯人,为什么要那样问我。
“说你,我还胆顶嘴。”
洪中雄说完时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脸上的痛的远不及心里的痛来得深刻,张晓敏抚着脸,道:“你打我……”
这洪中雄平时虽有有些霸道,但却从来没有打过她。这一巴掌的意义非凡啊!
洪中雄虎目一瞪,吼道:“打你就打你了怎么了。你这一个一点也不能帮上我的,连个孩子也生不出来的女人,我忍你已经很久了。”
张晓敏似乎不敢相信洪中雄会说出那种话半,杏眸张得大大的看着他,问道:“你说得是心理话?”
看别的政员取某个政治大佬的女儿,由于上面有人罩着,哪一个不是混得风声水起。唯有我,娶了你,除了当花瓶外,有什么用。若你是某个政治大佬的女儿,我今天哪用得着受柳啸天的气。
“是心理话又怎么了?”
今天在常委会上,他的几个提议又给柳啸天一派否决,憋着满肚子的火,在会还没有开完时,就先回来了。
见到柳啸天的儿子跟自己的老婆拉拉扯扯的,心中郁闷的怒火再也无法压制,多年的不满,怨恨一股脑的发泄出来,令他直欲疯狂。
“好好。”
张晓敏一连说了几个好字,随后就奔进卧室,扑在床上大哭了起来。生孩子,是我不想吗,我已经尽力了好不好,为了给你洪家继后,我已经看遍了S 市所有的妇科。生不出儿子,是我的不对吗?
帮你,要是能帮的话,我也帮了。问题是我张家没有权又没有势的,要帮也不帮上了。既然我这样没有用,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当初要不是你死皮癞脸的,我会嫁给你吗?你知道吗?为了你,我放弃了我所喜爱的舞蹈,为了你,我……
张晓敏越想越委屈,哭得也就越厉害了。
本样她还存着一丝希望洪中雄会进来按慰他的,但在听到那一声很大的关门声后,希望就彻底破碎了。哭了好久之后,张晓敏摸出口袋的手机……
柳云飞到家,正要洗澡时,手机便想了。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还没有说话,电话那边就道:“喂,是柳云飞吗?”
“咦,是张阿姨啊,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啊?”
他的手机号码只有有限的几个知道,他更想不到张晓敏会打电话给他。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了?对了,张姨问你一个问题哦?”
电话那头,张晓敏的心情好了许多。不知怎么了,每次跟这个小子在一起,自己感觉很舒心,很快乐。
“好吧,你问,只要是你张姨问的问题,我一定老实回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柳云飞的讨好还是颇有作用的,电话那头张晓敏咯咯一阵很开心的娇笑后,道:“你刚才说要来我家是要做什么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