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游花丛(全本)-19

  

第72章 夺人之妻
打完电话,洗完澡已经十点多了。这时才想起,今天可是要到陈星华家补习的,没有去,当下又打了个电话给陈星华。
电话一通,陈星华便道:“云飞,你今天怎么没有来补习啊?是不是因为我追问你跟范芳琳的关系,惹你不高兴了,如果那样的话,人家以后不问你就是了。”
语气非常幽怨。
陈星华天之骄女,不仅容貌若仙,而且才学更是不凡,天底下,如果有一个男人可以得到她的爱,那个男人足以骄傲自豪了。如今这个天仙少女,竟然为了自己这般委曲求全,柳云飞觉得自己实在是罪大恶极,当下道:“对不起,我今天因为有事。”
“真的,你不生人家的气?”
陈星华还是不放心。
“我生什么气啊,有这么一个漂亮的美女关心我的私生活,我还高兴还来不及呢?”
“讨厌。”
陈星华咯咯一笑。
接下来两人又说了几句笑话,相互关心一下,才挂了电话。从始至终,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谈起范芳琳。柳云飞所以不谈,是因为现在还没有找到很好的措辞,而陈星华呢,则是怕引起柳云飞的不高兴。
她虽是天之骄女,无论是学生中,还是生活里,所有人无一不把当成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仙子,可是生活中,柳云飞却是他的唯一,她最害怕的事就是引起柳云飞的不开心。……
与此同时,在一个幽暗喧闹的迪厅里,林立强跟三个男人环坐在沙发上。这三个男人,有少年,有青年,也有中年人。
“林哥,你找我们来有什么急事儿啊,嘿嘿,兄弟可是在娘们肚子上被叫起来的。”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浑身肌肤的彪形大汉。
“彪哥,我说你可别太过操劳了,小心过两年你来个不举,到时嫂子耐不住寂寞给你弄顶绿油油的帽子。”
和彪哥抬杠的是一个长得流里流气,长得很瘦弱的二十左左的青年。
“她敢。”
彪哥怒骂了一声:“他奶奶的,我倒要看哪一个混球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那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发出一阵冷笑。林立强看着青年跟彪哥斗来斗去,别看彪哥一脸有勇无谋的样子,其实林立强知道那只不过是伪装,真要斗起来,那个看起来很精明的混混一定不是彪哥的对手。
彪哥很聪明,他在北城这地面上混了近十个年头,分寸把握得很好,虽说小麻烦不断,可是大案子却从来没有落到他头上过。多少混混在政府的打严中落网,或者血拼厮杀,可他始终屹立不倒。相反的,现在他的小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
林立强自从通缉令撤消后,便在这地面上混,这段时间内,凭着过人的手段跟身手收罗了一帮人,眼前这三个人便是代表。
“要不要用彪哥呢?”
彪哥手底下也有一批人,这件事情应该可以办得来。
只不过林立强还是犹豫,毕竟彪哥不是干正经行当的人,万一……
至于和彪哥抬杠的家伙,除了打听点消息外,没有什么用处。
林立强突然发现他叫这三个人过来有点匆忙了。林立强的视线倏然转到三个人当中,那个相貌普通,几乎让人一见就望的中年男人,双眼顿时一亮,这活就交给他干,才够放心。
这相貌普通的男人叫做老隐,如果不是知道底细的人根本不会想到,他是这条街道上最凶狠的混混。这些年他也做过一些比较出格的买卖,不过每次都做得滴水不漏,所以到现在没有出什么事情。
“老隐,你怎么不吭声啊?”
中年男人摸了摸鼻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林哥,我这个人嘴笨不太会说话。”
小混混怪叫一声:“我说老隐,你这个做鸡头的,你不会说话哪个会说话啊,那店里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哪一个不是被你哄得团团转,叫床上叫亲哥哥。”
老隐似乎对混混不反感,他只是温和对林立强道:“林哥,反正你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就是了,弟兄们能办的,一定给你办得稳稳妥妥的。”
林立强点点头,对于老隐的话颇为满意。他指了指彪哥跟混混,嘿嘿笑道:“老隐的话听起来舒服,今儿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他办了。”
混混笑道:“他是鸡头,他说的话当然舒服了。”
彪哥也同样一脸坏笑。林立强道:“你们两个也别乐,也有你们忙的。在市里,你们的路子广,最近我要你们帮我查一个人。”
“黄长虹,是一个公司的老板,我要他现在的准确地址。”
说此,林立强斯文的脸突然露出一股凌厉的气势,道:“这件事情是有人交待给我办的。这样说吧,那个人的能量很大,别说是我,就是你们,他只要捏一捏手指头,便可以让你们灰飞烟灭的。这件事情你们别给我办砸了,记住除了心腹外,其他人一点风声也不准给我往外透露。不然的话,到时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份。”
这时的林立强戾气横生,小混混浑身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应是。彪哥跟老隐也差不多。林立强面无表情,道:“这件事情你们去办吧,我有事跟老隐说。”
凌晨时分,黄长虹喝得醉醺醺的从一家KTV 出来。脚步踉踉跄跄的,走得非常不稳。在酒色方面,黄长虹比较有节制的,平日里,除了必要的应酬,他很少喝得这么醉。今天因为秦玉玲的事情,他心情很不爽,所以才喝得这么醉。
大约走了一百来步,在一个略显阴暗的角落里,一个打伴得花枝招展的,性感美艳的青年女子给他抛了一个媚眼。那个女人穿得很暴露,胸部高耸,肥臀圆润,露在外面的肌肤亦洁白无瑕,尤其是要那种微微扭腰的站姿更是勾人到了顶点。黄长虹的欲火一下子被引了起来,只不过她还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做那行的,倒不敢轻举妄动。在这时,那女人走了几步,来到他的跟前,操着一口软软的江南口音,道:“先生,按摩吗?”
说话的时候,厚实的丰胸有意无意地摩擦着黄长虹的胳膊。
一阵酥麻的感觉激得黄长虹浑身下下轻飘飘的,情火更加猛烈了。他喝了一声,道:“好,今天大爷我就玩你了。”
突然女子好像踩倒了什么似的,身子不稳向黄长虹身上摔去。黄长虹忙扶住了他。女子软软无力地靠在黄长虹身体上,柔声细气地道:“先生,我摔到脚了,你扶我到房间里好吗。”
“美人有命,嫣敢不从。”
从远处看,黄长虹强架着女子朝前走去。‘咔嚓咔嚓’远处平房里亮起了闪光灯。从后面树后走出一个拿着相机的青年,他远远地跟在两人的身后。
在离此不远处的一个阴暗角落里,女人似乎更加娇软了,紧贴在黄长虹的身体上,那肥圆的臀部更是有意无意地来回转动着,摩擦着黄长虹的胯间,脸微转,红润的香唇几乎挨着黄长虹的嘴,道:“先生,你真强壮。”
这一路来,女子高超的挑逗技术已将黄长虹搞得yi火焚身,这时再听到这样说,更是激动,带着酒气的嘴唇狂亲着女子,双手粗野地在女子的背部与臀部狂摸乱捏。
亲吻了一阵子后,他迫不急待地那将女子那短得可怜的裙子撩到腰上,一把撕开她的内裤,随即解掉自己的裤子,掏出那火热的物事狠狠地顶进女子的身体当中。
“哦,我要,先生,你好棒啊。”……
随即,两人便在阴暗的角落中苟合起来。可能是酒精麻痹的作用,兴奋黄长虹并没有想到有人将他的这一幕拍了下来。青年拍得角度很有技巧,从画面结果,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黄长虹在强奸女人。
两发钟后,黄长虹便泄了身,疲累不堪地倒在女人身上休息。就在这时,从街道边突然窜出四五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一把冲了过来,将黄长虹踢倒在地上,问道:“你这个畜牲,你对我老婆做什么了?”
那女人柔弱无比,仿如被催残的花朵,哭泣地道:“老公,他强奸我。”
那男人下脚可真重,黄长虹只觉得胃部那里火辣辣的痛,酸水直往上冒,人亦清醒了许多。他惊慌地看着四五个明显非善类的男人,忙解释地道:“这位大哥,请听我解释,我没有……”
“没有,你看这是什么?”
那男子拿出一叠照片摔在黄长虹面前。照片上,显现的结果赫然黄长虹强架着女子来到偏僻角落,并粗野地撕掉她的衣物,强迫她……
黄长虹并不是笨蛋,看到那叠照片,再联想到刚才那女子的种种怪异之处,他立刻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一股凉意从心中升起,他怒看着周围的人,道:“你们设计阴我?”
“阴你又怎么样?”
林立强跟老隐走了过来。
“你们想要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只要你将这份离婚协议书签了。”
看着那份协议书,前因后果一切明了,黄长虹怒道:“你们是秦玉玲那贱人派来的。”
林立强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黄长虹碰了一个冷钉子,他心中有无边的气愤,道:“你们替我跟秦玉玲说,离婚协议我是不会签的。”
说完做势欲撕协议书。这时林立强才慢悠悠地道:“你可想好了。从这些照片,再加上我们这些人证,你这强奸的罪名是怎么逃不掉的。到时你就得去做牢了。那时候,你老婆也是会跟你离婚的。不如乖乖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免受牢狱之灾。”……
三天后,秦玉玲跟黄长虹离婚了。而黄长虹变卖了他所有财产,神秘地消失了。在柳啸天的书房里面,秦玉玲跟柳啸天见面了。受秦玉玲之托,柳云飞将秦玉玲转达给柳啸天,本以为这件事情不那么好办,哪知老头子二话不说,便答应了。於是便有了今天的秦柳会面。
柳啸天将手中的那份名单放在桌上,看了秦玉玲一眼,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茫。柳啸天虽没有露出什么气势,但是秦玉玲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心中还是非常忐忑不安。以前在见柳啸天时,她也有这种感觉,不过今天这种压郁的感觉浓了许多。
“这份名单不错,很有价值。秦主任,你的这份礼物很重啊。”
“这只是我的一份心意,望柳书记笑纳。”
对于秦玉玲,说实话柳啸天很欣赏。这个女人很聪明,很有手段,单凭可以搞到这份名单,便可见一二。只不过因为她出身的问题,柳啸天不敢将她拉到自己的派系来。
地方世族是上面的一块心病。
如今既然人家献上了这份投名状,而且秦家似乎大不如前了。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她。想此,柳啸天心中做了决定,道:“这名单上的人不知秦主任你可以替我控制几个?”
秦玉玲似乎早在预料之中似的,小心翼翼地拿过名单,取出笔筒上的笔在一些人名上画了一个个圆圈,画完后,道:“柳书记,洪市长倒台了,名单上的,除了一些省府的高层外,在S 市的人,我可以替你控制绝大部份。”
“老洪倒台后,原属他这一派系的人马必然会遭到残酷的清洗,我想知道在这些人当中,有哪些人值得我保的,还有哪些人我压根就不用费花心思的。”
说着柳啸天又将笔跟纸交到秦玉玲的手里。
随即秦玉玲又圈圈画画了一番。
一个小时后,还是在建明小区的601 房子中,柳云飞跟秦玉玲又见面了。今天跟柳啸天的见面非常成功,秦玉玲心里很高兴,她深情款款地看着柳云飞,道:“亲爱的,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
柳云飞道:“好宝贝,从今天开始你就永远属于我了,再也没有人会打扰我们了。”
说此,上下打量了秦玉玲,眼中露出男性的渴望,道:“宝贝,过来,让我好好的……”
这个雍容高贵的美妇人依然地走到柳云飞的面前,边走,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离去……

第73章 女王的臣服
隔天,柳云飞跟陈星华两人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依然有说有笑的,但是柳云飞知道,因为范芳琳的缘故,他跟陈星华间多了一个小疙瘩。目前,他不知道如何将这个小疙瘩抹平。看着陈星华那装作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脸,柳云飞觉得自己罪大恶极。
这天柳云飞晃晃悠悠出学校时,涮的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他面前。因为急刹车的缘故,轮胎跟水泥路摩擦发出阵阵 嘶嘶 的响声。
“ 你怎么来了?”
开车的人正是将自己收做小弟的黑道大姐大冰姐吗?今天的冰姐性感如昔,一头黑亮的长发用披散着,垂在肩后,脸如秋月,肌肤雪白水嫩,吹弹可破,眉如远山,凤眸闪闪生辉,修长的琼鼻下,樱桃般的小嘴红润,富有光泽,令人禁不住想要咬上一口,上身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小背心,修长的雪颈有如天鹅,饱满的乳峰将小背心撑得胀胀得,下身穿得是一件到膝盖头的黑色紧身薄裤,臀部向外挺凸,将裤子绷得紧紧的,玉腿显得格外纤细,笔直。
柳云飞话没有说完就吃了一个板栗,冰姐的清脆的声音:“ 什么你啊,要叫我冰姐。”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样打她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冰姐打他时,柳云飞心中却没有多大的怨怼。形势比人强,他乖乖地叫了声:“ 冰姐。”
冰姐颇为满意地轻 嗯 了一声,以一种近似命令的语气道:“ 上车。”
今天的冰姐跟上一次他见到她时,上一次见到她时,是她在对付几个小混混,给一种很泼辣的感觉,现在的气质则完全不同,美丽的脸上冷冰冰的,浑身散发着一种冷艳的气息。这种感觉,就像九十年代,香港动作电影中一些黑帮老大身边的女人。冷艳,且又身手高超。
有美女相陪,柳云飞是不会拒绝的。
柳云飞本来以为上车就上车,没有什么大不了,上车后,他就后悔了。他一上车,冰姐的油门便踩到最大,法拉车有如离弦之箭,噌的一声往前飚去。具体的速度柳云飞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很快很快,快到他看到无数的车辆如一条直线被甩在身后。那种场景就像在电影里看到的在街头飙车的场景。
天啊,她是不是疯了,这不是玩命吗?我柳云飞是爱玩,尤其是爱跟美女玩,可是大姐,玩命不在其列啊!交通警察,你们都在哪里啊,你们都瞎了吗?这个变态女正在疯狂地违反我国交通法,你们都没有看到吗?她超速驾驶,胡乱切线,你们,你们不要忙着罚款,快来阻止她啊!
柳云飞在内心呐喊了好一阵之后,依然没有看到平时随处可见的交通警察的身影,于是,不得不撕下男子汉的脸面,有点紧张地说道:“ 冰姐,速度是不是该放慢点?这样……好像有点危险。”
冰姐转头看了柳云飞一眼,笑道:“ 这才刚开始啊,怎么能慢下来。”
“ 拜托,不要转头!”
柳云飞几乎哀嚎着喊道。
完了,今天算是完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向陈星华坦白。天,我柳云飞的命真是非一般的苦!
“ 啊,那边有人。”
看着车转弯,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柳云飞不由发出了惊呼。
“ 别吵,那样才好玩吗!”
说完车神奇的 移形换位 一下,从那人身边的如风一般地冲过。柳云飞一颗心提到了嗓子口,从后视镜,他可以看到后面过马路的仁兄一下子晕倒在路上。
朋友们,如果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疯狂的话,就请看一下开车的辣凤吧。那就叫疯狂。看着自己乘坐的车风驰电骋般地大街横冲高技巧的横冲直撞,对,是横冲直撞,不过是很有技巧的。柳云飞心中暗自祈祷:如来佛祖啊,我知道我是一个不那么纯洁的人,可您老人家那么忙,就没有必要管我了啦!求求你,快点让这个疯女人停下车来吧。我才十七岁,我还没有娶老婆呢?
也许是柳云飞的祈祷取了作用,冰姐的车终于停了下来。车一停下,柳云飞忙解开安全带,从车子蹿出。车本来是很安全的,但有冰姐的车,则是极度危险的地方。
看了一下柳云飞,冰姐笑道:“ 怎么样,刺激吧?”
柳云飞忍着脑袋的晕眩,手扶住电线杆的休息一下,摇了摇头,道:“ 以后这种刺激你还是给别人享受吧。
“ 冰姐正要说话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令人极度恶心的声音:“ 哎,呦,这不是龙凤会的大当家冰姐吗?”
之所以说这声音极度恶心,是因为这声音实在是太特别了,尖锐,既不似男子的浑厚阳刚,也不像女人的阴柔,不阴不阳,端的是像一只鸭子发出的。
柳云飞一听到这个声音,差点连中午的饭吐出来,闻声而望,只见在对面一家酒店里走出一行人,领头的是一位头发锃亮,头发一根根梳得井井有序,唇红齿白,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相貌极为俊朗,堪称风度翩翩的青年。青年身后跟着七八位头发染得花花绿绿,极度嚣张,脸上就差点刻着 老子是流氓 的混混。此外还有一个貌不惊人,极为清瘦的矮老头。
如不是亲耳听到,柳云飞绝不敢相信,刚才那不阴不阳的恶心声音是那位看起一副成功人士的青年说的。
听到这声音,冰姐一张一下子冷了起来,凤眸散发出霸戾,瞪着青年,道:“ 龙刚。”
龙刚脸上展现一个似女人般的微笑,道:“ 冰姐声名显赫,今天与冰姐在街头相遇,实是有缘。择日不如今日,我大哥对于冰姐更是久仰已久,现在请冰姐到到我家与我大哥一聚如何?”
看着那微笑,柳云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中很邪恶地想:“ 这小子是不是人妖啊?”
你这个死人妖,谁跟你有缘!今日落单,冰姐对于S 市地下三大势力之一的猛虎帮的二帮主,深不可测的龙刚倒不敢过分放肆,当下笑道:“ 谢谢虎爷的好意,不过,我今日尚有些事情,改天再去拜访虎爷。”
S 市地下三大势力之中,龙凤会是新晋的帮派势力,组建于十年前,帮主就是辣凤的大哥青龙,这些年来,一步步发展,吞并无数的小帮派,雄霸北城。虽属黑道,但原则性较强,黄白不沾,且青龙御下极严,属黑道中的白道,猛虎帮则S 市的老派帮会,成员上千,是S 市三大势力之中最强大的,帮主龙一笑,人称虎爷,阴险毒辣,什么赚钱的生意都做,而另一势力冰鉴会,则神秘无比,崛起时间跟龙凤会差不多,帮主是谁,没有人知道,数年来横扫东城。
三大帮派,数年来,为了扩张势力,争斗不断,已势成水火。龙刚与冰姐已不知斗了多少次了,彼此对对方都非常忌惮。
听到冰姐的话,龙刚的一张脸迅速冷了下来,道:“ 这么说,冰姐是不给我大哥面子哦?”
“ 你要那样说,我也没有办法反驳。”
“ 你知道吗,在S 市还没有人敢不给我大哥面子。”
这人妖又笑了,不过笑得让柳云飞很不习惯,恶心。
在龙刚话刚落,他身边走出四个混混,一下子将柳云飞与冰姐围在中间。此时,柳云飞才知道,龙刚身边的混混并不是普通的混混,从他们敏捷的身手看,这四个人都堪称以一挡百的高手。
冰姐一点也不惊讶,好像早就知道了,当下道:“ 虎爷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为了捉我,连猛虎帮的八大战将都派出了四个。”
嘴上虽说得轻松,心中则暗自惊颤,这八大战将,乃是龙一笑的贴身保镖,这些年随着龙一笑南征北战,身手都强悍至极,今天恐怪要有一场大战了。
听到冰姐的话,柳云飞不由暗暗打量围在他们身边的四个人,发现他们虽是一副混混的打扮,但神态冷酷,眼中所散发出的那种戾意,没有经过生死考验是不会有的。
龙刚笑道:“ 冰姐可不是简单的人物,我们自是应该隆重一些。冰姐,我保证,我今天绝对是没有恶意的,只不过是想请冰姐到我猛虎帮玩几天,等青龙跟我大哥见面之后,我就会放了你的。”
“ 你们要用我要挟我大哥?”
“ 怎么能那样说呢?我大哥是真心想跟冰姐,龙哥做朋友的。”
冰姐满脸不屑,道:“ 跟虎爷做朋友的,都已经去见阎罗王了,我和我大哥可没有这份荣幸。”
龙刚一点也不生气,脸上依然是那一副淡淡的笑容,道:“ 如果,你非要请冰姐前去与我大哥一聚呢?”
“ 龙刚,我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些年来,龙凤会跟猛虎帮的恩恩怨怨,早晚有个了断。今天,你若是将我擒住了,那我就跟你到猛虎帮。”
“ 好,冰姐果然就是冰姐,我龙刚佩服你。”
看他温文尔雅的样子,不了解的他的人还以为他是真心赞赏的,其实这龙刚在道上一向是以卑鄙而着称的。
“ 在动手之前,我有一句话要讲。”
“ 何话?”
冰姐指着身边的柳云飞道:“ 他不是黑道中人,我希望我们道上的事情不要牵涉到他。”
听到这话,柳云飞倒是一愣,他实在想不到开起车来,疯狂得要死的冰姐在这个时候还替他着想,心中暧暧的,但嘴上却道:“ 是啊,各位大哥,我只是一个学生,不混黑道的。
“ 冰姐的威名在道上实在太盛,从始至终,龙刚的目光都锁定在冰姐身上,此刻听她提到柳云飞,不由看了一下柳云飞,目光一亮,哼了声道:“ 你说他不是,他就不是啊!”
给龙刚那种 闪亮 的目光盯着,柳云飞感觉浑身凉凉的,心想:“ 靠,你再看,等一下老子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龙刚的那种眼神,他实在是太熟悉了,以往他看到美女,就是那种眼神。若是美女用那种眼神看他,心里一定会很爽,可问题用那种火热眼神看他的是一个男人。那就……
听到他的话,冰姐一急,就要……柳云飞则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道:“ 各位大哥,我真的不是黑道中人啊,我既不威猛,也不冷酷,怎么可能干那么酷的工作呢?”
看柳云飞那样子,冰姐心中不由暗暗BS一番,这男人太失败了,不是就不是吗,干吗像孙子那样啊!
龙刚微微一笑,道:“ 不是,也没有关系啊!小朋友,过来,叔叔想跟你交个朋友。”
看龙刚那样子,柳云飞差点暴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道:“ 可是我不想跟你交朋友啊!”
龙刚脸色陡然一变,道:“ 那可由不得你了。”
说完使了个眼色,他身边又走两位混混。
其中一混混道:“ 小子,我们龙哥请你,跟我们过去一趟吧。”
“ 今天晚了,改天再聊吧。”
“ 小子,龙哥叫你过去就过去,哪来那么多废话啊?”
“ 太晚回去,我妈妈会骂的。”
“ 再罗哩叭嗦的,老子一掌拍死你。”
说完大手一探,就要将柳云飞拉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冰姐的玉手一伸,抓在那混混的手上,大力一扯,一下子将他扯出老远。冰姐道:“ 龙刚,他并不是帮派中人,我警告你,你别打他的主意。”
话落小声对柳云飞道:“ 柳云飞,等一下我拖住他们,你趁机逃跑了。”
“ 我汗,逃跑,我可是男子汉,怎么能做那种临阵脱逃的事情?”
柳云飞说得是正气凛然。
“ 叫你走,你就走,你就走,你就小一个屁孩,能帮我什么啊?”
这小男孩太不识好歹了,自己叫他走,他竟然还不走。
柳云飞拍拍胸膛,自信满满地道:“ 谁说我不能做什么啊,我能做的事情可多了。比如……等一下我替你加油。”
冰姐正要说什么时,柳云飞提醒道:“ 小心。”
冰姐忙将话吞回肚里,横移一步,避过八大战将中的一个壮汉挥来的拳头,同时,右腿一记侧踢,快速绝伦地踢向他。
那人也是一记踢腿扫来,碰的一声,两人同时后退一步,平分秋色,不过细心的柳云飞却发现那位战将兄收腿时,腿颤得厉害。看来他腿上力量比冰姐少了那么一点。
这也让他对冰姐刮来相看,一个女人能有如此力量,并不容易,没有刻苦的煅炼是不可能的。
龙刚亦是一位格斗高手,只不过,他平时很少出手,所以道上的人都以为他不会武功。他见自己的爱将在第一回合就输了,气得暴跳如雷,对四大战将的另三个人说道:“ 你们是不是没有吃饭啊,都给我上,将那娘们给我擒了。”
这是黑道的游戏,不是比武对决,讲究是谁的人多,谁的武功高。
猛虎帮的八大战将都是早年虎爷从各种渠道挖来的高手,有的是国际雇佣兵,有的是退役的特种兵……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从无数尸体走出来的高手。
但冰姐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她十三岁开始黑道生涯,曾单刀将两百个混混砍得跪地求饶,出手得狠,绝,辣,道上的人闻辣凤而色变。
对上四大战将,冰姐凭着灵巧的身法,绝快的速度及不输于任何一个男人的力量不落下风,她一边应付着四大战将,一边往柳云飞身边移动,道:“ 柳云飞,快走。”
“ 想走,没门。”
龙刚边说边走了过来。
“ 龙刚,你别为难他。”
话落冰姐一式 连环踢 ,身体凌空而上,踢开四大战将,随后左脚支地,又是一记凶猛的横踢扫向龙刚。
龙刚护双手护住脑袋,任由冰姐的腿踢到他的手上,冰姐凶悍的脚力踢到他手上,他却夷然不动,待冰姐踢后,身子尾随冰姐,右拳猛烈出击,直取冰姐的小肚,速度绝伦,力量强悍,有一种势如破竹的感觉。
搏击术,讲究的是力量,速度,还有眼力,若这三者可以完美结合,则有不可思议的威力,取人性命,在一招一式间便可完成。这龙刚一出手,已隐隐将这三者结合,柳云飞心中暗颤。
柳云飞深怀古武拳术,目光自是不同凡响。
龙刚的势发突然,而且速度极快,冰姐反应不及,小肚硬生生地受了龙刚一拳,整人个后退了几大步,红血从嘴角溢出。
见此,柳云飞心惊道:“ 冰姐?”
刚才在被包围的时候,还想以自己拖住那些人,让自己突围,这让柳云飞很感动,此刻见他受伤,柳云飞心中又惊又急,同时也恨上了龙刚。
龙刚从上依胸前的口袋拿出一条粉色的丝巾,擦了擦了刚刚击在冰姐肚上的拳头,冷酷地道:“ 臭女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粉色的丝巾,擦拭刚刚碰在美女身上的手,这在一个男人身上,说不出诡异。
从冰姐的脸色,柳云飞知道她受伤不轻,但从始至级,冰姐连叫都没有叫一声,对柳云飞道:“ 没事。”
说完从嘴里吐出一口血,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条白色的丝带紧绑住腰,冷看着龙刚。
“ 她由我来对付,你们将那位小朋友给我捉了。”
“ 龙刚,你若敢动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冰姐说完退到柳云飞身边,道:“ 那人妖的武功不错,我可能不是对手,等一下我拖住他们,你快走,晚了,可能就走不了。”
“ 那你怎么办啊?”
俺是一个爷们,怎么能临阵逃脱呢?
“ 你这小屁孩怎么不懂事啊!叫你走就快走。”
冰姐急说完话后,拳动脚踢,连出四招,将柳云飞面前的四大战将逼真退,喝道:“ 快走。”
速度与力量丝毫未受影响。
不过,她显然还是低估了龙刚,在冰姐动手时,龙刚也动了。还是那种速度,还是那种力量,凶猛的招式大开大阖,如狂风暴雨般攻向冰姐。
这一次冰姐做了准备,龙刚的进攻虽然猛烈,但却不能向刚才那样,给她重创,不过,他却不能再照料柳云飞了。
两人于街道之上,你来我往,打斗着。龙刚的速度跟力量不错,而且招式凶猛,不过,冰姐胜在经验丰富,身体轻灵,一时间,两人倒是棋逢敌手。
四大战将则缓步走到柳云飞面前,道:“ 小子,乖乘跟我们走吧。”
操,你们死定了,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一个大男人叫我小子的,难道我很小吗?柳云飞心中暗自诅咒,道:“ 如果我不呢?”
说话的时候,柳云飞双手在口袋,倒有那么几拽拽的味道。
“ 靠,小子,识相的快跟我们走,省得挨捧。”
其中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硕大的拳头,再看柳云飞那小身板,脸不由出现了笑意。
另一个人道:“ 易强,你可别将他打坏了,到时龙哥可饶不你。”
“ 你们别过来哦。”
看着那些人一步走向他,柳云飞开口了。
“ 哈哈哈,我们要过来,你又能怎么样哦?”
“ 臭小子,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有用啊!”
这句话听了怎么这么耳熟啊,这不是电视上的那些坏蛋在QJ女人时用的台词吗?你们几个Y 的,那么嚣张,等一下老子会让你们哭个够的。
既然要装B ,就装到底吧。等一下,我会让你们会有一种想象不到的惊喜的。
柳云飞装作一副外强中干的样子,道:“ 喂,你们别过来哦,我可是会古拳术的。
“ 古武拳术,博大精深,集古代武者的智慧结晶而成,近代之中,霍元甲,李小龙之后,再也没有人会了,柳云飞说他会古武拳术,谁信啊!
四大战将一阵大笑,其中一个比较冷酷的道:“ 好了,别玩了,龙哥那边还等着我们帮忙呢!”
“ 小子,既然你那样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们了。”
一个圆脸的说完这一句话,就要动手,但却给一个身材比较瘦的,眼里难掩嗜血的光茫,道:“ 我来。”
见此,另外三个眼中露出笑意,这猎豹见到可以动手了,体内的血又开始沸腾了。还是那个看起来像是他们头儿的那个冷酷汉子道:“ 小心点,别将他打坏了,龙哥对他好像有点意思。”
“ 知道了。”
话落,有如一只出闸的猎豹一般,扑向柳云飞。
在他们想象之中,以猎豹的身手对付一个小屁孩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事实却出乎他们的预料。就在猎豹的刚靠近柳云飞时,又突然倒飞回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当然那是被柳云飞击退的,柳云飞怎么出手的,他们看不清楚。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看在地上的猎豹,他的小肚右下方,明显被一种极其强悍的力量击中,凹成一个拳头般大的方位。这,这怎么可能?要知道猎豹乃是美国地下世界的黑暗拳手,抗挨打能力,在他们当中是最强的。平日,纵是钢铁加身,受伤害的程度也不会那样大。
与猎豹交好的圆脸壮汉忙过来,问道:“ 猎豹,你怎么样了?”
“ 我没事。
“ 说完猎豹艰难地上爬了起来。但摇晃一会儿,又摔倒地上。像他这般高手意志坚强,如非受到致命的摧毁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倒下的。
见此,所有人都惊奇地看着柳云飞。柳云飞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 我早问过了吗,我会武功,你们非要不信。”
靠,要不是你装,我们不会信吗?四大战将中那位较冷酷眸中散发出强烈的杀意,道:“ 上,杀了他。”
说完率先攻上。长腿成直线,以力蕴千钧之势横扫柳云飞。
与此同时,另两大战将也出手了,一个是一双铁拳,拳出虎虎生风,力量刚猛至极,另外一位则是泰拳的招式,威力同样不凡。
那四大战将都是从无数尸体上走出的杀人者,一身武功都是极高强的,刚才柳云飞之所以能那么容易就放倒一个,主要是猎豹轻敌之故,他压根就不信柳云飞会武功,而且柳云飞也知道四大战将的身手都非常高,所以刚才那一击,已用上了十层力量。
这种狗屎运,千年难有一次。
这三大战将,对柳云飞心生戒意,自然不会再轻敌了,一出手就全力以赴。
真正拳术是要从实战中领悟,煅炼,升华的,柳云飞虽然身怀绝世的古武之术,但从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生死大战,在实战经验无比丰富的三大高手的合力之下,立马处于下风,很多精妙的招式都使不出来。
突然碰的一声,给冷酷的大汉踢中一脚,人如断了线的风筝重重地撞倒在墙上,与龙刚对阵的冰姐见此,心神一分,给龙刚一式 撞拳 攻中,也摔在柳云飞身边。
“ 柳云飞,你怎么样了?”
“ 好痛哦!”
柳云飞抚着小肚子,一脸痛苦的神色。这小子虽然痛,不过一双眼睛却在冰姐那雪白的肚子上乱瞄着。
“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了。”
“ 冰姐,你不要那样说,能与冰姐并肩做战,我也很开心。”
闻言,冰姐摸了摸柳云飞的头,脸上浮现温馨的笑意,道:“ 为了你这一句话,冰姐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说完站起身,对龙刚道:“ 龙刚,只要不伤害他,我可以跟你走。”
“ 你以为你现在有选择的权利吗?”
“ 你……
“ 冰姐气得脸都绿了。
柳云飞也站了起来,道:“ 冰姐,你别求他。这件事,我来处理,你站一边。
“ 说完站到冰姐前面,道:“ 娘娘腔,我,不但是我,还有冰姐,我们是不会跟你走的。”
“ 你叫我什么? 龙刚一张剧烈的扭曲着。
“ 人妖?我说是的普通话,你听不懂吗?”
“ 你,你,你这个臭小子,我要撕了你。”
说话时,龙刚一张脸突然狰狞起来张牙舞爪,好不恐怖。
“ 那放马过来吧。”
柳云飞说完时,对四大战将中的那个冷酷的大汉,勾了勾食指道:“ 刚才是你打的我吧。他妈的,我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人打过我。刚才你打我,我要以一百倍的代价讨回来。”
柳云飞说话时很轻松,也没有什么威仪,或者霸气,轻松得就像在跟朋友说话,但不知面对多少危险的冷酷大汉听到柳云飞的话,不知怎么了,心倏然跳了一下,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 你们都是死人啊!快,给我上,将他打残了,不要打死,我要好好玩玩他,让他知道辱骂我的代价,可恶的小子。”
“ 都放马过来吧。省得麻烦。”
柳云飞说话时,意气飞扬,有一种张狂的美丽。张狂也许是贬义,但在柳云飞身上却有一种很独特的味道。
一下子对三个高手,还有一个比武功比她还高的龙刚,冰姐怕柳云飞应付不过来,道:“ 我帮你。”
“ 放心,要打败我,他们还不够资格。”
说话时,柳云飞自信无比。说话后,柳云飞又看了一眼冰姐,道:“ 男人是不会让女人受伤的。
刚才让你受伤,我十分的抱歉。以后,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一点伤害的。
“ 听到柳云飞的话,冰姐一愣,十年前,他也曾这样说过。如今他又听到同样的话,不过,如今说这句话的不是他,而是柳云飞。看着从容,意气飞扬,自信的柳云飞,冰姐心中浮现一种无比的安全感,因为他跟他太像了。她相信,只要有他在,她是不会发生危险的。
十年前,冰冷的街上,她受到十几人欺负时,他就曾那样说过那样的一句话,弹指间,所有人在他的拳头之下,都付出欺负她的代价。
大街之上,风云突变,柳云飞面对龙刚四大高手,亦摆开了霸拳的起手式,刹那间,一股宏大,霸道的气势以他为中心散发出来……

第74章 女王的臣服(二)
此时的柳云飞有一种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气势,那是一种绝对力量所带来的霸道,顺我者永生,逆我者灭亡,受伤所带来的痛疼,已深深刺激了他,刹那间,他领悟到了霸拳的霸义。霸者,即以霸而制天下。霸出,则一切无惧,神挡灭神,佛阻则诛佛。高高在上的天龙岂能受路边野狗的嘲笑。
望着柳云飞,冰姐惊讶不已,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看起来很瘦弱的小男孩子突然间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种霸道的气势震撼着冰姐的心灵。
难道他真的会传说中的古武拳术?
站在柳云飞对面的龙刚对柳云飞的这种气势最有体会了,他们生平历经无数风浪,可是从来没有人可以让他狼狈,柳云飞那种强霸的气势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出道十年,凭着深沉的心机与绝高的身手,一向所向无敌,从来没有人可以让他妥协。可如今在柳云飞面前,他感动一丝办法也没有,有的只有深深绝望。
一切给人掌控在手中的感觉,实在让人讨厌,龙刚吼道:“ 上,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率先扑向柳云飞。三大战将(其中一人已经给柳云飞一拳揍倒在地上了)紧随其后,风涌而上。
柳云飞强绝的姿态,同样也激怒了自视甚高,好玩弄别人的龙刚。他状如疯狂,浑身的力量都聚在一双手上,拳头,掌影组成快速绝伦,有效的进攻,看他的样子是恨不得将柳云飞撕了。
三大战将都是搏击的高手,一双手,两条腿,力贯其间,一招一式,都可成杀人利器,这三人联手与龙刚联手的威力无比巨大,可惜,他们今天碰到的柳云飞。
柳云飞的霸拳一经展开,宏大的拳力如怒海狂涛,一浪高过一浪,纵横披靡,龙刚四人递出的招式,根本难以近到柳云飞的身体,而且在柳云飞狂暴的拳风当中,有一些招式,甚至难以递出。
突然,柳云飞三拳打开龙刚三人,左掌直取刚才踢他的那个冷酷汉子。那速度简直已到不可思议的境界,只看见柳云飞的拳头一动,便已击在那大汉的身体上。
那大汉不敢相信,眼睛睁得大大的,人向后倒飞。在他的人还没有落在地上,柳云飞又从三人的防守的中穿过,右腿上踢,将那个身高近一米八的大汉如足球一般踢向街道上停着的车。
轰的一声,那大汉整个人将车的钢华玻璃撞个粉碎,摔入车室,余劲不绝地将那辆小车震得来回颤动。这一段话,笔者说来废事,实则仅是弹指之间发生的事情。龙刚三人连反应都来不及。
那冷酷大汉是八大战将中的首席高手,可如今竟接不了柳云飞一招。这不知是他的武功太菜,还是柳云飞太过变态。
“ 现在到你们了。”
柳云飞踢掉那冷酷大汉后,回头对龙刚三人说。
龙刚气极地道:“ 臭小子,来吧。”
话落,他双手握紧拳头,刹那间,整个人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一股暴戾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出。
“ 来就来,难道老子还怕不成。”
霸拳,以霸而制天下,有何人可挡。柳云飞说完时,直接冲向龙刚,右拳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直轰向龙刚,狂暴的霸拳拳力有如龙卷风般吹向龙刚。
龙刚亦挺身迎战,右拳头在瞬间攻出五拳,一拳快似一拳,一拳的力量比另一拳更加猛烈。两者拳头相撞,发出似钢铁般相击的声音,龙刚被霸拳那至霸天下的拳力轰得向后倒退了几大步,脸色成死灰般,嘴里 啊 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而柳云飞也被龙刚的拳力震退好几步。
见此,柳云飞心中暗讶:“ 这人妖的体质竟然这么强悍,受到霸拳一击,竟然不死。既然还死不掉,那我就打到你死。哈哈哈!”
此时的柳云飞心中充斥着一股强烈的毁灭一切的欲望。
在旁边的冰姐也发现了柳云飞的变化,此刻的柳云飞除了气息的变化外,一双眼睛竟成血红色,闪动着一种极其妖异的光茫。
龙刚生平第一次感动了害怕。柳云飞那种杀掉一切,毁掉一切的狂暴气息深深震撼了他,在柳云飞的铺天盖地的灭绝气息下,他感觉自己有如狂风暴雨中的小草,一条小命随时捏着别人的手中。
“ 这位小朋友,不,小兄弟,有话好好说,这其中一定有误会的。”
龙刚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地讨好一个人。
“ 有什么误会的?刚才你不是要撕了我吗?”
“ 不,不,我怎么敢呢?
“ 哼。”
柳云飞鸟都不鸟他。
见此,龙刚差点跪下了,道:“ 小兄弟,你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 我不饶你又怎么样?”
刚才那糗样,连龙刚都觉得自己已经很下贱,很无耻了,他龙刚在S 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也是横着走的人物,生平何曾对人如此低声下气过。此刻听柳云飞那令他绝望的话,心中气极,道:”
你……”
“ 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类人了,得志时,小人猖獗,自视甚高,失意时,摇尾乞怜,连条狗都不如。”
龙刚生性洁癖,平时最为厌恶的就是猫,狗这类动物,此刻听柳云飞将他比喻成狗,心中的怒气再也难以压制,道:“ 你说什么?”
对于龙刚的怒气,柳云飞一点也没有所谓,走到龙刚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道:“ 我说你连狗都不如。”
话落右脚踢出,将龙刚踢趴在地上。
另外两用人见此,喊道:“ 龙哥。”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他们知道这是强者决定弱者命运的结果,只是他们还是难以接受。生平纵横的他们纵是面对所向无敌,如神话般的青龙,他们亦无所畏惧。可是在这个恶魔般的少年面前,他们潺弱得蝼蚁。当然这并不是少年的武功高于青龙,而是他那种气势。
龙刚脸红如火,狰狞无比,歇斯底里地吼道:“ 我不会放过你的。”
“ 不放过我又如何,你现在的命掌握在我手中,我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你便死。”
话落柳云飞的休闲鞋踩在龙刚的脸上。经过刚才一会儿的停顿,柳云飞那种毁灭一切的气息弱了许多,血红的眼光又恢复如常。
龙刚的嘴巴给柳云飞踩着,要说话说不出话,硕大的青筋在脖子上眼睛,眼里的怒恨之意如果可以的杀人的话,柳云飞早就被轰成渣了。
“ 好了,我也不跟你玩。跟你说实话吧,不管你怎么求我,我都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得罪我了。凡得罪我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说完柳云飞抬起脚,就要……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在柳云飞前方倏然涌来一阵似刀般的狂风,一个长发青出现在柳云飞面前,他似电影上情节般,踩着停在街边的车,快速绝伦地扑向柳云飞。看到他的时候,他离柳云飞至少还有一百米远,但再看时,他已经在离柳云飞不到三米的地方。长发青年在离柳云飞不远的时候,人凌空跳起,右手执着一把亮晃晃的长刀以力劈华山之势,挟雷霆万钧之力砍向柳云飞。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若是柳云飞踩了龙刚的话,势必给长发青年砍成两半。
金刚不坏神功,铁布衫那类神功他不会,给那变态的人砍上一刀,小命还不得完了。柳云飞可没有那么傻,右拳轰出,人迅速后退。
七层的霸拳之力,天下间可以挡得人,没有几个。出拳后柳云飞心想:“ 你个Y 的,竟然想砍我,那老子就让你吃点苦头。”
所以一出手就是七层的霸拳拳力。在他上来,长发青年受他一拳,还不得被震飞出去,哪知道,并非如此。长发青年的去势只是一顿,光鉴可映人的长刀依然劈向他。
“ 变态。”
那厮竟然无惧霸拳,这就不好玩了。柳云飞再轰出一拳,挡住长发青年劈来的长刀外,拉住旁边的冰姐,道:“ 走。”
这时,街上驶来了一排车,到龙刚面前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的皆是黑衣黑裤,手拿马刀的大汉。龙刚下令道:“ 去,去,将那两个人给我砍了。”
那些人听令后,持着刀蜂拥般地冲向柳云飞与冰姐。瞬间,在街道上,上演着一幕黑道电影经常出现的,主角被一大帮人追着,打打停停的画面。
龙刚回过头来,对长发青年道:“ 长青,谢谢你了。你怎么知道我有事呢?
“ 他在帮中地位尊崇,不过,他却一点也不敢小视这个冷酷的青年,虽然他只是他大哥身边的一条狗。
“ 今天虎爷心绪突然不宁,就向午先生问了一卦。从卦中知道你有事,所以叫我带些兄弟过来找你。”
想起刚才的遭遇,龙刚还心有余悸,拭掉额头上的汗水,道:“ 今天幸亏你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帮中一下。”
“ 嗯。”
望着龙刚的身影,长发青年望了望手中那被柳云飞霸拳轰过来而造成的一断缺口,喃喃自语地道:“ 有意思。”
柳云飞之所以可以将龙刚等数大高手轰得无还手之力,凭的主要是霸拳绝不可以让人威胁,欺负的拳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拳理所带来的超力量逐渐消退,而且更遭的是,他身体的骨骼脆弱,刚才硬生生摧动霸拳,而招至拳力反噬,这一跑动起来,整个人疼痛难当,骨头仿如要散开一般。
初时,尚是他拉冰姐,到后来是冰姐拉他了。冰姐的性格坚毅,虽有重伤在伤,但依然非常勇猛,带着柳云飞一路冲峰陷阵,将那些追他们的人打伤了许多。
就在一个街道口,一个阻住了他们的去路。此人身材瘦小,尖嘴活腮,长着一对三角眼,眼睛闪动间,散发着阴狠。见到他,冰姐没有硬闯过去,而是停住了脚步,冷冷地道:“ 古彦风。”
“ 想不到冰姐竟然知道在下,古某荣幸至极。
“ “ 废话少说,你是受龙一笑雇佣而来杀我的吧。”
这古彦风。是黑道上最有名的杀手之一,其身手诡异,往往在不知不觉间取人性命。传闻,出道至极,还没有他杀不了的人。
“ 嘿嘿不错,冰姐,来时虎爷曾说,只要跟你乖乖跟我去猛虎帮,可不取你性命,若是你不从的话,就叫我杀了你。”
他生性冷酷,杀一个人就如宰只鸡那般,淡淡的,有如家常便饭。
“ 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你要杀我,就放马过来吧。”
冰姐说完时,将腰间那条丝巾绑得更紧一些。
“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吧。”
古彦风说完时,朝冰姐扑了过来。
两人冲到中间,便战到了一起。
那古彦风虽然瘦小,但身手却很猛烈,而且招式极为刁钻,狠毒。若一不小心,给他打一拳,你不死,至少掉半条命。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知道,他可以成为S 最有名的杀手的实力。
冰姐一跟他对上,便受到猛烈的攻击,他本有伤,手脚有些不灵便,一招比较慢一点时,就给古彦风一拳打中,整个人被打倒在地上,嘴里再吐出一口血,脸色一下子白了下来。
“ 嘿嘿,何必呢?”
古彦风一步步逼上冰姐说。
冰姐在古彦风的逼近下,爬着后退,看她的样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了。
古彦风这时,很讽刺地叹了一口气,那神情就是一个强奸犯在强奸了一个少女后对他说:其实我真的不想强奸你的,道:“ 说实话,这杀人的事我真的不想干。”
说话,他从旁边的一个猛虎帮的帮众手里拿过一把刀。刀光一闪……
就在这一刻,异变突生,倒地的冰姐突然从地上跳起,一式漂亮的 旋风踢 踢向古彦风的头部,随后拉着柳云飞就跑。
冰姐的这一式偷袭,直气得古彦风五窍生烟,他望着两人逃去的身影,阴冷一笑,道:“ 想跑,没门。”
说完拿出一个极为精巧的圆筒,一按上面的弹簧,一束蓝汪汪的毒针,便如流星赶月般地射向冰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