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游花丛(全本)-33

  

第123章 红杏出墙来(下)
“ 不用那么客气。”
梅玉琪发现柳云飞在叫她的时候,眼睛却是盯着她的大腿部看的,眼神大胆至极,那神情跟华生财务公司的人差不多。
“ 好,那我以后跟阿姨就不客气了。”
梅玉琪发现柳云飞的眼神又热烈了许多,那火热烧得她整个心灵发颤,她隐隐知道对方话中指的是什么,想到这一些,她一颗又羞又恼,脸像染了桃花红似的,煞是动人。
在一边的贺一航沉浸于巴结上柳云飞的喜悦当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婆与他刚才新认的这个小侄子之间的暧昧,呵呵一笑,道:“ 对,对,对,不用客气。”
闻言,柳云飞颇有深意地看了梅玉琪一眼,眼神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梅玉琪亦看懂了柳云飞的眼神,连忙转过头去,不给柳云飞一点机会。
人家老公就在一边,自己也不好做什么,只是眼睛若有若无的扫描着梅玉琪雪白细嫩,修长浑圆,洋溢着性感气息的大腿。
今天的梅玉琪格外漂亮,让他有了一种异样的冲动。心想:“ 将这个女人收入后宫也不错啊。”
后宫这个词是柳云飞看网络小说,从书上学来的。
梅玉琪温柔娴静,就像他小时侯到医院看病时,那些个给打针的护士阿姨。
而且她那种良家美妇人的气质更是勾动了柳云飞内心深处的占有欲。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梅玉琪横了贺一航跟柳云飞一眼,道:“ 你们先坐一下,我去煮饭。”
“ 梅阿姨,要不,我帮你吧。”
“ 不用了,贺一航,你陪云飞聊会儿天吧。”
从这个小男孩子的眼神中,梅玉琪已经看出点什么来了,这让她很害怕。所以,她再也不想给这个小男孩子任何接触的机会了。
贺一航忙道:“ 云飞,做饭是女人的事情,你过来,我跟你好好聊聊。”
贺一航精明而市侩,对于这个连S 市上升得最快的老大林立强都恨不得将他当成菩萨供着的柳云飞决定好好巴结。
“ 贺大哥,你的伤势很严重,还是去擦一些药水吧,免得发炎,不用陪我了。我跟阿姨学做饭了。”
柳云飞很婉转地谢绝了贺一航的好意。
这小子的性格倒是挺温和有爱的。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平时接触过几个公子哥,不过那些人个个嚣张得不得了。而这个柳云飞截然不同。贺一航还以为柳云飞是在关心他呢,当下道:“ 那好吧。我去擦药了。”
“ 好的,贺叔叔,你慢慢擦,不用理我的。”
话落,柳云飞向厨房走去。来到厨房外,柳云飞又愣住了。
正在微弯着身子洗菜的梅玉琪将自己的背部面对着柳云飞。
今天的梅玉琪比他在医院所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性感。一头黑亮的波浪卷发随意地披在肩上,脖颈修长,雪白,柔弱的香肩上系着两条衣带,后面露出一大片雪白,没有一丝瑕疵的细肉,修长的腰背下,是一条碎花的裙子。因为弯腰的关系,她紧贴着薄裙丰满臀部向后撅了起来。将妇人那种丰肥的曲线尽展无余。梅玉琪的身体很高,所以决定着她得天独厚,有一双比普通女人都要长的大腿且她的腿部肌肉非常匀称,从大腿至小腿,曲线堪称完美。
以前她穿护士裙,柳云飞还没有感觉。现在这一看,便觉得她的腿很长。在他所有的情人姐姐当中,可排在第一。
梅玉琪似是察觉到了柳云飞的注视,回过头来,问道:“ 你怎么来了?”
而柳云飞想不到梅玉琪突然转过身体,差点撞了上去,此时两人离得非常近了。他深深吸了口梅玉琪吐出的香气,脸浮现几丝羞色,道:“ 没有看什么?我在阿姨你家的厨房啊,真是不错啊!”
“ 有什么好看的啊?”
柳云飞又偷看了梅玉琪一眼,道:“ 阿姨,你家的厨房之所以好看,是因为有阿姨这位大美女人在啊?”
她性格端庄,在生活工作中的言行举止亦是中规中矩的,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调戏过她。梅玉琪闻言,脸立刻红了起来,嗔道:“ 你胡说些什么啊?”
“ 我可没有胡说啊,阿姨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护士阿姨了。”
说此,柳云飞突然将梅玉琪粘了菜叶的手拉了起来,道:“ 阿姨,上次的事情,我要请求你的原谅。”
上次的事情自然是指柳云飞强暴她的事情了。听到旧事重提,梅玉琪的脸立刻红起来,她活到这把年纪,除了老公贺一航外,还没有异性握她的手这么长时间的,当下一边挣扎,一边道:“ 你先放手啊。”
柳云飞固执地道:“ 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不放了。”
梅玉琪忙道:“ 好了,我原谅你了,原谅你了,你快松手。”
跟一个异性这样子纠缠,他很不适应。
柳云飞欣喜若狂,狠狠地将梅玉琪抱了过来,亲了她的脸一下,道:“ 阿姨,谢谢你了,我知道你最慈悲了。”
如果不是柳云飞表现得那么高兴,梅玉琪还直以为他是故意占她的便宜呢。脸上似乎还残留着对方的温热,妇人不禁摸了一下,羞赧不已。
气氛又是沉默下来,梅玉琪有些不适应,道:“ 饭我来煮吧,你出去吧。”
柳云飞道:“ 阿姨,我留下来帮你吧。”
“ 不用了。”
“ 要的,你一个人忙不过来。”
梅玉琪本不善与人挣扎,听柳云飞执意那样说,便道:“ 那好吧。”
柳云飞紧步跟随在梅玉琪背后,来到灶台边,道:“ 嫂子,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请说哦。”
“ 哦,那你帮我掏一些米清洗一下,米就在灶台下。”
梅玉琪边说,边在灶台小蓄水池里面,处理着一块排骨。
“ 好。”
在灶台下有多个由石块格成的小格子,那米就放在其中的一个格子里面。要拿米,柳云飞势必蹲下。这一蹲下,他可看见了一副生平从来没有见过的面目,两条修长的玉腿亭亭玉立,雪白的肌肤纹路清晰,曲线从粗到细,曼妙而又动人,那种近距离的观看所带来的视察冲击绝非长距离的欣赏可以比拟的,由下往上看,可以看见丰满的大腿消失在粉色的裙子里面,雪白的臀肉包裹在一件红色的蕾丝内裤里面,浑圆得像似有如两片被切开的西瓜将裙子顶起,让腿部与裙子之间有一个空隙。
柳云飞看了一眼,连忙转过头去,深吸呼几下。刚才的那一幕深深地刻在柳云飞的脑海里面,他看了一眼后,眼睛又不禁住地向上看。偏偏这时,梅玉琪不知为什么,扭了一下腰,修长的玉腿带着浑圆的臀部跟着款款而动,摇荡出迷人,性感的丰姿。柳云飞热血沸腾,手朝着那性感的大腿伸了过去……
就在这时,正在忙活着的梅玉琪突然低头对着柳云飞道:“ 你在干什么?”
听到这话,柳云飞打了一个颤,伸出去的手做抚摸的样子停在那里,要摸人家,被人家抓了个现形,柳云飞羞愧不已,不知如何应答,良久后,才嚅声道:“ 没有什么?我只是看阿姨你的腿上有一只虫子,想要帮你拿掉。”
梅玉琪生平对那些毛毛的小东西最是害怕,闻言吓了一跳,仿如觉得脚上真的有一只毛毛的小东西在上面爬着,当下啊了一声,想要撩起裙子察看,又顾及着旁边有一个男人,急得团团转,道:“ 在哪里,在哪里啊。”
看此,柳云飞忙道:“ 阿姨你别急,我拿你捉出来。”
梅玉琪闻言,啊的一声,道:“ 不用麻烦了。”
她今天的穿的是裙子,腿上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穿。
“ 要的,要的,不然它等一下可能就爬到里面去了。”
话落也不待梅阿姨答应,柳云飞便将她的裙子撩了起来。
梅玉琪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终究是虫子的恐惧战胜了女性的矜持,当下道:“ 那你快一点哦。”
柳云飞没有想到梅玉琪竟真的答应了,兴奋不已地道:“ 阿姨,那我动手了哦。”
说完他的手慢慢地往梅玉琪喷着芳香的大腿伸去……
梅玉琪心中也是紧张不已,感觉到柳云飞手的伸进,她的两条腿也轻颤着,最后她红晕满面,索性再眼睛闭上。
随着距离的加近,柳云飞只觉得自己的心差点跳出胸口,手止不住地一阵颤抖,临近时,他的手猛然加快,一把摸上了那浑圆的大腿。
柳云飞的手很热,很有力量,甫一摸上,可能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梅玉琪的腿不由地轻微痉摩起来。
“ 云飞,你找到虫子了没有啊?”
“ 还没有呢?”
柳云飞激动不已。他实想不到护士阿姨的腿这么肥美,那种娇柔的弹性让他疯狂,在说话的时候,他亦不禁喘了几口粗气,连声音都有点沙哑:“ 梅阿姨,你别急,我马上就抓到了。”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慢慢向上抚摸而去。
男孩子的手有些粗糙,但是摸在梅玉琪那细嫩的大腿上时,让她觉得痒痒的,一种别样的刺激如潮水一般涌向她的脑海,她的身体慢慢紧绷起来。
“ 云飞,你抓到了没有啊?”
“ 还没呢,梅阿姨你再等一下哦。”
柳云飞的手由小腿而摸向大腿,他越摸越激动,到大腿中部时,干脆头了靠了进去,扑在梅玉琪的大腿间。
“ 啊,柳云飞你做什么?”
男人灼热的气息透过她质地极为凉薄的内裤传到她的身体深处,梅玉琪只觉得浑身发软,只得双手扶住灶台,以免让自己软倒。
刚才的刺激深深挑动柳云飞内心的欲望。年轻人本就冲动,现在他再也不顾不得这里是贺一航的家里。他钻进美妇阿姨的裙子后,胡乱地亲吻着她的大腿,而且越亲越上,慢慢得来到了美妇人的大腿中间。那个地方由于美妇人才刚洗过,一点味道也没有,隐隐约约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美妇人只觉得一条灵活的舌头隔着内裤亲吻自己的那个地方。那舌头的技巧很好,每一次的转动都能带给她别样的感觉。而且生性端庄的她还从来没有让自己的老公亲吻那个地方。如今却给一个比自己小上许多岁的男孩子亲了。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刺激。
感觉到自己的反应,梅玉琪竭力的反抗着,奈何她裙子里面的男孩子实在是太过执着,任她的腿如何踢她都不松开。最后妇人实在没招了,便道:“ 云飞,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就喊你贺叔叔了。”
听到这话,柳云飞心中一愣,猛然记起,这是在别人的家里面,要是人家看到了,那可不得了了,只是钻出美妇人的裙子。
看着面前的男孩子,梅玉琪心中又恼又气,道:“ 柳云飞,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个小混蛋,就会欺负我……”
“ 梅阿姨,我喜欢你。”
听到这一句话,、梅玉琪惊骇莫名,愣看着柳云飞,问道:“ 你,你说什么?”
突然间,她也意识到一个连自己都无法面对的问题了。
柳云飞将梅玉琪的手拉了起来,道:“ 梅阿姨,我说我喜欢你。”
“ 你胡说些什么啊?”
看着那张青春稚嫩,俊美到让人怦然心动的脸,梅玉琪除了不知所措外,还有一点出于女人的欣喜。她已经是四十好几的女人了,如今还有一个男孩子向她表露爱意,这大大满足了一个女人的虚荣心。
“ 阿姨,我说的是真的。”
说此,柳云飞深看着梅玉琪,道:“ 我想梅阿姨,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不知为何,梅玉琪听到这话,脸立刻红了起来,道:“ 你胡些说什么啊,简直是不知所谓,我看你还是一个高中生吧,我儿子都上大学了……我怎么会喜欢你这样一个小屁孩……”
其实柳云飞之所以那样说,只不过是猜测而已。不过如今看到梅玉琪说话语无伦次,不敢看她的样子,他对自己的猜测有了百分之八十的肯定了。一种异样的兴奋弥漫着他的心田。从第一眼见到梅玉琪时,他感觉对方是一个很良家的妇人。虽不像古代那种三从四德的妇人,但绝对不是一个轻佻的女人。可是跟自己相处下来,对方竟然不知不觉间喜欢他了。
这种感觉,让柳云飞有了一种满足了柳云飞的虚荣心。
虚荣心不仅女人有,男人也有。
“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啊?”
“ 看就看,我怕你啊。”
四十几好的妇人也像一个小姑娘似的,赌气地抬起头,正视看柳云飞。只不过柳云飞注视下,妇人虽竭力镇定,但眼神还是有点慌乱。
“ 梅阿姨,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此刻的心很乱。”
梅玉琪本想讥笑故作成熟的小屁孩一下,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道:“ 我哪有啊?”
“ 你不需要否认。
“ 看着柳云飞一副吃定她的样子,梅玉琪心中有些生气(现在中,不管什么人都不愿意当失败者,感情亦是如此)道:“ 你乱说些什么啊,好吧,既然你说,我喜欢你,那你有什么证据吗?”
“ 证据有很多啊,比如上一次我在医院对你做那事,你没有报警抓我,之后你说要向医院反应我在医院乱来,你也没有。再比如今天吧,你穿得这么性感,也是为了我穿的吧。”
“ 我穿给我老公看不行啊?
“ “ 阿姨,从你平时穿着打扮上看,你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吧,那你怎么会穿那样暴露的一件裙子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件衣服应该买了好久,都没有穿了吧。惟一的一种解释,就是你是穿给我看的。”
对方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说进了她的心坎,以前她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经过柳云飞的剖析,梅玉琪觉得一切真的像这个小坏蛋所说的那样子。就拿小坏蛋在医院强暴她的那事情。这事放在平日里,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按照自己的性格,绝对会报警,可是自己后来却没有那样做。在此后的几天,自己可耻地,时不时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来。
还有今天自己穿得这么暴露。这种衣服,自己以前是怎么也不会穿的。自己该不会真的是喜欢上这个小坏蛋了吧。这怎么可能啊,自己的儿子都比他大。梅玉琪一张脸红得像火似的。
刚才柳云飞所说的话,很多都是推理的,看梅玉琪没有说话,他一颗心忐忑不安。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梅玉琪,道:“ 梅阿姨……”
“ 你让我静一下好吗?
“ 梅玉琪幽幽地道。听着对方那幽幽的语气,再看对方那无奈的样子。柳云飞清楚美妇人心中在天人交战,这是他的机会,不然的话,以美妇人的性格,等她想起自己为人妻,为人母的责任与道德来,肯定会斩断对自己的那一缕绮恋。当下柳云飞上前一抱,将梅阿姨抱了过来,炽热的嘴唇吻了上去。

第124章 成了好事
“ 啊,你……呜……”
梅玉琪本想抗拒,可是嘴已经给柳云飞堵住了,说不出来。手想将他推开,可是男孩子紧抱着她,怎么也推不开。慢慢的,自己柔软的芳唇便已经失陷了。这个小坏蛋好霸道啊,一亲上自己的嘴唇,便整个嘴巴印了上来,在自己唇肉转动着,后来,将自己的唇肉吸进嘴里面,恨不得一口将她吃了一般。梅玉琪接过吻,只不过却从来没有碰到这么霸道的人儿。男孩子阳刚的气息喷泄而来,从嘴腔冲进体内,浑身再也提不起劲来。
看此,柳云飞更是激动,他舌头吞了出来,在阿姨的牙齿上灵活的扫动着。
受到这种刺激,美妇人的口水不断地分泌出来。男孩子也不客气,一股脑地将她吸进嘴里。
“ 他难道不怕脏吗?”
看到男孩子那样做,美妇人心中暗想。突然她察觉到柳云飞摸在她身上的手慢慢地向她的臀部而去。男孩子一下大力的揉捏令美妇人刚才男孩子挑逗,变得有些敏感的身体不由一颤,她的紧闭嘴唇不由哦的一声,张开了少许。趁着这个机会,柳云飞的舌头趁机伸入了妇人的嘴唇内。
在厨房内,男孩子的手肆意地在成熟美妇那丰肥的屁股抚摸揉捏着,火热的嘴唇无所顾忌地妇人那香甜嘴唇上亲吻着。这场较量中,男孩子正慢慢地由被动而变成主动。
感受着妇人臀部的丰肥与饱满,男孩子的心在飞翔,体内的渴望如煮沸的开水上下翻腾着。妇人那肥大的臀部在他的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在男孩子的热吻中,美妇人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地逢迎起来。用自己香甜的舌头慢慢地回应着男孩子。慢慢的,在男孩子的引诱下,她的舌头伸了出来,在空中跟男孩子的舌头嬉玩着。
“ 阿姨,怎么样?”
对方邪邪的声音突然惊醒了有些意乱情迷的妇人。美妇人羞恼地看着男孩子,手抬起来,狠狠地打了他的胸部一下,怒道:“ 你无耻。
“ 想到刚才自己的屁股被这个小坏蛋肆意地亵玩,妇人的脸上便觉得火辣辣的。
“ 无耻,阿姨,你是不是搞错了,谁说我没有牙齿的?”
柳云飞亮出了自己的牙齿。看此,梅玉琪忍不住咯咯一阵娇笑:“ 真是一个小笨蛋。”
笑时,发现对方正盯着她看,心中又羞又恼地转过头去。
柳云飞趁机将妇人的手捉了起来,道:“ 阿姨,我对你的心可昭日月。”
美妇人浑身一颤,不知所措地看着柳云飞,良久后,才道:“ 你这个坏蛋,你真的考虑好了吗,我比你大那么多,你……这怎么可能啊?”
“ 阿姨,这世界上无奇不用,一切皆有可能。”
柳云飞将妇人的手拉到胸前,道:“ 你可以感受得到我那火热的心跳吗?”
“ 你这个小坏蛋。你要我说什好啊?”
看此,柳云飞知道自己攻陷梅阿姨的心房,正要再说点什么时,外面却传来了贺一航的声音:“ 说什么啊?”
两人连忙松开手,调整自己的情绪,柳云飞装作一副洗米的样子,美妇人也在洗菜。说话间,贺一航走了进来。
看到贺一航,柳云飞洗了一下手,笑道:“ 阿姨说今天要煮她的拿手好菜,我要她教我呢?”
贺一航哦了一下,一点没有发现自家老婆那红润的脸,道:“ 玉琪拿手好菜确实很不错。”
“ 是啊,我也感觉得到。”
柳云飞看了一眼在刹那间恢复成那个端庄贤淑美妇模样的梅玉琪。妇人身上的那种端庄良家妇人气息又深深吸引住了柳云飞。他看了一眼前面的贺一航,估摸着她看不到,手伸了过来,在梅阿姨那浑圆丰满的臀部上爱抚着。
妇人身体微微一震,怕老公发现什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在别人的老公面前挑逗他人的妻子,这种感觉太刺激了。柳云飞一边抚摸着妇人的臀部,一边对贺一航道:“ 梅阿姨不仅能长得漂亮,而且又烧得一手好菜,贺叔叔你能娶到梅阿姨做老婆,真是好福气啊。”
贺一航呵呵一笑,道:”
那是。你梅阿姨确实不错。”
梅玉琪羞恼地看了谈笑风生的老公一眼,心想:”
人家说的是你老婆的屁股不错。”
柳云飞呵呵陪着笑脸,道:“ 贺叔叔,这厨房的事情交给我跟梅阿姨就好了。你出去忙吧。”
贺一航道:“ 那怎么好意思啊?
“ 柳云飞笑呵呵地道:“ 黄贺叔叔你太客气了。我正要向阿姨学烧菜呢。”
不营养,现在有机说完眼含笑意看着梅玉琪道:“ 阿姨,你愿意给我吗?”
“ 什么给啊?”
贺一航不解地问道。
梅玉琪忙解释地道:“ 云飞的意思是看我厨艺愿不愿意教给他啊?”
说完嗔看了一下这个小坏蛋。柳云飞本就色迷心窍,看到梅玉琪丢过来的白眼,失魂落魄,若非顾忌着贺一航还在一边,他早就将这个端庄的妇人搂过来,再好好亲亲玩玩。
贺一航哦了一声,他站在两人前面,角度不对,根本没有看见她老婆在他眼皮底下正跟一个男孩子眉来眼去的,道:“ 那有什么的,玉琪,你就好好教云飞。
“ 柳云飞看着梅玉琪,眼神饱含暧昧,笑道:“ 阿姨,你看叔叔都放话了,你等一下可要给我哦!”
柳云飞的暧昧仿如一道无形的热流传进妇人梅玉琪体内,引得她浑身发颤。生平她从未与任何一个男人这般言语挑逗过,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新奇刺激弥漫而来。
贺一航道:“ 云飞,那你跟你阿姨好好学,叔叔先出去了。”
“ 好的,好的。
“ 看着贺一航消失在厨房里。柳云飞再也没有顾忌,一把将梅玉琪搂了过来,道:“ 好阿姨,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说话的时候,脸也有意无意地靠向她白皙光滑的脸蛋,轻轻地道:“ 阿姨,你真漂亮。”
“ 云飞,你别这样子。”
搂抱着梅玉琪成熟,丰硕的身体,尤其在他紧抱下,她那一对硕大,丰满的乳房压在他胸膛之下,吸着从她身体上传来的馥郁芳香,柳云飞热血沸腾,手慢慢住下,来到梅玉琪的屁股上抚摸起来,感觉柔软,弹性十足。
梅玉琪娇羞无比地呢喃道:“ 云飞,你……你……”
做为一个人妻,她竟然倒在一个男人怀里,任她肆意地玩弄自己的肉体,梅玉琪很羞愧,想叫他停下,可是心里却又舍不得。
她知道从柳云飞救下他的那一刻起,她的身心已经背叛了贺一航。
柳云飞微微地对着梅玉琪白皙柔嫩的小耳朵吹口气,暧昧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慢在她的耳朵边响起:“ 阿姨,你太漂亮了,你知道吗,从第一次你给我打输液时,我就偷偷看你了。我知道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你接受我好吗?”
“ 柳云飞,你别逼我好不好,我有老公,我有家庭的。”
话说到这里,却听到柳云飞讥笑了一声。美妇阿姨有些恼羞成怒,道:“ 你笑什么?”
奋力将男孩子推开。
“ 梅阿姨,我笑你傻啊。你在这边苦苦操持着这个家庭,而他呢,在外面花天酒地,要是他没有在外面乱来,你今天怎么会差点被人欺负?”
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以前心里有些不满,但要是没有人说,自己还觉得没有什么,一但有人提起,心中的不快立刻被引发了。梅玉琪亦是如此。听到柳云飞那样说,美妇人心中不满立刻涌了出来,心想:“ 是啊,我这么辛苦的工作,每天还要照顾他以及他家里的那帮老人。换来的却是他在外面的逍遥,我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看美妇人变幻的神色,柳云飞知道自己说动了她,当下道:“ 阿姨,既然在他在外面乱来,你又何必苦了自己。”
说话的时候,又将美妇人搂了过来,动情地道:“ 阿姨,我会好好疼你,爱你的。”
“ 柳云飞,你别逼我了好不好。”
柳云飞双手慢慢用力将梅玉琪搂抱在怀里,让两人身体贴得更近,色手开始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抚摸着美妇裸露出来的光滑后背,然后慢慢向下揉捏着她丰腴滚圆的美臀,虽然隔着粉色的裙子依然可以清晰感受到她丰满圆润美臀的翘挺浑圆感弹力十足,道:“ 好,阿姨,让我不逼你,不过你给我摸一下好吗?”
梅玉琪想不到柳云飞提出那么荒唐的要求来,她本想拒绝的,但是看到对方那深情的眼神,心中没来由的一软,道:“ 那……好吧……”
“ 谢阿姨。”
“ 不过,你只能摸哦,其它的可不许做。”
梅玉琪不忘叮属小男孩子。柳云飞高兴地道:“ 知道,知道我就摸,不做其它的。”
说话时,柳云飞放开了美妇人,来到她的后面。

第124章 成了好事
梅玉琪想不到柳云飞提出那么荒唐的要求来,她本想拒绝的,但是看到对方那深情的眼神,心中没来由的一软,道:“ 那……好吧……”
“ 谢阿姨。”
“ 不过,你只能摸哦,其它的可不许做。”
梅玉琪不忘叮属小男孩子。柳云飞高兴地道:“ 知道,知道我就摸,不做其它的。”
说话时,柳云飞放开了美妇人,来到她的后面。
梅玉琪不解地问道:“ 云飞,你这是做什么啊?”
柳云飞道:“ 阿姨,我想摸你的屁屁。”
从美妇人答应他的那一刻起,他便已经打定主意,要好好玩玩梅阿姨的屁股。刚才隔着裙子摸,虽然很爽,但总有点美中不足。
听到那粗野的话语,梅玉琪芳心一颤,不由张口欲叫,啊字刚要出口时,她意识到自己的老公还在外面,又忙用手掩住。她羞恼地看了柳云飞,道:“ 你这小坏蛋,怎么会想到那里去了啦?云飞,要不,你换个其它地方吧。”
柳云飞摇了摇头,道:“ 不行,阿姨,这可是刚才你答应我的哦。”
梅玉琪羞红了脸,道:“ 可是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柳云飞道:“ 阿姨,没事的。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梅玉琪想想也是,另一方面,她在柳云飞提出那个荒唐要求后,心中竟有点兴奋。当下道:“ 你这个小家伙真是缠人,如此,阿姨便随你吧。”
柳云飞没有想到梅玉琪答应得这么快,心中又喜又愣。本来他猜想,以梅阿姨那端庄的性格,自己至少要费一番唇舌,对方才肯答应,在心中他已经想好了许多说辞了。
柳云飞一把将妇人的裙子撩到腰上。梅玉琪感觉到自己些许的臀部暴露在空中,又惊又羞,道:“ 云飞,你……”
“ 梅阿姨,你不是答应让我摸了吗?”
男孩子实在太惊喜了。臀部雪白浑圆,肥大至极,那是成熟女人特有的。他说完话,手便迫不急待地摸了上去,一种充满肉欲的感觉传来,激荡着柳云飞的心灵,他不禁叹道:“ 梅阿姨,你的屁屁好大。”
“ 你别说话了。”
梅玉琪想不到自己的臀部给这个小男孩子玩了,他还那样说。虽然那是赞美之词,可是她实在太不好意思了。柳云飞道:“ 好,那我不说话了。”
梅玉琪仰起玉首,轻轻长长地 喔 了一声,脸上潮红一片,语不成声地道:“ 云飞……你……你别摸了……再摸……下去……阿姨……要受不了……”
原来柳云飞已经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面,正在性感妇人的臀沟上爱抚着。
柳云飞并没有将手停下来,继续在性感妇人的臀部肆无忌惮地活动着,邪恶地看着她,道:“ 阿姨,你表面上叫我叫下来,其实你心里很喜欢我这样摸你,是不是啊?你看看,你的眼睛都快荡出春水来了?在我的抚摸下,你是不是感觉到很快乐啊?”
“ 哪有啊,没有的事情。”
梅玉琪羞瞪了柳云飞一眼,笑道:”
你再这样说阿姨,阿姨就不给你摸了。”
她并不知道柳云飞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有一点她可以肯定的。她很喜欢柳云飞摸她的那种感觉。
温柔中带着霸道的感觉。就算是喜欢,女人的矜持亦是不能丢弃,所以她祭出杀手剪。果然这个小男孩子很快妥协了。
“ 好吗好吗,不说就不说了,不过阿姨,我很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
梅阿姨的脸更红了一起,嗔道:“ 你还说。”
柳云飞嘟着嘴,说:“ 真的吗嘛。”
说完,他真的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双手,肆意地把玩着梅阿姨那圆滑浑圆的屁股蛋儿。
一会儿后,他觉得美妇人这样站着,不能完全展现她的美,便道:“ 梅阿姨,你可不可以趴着啊?”
“ 趴?怎么趴啊?”
“ 就是弯着腰,双手扶住灶台。”
现在她菜已经洗完,米也下锅了。没有什么事情做了。妇人想想没有什么不妥的,便依着小男孩子的话双手扶住灶台,趴了下去。她这一动作刚完,明显感受到后面男孩子的鼻息粗重了许多。妇人不由问道:“ 怎么了?”
成熟妇人因为生养过的关系,臀部本就肥大,妇人这一趴下去,便已将她的屁股撅了起来。饱满的美臀更显得浑圆。柳云飞深呼了口气,道:“ 阿姨,没事。”
刚才阿姨那样说,他可不敢再评价她的身材了,不然的话,等一下她真的不给自己玩了,岂不亏死了。
柳云飞激动的手按在了妇人的臀部上,便如揉面团一般,肆意地揉捏着,那种感官加上视觉的刺激,让他直欲疯狂。
这时,柳云飞已经将妇人的内裤褪到脚上了。亲手触摸着梅阿姨那柔滑细腻的肌肤,这一切有如梦幻一般。
另一方面,梅玉琪在男孩子略显粗糙的双手抚摸之下,一股奇异的热力从屁股上传来,身体觉得痒痒的。她不由轻扭着身体。她并不知道,她这个无意识的动作,给男孩子的刺激有多大。
看着梅阿姨在自己的面前弯着腰,扭着她的大屁股,柳云飞的欲火一下子被点燃了。他双手紧抱着美妇人的双腿,脸趴在她的臀肉中,嘴唇狂野地亲吻。
“ 啊,柳云飞,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啊,你不是说,只摸摸就好了吗?”
梅玉琪左右晃动着,不要让柳云飞亲动,可是她的双腿已经被男孩子抱住了,动弹不得:“ 你真是一个小混蛋。”
男孩子炽热的气息从肛门传来,流进身体时化为了一阵温热的软流,让梅玉琪浑身提不起劲来,那灵活的舌头来回舔吮着,一阵阵异样的波动透进身体深处,更让她无所适从。
慢慢的,她觉得下体湿湿的,一道滑腻的液体竟沿着大腿流下来了。天啊,自己怎么会这样子啊?
“ 好阿姨,我喜欢你,我要你。”
柳云飞一边搂着妇人的身体,一边紧就要解开自己的裤子。感觉到柳云飞的动作,美妇人花容失色,道:“ 柳云飞,你不要,不可以这样子的,你贺叔叔就在外面啊。”
刚说到贺一航,那边便传来了贺一航的声音。
“ 玉琪,饭煮好了没有啊,我都饿了。”
听到这个声音,两个一个激颤,满身的欲望情火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两人忙各自整理衣物。梅玉琪突然发现自己的内裤不见了,问柳云飞道:“ 我的内裤了?”
柳云飞嘿嘿一笑道:“ 阿姨,内裤你多得是,那个送给我吧。”
梅玉琪闻言,脸上一红,道:“ 你……哪有拿人家的内裤的?”
柳云飞的脸皮越来越厚,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嘿嘿一笑道:“ 好阿姨,你就送给我吧,我一定好好收藏,保护好。”
说话的时候,他还将早已放进口袋里面的胸罩拿出来,放在鼻子口闻一闻,一副陶醉的样子,道:”
真香。”
看到他这个样子,梅玉琪也不在说什么,再者贺一航就要进来了,忙将裙子的吊带拉好,整理一下身体的不当之处。
“ 饭煮好了没有啊?”
贺一航进来后劈头就问。
“ 没有,快好了。”
也许是因为做贼心虚的缘故,梅玉琪在说话时,有些不自然,不敢看贺一航。
“ 咋还没有好,我肚子都饿了。”
“ 快要好了,你再等一下吧“ 看贺一航有些不悦,柳云飞道:“ 贺叔叔,饭做了,只要再做几个菜就好了。”
“ 哦,那就好。”
突然,贺一航鼻子在空间嗅了嗅,疑道:“ 什么味道,好怪啊?”
刚才她被柳云飞摸得很爽时,不知流了多少液体在地上,此时那些味道还没有消散,闪动着奇怪淫糜的味道。听到自己老公的怀疑,梅玉琪忙道:“ 哪有,你别乱闻了。
“ “ 不对,不对,有。”
贺一航边说,鼻子边在厨房里乱嗅。柳云飞心中紧张至极,道:“ 贺叔叔叔,那是咖喱味,刚才我不小心将它打翻了。”
“ 哦。对,那味道像咖喱。老婆我说得没有错吧,明明有味的。”
贺一航还向梅玉琪讨好地道。
心里一点也不知道那是他老婆被柳云飞摸得高潮时流下的液体所散发出来的味道。
梅玉琪乘机下台,道:“ 好了,鼻你的鼻子灵。好了,你别在捣乱,我再煮几个菜就好了。”
贺一航点头道:“ 好吧,那我出去了,你快点吧,在董胖子那边的伙食实在是不怎么样,我肚子饿了。”
看贺一航要走,梅玉琪道:“ 一航啊,你将云飞带出去吧,他根本不会煮饭,在这边碍手碍脚的。”
她心中实在是害怕了。怕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会跟柳云飞做出点什么来了。
贺一航呵呵一笑,道:“ 云飞,那我们出去吧,别呆在厨房里了。”
梅玉琪显显是要他走了。柳云飞不想逼她太紧。以梅玉琪温婉的性格,逼得太紧,有可能适得其反。当下道:“ 那好吧。”
看了柳云飞终于走了,梅玉琪长长松了口气,喃喃自语地道:“ 天啊,我要怎么办?”
由于没有了柳云飞的打扰,梅玉琪很快地将饭菜煮好了。她人虽然长得漂亮,烧得菜一点也不含糊。跟所谓的 漂亮女人不下厨房 的定理截然不同。
菜端出来后,贺一航像是一个饿死鬼投胎似的,风卷残云,反倒时平日里吃饭特快的柳云飞显得很斯文。吃饭的时候,不时眼睛盯着梅玉琪看。
看柳云飞看她,梅玉琪忙转头转过他处,还故意跟贺一航说话。可是这个小坏蛋还是盯着她。这让梅玉琪觉得很不好意思,不由道:“ 云飞,你快吧。”
”好的,阿姨,你炒的菜真好吃。”
边吃,柳云飞边看着梅玉琪道:“ 阿姨这么漂亮,古人说秀色可餐,看着阿姨,我就不用吃饭了。”
正在吃饭的贺一航闻言一愣,看着柳云飞,柳云飞也知道自己有点放肆了,正主就在一边呢,自己竟然调戏人家的老婆,忙呵呵一笑道:“ 贺叔叔,我开玩笑的,你不会生气吧。”
贺一航恨不得将柳云飞当成新爹供着呢,如何会生气呢?笑道:“ 叔叔哪是那么小气的人?难得你跟你阿姨那么投缘以后有空多来叔叔家聊聊。”
柳云飞闻言喜看着梅玉琪道:“ 阿姨,叔叔说以后我们以后我们好好聊聊,不知道阿姨你愿意吗?
“ “ 这个吗?”
她刚想拒绝时,突然发现自己脚上伸来了一只另外一只脚,那只脚很轻佻在自己脚背上来回摩抚着。贺一航从来不会这样做,现在客厅中就只有三个人。那这只脚不用说,就是柳云飞的了。梅玉琪想不到柳云飞这么大胆,在自己的老公面前就敢挑逗自己。那只脚在自己的脚背上摩擦了一会儿后,慢慢往上。梅玉琪的一颗心不由提了起来。她羞恼地看了对方一眼,对方则笑嘻嘻地看着她,眼神中带着点威胁。
美妇人稍微沉吟了一下,才道:“ 你如果没空的话,就不用了。”
“ 我有空。
“ 小男孩子看着妇人,道:“ 那阿姨,以后我会多来你们家的。”
“ 随你吧。”
柳玉琪本来以自己那样说了,男孩子就会放过她。哪知道对方的脚继续在自己的大腿上摩擦着。
对于自己老婆与柳云飞的对话,贺一航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反而觉得更高兴。柳云飞越与自己的老婆投缘,那自己跟柳云飞的关系就会越好。说不定以后,还可以借机认识市委柳书记呢?
柳云飞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脚继续在梅玉琪的大腿上活动着,同时眼睛淫邪地挑逗梅玉琪。梅玉琪读董了柳云飞的眼神的意思,一张俏脸不知不觉间红了起来。
贺一航边吃,边道:“ 来,来,云飞,你也吃。”
他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柳云飞的腿正伸到她老婆的身上了。
“ 好,好,谢谢贺叔叔。”
其实柳云飞现在哪有什么心思吃饭,他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梅玉琪身上了。
梅玉琪的心突然紧张起来,一颗心提到喉咙上,原来柳云飞的脚竟然慢慢往上,向她的大腿深处来了。他的脚有些粗糙,不过,正因为粗糙,使得他摩在腿上,很舒服,感觉有如蚂蚁在爬似的,痒痒的同时,一丝奇异的热力从腿上传到心海,刹那间……
梅玉琪如遭重击,不禁浑身一颤 嘤咛 娇吟一声。贺一航不解地道:“ 玉琪,你怎么了啦?”
“没什么。我去一下洗手间。”
话落,柳玉琪便已站了起来,有些慌乱地朝洗手间而去。
到了洗手间,梅玉琪将自己的裙子拉了起来,看了一下自己的下面,发现那里竟然又湿了。密密的芳草上染着几颗晶莹的水珠。
天啊,自己真是太敏感了,给那个小坏蛋那样一摸,就又……她将自己的裙子解下,来到浴霸下,要洗一下下身时,浴室的门开了,柳云飞窜了进来。
“ 啊,你怎么进来了?”
太过惊讶,美妇人连胸前都忘记摭掩了。平时在家里,只有她跟贺一航两人,所以,她进浴室时,只将门关上,很少锁的。
“ 阿姨,我受不了……”
柳云飞说话的时候,一股脑地将裤子跟贴身的四角裤褪下了。裤子一褪下,腿间那物事便跳了起来。又黑又热的东西有如一杆枪似的,挺立在空中。
看到那东西,梅玉琪羞着脸,别过头去,道:“ 你无耻。”
“ 无耻就无耻好了。”
柳云飞将裤子踢到一边,豁出去似的,一上来便将妇人抱了过来,狂热地亲吻着她的脸,就像一只饥不择食的老虎。
柳云飞那迫不急待的欲望使她惊愕,等她回过神来时,对方已经侵占了她的嘴唇,而且那炽热的手掌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她的乳房。
“ 柳云飞,你别这样子,啊……你太乱来了……哦……你贺叔叔就在外面……啊……你别摸那里啊……你混蛋……你欺负我……”
任梅玉琪怎么说,柳云飞还是狂亲着她,一双魔手继续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又起了反应,梅玉琪又惊又怕,脑海百转,给她想到了一个缓兵之计,她柔声地道:“ 柳云飞,你别这样……改天等阿姨想好了……阿姨再将身子给你好吗?”
“ 不,我想立刻。”
柳云飞的手由胸部往下,来到了妇人的腿间,施展他从美人姐姐们身上学来的技法,挑逗着妇人。
不一会儿,妇人的花瓣已经湿漉漉的了,浓稠的淫汁把那茂密的阴毛纠缠得一绺绺的。感受到自己的成绩,柳云飞很是兴奋。他知道梅阿姨心里终究是接受他的。
“ 阿姨,你给我吧。”
在男孩子挑逗下,已经迷乱的妇人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按照男孩子的要求,双手扶在洗手盆上,趴着身子,将自己的屁股面向男孩子。
看着那丰肥的大屁股,柳云飞的欲望已经达到顶点,他站在梅阿姨后面,狠狠一顶,便进入她的身体。一股温热的感觉包围着她,好像小弟弟在泡温泉似的。
他感觉要飞起来了一般,哦了一声,道:“ 真好,妙极了,太棒了。”
他的下身一阵疯狂地抽动,双手前探,紧抓着妇人的乳房来回揉捏着。
在男孩子进入到她体内时,她亦是浑身一震。连这一次,她的身体已经两次被他临两次了。不过上一次,因为是被强迫的关系,她并没有多大的感觉。而这一次,却觉得不一样。了那东西一进入她身体时,她觉得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碰到了似的,而且那种没有一丝空隙的感觉,她在老公贺一航身上从来没有感觉得到。总而言之,那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
一进入美妇人不由哦的一声,那是满足的呻吟。在他们的面前,有一面理头发的境子。那境子有半人高,美妇人仰起头时,镜子里映出了她丰盈嫩白的身子。
男孩子每插一下,她便会发现了一阵娇吟,她从镜子里见到了男孩子那精光赤裸的身躯,年青的男子紧绷充满弹性的肌肤,还有古铜色的泛着亮光的色彩,那柔韧轻盈的腰肢一挪一摆地把欢乐奉送给了她,她还看见他的那根青筋毕现坚硬挺拨的东西,在她肥厚的肉唇舌中快意地进出纵插,黏附着浓稠的淫液让那东西捎带着流渗了出来,浸润在她的阴毛中、她的大腿侧,她内心的那一份激动、灵魂颤微微地亢奋与生理上欢愉,让她压抑不住地狂嚎了起来。……
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梅玉琪羞愧无比,但羞愧之余,无比的快感又如浪潮淹没了她。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贺一航的声时:“ 玉琪,你怎么在里面那么久啊?
“ 柳云飞小声地说:“ 别管他。”
全然旁若无人地沉浸在亢奋的状态中,那硕大的物事继续在美妇人身体中进进出出着。美妇人用嘴咬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敲门声又响了:咯咯咯咯,急促而有节奏,门板震动着。贺一航的声音传了过来:“ 玉琪,你到底是怎么了啦?”
幸好刚才柳云飞将门反锁上了。
梅玉琪对柳云飞道:“ 不要再弄了,不然等一下他就怀疑了。”
柳云飞想想也是,忙退出妇人的体内,将裤子重新穿好。
隔了一会,梅玉琪将门开了,只见柳云飞伏在马桶上做呕吐的样子。贺一航不解地问道:“ 玉琪,云飞这是怎么了啦?”
梅玉琪没有好气地瞟了贺一航一眼,道:“ 他还是一个孩子,你叫他喝什么酒啊?”
贺一航脸上一红,关心地看着柳云飞,道:“ 云飞,你怎么样了?”
“ 贺叔叔,我没事,吐一下就好了。”
“ 哦,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会喝酒。”
贺一航说话时,走了过来,拍着他的背部。
柳云飞装模做样地吐了两下便站了起来,道:“ 贺叔叔,我没事了,谢谢你了。
“ 接下来,三人重新入座,因为实在太兴奋了。柳云飞没吃多少便觉得很饱,草草吃了一下,便告辞回家了。
自己竟然又被那小坏蛋给……梅玉琪亦是魂不守舍。刚才发生的一切,如在梦里了。贺一航发现妻子的这个变化,不解地问道:“ 玉琪,你这是怎么了啦?”
“ 哦,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会喝酒。”
贺一航说话时,走了过来,拍着他的背部。柳云飞装模做样地吐了两下便站了起来,道:“ 贺叔叔,我没事了,谢谢你了。”
接下来,三人重新入座,因为实在太兴奋了,柳云飞没吃多少便觉得很饱。贺一航道:“ 云飞,你多吃一点啊。”
柳云飞摇了摇头,道:“ 不了,我吃得很饱了。”
梅玉琪不明所以,问道:“ 是不是我炒的菜不好吃啊?”
柳云飞忙道:“ 不是啊,我今天心情很好,所以吃很少便觉得很饱了。”
听到柳云飞说他心情很好,梅玉琪很敏感地想到了些什么,男孩子射进身体里面的东西还残留在体内,热热的,刹那间,她的脸红了起来,娇艳得有如盛开的玫瑰。
贺一航哪里知道柳云飞跟自家老婆的事情,直以为柳云飞很高兴,是因为自己对他的热情,当下呵呵一笑,道:“ 云飞,你如果喜欢贺叔叔家,那以后多过来玩哦。”
“ 会的。”
柳云飞看了梅玉琪一眼,道:“ 不知道梅阿姨欢不欢迎。
“ “ 随你吧。”
明知道这个小坏蛋意有所指,但是梅玉琪还是说出那样的一句话来。对于自己的回答,梅玉琪感到不可思议,心想:“ 莫非真像这个小坏蛋说的,自己爱上了他?”
这个想法一浮上心头,梅玉琪心中便是一阵剧跳,浑身洋溢着一种很奇异的兴奋感觉。
“ 阿姨,那以后我会经常来的。”
柳云飞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等一下星华她们还要到他家补习,便起身地道:“ 贺叔叔,梅阿姨,我还有事情要先走了。”
贺一航一直将柳云飞送到楼下才上来。看着老公那志得意满的样子,梅玉琪问道:“ 你到底在高兴什么啊?”
贺一航笑道:“ 老婆,你不是商场中人,不知道人脉的重要。那柳云飞可是柳书记的儿子,若是可以通过他认识柳书记,那将来我们就发达了。”
看此,梅玉琪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老婆已经被那个柳云飞玩了。”
贺一航也许是兴奋的关系,再加上今天一向保守的妻子在衣着上的突破,许久没有的欲望再次喷发了,他将妻子的手拉了过来,暧昧地道:“ 玉琪,我们好久没有……”
自己的内/裤已经被那个小坏蛋拿去了,现在那里可是光溜溜的,感觉到老公的手要摸向自己的臀/部,梅玉琪吓了一大跳,甩开贺一航的手。
“ 玉琪,你怎么了?”
“ 你少碰我。”
梅玉琪冷冷地看着贺一航道:“ 你的肮脏让我觉得恶心。”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梅玉琪不想让贺一航碰她。
妻子一向温婉,对自己在床/事上的要求,只要在她的承受范围内,她一向顺从自己,从没有拒绝过。贺一航道:“ 玉琪,我……你还在生我的气。”
梅玉琪尽量让自己悲愤委屈一点,冷冷地看着贺一航道:“ 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我实在想不到你是那样的人。强/奸,贺一航啊贺一航啊,你真是卑劣……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贺一航忙道:“ 玉琪,对不起,真的,那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当时,我喝了一点酒……”
有六分是内心的想法,四分是强辞夺理,梅玉琪越说越是生气,伴随着还有伤心与委屈:“ 强?奸这可是大罪,人家凭什么冤枉你啊?贺一航啊,我辛辛苦苦为了这个家操持了二十年,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啊!呜呜……”
哭到伤心处,梅玉琪跑向卧房。将门锁上后,梅玉琪长长松了口气。至于老公在外面说什么,她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
在S 市郊区,有一座占地数百亩,金碧辉煌,装饰极度豪华,集休闲,娱乐,家居为一体的易氏会馆。这易氏会馆的主人便是S 市大名鼎鼎的富商易天行的。
易天行,S 市商会的副主席,为上市公司易氏集团的董事长,一生颇为传奇,相传,其白手起家,十三岁时从学徒工做起,跟大多数传奇的老板一样,身上有诸如聪明,能干,精明等成功的要素。但他的成功还是在九十年代的服装热潮。
在捞得第一桶金后,易天行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么多年来,进军多行业,硕果累累。如今,他的易氏集团已是集电子,服装,零售等多元化的商业巨无霸,03年时,更在香港成功挂牌,具体的财富有多少,没有人知道。
所有人并不知道,易天行除了是一个商人外,他还有另一身份。S 市地下世界三势力之一,冰鉴会的幕后老板。
自古官,商,黑便不分家。易天行,做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在黑白两道自然有其强大的能量。冰鉴会是S 市地下世界中,最为神秘的势力之一,他没有猛虎帮那么老牌,也没有龙凤会那强势,但却胜在深不可测。三年前,势力强盛的猛虎帮对于新晋的冰鉴会虎视眈眈,一夜之间,曾派出三百多人,要砸冰鉴会的场子。一夜之间,那三百多人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再也没有出现。
后来,这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结的,反正后来有猛虎帮的地方,没有冰鉴会,有冰鉴会的地方,没有猛虎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