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红楼绮梦

  长篇故事—看着好请高抬贵手—右边顶下—谢谢支持!!!
红楼绮梦(一)
话说当日宝玉在可卿房中午睡,刚合上眼,便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
宝玉在梦中欢喜,想道:“这个去处有趣,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打呢。”正胡思之间,忽听山後有人作歌曰: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宝玉听了是女子的声音,歌声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哪里来,如今要往哪里去?也不知这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
那仙姑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之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於此处,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今忽与尔相逢,亦非偶然。此离吾境不远,试随吾一游否?”
宝玉听说,便忘了秦氏在何处,竟随了仙姑,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宝玉看了,心下自思道:“原来如此。但不知何为‘古今之情’,何为‘风月之债’?从今倒要领略领略。”便随了警幻来至後面。但见珠帘绣幕,画栋雕檐,说不尽那光摇朱户金铺地,雪照琼窗玉作宫。更见仙花馥郁,异草芬芳,真好个所在,但不知如何,竟有些熟悉似的,心下不禁讶异。
警幻见他有些出神,便笑道:“宝玉,是否觉得曾经来过?”
宝玉一怔,道:“正是如此,当初见林妹妹时也是……呀,仙姑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呢?”
警幻笑道:“进去後再慢慢告诉你吧。”说毕,携了宝玉入室。但闻一缕幽香,竟不知其所焚何物。
入座後,小丫鬟捧上茶来。宝玉自觉清香异味,纯美非常,但疑团在胸,忙道:“还请仙姑告知先前之详情,这些与林妹妹有何关系呢?”
警幻点点头道:“你一不问香,二不问茶,对妹妹倒是念念不忘,果然是我辈中人。好吧,我就告诉你实情。你本是女娲娘娘炼石补天时多出的一块,後来炼成人形,号神瑛侍者,在这太虚幻境你可是唯一的……”还未说完,她便轻笑了起来。
宝玉悟得她言中之意,脸上不由一红,却仍追问道:“那林妹妹呢?”
警幻道:“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绦珠草一株,得你日以甘露灌溉,这绦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後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号绦珠仙子──也就是你的林妹妹了。”
宝玉心下一震,道:“原来如此!那林妹妹为何要下凡呢?”
警幻用手点了一下宝玉的额头道:“明知故问!还不是你自己闯的祸?”
“我?!为什麽?我……”
“都是你思凡下界,绦珠说还有欠你的眼泪没还,便跟着去了。不仅如此,其他人也走得差不多了──都怪你四处留情。看看现在,我这里冷冷清清的,你说,怎麽补偿我?”
“我……”
“算了,今天该是可卿的,不过下次可别忘了。来吧,我先授你云雨之事,我的天下第一淫人!”
宝玉听了,唬了一跳,忙答道:“仙姑差了。我因懒於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饬,岂敢再冒‘淫’字。况且年纪尚小,不知‘淫’字为何物。”
警幻笑道:“哟,想不到下去没几天,却学的一身道学气。你不知的话,怎会将这太虚幻境变成了你的后宫?现在只不过是你的本性未觉醒而已。你本为玉石,故而含玉而生,玉者欲也,整天挂在脖子上还说不知道!你到底还想不想与绦珠作一对神仙眷侣?”
“想啊,不过……”
“想就学呀!何况不止是绦珠一个,你不学的话如何去应付那些姐姐妹妹?
──这可不同於当初在仙界。”
“原来她们都是……既是如此,还请仙姑多多指教。”
“都说明了,你也不用再叫我仙姑,还是跟以前一样叫警幻好了。昔日黄帝御女三千而成仙,彭祖八百而不老,可见房中术的妙用。黄帝问素女之事後人载於《素女经》中,今天我就教你其中的第一式──龙翻。
令女正偃卧向上,男伏其上,股隐於床,女举其阴,以受玉茎。刺其谷实,又攻其上,疏缓动摇,八浅二深,死往生返,势壮且强,女则烦悦,其乐如倡,致自闭固,百病消亡。其意为女的仰卧,男的俯卧在上面。脚放在女性的大腿之间。女性将腰部抬起,以阴户(口)承受玉茎。玉茎要刺激阴蒂,攻击阴户的上方。插入後,必须缓慢的抽动,进行八浅二深的方法。当玉茎变硬後拔出,稍为软化之後再插入。只要依据这种死去生还的原则,玉茎会变得强壮。而且,不但会使女性感到愉悦,还会因为阴道的收缩除百病。”
宝玉仔细听着,警幻又详加解释,使他只觉豁然开朗,警幻又问道:“怎麽样,都明白了吧?”宝玉点了点头,警幻道:“既是如此,你还是先去和可卿试试吧。要不是我说宫中无人,将她强留了下来,恐怕今天这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你也要好好安慰她,我可是答应了带你前来相会才让她留下的呢。”
说着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其间铺陈之盛,乃素所未见之物。另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警幻推了宝玉入房便掩上门自去。
红楼绮梦(二)
宝玉记起警幻前言,便上前问道:“这位想必就是可卿仙子了,幸得警幻之助,今日能够得识仙颜,真是三生有幸。”
可卿抬起头看了一下,随即又低了下去,却有两颗珠泪沿着玉颊滚落到罗裙上。
宝玉一生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如此的美人,忙问道:“不知仙子何事悲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