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典]雪恨

  (一)
将门之后长安城,柳将军府。
府外丛集了大批皇城军马,将偌大的将军府重重包围。
太子李夕早将城内的控制权掌握,剩下的就只有柳府的家将。
大将军柳源卓立外厅之中,神色异乎寻常的平静,身旁十六名亲卫无视四周环伺的弩弓,他们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助柳源杀出重围,逃出城外--即使突围的机会是如此的渺茫。
但一切都太迟了,早在李夕封城的一刻,他们便已没有生存的机会。
一身军装的李夕排众而出,沉声道:“小王奉我皇圣旨,诛杀逆贼柳源,降者免死!”
不待柳源说话,十六亲卫之首的宋奕便大喝道:“想当年柳大将军南征北讨、为李家平定天下,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何来通敌卖国之罪?”
李夕冷冷道:“柳源通番叛国,铁证如山:先纳胡族公主为妻、又许边域与外族通商、让胡人渗入我中原之土,凡此种种,非为反而何?”
柳源淡淡道:“自古以来,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柳源抚心自问,所作所为,俱为社稷人民而作。反是柳某所虑者:朝廷诬陷忠臣,自毁长城,可惜了李家辛苦奠下的基业!”一边说,一边目光全聚于李夕身上。
李夕听他说得慷慨激昂,却不为所动,反笑道:“死到临头,倒懂得替自己辩护。”
打个手势,早蓄势待发的弩箭飞蝗般激射而出,疾飞向柳源所立之处。十六亲卫立即簇拥到他的身前。
柳源微微一笑,道:“柳某能有此忠义的手下,死又有何憾?”手中钢刀一扬,准备作出死前最后一搏。
************“封城…?”
一个全身作夜行装束的少年,刚暪过了守军的耳目,从城门潜入城中,再利用自己对城中布置的熟悉,迅速移往将军府所在。
他的名字叫柳云遥,大将军柳源的第四子。自幼不喜读兵书战法的他,从没有过上战场参战的机会,因此没有步上三个哥哥的后尘战死沙场。
他的背上挂着一柄长刀,刀名“乘月”,是陪伴他成长的爱刃。
自懂事以来,他虽是常受到父亲、兄长们的循循善诱,望他能成将才,但他总是对这些学问提不起劲。
但他却有一项是其兄长望尘莫及的,就是他习武的天份。
今年虽只十八的他,除了父亲亲授的刀法外,府中家将所传的绝艺亦无一不精,府中无人能及。
长安城出奇的寂静,显是进入了戒严的状态,不时有巡兵经过,但对于云逍来说,要避开他们当然轻而易举。
“那是皇城军…糟了!”
云遥脸色一变,知道父亲出事了,他早知父亲与丞相邝岐不和,却料不到事情变化的速度出乎他想像的快。
他这回外游,没料到家里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情。
他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回复心如止水之景,这才踏步走向被军马围得水泄不通的“家”。
以往遇上紧张的情况,只有倩儿的萧声可以帮他回复冷静,现在他就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了。
倩儿,千万不要出事!
************府中。
柳源浑身浴血,半跪在地上,白色的长袍全染上了血污,四周再没有一名手下能站得起来。
李夕扫视剑上血污,他这边的近卫兵全是皇城军的精锐,却被杀死重伤近百人,如不是有弓弩之助,死伤肯定不只如此,柳家的家将确是名不虚传。
微微一笑,道:“大将军确为我朝第一人,小皇领教了。”
柳源徐徐又再次站起,声音仍坚定有力,缓缓道:“太子殿下剑法惊人,可惜…”
李夕刚将长剑抹上了一名尚有呻吟的柳府家将的咽喉,冷冷道:“可惜什么?”
柳源道:“可惜乃残暴不仁之邪剑,如太子不能敛其戾气,则天下苍生,又将涂炭矣!”
李夕冷笑一声,道:“大将军的遗言就只是这个而已?”
柳源微笑道:“柳某纵横天下二十年,人生的酸甜苦辣无一不曾尝个通通透透,今天一死,再无挂碍…”
说罢,冥然闭目,却仍倚刀而立,一代名将,就此身死。
“呸!”
李夕怒哼一声,趋前一步,长剑银光一闪,柳源的人头飞上了半空。李夕的手下连忙伸手接过,放入布包之中。
李夕回过头来,道:“找到雍夫人、柳云遥、柳云倩了吗?”
一名手下移了上来,道:“刘将军报,已寻到雍夫人下脚的地点了。”
“告诉刘显,一定要生擒。”
李夕说罢,咀边隐见一道邪恶的笑意。
************
您辛苦了!以后要多学习一下排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