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星改编——淫欲狂仇完作者:不详

  (一)巨仇
幽雅的暗夜,一名少女正隐伏于我的窗缝边偷窥着,灯火光亮房内正上演一
场激狂的春宫。
两名赤裸裸的婢女正在我胯间,争相用小嘴吞含着我的大龟头;而往上看,
另一名美妙的动人的美女地用柔嫩的小阴穴压在我我的嘴上,闭目地娇吟:「对
……雄叔,是这里……很痒呀……啊……再用……力擦深……点……对!对……
好美啊……噢……噢……我……要死……了!」
怎会这样的?我必须要说清楚了……
二十多年前,此大宅的主人四海无敌陈灌希,为了江湖争利,率人夜袭殷家
堡,将全堡百多人杀死,并抢夺了所有财物后放火烧堡而走;幸好我刚从堡外回
来,远处看见堡内起火,眼看见四处都有火光,及嘈杂的唿喊声,火光掩影下,
我赶到见他正率众撤退,避在暗处,才得以逃生。
因我的表弟刚好来探望家父,正在我房中休息,叶雨清以为是我,点算堡中
死亡人口正确,才没有再追查我的下落。
我在家逢大变后,改名投身进陈灌希的「剑月山庄」,作一名花仆,找机会
报此血海深仇;但以前我好文恶武,除了遍通古文篆字外,对家传武学,便一窍
不通;幸好家父虽不用我练武,但仍要我背诵殷家「赤阳神功」及「烈焰棍法」,
故现在我不能使出,还可偷偷暗练,只是没有名师指导,进步当然不多,我却以
极大耐性待着,希望终有一天大仇得报,将陈灌希杀死。
陈灌希在残酷的杀人烧堡后,事业竟一路顺风,几年间巧取豪夺,已成岭南
一方之霸,假如不是为江南的「神剑」谢霆疯虹所败,他已掌控半壁武林;他也
知暂时没办法向北拓展势力,故十年间娶了三妻两妾,希望能有儿子承继这得来
不易的家业;但天意弄人,他只生下三名女儿,却未能有一个儿子……
五年前陈灌希吩咐家丁收拾祠庙,方便扩大修建;此时我已步进壮年了,众
年青家丁欺我一直沈默寡言,留给我做最污秽不堪的分类工作,但被我在残污木
墙夹缝间发现叶氐祖先留下的「迷情秘箓」。原来陈灌希祖先本是一名淫盗,以
此「迷情秘箓」诱骗不少武林蘯妇,得到她们帮助后才渐渐发蹟起来。他不想别
人知道,将此秘箓收藏在家祠内,待儿子长大后才传授此秘技;但忽然被一个妒
念极重的小妾暗刺身亡。这部「迷情秘箓」便没有人知道下落了……
我心知以自己的资质,就是再努力把家传武功练下,虽已蓄有十多年的「赤
阳神功」,仍不是陈灌希敌手,看来终身也不能报得大仇,就改变方法由其他途
径而行。
「迷情秘箓」用古篆字写上,正好我能看懂明白,秘箓内分「迷心」及「尽
性」两篇;迷心篇是用诸般方法,使女子情不自禁投怀送抱,有神迷手段和使用
各种媚药方式;尽性篇则用于床上实战上所有技巧,能令女子一试难忘,它配合
迷心之术,使她们可享受无比的性趣后,皆尽变为胯下性奴,终身情感不能抑止。
我心想正好用此法尽淫陈灌希的妻女作报仇之用。就努力钻研,发现自己的
「赤阳神功」正好用于迷心篇,尽性篇中用「烈焰棍法」更是可令大鸡巴虎虎有
威,终于三年间已可尽通「迷情秘箓」两篇法门了,报仇之路可展开……
但我四十年来,决心报仇,故还未与女子有亲密接触,现在要变成一个淫魔;
首先,我找一个婢女初试牛刀,祖宜是大小姐陈闻媛的贴身婢女,人少貌美却泼
辣;半月前,她正好被指派来帮助我,布置新房间给陈灌希的将再纳娶的小妾—
杨子琼;她是青楼女子,刚有了陈灌希的身孕,快嫁入此豪门。因我在剑月山庄
年久勤劳沈默,祖宜对我的印象也不错,在房中她整理床铺,我则帮她摆动粗重
的家俱。
除了使用了迷心之术外,早已将「迷情秘箓」上记载的「烈女淫」,放在油
灯中燃烧,不久,那散发出微微的异气,使她渐渐感到身软脸热,望着我暗暗气
粗香喘,我便借机问:「祖宜姊,今天天气真热,工作都八八九九了,如果你倦
了便在床上休息一会,其他由我完成好了。看你俏脸都热红了!」她也感到心酥
神软手脚无力,感觉我可依赖,故点头称好后就进内休息了;我就假装炎热,脱
去上衣,露出已练得肌筋粗壮的胸膛;将「赤阳神功」运起,用「迷心篇」上的
气息相吸法使房内充满的阳刚异味,把祖宜的春意挑得更高;终于她再也奈不住
了。
忽然一阵香风送来一具灼热的身体,从后紧搂着我,祖宜气息咻咻地说:
「喔……雄叔叔……好……热……啊……你……帮帮我……」她抖着玉手在我身
上乱找,像寻找可降温的东西,结果,在我胯间寻着了一根巨硕粗壮的肉柱来。
她已不顾得羞耻了,跪在我脚前将它送进小嘴里吞噬;灼暖而粗硬的巨龙灼
得她心里踏实,更卖力地握住它吮吸。
「喔……嘓……噢……噢……」那纯熟的口技可不是一般处女能做得到的,
我想「剑月山庄」男丁不多,不会被陈灌希开了苞罢。「啊!祖宜……你……干
什么……」我装大吃一惊问。
「……雄叔叔……救……救祖宜……心里好……痒……啊……」她吐出粗筋
巨龙哀声说,便将我推倒压在玉体下撕磨,减抑心内狂燃的欲火,。
我俩的衣衫,如枯叶般飞脱,一息间,我俩就赤裸裸地相缠着。「烈女淫」
果然霸道,竟令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如此淫蘯疯狂。
令我奇怪的是,因我知道她仍是云英未嫁,怎会懂得扶高挺硬的大鸡巴,一
下子便套坐了半条粗犷的巨龙。
「哎……啊……好痛……噢……噢……」她媚目圆睁哀叫着,幼嫩的阴肌紧
紧地吸吮着粗筋缠体的巨龙,虽然内里已充满浪汁,仍不可能一下子穿透她的小
嫩穴;舒服的感觉令我强力一挺,在她娇唿中,坚硬的大龟头已顶吻着子宫了。
祖宜眼中泪光涌现惨叫:「哎呀……不……不要……动……啊……痛死了…
…」我的大鸡巴首次插入女子的小嫩穴,感觉真美,湿软的阴肌紧紧地包含着灼
热的玉茎,非常舒服的啊!
我开心的叫:「祖宜……你的小穴夹得我很舒服的啊……很过瘾啊……」双
手搂抱她的玉臀,感受着她的柔腴。
祖宜在我胸膛上俯伏喘息,让涨灼的大肉棒停留在那温柔乡里;不久,在
「烈女淫」的影响下,阴道内传出阵痒阵酥的感觉,非要被我的大龟头刮磨止痒
不可,就轻摇纤腰,享有粗筋刮擦阴肌的快感。
依「尽性篇」上说我知道祖宜已苦尽甘来,感到肢体交缠的欢愉,玉臀一下
接一下起伏,感到小穴被异物侵占,酥酥酸酸的,很是舒服;快乐地呻吟:「唔
……噢……雄叔叔……噢……噢……好酥……噢……啊……噢……麻……噢……
真是……好……美啊……」
我望向一片泥泞湿滑的胯间,凶悍的巨龙带出的只是浪液,并无贞血;不禁
奇怪地问:「祖宜,你已偷尝禁果?那人是谁?」
她不理一切,只是尽情享受交媾的欢乐,断断续续的喘道:「唔……喔……
雄叔叔……噢……噢……噢……不要……问了……噢……噢……噢……啊……」
我也不再想其他了,以她来实践「迷情秘箓」上的法门,体验两性交媾的乐
趣;挺摆操弄灼烫的巨龙,在她柔嫩的肉窟儿里肏捣,令她酥麻更畅美,按着我
的胸膛急剧地套插。
一盏茶后,她始终是年少力弱,不久,已享受到达欢乐终点,娇躯颤着低哦
道:「啊……雄叔叔……太……舒服……了……噢……噢……噢……噢……很…
…瘾啊……噢……你的……大鸡巴……真是……不同……啊……噢……噢……噢」
为了令她变成我的性奴,我并没有停下来;雄腰一转,将她压于身下,依「尽性
篇」上方法,挺拔刚强的大肉棒狂冲急顶她的要害,而且口中对着她的樱唇,吐
出「赤阳神功」,攻入她的脑门之内;两路深邃的刺激,令她得到更大的快乐,
她已不能离开这种快乐的感觉,沈溺在我刺烈的性爱之中。
「滋、噗滋……噗、滋噗……啊……滋、噗……噗……啊……噢……」房内
只有这种销魂的声音;一柱香后,我感到阴腔内有不规则的抖动,知她经多次高
潮,阴关将大开了,就紧搂着她幼嫩的玉体;让大龟头尽量顶吻着她的子宫,突
然一股清凉的阴精涌进我体内,这可是未经元阳的处子真阴啊!
我不理为何会是处子真阴,便依「迷心篇」做,即时用大龟头狂吮,她舒畅
得欢声说:「啊……太……美……了……噢……」那处子真阴泻得更急。待她真
阴泄尽,我才哺回我的「赤阳阳气」,舒畅中转换她的体质;她不知自始会依我
的心思而改变自己的行为,心神会完全受我控制了。
一轮狂风暴雨式的交媾后,祖宜不自觉地拥着我,回味刚才那销魂蚀骨的快
乐;在回神之后才对我说:「啊……雄叔叔……你差点儿捣死我了……」接着下
来几天,我尽演「烈焰棍法」,狂捣细插她的小嫩窟儿,令她高潮如涌、畅快欢
乐、淋漓尽致,不由得更痴恋我不休;为了享受这蚀心的快感,愿意受我操纵一
切,终于才知道为她破壁的竟是大小姐闻媛;想不到一个冷艳的贵女,因被英俊
的青城独秀余闻乐抛弃,最后却成了一个变态畸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