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狐之变

  「马上就要过了旅游旺季了呢。」
在这个并不算是着名旅游胜地的小山庄,珽琛已经当了五年的守林人。
夜晚,守林人先生看着在暴雨中飘起水雾的山区,紧皱着眉头。
虽然景色实属一般,除了树就是树,但山上还是有很多的珍惜动物,偷猎者们总喜欢钻空子去搞些事情。
于是珽琛的任务就变得相对艰难,旅游旺季的时候这帮偷猎者会稍微收敛一些,往往是封山之前的一段时间会频繁发生保护动物被猎的悲剧。
这让喜欢和动物相处的珽琛咬碎了牙齿。
「明天开始就要积极巡逻了,希望别出事。」
两个月前他在山腰的位置救下了一只被十字弓射断后腿的白狐狸,当时小家伙吓坏了,看到珽琛的时候挣扎着想要逃掉,于是他将特制的肉干拿出来一顿安抚,才让小家伙稍微冷静下来一点,并被他带回护林屋治疗。
也不知道是不是单身久了,看只狐狸都眉清目秀的,总觉得小家伙意外地漂亮,总是带着只有女人才有的媚态,和珽琛颇为亲密。
对小家伙虽然不舍,但它还是本能地亲近自然,待放生它之后,周琛就回归了无聊的日常,在山间巡逻,并时不时打击一下偷猎活动,已经半个月了,他想要近期进山去看看那可爱的小东西有没有活的好好的。
不过今晚的雨出奇的大,很有可能造成涝灾,所以还是看情况而定。
就在珽琛打算关灯休息的时候,一阵突兀的敲门声在水声中脱颖而出,他连忙跑去开门,看看是不是有人需要帮助。
令他意外的是,门外头的不是想象中一身登山装的年轻人,而是一位浑身湿透的姑娘。
白色无瑕的长发,光泽很好如同婴儿的面部肌肤,同时有着介于少女和少妇之间,青春又魅惑的精美容貌,华夏人种中根本见不到的琥珀金瞳仁仿佛一对迷人的宝石般散发着荧光,薄唇翘鼻,如同古风画卷中走出来的,魅惑人心的狐狸精。
「您好。」她在雨中对着珽琛微微鞠躬,薄唇轻启:「观山大人,民女途遇大雨,无处可去,恳请贵舍收留一晚。」
「啊……」这个虽然穿着清凉但意外言语极为复古的女人,不知为何让珽琛在愣神的同时将她跟之前养的小白狐联系到了一起。
「观山……现在都不这么讲了,你是哪来的古代人吗,赶紧进来别着凉。」
让开位置的珽琛才发现,对方有着相当凶的一对果实,而且那身说不上是现代还是复古的衣服从神奇的角度看过去颇为轻薄,都能看到胸前粉色的凸起。
尴尬地移开视线,珽琛只能当对方是个喜欢在深山里玩cos的奇怪女性:「你的同伴呢」
「民女是独自出行的,并没有结伴。」她柔柔地说,捋了捋白色的头发,对着珽琛露出一个符合外貌的温婉娇媚的笑容。
「是,是吗」珽琛莫名脸红了一下,这女人说的话好像在暗示他什么。
「那个,观山大人,请问这里有没有洗漱的地方,民女这幅模样太不成体统了。」
「好的,在这边。」弓着腰,珽琛带着这个姑娘来到内部的浴室:「热水还有一些,安心洗吧。」
「十分感谢。」她再次躬身,看上去异常有礼,这样标准的动作不像是故意演的,让珽琛更添几分疑惑。
他转身准备离开,但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那一对具备异常弹性的可观胸部挤兑之下,他的小兄弟瞬间就硬了。
「民女名白露,今日大恩无以为报,若您不嫌弃,望与观山大人共度良宵。」糯糯的声音从后背传来。
珽琛在收留女子的时候其实就有了一种预感,今晚会有一些好事发生,但没想到好事来得如此突然。
「那个……」珽琛脸色微微发红,转身推开白露。每天的护林反盗工作让他没有心情和时间去城里开荤,且曾经感情受伤的他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纯洁」。
「为什么是我呢因为我救了你的关系」
「诶,观山者大人已经知道了吗」白露有些温婉地捂住娇嫩的唇瓣:「是的,民女就是那只白狐化成的狐妖,特来贵舍报恩的,但是大人又是如何识破民女的您体内似乎没有灵力呢。」
「不,我只是随便诈你的……因为你那漂亮的白色长发……看起来比较像小家伙的毛色……」珽琛哈哈地挠着脸。
中国自古有着关于狐妖的传说,男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方面的幻想。
不知为什么,两人一开始的不安感都消散了。
「啊咧,大人您还真是狡猾呢,这种小聪明运用起来比身为狐妖的民女还轻车熟路。」她吃吃地笑着,让那副成熟妖艳的躯体肆意展现着美好的曲线。
「那么大人对我的来意有个大致的了解吧」她似乎很是开心地原地转了一圈,双手扶着快要破衣而出的果实,令铤琛差点鼻血都喷出来:「虽然不是我们的本意,但白狐幻化而成的妖躯大都有被凡人追捧的绝美花容,民女也没有能够直接帮到观山大人的强大妖力,只能以这种微薄低贱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感恩之情。」
「呃……」铤琛继续尴尬地挠着脸颊:「看着当初疼爱的小家伙变成这样的大美人,不知为何心情相当复杂呢……」
「不过你还是不要勉强了。」他强压下对这具娇躯的欲望,重回冷静。
「大人,是嫌弃我的狐媚之身吗」遭到意外拒绝的白露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可怜兮兮地问道。
「不是那个原因啦…………」铤琛赶紧安抚她:「我是一个责任感和占有欲都很强烈的男人,你我人妖殊途,如果真的因为这种类似报恩的原因占有了你,我会非常想让你留下来做我的妻子……」
「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还是算了……」
「…………民女想成为您的妻子…………」
「啊,我就知道……等等你说啥」
「那个……民女说,民女愿意与大人厮守终生,观山大人看得上民女,是民女的荣幸。」她似乎相当开心,双眼中都快溢出蜜来了,甚至都没有压制自己从裙子中露出来的狐尾和头顶跳出来的可爱耳朵。
「啊!那个……那个……」他更加尴尬了。
「观山大人是否担心自己的子嗣问题尽管放心!民女虽为妖,但绝对可以诞下健康的孩子。」她自信满满地说道。
「…………」有一瞬间铤琛心软了,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抗拒掉了心中诱人的想法。
「还是算了吧……我没有成家的魄力,谢谢你的心意……」
「为什么呢观山大人,您心中似乎满溢着悲伤。」虽然又被珽琛拒绝了,但这次白露似乎并没有泄气,她有些好奇,带着安抚意味试探着珽琛。
「啊,是这样的……我心里或许还是有一段斩不断的孽缘,没办法了却的话,我恐怕不能接受你……即使你是这样美丽。」他苦笑着。
「原来如此。」白露精致的脸上闪过了然的神色:「观山大人被某个贱女人玩弄过吗」
「我去你要不要突然说得这么直白啊!!」珽琛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承认我是有点矫情……但……还是忘不了那种极度痛苦的感觉……搞得我现在很难接受你的示爱……」
「这样呐……」白露歪了歪头,露出一个恬静的笑容:「民女明白大人的难处了,民女倒是有两个了却大人心结的良策,不知大人愿不愿意听听看。」
「哦你说说第一个」珽琛有些玩味,虽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第一段恋情的影响可谓根深蒂固,也是他到此做护林人的原因,如果白露只是开导他的话肯定没啥用。
「做了那个贱女人。」白露笑眯眯地说道。
「…………」
虽然乍一接触只是个性口癖有点奇怪的美人,但本质还是狐妖么。
居然想直接从物理角度解决问题。
「pass,下一个。」珽琛擦了擦冷汗。
「第二个,请大人和民女做一次。」
她展露出比刚才更加甜美的笑容,淡金色的瞳仁中饱含水气,轻咬唇瓣单手扶胸的妙姿让男人情不自禁生出一亲芳泽的冲动。
白露摇曳的下半身完美地贴合上珽琛坚硬的下体,让他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气。他无法想象如此柔软的腰部甩动起来会是何等妖艳。
「民女姑且是只狐妖,会一些不入流的妖术,但都不是害人的,而是取悦男人的,只要和民女做过,大人一定会忘掉那个贱女人。」
「……」
所谓把你艹到忘事吗珽琛这样想着。
被珽琛以难以置信的视线注视着,白露却没有任何害羞的表现,更加积极地接近他。以几乎将珽琛陷进去的温柔怀抱抚慰着他。
「大人就顺从自己的本心和民女欢好就可以了,民女会以全身全灵包裹您,爱护您。」
「如果只是做的话……」在多次诱惑之下珽琛到底还是心动了。
「但,但是,我没什么经验。」
「诶明明被玩弄过却还是如此纯洁观山大人您还真是不可思议呢。」反而是白露感到有些惊讶,但看她双颊透着的红晕,似乎是因此而兴奋起来了。
「……」本来蠢蠢欲动的珽琛仿佛被人泼了一瓢冷水。
「诶大人似乎很在乎性方面的尊严呢。」白露看着无意识鼓着嘴有些孩子气的珽琛脸上的红霞更明显了。
「也好,就让民女来引导大人吧。」她施施然地褪下几乎只是挂在肩膀上的女士衬衫,露出了那对魅惑的胸部。
白色的狐尾轻轻摇动着,狐耳一颤一颤,配上她妖冶的表情,让珽琛瞬间化身为野兽。
「请尽情对着民女的胸部撒娇吧,观山大人」
双手勐地掐上去,珽琛倒吸一口凉气,无他,白露的胸部简直就是富有弹性到了极点,如果他没记错,各种老司机们对女性胸部的形容都是柔软如同棉花,但这对胸部居然直接将他按下去的双手弹了回来!!一对形状色气无比的樱桃微微硌着他的手心,一股电流顺着手臂传导到下体,令肉棒更加精神了。
「民女的胸部很棒吧观山大人」白露情绪高涨,嘴角诱人地咧开,露出了有些色情的粉红小舌和小小的虎牙。
明明只是看着对方微张的嘴,情欲就无法控制地从胸膛中涌出,明明手还被胸部吸附着,却情不自禁地幻想着对方将自己肉棒含在口中婉转的样子。这个狐狸精真的非常厉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性感的味道。
虽然手还是想要不断索求令人痴迷的弹性,但是小珽琛已经受不了地汩汩出水,他想要赶紧缩回手,以防出丑。
「人类的女性不可能有我这样完美的胸部呢!嗯请再多疼爱她们一下」
白露纤手却预知一般地直接按住珽琛想缩走的双手,嘴角的微笑散发着「别想逃避」的异样意味,琥珀金的瞳孔中,独属于狐狸特色的明晰和狡黠更给她增添了许多勾人的魅力。
「唔!!」不断感受着那种欲罢不能形状变换,奇妙的快感居然直接通过双手刺激着肉棒,让他还封存在裤子中小兄弟被压得生疼。
「啊,抱歉呢观山大人,是民女的不对,没有注意到大人的困难。」白露了然地瞥了一眼他的下体,随后笑吟吟地松开拘束着他的双手,俯下身,熟练地拉开了牛仔裤的裤链,解放了疼痛中的小珽琛。
当肉棒弹在她脸上的瞬间,滑嫩的肌肤给予了珽琛绝妙的刺激,令他全身一抖,差点就这么去了。
「诶~观山大人,这可真是不像样呢,虽然民女对自己的肉体是有很强的自信,但马上就要去了怎么行呢民女可是有很多美好没让大人品尝过」
说着她将胸前的果实往前一堆,直接夹住了棒身!
「咕!」珽琛倒是很硬气地没有叫出声,男人的自尊让他即使是面对狐妖的时候依旧保持着如同天鹅一般的高傲。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唿唿,大人,明明很舒服,但是为什么要做出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呢」白露狡黠的笑容配合那完美的脸庞,再加上下体传来的夹击力道让珽琛神志恍惚,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大人,民女知道,男人在做的时候如果舒服却不喊出来,会对身体有害的呢」
她伸出香舌,如同舔舐冰棒一般,在陷进胸部深处只露出尖端的肉棒上轻轻滑动。
「唔咕!」珽琛脸色涨红,单身多年的他哪受过如此香艳的刺激,只觉得一股令他毛骨悚然的尿意窜了上来。
「哼哼,大人还真是倔强呢,不过民女不讨厌呢,努力忍受快感的小男人形象,对比大人那种温柔的形象实在是……」
她双瞳中闪过一道情欲的光辉:「太令我兴奋了」
说着她完全将龟头含在口中,精心地责备着。
同时,那对硕果也随着口腔的挤压一上一下地晃动着,带给珽琛视觉和触觉上双重的满足感。
胸部弹力的压迫让根部的脉动越来越强烈。狐狸那带着小小肉刺的舌头在龟头上划过,带来清晰且瘙痒难耐的刺激。
「咕咕咕!!」
奇怪的口腔音过后,珽琛终于还是屈服于妖狐带来的快感,在她的香舌缠绕下交出了自己的第一发。
仅仅是一发,就令他全身瘫软,几乎站不稳。而白露这时候将他射出的精液咕噜咕噜地全都饮下,眯着眼睛,舔着薄唇道:「感谢大人的恩赐」
娇娃轻啼,美人顾盼,虽然身体软下来了,但加上白露那已经超越一般色情的话语,珽琛肉棒还是硬的一塌煳涂。
狐妖女士这种毫不矫情直奔主题的做法直接突破了男人的心房,确实让他暂时忘记了一些烦心事。
「啊,只是一次大人就累了吗没关系,咱们去床上做吧」白露看着丧失状态的珽琛,轻轻扶着他的手臂,在后者完全没有自我意识情况下,两人噗通地地倒在了床上。
只不过目前的体位相当奇怪,白露在上,珽琛在下。
这个大男子主义爆炸的男人居然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推倒了!
「虽然大人的精液很美味,但是呢,大人根本就没有按照民女说的那样乖乖地叫喊出声。」似乎很是困扰的狐妖大人用她洁白的尾巴轻骚着男人的大腿根部,让他发出了难受的哼哼。
「这样不仅会憋坏大人的身体,还会让民女质疑自己身为狐妖的性技呢,毕竟不能让大人舒服到叫出来,是民女的失职。」说完,她的眼中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妖冶地舔了舔嘴唇:「接下来,民女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取悦大人,如果大人觉得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叫出来,反之,请大声地喊出来,这样才是男人健康的体现~」
她扯下自己白色的内裤,露出散发着热气的女阴,悬于珽琛的肉棒上。那里的毛发十分整齐光滑,而且和她的发色一样,是白色的,看着格外诱人。穴口一开一合如同独立的生物一般,稍稍露出内部的光景,淫肉在不断地蠕动翻滚着,仅仅是直视,珽琛就仿佛有了下体被吮吸般的快感。
「狐妖的小穴都是为了让男人神魂颠倒而诞生的,所以请不要怜惜民女,尽情地侵犯它吧!」艳光四射的白露香舌外吐,小小的虎牙则在魅惑之外给她平添了一分可爱的感觉。
「先等等,让我缓一缓!」珽琛则是一脸惊恐地伸手想要拦住即将坐下的妖狐。刚才的乳交和口交已经夺走了他大半体力,肉棒却依旧敏感,如果现在进入那个迷魂穴里,怕是要马上完蛋!
「为什么要缓一缓呢刚刚大人明明一点都不舒服~」她似乎有些快意地说。
「噗呲!!」没有给他制止的机会,狐妖小姐轻快地将臀部压了下来!
只不过,在那之后,白露似乎是全身因为疼痛而抽动了一下,随后一股殷红的液体顺着两人结合的部分流淌而下。
「你,你……」虽然珽琛很想说白露这样色情熟练的样子怎么会是处女,但紧接而来的内疚感和舒适感让他闭上了嘴。
白露狐媚的小穴外侧有着相当厚实的一圈淫肉,这些肉非常温柔地磨擦着小珽琛的棒根,同时施以轻微的挤压,让它难以拔出,内部则充斥着黏煳煳的爱液,被崎岖不平的肉壁满满地涂在棒身上,最顶部是一张有弹力的小口,它顶住马眼一下一下地吸着,仿佛在告诉肉棒自己想要痛饮精液。
「呐,观山大人,白露的小穴,舒服吗~」成熟的肉体完全趴伏在珽琛的胸膛上,白狐在男人耳边色气地轻呢着,她的眼泪滴在珽琛的胸膛上,十分令人怜惜。
但珽琛真的分不出神去安她,因为即使她没有动,小穴里温柔但毫不间断的刺激一直在将珽琛逼迫向射精的尴尬境地。
「呜呜呜呜!」珽琛差点惨叫出声,但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他认为男人因舒服而呻吟出声是示弱的表现,这也是他从各种网络知识中汲取过来的。
但是,实在是太舒服了!
在她伏下身子的瞬间小穴也跟着做出了弯曲的动作,女阴上部的淫肉勾着肉棒的系带,顺着那完美的弧度出熘地磨擦了一下。
「呃!!」
在这样的联合刺激之下,珽琛爽得一副脸都歪掉的样子,但还是强忍着不叫出声,以防被白露看扁。
然而这只是令白露进一步增加了让珽琛屈服的欲望而已,狐妖小姐虽然看着温婉,但在床上的时候,可容不得一个普通人类男性对她摆谱。
「啊,看来还不够舒服呢,大人一点表示都没有~」她哭丧着脸,一边用手臂抹掉哗啦啦流出来的眼泪,但嘴角那抹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笑意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珽琛——她是故意的。
「民女一定要让大人感受到房事的快乐!」如同演戏一般的狐妖大人扶着珽琛的胸口,微微调整了一下臀部的角度,随后蛇腰轻轻一旋!
小穴里的肉壁随着旋转的动作一起绞榨着男根,如同拧抹布一样的动作带来的是淫肉紧紧的贴合与甜蜜的磨擦,以及更大力的揉搓,几乎是瞬间,珽琛先走汁就控制不住地漏了出来。
「白露,稍微等一下!」被淫肉突如其来的旋转刺激给逼迫到射精边缘的男人可悲地弓着腰,想要去抬她的腰肢,但伸出的手意外地被白露的纤手捏住了!
「什,什么」在他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双手就被引导着再次攥上了白露的果实!
「嗯哼~观山大人果然还是个孩子呢,居然这么钟情民女的胸部~」白露眯着眼睛,甜美湿热的吐息不断吹拂在珽琛的耳边,带着些许肉刺的小舌头勾过脸颊,产生酥麻的快感——那迷离的眼神,似乎是因为胸前大手的爱抚而十分舒适,这时候她才真正意义上像只狐狸而不是人类。
「不,不行!要,要——」
「哦大人,您要什么是要去了吗要射了吗」
白露妖异的瞳孔中,除了浓浓的情欲之外,更多的是对眼前男人的依恋。
想要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他,让他发出好听的娇喘,让他因为自己身体而意乱情迷,让他除了自己谁都不会依赖!
这一切都需要直接的性器接触来发动妖术,只要尝过这种美妙的滋味,无论是多么硬气或花心的男人就都跑不掉了。
很幸运地,白露成功推倒了这个单纯的男人,但同时,男人普通却意外强大的意志力也让她感到赞叹。虽然肉体敏感,精神却坚韧地抵抗着妖术的侵袭。
通过小穴流传过来的,他感情的深处,一个令人作呕的女人在摇曳着身影,让这一切都变了味。
娴静的表皮已经撕开,她狂乱而淫荡的柔软内里完全地展现在面前的男人眼前,她不只是感谢感恩这个男人,她爱着这个男人,即使她还是狐狸而非狐妖的时候,就已经想要把一切献给他了。
需要向他灌输更多的快乐。
白露深吸一口气,在此之前她早就有了觉悟。
「呐,大人,您知道吗,狐妖可是有一种极度强大的性技,能够完全开发出我们血脉里的魅惑能力和小穴功能呢。」
她停下了上下浮动的腰肢,松开强迫珽琛摸胸的双手,轻抚着两人结合的部分:「代价就是,狐妖必须将身心全部开放给对方,并从此尊对方为夫婿。」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胸膛剧烈抖动,似乎是兴奋,似乎是害怕。
「你何必呢」珽琛神色稍显清明,复杂地问:「我真的……只是把你当成一般的动物在疼爱喜欢着,没有一点对待同类的态度,即使是这样,你也还是要嫁给我」
「是的,观山大人。」她依旧笑着,少了一些媚态,多了一些温婉,就好像一人一妖刚刚见面的时候。
「即使是我单方面的付出也没关系,所以观山大人,不,珽琛大人,可以再叫我一次小家伙吗」
「真是败给你了,你让我重新找到了身为男人的价值呢,啊,指的不是做爱这方面的。」珽琛刚提起的一丝感动就被自己给撇得无影无踪。
「噗嗤,珽琛大人,您或许不是一个合适的床伴,但绝对是个合适的炉鼎呢。」白露吃吃地笑着,随后埋下头去。
「大人……珽琛大人……」似乎撒娇一样,白露用她白皙的脸蛋磨蹭着男人的胸膛,并祈求他说出那个用了两个月的称唿。
「好吧,咕,小家伙……」
啊啊啊啊真是羞耻!!珽琛心里都快抓狂了。
「太棒啦」白露开心得扭了一下身子:「感觉此生无憾了」
「啊啊啊,别扭!要射了!真的要射了!」本来想微笑的珽琛表情瞬间扭曲了。
「可以哦!请全部射给白露吧!」白露又切换回那种妖艳的模样,同时下体一阵不规则蠕动,本来只有贝壳大小的穴口突然张大,将抽出一些的肉棒,连棒根带蛋蛋全吞了进去!
「这是」
「嗯哼~这是狐妖的秘密哟」白露点着薄唇,那挤弄着的,波光流转的美眸差点将珽琛的魂儿勾走。
「接下来民女希望珽琛大人能正视身体的欲望和快感,顺从地大声叫出来。」她的嘴角流出一滴晶莹的唾液:「不,大人您即使是全力忍耐也肯定会受不了叫出声的~因为这是民女狐媚小穴的最终形态」
「咦啊啊啊」珽琛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下体突如其来的吸力打断了,白露的小穴裹夹着他的整个性器,从精囊到龟头毫不留情地爱抚着,淫肉好像恨不得把肉棒挤扁捏断一样使劲地磨擦蠕动着,但就是这样带着些许疼痛的感觉也根本无法掩盖凌驾其上的恐怖快感,酸麻的快乐将可怜的男人激得全身颤抖,不自然地扭着腰部,希望赶紧脱离这个魔窟。
但是他根本做不到,因为被丰满的女体所压制,他的臀部根本离床铺没有任何空隙,做不出抽出的动作,只能像条缺氧的鱼般痛并快乐地挺动。
但是,就算这样,在即将射精的瞬间,白露刻意地停下了激烈的刺激,给了肉棒一点点休息的时间,意乱情迷之中,珽琛用委屈的目光看着白露,那反差巨大的可爱表情让后者莫名小高潮了一下,小穴也剧烈地收缩,直接将肉棒咬住并喷涂上厚厚的一层爱液。
「珽琛大人~民女的女阴能够令您开心吗,能让您舒服吗」白露的眼睛里闪过淡淡的金光,一瞬间珽琛仿佛感觉骑在自己身上的这姑娘是位女神而不是狐妖。
「……」珽琛还想抵抗一下,毕竟他没多少讨好女性的经验,只觉得说出这种话实在是太不知羞耻了。
「嗯……珽琛大人……」白露坏笑着,微张檀口,发出一道足以让男人瞬间虚脱的甜美叫声。
「啊啊啊啊——」珽琛从来没有想过女人的声音可以如此腻人,那呻吟一般的叫声让他的肉棒跳动起来,撞在松开他的肉壁上,但民女没有再做任何运动,而他也动不了腰,只能尴尬地出于射精的临界状态。
「大人要诚实呢民女的女阴有让您心情愉快吗如果不乖乖说出来的话可是会变得不健康呢,不健康的精子民女的子宫是不会收下的」她的白色狐尾轻轻撩动着珽琛的会阴,带给他刺痒难耐的感觉。
「是,是的,啊——」
明明是个男人但他却嗫嚅着,一开始倔强的气势灰飞烟灭。
「对不起民女听不清楚呢~」白露嘴角再次咧大,紧紧地逼迫着身下的男人:「呐珽琛大人,请您再大点声,您觉得民女的女阴怎么样」这样问着的同时,她的阴唇抱住珽琛的蛋蛋,柔和地夹吸起来。
「很!很舒服!」终于,大声地喊出来的珽琛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他很清楚,如果不如白露愿的话他就会一直被玩弄,而不是解脱。
「那,您愿意成为我的夫君,每天享受这样快乐的感觉吗」
「啊」珽琛愣了一下,正常情况下求婚不是应该他来吗
「大人……」民女看到珽琛犹豫的样子,赌气一般地紧了紧女阴,然后者倒吸一口凉气。
「愿意,愿意,你是我最喜欢的白狐狸!娶了你我绝对不亏!」被折腾得快跳起来的珽琛带着哭腔道。
「哼哼,珽琛大人您真的不坦率呢」白露似乎也因为忍耐快感而微微颤抖着。「不过,这种倔强的性格真的非常非常——」
她高高地抬起臀部,随后勐地落下!
「啊啊啊!!」珽琛被两片肉垫子压着,但他的身体开始疯狂抽搐!!
「可爱呢」
和一般的射精不同,这次的射精异常持久且完全没有减弱的迹象,仿佛打开了射精的闸门就再也关不上了一样。
「这样我们就是夫妻了呢民女小穴的秘密也可向您展露了~」说完,顶着射精的腔内冲击感,白露吐着香舌,让小腹蠕动了一阵。
本来轻轻嘬吸着龟头的子宫口勐地变成婴儿拳头大小,将珽琛的龟头包裹了进去,子宫里面异常柔滑的内壁亲切地抱着龟头厮磨,同时只针对马眼的吸力居然扩散到了整个龟头。
「唔!啊啊啊啊啊——」
完全没有想到过的刺激让本来就汹涌的射精感转换成了火山爆发一样的劲头。
想对着白露的子宫奉献出一切精子,想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一瞬间珽琛空白的大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而脑海中常驻的另外一个身影,也渐渐离他远去了。
「这样直接地和子宫接触,完完整整地纳入夫君大人的精子,嗯民女就一定会轻松受精了呢」白露紧紧抱着珽琛,而珽琛的手完全无法从对方的胸口撤出,就这样被丰硕的果实强行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彻底屈服于快感的珽琛握住手中紧致的果实,狠狠地,大力地,似乎是要将它们揉烂,但雪白的,柔滑弹手的胸部即使是被他使劲地握住,也没有露出一丝红痕,乳肉甚至在微微放松的瞬间还从他指尖溢了出来。
美好的触感让他飘飘欲仙,配合下体仿佛要连魂魄都吸走的快感,珽琛在高潮的基础上再次高潮了——「啊夫君大人诶诶诶大人您别晕过去啊民女的妖术还没作用完全呐」
是的,从一开始,白露就是奔着让自己怀孕的目的和珽琛做的,在男人两个月悉心的照料下她根本离不开珽琛了。
同时她想把深刻在他记忆中的某个女人抹去,结果新生的狐妖小姐强制运转一个令自己怀孕的妖法,又将吸取记忆的妖法同时发动,过于贪心,导致受不了快感的珽琛直接休克了。
「结果最后没怀上,也没抹掉关于那个贱人的记忆吗」
鼓着嘴的白狐小姐一脸颓然和气愤地抚摸着男人的胸膛:「那个贱人似乎也不是什么善茬啊,不知道为啥有股同类的味道……」
她将狐尾圈在男人的腰间,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的气息:「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呢,夫、君、大、人」
今夜的雨似乎下得更大了。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