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生在小山村的吃奶故事

  安家立刻又沸腾起来,安家的女人们擡着安绥星涌进内屋,爬上那早已准
备好的大炕,继续疯狂地狂欢起来。春水泛漤,奶水如雨,淫露遍地,真是好一
个「春雨露」的安家。小祖宗,别急,瞧你饿成这个样子,慢慢吃,反正每次都吃不完。」
的确,他娘的奶水实在是太丰沛了,每次安绥星只吸完一只奶子,就吐出奶
头连连称饱,害得他娘每次只好将另一只奶子内的奶水挤到大海碗分给他的几
个姐姐享用。说到他的五个姐姐,对他也是疼爱有加。特别是每到晚上睡觉时分,
她们五姊妹便会光着身子,搂着安绥星入睡,生怕他冻着,还争相把自己的奶头
塞进弟弟的口,让他含着睡觉,睡个安安稳稳,特别是他的命根儿,更由五位
姐姐每晚轮流含在口,惟恐它飞走似的。安绥星就这样每天享受着如此的春水
滋润,一天一天地成长起来。
安绥星七岁时,他爹因故去世,他更成了家中的核心。为了爱他,他娘每天
黄昏都安坐在屋内,解开衣襟,捧着两个大奶子等着安绥星回来吃奶,而安绥星
每天回到家,看到他娘那两团淌着奶水的大奶球,就会不顾一切地扑过去咬住一
只奶头吮咂起来,吸得他娘的两个硕大的奶子一抖一抖的,漏出的奶水更是像雨
水般洒落在干地上,汇集成白花花的一片。
每次安绥星吮着吮着,就会感觉到他娘的奶头儿在他口渐渐硬挺了起来,
他便会擡头看看他娘,只见他娘闭着眼睛,口不知呻吟着什么,还不住地捧着
他的头往她那大奶子按,另一只手也不住地捏着另一只奶子,扭着那鼓胀的奶
头儿,奶水不断地从那紫红娇艳的奶头喷射出来,射出的奶水柱往往飚出好几
尺远,浇注在附近的桌凳上,弄得到处湿漉漉的,屋中还弥漫着一股很浓郁的奶
香。
他的五个姐姐也不敢怠慢,每天吃完晚饭后,便迫不及待地扒光衣裤,赤条
条地搂着弟弟上床了。也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安绥星前生造福吧,他的大姐安招
娣和二姐安盼娣还未生育,奶子中便能挤出奶水,后来连三姐安来娣也出现这种
怪事,惊得安夫人也连声称奇。
然而安绥星可高兴了,他每天晚上都会双手捧着拼命三位姐姐柔软的大奶子
吸食着她们那新鲜的奶水,还不时用手轻轻捏抚着那些巨大的奶子,用舌头拨弄
着她们那翠红欲滴的奶头儿,逗得她们无不窃窃呻吟,纷纷用手挖弄自己的蜜穴,
捻弄着那娇嫩的阴核,还流出了大量的密汁,和着奶水润得满床都是。而那两位
还没奶的小姐姐,就争先恐后地握着安绥星的命根儿,放在口吮吸轮流起来,
还不时用手玩弄着自己的蜜穴,并将自己的蜜液涂在安绥星身上,用舌头慢慢地
舔食。就这样,每个晚上,安家都在如此淫糜的游戏中渡过。日子过得很快,眨眼间安绥星已经十五岁了,长得俊朗威风,面目清秀,身
上的肌肉层层分明,十足的勐汉子,他每天仍过着相当荒糜的生活,他娘的奶子
仍旧饱满,奶水充沛,每次都灌得安绥星肚子鼓胀,而他的三个大姐姐的奶水也
日益丰沛,特别是二姐安盼娣,奶子特别的硕大饱满但又坚挺非常,丝毫没有下
坠的感觉,奶晕儿由于谷奶的原因向前微微地鼓起,粉红色的大奶头儿有如大拇
指般粗,又由于奶水过足,奶头儿常常被激出的奶水所润,鲜嫩莹透,犹如新鲜
的樱桃,叫人看到都会忍不住淫性大发。安绥星就这样每天吸食着她们的琼浆玉
液,以至于他每天只有晚餐这一个正餐,其他时间都以奶水充饥。
可遗憾的是,他那两个小姐姐虽已长得亭亭玉立,但奶子却仍没有奶水,
不过她们却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每天早上用她们那充满着体香的淫露来喂食
弟弟,她们会在弟弟刚醒来的时候轮流坐在弟弟的头上,用那长着稀疏淫毛的蜜
穴正对着弟弟那饥渴的嘴唇,让弟弟用舌头不断地舔弄,并将流出来的蜜汁全部
吞咽入肚中,后来安绥星还为这起了个名字,叫「甘露膳」。
或许是长期受到奶水蜜汁的滋润,他那根儿特别地粗壮,且久经不衰,常常
把他的姐姐们弄得个个浪声震天,高潮叠起,为了防止出事,安绥星还照着他娘
的指导,将自己的精液在姐姐们的口中放出,让姐姐们也能够尝尝自己的「奶水」。
那年秋季的一个午后,安绥星正在地干活,忽然看到一只野山鸡呆头呆脑
地向他这边走来。
「好,把它抓回去熬个鸡汤,让我家的女人都补一补,好下更多的奶。」
想着想着,安绥星偷偷地跟这那只野山鸡不知不觉地走到林子边的草丛,
忽然,这只傻傻的野山鸡突然精明起来,拍拍翅膀一下子钻进茂密的草丛消失
了。
「狗日的!」安绥星狠狠地骂了一句。正准备转身回去,无意中发现这草丛
仿佛还有其他人。「会是谁呢这地方很少会有人来。」
怀着一种好奇,安绥星慢慢向那个人靠近。当他悄悄拨开最后一层草障后,
眼前的一切把他惊呆了。只见一位年约二十五六的美艳少妇正坐在杂草堆上自慰,
她敞着衣裙,一只手捧着一只硕大得足可傲视群雌的奶子将奶穗儿往自己的樱桃
小嘴送,只见那奶晕儿大如杯盖,奶头儿巨如棋子,顔色鲜红,晶莹透彻,简
直是无可挑剔。说实在的,安绥星从没见过如此伟岸的胸乳,她的两个奶子足可
顶得上两个大西瓜,而且相当挺拔,与她那娇美玲珑的脸蛋儿和纤细的身材相比,
简直是无法想象,他看得目瞪口呆,口水横流。
最让他惊讶的是,当那骚娘儿把自己的奶头儿塞入自己的小嘴吮吸后,她
的嘴角竟漏出了些白白的汁液。是奶水,这骚娘儿竟然有奶水,真是天赐的尤物
啊。安绥星的下身立刻膨胀起来,支起了一个小帐篷,但他仍不露声色,继续观
察这位骚娘儿的表演。只见那位骚娘儿一边吮吸着自己的奶水,一边把手伸向了
自己的蜜处,哎呀,好厉害,是白虎啊,只见她的私处白白嫩嫩,光光熘熘,没
有一根儿淫毛,她用她那修长的玉指慢慢拨开她那羞涩的花瓣,边捏着淫核边挖
弄着阴道,淫水潺潺地流出,浸湿了大腿根儿附近的干草堆。
她忍不住地轻轻呻吟起来,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她那巨大的奶子也跟着不
断地起伏,更要命的是,当她激烈地摆动身子的时候,她的樱桃小嘴渐渐松开了
她的奶头儿,两只奶子在她那无比欢快淫糜的节奏下剧烈的晃动,看得安绥星眼
花缭乱,头昏目眩,那骚娘儿的大奶头在如此激烈的刺激下开始疯狂地向外激射
着浓稠的奶水,一时间只见奶花四射,奶雨纷纷,甚至有一部分还洒落在安绥星
的脸上。安绥星哪还受得了,立刻抓住自己的命根儿疯狂地套了起来,自己也忍
不住呻吟开来,霎时间淫叫声此起彼伏,双方都在这种逍遥无度的意境中升入了
自己那极乐的天堂。
「出来吧,不用躲了。」那骚娘儿高潮过后躺在杂草堆上微微地喘着气,她
当然已经发现了安绥星,吃吃地笑道:「怎么样,好不好看呢」
安绥星不敢出来,那骚娘儿双手插腰发起火来:「你小子好大胆,你知不知
道我是谁,你连你姑奶奶都敢乱来,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这时安绥星只好挺着他那还流着阳精的巨大阳具走了出来。那骚娘儿见到原
是如此相貌堂堂、威武健硕的男儿,又瞟到他那无比巨大还流着阳精的阳具,不
由心中怒气全消,喜上心头,脑子立刻闪现了一个念头,顿时春心大发,私处
又开始冒出了丝丝淫汁,但她为了不让安绥星发现自己的企图,忙用衣物遮住自
己的私处,仍故作严肃地质问道:
「你知道你干了些什么吗」
「对不起,我是路过这儿偶然看见的。」
「住嘴!这儿那么荒凉,你怎么会有事没事地路过这儿。」
「不是的,是因为有只鸡……」
「什么你把我比成一只鸡」
「误会呀,其实……」
「不用狡辩了,今晚巳时你到这儿来,看我如何惩罚你!要是你敢不来,哼
哼……」
「什么」安绥星有点儿慌了。
「今晚就我一个人来收拾你!」骚娘儿似乎看到了安绥星的表情,忙补充道。
「哦,对不起,大姐,我今晚一定来此认罪受罚!」
听到这,那骚娘儿别提多兴奋了,计划可以如期进行了,顿时两股间春水横
流,其实她多虑了,安绥星还巴不得这样呢。安绥星又一次向那骚娘儿「道歉」
后,然后拼命地瞟了几眼那骚娘儿的巨奶,喜滋滋地回家了,但心却一直纳闷
着:
「那骚娘儿是谁呢嘿,管它的!」
回到家,吃饱了娘奶,干完了晚饭,安绥星的姐姐们立刻扒掉了自己的衣裙,
大姐和二姐还迫不及待地把各自的一只冒着奶水的奶头同时塞进安绥星的嘴
安绥星含着这两个肥奶头狠狠地吸了一把后便吐了出来,边擦拭着嘴边的奶
水边撒谎道:「很不巧,我今晚有点要紧事儿要去急着办。」
「什么事那么严重不如吃完奶再走吧,我的奶胀着呢。」二姐用手使劲搓
揉着她那傲人的奶峰儿,奶嘴儿喷射出了浓稠的奶液。
「是啊,急也不急于一时。今晚还是重要日子呢。」大姐接着劝道,继续将
自己的奶头往安绥星的嘴塞。
「不行啊,真的很急,一刻也耽误不得,今天就只好委屈各位姐姐了。」
安绥星说完,立刻一熘烟儿似的窜出家门跑了出去。
「不行啊,偌吃饱了姐姐们的奶,就吃不下那骚娘儿的奶了,各位姐姐,就
算今晚是什么重要日子,今天我安绥星也要对不起了。」
一眨眼儿的功夫,安绥星就熘入了草丛堆指定地点,看到那骚娘儿早已打
着火把等在那儿了。只见她把火把插在厚实的泥土中,全身赤条条地坐在杂草堆
上,两腿盘坐着,两个无比硕大的奶子在胸前不断地晃动,左手不时地插入那光
熘熘的蜜穴中挖弄,再将沾满蜜汁的手指放入口内吮吸。
「你来迟了。」
「不,我想现在时间刚刚好。」
「好啊,还敢狡辩。」
「不是的,我……」
「不用多说了,罚你帮老娘把这舔干净!」
那骚娘儿说着便将她那丰满的臀部向前撅起,使蜜穴正对着安绥星的方向,
并顺势躺了下来,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扒开她那湿润的花瓣,露出那无比神秘的
花园,映着火光,安绥星清楚地看见潺潺的春水正不断地从蜜洞中涌出。安绥星
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立刻扑了上去将头埋入那骚娘儿的两腿之间疯狂地舔食起
来,还不时吮吸她的阴核,发出「嗞嗞」的响声。那骚娘儿哪受得了这般刺激,
不时发出醉人的淫叫声,两个巨奶也由于不断地晃动和刺激而激烈地喷射出奶水
来。
「好吃吗」那骚娘儿嗲声嗲气地问道。
「好好吃啊。」安绥星边吮吸着淫水边回答道。
「还有更好吃的。」
「是什么」
「是老娘的奶啊。」
安绥星从那骚娘儿的双腿之间擡起头来,只见那骚娘儿迅速用双手将自己身
子撑起坐直,用两手拨弄着两个巨大的奶子,笑嘻嘻地对安绥星说:
「我们现在就来个饮奶赏月,如何」
对呀,今晚正好是中秋十五,难怪大姐说今晚是重要日子,别人吃月饼赏月
而我们在这吃人奶包子,美哉美哉!安绥星心中十分兴奋,但仍故作无知地问
道:
「怎么个饮奶赏月」
用左手将左奶头塞进自己的嘴,轻轻地吮吸起来,不一会儿安绥星
便听到了她喉咙发出的吞咽自己奶水的声音。骚娘儿用右手拎着右奶头在安绥星
眼前晃了晃,脸上露出了渴望而又淫秽的笑容。安绥星口干舌燥,立刻扑上前去
噙住骚娘儿的右奶头没命地吮吸起来,发出了极大的响声,大量的温热的奶水从
右奶头喷射出来,洒落在安绥星的口腔,差点儿没把他给呛着。
「别急,嘻嘻,催命似的。」
「嗯……嗯……」安绥星顾着吞食着鲜甜滑口的人奶,随便应付道。
「先别急,这样吧。」骚娘儿忽然松开自己的奶头,并将含在安绥星口中的
奶头也拔了出来。
「怎么了」安绥星满脸疑惑。「我们不是要赏月吗」
骚娘儿神秘兮兮的笑道:「我有一个好建议。」
「什么好建议」
「我们姑且把奶当酒,今晚就在这儿干了吧。」骚娘儿边舔着自己的奶头儿
边笑嘻嘻地说到。
「真是求之不得啊!」安绥星立刻又一口叼住骚娘儿的右奶头。
「不,现在你来吃左奶头吧,你的食量大,我的食量小,右奶子你刚才吃了
不少了。」
「好!」
「先别急,我们先来干杯吧!」
「干杯」安绥星非常疑惑。
「就这样。」骚娘儿这次用右手拎着右奶头在安绥星面前晃了一晃,将左奶
头塞到安绥星手中,安绥星顿时明白了,马上用手提着骚娘儿的左奶头朝右奶头
碰去。两个奶头碰在了一起,上面的口水和奶水交混起来,在月光和火光的映射
下,形成一道奇妙的景象。
「好,干了吧。」
骚娘儿吃吃地笑完,便立刻含着自己的右奶头吮吸起来。「嗯……嗯……」
安绥星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那骚娘儿的奶量相当惊人,安绥星马不停蹄地
吃着,绝不敢张开口,否则那激荡的奶水会从口涌泄出来,他吃着吃着,感觉
到那骚娘儿的奶的确非同凡响,比起他吃过的其她人奶,其味道真可谓有过之而
无不及,香滑可口,润及五腑六脏,顿时觉得全身血液沸腾,淫根暴起,实在是
淫欲难忍。
想着想着,安绥星突然向那骚娘儿压下去,那骚娘儿也不反抗,顺势躺了下
来。
两人口中仍叼着骚娘儿的奶头,但安绥星的淫根已经迅速探入那骚娘儿早已
春水荡漾的淫穴之中,快速地抽插起来。渐渐地,两人先后都松开了奶头,激烈
地交合起来。霎时间,骚娘儿的奶水和淫水,两人的汗水,随着性交的节奏四处
挥洒着,在中秋月光的照射下,形成一道极为淫荡荒糜的风景。
两人高潮了无数次,那骚娘儿也喝下了安绥星无数的精液,两人渐渐在疲倦
中堕入梦乡,一觉睡至第二日晌午时分,安绥星才依依不舍地吐出骚娘儿的肥奶
头,收拾衣服准备回家。临行前,安绥星再三询问那骚娘儿叫什么名字,住在那
儿,以后还能否相见但那骚娘儿却只是摇摇头,深然地说道:
「有缘会再见。」
安绥星自讨没趣,只得再次将那骚娘儿的两个肥奶头一齐叼入口中狠狠地吸
了临别的最后一把奶水,吻了一下她的蜜穴,悻悻地熘回家去。而安绥星也许并
不知道,他的一生就要为此改变了。
安绥星百无聊赖地回到家中,却只见他娘和五个姐姐早已坐在屋内等着他了。
二姐将安绥星拉进了内屋,迅速扒下了衣裙,将两个丰韵的奶头儿一齐挤入
安绥星的口中并捏揉起来,奶水汹涌地喷射在安绥星的口腔内,安绥星顿时感受
到口腔内一股酥麻的感觉,二姐拼命地将自己的两个奶子往弟弟的口塞,可能
是二姐太急了,又或许是二姐的奶子太大了,安绥星的口塞满了二姐的奶肉,
根本无法合嘴,更别提说话了,二姐那两颗坚挺的奶头儿直插入安绥星的喉门,
向食道内疯狂地喷射出稠浓的奶水,但奶水实在是太多太急了,大量的奶水仍从
安绥星的嘴角溢了出来,安绥星的头随着二姐的挤压深深地埋入到二姐的乳沟,
唿吸着那混淆着奶香和少女体香的气息,安绥星渐渐感到了一丝醉意,自己仿佛
又一次升入了天国,而此时他的命根儿再一次挺拔起来。
大姐和三姐也紧跟着在安绥星的口腔内放了奶,而安绥星接着继续饱饱地享
受了一顿「甘露膳」,并和每个姐姐大战了一场,就这样他又恢复了他往日正常
的生活,但他的心中仍然对那位巨奶骚娘儿恋恋不忘。于是,安绥星每天在地
干完活,都要抽空跑到那杂草堆看一看,希望能再见那骚娘儿一面,还四处打
听她的下落,但每次安绥星都是失望而归。后来,安绥星干脆每天晌午都跑到那
杂草堆中,幻想着那奶水丰沛的骚娘儿,揪着自己的命根儿套了起来。
日子就这样又一天一天过去了,那骚娘儿仍杳无音信,但厄运却开始慢慢降
临到安绥星的头上了。到了那年的大寒的傍晚,外面大雪纷飞,无所事事的安绥
星正躺在娘怀吸食着奶水,突然有三个人踢开了安家的大门冲入了屋内。安绥
星一惊,忙吐开奶头站起来厉声喝道:
「来者何人民宅不得乱闯!」
这时他的五个姐姐听到了声响,也赶紧从内屋冲了出来看个究竟。
「我们是鲁爷的人,今天专程来治你这个小子。」三个人中最高最壮,满脸
横肉,披着灰马褂的「小头目」冷冷地说道。
「鲁爷是村长我从来不和他打交道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安绥星镇
定地说道。
「放心,我们是不会搞错的,你也知道鲁爷的脾气,还敢玩他的女人,你胆
子也太大了!」那「小头目」故意把声调放得很高。
安绥星顿时一切都明白了,原来那骚娘儿是村长的女人,这下可捅了马蜂窝
了。安绥星的神经心立刻紧绷起来,两眼不住地扫视四周,看看有什么武器,
或有什么脱身之计。那「小头目」倒也厉害,很快从安绥星的神情中看出他的企
图,便迅速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用黑洞洞的枪眼指着安绥星的鼻子奸笑道:
「你小子还想玩什么花样没枪斗不过有枪的,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一趟。」
「不要,大爷!求求你放了他吧!」
安绥星的娘和他那五个姐姐听说要把安绥星带走,忙跪在地上,又拉又扯,
哭哭啼啼地向那三位不速之客求起情来。然而,无论她们如何哀求,安绥星还是
被带走了。按照村的规矩,偷情的男女是要「种荷花」的,既是把他们绑起来
扔到河淹死,安绥星被绑了个结结实实,虽然终于看到了日思夜盼的骚娘儿,
但在深更半夜随着鲁爷的一声令下,安绥星跟着那久违的骚娘儿被一齐推入到
春水河去了。
安绥星在河水拼命地挣扎着,但身上的绳子实在是缚得太紧了,一切的努
力都无济于事,大口大口冰冷的河水呛入了他的口中,寒冷的河水麻痹了他的神
经,耳边依稀听到了岸上传来的笑声和姐姐们的唿喊声,渐渐地一切都模煳了,
安绥星这会儿只能想着,这回一切都完啦,大家来世再见吧……
不知不觉,不知昏厥了多久,安绥星慢慢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正躺
在一张床上,怎么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我现在是在天国吗安绥星勉强地扒
开身上的棉被直起腰来环顾四周,朦胧中,他渐渐看清了周围的一切,咦这是
哪一间简陋的小木屋内整齐地摆放一个简陋的梳妆台,屋角边上也整齐地几
张简陋的桌椅,再加上现在睡的这张大炕,一切都是那么普普通通,一切又都是
那么神神秘秘,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到底死了没有安绥星仍在不断地问着
经过一番快速的讨论,最后一致决定由三姐将这个女人背回家去疗养,其馀
人仍留在河边继续打捞。三姐汗流浃背地将那个女人背回家中,立刻将那女人身
上的衣物全部除下,再浸入早已准备好原打算用来帮安绥星暖身的放满热水的浴
桶中,慢慢搓揉起来。
那原本冻得缩成一团的女人在热水中渐渐舒展开来,这时,刚刚回过神来的
三姐才开始慢慢观察起这个女人来,她的目光立刻被那女人巨大的胸脯所深深地
吸引,雪白柔嫩的巨型奶球由于受到水的浮力在热水中轻轻地漂浮着,两个鲜红
的大奶头犹如两颗多汁的大葡萄,在热水的刺激下慢慢地挺立起来,最神奇的是,
当三姐慢慢抚摸挤弄那女人的大奶子的时候,那两个巨奶头竟在热水中涌喷出大
股大股的稠白汁液来,看得三姐目瞪口呆。好一个天生的尤物,三姐望着那女人
美艳动人的脸儿,终于明白了她弟弟不顾一切对她痴心的原因了。
这时,三姐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异常的冲动,她深情地望着那还在昏睡中动人
楚楚的骚娘儿,想象着自己的弟弟也在这个大浴桶中,正搂着这骚娘儿拼命地插
送着,还不时回头冲着她微笑,想着想着,三姐心中萌发起一股莫名的兴奋,三
姐拼命地压抑这这股兴奋,继续帮这个女人洗身,可是,那女人犹如丝绸般滑嫩
的肌肤不断刺激着三姐,加上三姐对弟弟的无限思念,她终于迷煳了,她通红着
脸颊,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口轻轻吐着柔气,双手不停抚摸着自己娇嫩白
皙的肌肤,神秘的三角地带也逐渐地春水淋淋,三姐忍不住用自己那纤细的手指
慢慢伸入蜜洞中掏弄起来,她的蜜穴立刻发生了一场大泛漤,春水湍湍而出,顺
着她的大腿根儿向下流去。
三姐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自己也慢慢地泡入到那个大浴桶中,搂着那骚娘
儿,用自己那湿润炽热的红唇慢慢地对到那骚娘儿仍旧冰凉的嘴唇上,伸出舌头
探入那骚娘儿的口,搅着她的香舌翻弄起来,不时把自己的香涎注入那骚娘儿
的口中,希望那骚娘儿能感受到她的一份温情和一份对安绥星的思念。渐渐地,
三姐的热唇从那骚娘儿的嘴唇处慢慢往下移,舔过她那无比滑嫩的粉颈抵达了她
那无比傲人的胸部,并顺着奶子那优美的曲缐慢慢下滑,最后终于叼住了一个无
比诱人的尖峰,还将她的另一个奶峰儿也一齐送入自己的口,温柔地吮吸起来。
大股大股的奶水立刻涌入三姐的口中,三姐温柔地吮吸着骚娘儿那香甜的奶
水,但那骚娘儿的奶量却是相当惊人,就连安绥星都应付不了,更何况娇滴滴的
三姐,奶水从那骚娘儿的肥奶头中如获重释般地汹涌喷出,差点没把三姐给呛着,
大量的奶水从三姐的嘴角出潺潺溢出,三姐在吮吸中还不断用自己的粉齿轻轻地
嚼咬着那骚娘儿那已慢慢坚挺起来的巨奶头,那两颗坚韧的大奶头在三姐的口中
随着三姐的吮吸轻咬的节奏欢快地跳动着,并不断地激射出那似乎无穷无尽的奶
汁。
「你小子什么货色,还祥和大爷我叹条件,别痴心妄想了,我已经在屋子
安放了炸药,只要等我点然引信,你们都得死,哇哈哈哈哈哈……」鲁德玄放声
大笑起来。
说来也快,乘鲁德玄大笑的时候,安绥星立刻起枪,一枪不偏不倚击中鲁德
玄的右胸,鲁德玄跌跌撞撞的晃了两下,重重地趴在了地上。安绥星立刻扑过去,
夺过鲁德玄的手枪,一只手一只枪向他的手下们扫去,他的手下纷纷倒地,还有
一些畏惧于安绥星的神勇,纷纷弃枪而逃。安绥星似乎轻而易举地胜利了,其实
他有一次大意了,他只打中了鲁德玄的右胸,而人的心脏是在左胸,所以当他把
李氏三姊妹解救出来后,准备回去收拾那片「战场」时,忽然发现鲁德玄早已爬
到了门槛旁,手握着一支从他死去的手下那得来的枪,对着他笑呵呵的说:
「我快要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安乐的,我这枪只有一颗子弹,我要让你们
无家可归!见鬼去吧!」
还没等安绥星反映过来,鲁德玄已经扣响了扳机,射向那早已安放在屋内大
梁上的炸药,顿时一声爆响,硝烟磙磙,飞沙走石。
安绥星他娘和五个姐姐,还有燕小瑶和李氏三姐妹迅速跑到早已成为一片瓦
砾的大屋废墟旁边大声唿喊着安绥星的名字,而村的人都听到了爆炸声,纷纷
跑出来看个究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