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素和木兰花的主人

  眼前有个女人裸着体,有一副美丽的身材曲线,带着凌乱的披头散发,脸蛋
带了红晕,展现女人的风情万种时也露出风骚之味,非常漂亮。
那女人,就是白素。
真好看。白素暗道,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自己了,她边拿起梳子
竖着头发,边欣赏自己的样子,她认为这样的自己比平时穿着少妇装,把头发盘
起来的模样还要好看几百倍。
她站起来,慢慢的后退,直到镜子完全展现自己的全身,从上到下打量着镜
中的自己,转着身子翘起美臂,用双手托起自己傲人的豪乳,这对豪乳里充满了
她的人生经常被男人干的回忆。
白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被卫斯理以外的男人干上是在公园里,对方是几个小
混混,他们趁卫斯理上厕所时从她的背后抓住胸部,把她干上来。
自己的贞操竟然没满一年就这么轻易被人夺走了,好在整个过程没被卫斯理
和其他人看到,那些小混混没撕烂她的衣服,当卫斯理回来后接白素时,白素已
经把自己打理好,看起来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
但那事情在白素的心里挥之不去,成为心理阴影,后来不知为什么,在日本
的酒吧里被淫乱的场所刺激,使白素和山本剑男之间发生了种种事情,发生了种
种关系。后来从日本回来几年后,卫斯理因为外星人的装置而昏迷了,这期间白
素和木兰花被张言德抓走,当了好几个星期的性奴。而最后自愿和自己仆人老蔡,
和自己的大XX发生了不得了关系。
这一切都在这对豪乳里,这豪乳就是因为经历了那些事才会演变而来的,有
好几件衣服因为太小而穿不上,最近更是有好几件衣服穿上去后因不能容下肥大
的奶子而在胸口处裂开,直裂到衣领上,展现她深深的乳沟。
为什么自己会经常遇到这事情每一次和男人性爱时,不同的男人都会给她
不一样的感觉,那感觉做了越多次就越强烈。那些是从来没在卫斯理身上尝过,
白素不认为卫斯理那方面差,至少和那些小混混比起来还要好,可有时候自己却
是想要尝尝其他男人的味道,最近想得更繁密。正如山本剑男说的,女人本性淫
荡,只要具备特定条件就不会满足于一个男人,其中一个条件就是被其他男人干
上时尝到背叛丈夫的滋味,本性就会被激发出来。她知道自己的性欲已经停不下
来了,自己连XX都愿意养来给他干上来了,要是给男人知道还有脸当卫斯理的
女人吗
思考之时,忽然听到「咔嚓」的开门声,白素吓了一跳,缩起身子,一只手
横遮胸部,另一只手盖着下体,向门的方向望去,却是见到大XX抬起前脚转开
门,用头顶着推车推过来,上面放着美味丰富的早餐。
大XX见到白素光熘熘的,上去舔白素的逼。白素很紧张,被大XX舔出淫
水来。
暂时就当大XX的荡妇吧,等卫斯理醒来后就停止吧。白素回想昨晚与大X
X欢乐,把两个月的性欲全都解放出来,那时候仿佛是一场梦,但她明白这不是
梦,因为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是裸着体,她从来没有裸睡的习惯,于是她给自己从
容犯错的机会,她将大XX抱起来,一起倒躺在床上,手伸到大XX的XX鸡巴
那里,轻轻地挑逗。
大XX只是想试看白素可以接纳他到什么程度,可他没想到仅是舔舔下,白
素就主动引诱他过来!大XX十分高兴,看得出白素是真的被他的XX鸡巴给征
服了,
一日又一日,白素都会和大XX交合,一天里少的有两次,多的有五次,她
不理会大XX的发情不对期,做多了后,白素知道自己心里有渴望被虐的倾向,
只要大XX越把她干得狠,她就越感到兴奋。
如果卫斯理在这里的话,一定不知道自己被大XX戴上好几顶绿帽,还傻乎
乎的每天花钱来饲养他来干自己的妻子。一想到这点,白素便觉得自己作为女人
很有成就感,可以像普通女人一样去尝试偷情的滋味。
但是别的女人偷情的话必须是偷偷摸摸的才行,白素却是可以在老蔡的目视
之下堂堂正正的带情夫进房,光明正大的带奸夫出来,可以在老蔡看不到的任何
地方和大XX欢乐,甚至有好几次把大XX带进浴室里干起来,而老蔡却因为耳
朵不灵光而不知。
卫斯理,我对不起你。白素偶尔会对在医院躺着的卫斯理感到惭愧,因为她
发现自己爱上这只大XX了。
大XX之所以能够征服白素的因素不只是体力和鸡巴好,他懂得情趣,懂得
分寸不给他人发现,也懂得用许多做爱姿势来配合白素,达成两方心灵互动,这
些人类研创出来的姿势由XX来做,显得古怪刺激,而众多姿势里他最喜欢白素
主动摆成XX爬式,被自己的宠物反当成XX,滋味更是难以形容的兴奋。
白素也喜欢自己趴着地被XX干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喜爱,白素每一
次注意到大XX的颈上有套着一个XX项圈时,心里都会有一阵鼓动,想要戴上
试试看。
白素抚摸着大XX的项圈,犹豫不决,生怕自己真的这么做了就无法回头,
但心里又催促她成为一只母XX的贱样。
白素双手搂着大XX的颈项,温柔的替他解下XX项圈,捧在手心。她解开
了衣裤的纽扣,衣裤从她身上滑下来,展现雪白的胴体,她便把XX项圈套在自
己的颈项。扣紧后,她的身体忽然失去了力气,顿时软下来,噗咚一声正好以双
膝和双手撑着地,形成跪拜的姿态呈现在大XX的面前。白素对自己失去了力气
感到惊讶,只能用双手勉强撑起身体,她抬头看着大XX,发现他原来是这么高
大。
她心里却是异常的兴奋,她曾经当过张言德的母XX,她知道现在应该要做
什么,她双手叠在一起,头磕在其上,道:「小白为主人请安。」
XX项圈是奴隶的象征,大XX见到白素替他除下项圈,觉得自己的地位提
高了,接着见到白素竟然把刚除下的项圈穿在自己的颈上,对自己的宠物跪拜,
还给自己去个不像人的名字。
XX成了主人,而主人成了XX。畜生成为人类的主人,人类成为畜生的奴
隶。
大XX高高抬起头,样子十分神气,来到白素的前面俯视她,正好见到白素
要抬头,大XX生气叫了一声,伸出一只前脚踩在她的头上,不给她抬起。大X
X使的力度不大,只要白素稍微用点力就可以抬头了,但白素不想反抗,认为自
己有错在先,因此大XX拿下前脚后还是不愿抬头,等到大XX对她吼叫一声后
才抬头认错。
今晚的晚餐白素不在厨房里吃饭,她把自己和大XX的饭菜带到卧室里,先
把自己打扮成母XX模样,然后双腿和额头紧紧贴地,双手将装了美味的盘子高
高举起,请他吃放。等到大XX吃够了后,白素便学着XX的方式,双手放在盘
子两边,把头放到极低,几乎是脸贴着盘子张嘴一口一口的吃剩下的食物,又把
盘子舔得干干净净,简直就像刚洗好那样光滑。
人的五官构造和XX不同,不适合用XX的方式用餐,因此白素抬起头,脸
上已沾满米饭,她照了镜子看自己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大XX见她这副模样,
十分有趣,上去把她脸上的米饭舔起来吃,之后白素把盘子交给老蔡,老蔡不明
白为什么女主人的盘子上会有XX的臭味,只以为是大XX调皮,抢了女主人的
食物。
以前她根本不明白好好一个女人怎么会喜欢这些玩意,现在只当一次的XX
就明白了,并沉醉于被畜生控制的生活中。
大XX虽然喜欢女神纯洁,但也喜欢女神下贱的样子,为了要让她更加贱,
对白素下了主人的指令。白素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旦大XX对她XX叫,好像隐
约明白大XX要对她做的事,马上便跪下来照做了。
虽然大XX的XXXX声极相似,容易听错,但是只要白素一做错指令,大
XX就会举起前脚打她一个耳光。虽然脚掌没伸出爪使白素抓伤,还是对白素的
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听久了,白素能够从大XX任何的叫声中的细小差别来了解他的语言,一听
到大XX下了指令,她迅速跟着指令做出来了,不论是举手、站立、躺下等等全
都做到了。
大XX对自己的母XX的训练结果感到满意,他开始下了更难的指令,没几
天后白素也成功做出来了,大XX很期待白素早上会听他的话,光着身体去外头
咬一份报纸回来,不过这么做只会杀鸡取卵,大XX才不要为了玩得更刺激而使
白素名声败坏,他还要和她玩更长的时间,甚至是一辈子,一辈子要白素当他的
母XX。
大XX一开始偶尔会对白素像是个老情人那般温柔,但之后渐渐的少了,取
代而之野兽本身俱来的兽性,想干就干,只要老蔡不在这里,不管在哪里或什么
时候,只要大XX的性欲来了,不管白素愿不愿意就会跳上来压住把她干到乱七
八糟的,干到自己爽了把她弃在一边离开,简直没把她当做人来看。有时候大X
X离开卧室前会把白素锁在的床铺头,只给她有小小的活动范围,旁边正好有个
梳妆台的镜子,方便照着她,好让她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下贱到什么程度。
可不是吗人类在地球上是万物之灵,地位远远高于任何动物,而白素却是
自愿戴上大XX的项圈,给自己一个像一头母XX的名字,称大XX为主人,任
他牵着自己走,学用XX盘装饭菜来吃,彻底的把自己从万物之灵和女主人的地
位降到比XX还要不如的母XX。
这样的白素,还能当人看吗
可白素却喜欢大XX对她做的一切,大XX锁着她时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内心
深处,而大XX干得狠时,特别是XX鸡巴根部的肉球塞进逼里的那一瞬间,白
素才觉得自己有一个被解放的感觉,有好几次放荡的认为自己是个女人是件很幸
福的事,几个月前为了照顾卫斯理而愁眉苦脸的她现在了柔光焕发了。
白素那方面过着性福的生活,而木兰花又过得如怎样木兰花托人研究淫药
剂的解药已经开发成功,她想白姐姐有多个月没来找她,不知道是不是她已经成
功解了淫药的毒她对自己的仆人,老蔡的性能力是否感到满意
由于警察的工作很忙,一做便是一整天,木兰花决定请一天的假来拜访白素,
到了那天,木兰花驾自己的车子朝白素的家驶去。途中她回想老蔡被下药后对她
做的事,她最喜欢老蔡把她抱在空中干着时,又用力拍打她肥臂,没有半点爱怜
她的意思,只把她用来发泄的工具而已,显出极霸道的大男人主义。
作为警察的她无法反抗,作为女人的她更是无能为力,只能任他摆布,可以
做的就是翘起屁股给他干。
但木兰花极喜欢这样的老蔡,觉得这才是真正男人的表现,而高翔在夫妻交
合上太过爱护她,反而让她觉得有点没意思。
她到了白素家,已经是中午时间,按了门铃后,出来迎接她的是老蔡,木兰
花一见到他不禁紧张,生怕他会想起来对她做的一切,同时也期待他会展现男人
霸道的气概把她压在床上干上天。
老蔡请木兰花进屋,大声唿叫白素,之后白素从二楼下来,请木兰花坐在沙
发上,自己坐在她的对面,大XX跟随在其后,跳到沙发上坐在白素旁。白素的
坐姿十分优雅,展现了贵妇的气质,但木兰花见白素没理会自己的宠物一举一动,
不知为什么觉得很不合理。
到底是哪里不合理木兰花一时之间还想不到,只有警察的直觉这么告诉着
她,之后她不管了这些事,和白素聊起话题。
两位极美丽有出色的女人之间谈的话,大XX没听进去,因为他被木兰花的
样貌给吸引着,他看着看着不知觉的沉迷了,他起身钻进白素的怀里,坐在她的
大腿上望着木兰花。大XX浸在白素的体香中,也闻到木兰花温和的香水味,不
禁把头伸得更前,几乎想要跳到木兰花的身上闻个够。白素发现大XX在别人面
前做出异样,赶紧把自己的主人抱得紧紧,装作没任何奇怪事的样子和木兰花谈
话。
但木兰花还是看到了,认为那头大XX的举动过于好色,但不管是多好色的
动物,是不会对人产生兴趣,包括XX。
说起来这只大XX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她,怎么不会做出XX都会做的警戒呢
木兰花觉得这头大XX,认为白素养XX不全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感这么简单,不
知不觉的把本来过来这里要和白素谈谈淫药剂的事都给忘了,只聊着其他事。
一聊就到傍晚,老蔡已在厨房里准备晚餐,木兰花告别时,白素和大XX在
门口目送她,木兰花转身背对他们离去,步态走得极轻,姿态也很美妙,纤细的
身子动得不夸张,也不保守,走起来十分好看。大XX欣赏木兰花的美,在她的
背后从上看到下,停在她的臂部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警察要经常活动抓人的
关系,木兰花的臂部非常肥大又结实,也不失弹性,即使木兰花步态轻盈,也可
见到臂部明显的上下弹跳着,很性感,像是在发出「快过来干我啊」的信号。
他的色心顿时涌起,想要现在就上去把这警花给压下来,让她尝尝被XX干
的滋味,把她干到像白素一样对他跪拜,叫她认XX作为伟大的主人。
大XX忍着心里的冲动,直到白素目送木兰花离开,关上门后,他释放了,
跳上来将白素压倒。
「不行啊主人,老蔡还在里面啊!」白素轻声淫道,她对此感到惊讶,她没
见过自己的主人会在随时会被曝光的情况下干她,因为老蔡就在身后的厨房里。
大XX没做前戏,直接将XX鸡巴插入白素的逼里剧烈的抽插,把白素压在。
白素受到主人的压逼感,她转头想告诉大XX移到房间里做,她转头之后,发现
大狼XX虽然在狠狠地干着她,却看着大门不放,眼神和平常不一样。
她立即明白了。
禽兽就是禽兽,大XX已经征服了自己的女主人,现在竟然还想要去征服另
一个美丽的女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位警察。
但作为一个母XX,应该要奉献主人想要的东西,主人要什么就给什么,能
够让主人满意就是自己的幸福。白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不讨
厌大狼XX这么做,她心里一荡,想要把自己亲如姐妹的朋友拉进来,她开始拟
定要怎么让木兰花自愿过来当这头大XX的母XX,和她一起伺候伟大的主人。
「想要和我的好妹妹做吗」白素问道,大XX的耳朵忽然竖得直,他终于
低头看着白素,以点头来回应。
白素笑了起来,她没想到仅是得到主人的青睐,也让人感到高兴,她又道:
「主人要的话,小白愿意带上她来恭敬你。」
大XX叫了一声,白素不管老蔡就在的厨房里是否会听到,感受着大XX每
一下的冲击,身体紧紧贴着大门,像要给木兰花听到她在门后的样子,尽情的放
浪淫叫:「XX大哥,XX主人,母XX能被你干真的好高兴啊!母XX想要更
贱,更多XX干!」
大XX好像受到白素的影响,也跟着仰头叫起来了。
此时的木兰花,只走到卫斯理家的篱笆门,她伸手欲要开门时听到XX的X
X声。她觉得奇怪,这里附近没有野XX,哪来的XX声
她在当上这职位前曾经照顾雄性警XX多年,见过它在不同情况发出来的X
XXX声,包括女人难为情的发情和交配的时候,她听得出这XXXX声正是交
配时才会有的XX声。可是现在是六月中,不是XX的发情期,XX又怎么会发

还有发情的叫声之中隐约听到人的浪叫声,两者同一时间发生就只会让人想
到人兽发生关系。
该不会是白姐姐和大XX在交配吧。木兰花回想刚才和白素谈话的时间,觉
得那头大XX和一般XX不一样。明明是一只XX,看着来客的样子却不像是X
X,并且那头大XX不时伸头过来嗅闻着她的香水味,看起来不像是动物对生人
建立亲密关系,反而更像是一个雄性要对雌性做出性前的挑逗。
会不会自己想太多呢木兰花不能想象鼎鼎大名的卫夫人会做出不知羞耻的
事,她们两人共同被经过集团被控制的经验,对不人道的关系感到厌恶才对。
对了,淫药剂!木兰花忽然想起自己还没问白素这事情,但是现在时间已晚,
手上也有点急事要处理,木兰花只好选择有空的日子找白素了。
不过下次一定要看清楚那头奇怪的大XX的真面目!木兰花决定好了目标后,
驶车离去。
大XX举爪抓门站立着,XX鸡巴就在白素逼里抽插着,而白素被干得全身
无力,被强劲有力的XX鸡巴吊到半空中,双脚随着大XX的力道无力的摇晃,
衣服的撕裂处渐渐扩大,顺着柔嫩的肌肤滑下来。白素媚眼如丝看着亢奋的大X
X,道:「只要主人有喜欢的女人,小白会想办法献给主人。」
吃完晚餐后,老蔡拿起扫把打扫客厅时闻到一股很浓的味道,循着走到大门,
发现大门下的地毯湿了,他只想是那头大XX在这里撒尿,想拿扫把好好处罚那
头不听话的大XX,可又会被白素竭力阻止,看起来就像是过度保护小孩一样。
老蔡无奈,只好拿起地毯去洗了。
(待续)
———-
备注:这篇文写的不好,不好意思。谁都知道木兰花是一位女侠,但我没看
过她的全套,只看前面几本,对他以后的身份完全不知。在这篇里反正是同人,
反正是色文,改点东西好让自己意淫吧,所以我把木兰花改成女警,警花中的警
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