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拿妈妈和姨娘练功

  一苹纤纤玉手无力的推着我,我转头一看,真的是娘,她眼里清晰明亮,再也没有以往玄阴魔女那种迷茫如雾的感觉,我暂时停止强奸姨娘,只是压着她,「娘,你醒了,今天我就要这个害得我们到如此地步的女人受报,我要替你和爹出这口气!」
「不,小龙,她始终是你姨娘啊,娘是自愿做玄阴魔女的,你不能怪姨娘。」
娘内功全失,无力推开我,只有扑在我身上,用力的摇动我。
「如果不是她,爹就不会受伤而死,我也不会和你┅┅,不管怎麽样,今天我都不会放过她的。」我喘着大气,继续开始动作,这麽美丽成熟的姨娘,怎能放过,出气是假,泻欲是真。
姨娘在我身下拚命挣扎,丰腴成熟的肉体不住的和我的身体摩擦,令我再次沉入到无边欲火当中,娘说什麽我都听不进去了,只想一心占有身下的这个女人。
肉棒猛然挺入,整根插进那未经人道的小菊花里,姨娘惨叫了起来,娘在我背後抱着我,想把我从姨娘身上拉开,但我的力气实在不是她可以比的上的,结果变成她和姨娘把我夹在中间,近亲乱伦的刺激感令我更加兴奋,我大进大出,每次肉棒都抽出只剩一个龟头再整个插进去,令姨娘惨叫不断,听在娘耳里心如刀割,但又拉不开我,急的泪流满脸,在我硕大的肉棒猛抽出来,只留个龟头在姨娘的屁眼里时,突然一苹小手从我臀後胯间伸来,一把抓着我的肉棒,用力一拉,把龟头拉离了姨娘的屁股,原来是娘情急之下做的好事。
「娘,你做什麽?」好事突然被打断,尚未从强奸的快感中醒过来的我愤然问娘。
「龙儿,娘知道你恨姨娘,但她是个可怜人,为了报你外公家的仇吃了很多苦,你爹的死固然跟她有关,但主要是娘打伤你爹的,要恨你就恨娘吧,放过你姨娘好吗?想做什麽就冲娘来吧,娘那段时间虽然不能思考,但我知道你还是喜欢娘的,娘什麽都依你。」娘的小手紧紧的握着我的肉棒,整个人伏在我背上,泪水流湿了我背,听着她温柔哀求的话,感受到那动人肉体紧贴在背上的撩人感觉,令我欲火更加旺盛。
「好,我就先从你来,不过你受不了了我会再那姨娘开刀的。」在我经过特殊锻炼的肉棒下我不信你一个人能挺的住,以前不是没试过,我知道今天不摆平娘,以後的日子就难受了,往後的好日子就看今天的了。
我放开进气多出气少,两眼翻白的姨娘,看着那严重破裂,鲜血直流的小菊花,差点又让我忍不住再次趴了上去,掰开娘紧握着我肉棒的手,转身面对她,「娘,你既然想我放过姨娘,那就要让我的肉棒软下来才行啊。」从娘刚才的话里我知道她记得成为玄阴魔女里的一却经历,那就不必跟她客气了,反正我当初在她耳边说了很多不该是一个儿子跟娘说的话了。
娘除下身上衣裙,露出那隐藏在外衣下的傲人曲线,趴在姨娘的身边,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来吧,你想怎麽做都可以,只要你放过你姨娘。」
我把她翻了过来,压在她身上,「娘,以前怕你阳精入体才专干你後庭,你不会以为我就喜欢那姿势吧?虽然你屁股的滋味实在不错,但我更想真正的和你行房。」我低头在她高耸饱满的双乳上又咬又舔,柔嫩的乳房塞满了我的嘴,我彷佛又恢复到了婴儿时代,吃奶吃的啧啧有声。
我挺身把肉棒刺进了那温暖的桃源洞里,肉棒和里面的褶皱的亲密接触令我爽的透不过气来。当深抵那生我出来的嫩壁顶端後,我停了下来,低头详细的看着那娇美的面容,我热烈的吻上娘的小嘴,「娘,你恨不恨我?」
张开了紧闭的美目,凝视了我一阵,轻轻的摇了摇头,又要闭上了眼睛。
「不许闭上眼,不然我就跟姨娘来,」我警告她道,「如果我不满意,我就用姨娘来出气。」
「不」娘为难的张开了眼,但却不敢正看着我,泪水又涌了出来,低声的呜咽了起来。
看着那泪雨梨花的娇美模样,我的欲火顿时又升了起来,用力的抽动肉棒,娘一动不动,侧着脸蛋,任由泪水打湿枕头。逼奸清醒的娘的快感即使娘不配合也让我兴奋不已。
当欲火升到顶端,娘感觉到我在她体内的震动前奏,知道我就要爆发的时候,用力的想要推开我,「不,能留在里面。」我用力的压着她,大嘴咬住她的耳垂,「娘,我射在你体内的种子还少吗?我要你为我生儿育女,做我的妻子,反正不错也错了,我们乾脆就一错到底吧。」
娘推不开我,只能继续哭着,接受我精液紧贴她子宫壁激烈喷射的冲击。
趁着射精完後这段短时间欲望没升起的空闲,我继续开导娘,「娘,我真的好喜欢你,我想当我第一遇上你时,即使知道你是我娘我也会用强暴的手段得到你,你是在我强奸下失身的,乱伦的罪名就由我来担当吧,你要恨就恨我吧。」
我边吻娘脸蛋上的泪水边说道。
「不,娘从来没有怪过你,娘欠你们父子太多了,你喜欢怎麽折磨娘都没关系,但娘只希望你能放过你姨娘,她实在是受太多委屈了。」
这时候姨娘身体动了一下,我赶紧一指点倒她的昏穴,现在是我母子谈心的时候,可不想让这个神经兮兮的女人来打岔。
「那就是说我要娘做什麽娘都答应了哦?」娘红着脸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双手抱上了我,「我只希望补偿你们,如果你认为娘的身体能让你得到乐趣,你就尽量享用吧。」
我留在娘体内的肉棒又再次坚挺了起来,「好,我要娘做我妻子,不但要在床上配合,还要替我生孩子!」
「那不行的,娘那麽老了,生孩子的事交给其他人吧,如果你不喜欢其他几个玄阴魔女娘可以再帮你找,床上的事我不会,以前跟你爹都是随他来的,我只是这样躺着。」娘越说越小声,脸蛋也越来越红,看的我食指大动。
「男女间的事不用教就会的,只要你顺应本心就可以了,生孩子的事以後再说,我现在又想要了。」娘的反应让我大喜过望,原来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她在内疚的心态下那麽容易就肯答应我的好事。
我把娘的双腿架到腰上,开始继续和她欢好,娘这次怎麽都不肯睁开双眼,我脸贴在她脸上,近距离的欣赏她娇美动人的脸蛋,细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娇巧的鼻子,给我肉棒硬塞进去破裂的伤口还没好的樱桃小嘴,绯红的脸蛋,这就是属於我的娘亲,「真是一辈子也不愿意离开这美妙的肉体一时啊,」我不停的用力蹂躏这甜美的肉体,心里由衷的发出感叹。
在娘羞涩的配合下,我连续在她身上肆意蹂躏三个多时辰,娘终於忍不住求饶了。但我的肉棒还是如同当初一样硬,我静静的趴在娘丰满沾满汗水的身上,轻轻的在她的脸蛋上舔着,娘双腿早已无力的垂下,四肢摆成了个大字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