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强奸

  秋天来了。

心梅独自坐在潘府的后花园,四周围都安安静静的,没见到半个人影,她抬头望着晴朗的天空,感受着阵阵微风吹拂。

嗯!好舒服……

也许就是这样舒服的一个下午,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待她醒过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她睁开眼,人还在迷蒙之中,身上却有股沉沉的、重重的感觉扰着她……「睡醒了?」

一张放大的俊美脸庞大剌剌的出现在她的正上方,令她的心猛然一跳,几乎惊叫起来。

「你……啊!」

她还没来得及起身,已经被陌生男人压住,一股令人作呕的酒味直窜她的鼻息。

她皱了皱眉。原来是喝醉了!

「你……」

「你怎么会出现?我在作梦吗?」

「不……我想你是喝醉了……」她想推开他,他却动都不动,双手把她抱得紧紧的。

「对!我一定是喝醉了,不然你怎么会出现在我面前呢?」他灼热的呼吸喷拂在她的脸上,他的体温传来,火热的感觉浸透她的全身,几乎使她窒息。

「喂!你是谁?快点放——」话未说完,他的唇已经霸道的封住她的。

心梅被吓坏了!她从没被人家亲吻过,更别说是被一个陌生人如此霸道、迫切的夺吻了!

她吓坏了,只能僵硬的张大眼,任由他湿濡的舌头侵入,挑逗着她的舌。

「唔……」她红着脸用力挣扎,仍旧挣脱不了男人强悍有力的拥抱。

「自从那天看到你,我就告诉我自己,潘沁风,这个是你这辈子唯一想要的女人,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心梅的脸更红了,心跳更是飞快。

「求求你……求你说你对我也有相同的感觉……」他醉言醉语的。

她怎么可能会有感觉?她跟他也不认识,再说他的醉话哪能相信……但她也不敢大叫,因为万一惊动了其他人,可是会连累吴大哥的,因为潘府入夜后是不准有闲杂人等出入,被发现后果可不得了。

她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冷静下来等待机会好挣脱他的拥抱。

但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当她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他的手不知何时竟然解开了她的衣裳,探入衣内覆上了她的酥胸!

她花容失色,想推开他,但他并没有放开她,反而更快的抓住她的手,压在她的头两侧,他用牙齿热切的轻咬着她的颈项,他的重量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不要……放开我……」

「不!我不放!」

「你这个登徒子!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大叫了!」「你叫啊!最好叫大声点,把所有人都引过来。」「无耻!」她伸手想给他一巴掌,谁知手才在半空中就被他一把捉住。

此时,被黑云遮住的月光透出了脸来,她这才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是他?!

是那天在湖边一直盯着她看的陌生男子!

「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的。」「什么?不要……啊……你要做什么?啊……不要……」她挣紮着想逃,他却扯下她的腰带绑住了她的双手。

「这下子你就逃不了了!」只见他俊美的脸庞泛起一抹令人不安的笑容。

「你不可以强迫我!这可是犯法的……」她都没说完,他已经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面对他。

「谁教你长得这么合我的胃口,这一次我要定你了!」说完,他便给她一个火热的吻。

「不……放开……」

她害怕极了,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已经喝醉,他当然不会将她的反抗听进耳中,相反的,她的挣扎反抗反而更加刺激他身为男性的兽性一面。

「你好香……」

他的话以及动作令她一张粉脸红到不行,从来没有男人这样碰触过她,而她的身体竟也被他挑起一种前所未有的火热。

不!这是不对的!

「不要……住手……」

「别挣紮了,我会好好疼爱你的。」他将绑住她双手的腰带向后绑在树上,这样她便只有双手高举的任由他摆布了。

不行!若再不求救,只怕她的清白就要被毁了!

这时心梅已经顾不得潘府的规定,只是,当她想大叫时,他却粗暴的扯裂她的衣裳。

「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她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但是,拚命挣扎的结果却是更加刺激起他的欲火。

眼前扭动的娇美女体性感的诱惑着他,可爱清丽的小脸蛋泛着迷人的红晕,全身如雪般的肌肤正透出迷人的樱红,再加上酒精的催化,他体内的欲火早已熊熊燃烧。

他的唇落在她诱人的颈项,狂烈的吸吮着她比白丝绸缎更加柔细的肌肤,一手抚上她的胸,在充满弹性的浑圆上爱抚着、揉捏着。

「不……」

她想挣开他,身子却在他的碰触下逐渐颤抖起来,体内开始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销魂快感……怎么会这样?她羞赧的闭上双眼,企图阻止自己再有这种羞死人的感觉,然而她越抗拒就越加敏感的感受到他的每一个动作。

当他张口含住她凸起的小乳尖时,她的身子似被电到似的,她想闪躲,但他双手紧抱住她,还将脸埋入芬芳馨香的丰乳间,贪婪的吸吮那份甜美。

「我不要……饶了我吧!不要这样……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心梅上身往后仰,此时盘着的长发也散落,在夜空中随风飘散。

他并未理会她的苦苦哀求,只是沉溺在眼前诱人的享受中,大大的手掌温柔地轻揉充满弹性的酥胸。

「真美味……」他边含糊的说,一边吸吮着她的小乳尖。

只见他轻轻藉由舌尖让唾液沾上蓓蕾,并且围绕着乳晕拚命的舔着。

他像小孩子一样的贪恋着她诱人的酥胸,她只感到一阵阵热潮从下腹传上来,身子也越来越无力了。

毫无预警的,他猛烈的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低下头就像是饥渴很久的深深吻着她,他的舌无情的强迫她不肯张开的唇瓣,在她的挣紮下侵入了她的口中,尽情的汲取着她口中的甜蜜,强逼着她跟他纠缠不休。

「放开我!不要碰我!」

双手被绑住的美丽娇躯在月光的照射下不停蠕动着,更加诱惑、煽动着他潜藏在体内的火热炽欲。

她不知道自己的反抗反而更加刺激起他的征服欲,眼前的他在酒精的催化下已经失去理智,脑中部只想着要占有她温暖甜美的身体,舔捏着她嫩白的双峰,像个贪婪的小孩一样吸吮着。

「你……放开我……」心梅颤抖的说着,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般,而眼前的男人是只野兽,就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再说,如此一来她美丽的身体就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而少了腰带的衣服也半露出她掩不住的春光。

这样羞辱的姿态令她全身无力的颤抖着,只能别过头逃避他火热的目光。

「不要这样……」

「怎么了?会害羞?」他不客气的伸手探入她的衣裳中,马上一边一个摸上去,绕着她的粉红稚嫩、娇艳欲滴的乳峰使劲儿搓揉起来。

手指轻浮的拉扯挑逗着她敏感的小乳尖,心梅迅速的感到舒畅电流流过她的全身。

他的手一把抓住她的衣服然后用力一扯,这下子她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衣物遮掩,只见她雪白柔嫩的玉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不要……」她别过头、闭上眼,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娇羞屈辱的感觉令她感到难受。

他目光舍不得离开的注视着她一丝不挂的女人躯体,顿时感到全身血脉偾张,他忍不住屏住气息望着月光下她雪白无瑕的诱人娇躯。

白皙的肌肤因为羞赧而透着红润,一双又白又嫩的丰乳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颤抖着,粉红色的乳尖也在他炽热的注视下不由自主的变硬,再从纤细的腰身一路来到修长匀称的玉腿,他的目光最后落在她迷人又神秘的三角地带。

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双手捧着她细嫩泛红的粉脸,「你甜得就像蜂蜜,完全合我的胃口,让我想要一口吃了你!」他嗅闻着一股熟悉又迷人的乳香,爱极了她的身体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他着迷的在她的颈项以及秀发间闻着。真好闻……「放开我……求求你……不要……」她想要挣扎,但是他的双手却滑到她的酥胸,用力的捏弄,拉扯着小小的粉红色乳尖。

心梅又白又嫩的雪乳摸起来柔软又结实,尤其是圆浑浑、挺翘翘的形状,简直诱人极了,而胸前白嫩如脂的细腻肌肤,摸起来光滑如缎。

他粗糙的大手摩擦着她细嫩的肌肤,令她觉得自己逐渐迷失在他的爱抚所带来的极度欢愉之中。

他低下头张口含住一边的乳尖,在她红艳的乳尖上又舔又吸的,迷恋着她那少女独有香甜白嫩的初乳滋味,彷佛就像是在享受着人间美味。

「啊……啊……不要……求求你……」她无意识的发出销魂的呻吟,她的身子就像火在烧一样,只能不断在他的身上磨蹭着,她呻吟难耐的模样在他的眼中形成诱人的景象,一再撩拨着他的情欲。

他的吻如火焰般落至她的每一寸肌肤,彷佛要在她雪白如玉的肌肤上烙下属於他的印记。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求你……」她苦苦的哀求着他放了她,她不能这样任由他为所欲为。

「你是我的!我的!没有人可以抢走!」他用着霸道又充满占有意味的语气宣示着。

「你眼中还有没有王法?」她着急的啐了一句。

「别忘了,现在是你自己来我家勾引我的,而举凡这里的人事物都属於我,所以你也是我的!」「什么?!」她倒抽一口气。

他的唇来到她平坦的腹部,舌尖挑逗的在她的肚脐上舔画着圈圈,她的身体马上产生一阵强烈颤抖。

「我就算不讲理又如何?没有人可以阻止我要你的决心。」他要这个女人,一定要!不止是身体,还有她的心。

「什么……啊……」

心梅被他揉捏得一阵酥麻,娇嫩的身子被他的魔掌偷袭,教她发出阵阵娇吟,她想挣脱,但全身被他紧抱着,丝毫不能动弹。

「不!」

她无助的尖叫,呼吸越来越粗重,娇俏的脸庞由淡淡的粉红转变成嫣红,双目亦显得明亮起来,燃烧着熊熊的情火。

「不……不……求求你……」

她的皮肤发烫,小嘴不停的娇喘着,他的唇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来到女性最神秘的两腿之间……「啊!不要这样……」她想要阻止他蹲在她面前。

他不理会她,只是将她的右脚抬起来放在肩膀上,如此一来,她的私处更加无法躲开他饥渴火热的目光。

「你已经湿了呢!」他坏坏的说。

心梅又羞又气,却怎样也没办法挣脱。

潘沁风发现自己的下腹窜流着火热感,让他胯下的坚挺变得更加肿大。

她的私密处已经因为娇羞还有他的爱抚而变得湿润,正缓缓流出透明的爱液,渐渐沾湿了她白嫩的大腿。

他的手用力将她的双腿分开,在她来不及反抗时,他的唇已经霸道的占有了她的花唇,粗暴又狂野的吸吮着她甜美的爱液。

「天啊……啊……不要呀……」她失控的呐喊着,全身不由自主的颤动,无力反抗他的强烈攻击,因而流出更多蜜液。

「我是很希望听到你的叫声,但若太大声的话,可是会坏了我的事呢!」他虽是潘府一家之主,但若让别人发现的话,一定会打断他的好事,所以,他拿出她的丝巾塞住她的小嘴,「先忍耐一下吧!」「呜……」她拚命的摇头。

「不要担心,等一下我就会让你舒服得说不出话来的。」潘沁风用宽厚的大手轻揉她红嫩的小核心,感觉着她已经动情膨胀的花瓣,他的手指便侵入她湿润的体内开始缓慢抽送。

突来的舒服快感令心梅忍不住呻吟出声,但因为双手被绑,所以她只能整个人弓向他,双腿无力的颤抖着。

他的手指持续进出她紧密又温暖的花穴,一直到她攀上了愉快高峰……一会儿后,潘沁风两手轻松抬起她雪白充满弹性的臀,将自己置於她的两腿之间,坚挺则抵在湿润的小蜜穴口。

「唔——」

突然,心梅闷叫一声,只因为他用力一个挺身,将硕挺深深埋入她湿热紧窒的体内!

血液中的酒精让已经忍耐很久的他在她销魂的体内疯狂冲刺着。

他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欢愉,令她娇弱的身子就像是经历着狂风暴雨般剧烈上下晃动着。

当他望着她娇吟喘息的撩人神情时,他竟然失去了控制,更加狂乱地加快身躯挺进的速度,没多久,他的身体一阵强烈颤动,然后将他热烫而强力的种子全都射入她的体内……随着他的释放,心梅也达到了另一次高潮……

放下她的双腿,并且解开绑着她双手的衣带,他将无力瘫软在怀中的人儿紧紧抱着,双双坐在树下休息。

「你果然跟我想像中一样甜美!」他对着她轻语。

「不要!」

心梅趁这个机会想要逃离他,却被他一把用力抓住,他的火热气息喷拂在她的脸上。

「想逃到哪里啊?」

「你已经满足了还不够吗?放开我!让我走!」她死命的挣扎,他却越抓越紧,几乎弄痛了她。

「精神还这么好啊!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他冰冷的黑眸再次燃起欲望的火焰。

「不要!」

她花容失色的挣紮着,他光是松开她的胴体,挪身到她背后,接着快速按着她的背使她弯下身来。

一下子重心不稳,心梅只好伸出手扶着树干以为支撑。

「不要……」

呵呵!这姿势可好了呢!潘沁风笑道:「你最好乖乖听话,你这样大声叫喊,不怕引来一堆人吗?」「你……」可恶!

看到她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性感又撩人,潘沁风握住她纤细的柳腰,一挺身就霸道的刺了进去。

「啊……」她拚命摇头,却阻止不了自己被占有的命运。

他慢慢挺腰冲刺,将肿胀的坚挺深深往她体内送,一路到底,直到男性分身贴上她丰润柔软的白臀。

心梅白皙的双手无力的抓住树干,她低着头喘息,随着他抽动的速度秀眉慢慢紧蹙,最后她乾脆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娇吟。

潘沁风先是缓缓深入浅出,待感觉到她的小穴越来紧缩,抽动的速度才开始加快。

心梅随着他一次次的抽动摇摆身子,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啊……不……啊……」她低声吟叫。

动人心弦的吟哦声令潘沁风更为兴奋,冲刺动作也更为卖力。

没多久,心梅已经被高潮席卷,但他没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继续搂着她的小蛮腰快速的抽送着,猛力撞击向她小穴的最深处,让她的娇呼一声高过一声,不断刺激着他的欲望。

「啊……不……不要……」

「我想要在你体内……」

「不可以!不可以!」她惊慌失措的摇摇头。

潘沁风已经到达欲望的最高峰,哪受得起她这样死命的挣扎,他粗暴的抱住她,不理会她的抗议,一阵猛烈抽送后,他彻底在她体内释放,整个人这才感到虚脱般,抱住她不断的喘息……「你……」

他才刚想开口,头上就是一阵疼,下一瞬黑暗便笼罩他……被昏过去的他重重压在身上的心梅吐出一口气,她连忙丢掉手中的石头,同时眼泪滚落双颊。

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她噙着泪水速速穿好已然破碎的衣服,一颗心纷乱不已。

瞄了瞄身边被她打昏的男人,她羞赧的看见他的身上有着鲜红的血,那是她纯真的象徵,也代表她已经被……天啊!心梅转身跌跌撞撞的从后门逃离。

多么希望这一切不曾发生,只是一场噩梦,但全身的疼痛却提醒了她,方才发生的事并不是梦,是真实的,也是可怕的……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