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夏的夜色

  在望着你双眸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呢?从第一次论
坛里的偶遇,还是好几次删除或者拉黑之后重新加好友?从第一个吻,还是第一
次进入你的身体?

无论是哪一个,在那天早晨收到你约我带上工具见面的邮件的时候我内心都
是惊讶的。

纵然在心情不好每天陷入焦虑的同时,还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纵然邮件
来来回回了许多封,都是像往常一样的调侃,也安慰了一下你的坏情绪,都不会
让我跟见面联系到一起。纵然每天看邮箱好几遍有没有你的回复,我还是尽量克
制着自己的任何想法,也克制着加你好友的念头。

——两根不用的旧领带,我的旧领带,放到哪里去了?好像只有一根。几个
夹子,什麽夹子?没有乳夹啊,竹制的?铁的?会不会力道太大?

——不不不,还是不要见了。好不容易保持距离,再投入进去,会不会受伤
更深?以前受过那麽多次伤,想想她的绝情,她说过的那些刻薄的话。

——要是不去,她会不会找其他人补位?反正她是想发泄,就陪她发泄一下
好了,反正就是一些精子,能有什麽损失?

——太不道德了吧,怎麽能趁对方在情绪低潮的时候占便宜呢?事后她后悔,
一定会恨自己的。

这一天,就在这样的天人交战中度过。见还是不见,做还是不做,都成了纠
结的问题。

中间还闹了大误会,我以为跟你说清楚了明天见,你理解的还是在今天。好
吧,打定主意暂时不见的,听到你的语音时,所有的理性防线都崩溃了。我就是
对你的声音没有抵抗力。

见就见吧,大概天意如此,就是在今天。但是做爱就算了吧,我担心你冲动
的决定伤害到你自己,也怕做完之后又被拉黑,投入的感情又像之前一样受伤。

于是,放弃了旧领带、夹子、套子,临时编好借口,晚饭后匆忙驾车出发了。

该死,今天的路怎麽这麽堵,可不能迟到啊。糟了,这是导航到哪里了。完
了,7点05到不了了,赶紧发条信息给她。

终于,漫长的一路结束了。停到路口,摇下车窗,看到了那个在路口眺望的
身影,一袭黑衣,好似要隐没在无边的夜色中。朝你招手示意,你看到了我,向
我走来,开门坐在了副驾驶。

“你认出我了?怎麽会确认是我呢?”

我笑了笑:“我见过你的照片,确认是你!”

你口渴,我把车里的半瓶水拿给你喝,还好你没有嫌弃。

车辆渐渐驶入一个暗淡灯光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熄了火,开始漫无边际地聊天。聊你的家庭、孩子,聊你的烦恼和郁闷。

初夏的夜风微凉,从半开的车窗吹进来,稍稍化解了车内紧张和尴尬的气氛。
鼓起勇气邀请你的后座,你欣然应允。

关上车门的刹那,感觉车厢的温度似乎徒然激增。我说你身材好,你说其实
有很多肉肉,我要摸摸肉肉都长在那里,手揽住了你的腰,你突然一紧张,身体
向后缩,试图推开我的胳膊。我轻声对你说:“让你近距离的看看我,看是不是
对的人。”

你顺从地靠近了些,我就势环住了你的腰,抚摸着你的腰肢。你认真地看着
我,我坦然地被你看着,不知道你看到了什麽,此刻语言似乎是多余的,车厢里
分外安静,能听到彼此的呼吸,还有涌动着暧昧和热情。

你解开我衬衫的扣子,抚摸我的胸,我抚摸你的头发,嗅着你的发香。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你的手开始不老实,抚摸着我的下体,我贴着你的
脸,吻住你的耳垂,一下子像打开了情欲的开关,你轻轻地呻吟,你连呻吟起来
都是那麽销魂。

而你则像一只发情的小野猫,不满足于解开我衬衫的扣子,亲吻我的上身,
猴急地要解开我的皮带。我解开之后,褪下长裤,你调皮地用牙齿隔着内裤轻轻
地咬上了我的阳具,轻轻地舔舐。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阳具猛然地一跳,
呼应着你的挑逗。

你继续褪下我的内裤,用舌头轻轻舔着龟头,然后把整根阳具含入口中。

我的喘息愈加急促,抚摸着你的屁股。等你脱掉了裤子,翘着屁股趴在我旁
边,嘴巴喊着我的阳具,头一起一伏地套弄,我抚摸着你的阴阜,天啊,这里已
经这麽湿了,蜜汁早已逆流成河。你,也和我一样想要吗?

你脱掉了紧身衣,坐到我身上,阳具一下就插入了你的蜜穴。我双手抓住你
的双乳,揉捏,亲吻,轻咬。你扭动着腰肢,上上下下,深深浅浅。

车外偶尔走过晚饭后散步的路人,甚至听得到他们说话的声音,车内上演着
盘肠大战,让这一切更加的刺激。

原来梦想成真的一刻,竟然也像梦幻一样。原来,初夏的夜色,竟然是这样
的淫靡。

这就是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