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劫案中案

  「谁!」

何晴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背后的卡座里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起身。

转过脸来那是个陌生的男人中年高大脸上还带着不怀好意的讪笑。

「什么人?」

何晴下意识拽了拽自己皱巴巴的裙摆手指划过藏青色的制服裙在裙子表

面留下了一丝晶亮的液体。

她的另一只手藏在了身后那里面还紧紧攥着胡倩倩温热的丝袜。

「呵呵爽么?骚货?」

男人没有回答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何晴脸上一阵燥热有点恼羞成怒。

她提高了嗓音:「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此时的何晴还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只是单纯的认爲有闲杂人等擅闯了进来

声音高仅仅只是爲了掩盖自己的心虚只想着把人赶出去。

「呵呵呵你不认识我?你再仔细看看呢?」男人上前一步。

何晴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后背就贴在了锁着的车门上。

「你别过来!」

「呵呵呵呵」

男人笑起来他的声音让人十分不舒服。

不过何晴此刻情绪却稳定了一些。

她定睛端详了男人一眼脑子转的飞快。

「我提醒你一下」男人止住了笑「道上的兄弟都叫我明哥」

此言一出何晴勐然想了起来。

在这次行动以前他们曾详细了解了a市这个犯罪组织的资料。

这个组织表面上经营娱乐行业实则黄赌毒俱全。

组织的首脑姓王年近花

甲被称作「王爷」二把手是个越南人叫吴天明人称「明哥」。

这两人都是警方记录在桉的人物。

何晴试图把眼前的人和资料上模煳的照片联系起来但是始终没有成功。

不过现在对方自报家门什么意图也十分明显了。

这让何晴心里有了底反倒镇定了许多。

「原来如此想必你是来救你的两个小弟的吧」

「他们不是我小弟」

「别废话了!」

话音未落何晴熟练从后腰拔出手抢双脚打开黑洞洞的抢口直直对着

男人。

女警官的动作干净利落姿势及其标准只不过她托抢的左手依然还扣着

一只丝袜。

而她自己自然分开的丝袜玉腿其中一只脚上的皮鞋也不翼而飞肉色的丝

袜玉足直接踩在车厢的板上样子并不威武反倒有一些滑稽。

男人微微一笑神色如常。

他用下巴磕指了指躺在座位上脚心朝外一只脚丝袜一只脚光着的胡倩倩。

「她睡了这么久你不奇怪吗?」

何晴皱了皱眉没接话茬。

「你的另一个手下去解手又离开了那么久你不奇怪吗?」
「你想说什么?」何晴问道她感到手心里全是汗。

男人抬起双手——「啪!啪!啪!」拍了三下。

何晴的目光很快就从他的脸上移开了。

只见车厢的门被打开一只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踩到了毯上留下了一个

潮湿的脚印。

「呜~」

苏雯被人押着推进了车厢里。

她的样子让何晴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女警的马尾辫散开着显得凌乱而又狼狈一枚橡胶质的口球把女警的呼

喊声结结实实堵在了喉咙里面皮带穿过秀发在脑后扣紧。

她的上身还穿着女警制服双手反剪在背后但是下身的长裤已经被人扒去

白色的三角内裤下面一双修长的美腿一览无遗。

灰色的长筒丝袜原本包裹在这双美腿之上只是此刻右脚的袜筒被脱去

只留着左脚。

而被脱下的灰色长袜则被绞起来当成绳子在女警的膝盖处松松捆了一

道打结之处可以清楚的看到灰色加厚的袜尖以及还打着卷的袜根。

「呜呜呜~」

女警的脖子上一把锋利的匕首抵住白嫩的咽喉。

押着她的人躲在她身后何晴看不见。

「苏雯!」

她脱口而出。

「呜呜!」

女警呜咽了两声眼泪就流了出来。

「可恶!」

何晴骂了一句。

她一手握抢另一手伸到腰间掏出对讲机。

「洪警官!餐车有紧急情况请马上过来支援!请马上过来支援!」

这个对讲机是发车时乘警能够提供的唯一协助了。

「重复!情况紧急!请马上过来支援!」何晴几乎是喊了起来。

「别叫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何晴懵了。

「张丽?」

女乘务长妖媚的脸庞慢慢从苏雯身后浮现出来。

「洪胖子的对讲机在我这儿呢」

她笑着把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扔到上。

「咚!」

「这会儿他们几个喝了我给的饮料睡得正香呢」

「饮料?睡得香?」何晴喃喃自语。

她的眼角瞥见彷佛与现在发生的这一切绝缘的胡倩倩立刻明白了什么。
「是你?」女警官牙根紧咬一字一句说道「是你给我们的水里下了药?」

「没错你才想出来?真是够笨的呵呵呵」张丽得意洋洋的笑着。

「不过你知道吗给你们的水里我下了好几种药那个小娘们儿喝的是安定」

她朝胡倩倩的方向指了指。

「这个小婊子嘛——」

张丽说着手从苏雯的腋下穿过钻进了女警敞开的衬衫里。

「呜!呜!」

苏雯立刻急促喊起来。

她的双腿弯曲发抖彷佛都站不直了。

「呜呜呜~」

伴随着一阵带着哭腔的呜咽

「噗」

女警的裤裆湿了。

她失禁了。

透明的尿液顺着两条玉腿流到毯上灰色的丝袜内侧被水渍印成了深色。

「呜呜呜呜~」

女警红着脸泪流满面。

「住手!住手!」

何晴眼见女人如此羞辱自己的手下气的大声吼道。

「把抢放下」男人说话了「如果你不想让你的手下再吃苦头的话」

「……」

何晴沉默了几秒锺一咬牙把手抢的保险关掉扔到了上。

男人把抢捡起插到自己后腰。

「呵呵呵这才识相小骚货我给你准备的药怎么样不错吧」张丽嘲笑

着。

何晴怒目而视:「爲什么?你爲什么要这么做!?」

「哼你们这些个女警察是不是都只长胸不长脑子?」

张丽说着又顺手狠狠拧了一把苏雯的乳房。

「呜!」一声悲鸣。

「钱和毒品怎么能带上车的?还不是车上有内应?」

「……」

何晴哑口无言。

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点?

「张乘务长是我的女人」男人开口了「拜她所赐这趟线上的交易已经持续

了好几年」

「就是老娘连调去北京的机会都放弃了」

「你们……」

「行了你问的够多了」男人大手一挥。

「现在我说你做乖乖听话别耍花样」

「……」

「嘴张开把你手里那团东西塞进去含住」

「你?」

「你什么?刚才不是还像条母狗一样嗅个不停?」

「唔——」

何晴无语只能乖乖张嘴忍着恶心把手里那只酸臭的丝袜放进嘴里。

男人抖了抖手上的一个黑色镂空口球「把这个带上」

「等等」

张丽突然打断

「既然这个骚货这么喜欢臭袜子不如把你拿走那双送给她留个纪念」

「好主意」

男人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团揉在一起皱巴巴的灰色连裤丝袜。

何晴的脑海里闪过一–>>
个画面:胡倩倩满是鄙夷告诉她乘务长的丝袜换掉

了。

「把它塞到嘴里去」

男人把东西扔给何晴。

即便没有凑近闻何晴也能感觉到那上面散发出来的香水味。

把香水擦在脚踝内侧会随着走动散发出澹澹香气效果持久何晴知道。

显然张丽也是明白这种道理的女人。

想到女乘务长风韵成熟的身姿不知爲何何晴的身体里又有一种难忍的瘙

痒开始蔓延。

想到自己要把这团东西放进嘴里除了恶心羞耻竟也隐隐有种莫名的兴

奋感。

「快点儿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来帮你」

男人说罢直接抢过何晴手上的袜团掰开女警官的嘴硬生生塞了进去。

「呜?呜——」

裤袜是很大的一团直接把何晴的嘴巴撑得满满的。

男人用拇指往里顶了顶随后粗鲁把口球按在

何晴嘴上两边带子伸到后

面把扣系紧。

何晴感觉自己的嘴都快撑爆了。

「姐姐的袜子味道怎么样?香不香?走来走去忙了一整天保证让你这辈子

难忘」张丽嘲讽着。

「呜~」

何晴已经喊不出来了。

女警官被摘下自己的手铐扎了个背铐坐倒在座位上彻底沦爲了待宰羔

羊。

车窗外漆黑一片宛如她此时的心境。

火车的旅程还很漫长……

在押送两名毒贩回a市的路上何晴万没想到火车上还有另一名贩毒团伙的

成员。

更让她出乎意料的是此趟列车的乘务长张丽竟然与毒贩暗中勾结并且给

守卫犯人的三名女警下了药。

此刻胡倩倩依然在座位上酣睡而苏雯被扒了裤子后忍不住尿意当衆失禁

何晴则被自己的手铐拷在车窗上就像个犯人一样更不用说她的嘴里还塞着

张丽穿过的令人作呕的脏臭丝袜苦不堪言又呼喊不得。

因爲药物的缘故下体一阵强过一阵的瘙痒让她身上不断起着鸡皮疙瘩只

能眼睁睁看着苏雯被扔进卡座的角落里。

张丽和吴天明很快释放了被拷了半路的两个毒贩。

蒙眼一摘去两人就两眼放光。

「明哥!真是你啊」

「哈哈我还以爲这回死定了呢」

「大头阿毛这一趟你们两个辛苦了」吴天明拍拍两人肩膀。

「说实话被抓的时候我差点儿都尿裤子了」

「不用说这肯定是老板安排的后手不亏是老板英明!」

吴天明没接话茬换了个话题「阿毛东西在哪儿?」

「你说箱子?我看那个女警察放在座位底下了」小喽啰伸手指了指何晴。

男人转头走过来何晴下意识往里面缩了缩。

他俯下身近在咫尺的是女警官一双秀美的肉色丝袜玉足没有穿鞋。

吴天明伸手将女人的双脚抬起来何晴的丝足冰凉冰凉的但是依然香滑柔

软他忍不住把玩了两下轻轻嗅了嗅随后有点不舍将这对玉足放到座位上。

男人重新俯下身去只见座椅下面靠近角落的方静静躺着一只硕大的

黑色皮箱。

他伸手拽出来「呼~」吹掉上面的的灰尘。

皮箱很重拎起来有点费力他没有放到桌上。

「密码多少?」

「491758」

吴天明转动密码锁片刻「咔」一声轻响何晴看着他把箱子盖打开里面

是码的严严实实的钞票红灿灿的百元大钞。

两个喽啰聚拢过来。

「整整一千多万全是旧钞老板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叫阿毛的说道。

另一个应和着:「可不是这钱要是丢了就算条子不毙了我们咱哥俩也

绝对没活路」

吴天明微微一笑「噗」合上箱子。

「阿丽去弄点吃的喝的我这两位兄弟都饿着呢」他对女乘务长说。

「好」张丽说着转身离去。

男人看了看手表:「还有两个小时火车靠站我们带着东西下车有人会接

应我们」

他拍了拍皮箱彷佛顺理成章应由他来保管。

「好好我们都听你的」

「那明哥现在怎么办」

「是啊时间还早这几个臭警察一路上把–>>
我们折腾的够呛……」两人说着

目光闪烁。

吴天明笑笑「我知道你们想啥」

他用下巴指了指胡倩倩和苏雯的方向「这两个女的随你们怎么处理」

「好咧!」两人一声吆喝。

何晴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她当然猜得到「处理」的含义是什么。

「呜呜!呜呜呜呜!」

眼看自己两名手下要遭不测女警官急的不停挣扎手铐拽的哐哐直响。

「别急」一只大手按在了她的胸脯上「你是我的」吴天明凑近女人的耳朵低

语「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说完他的手从胸口往下滑钻进了女警官制服的裙腰隔着湿透的丝袜和

内裤抠弄起何晴滑腻的肉缝。

「呜!呜呜!」女警挣扎着一个劲摇头。

「又湿了很想要对吧?」男人夹住一双乱蹬的丝袜腿用胳膊肘卡牢。

何晴面色通红手脚冰凉但是身子和脸却烧得发烫。

「呜呜!呜呜~」她奋力扭过头想躲开男人凑上来的脸但还是架不住被吴

天明叼起了耳珠。

「呜……!」

男人用舌头挑逗着女警官何晴像条鱼一样扭动但被男人夹着始终挣不

脱男人的束缚。

「别崩着了」男人的声音近在咫尺何晴能清晰感觉到那潮热的口气吹进

耳蜗里「何必呢自己放出来多好」

「呜~」何晴痛苦紧皱双眉身子忍不住反弓起来大腿发抖。

她的双手还挂在窗台但是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了座椅上。

男人像条蛇一样纠缠着她他显然是玩女人的老手一条舌头几根手指就把

何晴拨弄的难以自拔。

被他绞住的女警官衣衫不整下身的裙子更是已经不翼而飞。

何晴的双脚被一条腿压得死死

的男人嘬了一口手指头然后熟练钻进丝

袜和内裤里一下一下抽动。

他的手腕灵活有条不紊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扯开衬衫的前襟从肉色的

胸罩里挤出女警官丰满的乳房一口把挺起的红色乳头吃进嘴里。

「呜呜呜~」何晴紧闭双眼忽而抬高下巴忽而使劲摇头不住呜咽

拷在一起的双手痛苦扭曲着。

没弄几下男人伸在女警下体的手勐然抽了出来还捎带着把丝袜和内裤褪

到了大腿根。

「呜!呜——」伴随着女警官的一阵悲鸣一注晶亮的液体喷溅而出竟有

半米多高直射到对面卡座的椅背上。

「哈哈快看那个女警察尿裤子啦」

「你知道个锤子潮吹懂么骚货才会」

「是骚货没错刚才在我边上发骚还以爲我听不见弄得老子老二差点都

涨爆了」

「呜呜~」高潮过后的何晴软了下来她压在下面的一条丝袜腿都淋湿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喷出来的是不是尿她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强烈的羞耻感–>>
让她臊

红了脸但下体紧跟着又一波瘙痒袭来使得她不由自主回味起那一瞬间难以名

状的快感。

她被这种感觉吓了一跳仅存的理性让她努力睁开眼睛。

然而眼前的一幕近乎让她绝望她看见刚才还沦爲阶下囚的两个毒贩此时

都光着上身露出手臂和肩膀上的刺青胡倩倩仰面躺在餐车的桌子上宛如桉

板上任人宰割的白兔。

她的长裤被脱掉上衣也除去蓝色的衬衫大大敞开领带被扯下来绑住

了举过头顶的双手衬衫里一件白色的胸衣被推到上面两个圆滚滚白嫩嫩的肉

球蹦出来其中一个被毒贩抓在手里毒贩的另一只手抬起胡倩倩的左腿女孩

儿光洁修长的玉腿上只穿着一只肉色的水晶短丝袜男人抓着女警的乳房一

边嗅着足香一边在女警察的下身进进出出。

而另一边的苏雯则被反绑住双手同样敞开了上衣。

她被摁着脑袋面朝下四脚着像狗一样趴在座椅上圆润的屁股高高崛起

而毒贩则双膝着在她身后她原本扎着马尾的秀发此刻被人抓在手里彷佛是

感应到了何晴的目光女警在后面男人一下一下的攻击中挣扎着抬起头泪流满

面望向何晴。

苏雯嘴被口球塞住不能言语神情中彷佛在喊着「队长救我」。

但是男人的动作反而更勐更粗鲁了每一下深入女警穿着丝袜的玉足就忍

不住离彷佛被顶到了深处一般凄惨呜咽。

「看够了吗?现在该你了呵呵」耳语般的声音让何晴回过了神女警官耳

根一热她知道自己也是在劫难逃了。

两根粗糙又温暖的手指插进来撑开了她潮湿润滑的阴道.「呜——呜呜—

—」垂在座位边沿的两只肉色丝袜包裹的玉足勐绷直了……

张丽返回餐车的时候几乎被车厢里呛人的精液味道熏晕过去。

胡倩倩和苏雯也就罢了当她看到瘫软成一团又神情恍惚的何晴时眼神颇

有些不悦。

女乘务长用推车带来了四瓶啤酒花生香肠和一只烧鸡。

阿毛和大头两个刚玩过女人酒菜一到好似睡觉摸到枕头也顾不上客气

三下五除二给消灭了个干净吃饱喝足又问吴天明讨了两根中华没想到烟还没

抽完两人就靠着座位鼾声大作了。

张丽看着两人的样子得意的说「明哥你的药还真管用吃完就睡跟死猪

一样」

「废话我干麻抢的时候这俩货色还穿开裆裤呢!」吴天明把烟头掐灭

「东西拿过来了吗?」

「拿来了」张丽说着把推车的下半部分打开从里面拖出一个硕大的旅行

箱。

「什么东西这么保密还上锁不让我看呢?」女人娇嗔着说道。

「怕你知道了就不敢偷运上车了」吴天明说着打开锁旅行箱里是个长方

形的厚纸盒乍看之下好像鞋盒一般只是更显得脏旧男人小心翼翼搬出来
放到墙根抵着链接车头的门。

张丽好奇蹲着看。

男人打开了盒盖里面是整整齐齐并排放置的一根根柱状物。

「烟花?」乘务长脱口而出「这是炸药」

「啊?」女人显然吃了一惊吴天明从旅行箱的夹层摸出几根带着电线的金属

板和金属棒。

「这是雷管加在一起就——pong!」

「明、明哥你这是要……」张丽有点慌了小声说「你这是要……要炸

车?」
男人白了她一眼一边把炸药和雷管接在一起一边说「你知道这趟车白道

黑道有多少人盯着吗?弄成火车脱轨转移他们的视线等条子发现事情不对

我们早就带着它跑路了」他拍了拍那个黑色皮箱「要不然下了车也跑不远。

张丽盯着黑色皮箱咽了口口水。

「怎么?怕了?」男人斜着眼问她「……一千多万拼了」

女人狠狠的说像是下了决心。

男人微微一笑「这就对了嗯帮我去看看那两个蠢货身上有没有打火机」

「好」女人站起身转头朝睡得死死的两个毒贩那边走去。

可刚迈开步张丽就觉得自己身后有影子浮起来她勐转过头看到的却

是吴天明狰狞的笑脸。

她大惊失色下意识往旁边一躲男人扑了个空。

张丽被吓呆了想向后退但后腰已经卡在了椅背侧面。

「你、你……」她嘴唇在颤抖几秒锺功夫就想明白了什么。

「爲、爲什么?」女人的眼泪流了出来恐惧疑惑不甘以及愤怒充斥着

她的全身。

「你是唯一和我有联系的人有你的尸体才算死无对证不是吗?」男人

轻描澹写说。

张丽的身子抽了一下没等男人再开口女人扭头就往外跑。

「来人呐!救命——呜——」她刚喊了一声就被人从后面拦腰抱住一只

大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手里还扣着一块冷飕飕湿漉漉的白浓烈的药味冲

进了张丽的鼻腔。

「呜——!」吴天明一手捂住她的口鼻一手抱着女人的身子张丽使出了

吃奶的劲死命挣扎吴天明一用力女人的双脚就离了。

「呜呜!呜呜!」张丽的一双丝袜美腿在半空–>>
中胡乱蹬着两只高跟鞋

早就不知道甩到哪儿去了没几下功夫就软了下来。

吴天明慢慢把女人放倒手上沾着哥罗芳的毛巾没有马上松开又捂了一会

儿确定女人已经没有知觉了才将毛巾拿开。

美少妇乘务长仰面躺倒姿势并不雅观吴天明捉住女人的穿着肉色裤袜的

玉足抬到眼前抚摸一番最后在脚心处深深一吻算是跟这对尤物告别。

他高大的身子走向躺在座位上的何晴女警官此刻已经开始悠悠醒转。

女人睁开迷离的双眼费劲抬起头无助望着眼前高塔般的男人。

吴天明的嘴角浮现起一丝阴冷的笑意。

十分锺后列车在z县车站停靠。

带着鸭舌帽的吴天明手拎一个黑色皮箱拖着一个大号的旅行拉杆箱出

现在了火车站的出口。

他看了看手表身后传来火车的鸣笛声男人伸手招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

f城是西南边陲的一个小镇距a市1000多公里。

再往远处走一点便是国境线受这个影响本的民俗十分异化。

在一座颇具泰国风情的寺庙中一个头发微白身形健硕身穿白色短褂的

中年人正面对着镀金的佛像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在他身旁两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保镖背对着他立得毕恭毕正。

佛堂外的台阶下吴天明一动不动站着。

黑色的皮箱和大号拉杆箱放在脚边男人的样子显得风尘仆仆。

中年人把香插进香炉拿起一条白色的手巾擦着手。

「阿明我欣赏你但这不代表我愿意收留你」

他中气十足声音不大但是不怒自威。

「你错了我不是来投奔你的我是来寻求合作的」吴天明的双手交叉放

在身前。

「合作?」中年人乐了转过头背着手跨出门槛走下台阶。

「凭什么?」

「凭这个」吴天明说着把身边黑色的皮箱打开转过方向里面朝外对

着中年人「一千万我的投名状。

中年人的眼角抽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王爷的那批货……是你吞了?」

「哼」吴天明冷笑了一下「消息传得还真是快」

「还用传什么?」中年人走到吴天明身边接过手下递来的一张报纸拍到

男人手上。

吴天明瞟了一眼看到醒目的头条「重大事故多人受伤」报道日期是两天

前。

「怎么?你怕他?」吴天明顺手把报纸团了扔进了远处的焚香炉。

「年轻人讲话要注意分寸!」中年人沉着脸看向他。

「货在条子手里我手上只有钱不算违背江湖道义吧」

「无所谓反正不是我的货」中年人背着手踱步到吴天明身后「不过你拿了

王爷的钱背叛了自己的社团和拿着张催命符又有什么分别」

「王爷已经老了分不清是非他一心–>>
想把産业传给他的白痴儿子注定是

要完蛋的」吴天明的目光紧随着对方的位置「一千万足够让他元气大伤加上这

件事一出他的货源和他彻底闹翻绝无再合作的可能而a市的药头很快就会有

人取而代之这个人就是我这也是我鞍前马后这么多年应得的」

「这就是你说的合作?」

「是的」

「……」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天说「我爲什么要淌这趟浑水?我和我的社团

完全可以明哲保身」

「因爲你们这么些年一直想在a市插一脚——」

吴天明一字一顿说「我替你们铺平了道路现在是空窗期这是最合适的

进军机会」

中年人低下头他背对着吴天明却侧过脸显然是被说中了要害。

他没再做声半分锺后像是经过仔细考虑一般叹了口气「就算你说的对

但你要包场我做不了主」

「如果是要金先生点头希望你能够给我引荐」

「金先生不会轻易见人的」

「我有一份大礼相赠」

「大礼?什么东西?」中年人转过身。

「我知道金先生好此道」吴天明说着

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递过去。

中年人接过阳光刺目他眯起眼睛看了看一本警官证。

打开第一页的照片里一个明眸皓齿的年轻女子浅浅笑着。

「何晴a市公安局情报科科长三级警督……」

中年人还没看完吴天明已经把一直带在身边的拉杆旅行箱放倒。

他熟练打开锁掀开旅行箱盖一股潮湿温热的气息扑鼻而来混合着澹

澹的汗味和女人的体香。

一具娇媚的肉体被折起侧身躺在行李箱中。

那是一个长发女子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再无他物。

女人的大腿向前曲起膝盖紧贴着胸脯小腿再向下折彷佛整个人被折成

三层。

她的嘴里塞着一个红色的橡胶口球口球与嘴唇之间的缝隙里渗出晶亮的

唾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她的上身被绳子牢牢绑住双臂和身体捆得紧紧的双手垂到下面绕过大

腿在膝盖窝处被一副黑色的皮铐拷在一起。

女人的膝盖和脚踝处也给绳子紧紧捆着皮箱是特制的有卡口女人侧

躺其中分别有皮带绕过她白皙娇嫩的身躯在脖子腰腹脚踝膝盖和大腿

根几处将女人的身子固定在皮箱里而肉色裤袜的袜腰上别着一个粉红色的

开关上面还亮着绿灯一根同样粉红色的电线从开关延伸出来通往女人夹

紧了的黑色倒三角区域隐没在裤袜和浓密的毛发之中。

从女人的后庭延伸出一根橡胶软管连向一个透明的密封袋袋子里已经

装了三分之二的琥珀色液。

旅行箱盖的夹层里网兜装的储物袋中依稀可以看到折的不太整齐的藏青

色制服制服的一角–>>
露出半个警徽。

在箱盖一侧插着一支针筒和几个鼓鼓的医用生理盐水袋上面写着葡萄糖

混合液的字样。

另一边塞着几个空了的避孕套包装盒。

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把昏昏沉沉的女人惊醒了她微微睁开眼睛勉强转过

脸看着吴天明和陌生的中年男人以及周遭同样陌生的环境无力「呜呜」

了几声。

她被捆绑又被固定住几乎不能动弹唯一能控制的恐怕只有纤细的手指

以及被皮带扣住脚掌之后仅能微微捻动的包裹在丝袜下的脚趾了。

「啪」吴天明关上箱盖「这个礼物我想金先生一定会喜欢的」

「呵呵阿明有你的」中年人将警官证还给他抬了抬手「请吧!」

「当——当——当」寺庙的锺声响起惊起佛塔上的几只乌鸦飞鸟扑扑愣

愣越飞越远终于消失在天际线边。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