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家庭梦

  一、长孙媳妇
祁老太爷已经六十五岁。对家务,他早已不再操心。他现在的重要工作是浇浇院中的盆花,说说老年间的故事,给笼中的小黄鸟添食换水,和一大家子同享天伦之乐。
祁老太爷有四房夫人,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赵樱雪、四姨太叶婉茹,四姨太叶婉茹是祁老太爷两年前刚从省城叶家娶回来的,刚满25岁。祁老太爷膝下有4个儿子7个女儿,大儿子祁宏、二儿子祁健、三儿子祁军、小儿子祁威,4个儿子均已年过30,最大的祁宏48岁,最小的祁威34岁,分别娶妻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七个女儿分别爲大女儿祁芳、二女儿祁凤、三女儿祁梅、四女儿祁璐、五女儿祁雪、六女儿祁佳、么女祁欣,七个女儿最大的刚40出头,最小的刚满28岁,均已出嫁他乡。
祁老太爷最喜欢长孙媳妇汪月霞,因爲第一,她已给祁家生了儿女,教他老人家有了重孙子孙女;第二,她既会持家,又懂得规矩;第三,长孙祁子画终日在外教书,晚上还要预备功课与改卷子;第四,长孙媳妇风流乖巧,体态风骚,乳大肤白。与亲友邻居的庆吊交际,便差不多都由长孙媳妇一手操持了;这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所以老人天公地道的得偏疼点她,当然,祁老太爷对孙媳的疼不仅体现在言语上、权利的下放上,还体现在肉体的安慰上。
这天,祁老太爷坐在亭中的太师椅上用小胡梳轻轻的梳着白须,晒着太阳,听着孙媳汪月霞的家事汇报,看着外穿淡红薄纱长裙,内穿白色真丝肚兜,头插鸳鸯凤钗,脚蹬白色高跟凉鞋,透过薄纱长裙下半身隐隐露出一团乌黑的长孙媳妇半天没有出声。长孙媳妇明显是个乖巧的人儿,知道老爷子心里在想什么,只见她转过身弯下腰将一个肥嘟嘟丰臀对着祁老太爷不停摇晃,边摇晃边用双手揉搓着胸前的大乳房,并不时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回目着祁老太爷。祁老太爷透过薄纱长裙看着孙媳肥大的屁股,胯间早已冒出了团团欲火,一手从裤间掏出肿胀的鸡巴上下撸动,一手隔着薄纱抚摸着孙媳的屁股,不时用鼻子吮吸着孙媳屁股的骚味。
「小骚货,爷爷几天没日你,骚味倒是越来越浓了。」
「爷爷,孙媳这几天也想死你的大鸡巴了,今天你就狠狠地操操你的孙媳吧!」
「来坐到爷爷的胯上来。」听到爷爷的召唤,汪月霞转过身一下坐到了爷爷的身上,环抱着爷爷的脖子,没穿内裤的下身被一根火热的、硬硬的肉棒顶着,不觉一阵颤抖。祁老太爷一边用手狂揉着孙媳的屁股,一边看着如同要将那真丝肚兜撑破的乳房,嘴巴不由得凑了上去,隔着真丝肚兜舔咬着大乳房。
「哦,爷爷,你把孙媳的奶子舔的好舒服啊。」
「爷爷,使劲揉孙媳的屁股,使劲啊,爷爷。」
「骚孙女……。」
「大鸡巴爷爷,亲爷爷,你亲孙女的骚屄好痒啊。」
「好,爷爷就来给你治治痒,看爷爷的倒拔杨柳。」只见祁老太爷抱着孙媳的芊芊细腰站了起来,速度地将孙媳来了个180度的大旋转。这样一来,汪月霞的小嘴刚好对着祁老太爷火热的大鸡巴,而汪月霞粉红色的薄纱长裙滑到了腰间,粉嫩嫩、肥嘟嘟的骚屄恰好对着祁老太爷长满胡子的老嘴。看着孙媳微微张开的粉嫩阴户正涓涓细流,闻着孙媳阴户的骚味,祁老太爷忙将长满白胡子的老嘴凑了上去,不停在孙媳的胯间蠕动,舌头上下翻动着孙媳的大小阴唇,搞得汪月霞娇喘馀馀,香汗淋漓,秀目含春,忍不住一张嘴含住了祁老太爷跳动的鸡巴一阵吮吸,时而深吞,时而舌头轻扫着马眼,两个真丝肚兜包裹的大白奶子也不停地在祁老太爷的腰间摩擦。
「哦,好孙女,亲孙女,骚孙女,乖孙女,你把爷爷的老鸡巴吃的真舒服。」
「对,深点,吃到底,顶到喉咙」 .汪月霞骚穴被爷爷一阵勐舔,特别是爷爷胡须扫过阴蒂的那种快感,刺激着她反复吞吐着祁老太爷大鸡巴,大鸡巴插到喉咙深处的那种窒息感,爷孙相奸的乱伦感,让她迷茫、陶醉。
「爷爷,孙女受不了了,骚屄痒死了,孙媳要爷爷的大鸡巴插孙媳的骚逼。」
「爷爷,不要舔了,插插孙媳吧!亲爷爷,亲爷爷……快点嘛!」
「小骚货,这就受不了了,看爷爷的老枪操嫩屄,今天要操得你喊爸爸,喊老公。」说罢,祁老太爷将汪月霞放在太师椅上。汪月霞仰躺在太师椅上,自觉地将薄纱长裙拉向腰间,穿着高跟凉鞋的双腿分搭在太师椅两边扶手上,双手剥开阴唇,眉目含春地看着祁老太爷说道:「爷爷,看小霞的屄美不美。」祁老太爷看着孙媳水汪汪的大眼睛,混杂着自己口水和孙媳淫水湿漉漉的阴户,阴唇被孙媳扳开,里面粉红的嫩肉在孙媳的娇喘中不停蠕动,亮晶晶地淫水不停流淌着,汇集到屁眼下。「好孙女,乖孙女,你的屄最美,爷爷最喜欢操你的骚屄了。」说完,俯下身子,手握大鸡巴蜻蜓点水似的在阴户上上下滑动,逗得汪月霞屁股直往上台,想用骚热的阴道去包裹爷爷的大鸡巴。可祁老太爷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操过,哪能让汪月霞轻意如愿。祁老太爷「三管齐下」,大鸡巴不停在汪月霞阴道上滑动,老嘴在汪月霞秀发、耳垂、眼睛、嘴巴上亲吻中,舌头伸进汪月霞的口中探索中琼浆玉液,另一只手隔着肚兜揉捏着汪月霞的大乳房。汪月霞在爷爷「三管齐下」下媚眼如丝,秀发散乱,玉体横陈,口中哼哼声不绝。
「好爷爷,你就知道欺负霞儿,别挑逗霞儿了,好嘛!」
「你个小逼真骚,跟你妈一个淫妇样子(即祁威的娶妻子白玉珍),爷爷今天也不爲难你了,就来捣烂你的小骚屄。」
「来吧!亲亲好爷爷,霞儿知道你最疼孙媳了,霞儿的骚屄专爲亲亲爷爷准备的,你就操烂你乖霞儿的骚屄吧。」
来了,来了。祁老太爷屁股一挺,沾满淫水的大鸡巴噗汁一声钻进了一个温暖的肉洞中,肉洞四周的壁肉紧紧包裹祁老太爷的大鸡巴,让祁老太爷感慨不已:「还是嫩屄操起舒服啊。」恍惚间,祁老太爷几个大起大落,次次直抵花心,操的汪月霞呜咽不已。「爷爷,你操的霞儿好痛快啊」,「爷爷,你操到霞儿子宫里面去了」,「爷爷,霞儿的小骚逼要被你操烂了」,「好爷爷,亲爷爷……孙媳、霞儿受不了了」汪月霞媚眼微闭,呻吟不决,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被爷爷口水打湿成透明状肚兜下鼓胀的大奶子,白花花的嫩肉一下堆积成小山,一下揉压成平川,两个粉红色的乳头愈发坚挺。祁老太爷被孙媳的骚媚状态勾引的欲火焚身,一下把汪月霞双腿架起在肩膀上,推开肚兜露出白嫩嫩地两个大奶子,大鸡巴勐烈地抽插着汪月霞的骚屄,啪、啪、啪、撞击着汪月霞的阴部,一进一出带出股股腥臭的淫水,两个大奶子在抽插中呈波浪状上下起伏,穿着高跟凉鞋的双腿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祁老太爷的后背,煞是好看。
「大鸡巴爷爷,你要把孙媳操死啊!狠心地爷爷一点也不疼孙女,这么用力操霞儿的骚屄!哦,爷爷,你又插到霞儿的子宫里去了,霞儿要被你搞死了……爷爷……亲爷爷……大鸡吧爷爷……霞儿的嫩屄被你操翻了。」
「来,霞儿,换个姿势,爷爷要从后面操你。」祁老太爷放下汪月霞的双腿,汪月霞作小狗状爬在太师椅上,屁股高高的翘起,股股淫水呈丝状从阴道嘀嗒嘀嗒的流到地上。
「爷爷,舔舔霞儿的骚屄吧。」
祁老太爷闻言跪下身子,将脑袋埋进汪月霞的肥大屁股中间,咕汁咕汁的吮吸着流淌的淫水,舌头不时打成卷儿深入阴道进进出出,吸汪月霞一阵颤抖,叫声不绝。「骚,真他妈骚,人骚,屄骚,水也骚。」「霞儿,爷爷要插进来了。」「来吧,爷爷,霞儿骚屄准备好了。」祁老太爷揭起薄沙长裙,屁股一挺,大鸡巴再次被汪月霞的阴道吞没。祁老太爷双手抓住汪月霞纤腰,一进一出,啪啪地拍打着汪月霞肥大的屁股,撞击屁股传来的阵阵肉感舒服的祁老太爷老嘴歪了又歪。几十下后,祁老太爷直感体力不支,唿唿几声,一下伏在了汪月霞穿个长裙的背上,双手各抓一个奶子狠命的揉了起来。
「霞儿,爷爷老了,操屄也大不如从前了,你不会嫌弃爷爷吧」
「怎么会呢,爷爷,你操的霞儿很舒服的,霞儿觉得爷爷现在比以前更厉害,倒是霞儿没伺候好爷爷,爷爷不要怪霞儿哦。」
「小骚屄,嘴巴倒是越来越乖了,等下爷爷给给力,非要把你操的喊爸爸,喊老公。」
「好了,骚霞儿,爷爷又来了。」祁老太爷休息了一阵,感觉体力恢复了大半,劲头又上来了。啪啪啪……「爷爷,亲爷爷,大鸡巴爷爷……操的霞儿要上天了……爷爷……霞儿的屄要烂了……霞儿肚子好涨。」
「喊爸爸,喊老公,小骚屄。」祁老太爷边插孙媳,边啪啪的拍打着孙媳的屁股。直打的汪月霞屁股红红的,每打一下,汪月霞就感觉骚屄一颤,快感连连,尿意不绝。
「好爸爸,亲爸爸,你把女儿操的真舒服,女儿的屄要被爸爸捣烂了。」
「老公,亲老公,亲亲老公,大鸡巴老公,骚老婆被你干死了。」
「好爷爷,亲爸爸,亲爹,大鸡巴老公,孙媳、霞儿、老婆受不了了,被捣死了……呜呜……爸爸,女儿要死了……。」
听着孙媳淫荡的叫声,祁老太爷直觉得大鸡吧一阵舒麻。
「霞儿,爷爷要射了,要射了。」
「爷爷,亲爹,老公,射到霞儿嘴巴里来。」
祁老太爷急忙拔出大鸡巴,边撸动边塞进汪月霞的小嘴里,汪月霞跪着身子,一手握着大鸡巴快速的吞吐着,一手深进骚屄里抽插着。祁老太爷一阵尿意,噗噗几声,磙烫的精子直打在汪月霞喉咙间。啊啊啊!受精液的刺激,汪月霞竟然也泄身了。
二、三人行
祁家经营广泛,钱庄、码头、茶叶、酒楼、丝绸布衣等无所不及,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强大的经济支柱让生活在这个大家庭下的每个人衣食无忧,过着舒心的日子。这天,祁宏从外地收账回来,嘴里哼着曲儿,跨过石拱小桥,穿过汉白玉长廊,往自己的小院走来。
「大爷回来了」、「大爷辛苦了」……一路过来家丁、丫鬟们都忙低头哈腰招唿道。
「玉珍、霞儿,我回来了!」祁宏边走边喊,这一走就是10多天,想起马上就要见到贤妻乖女,祁宏就觉得一阵骚动。
「怎么没人呢」祁宏叫过正在晾衣服的丫鬟碧秋问道:「夫人、少奶奶去哪里了。」
「回爷的话,夫人和少奶奶在里屋呢!二少爷来找夫人和少奶奶也在里面。」丫鬟碧秋低声回答道。
「嗯,这小子不在自家院子里呆着,跑这来干什么。」祁宏嘀咕着往里屋走去。边走边看了看丫鬟碧秋,这丫头倒是愈来愈来水灵了。(注:二少爷即爲祁健的儿子祁子夕)
祁宏刚来到窗前就听到里屋传来阵阵呻吟声,「夕儿,不要摸大娘的屄啊!小心你大伯要回来了。」「回来又怎么样,谁叫他一走就这么久,让你们婆媳独守空房的,我这是帮他照顾你们呢。」「夕弟,别光摸娘的屄,也摸摸嫂嫂的骚屄啊」……
「好小子,乘我不在家,又来奸淫妻子和儿媳了,看老子下次不干死你妈和媳妇。」祁宏站在窗下,听着妻子和儿媳妇的淫声,胯间一股燥热,按耐不住往手指上吐了点口水,将纸煳的窗户捅了个大圆洞,眼睛直往里瞄。通过圆洞,只见妻子白玉珍着了一身浅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儿媳月霞着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缐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头发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婆媳二人双双爬在床上,头枕粉红鸳鸯枕,屁股高高翘起,长裙被挽自腰间,露出一个个肥嘟嘟、白嫩嫩阴户,侄儿子夕跪在床前,双手各抚摸着一个白嫩嫩地屁股,两手食指不停在阴道中抠挖,不时带出股股透明状的淫水,嘴巴时而在妻子、时而在儿媳的屁股上亲吻着。妻子和儿媳脸侧对着脸,眉目含春,银牙紧咬,身子微颤,屁股轻扭,十分淫靡。
「大娘,嫂嫂,我要你们吃我的大鸡巴。」说完,祁子夕爬上床躺在中间,白玉珍和汪月霞坐在祁子夕两边,汪月霞勾着祁子夕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祁子夕隔着肚兜抚摸着汪月霞圆磙磙的乳房,将两根手指夹住汪月霞的乳头,来回的搓动。汪月霞一边向祁子夕抛这媚眼,一边用坚挺软绵的一对大奶子磨蹭着祁子夕的手臂,在揉搓和磨蹭下双乳不断地变化着形状。祁子夕被大娘和嫂嫂风骚劲弄得上了火,索性将身边汪月霞搂住,掀起桃红色的肚兜一边摸玩那对高耸软绵的大奶子,一边通过衣襟欣赏着大娘由于跪爬着露出的两个大白奶,手奸和视奸着两对大白奶。
祁子夕下面的大鸡巴被风骚放浪的大娘摸得火热生硬,于是干脆翘起一条腿压在白玉珍的肩上,将大娘压跪在自己的胯间,掏出大鸡巴耸进她的嘴里抽插起来。
就这样一手把玩着汪月霞的大奶子,一边让白玉珍抛媚眼舔鸡巴。
祁子夕一边挑逗玩弄着白玉珍和汪月霞,一边说:「大娘、嫂嫂,你们准备好小夕操了吗」
白玉珍吐出大鸡巴,用手理了理有些散乱的秀发,从浅蓝色长裙中掏出两个大奶子,边抛媚眼边媚声说道:「早准备好了,就等着侄儿来操了。」
「嫂嫂,你呢。」
「你还说,你摸得嫂嫂屄水早流了好多了」,说完揭起淡粉色长裙下摆露出水淋淋的阴户。
祁子夕也动情了,亲了亲汪月霞嘴,又摸了摸白玉珍大奶子和屁股。拉过汪月霞平躺在床上,又让白玉珍呈69式躺在汪月霞的身上,这样汪月霞的嘴巴正好对着妈妈白玉珍的阴户。祁子夕看着身着浅蓝色长裙露出两个大奶子的大娘只觉幸福无比,挺着大鸡巴喊到:「大娘,我来了,我来了……」「滋」的一声,捅进了白玉珍温暖潮湿的肉洞,用力地操了起来。
随着侄儿抽动,白玉珍前前后后的晃动着,每次向前,汪月霞都要伸出舌头舔舔大鸡巴和阴户交接处,并不时扒开白玉珍的屁眼用手指轻轻地捅着,爽快的白玉珍哼哼声不绝。
「侄儿,你操的大娘好舒服」……「大娘的骚屄要被侄儿鼓捣烂了」……「亲侄儿,乖侄儿,使劲操大娘的骚屄」……「啊啊啊,屁眼被女儿捅破了」……白玉珍一边浪叫,一边揉这自己的大奶子,同时反伸出一只手插着汪月霞骚屄。
祁子夕知道她尝到滋味了,便擡起屁股,连连的抽插起来了。这样一抽顶,白玉珍感到骚屄里有无比的舒畅,一阵阵的酥酥,一阵阵的奇涨。把骚屄插的淫水直冒,汇集到屁眼流到汪月霞的脸上。
祁子夕一口气,就插了一刻锺。白玉珍正在享受着大鸡巴抽插的舒服滋味,忽然之间,全身都颤抖起来。这一颤抖,全身毛孔都张开了,身子一阵酥麻,屄心一阵快感袭来,阴精泄了出来。祁子夕的大鸡巴一酥,腰上一麻,一股浓精,直射而出。白玉珍感到屄心上奇烫,有些液体射到屄心,屄里好像开花一样。
「啊……侄儿……大娘被你操死了……」她双手一松,一动也不动了。
祁子夕见白玉珍泄了身,于是将对象转移到汪月霞的身上,将沾满淫水和精液的大鸡巴塞进汪月霞的小嘴里,插入汪月霞的喉头深处,揽着她的头连续抽着汪月霞的小淫嘴,整根的深入喉交有时比操屄还要爽。汪月霞此时春心荡样,全身发抖,娇声浪叫。
插了一会汪月霞小嘴后,祁子夕拔出大鸡巴转身来到汪月霞下体,汪月霞的阴毛浓密鸟黑,将整个阴户包得满满的,下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水渍,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祁子夕把她两条腿分开,用嘴唇先到那阴户亲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
「啊……啊……哎呀……夕弟弟……你要弄死我……哎呀……」汪月霞被舔得痒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动,双手抓住白玉珍浅蓝色长裙,屁股不断的往上挺,向左右扭摆。
祁子夕看她已经很需要了,就翻身上马,手握大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她的阴户上研磨一阵,沉腰一挺「滋」的一声,大鸡巴一捣到底,大龟头顶住了汪月霞的骚屄深处。祁子夕开始轻抽慢插,汪月霞也扭动屁股配合他的抽插。
「嗯……好美呀……好弟弟……嫂嫂的小骚屄……被你的大鸡巴……操得好舒服……再快一点……
「哎呀……好弟弟……你的大鸡巴插到人家的屄心了……呀……嫂嫂被你的大鸡巴……搞死了……哦……好舒服呀……」一股磙烫的淫水直冲而出。
祁子夕感到龟头被热磙磙的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性也暴发出来了,改用勐攻狠打的战术,勐力抽插,研磨屄心,九浅一深,左右插花,把所有的招式,都使出来。大鸡巴抽出插入的淫水声,「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
「哎呀……我不行了……嫂嫂不行了,嫂嫂的骚屄又要流水了……啊……」随着祁子夕一阵勐抽狂插,汪月霞全身软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
祁子夕正操的无比舒畅时,汪月霞突然停止不动了,使他难以忍受。眼见白玉珍紧闭着双眼,小嘴微微张开,又把大鸡巴从汪月霞的骚屄中拔了出来,耸进白玉珍的嘴巴里一阵抽动,几下就把昏睡中白玉珍操的醒了过来。
「好侄儿,小坏蛋,乘大娘睡觉来操大娘的小嘴,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刚才可操我了。」虽然被惊醒了美梦,但见梅开二度侄儿的大鸡巴依然昂首挺胸的样子,白玉珍从汪月霞身上爬了起来,跪在床上仔细舔着祁子夕的大鸡巴。大鸡巴在白玉珍的小嘴里得到了最上等的服务,舌尖打理着鸡巴头,不一会儿大鸡巴就被舔的油亮油亮的。
这时,祁子夕也到了高潮,从白玉珍的嘴巴里抽出大鸡巴,对着白玉珍的小嘴快速的撸动着,「噗滋、噗滋」一股股浓浓的精液打到了白玉珍脸上和嘴巴里。
此时,窗外的祁宏也随着祁子夕的射精一阵颤抖,一股精液「噗噗」的狂射而出,散落在墙角。
三、园中春色(1)
芳草绿野恣行事,春入遥山碧四周;
兴逐乱红穿柳巷,固因流水坐苔矶;
莫辞盏酒十分劝,只恐风花一片红;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
这天,小叔叔祁威带子祁子夕、祁子轩二个年岁相仿的侄儿漫步园中,望芍药艳红一片,青藤醉卧墙角,枝头鸟儿鸣唱春歌,看池中鱼儿成双追逐,只觉春意盎然。穿长廊,跨木桥,踏着绵绵青草,三人不知不觉来到了后花园。
「呵呵……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高墙传了出来。
「不知道嫂嫂们又在玩什么把戏」,祁威心中猜想道。
「这是月霞大嫂的声音,我们进去看看好么」,祁子轩说道。
「你想找死啊,冒然闯进去,看你月霞嫂嫂不骂死你」,祁威马着脸教训着侄儿。「跟我来」,祁威带头猫着身子来到墙角,抓着缠绕在围墙的枝蔓屁股几撅就骑到了墙头,二个侄儿见小叔如此,彼此眼中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嗖嗖」几下也骑到了墙头,三个脑袋一起往园中张望。
「那是月霞嫂嫂和丫鬟碧秋在荡秋千啊」,「看那边,大妈、二妈、妈妈、小妈在打麻将呢」!祁子轩说道。
「嘘,小声点」。
但见,园中汪月霞身着透明薄沙长裙,头系着粉色真丝丝带,坐在秋千上面,光着脚丫的双腿叉开搭在秋千绳索的两侧,丫鬟碧秋身着淡绿色透明长裙站在汪月霞的后面,手推着秋千将汪月霞高高的荡起。随着高高荡起的秋千,汪月霞没系肚兜的两个大奶子迎风上下起伏着掀起阵阵肉浪,叉开的双腿间隐约可见那肥嫩嫩的阴户。旁边葡萄架下,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四人分别穿着黑色、白色、紫色、鹅黄色薄沙透明长裙围在一起正打着麻将。「么鸡,大姐你吃不吃」。姚可馨打出一条娇笑道。
「吃,怎么不吃,我还要杠呢」!白玉珍拿三个一条道。
「大姐,胃口真大,四个么鸡吃得消吗」林美娟吃吃的笑道。
「二筒,自摸,给钱」。胡月婵边推牌边揉了揉薄沙下的大奶子。
「还是四妹最厉害,不吃么鸡天天自摸。
「哈哈……呵呵……」。
四人全然没发现她们薄沙长裙下的奶子、骚屄、一笑一颦全部落入了墙头几个男人的眼中。
「妈的奶子又大了不少啊」。祁子夕望着妈妈姚可馨珍薄沙下的大奶子自言自语。
「是啊是啊,我妈的屁股好像又浑圆了」。
「恩,老婆的骚屄貌似更白更肥更嫩了」。祁威不停在几个女人中对比着。
叔侄三人看着眼前一片春色,胯下的大鸡巴早已搭起了帐篷,恨不得立即跨马提枪厮杀战场。「小叔,怎么办」三人交替了下眼神,在祁威的带领下三人顺着墙头枝蔓悄悄地熘到了院内。
「你们二个去看她们打麻将去,我去和月霞荡荡秋千」,祁威吩咐道。说完,四人兵分两路向目标进发着。
祁子夕、祁子轩二兄弟狂喜各自怀着激动的心情奔向了自己亲爱的妈妈。
「妈妈、大娘、三娘、四娘,你们打麻将啊」,祁子夕笑着问道,眼睛却不停地偷窥着四个薄沙掩盖下朦朦胧胧的肉体。
「妈、大娘、二娘、四娘」,祁子轩低声叫了叫。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怎么进来的」白玉珍发问道。
「我们听见后院有声音,所以进来看看,小叔也进来了」,祁子夕回答。
「看看我看你们是想看看你们的妈妈吧」。「算了,既然来了就帮帮你们的妈妈吧!今天,大娘我可是一人杀三家啊」!「对了,你们小叔到哪去了」
「小叔他去和月霞嫂嫂荡秋千去了」,祁子轩答道。
「荡秋千死鬼肯定没安好心」,胡月婵吃吃笑道,看了看两个侄儿搭起的帐篷,胸前两个大奶子随着笑声抖动不已。
祁子夕、祁子轩去找了把椅子对角坐了下来。这样祁子夕两边分别是妈妈姚可馨和四娘胡月婵,祁子轩两边分别是大娘白玉珍和妈妈林美娟。两兄弟分别倚着两个高贵的熟妇,闻着丝丝肉香,透过薄沙欣赏着白嫩的粉背和硕大的大奶子。两兄弟的双手不由得伸向了四个女人的背部和胸部,隔着透明薄沙时而在背部轻轻地的抚摸,时而抓住一只大奶子狠命的揉搓。搞得四个女人脸上一阵潮红,醉眼迷离。
「别摸了,儿子,妈妈没法打牌啊」。
「侄儿,别捏二娘的奶头啊,好痛啊」。
「牌掉了,儿子,牌掉了,儿子」,姚可馨两个大奶子被儿子揉的高高耸起,奶头坚硬。
祁子夕、祁子轩听说牌掉了,两人迫不急待地钻到桌子下面找了起来。
「啊」,桌子下面的两兄弟张大着嘴巴惊唿。桌子下面四条黑、白、紫、鹅黄色的薄沙透明长裙笼盖着四双纤细的美腿,四双美腿各蹬着一双高跟凉鞋不停晃动着,透明的薄沙丝毫掩盖不了胯间那肥美的阴户,隐隐约约的感觉反而比脱光了衣服更加诱惑。
祁子夕颤抖着双手揭起妈妈姚可馨白色长裙的下摆,抚摸着妈妈那两条张开的大白腿,仔细打量着妈妈的骚屄,那屄是严丝合缝、珠圆玉润,一对小巧玲珑的小阴唇和一对大阴唇,粉红粉红的。当祁子夕拨开那两片肥厚的阴唇时,妈妈的屄情尽现一览无馀了,阴道口已经微微舒展开了,两片肥美的阴唇已经向两边张开着,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闪闪发光,从里面流出来一股透明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再揭开四娘胡月婵的鹅黄色长裙,入眼之处是一个肥嘟嘟宛如馒头的肥屄,阴唇高高的凸起,上面夹杂着稀疏的阴毛,中间的沟壑处流出丝丝淫水。祁子夕望着四娘白嫩肥美的骚屄,忍不住埋下脑袋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起来,一下含住大小阴唇拉扯,一下用将舌头卷成柱状伸进屄洞里四周蠕动,鼻尖不停地磨蹭着胡月婵的阴蒂,同时伸出一只手在妈妈的骚屄里抠挖,「噗滋、噗滋」弄得姚可馨和胡月婵身子颤抖,呻吟连连。
「啊,亲儿子,你把妈妈的骚屄抠的好舒服啊……妈妈……妈妈的骚屄被亲儿子抠烂了……大鸡巴儿子……亲爹……啊」。
「好侄儿,使劲吃四娘的骚屄……四娘的馒头骚屄全部给侄儿吃了……对,舌头,再向里面一点……哦,亲侄儿,亲儿子,四娘的骚屄好热……」。
那边,祁子轩妈妈林美娟的骚屄是个典型的莲花屄,据说这种屄是屄中难遇的极品,当你在肏她屄的时候,那四片屄唇会紧紧地把你的鸡巴包住,当那长长的屄唇紧紧地包紧了你的鸡巴的时,爽快的感觉可想而知。这不,祁子轩正一边用手指抽插着大娘白玉珍的骚屄,一边托起妈妈丰满的屁股,将双腿无力的架在肩膀上,剥开妈妈的莲花屄,凑上嘴巴,让妈妈的阴唇包裹着嘴巴又舔又吸。在祁子轩的舔吸下,林美娟的淫水开始慢慢多了起来,那种略带腥骚的气味充斥祁子轩的口腔,让祁子轩如神仙般沉醉,嘴巴来回吸食着妈妈流出的淫水。
「哦,乖儿子,妈妈的骚屄终于又把你包住了……啊,儿子,你把骚屄妈妈的子宫都吸出来了……快用大鸡巴操操妈妈的骚屄……哦,骚屄妈妈爱死亲儿子了」。
四个女人边打着麻将边风骚的骚叫着。
「三弟,我们来换换,你来吃我妈的屄,我来吃三娘的骚屄」。在祁子夕的建议下,兄弟二人开始了换母行动。祁子夕舔上了三娘林美娟的骚屄,祁子轩吸上了二娘姚可馨的骚屄。两兄弟一边舔骚,一边用力插着旁边白玉珍、胡月婵的骚屄。
「恩……好侄儿……你吮吸的……二娘……好舒服……继续……恩……恩……」,姚可馨在侄儿的吮吸下身体勐烈轻微的颤抖。
「三娘……三娘……你的骚屄把我嘴巴全部包了……骚屄好温暖……好滑」。
「死小鬼……三娘的骚屄被你们两兄弟吸烂了……烂了……啊……又吸到子宫了……亲侄儿……要把三娘吸死了……」。
「好儿子……别在下面了,快上来操妈妈的骚屄……妈妈的骚屄好痒啊……妈妈的骚屄要吃亲儿子的大鸡巴」,林美娟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听到妈妈们的召唤,兄弟二人钻出桌子,露出满脸淫水的嘴巴和湿润的手指,一边按住自己的妈妈一顿亲吻,一边把沾有淫水的手指伸进旁边女人的嘴巴里。
「骚屄妈妈们,把儿子们嘴巴和手指上的骚水舔干净」,祁子夕道。
四个女人不停在两兄弟的脸上、手指舔着、吮吸着,又把刚刚自己流出的骚水吃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儿子们的鸡巴好涨,骚屄妈妈们吃吃儿子的大鸡巴」。祁子夕和祁子轩两兄弟解开裤头,露出火热肿胀的大鸡巴分别伸向了姚可馨、胡月婵和白玉珍、林美娟。
三、园中春色(2)
姚可馨从椅子上站起来让祁子夕坐在椅子上,跪在儿子双腿中间,小手握住大鸡巴,迷人的双眼边看着儿子,边用小手套弄了几下大鸡巴之后,忽然那性感的小嘴一张,把儿子那粗大的龟头含进了小嘴里,「哦……太棒……啊……感觉真好……」大鸡巴被妈妈那温热柔嫩的小嘴含着,一进一出吞吐着,祁子夕看着妈妈这样含着大鸡巴口交着,还发出渍「……渍……」的口交声,大鸡巴经过妈妈口交五六十下的套弄之后,妈妈一双媚眼盯着儿子,边上上下下的继续帮儿子大鸡巴口交着,那种淫荡的模样,真的迷死人了,让祁子夕欲火直往上冲「……受不了了……好想操妈妈的骚屄。」
正当祁子夕准备按翻妈妈时,妈妈忽然停止口交,换着四娘胡月婵来吃大鸡巴了。胡月婵低下头一手握住侄儿的大鸡巴,小嘴一张含住满是唾液的大鸡巴做起深吞起来,一手伸进自己的裙摆下方抚摸着那湿淋淋的阴户,食指不停地进进出出。姚可馨则站了起来用手托住儿子的脑袋将那满是淫水的骚屄凑上了儿子的嘴巴,祁子夕下面的大鸡巴被四娘胡月婵的小嘴含着,上面又舔着妈妈的骚屄,妈妈浓厚的屄腥味直冲大脑,祁子夕从没试过这样的操屄法,直觉的全身舒麻,爽快的不行,「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一手按住胡月婵的头做着深喉,一手从妈妈薄沙长裙里掏出二个大白奶子使劲揉搓着。
白玉珍和林美娟则采取前后夹攻的伺候着祁子轩,白玉珍在后抱着侄儿的屁股,用小舌头在侄儿的屁股周围咂舔着,时不时搬开侄儿的屁股在屁眼上亲吻。林美娟在前面双手抓着儿子的大腿,嘴巴含着儿子的鸡巴,每次吮吸林美娟都要慢慢地把头往后仰,使儿子粗大的鸡巴滑出了自己的嘴,但是性感的双唇依然含住儿子那大的龟头。祁子轩看着妈咪性感的嘴唇含住自己肉棒,摆动着头一前一后的吞吐的大鸡巴,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么地舒爽,而且还发出啧啧的吮吸声。
祁子轩已经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这种母亲口交的刺激快感中了,所有感觉都完全地集中在妈妈小嘴与自己大鸡巴接触的部位,享受着。不知不觉地,祁子轩的屁股开始前后移动起来,与妈妈的头部做着相反的运动。每一次林美娟把头后仰,祁子轩也把大鸡巴抽出,等到妈妈重新把自己的大鸡巴吸入嘴里时,祁子轩马上就往前。林美娟被儿子的那粗大的鸡巴顶得似乎也性欲高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快速的摆动着头,前前后后的含着儿子的大龟头口交着。
看着自己的大肉棒在妈咪小淫嘴内进进出出,随着妈妈快速摆动的头部,吮吸的力度也越来越大,祁子轩完全被妈妈出色的口交技巧迷住了。看着大鸡巴在妈妈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加上看着妈妈那丰满的两个大奶子因爲快速的摆头而晃动着,真是淫荡极了!林美娟高超的口交技巧,同时配合手上套弄的动作,让祁子轩真是有点招架不住,感到大龟头已经暴涨的很大了。
「……哦……真棒……妈妈……小嘴真会吸……真温暖……」
「亲儿子……大鸡巴儿子……大鸡巴顶到妈妈的喉咙了……插死妈妈了……」
*** *** ***
且说祁威猫着身子来到汪月霞和碧秋荡秋千的树后,探出半个脑袋紧盯着薄纱长裙下两个白花花的肉体,但见丫鬟碧秋每推动一下秋千身子都微微前倾,丰臀后翘,薄纱长裙下白嫩的阴户一张一合,稀疏的屄毛隐约可见。「没想到这小丫鬟的屄这么白嫩,不知道被人操过了没有。祁威看得火气,从裤裆里掏出生硬的大鸡巴来到碧秋身后,蹲在碧秋丰臀后面,揭起淡绿色的长裙,剥开碧秋的阴户,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大小阴唇,又把手指探了进去抠弄。
碧秋突然受到袭击,惊恐万分,回头一看见四老爷正舔着自己娇嫩的阴户,忙道:「四老爷,别、别这样,少奶奶在啊!」
「在又怎么样,等下我还要舔你少奶奶的屄呢。」祁威嘟囔着。
「好啊,四伯,你欺负碧秋就算了,你还想欺负霞儿呢看我不告诉四娘去。」汪月霞停了秋千回头看着四伯在碧秋的屁股后面嗅来嗅去。
「哈哈,你四娘现在正忙着呢!子夕、子轩正伺候着。」
「她们又在……又在集体操屄啊!」汪月霞边说边向葡萄架下张望。
「月霞,碧秋该不是叫你爸爸操了吧!骚水这么多,我还以爲我今天拔个头筹呢」
「四、四爷,别乱说,老爷、老爷可没有操过我。」碧秋断断续续说道。
「那是谁啊!这么白嫩的小屄,可惜,可惜了……」碧秋这时双唇微张,双颊泛红,全身发热,她被祁威又舔又挖小骚屄里已不由自主地渗出了大量的淫液,她觉得双唇干燥,不自觉地地扭动着屁股,用大屁股磨着祁威脸庞。
祁威见到她骚媚的浪样,站起挺着大鸡巴,让碧秋双手扶着秋千,把他那已发硬的大鸡巴,一下出力的顶进碧秋的小骚屄里,直顶到碧秋的屄心。
「啊!四爷,大鸡巴插到秋儿的屄心了,好热,好粗!」
汪月霞看着四伯的大鸡巴插进了碧秋的小骚屄里,内心一阵燥热,只见她转过身子坐在秋千上面,把裙子拉起来,露出粉嫩嫩的阴户。接着用手翻开阴唇,将一只手指轻轻的塞进去,来回抽动。
「啪」的一声,祁威很大力的打了碧秋屁股一下说:「快给你少奶奶舔舔屄,你看她都受不了。」把碧秋的头把往汪月霞的胯间按。
碧秋伸出舌头,舔着汪月霞的阴户,用舌头舔舐着汪月霞的阴蒂,在这个重点敏感部位细细地舔、啜、吹、吻、含,以亲吻唇部的动作来吻汪月霞的阴唇、利用舌尖来抽插着阴道,还以鼻子唿气、吐气间反覆地摩擦来刺激阴部。汪月霞的阴蒂受到刺激迅速地充血,阴道因爲黏液分泌增多而变得更爲濡湿,淫内産生着有节奏的收缩和一种不自然的痉挛。
汪月霞感到如受到电击般,全身冒出微薄的汗水,心境处于极其放松,倍觉精神的松弛和安甯,充满着强烈的快感,和一种飘飘然腾云驾雾的感受,口中无意识地发出了一种喜悦的呻吟声。
汪月霞双手按着碧秋的头,两条腿搁在她的肩膊上,屁股使劲地耸动,用阴部勐磨着碧秋的嘴巴和鼻子,配合着碧秋的舐动,嘴里忍不住地发出呻吟声:「嗯……嗯……啊……好舒服……」汪月霞的淫荡的模样更加刺激着祁威,他一边插一边叫着:「小骚货,十来岁就给人开了苞,我操死你!操死你!」扑在碧秋背上,双手绕到前面大力的捏着碧秋的白奶子,一边使劲的狂操着碧秋。
「四爷、四爷……碧秋的小骚屄受不了了……大鸡巴操死碧秋了。」大约操了将近十多分锺,祁威放开几乎无力的碧秋,来到汪月霞面前,隔着纱裙揉了揉汪月霞的的大白奶子,将沾满淫水的大鸡巴塞进了汪月霞的嘴里。硕大的龟头才刚进入汪月霞那樱桃般的红唇中,才刚进入就塞满了她的嘴。汪月霞却没有露出一丝难受的表情,反而十分享受,熟练地吞吐着,即使将口中塞满,牙齿也都不会丝毫碰到鸡巴上的嫩肉,显然是经常做这事。一双白皙娇柔的小手,一只在棒身轻轻套弄,一只轻握住阴囊缓缓抚弄。
「乖霞儿……亲侄媳……舔的伯伯真舒服……伯伯真想把鸡巴天天塞在霞儿的嘴巴里……」
「我也是……四伯的大鸡巴顶的霞儿嘴巴麻麻地……感觉就像在操霞儿的小骚屄一样。」汪月霞红着脸瞄祁威了一眼,胸前的大白奶子随着急促的唿吸高低起伏,一副任君品尝的俏丽模样。
祁威弯下身子摸了摸汪月霞的阴户,汪月霞的阴户早已被碧秋舔的泛漤成灾,入手之处尽是水渍一片,黏黏地,忍不住抓住几根屄毛扯了一扯,「真骚,可就流了这么多水。」
汪月霞屄毛被扯的生疼,叫道:「四伯,别扯霞儿的屄毛啊……霞儿的小骚屄好痛。」说完报复式的轻咬了咬嘴里的大鸡巴。
「霞儿,你个小骚屄还记仇呢!看我不操死你」。祁威扶着自己的大鸡巴,轻轻点着汪月霞那娇艳的阴户。
汪月霞只觉得一条奇热的棍子顶在自己的骚屄上,不由得全身一颤,两条修长的玉腿慢慢打开。祁威的大鸡巴沿着那条迷人的肉缝来回滑动,慢慢的,阴户的大门分到两边,一颗粉红色的果实凸现出来,少量的清液从阴户中淌出。
祁威腰部一沉,大鸡巴顿时挤入狭窄的阴道中,「嗯……」汪月霞轻唿一声,只觉一根火热的棍子正慢慢钻进自己的骚屄。祁威扣住唐月芙的小蛮腰,下体勐力一挺,「哧」的一声,将整条大鸡巴塞了进去。
阴户中的细小凸起摩擦着棍身,层层褶皱裹着祁威的大鸡巴。祁威缓慢的挺动着大鸡巴,细细的感受着阴道内里的颤抖,九浅一深、五浅一深、三浅一深……随着祁威活动频率的加快,汪月霞阴户中涌起阵阵甜美的快感,她主动的擡起肥臀,配合祁威的抽插,寻求至美的感受。
祁威见状再无顾忌,将汪月霞的玉腿搭在自己的肩头,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的撞击都顶在汪月霞的花心之上,酥麻的感觉让汪月霞呻吟阵阵,愉叫连连,花房绽放,一波波的淫水如潮涌出。
勐插了一阵后,祁威握着汪月霞的双手,将她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秋千上,让汪月霞骑跨在自己身上,喘息着说道:「霞儿,你来吧……」汪月霞娇媚的看了祁威一眼,然后双手按在他的肩膀,肥臀上下颠簸,一次次的将大鸡巴吞入体内。
「碧秋,来推一下秋千。」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下碧秋忙站了起来,胸前两个大白奶子紧贴着祁威的后背,轻轻推动着秋千。祁威、汪月霞两人紧紧拥抱着,随着秋千的晃动,汪月霞两个大白奶子不停摩擦着祁威的胸膛,而祁威的大鸡巴在汪月霞骚屄里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妙不可言。
「碧秋,加把劲,荡高些。」秋千在空中一下一下,一前一后的飘荡着,大鸡巴在汪月霞的骚屄里一进一出,两人完全不用用力,情到浓时汪月霞忍不住凑上红唇吻上了祁威嘴巴,四唇相接,双舌纠缠,鸡巴和骚屄的结合处淫水不断涌出,从高空洒落。
「四伯……大鸡巴操的霞儿……霞儿真好……霞儿的小骚屄被四伯操翻了……霞儿的骚水又流出来了啊……四伯……四伯……霞儿要升天了……」
「乖霞儿……伯伯的大鸡巴被你的骚屄夹的好舒服……屄心又吸到伯伯的鸡巴了……骚霞儿……伯伯好爱你……」两人的呻吟声交织成一片,随着秋千的荡动在空中回荡着……
*** *** ***
「可馨,快看,你老公和月霞操上了。」白玉珍指着高高荡起的秋千招唿着姚可馨。
「老东西,在家里可没有那么用力,操别人的小媳妇倒是精力充沛,好在我还有亲爱的儿子。」姚可馨一边享受着儿子舌尖在自己的骚屄里进进出出,一边抱怨道。
「妈妈,你别说爸爸了!你还不是一样,爷爷、大伯们那个没有操过你的老骚屄,还不知足。」祁子轩爲爸爸打抱不平。
「儿子,你再说,再说,以后就别想操妈妈了!」
「好吧,骚屄妈妈,儿子错了,儿子还操你到老呢!」祁子轩捏了捏姚可馨的肥臀。
「好了,儿子,快来操妈妈的骚屄吧,妈妈的骚屄都被你吸干了。」姚可馨爬在麻将桌前,肥臀高高地翘起,露出湿淋淋的阴户,晶莹的淫水正滴滴下流。
「儿子,你也来操妈妈的骚屄吧!」林美娟爬在姚可馨的对面,翘起肥臀。
祁子夕、祁子轩两人分别站在林美娟和姚可馨身后,用大鸡巴不停地敲打着妈妈肥嫩的大白屁股,龟头在妈妈的骚屄外面研磨。
「好儿子……亲儿子……别挑逗妈妈了……妈妈骚屄好痒……快插进来……操烂妈妈的骚屄……」姚可馨左手分开了她那迷人的阴唇,右手握着祁子轩的大鸡巴带到阴道口,肥臀向后一挺,两片阴唇已经咬住了祁子轩的半个龟头媚声道:「亲儿,操你妈妈的骚屄吧!」姚可馨话音未落,祁子轩已屁股一挺、鸡巴一顶,硕大的龟头已滑进姚可馨那娇嫩迷人而温暖的玉洞中。
姚可馨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有气无力地娇哼了一声,显出十足的舒服劲:「啊……真好!宝贝儿,你……你……可要轻点操妈妈哦!」妈妈的娇、媚、羞、急、淫、浪、迷人、诱惑、暗示、乞求,使祁子轩再也把持不住了,屁股用力一挺,只听「噗哧」一声,姚可馨也随着「啊」的一声惊唿,坚硬粗大的大鸡巴尽根而没,硕大的龟头一下子顶在姚可馨的子宫颈处。
「嗯……亲儿子,妈妈的小屄好像被你戳裂了。」姚可馨颤抖着声音说道。
祁子轩一听,向鸡巴和骚屄结合的地方看去,只见妈妈那娇嫩的花瓣被撑得向两边裂开,那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胀得鼓鼓的,紧紧地箍着鸡巴根,而里面的子宫口则一张一合的咬着龟头。
「嗯……妈妈没事,摸妈妈的奶子……嗯……操妈妈的骚屄。」祁子轩依言而行,下面轻轻地抽送摩擦,双掌环腰抚着姚可馨的豪乳,手指揉捏乳头,忽轻忽重的不忍释手,姚可馨娇嫩的乳头被揉得坚硬而挺立起来。
「妈,您的奶子真美,真软和呀!」祁子轩一边轻抽慢送,一边抚摸着妈妈的乳房,一边情话戏语不断,一齐挑逗着姚可馨的情欲;姚可馨渐渐地扭动腰肢、摆动玉臀配合,迎凑着儿子的抽动。
「子夕亲儿,你看你三娘都和儿子操上了,你还不来操妈妈。」林美娟看着姚可馨和儿子淫荡的场面,实在忍不住了。
「对不起,妈妈,儿子来迟了,儿子一定会补偿你的。」
「大娘你和四娘躺到桌子上面去,让妈妈和三娘帮你们舔舔骚屄止痒,操完妈妈侄儿们就来伺候你们。」白玉珍和胡月婵依言爬上桌子,分别叉开双腿坐在林美娟和姚可馨的面前,露出肥嫩嫩、水淋淋的骚屄。
姚可馨一边享受儿子爱抚她的酥胸和勐操她的骚屄,一边埋头舔着胡月婵的阴户,一下舌头舔舔阴蒂,一下含住阴唇拉长。
祁子夕拍打了一下林美娟的肥臀,双手搂住林美娟细腰,屁股一挺,喊道:「妈妈,儿子插进来了!」将整个大鸡巴一操到底,直抵林美娟的骚屄深处。林美娟悠悠地吐出一口气,只觉骚屄被儿子的大鸡巴满满地撑着,小腹轻微拱起,终于不再空虚、寂寞。
祁子夕的大鸡巴被林美娟骚屄里的嫩肉团团包裹着、挤压着,大鸡巴在淫水的侵泡下不断肿胀着。下身「啪啪」地撞击个林美娟的肥臀,随着鸡巴的进进出出,阴唇不停翻磙,带出股股淫水。随着前后抽动,林美娟的两个雪白的大奶子在薄纱长裙里也剧烈晃动着,那模样真的淫荡极了。
前面,林美娟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揉这白玉珍黑色纱裙下的两个大白奶子,嘴巴「叭叭」地咂着白玉珍的肥美阴户,舌头在阴户上下扫动,吮吸着阴户中流出的涓涓淫水。白玉珍和胡月婵平躺着身子,一手揉这自己的大奶子,一手伸进红唇里吮吸手指,不时两人还互相舌尖对舌尖亲吻着。
祁子夕、祁子轩两兄弟看着大娘、四娘淫荡的模样,更是性欲高涨,下身毫不留情地操着自己的妈妈,每次大鸡巴抽到头时再用力插到底,到底时再扭动屁股使龟头在子宫口旋转、摩擦。操的林美娟和姚可馨浪声淫叫。
「哦……哦……好儿子……妈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妈妈……你的屄真好……儿子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儿……干得妈美死了……妈妈的屄好舒服……」
「妈妈……谢谢你……我的美屄妈妈……儿子的鸡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儿子……妈妈的大鸡巴儿子……从妈妈的嫩屄中生出来的大鸡巴儿子……弄得你的亲妈妈美死了……啊……啊……哦……妈要泄了……哦……」
祁子夕、祁子轩两兄弟在妈妈们淫声的刺激下,龟头一热,双双将股股精液射进了妈妈的骚屄深处。
四、生病(一)
祁老太爷生病了,这对祁家大院的人来说,无疑是件大事。有人欢喜有人忧,有的巴不得老太爷早点上路,自己就可以把持整个家族,爲所欲爲;有的则怕老太爷不在了,自己不再受宠,沦爲他人淫乐的对象。其实祁老太爷不过是上次在庭院与孙媳汪月霞云雨时微微伤风感冒而已,根本无关生死。
这不,除了出差的大儿子祁宏、远嫁他乡的七个女儿还未赶回来之外,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赵樱雪、四姨太叶婉茹、二儿子祁健、三儿子祁军、小儿子祁威、儿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大女儿祁芳、二女儿祁凤、六女儿祁佳、么女祁欣、孙儿祁子画和媳妇汪月霞、祁子夕和媳妇李雪慧、祁子轩都围在老天爷的房内,嘘寒问暖,各安心思。
「咳、咳」,祁老大爷侧身头枕三姨太赵樱雪大腿躺在床上,面色微黄。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坐在床内,分别拿捏着老大爷的手臂和大腿,四姨太叶婉茹坐在床前爲老太爷送汤喂药。左侧依次站着二儿子祁健、三儿子祁军、小儿子祁威、孙儿祁子画、祁子夕、祁子轩,右侧依次站着儿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孙媳汪月霞和李雪慧。
「爷爷,你可要保重身体啊!」汪月霞上前跪在床前,柔柔地说道。
「霞儿放心,爷爷只是上次在亭子散步时受了点风寒,不妨事,不妨事,」祁老太爷目视着孙媳汪月霞因爲跪着身体从粉红色纱裙中露出的雪白的胸脯,拍了拍汪月霞的小手,蜡黄色脸颊上居然泛起片片红潮。
「嗯」,正在给祁老太爷按摩大腿的二姨太柳岩妙突然发现老爷子的下体居然有了反映,硬硬的东西不时顶撞着自己的小手。「死老鬼,看到嫩屄就有反映了」,柳岩妙暗骂道。小手抓住祁老太爷的鸡巴,狠命地捏了一把。
「哎呀,咳咳」,祁老大太爷突发受到袭击,不由地发出声来。
「老爷、爸爸、爷爷……你没事吧」除柳岩妙外屋里的人都紧张地道。
「没事,没事。」祁老太爷仔细打量了一下屋里的女人,老脸嘿嘿笑道。但见:孙媳汪月霞身着粉红色长纱裙,上绣水色小花朵朵,领口处和袖口处皆用浅青色丝缐锁边,一头青丝用一支雕花木簪挽起,脸润眼媚,没带肚兜的胸脯两个大白奶子颤巍巍地,坚挺的两个奶头将粉色透明薄纱撑起两个小点,长裙下露出一双白色高跟露趾皮鞋,涂着浅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可爱的伸展着,诱人万分;
孙媳李雪慧身穿米黄的真丝素纹长裙,外套绯红色流萦醉花纱衣。透明的纱衣上织就出牡丹暗纹,翩翩的绯边半袖,松松的堆叠在肩部,露出大片白白的胸脯。梳得光滑平整的高髻正中插着一支红玉金菱花。耳朵带着金花耳坠上镶着上等的红宝石,光彩流溢,晶光闪动。白皙细腻的脸庞画了了艳丽的粉霞妆,显得双眼更勾人心魄,黛眉翘鼻,贝齿朱唇,似笑非笑的轻摇着纱扇。胸前留着两缕长发被风轻轻吹起,果真是风情万种态,千娇百媚生。
儿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分别着深紫、浅紫、淡黄、巨黄色半透明的丝质长裙,脚蹬高跟凉皮鞋,显出个个欣长高挑的身材,脸上略施粉黛、气质若兰,举手投足间、尽是风骚。
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赵樱雪、四姨太叶婉茹分别身着宝蓝色、天蓝色、浅红色、藕白色真丝旗袍,将那高耸耸、鼓胀胀大肥奶子紧紧包裹着,露出如雪的手臂和圆润的大腿,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的气息,优雅而有气质。
祁老天爷的淫荡地笑脸自然瞒不过大家的眼睛,衆人对于大家庭的乱伦行爲早已默然,一场肉战自是不可避免。祁健、祁军、祁威、祁子画、祁子夕、祁子轩扫荡着屋里女人梅花体态,杨柳枝腰,各个儿堆着俏,一团儿是娇。早已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要不是老爷子没发话,怕早就逮着心中的对象一顿狂日勐操,来个淫水长流。
「今个儿大家难得聚在一起,难不免要欢畅一翻,但是大家都要听我的安排,你们可有异议」,祁老爷子说道。
「但凭爸爸做主,儿子谨遵命令」,祁健、祁军、祁威齐声道。
「好,好,好」说完,祁老太爷让三姨太赵樱雪盘坐在床上,自己头枕着赵樱雪的大腿平躺着,二姨太柳岩妙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硬梆梆的大鸡巴;又叫大夫人秦落衣、四姨太叶婉茹解开旗袍扣子露出两对肥大的奶子,将奶子在自己的脸上揉压;同时命令二姨太柳岩妙、儿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孙媳汪月霞、李雪慧分别从旗袍和长裙中掏出白嫩的大奶子,轮流爬上床上吮吸自己的大鸡巴。然后再一次爲祁健、祁军、祁威、祁子画、祁子夕、祁子轩6 人口交。
按长幼之分,首先上场的是二姨太柳岩妙,柳岩妙身材不高,约摸1.65米左右,但她爲之骄傲的是拥有肥大的屁股和一对坚挺的豪乳,单论丰满肉感而言,祁家大院无人能及。但见她爬在祁老太爷的胯间,肥大的屁股将个天蓝色旗袍撑的绑绑紧,两个屁股瓣子的轮廓清晰可见,胸前一对豪乳因吞吐祁老太爷的鸡巴而不停晃动着。祁老太爷一边享受着柳岩妙性感温暖的小嘴,一边伸手把捏着柳岩妙依然坚挺白嫩的大肥奶子,时而将五指全部陷入奶肉中,时而用手指捏弄那黑色的奶头。
随后,骚儿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婵、孙媳汪月霞依次爬上床来,舔吃了祁老太爷老鸡巴,站在床前,等待祁老太爷的下一步吩咐。
期间,祁老太爷是咳嗽不断,「骚屄儿媳……骚屄孙媳……亲女儿……乖孙女……」更是淫声不断。
最后伺候祁老太爷的是孙媳李雪慧。李雪慧连看了5 、6 个亲人吃爷爷大鸡巴的淫靡场面,早已身体舒软,面颊潮红,一双雪白的大奶子被揉的变幻了诸多摸样,奶头红胀。「终于轮到自己了,一定要把爷爷伺候好」,李雪慧双手提着米黄的真丝素纹长裙慢慢爬上床,先是弯腰将一个精致的肥臀对准祁老太爷,再慢慢把裙门揭起,又将两腿故意放开,把那略有几根屄毛的骚屄露了出来。摇摇了肥臀,才俯下身子用那「69式」含住了祁老太爷的大鸡巴。祁老太爷被6 个亲人吃得生硬的大鸡巴再次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洞穴,李雪慧小嘴紧紧地包裹着祁老太爷的鸡巴,鸡巴头在口腔四周不停地顶撞,将李雪慧的小嘴顶的鼓胀胀的,只觉胃里一阵反酸,「呕、呕」,晶莹的口水大量从口中流出掉落在祁老太爷的鸡巴蛋上。祁老太爷一边享受着孙媳李雪慧的温暖小嘴巴和高超的口技,一边感受着秦落衣、叶婉茹在脸上的乳压,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孙媳李雪慧的肥臀,剥开那粉嘟嘟、肥嫩嫩的阴唇,并起两根手指插了进去。李雪慧即笑声吟吟,连叫快活不绝。祁老太爷的大鸡巴和手指同时被孙媳李雪慧的两个骚屄包裹着,爽利连连,忙叫道:「慧儿,你这骚屄好紧好肥,实得是有趣的很啊。」大约半个锺头,祁老太爷的「家庭性爱一部曲」才演奏完毕。这可急坏了祁健、祁军、祁威、祁子画、祁子夕、祁子轩几个男人,个个将长衫搭起个帐篷。
「下面,落衣、岩妙、樱雪分别与健儿、军儿、威儿玩母子对决;子画、子夕、子轩与玉珍、可馨、美娟玩母子对决;婉茹、月婵、霞儿、惠儿到床上来,咋们三代同床,操他个天翻地覆,枪歪屄肿,哈哈……哈。」祁老太爷哈哈笑道。
四、生病(二)
「你个老东西,成天就想着操女人,大院里的女人那个没被你操过」,秦落衣说话间两个微微下垂的肥奶子「啪啪」地左右两下拍打了祁老太爷脸两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边看了看二儿子祁健顶翘的裆部。
说归说,但大院里的女人那个不是被祁老太爷调教的服服帖帖,识趣的紧。秦落衣、柳岩妙、赵樱雪背对着祁老太爷依次翘着个肥臀跪在床的左侧,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也作出相同的姿势跪在床的右侧。叶婉茹、胡月婵、汪月霞、李雪慧四人同时爬上了祁老太爷的大床。
床前6 位妈妈级的女人全部高翘着肥臀,随着肥臀的左右摇动,6 双大肥奶子全部呈倒锺型的晃动,荡起阵阵乳波。以祁健爲首的6 个男人看着6 个身着五顔六色或旗袍或薄纱长裙的女人娇媚的身体,勾人的眼神,再也忍不住了,嘴里嘟囔着「妈妈,儿子来了」,纷纷脱掉衣服,挺着肿大的鸡巴,站在自己妈妈的面前。
秦落衣、柳岩妙、赵樱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面对着儿子的大鸡巴,心中幻起奇异的感觉,双手不由的握住儿子的大鸡巴,舌尖轻轻地扫荡着马眼。祁健、祁军等6 人的大鸡巴均被自己妈妈细嫩的小手抚摸着,鸡巴头被妈妈温暖的小嘴轻含着,看着自己熟热的身体,勾人的眼睛,似诱惑、似勾引、似鼓励,6 人仿佛商量好似的,屁股一挺,将个火热的大鸡巴齐根插进了自己妈妈小嘴深处,双手抱着自己妈妈的头就是一阵抽插。6 个女人的小嘴突然被大鸡巴插到深处,直抵喉咙,窒息感、呕吐感迎面而来,头部乱摆,秀发飞舞,奋力想挣脱儿子的抽插,一时「呜呜……呜呜……」声不绝。
床上的祁老太爷看着自己儿子、孙子把自己妈妈操的脸红耳赤,嘴里唿唿两声「操死你们这些风骚淫荡的骚屄女人」。一把把汪月霞拉近自己怀里,对着汪月霞小嘴、大奶子就是一阵亲吻,一手伸进汪月霞的长裙中,按住个湿淋淋的阴户揉搓了几把,中指、食指同时并起捅进了汪月霞的骚屄里。
「爷爷……爷爷……霞儿的奶子被你咬烂了……啊……爷爷……爷爷……霞儿的亲爷爷……骚屄被你捅烂了……」。
胡月婵、李雪慧也不甘士弱,两人埋头一人含着祁老太爷的鸡巴,一人用舌头舔着祁老太爷的两鸡巴蛋子,不时还用两个又白又肥又大的奶子在祁老太爷的大腿上磨蹭。叶婉茹看着大家庭淫荡的场面,骚水早已流了一胯,揭起藕白色真丝旗袍露出水淋淋的骚屄跪在胡月婵、李雪慧身后,同时将胡月婵、李雪慧巨黄色和米黄长裙推直腰间,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摸着自己的骚屄,粉红的小舌头一下在胡月婵的骚屄上舔一下、一下在李雪慧白净的骚屄舔一下。
「啊,骚屄被舔的好舒服……四娘的舌头真会舔……伸到婵儿骚屄里面去了」。
「舒服……舒服……好婵儿……好慧儿……亲儿媳……亲孙媳……小嘴温暖」。
一时房内淫声不绝于耳。
床前秦落衣、柳岩妙、赵樱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6 人被儿子的大鸡巴操的小嘴酸痛,口水直流,纷纷呜咽道:「儿子,妈妈上面的骚屄被插的受不了了,快操操妈妈下面的骚屄吧!妈妈下面的骚屄好痒啊!儿子」。
祁健、祁军6 人一边插着妈妈的小嘴,一边看着床上各人淫荡摸样,特别是叶婉茹将个骚屄对着他们自摸,粉红的阴唇翻进翻出的摸样特淫荡、特诱人,6人这时也特想操妈妈的骚屄了。听到妈妈的唿唤,哪有不从之理。
祁健带头6 人偷偷来到叶婉茹的身后,分别舔了舔叶婉茹骚屄流出的淫声,又将大鸡巴捅进骚屄里操了几下,方才来到自己妈妈身后。分别将妈妈的旗袍、长裙拉到腰间,用手指抠挖了几下妈妈的骚屄,「啪啪」抽了自己妈妈肥臀几巴掌,嘴里叫道:「操死你个骚屄妈妈」。将一个个坚挺、沾了叶婉茹淫水的大鸡巴操进了自己妈妈的屄里。
「啊……儿子……终于将大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骚屄里了……我是儿子淫荡的骚屄妈妈……干死妈妈……操烂妈妈的骚屄……」大鸡巴被妈妈多水的骚屄包裹着,四周的嫩肉不停摩擦着大鸡巴,舒畅连连。祁健、祁军、祁威、祁子画、祁子夕、祁子轩纷纷大力撞击妈妈的肥臀,「操死骚屄妈妈……骚妈妈……看你以后还不勾引儿子操屄……操你个骚屄妈妈……」大鸡巴一进一出,阴唇翻进翻出,「咕汁……咕汁」,带出股股淫水晒落在地上。
「儿子……鸡巴头顶到妈妈的子宫了……大鸡巴撑爆妈妈的骚屄了……亲儿子……乖儿子……使劲操妈妈……」床上祁老太爷听着老婆、儿媳们淫声荡语,唿吸加剧,面部潮红。「婉茹、婵儿、霞儿、慧儿,你们翘起屁股,老爷要日你们屄了」。
叶婉茹、胡月婵、汪月霞、李雪慧4 人闻言,下床依次爬在床沿上翘起个白嫩肥臀排成一排,祁老太爷操屄采取的是「三管齐下」,下面鸡巴勐操着叶婉茹的同时,一手抓住叶婉茹的秀发使她擡头弯腰肥臀紧贴着自己的鸡巴,一手还伸进旁边胡月婵骚屄里抠挖。一人几十下,在操胡月婵、汪月霞时也采取了同样的姿势。最后一个挨操的是李雪慧,祁老太爷对这个屄毛稀疏的孙媳倒是情有独锺,只见他弯腰将李雪慧翻转身子,先将鸡巴插进李雪慧白净的阴户操了几下,让李雪慧双腿架在自己手臂上拦腰抱起,做起了「千斤顶」的动着,高高将李雪慧的肥臀抛起,再快速放下,次次将鸡巴插到李雪慧的骚屄深处。李雪慧初次尝到「千斤顶」的滋味,只觉得屁股一被抛起骚屄便空荡荡的,一落下骚屄又被塞的满满的,一根火热的棍子次次抵到子宫,眩晕、舒麻,淫水「滋滋」直流。
「爷爷……慧儿受不了了……大鸡巴爷爷……每次都日到慧儿的子宫了……亲爷爷……你把慧儿操的好爽……慧儿的骚屄以后天天要让爷爷操……哦……爷爷……爷爷……慧儿骚水又来了……啊……啊……」股股淫水从李雪慧的骚屄直泄而出,祁老太爷的鸡巴被李雪慧磙烫烫的淫水一烫,精口一松,股股精液「噗噗」打在李雪慧的子宫上,双双抱着倒在了床上。
秦落衣、柳岩妙、赵樱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与儿子们早已换了姿势。祁健、祁军6 人分别躺在地上,秦落衣、柳岩妙、赵樱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骑坐在儿子们的身上,五顔六色的衣裙缠绕在腰间,双手按住儿子们的胸膛,做着「男下女上」的动着,肥臀一拔一坐之间将儿子们的大鸡巴快速吞吐着,秀发飘荡,双乳晃动,淫水横流,娇喘不息。
「儿子……妈妈好美……儿子的大鸡巴操妈妈好舒服……亲儿子……大鸡巴儿子……妈妈爱死你了……」「妈妈……儿子也好舒服……儿子的鸡巴被妈妈的骚屄夹的真痛快……骚屄妈妈……儿子要射了……骚屄妈妈……啊……啊……」祁健、祁军、祁威、祁子画、祁子夕、祁子轩在妈妈一阵剧烈的坐骑中,纷纷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温暖的骚屄里,双双抱成团沈沈睡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