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少妇在家被淫辱

  一对新婚夫妇,刚结婚没几个月,丈夫就被派到国外出差一年,两人难舍难分。丈夫走后就只剩陈惠陈小姐一人在家,丈夫的朋友张某倒是隔三岔五来帮个忙,做些粗重的活,没事的时候就坐一会儿,跟新娘聊会儿天,有时还讲点荤笑话解解闷。
一天,张某又来了,陈小姐见是熟人,也就没有再换正式的衣服,直接开了门。当时她穿了一件吊带丝绸的连衣裙,胸部高耸,身体曲线尽露,面对眼前的佳人,虽然他在潜意识中依然还知道对朋友妻子是不应该产生任何淫念的,但是看到她如此动人的模样,不动心的人大概没有吧?他恨不得马上就把眼前这个性感的陈惠抱在怀里揉搓她的奶子,并用自己的大家伙插入她的下体,但朋友妻不可戏,他还是把冲动硬压回去了。
正好卫生间的灯坏了,陈小姐又够不着,只好请他帮忙。换好后灯亮了,在狭窄的卫生间里,两人距离非常近,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看着如花的美人,难以压抑的欲望腾的再次升起,张某突然一把搂住了正往外走的陈小姐,她反抗、她挣扎,但都无济于事,最终还是被扒光了衣服。
怀里是自己朋友的新婚妻子,理智告诉他这是丧尽天良的兽行,可是天人般的陈惠那白如冰雪的玉体正毫不设防地横陈在他眼前……陈小姐也求他不要错上加错,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
张某也曾一度放松了双手,但当他低头注视这位梦寐以求的美艳尤物,看到她那饱满且不停起伏的双峰时便感到一阵气紧,随着他的急促呼吸,一种生理上的冲动战胜了理智的压抑,他很快地将自己全身衣服脱光,对陈惠说:“我太爱你了,就让我干你一次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下不违例,这样你老公就不知道了。”陈惠知道一味抵抗只能使他更疯狂,只好先答应他然后再想办法。
想到这里,陈惠说:“我是有老公的人,不能和你做爱,那样就对不起老公了,希望你能尊重我,不然我就告你强奸。不过看你现在欲火焚身,这么饥渴难耐,我倒有个办法,虽然不是真正的做爱,但也一样可以让你发泄出来,但你千万不能说出去,不然我就没法做人了。”
他心中暗喜,知道不能粗暴对付这个新婚少妇,要一步一步慢慢来,让她兴奋起来才够刺激,于是便问她用什么办法。她进了卧室,几分钟后穿着一条黑色连裤袜出来了,对他说:“你可以在我屁股后面隔着丝袜摩擦,以前我来月经时就是这样给老公解决的。”
他一见陈惠此装束就已够销魂不已了,立刻炫耀般将他勃起的阴茎挺立在不足陈惠十厘米的地方。他是练体育出身的,成天就是训练身体,所以身体各部份都非常发达强壮;而陈小姐的丈夫是靠脑力劳动吃饭的,可以说大脑非常发达,但不太喜欢锻炼身体,所以身体素质就很一般。
陈惠一看到他那根东西就惊呆了,他的鸡巴看上去要比丈夫的粗很多,也长上一大截,硬得像根铁棒一样,看上去是那么威武,充满了雄性的阳刚之气。少妇被这种不曾有过的刺激感所征服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阳具,陈惠心中甚至隐隐害怕。
随后张某就开始搂着陈惠的腰,在她屁股后面隔着丝袜磨擦,隔着薄薄的丝袜,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热乎乎的肉感,真的好舒服。摩擦了一会儿,他说:“不过瘾,把丝袜脱了吧!”她笑道:“你想得美,别打我的歪点子。”
陈惠犹豫了片刻,说:“要不这样,我脱了丝袜,我在前面站着,你站我身后,你插进我双腿之间,我用两腿夹紧它,你就在腿沟里摩擦就能泄出来了。我跟我老公也这么做过,不过你可不能动歪心啊!”他见陈惠又让了一步,心中不由得暗自窃喜。
于是陈惠脱掉了丝袜又一次全裸了,他站在她屁股后插入她的腿沟,她用双腿紧紧夹住他的大阴茎,再一次疯狂地摩擦起来。看上去两个人就像正在性交,但实际并未插入,果然这感觉和性交也差不多,不过他很有耐力,足足插了一刻钟还是没有射精的迹像。
虽然没有真正性交,但他从后面紧紧地抱着陈惠,两人之间身体“啪啪”的碰撞,淫荡的气氛却渐浓。他手也没闲着,轻轻揉弄陈惠丰满的奶子,只觉肌肤腻滑如酥,奶子在他肆意的揉捏中也鼓胀高耸起来了。他又向下一路抚摸过去,轻抚陈惠诱人的三角地带,还用手指慢慢搓捏她的阴蒂。
陈惠不知不觉地开始享受着他的爱抚,任他摩弄,全然不拒,不多时,陈惠便被他摸得遍体酥麻。他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开始下一步行动,用阴茎时不时地斜向上挑着插入她的腿沟,滑门而过,以此来试探陈小姐的反应。
陈小姐哪能不知他的意图,随即娇声斥责:“不许这样啊!你违规了。”
他明知故问的凑近陈小姐耳边说:“你说说我怎么违规了?”
两人肉体肌肤之亲了这么久,陈惠说话也随意轻浮起来,她说:“你刚才差点……差点就……”
他笑着逗她:“差点就什么?你怎么说得这么吞吞吐吐的?”
陈惠红着脸说:“你刚才差点就插进去了,不许再这样了。”
他说:“是,那我小心一些。”可是安份了不到几十秒,擦边球的动作又开始继续了,陈惠此时也被他持续的挑逗的调动了春心,甚至开始沉浸在这种滑门而过引起的刺激之中,对他的小动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了。
他见陈惠默许了自己的侵犯,不禁暗自高兴,心道:‘管你多么矜持,这会装聋作哑不出声,我只要这么挑逗你几分钟,你就再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了,早晚得顺我的意思,让我操个够。’
他打定主意后,下面继续不紧不慢地用他的大阴茎磨擦着陈惠的肉缝,时不时还用龟头浅浅地刺入肉缝中刮掠一番,引得陈惠时而轻声埋怨。悄悄地,他又从后面亲吻上陈惠的耳垂和雪白的玉颈,不时用嘴向她的耳朵里轻轻的吹气,把她弄得心痒痒的,不知不觉地就把头靠在了他宽宽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娇喘着:“啊……快停下来……你别这样了……”在女人发出这种声音的时候,只要是男人,怎么肯停下来呢?
正当她沉迷在这调情中之时,他吻上了她柔软的红唇,陈惠立刻感受到男人的霸道,温柔的陈惠回过头被动地享受着他的热吻,她感觉自己此时就像走在河边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恍如梦境,她好渴望此刻有男人能好好地充实一下自己空虚的下体,渐渐地整个人都软软的靠在他身上了。
这时他贴着陈小姐的耳边说:“你低头看一下你的腿。”陈小姐低头一看,自己赤裸的下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漉漉了,淫水的印迹发着光,从雪白的大腿内侧一直向下淌到脚踝上。他还把手伸到下边摸了一把,说:“你的身体好敏感啊!里面都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陈小姐羞红了脸,嗔怪道:“讨厌,拿开你的脏手。你坏死了,这样戏弄人家。”
经验丰富的他知道友妻已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憋了这么久,是时候让自己的大家伙享受享受了,于是他扶住她的柳腰,把粗大的阴茎再一次抵住了她的肉缝。此刻敏感的陈惠也察觉出来,粗大的龟头紧紧抵住自己下体之后还在慢慢向前整体推进,再也不是那种蜻蜓点水的擦边球了。
陈惠心中知道他要干什么,‘赶快让他停止,不能失身给他,不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陈惠在心里喊着,但现实中,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期待却在一瞬间俘获了她的芳心,让她觉得张开嘴很困难,严厉的话语到嘴边却变成了语无伦次的“啊……你……别……别……这样……”,声音细若蚊蝇,简直就是迷乱中的呻吟,这种微弱的反抗不仅不能阻止男人,反而会让男人更加性欲勃发。
房间里突然变得非常宁静,时间也好像已经凝固了,似乎谁都舍不得打破这春心荡漾的气氛。
陈惠咬紧双唇,想控制住自己身体,但此时的她已经意乱情迷,业已失控的胴体无助地期待着暴风雨的来临。他感觉到她的承受底线已经被突破,心理将要崩溃,女人就是这样,在男人的攻击之下,只能是一步一步地退让,他要的就是这个,而此刻她迷离的双眼正在望着自己,还微微的摇头示意他不要。
不等她开口阻止,她的小嘴就被他的唇堵住了。又是一次令人眩晕的热吻,陈惠仿佛已被这热情的拥吻融化了,当身体下面的粗大阴茎再次挺进时,那里的主人似乎已不再设防了。
炮台已经搭好,油亮的人肉大炮也准备就绪了,然后他牢牢地把住柳腰,坚定地不容任何反抗,猛地用力向上一挺,“噗哧”一声,粗大的阴茎瞬时就消失在陈惠的体内。她紧窄的阴道从未接待过如此粗大的家伙,小穴立刻就被塞得满满的,这巨大的刺激差点让她晕了过去。
陈惠随之而来的“嗯……”一声令人酥麻的娇啼,也将性爱的欢愉诠释得淋漓尽致,强烈的电流从两人的下体瞬间传到全身。两人默默地用身体互相交流着彼此的感觉,随着他爱意无限的抽动,阵阵的快感从她的下体涌出,黏滑的液体也不断从交合的缝隙中渗出来,陈惠全方位地感受着男人的威武雄壮和巨大的充实感,他也全方位地感受着陈惠的温柔多情,很快,沉浸在肉欲深渊的两个人就已经已经水乳交融、忘情忘我了。
玩儿一会儿,她已经支撑不住站立的姿势了,见此他拦腰一把抱起脱力的少妇,一手托住新娘的后背,一手揽住新娘的臀部,抱起软玉温香的身子走进了闺房,陈惠丰满的奶子在他眼前骄傲地凸起,随着走路一颤一颤的简直晃晕了他的眼。
一幕淫靡的激情大战又在闺房内上演了,陈惠被这个流氓甜蜜地压倒在婚床上,虽想尽办法避免性交,不想却被流氓调动了春心,还甘心献出冰清玉洁的身子和他发生性关系。陈惠两腿被迫向左右分开到最大程度,最大限度地迎合着这个流氓的奸淫,方便他探索自己胴体深处的奥秘,随着巨大的肉棒深深的埋入,下体传来的满足感几乎让她爽晕过去。
占有别人的新婚妻子令色狼兴奋异常,因为不是自己的老婆,更加不必约束自己,干起来更加起劲、更加无所顾忌,粗壮坚挺的生殖器深深插入她最娇嫩的私处无情地摧残与蹂躏,两人身体紧紧地缠搅在一起。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色狼在陈惠的胴体上尽情发泄,最后在疯狂的交合中两人共同迎来了情欲的巅峰,在欲望的巅峰共同期待着那人间奇迹的出现。电光火石般的销魂之后,阴茎就在陈惠的体内喷发了,尽情地冲刷浇灌着朋友新婚娇妻的子宫。
云收雨歇之后,陈惠也恢复了理智,她清醒了、后悔了,真不该鬼迷心窍的背叛老公。她跑到洗手间里一边哭一边清理自己的下体,正在啜泣时,意犹未尽的张某悄悄尾随其后看她清理,看着她丰满圆润的屁股,欲望又一次升腾起来,他冲进了洗手间,陈惠本能地拒绝、反抗,但哪里是他的对手,轻易地就被他制服了,就在那里,陈惠又一次受辱失身。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在接连的激情过后,色狼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只剩下被糟蹋得一片狼藉的陈惠。仅这三小时的恩爱销魂,陈惠就承受了色狼数次的雨露滋润。
两周之后,张某来登门赔罪,说自己是畜生,要陈小姐原谅。虽然上次这个男人占有了她的肉体,但陈小姐不知为何,也许是被他的痛哭流涕所感动,最后还是原谅了眼前这个禽兽。而他见陈小姐软弱可欺,便大起胆子要求陈小姐与他最后发生一次性关系,以后再不骚扰,陈小姐反抗不过,很快便被他扒光了。
二人全裸后,他又一次抱着她丰满的玉体恣意风流,张某身体强壮又花样百出,什么69式、老汉推车、观音坐莲、倒抽式、上下式,正常位、从后面干、抱起来干等等,反复性交了许多次,疯狂地发泄着兽欲,最后直至他的阴茎无法再勃硬起来才离开,可是已把新婚的友妻折腾得几乎虚脱了。
陈小姐认为此事已了,可哪想到此后张某每周都来纠缠,每次最后他都得逞了。不仅如此,他还在晚上把她骗到公园去,趁着夜幕蹂躏她,陈小姐因有把柄在他手上,只能忍辱含羞被迫与他周旋,任他肆意奸污淫辱自己的胴体,与他展开一场又一场的性爱大战。
到后来,陈小姐甚至暗地里有点喜欢上了这个花样百出、给自己带来无尽羞耻与快感的男人,虽然每次都把她弄得死去活来,但过几天后她又期盼着下一次被他玩弄,因为他比自己老公操得狠。她喜欢被男人征服的感觉,酣畅淋漓的性爱让她痛快、让她着迷,而他们的举动也越来越出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