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处女换电脑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下午。
我站在寝室的桌前,诺诺的问她们两个能不能借我用用电脑把设计稿画完。
“没有电脑就去图书馆啊。”
“我们自己也要用的啊。”
“去网吧的钱都不舍得学什么设计啊。”
我捏着衣角,眼里含泪。田姐愤愤的拉着我去了网吧。回去路上我问田姐,买个电脑要多少钱,田姐拽着我的手,头也没回:“别想了,你一个月400块的生活费,省要省到什么时候去,平时买材料都够紧了,就算你寒暑假打工,一两年也不够。”我没有再说话,跟着田姐到了网吧。
包时比较便宜,田姐帮我付了钱,我答应她回头还给她,她摆了摆手,走了。
我坐下后,没有立刻找素材,而是先在网上查了笔记本电脑的价钱,然后在搜索引擎上敲下“女孩子怎么赚钱快”,各种不堪入目的词语之间,我留意到“卖初夜”三个字,在几经周折后,我在一个交友网站注册了号,并且留下“学生,想用钱。”的信息,然后才开始忙正事。
再次登陆那个网站已经是快一个月之后了,信息栏里有不少信息,有很多都在问我的联系方式。可我没有手机,更不敢把寝室的座机号码留下,翻看了一遍,只有一个叫“海舟”的,人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我记下号码,用我的202电话卡在一个离学校两条街的地方,用街上的ic电话打过去。
“喂?”通了。
“你……好……我……内个……我是xx情缘上……嗯……菟丝花。”
“嗯?”他迟疑了一下,然后笑了。“呵呵,你好。”
“你好……”我的声音都在抖。
“你说你想用钱对吗?”
“是……”
“是第一次吗?”
“是……”
“你多大了?”
“17……不过马上就18了。”
“你在哪个学校?我能先见见你吗?”
“我在x大,那个……能离学校远点吗?我怕人看见。”
“可以,去xx路的迪欧咖啡厅吧?我这就过去,你应该比我先到,你穿什么衣服?”
“白……白色的体恤,牛仔裤……”
“好,那你过去,等我好吗?”
“好。”
挂了电话,我步行去那家咖啡厅,脑子里嗡嗡响。到了咖啡厅门口,我站在路边等,面朝墙,不敢看四周的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拍我的肩。
“菟丝花?”和电话里一样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着他。我一米六四,他只比我高一点点,大概40岁左右,圆圆的脸,胖胖的肚子,穿着合身的西装,戴着一副眼镜。
我点点头
他笑了,“进去吧。”
我跟着他走进咖啡厅,坐在卡座,我低着头,双手紧紧的篡在一起,他向服务员点了两杯咖啡。
“你别这么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抬起头,他还是笑着。
“你说你想用钱?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不算是……我想……买个东西,可我负担不起。”
“是这样啊,那你想要多少呢?”
“嗯……嗯……8000吧。”
咖啡上来了,我感觉服务员肯定觉得我不正常,我的脸发烫,红的不行。“海舟”叫住了要走的服务员,问有没有包厢,服务员说有,不过包厢有最低消费,“海舟”可以,服务员就端着咖啡,带我们去了一个小包厢,然后出去了。
服务员一出去,“海舟”就坐在了我的旁边,他当时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他突然嘴巴凑过来,亲上了我的嘴,舌头顶上了我的牙齿。
我吓得闭上了眼,他又笑了。“没接过吻?”
我闭着眼摇头。
“别咬牙,松开。”
然后他又亲了上来,我没有咬牙,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巴里,搅了几下。
他退了出去,问我什么感觉,我愣愣的说,和电视上演的不一样。他又笑了,让我放松,然后凑了过来。
这次,他的一只手抱着我的腰,一只手按着我的头,吻上了我。他的舌头在我嘴里翻搅,我们靠的太近了,他的肚子紧紧的顶着我,我的手不知道该往哪放,只有被动的被他抱着、亲着。
我腰上的手离开了,它抓起了我的右手,往下伸。掠过他胖胖的肚子,放在了一个硬硬的部位。我睁开了眼,往后坐了一下。他还是笑着,问我有没有看过男人的这里。我红着脸回答,只在书上图片上见过。
这时候,有人敲门。我们赶忙坐好,是服务员,他让我们继续点单,“海舟”点了些吃的,服务员出去了。
“海舟”把我的手拿过去,放在他的两腿之间,来回的摩擦,问我想不想看看真的鸡巴。我没回答,任由他摆布我的手。他另一只手伸过来,要解我牛仔裤的扣子。我本能的阻挡,可右手上传来的硬硬的、热热的感觉随即让我放弃了。“海舟”解开了我的扣子,伸到里面,隔着内裤摸了摸我的小穴。
“没出水。”
他把手收回来,然后伸进了我的体恤衫。他的手划过我的肚子,我只觉得一阵痒痒,最后,他的手落在了我的文胸上,他顺着缝隙伸进去,捏了下我的胸。
“不算大,不过也还行。”
他还是笑着,我依然红着脸,任由他摆布。他两只手都收了回去,拉开了他西裤的拉链,然后把我的手放进去,隔着内裤,我更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肉棒,很硬,很烫。想到这根肉棒之后会插进我的身体,我浑身一抖。
“想不想看看?”他吻了我一下,问道。结果还不等我回答,敲门声又响了。他慌忙坐好,将裤子拉链拉上。服务员将他点的东西一一摆上桌子,都是些吃的。
“先吃点东西吧。”说完,他拿起桌上的食物吃了起来,还顺便递给我一些。吃了什么我已经忘记了,我只记得好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咖啡。
吃完,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线多块。我跟着他下楼时,还有些惊讶,食物并没有多少,怎么要这么多。他挂着笑脸说道:“那一杯咖啡,就96块了。”
出了咖啡厅的门,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我跟着他上了车,坐在了后面。
“小李,去我住的地方,然后你就可以下班了。”
“好。”
车子开始行驶,我始终不敢抬头,我没有看到这个叫“小李”的司机,我也怕看到他。
车子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我们下了车。
“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我在原地看着他走进一个药店,然后很快的提着一个塑料袋出来了。
“买了……什么?”
“安全套和润滑油。”
我的头又嗡嗡响了起来,我知道接下要发生的事,我心里甚至有些忐忑,我这样对吗?
从小区门口到他的住所路程很短,我的思考并没有得到答案。他开了门,是个很精致的一室一厅的房子。他打开电视,招呼我和他坐在沙发上。我刚坐下,他的脸就凑了过来,吻上了我的嘴唇,我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身体向后倾倒,他整个身子压在了我身上。他的舌头不断的在我口中搅动,一只伸进我的文胸里抓我的乳房。我有些惊慌,手紧紧抓着沙发的边缘,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没多久,他起身,解开我的裤子,这次,他直接伸进了我的内裤,手指按进了我的小穴。
“还真是个雏。”他笑了。
“起来吧,我们一起洗个澡。”
说完,他开始脱衣服。我木讷的看着他,直到他开始脱内裤。我转过头看着墙,他走过来把我托起来,我第一次看到一个真实的,男人的裸体。
“来,我帮你脱。”
他帮我把体恤衫脱掉,然后是文胸。我低头脱裤子的时候看到他的肉棒,直挺挺的在他的两腿之间,大概有13、14厘米长,3厘米多粗。我盯着看了几秒,他看到了,手握着自己的肉棒说:“我这不大不小,当你第一个男人正好。”我觉得我的脸更红了。
他拉着我去洗澡,除了肉棒在我的身上蹭了几下外,没有别的动作。我们很快洗完澡,然后到了卧室。我突然问:“那个……钱……”他愣了一下,笑了,低头在他的床头柜里,拿出厚厚一沓钱,说:“我不会骗你的,只要你真的是个处,这钱就是你的。”
我放下了戒心,他把我推到床上,然后开始吻我。
“抱着我,腿打开。”
这像是命令,我照做,他的肉棒磨蹭着我的小穴,舌头舔着我的耳唇,一只手游走在我的两个乳房之间。当他两个手指夹着我的乳头的时候,我的身体仿佛触电一样,轻轻抖了一下。他抬起头,说道:“这里敏感吗?哟,奶头还是粉色的。”
我闭着眼,不敢看他,他整个身子都起来了,两只手都捏住了我的乳头,轻轻的揉捏,我像被通了电,两腿并拢,身体发抖,下体有一股暖暖的感觉。他一只手摸向了我的下面,手指浅浅的插了进去,然后稍微动了两下,说:“有点水了,不多。”然后过了十几秒,他的手指带着凉凉的液体,慢慢的插进了我的小穴。
“给你抹点润滑油,一会儿你就没那么疼了。”
我下意识的“嗯”了一声,只希望快点结束。
他用一只手抬起我的腿,然后一个热热的、硬硬的东西抵在了我的小穴口,轻轻的往我的小穴里面抵,然后退出去,重复几次,就挤一些润滑油在他的肉棒上,然后再浅浅的插进来。我死死咬着牙关,双手抓着床单,突然,他腰往前一顶,整根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
“疼!”我睁开了眼,喊了出来,双手推着他的肚子,小穴里撕裂的痛感和一种胀胀的感觉让我觉得很难受,但是在他的脸上,我看到了一种满足。
“疼……”我知道他不会把他的肉棒拔出去,我也没有立场这么要求,我的声音变弱,用眼神哀求,希望他可以看懂。
他俯下身来,吻上我的嘴。“没事,我不动,一会儿就不疼了。”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肉棒却开始轻微的抽送。我想喊疼,可是嘴巴被他堵着,我想推他,可是他整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我最终,只把手放在了他的身体两侧。
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慢慢的抽送,我被这种胀胀的感觉折磨的有些难受。他抬起头,我睁开眼,他也看着我。
“叫老公。”
我有点惊愕。
“快,叫老公。”
“老……老公……”
这两个字,像是个开关。他缓缓抽出肉棒,低头看着我的小穴。
“流血了,老公是第一个操你屄的,真紧。”
他拿过润滑油,又挤出一些在他的肉棒上,然后重重的插了进去。这突然的插入令我觉得疼痛,我想翻身,他死死按住我的小腹,肉棒开始抽动。
“疼,求你了,疼。”
他根本不理会我,小腹一下又一下撞击着我的小穴,疼、胀两种感觉交替的冲击着我,我只能在心里祈祷他快点结束。
“你的小屄真紧,老公的鸡巴爽死了。”
我紧紧咬着牙,闭上眼。
“我操,我想射了,我想射你屄里。”
我睁开眼说道:“不行!会怀孕的!”他根本没有停下动作,坚挺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在我小穴里抽动。
“不行,太爽了,我不想拔出来带套子,一会儿我带你去买药。”
“不行!”
“我多给你两千。”
我有点呆住了,默默的躺下,任由他坚硬的肉棒整根刺进来,在我的小穴里射出他的精液,似乎不疼了,也不胀了。
洗澡时,我看着自己下体流出来带着血丝的精液,愣愣出神,是啊,是我想来换钱的。
走的时候,他把床单扯下来,放进一个纸袋里,把一沓钱也放进去,然后给了我一个手机。
“你办个卡吧,这个手机是我以前用过的,不算旧,办好卡给我发个短信。”然后他递给我一张名片。
林海州,我的第一个男人。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