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时的潇洒情人

  大概是3年前的事了。
那之前一年,我告别了在国内的女朋友,一个人去纽约留学。那时候第一次去美国,刚去的时候特别挣扎,学习的困难、生活的挑战、异地恋的折磨、未来的模糊,每天像做贼一样一个人穿行在几点一线的生活中,在国内明明挺开朗的一个人,在美国却渐渐变得不爱说话起来。
过了半年多,生活逐渐进入了常态,在学校也找了份研究助理的工作,慢慢地开始建设自己的新朋友圈,但是感情上又有很大的挑战,毕竟两个人各自在大洋彼岸,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用激情和性填补各自的空虚。时差和工作让沟通本来就少,而彼此在地球两端有着各自的生活和各自的烦恼,生活环境完全不同,仅有的沟通也往往变成互相倾泻负能量,不太愉快。
Lily就是这个时候和我熟起来的。她和我在同一个研究项目上,有事没事自然就会聊起来。Lily是典型的ABC,皮肤小麦色,瘦、健美,性格活泼。Lily的中文还不如我的英文水平,平时没事聊起天来你猜我猜,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就经常嬉笑打闹,空气中或许有些暧昧,但可能我脑海中还有根弦,倒是没动什么歪脑筋。
除此之外,生活其实没什么大的变化。
果然,又是一次跨洋电话的争吵。挂下电话,我实在是心灰意冷,格外疲惫,瘫在屋里。正好同楼的中国同学不知道什么由头开party邀请我去,我想了想,准备浑浑噩噩地去这个平时绝对不会去的场合放纵一下。去了之后果然发现陌生的party并不适合我,最后还是自己坐在吧台上,一个人喝着酒。
这时候,竟然收到了女朋友的信息:
“有个同事这几个月一直想要接近我,坦白和你说,之前因为和你吵架,我没能正面拒绝他。”
“刚才咱俩吵完架之后,我一直在哭,哭着哭着我也想清楚了。”
“我拒绝他了。”
“我们需要聊聊。”
收到这样的消息,我又惊又气,又有一些难过。冷静下来,在party的环境中,又想逃避。这时候,Lily竟然正好走了过来。
“怎么一个人喝闷酒?”(我都翻译成中文吧)Lily拉开凳子,坐在我旁边。
“嗨,我不喜欢party.” 我很丧地说,但有点吞吞吐吐。因为气氛突然有些奇怪——这可能是我们在生活中不会有的距离。
离得这么近,我才发现我没有仔细端详过Lily。她眼睛不大,额头不小,但是脸上皮肤实在是紧致,显得特别精神。平时一直都在笑的嘴,仔细看来有又白又亮的两排牙齿,让我的心情阳光了起来。又看到她略有口红留存的厚嘴唇,心里突然打起了鼓。
“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我讨厌party,讨厌这所学校,讨厌纽约。”我突然情绪爆发出来。
Lily竟然一阵轻笑,笑得花枝乱颤,开始和我列举party有哪些好,纽约又如何美妙,我越听越气,怒气冲冲地一一反驳,脸涨得通红。
“OK……” Lily住了口。突然她凑得更近了,伸出食指放在我的嘴唇上。“你讨厌这儿,没想过我也是这儿的一部分吗?”
我本来稍微有些醉了。被她这么意外地一挑逗,看着她小麦色的皮肤(我从来没想过会对皮肤有点黑的女孩动心),突出的锁骨,和她挑衅又笑盈盈的眼睛,心底沉睡已久的荷尔蒙终于爆发了。
而Lily,就是我当时脑海中唯一要征服的对象。
我张开嘴,含住了她的手指,又用舌头搅动起来。Lily显然没想到我突然行动,先是微微一惊,但马上露出了她标志性的笑,捧起我深吻了起来。
Lily吻过来,我才知道是谁在征服谁。她厚厚的嘴唇完全包裹住了我的嘴,舌头是我从未经历过的灵活和缠绵,湿湿的唾液不断进入我的口中,她又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半被迫半投入地就这么吻着,手自然地落在了她的腰间,下体已经坚硬到喷火,流出湿湿的液体,好像处男,光靠吻就能射出来。
Lily停了下来,媚眼如丝地看着我,我懵在原地,望着她。
她瞄了一眼我的裤裆,邪魅一笑,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拉我往外走——这毕竟是同楼的同学的party,她自然清楚地知道我住在哪里。我也清醒了一些,终于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地,才意识到这个我之前完全没动过邪念的人对我来说其实有多迷人,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么想要在今晚吃掉Lily。或者被她吃掉。
我们出了门,拉拉扯扯地去到我的房间,沿路一直在边走边停下来热吻,到了我在的楼层,Lily突然停下来,手一把从我的运动裤边伸进了裤裆,包裹住我的阴茎,笑吟吟又暧昧地看着我。我当时雄性荷尔蒙爆发,一把将她的手拿出去,把她公主抱了起来,向屋里奔去。
Lily估计是受惊了,完全没有了挑衅的气势,突然喊叫起来,手脚并用。我在门口放下她,一把将她按在墙上,疯狂地吻了下去。她一呆,马上又羞怯而热情地回吻了过来。
一吻刚过,我打开门,又把她猛地一把抱起来,不顾三七二十一地扔在了床上。
我正脱掉上衣,准备扑过去,Lily这次却不再是受惊的猫,她笑吟吟地推开我,笑着说:“我要先验货。”
我稍微有点呆住,马上明白过来,Lily看来是要见识一下我一个亚洲书呆男裤裆里的资本。她刚明明从外面握住了我的宝贝,看来也只是想心满意足地多调戏我一下。
她应该是打错算盘了——小时候的我可能看欧美色情片会因为男优的超大器具而自卑,但没想到自己的家伙后来也长到了15厘米见长,到了高中大学初经人事,慢慢懂得了AV不会教的那些技巧,也知道性爱不会像AV那样持久,心态更平常了,可能反而因此在床上更加刚猛。如果Lily知道我远在国内的女朋友在大学的酒店、宿舍、自习室、校园的角落里都经历了什么,她大概率不敢问出这么挑衅的话吧。(竟然又想到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稍微有一激灵)而转眼到了美国,虽然生活里一团乱麻,但这事儿上自信却更多了——毕竟在洗手间里也看遍了各种肤色男人各种型号的宝贝,是有巨物,但大部分,也就那样嘛。
想到这,我脸上马上挂上了自信的坏笑,脱下了运动裤,内裤高高顶着。我却不再动弹,贱兮兮地说:“自己来验啊。”
Lily果然不是扭捏之人,戏弄也差不多了,内心的火应该早已烧的受不了,立马靠过来吻住了我,手在下面隔着内裤继续温柔地蹂躏和揣摩着我的肉棒。我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怕是太久没做了,反应竟然来得如此快。
Lily自然是没觉得怎样,她突然滑下去,一把拉下了我的内裤,我的肉棒直挺挺地弹了出来,打在了她脸上。她果然也是老手,见此情景不但不惊,竟然色气地一笑,看来对验货环节非常满意,然后一口含住了肉棒。
我这边则是叫苦不迭,确实快撑不住了。想想,索性放平心态,放弃抵抗,享受起这偷来的性爱——待会有这满嘴英语的小骚货受的。Lily口活当真不错,嘴里和她本人一样温热、魅惑,动作也和她一样又精干、激烈,我马上承受不住。但我既然安了坏心,也就故意忍住不发作,不让她看出端倪。
——噗噗几声,我在Lily口中猛烈爆发了。实在太爽了!我这时候执行自己的计划,突然发狠,一把将她的头控制在我的肉棒处,想强迫她把又浓又多的这一发吞下去,先吓到她,方便之后好好调教和输出。没想到Lily一点抵抗的意思都没有,甩头卸了我的力示意不用,一边自如地一直吸吮龟头里残留的精液,一边吨吨吨地将精液大口咽了下去。
Lily抹去嘴角流下来的一点精液,又像胜利者一样看着我。“这么快?”
我服了。我又败给这个魔女了。
她看我有些失落,又展示出了她温柔的一面,过来拥住我,凑到我耳边小声地说:“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里,我刚发射完的肉棒竟然又挺了起来。
Lily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又贴过来说:“你的精液味道真好,我好想每天都吃。”
我已经陷入了疯狂。
“你射了好多啊~~平时是不是很想上我?”
我已经五雷轰顶,又要扑上去。Lily一个闪身,把我按在床边坐下。
“慢慢来”。
她退后两步,把上衣轻轻脱去,手伸到背后,摸索自己的开关。她腰肢慢慢摇晃了起来,动作像是放慢了一倍一样,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不经意间就摘掉了自己胸前仅剩的布,弹出了一对小小的乳房。乳头深色,乳晕极小。作为贫乳控的我,完全被击中了。Lily显然也是对自己的身材充满自信,在我面前更肆意地揉了起来。
接下来的表演更是让我惊叹:Lily一边摇晃下半身,一边继续用她慢一倍的动作褪下了她的内裤——我确实没见过女孩做出这么主动而媚惑的表演。她光溜溜的阴户出现在我面前,实在是迷人,小口像一张一闭,仿佛会说话。
我出神的时候,Lily表演却还没结束。她转过身去,又俯身下去,洞口竟在我眼前张开,我看得瞠目结舌,说不出话。Lily回头看我呆住的表情咯咯一笑,又用臀部在空中画圆,粉色的洞口完全攫住了我的目光。
Lily又示意我别急,边扭边坐了下来,手在身体和下体间浮游,最终开始轻轻揉捏自己的下体,发出了闷哼。她慢慢地把手指进入自己搅动起来,我听见了咕叽的水声。
搅动了几下,她把手指取了出来,带着一根长长的爱液,塞进了自己的口中,心满意足地嗦去,然后分开双腿呈M字型,对我说:
“我下面准备好了。你刚才是想征服我吧?做你的征服者吧。”
我不由分说地扑了上去。硬邦邦的肉棒毫无阻碍地滑入了她的身体。
实在是等得太久了,刚才的那一发又实在把太多的淤积一次性发泄出去,这次的我有充分自信,不再被Lily带着走了,要好好展示一下我的自信,让这小骚货也心服口服。我架起她的双腿,开始奋力输出。
不知道是不是我下体格外膨胀,看似经验丰富的Lily,下面却感觉特别紧实,我也赶紧定了定神,稳住频率,一次一次地捣向她的小穴。Lily虽然知道我这次来势汹汹,但似乎还没走出刚才掌控全场的架势,有些轻敌,没想到我的输出是如此致密。
“wow,好舒服,你这么硬啊”Lily显然有些惊讶。
我默不作声,继续在Lily身下耕耘着。肉体的快感果然很快就夺走了Lily清醒的意识,她开始在下体的碰撞声中控制不住地高声叫了起来。
Lily果然天赋异禀,我三五分钟连续捣向她的花心后,她也来得极快。在大声浪叫之后,她很快憋红了脸,一声不吭,忍住高潮的冲击,但在我不停的动作下又发出嗯嗯的呜咽,然后突然猛地抖动起来,高声大叫。见此景我也再也绷不住,连忙抽出阴茎再次发射,情急之下又喷了Lily头发、乳房和小腹到处都是白色斑点。
两个人长出口气,并列躺平,势均力敌地默契拥吻。她应该也感受到了我对她那时的依赖。
此情此景,我竟然小声哭了起来。Lily一惊,随后温柔地抱住我的头,陪我一起。
我哭了一会儿,慢慢整理好了情绪,看着眼前温柔而美好的Lily,说了一句谢谢。
Lily一笑打破了气氛:“谢谢?谢我就再来一回合吧。”
Lily真厉害。我们马上又开始了一阵,这次两个人再也没有谁征服谁的意思,我们坐在地毯上,她完全躺平,放松地在我身下享受着,我也脑中一片空白,只有面前这个柔弱无骨的女孩。这可能是我人生里最完满的一场性爱。
大战结束,不知不觉两人都睡着了。
朦胧之中,我醒了过来。我揉揉眼睛,转过身去,一个身体赤裸的女孩不情愿地翻了个身。
竟然是Lily!我迅速在脑中搜索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叹了口气,也微笑了起来。我从后面握住Lily娇小的胸部,紧紧贴住了她。
Lily也醒转过来,她自然地又凑过来吻了我,手不自觉地又探向下方。我也轻轻地抚弄起她,感受到露水般的湿润后,我从侧后方又进入了Lily.
实在太紧了。
我们又做了起来。
后来我们又睡着了。又醒来,又继续做了爱。
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Lily还在睡着,我拿起手机,才发现自己还得面对现实,要回那条来自国内的信息。
我看了看Lily,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默默地走到阳台出神。
Lily过了一会儿也醒来了,走到阳台来找我。她问我怎么了,我却说不出话。
“你是换了个人吗。”她嘲笑我,我还是不作声。
Lily也知道事态不对了,于是坐在我旁边,等我开口。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一五一十地和她讲了女朋友的事,讲了我们如何在大学里相识相爱(当然也没漏过我们的性爱奇闻),很快又严肃起来,讲了我们如何抉择分开追求各自的想法,又如何被距离和时差撕裂,她现在在经历什么样的事,而我又在经历怎样的挣扎。
我说得絮絮叨叨,Lily却都听在了耳中。听完,她靠过来,拍了拍我,说:
“我只是你的止痛药。你的药要靠你自己去找。”
我一愣。
“你要对得起她,也对得起我。”这句是她用蹩脚的中文说的。
她又拍了拍我,起身穿起了衣服。我怔怔地想着她的话出神。
“我回家啦。我知道在你离开纽约之前,你是忘不了我的。”
“谢谢”我只能吐出两个字目送她离开,心里只有温存和感激。
我们跨洋电话长聊了一次,我也准备更早结束留学生活,一毕业就回国。在往后的日子里,我见到Lily有些紧张,但她就好像平常一样,还是和我开玩笑,挂着她一口亮白亮白的大牙。
直到我要离开的那一天。我告别了所有人,剩下Lily,我们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我们在一起往住处走着,她还在开玩笑,说以往的事,我应承着。到最后的路口,我停了下来,半晌说不出话,一把抱住了她。
她也回以紧紧的拥抱。
我又一次感谢了她,告诉了她我这几个月的心路变化。我说完,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一直听着,听我说完,却又露出了我久未见过的坏笑,说:“好啦,你要走啦。我上次说你离开纽约之前,你是忘不了我的。没错吧。”
我点点头。
“那这次要让你之后也不会忘记我。”
她一边说一边潇洒地跑开,挥手和我告别,然后举起了自己的手机向我示意。
我站在原地,回应她的挥别,在她下一个路口转弯、再也看不见的时候,我打开手机,对话框弹出了这张图:
真有你的。
谢谢这位潇洒的情人。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