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内玩内射

  「唔,又看完了」,戚文静无奈的放下书,揉了揉太阳穴,微微起身,将臀下的短裙拢了拢,轻轻坐下,身体前驱,爬到桌子上,双眼带着一抹哀求之意,可怜巴巴的小声的对着自己对面的洛神道:「洛~ 神~ 姐~ 姐~ 给人家推荐本小说看嘛~ 人家把这本又看完啦~ 」
「想看什么,」洛神抬起头,轻笑着和上手上的书,夹好书签,明媚的目光望向戚文静,柔声的问到,「还想看武侠?你都把金古梁三位先生的书刷了两遍咯,你又没打算去研究,只是看着娱乐而已,别用那样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了,哎,就剩下黄先生(指黄易,没提温瑞安,这里用着不合适,加上我不了解他)的呢,可是你又看不习惯他的书,你,要不看点其他的?」洛神说着,微微的问向戚文静,「你有什么想看的?可别再用你看过的来说哦!」
「玄,玄幻把,不过」戚文静小声的说到,不过随即她便是有些犹豫起来,过了片刻之后,她慢慢的说到,「不过,学校有没有玄幻呀,不会没有存这类书把?」
「三区第十四架都是玄幻,你如果要看的话自己去找,最下面一排是西幻,王启超负责整理的,今天,」洛神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后拉了拉自己微微有些滑落的内衣带,开口道:「今天王启超在上班,如果你有不知道的情况可以去找他,没记错的话,前段时间的《完美世界》估计快完结了,你可以去找一下,实体书应该出了一部分,剩下的等慢慢更新把,今年应该会完结了!」「啊?好趴,我去找找,哎对,名着呢?名着在哪个货架?」戚文静站起身,微微的愣了愣说到。
「四号货架,除了《西游记》之外,其他的都在那里,最上面一层,《西游记》在二区古典——」洛神正说着,便是被着心急的去找书的戚文静给打断了,「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先去找找玄幻,一会去带两本名着回来看,啊,对了,洛神神~ 一会借你的学生卡用一下,借几本书,我嗯我过来时候没带学生卡,一会用一下哦~ 」
「好,别借太多,我还欠了五本,加上我一会借的两本,最多给你三本的位置了哦!」洛神抿了抿唇,轻轻的点头说到。
「嗯嗯,知道啦~ 」戚文静说着,微微躬身,向着洛神丢下一记飞吻,然后欢快的朝着书架区奔去。
洛神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远去的戚文静,愣了愣神,随即连忙收回思绪,翻开书抽下书签,继续看起书来。
「十四架,十四架,嘿,在这里,」戚文静「咯咯」笑了笑,然后扫了一圈上面两层,发现没有之后,微微前倾躬身,双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慢慢的寻找着洛神给自己推荐的小说。
「好多啊,都找不到哎,这个洛神,给我说了位置我也找不到,早知道嗯,,,刚才把她拉过来帮我找了,这样我就不用怕找不到在哪里了嗯!」戚文静小声嘟囔着,眼睛从书架上的书一本本的扫过,只是,她虽然认真去找了,但是还是没有看到洛神所说的书在哪里。
「不找了不找了,回去找洛神来帮我,嗯?」戚文静愣了愣,感受到身后不小心的触碰,转过头,望向碰到自己的人,「明思哥?」「戚文静?」「你没有跟孟远一块过来吗?」章明思有些尴尬的看了眼戚文静,回想了下刚刚看到的黑色的毛毛,小声的问到,「你一个人过来的?」被碰了一下的戚文静揉了揉自己被撞到的翘臀,慢慢的站起身来,转过身看向章明思到:「孟远呀~ 他去锻炼身体啦,这不是中午无聊,我就拉着洛神过来看看书嘛~ 」
「哦,那你,咳咳,这是找什么呢?要我帮忙么?」章明思笑着问向戚文静道。
「额,用不上了,我搞不到,你要是来应该也一样找不到,没必要再去费劲去找啦,我要找的《完美世界》,洛神刚才说看起来还不错,让我无聊的话可以翻一翻啦!哎呀,你去忙啦,反正也用不上你帮我啦!」戚文静一边弯腰,一边找着书架上的书册,丝毫不知道身后所露出的春光早已被人看光了。
章明思张了张嘴,看了一眼戚文静裸露在外的春光,又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书,小心翼翼的拍了拍戚文静,道:「那个,《完美世界》我刚才借走了,我到这里来就是来还书的,而且,小戚你的裙子,」章明思尴尬的顿了顿道,「你的裙子走光了,后面,后面你的,咳,阴毛都露出来了,还有你,你穿的是,,,」「I啊,在你的手上吗?」戚文静说着,重新转过头看向章明思抬起手的将书递给自己的动作,她看向书名,小声道,「那,那谢谢你了,」戚文静小声的向着章明思答谢到,随即接过章明思递给自己的书,然后脸色羞红着,小声的说到,「我,我穿的开档丝袜,你,你不要告诉别人,这样能舒服点,毛,毛毛我晚上就回去剪短了嗯~ 」
「没事没事,咳咳,」章明思也是有些脸红的向着戚文静道,怎么穿都行,他,他也管不了戚文静的事情,最多,咳咳,看到的时候有些尴尬了而已!「没事,你,你怎么穿都行,我,我也管不着的!」「嗯,」戚文静红着脸,点了点头回复道,「那,那就好,我先回位置上去了,你,你慢慢找书把,我就,就不在这里先磨蹭了!你要是没座位,一会也可以坐,坐我跟前,」说完,她不等章明思对自己的话做出反应,便是飞快地抱着书,拉了下裙子,向着自己的座位上奔去。
章明思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从另一个书架抽出自己要用的书,然后慢慢的走到戚文静的座位旁边坐下,然后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放下手上拿的水杯之后,方才翻开书看了起来。
等章明思坐下后,戚文静微微侧目看了看他,然后转过头继续看向自己的书,这时候的戚文静才发现,坐在对面的洛神已经坐在了自己另一边,刚刚在光顾着看书,一时间她倒是没有注意到洛神的转移位置,她微微侧首看向洛神,小声道:
「洛神,你怎么换位置了嗯,被人把你位置占了?谁欺负我家洛神呀?」洛神微微摇了摇头,向着原来的位置方向努了努嘴,捏了捏戚文静的小手,轻声道:「你自己看,人家一对情侣要在那里坐,我总不能给人家当电灯泡把?
嗯?」
「哎,也是,当电灯泡也没什么意思,还是不去影响人家咯,」戚文静微微摆头,看了几下那对情侣,然后转回来继续和着洛神小声的说到,「那还是陪我坐这里的好,陪我还能聊聊天说说话呢,总比给别人情侣俩当电灯泡的好呢!」「你呀,」洛神微微摇头,侧目看向戚文静,弹了弹她的额头道:「别废话啦,乖乖的看书,你不是没书看么,让你去找你也找到了,乖乖看书,别在这里乱想别的事情了,别人的事情和咱们有什么关系,」洛神没有多说,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是放过了无奈的戚文静,随即她才随着戚文静的方向发现了章明思。
「你好,」洛神轻轻的向着章明思打招呼道章明思和戚文静洛神等人不是一个班,平常见到的时候也很少,加上章明思又不参加什么学校学生会工作,导致洛神对于章明思也不是很了解,很少能有机会打交道,不过他们之间还是认识的,「好久不见。」
章明思连忙点点头,挠了挠自己的头,然后看向和自己说话的洛神,连忙向着她轻声回答道:「嗯嗯,好久不见了,不经常到你们班转,都,都没什么和你说过话,都快不认识了!」
「嗯呢,你是,来查资料的?」洛神微微犹豫了下,还是开口向着章明思搭话问到,「古文?需要给你帮忙讲讲吗?如果有需要的话。」章明思慌忙摇了摇头,向着洛神道:「不,不用这么麻烦了,我,我自己找找资料就好,不用麻烦你给我讲了,那样,那样也太打扰你了啊!」洛神微微的顿了顿,随后向着章明思点了点头示意,她也看得出来章明思并不愿意让自己给他讲题和自己接近,在忙着一个人查资料,所以她也没有再继续的凑上去,不过可能也不只是不愿意,可能还有一些拘束把。洛神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向着章明思示意道:「那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看你的书把,我也要看我的书了,抱歉,刚才打扰你了!」
章明思连忙摇了摇头向着像洛神说着没事,然后翻开书一个人看了起来。
「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而无待于外之谓德。」章明思回过头,轻轻的读着书上的句子,微微的摇了摇头,他所拿的古文观止是无翻译的纯文本,他轻轻的在本子上点了点,有些苦恼的看着句子,愣了愣神自言自语道,「自己具有而不需要等待其他的称为道德?不对,这样读起来不通顺啊,但是我记得大概就是这样理解的呀。」章明思微微皱了皱眉,看着瞄了一眼洛神和戚文静随即头转回来,看向在本子上记的笔记,「这个待的意思应该不对,不应该是等待,这样的话,在文中无法理解啊,外应该是外界的意思,那待,应该是和外界接触有关的意思,有关的话,是凭借?」章明思微微愣了愣,不过随即便是摇了摇头,「意思应该对了,不过用语还是不合适,凭借,依靠,依赖,嗯,依靠或者依赖的话就没有问题的了!」
章明思笑了笑,低下头在本子上记下来推断出的意思,等一会整篇写完,他自然会去找译本,把自己写下来的内容做一个对照,把错的地方画出来,然后等复习时候专门去研究一遍。现在先把整篇翻译完,然后一会再去找翻译本检查。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掊斗折衡,而民不争,」章明思微微顿了顿,事实上这句话也不难理解,章明思也是听过,自然不至于因为不会而写不出来,「圣人如果不死的话,那些凶恶的盗贼就不会死去和停止,只要损坏称量的秤和斗,平民就不会去争斗了。不对,民的意思不对,这里应该是人民的意思,韩愈写这篇文章时候是想着平等的,所以应该不会有身份上的鄙夷,所以应该是,人民的意思!」
章明思转过头继续看向书本,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继续写着,另一只手在书上慢慢的翻着,「必弃而君臣,去而父子,禁而相生相养之道,以求其所谓清净寂灭者。」
「必须放弃君臣父子的关系,禁止相生相养的道理,这样,才能到达清静寂灭的境界,嗯,应该是这样的意思,」章明思微微沉默了下,还有求其所谓这里应该是不够的,不完整,应该还有其他意思,「求其所谓,应该是要求达到其所说的意思,这样的话基本就完整了,主要这样的话,文章的意思就补全了,符合这段话的意思了。」
章明思笑着合上书伸了伸懒腰,然后把书向前推了推,闭上眼睛揉了揉,然后微微放松了一下,睁开眼,慢慢的转过头看向戚文静,然后小声的向着戚文静问到:「你还没看完吗?这个看起来还是挺快的啊,我刚一会就把这个看完了。」戚文静愣了愣神,随即看向和自己说话的章明思,小声道:「额,看的慢了点,我,我就是看着玩,这才第一本呢,肯定看的慢一点啦,我连剧情和人物都不知道的呢~ 」
章明思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看着戚文静说道:「那就算了,那就算了,你,你继续看书,」章明思笑着说完,然后转过身准备拿起自己的书继续翻看,但是他转过来的时候却是忘了自己的水杯没有盖住杯盖,随着转过身的动作,胳膊直接环绕在了水杯上,将没有盖住的水杯撞到在怀里,随后溅射在身边贴着自己的戚文静身体上。
另一边的戚文静,随着松软的垫子在屁股下面,她的座位比一开始已经向后了些,而随着这样动作下,她的下身也是微微暴露在了章明思和洛神的面前,两人的余光倒是正好能看到她的下身边缘。
「啊~ 章明思,你干嘛,」随着水洒在戚文静的裙子和腿上,她忍不住惨叫了起来,虽然说这是已经晾了半天的水了,可是,,,章明思好歹穿着长裤,而她则是身着短裙的,这些水是直接洒在了她的娇嫩的皮肤上的,所以在水撒到的第一时间,她便是忍不住惨叫起来,引得周边的人纷纷望向她,当然了,周边其他人自然是看不到她下身的。
「咳咳,对不起对不起,」章明思慌乱的掏出纸巾,手抓紧向着戚文静的腿上移去,帮着戚文静擦拭起来,而另一边的洛神也是无奈的掏出手帕递给戚文静,让她擦拭起来。
「嘶,好烫啊,呼,」随着章明思的大手和自己一块擦拭着,腿上的水珠倒是被渐渐的擦了干净,但是被微微烫了之后的皮肤还是有一些疼痛的,戚文静转过头,忍着痛将手帕递给洛神,「谢谢你了,有,有点脏了,一会回去我给你清洗啊!」
洛神摇了摇头,示意没事,然后轻轻的向她道:「赶紧擦干净然后去厕所冲洗一下把。」
戚文静点点头,随即小心翼翼的拉起自己的裙子,接过章明思给自己的纸,在自己下身旁沾有水的大腿上擦拭起来。
「咕咚,」章明思咽了咽口水,看向戚文静下身的阴毛,以及被戚文静玉手微微拨开的阴毛中的嫩穴,微微有些愣神的盯着看了起来,「好,好嫩,」章明思死死盯着戚文静下身,比自己女朋友的下身要嫩好多,这看起来倒是很漂亮,不像自己女友的下身,已经有些黑了。
戚文静擦拭完,也是发现了章明思的动作和眼神,脸红的看着章明思道:
「你,你别看了,要是让孟远知道了,他会不高兴的啦,」戚文静说着,将自己下身的裙子拉了拉,勉强盖住自己的私密处,然后望向洛神,轻声道:「洛神,你,你陪我去趟厕所把~ 」
洛神「嗯」了一声,脸色有些红润的点点头,拉住她的手臂,小声的说道:
「那就走吧。」
戚文静点点头,正要起身,另一边的章明思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洛神,小声对着二人道:「要不,,我带她去吧,毕竟这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洛神翻了翻白眼,看向章明思:「看样子小戚也不厌恶你,那你陪她去吧,」说着,她向着戚文静轻轻眨了眨眼,从自己的包里悄悄的取出一小管的烫伤药交给戚文静,然后坐回去翻开书看了起来。
章明思有些尴尬的抓住戚文静的手臂,扶着她起身,小心翼翼的向着厕所方向走去。
3厕所
「来,小心点,你先站稳,我松手了啊,」章明思看着微微的站直的戚文静,有些不放心的说到,「你小心点,别摔倒啊,我给你抹药,抹好药再离开啊!」章明思小心翼翼的向着戚文静道,仿佛是他自己被烫到了一样。
「我哪有那么弱那么娇贵啦,」戚文静红着脸,在周边扫了一圈,看向章明思小心翼翼的和自己站在男厕所里这样客气的说着话,她脸上有些羞涩的说到,「就正常涂抹一点烫伤的药,我烫的也不是太严重的啦,不用那么敏感的!」章明思尴尬的挠了挠头,蹲下身,轻轻的说到:「那,那好吧,你扶好,小心别摔倒了,我给你抹药,」章明思涨红着脸,看着戚文静白嫩的大腿,上面有着一圈被烫到之后留下的痕迹,他小心的伸出手,轻轻的点了点药,向着戚文静裸露的大腿处轻轻的涂抹起来。
站直着的戚文静,一只手扶在侧面的墙上,背轻轻的倚靠在背后的墙上,另一只则是在大腿边垂着,她咬了咬唇,看向在自己下身前单膝跪地的为自己涂抹着裸露在外的烫伤皮肤的章明思,犹豫了一下,将背稍微的靠紧墙面,然后将垂在腿边的手轻轻抓住裙子,向上拉了拉,将更多的皮肤暴露在了章明思的面前,方便他给自己烫伤的地方涂抹着药物。
章明思轻轻的抚摸着戚文静的大腿,手指上的药一点点的抹匀在戚文静裸露着的大腿上,而刚刚抹完药的他,正准备开口向戚文静说话,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戚文静的小手已经拉着她自己的裙子向上挪去,缓缓的拉起了裙子,将下身私密之处以外的地方,全部暴露在了章明思的面前。
「小戚,」章明思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看着戚文静的两根手指,压着裙子夹在她双腿的中间,挡住她私密的地方,他也是忍不住有些意动起来,不过很快他便是压住了这种意动的感觉,然后轻轻的重新点起药物,在戚文静的大腿上轻轻的涂抹着,只是不时的咽口水和章明思硬直的将短裙顶出的小帐篷却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啊,怎么啦,明思哥,」戚文静听到章明思的叫声,疑惑的低下头向着他问到,她所不知道的是,她现在的这种姿势比起那种小穴微微走光还要看起来刺激得多,反而是更加的刺激了章明思的欲望,只是章明思顾及者私人关系,不好对戚文静下手,所以才强忍住了这种难受的感觉。
「没,没事,」章明思低着头,不敢和戚文静对视,小心翼翼的给戚文静抹完药,站起身尴尬的看着戚文静的面孔,才说到,「你,你好漂亮,咳咳,我,我刚什么也没有看到啊,你,你不要多想,也,也别让孟远知道了,今天这,这就是意外!」
戚文静点点头,羞涩的点点头,她自然也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孟远,毕竟这只是一场意外,并不是章明思故意这样做的,所以自己也没打算刻意去怪章明思欺负自己,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而洛神更是不会因此而多嘴,以洛神的聪慧,又岂会多嘴乱说话影响她和孟远的关系。
「咳,那,那我先走了,看样子你也能站住,你休息一下也赶紧离开把,毕竟,毕竟你一个女生,呆到男生厕所被人看见也不好,这样也会受到影响,要是传出去要孟远知道了那就尴尬了,」章明思尴尬的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厕所,出去回到座位上看书。
「没事,」戚文静红唇轻咬,一只玉足抬起,轻轻的向后踢着墙壁,而抓住裙子的小手也早已经放开了,她两只手在裙子前玩弄着裙角,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向着章明思说到,「你,你在这里再陪一会我把,我,我的大腿上还是有些疼,你陪我再呆一会把,等一会轻点你再带我出去,好不好,」戚文静轻轻的抬起头,用撒娇的语气向着章明思说到。
「咳咳,好,好吧,」章明思尴尬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有些高兴起来,他自然也想留下,毕竟刚才他也是看到了戚文静粉嫩的下身,比起自己女友的下身要粉嫩的多,恐怕上身的乳房也差不多,要是有机会能试试他自然是十分愿意的,至于「朋友妻不可欺」?他自然不会随便欺,但是要是戚文静并不反抗和拒绝,他自然是想试一试的,而此刻的戚文静却是正好给了他机会。
「嗯,」戚文静把玩着衣角,低着头,轻轻的说到,「你这可是把我弄疼了哦,一会你可得请我吃一顿饭哦!不然我可是要生气的哦~ 」她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明显也只是和章明思开着玩笑,毕竟章明思又不是故意的,她也不是娇蛮任性的性子,所以开着玩笑倒是活跃了一点气氛。
「额,这是小事,应该的,应该的,叫上洛神一起把,我请你们吃一顿,算是给你赔礼道歉了,」章明思笑了笑,连忙的将戚文静的话语应了下来,说实话,一顿饭而已,要是这下真的有机会和戚文静能做一次,也算是有福了,一顿饭又花不了多少钱,而玩一次戚文静这种质量的女生可不知道要费多少劲了。
「嗯,」戚文静轻轻的点了点头,向着章明思开口道,「你,」她有些羞涩和尴尬的停顿了一会,看着章明思有些焦急的想要开口问到的时候,才继续开口到,「你是想和我那个吗?你,你要是想的话,我,」她再次停顿了一下,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看向章明思说起来,「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和你,和你那个一次,不过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出了这扇门谁,谁也不许说。」戚文静说着,有些羞涩的低下头,不敢看向章明思的依靠在墙壁上等待着章明思的反应。
「这,轰,」章明思仿佛脑海炸开了一样,他哪能想到这么快自己的机会就来了,自己刚刚还在想今天有没有机会挑逗下戚文静,却是没想到戚文静已经要和自己发生关系,虽然就一次,但是,一次也够了呀。
「我愿意,」章明思连忙开口,说完不等戚文静回答便是靠近了戚文静,准备上手玩弄起来。
「不,不要磨蹭,直接,直接做一次,然后赶紧离开,这里,这里不方便有那么多时间,」戚文静低下头羞涩的说道。
「好,」章明思点点头,反正对他来说都是白嫖,能玩多少自然无所谓了,说完,章明思便是轻轻的抱住戚文静,看她没有反抗之后,轻轻的将她翻过身,让她背对着自己的趴在墙壁上,掀起裙子便是准备进入起来。
至于戚文静,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是被章明思直接按在了墙壁上,俏脸和前胸贴在了墙壁上,双手及时的分开,只是已经来不及做出其他都动作来反抗章明思了,所以最后只能双手扶在墙壁两侧起到一个辅助的支撑作用了。
章明思笑了笑,喘着粗气,向着戚文静招呼了一声,在她将裙子卷起来夹到腰间,上衣掀到脖颈之后,便是伸出手掰开戚文静的嫩穴两瓣,下身胀起,准备向着戚文静的嫩穴处,提枪上马进攻起来。
「轻,轻一点啊啊,」随着章明思一点点的插入自己的下身,大手在自己的乳房下轻轻的揉捏,戚文静的身体也是逐渐的情动起来,只是,章明思一点点的插入时,她的嫩穴里也是干涩的,刚才并没有多少润滑的时间,所以章明思的鸡吧插进来的一瞬间,她便是惊呼了出来,不过只是一瞬间,她便是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是在男厕所,所以立刻便是闭上嘴,小声的向着章明思恳求着。
「明思哥你轻点啊,静儿里面额啊啊,小穴还是干的,你这样,这样的插入会疼的啊,求额啊明思哥你轻点,让,让静儿别这么疼了啊啊。」戚文静向着章明思连忙的请求着。
戚文静倒是想的很好,只是可惜,此刻的章明思已经陷沉醉到了玩弄戚文静的状态中,只靠这几声轻轻的哀求和呼叫,又怎么可能收到消息呢?更别说,这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又怎么可能减轻自己鸡吧抽插的速度,让戚文静舒服了,而他自己要难受?
章明思微微开口,插了两下戚文静之后,慢慢的开口向着戚文静到,「不可能的额,静儿,让我爽个够把,就这么轻轻的插了两下,怎么可能停下来了,我好不容易才有了点感觉,呼,要是,要是停下的话,额这种感觉觉得就没了,我还想好好的和你爽一次呢!求你了,啊,静儿,让我赶紧操你把,别,别说这么没用的话了啊!」
戚文静羞恼的嘟了嘟嘴,不过章明思显然是看不到的,她轻轻的「嗯」了一声,主动的将腿分开一点,方便着章明思插入自己的下身,至于疼痛倒只是一时的,说话的功夫,戚文静的下身已经是随着章明思慢慢的抽插湿润了起来。
戚文静做出这样的动作,章明思自然是能够明白意思的,他连忙的伸出手,抓住戚文静的美腿,随着戚文静的分开,将鸡吧插入的更深的插到戚文静的下身深处,顶住戚文静嫩穴深处的地方,轻轻的开口道:「静儿,我已经完全的插进你的小穴了,下来就该你准备主动配合我了哦!」戚文静轻轻的点点头,章明思看到这里,哪能不明白戚文静的意思,不待戚文静的身体做出反应,他便是开始猛地抽动着下身,向着戚文静顶去。
「静儿额啊啊,明思哥好,好厉害,静儿被你顶的好爽,」戚文静双腿岔开,方便着章明思一次次的插进自己下身,随着章明思的抽插,戚文静也是忍不住的娇喘起来,「明思哥啊啊,你的鸡吧插进静儿的小穴里,让静儿要,要爽翻天了啊,静儿要被你干的爽死了啊啊,,静儿的小穴,都,都被明思哥你搞的湿透了啊啊,明思哥呜呜好厉害额啊啊~ 」她扭了扭翘臀,向着章明思示意者自己的适应和顺从。
「额啊啊,静儿你,你太漂亮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啊啊,你的的小骚穴好会夹啊,跟孟远经常做的把这才,才几分钟就夹的我已经有了一些感觉,你的身体可真是极品啊!」章明思笑了笑,看向被自己后入压着,半裸着的戚文静,白皙的皮肤,挺翘的不时的摩擦着自己皮肤的小翘臀,还有侧面曲线所能看到的柔美的双乳的样子。
「静儿,你的身体好美啊,」章明思一边抽插,一边向着戚文静的耳边夸赞起来,「你的身体才是让男人激动的春药,你看,每一次的抽插,带出来的一道道淫水,白嫩的皮肤,这样娇媚含春的姿态,哪个男人都会看了而忍不住想要插进静儿你的小穴,静儿你的身体,可真的是人间极品噢!孟远跟你在一起,是真的享福了,呼!」
戚文静羞涩的含笑转过头,轻轻的向着章明思娇媚的白了一眼,撅了撅嘴,随后在他微微的加速的抽插中,呻吟开口道,「你,你不也可以享福了吗,而且,而且还是朋友的女朋友呢,你,你不是更是享受了嘛~ 」说着,她便是感受到了下身传来的快感,连忙压着了声音,呻吟了几声,才继续开口说了起来。
「你都把朋友的额啊啊女朋友给压在身下玩弄呢,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啦,你,你享福的不是,不是更多嘛~ 静儿都,都被你压在身下给征服了呢~ 」章明思后入的抽插着戚文静,听到戚文静的话也是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戚文静的翘臀说道,「当然享福了啊,只是还是不够满足啊,静儿你这么极品的身子,只能享福一次哪里能够,不过话说起来,朋友的女朋友,」章明思坏笑了一下,又拍了几下戚文静的翘臀,轻声说到:「确实操起来挺爽的啊,尤其是静儿你还这么漂亮,这操一次都能让我爽死了呢。」「切~ 」戚文静翻了翻白眼,「那你,那你都爽死了额啊啊,还怎么操我呢,咯咯,白白便宜你了呢,看来静儿今天可要被你要玩爽了呢~ 」「嘿嘿,那就先操完了再爽死把,不过嘛,」章明思坏笑着拖长了声音,向着戚文静道:「当然要爽了呢~ 白白的让孟远的女朋友给我操了一次,你又是这么主动的迎合我,你作为孟远的女朋友额,可真是够骚,今天你肯定爽了呢~ ,毕竟,毕竟要被我狠狠的干几次啊~ 让孟远,呼,给我当绿毛龟把,让你给他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章明思的脸上露出一些兴奋之色,他握住戚文静的腰肢,趁着戚文静的说话之际,猛地向着戚文静的身体深处顶去。
「好,好啊,那就让孟远这个,这个绿毛龟,让他的女朋友额啊啊,被明思哥给——额啊啊啊,」戚文静说着,突然被章明思给狠狠的顶了进来,随着章明思的动作,她忍不住的大声尖叫起来,不过很快她便是反应过来,连忙咬住自己的一只手背,然后止住自己的淫荡的呻吟声,毕竟虽然男厕所的隔音性还可以,但是终究是有限的,万一真被人发现自己这幅淫荡的模样就完了。
「明思哥,额你你好坏呀,被明思哥你给压在身下狠狠的征服啊,」戚文静再次翻了翻白眼,向着章明思小声的抱怨着,「你,你都把人家操的湿透了,人家都要,被你给干服了啊啊,静儿实在是要被你给操的,爽死了。」章明思嘿嘿笑了笑,轻轻的拍打着戚文静的臀部,而戚文静呻吟着的声音却是一直都没有停过,章明思每一次的抽插,都会使得戚文静大声的呻吟出来,随后死死的捂住嘴,压低着声音,尽可能的避免着被外面的人听到,不过说起来,戚文静这样子也只是掩耳盗铃而已,真的听到的人,早就该听到了,听不到的人,就是再给他呻吟上半个小时,也不会听到戚文静骚浪的声音,听到戚文静着偷偷背着男朋友,在这里发骚的娇喘声音。
「这不是很正常的嘛,静儿,被自己男朋友的朋友给操逼,自然会湿的更快湿透了不是很正常的嘛?你的身体又这么敏感,,只怕是用不了多久也就要到高潮了吧?哼哼,至于被我干服?嘿嘿,你爽透了自然就是被我干服了所以你说是被我干服了也没错,孟远这个绿毛的小鸡巴还没让你服过呢把?」章明思嘿嘿的笑着,他和孟远的关系,自然不会真的去骂孟远,但是这样的羞辱,却是能刚好刺激到戚文静。
「额啊~ 不是的啊啊,」果不其然,随着章明思的话语,戚文静的下身也是忍不住的夹紧,向着章明思开口道,「明思哥你,你别这样说嘛,他,他还是很厉害的,他当然,当然,嗯」,戚文静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底气的不足完全的暴露出来,她羞涩的呻吟道,「他额额确实没有让静儿服过额啊啊只是静儿喜欢他才一直,一直忍着的而已,静儿,静儿喜欢明思哥这样的大鸡吧额啊啊,一会就,就将静儿干服了啊啊~ 」
章明思微微的笑了笑,然后狠狠的在戚文静的下身里撞击起来,他自然能看的出来戚文静并不是发自内心的,但是这样就够了,让她主动的讨好自己就知足咯,至于是不是真心的,「啪啪,」章明思又抽了两下戚文静的翘臀,反正戚文静又不会反抗,乖乖的服侍自己,要知足啦!
「呼,静儿你的小穴,好紧呀,孟远他,他是不是都没真的插进过你的小穴里嗯?」章明思坏笑着揉了揉戚文静按在墙上的双乳,小声的问到,随着这半天的抽插,现在已经是基本离开了墙壁,只剩下戚文静的俏脸靠在墙上配合着章明思的抽插。
「额没有,没有啊,他,他确实不行,都,都满足不了静儿的小穴呢,静儿,静儿要,要被明思哥操的爽死了啊啊,别,别问他了啊啊,他,他插进静儿的小穴,静儿都,都没什么感觉呢,还是明思哥的,的鸡吧厉害啊啊,静儿要舒服死了呜呜」,戚文静听着章明思的话,连忙应和着回答道,并主动的抓住章明思的手在自己的乳房上玩弄起来。
「那静儿喜欢嘛?喜欢明思哥的大鸡吧吗,」章明思轻轻的向着戚文静问到,他替戚文静拢了拢头发,然后拍了一下戚文静的俏脸,轻声的问道。
「emmm,喜欢额啊啊,静儿喜欢,」戚文静听着话,正开始思考,随后便是被一阵撞击给搞的打乱了思绪,下意识的说到,「静儿喜欢明思哥的大鸡吧,喜欢被明思哥操,喜欢让明思哥用力的操静儿的骚穴额啊啊。」章明思点点头,然后环抱住她,小声的问到,「那不要就这一次了好不好,以后有机会让我多操你几次好不好呢?」
「额啊啊啊,当然,当然好啊,静儿愿意被明思哥多操几次,愿意被明思哥自由的操啊啊!」戚文静回应到,随后便是章明思满意的赏赐给了她一阵的猛烈的抽插,使得她又一次的大声的呻吟了出来。
章明思兴奋的点点头,「哎」了一声,然后连忙的对准戚文静的嫩穴深处抽插了起来,「静儿,呼,我们,我们换个姿势如何?」章明思有点不确定的趴向戚文静耳边,向着戚文静的耳边小声道。
「好,好啊啊,明思哥你,你说什么姿势唔,静儿都,都可以的,请明思你,你尽管告诉静儿啊啊~ 」戚文静说着,微微的吐了吐舌头,口水顺着她的嘴唇和舌头向外流去,不过随后,碰了下墙壁之后的戚文静,舌头便是慢慢的缩了,然后等待着章明思的吩咐。
「那,那你跪,跪到马桶上,我,我趴到你后面给,给弄,弄操你,你看可以吗?」章明思挠了挠头,下身保持着抽插,小心的问着戚文静,他也是极为的小心,毕竟戚文静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也没有办法去随便的玩弄,只能这样小心的询问着。
戚文静翻了翻白眼,微微侧过头看向章明思,「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啊,静儿,静儿都听明思哥你的话啦,都,都是属于你的额啊啊,」戚文静扭了扭翘臀,上下的活动了两下,稍微的刺激了一下章明思,然后轻轻的摇晃起来。
「那那你就快,快跪下,」章明思吞了吞口水,向着戚文静小心的命令起来,不过虽然他的行为上是极为的小心,但是话的内容可没有小心导致宽容,而是极为严厉的命令起来,「跪下把你的骚穴掰开,不许让我的鸡吧掉出来,否则我就要,就要惩罚你了,听到没有!」
章明思轻轻的说着,随后在戚文静的翘臀上狠狠的打了两下,看向开始行动的戚文静继续说到,「先叫一声我是小骚逼,最喜欢大鸡吧操我,」章明思嘿嘿的笑了笑,停止下抽插的动作看着身前的戚文静,空虚的在自己身上扭了扭翘臀,然后在自己的肉棒上套弄了两下,在得不到回应之后,开始随着自己的动作行动起来。
戚文静微微的弯腰,一只手抓住章明思的鸡吧根,一只手轻轻的撑在马桶盖子上,然后去慢慢的引导着章明思的鸡吧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到她的嫩穴之中处,并保持着不会掉出来,而章明思也是随着戚文静的诱惑和勾引挑逗,身体跟随着行动慢慢的移动着,直到戚文静先后抬起双腿,全部架在了了马桶盖之上才松开。
随着戚文静动作的完成,章明思也是渐渐的行动起来,在戚文静刚刚趴好之后,他便是微微的笑了笑,趁着戚文静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直接狠狠的插进了戚文静的嫩穴深处,让的戚文静连忙把手抓住水箱管,抵御和适应着章明思的抽插。
随着他动作的完整没入,戚文静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并且向着他哀求起来,「额啊啊,明思哥你,你轻点啊啊,静儿要被你操晕过去了啊,你的你的鸡吧好厉害啊啊,静儿都,都被你搞的湿透了,静儿的骚逼要爽死了啊啊~ 」章明思撇撇嘴,现在的戚文静明显是已经是被操的进入状态了,自己的抽插,却是刚好能让她爽起来,章明思微微的打了打戚文静,开口道:「我刚才让你说的话呢?你是记不住吗,不想完成我的吩咐了吗?既然不想的话,那我就走了啊,」戚文静羞红着脸,无奈的开口,将章明思的话复述起来,「静儿,静儿是小骚逼,喜欢被大鸡巴狠狠的干,喜欢被明思哥的大鸡吧狠狠的干,求,求明思哥不要欺负静儿了啊,快点操静儿啊啊,快点满足静儿的小骚逼,让静儿爽,爽一爽啊啊~ 」
「嘿嘿,静儿你想要啊,这么,这么想要鸡吧得嘛?嘿嘿,那我就满足你咯,让你的小骚逼爽起来,静儿你,你准备好了吗?迎接我的抽插,让我来满足你的骚逼把,把你乖乖的操到高潮,然后趴在马桶上淫荡的呻吟起来,失神的流着口水。」章明思嘿嘿的说完,然后不等戚文静反驳和说话,便是狠狠的插进戚文静的小穴深处,狠狠的干了起来。
「额啊啊,都,都听明思哥的啊,静儿的小骚逼全都属于明思哥的啊啊,明思哥随便的,的玩静儿的小骚逼,狠狠的插静儿的骚逼,让静儿嗯啊啊被明思哥干到高潮,淫荡的在明思哥胯下呻吟着,流着口水淫荡的跪着,小骚逼随时都是,是属于明思哥的啊啊。」戚文静向着章明思呻吟道,讨好的按着章明思的话回复到,然后头发随着身体的挥舞四处飞舞起来。
章明思喘着粗气,鸡吧全力的在戚文静的骚逼里面冲击,而戚文静的两只玉臂则是向后挺直,被章明思用一只手轻轻的拉住,锁在戚文静的背后,而随着戚文静的动作,她的身体向前微微的前挺,双乳随着身体的前挺而吐出,粉红的乳头暴露在空气中,淫荡的硬了起来。
「静儿,你的身体真好看,可真是让人百看不厌啊,要是你,你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我肯定要,要对你怜惜,让你体验到人生的极致爽了啊啊,可可惜,」章明思「啪啪的」在戚文静的骚穴里前后的突击着,和动作丝毫不符的温柔的说着,「你也有福了啊啊,可惜你不是我的女朋友,还是,呼,让你体验不了极限的快乐啊啊!」
「切,你,你要是静儿的男朋友,还不被静儿这,发骚的样子给绿了呀,你,你能忍嘛~ 」戚文静被深深的插着骚逼,咯咯的笑了笑问到。
「绿,绿帽子而已,只要你漂亮我就喜欢,这么漂亮的身体,就算,就算是给我戴绿帽子也可以,呼,你比我对象漂亮多了,而且还,还这么紧,操起来简直是要,要爽死了啊啊!」章明思喘着粗气,向着戚文静说到。
「额啊啊啊,明思哥,你,你这话让乐姐姐知道了会,会生气的啊啊,她,她毕竟是你的女朋友啊,你,你这样说她不好的啊~ 」戚文静微微的摇了摇头,向着贬低着自己女朋友来讨好自己的章明思说道。
「呼,放心,放心吧,你乐姐姐她早就习惯,习惯每次被我操的时候来求我了,我,我不管怎么说她,她都会乖乖的听我的啊啊,不会,不会生气的,」章明思喘着粗气的,看了看身体有些不满的戚文静,用力的打了打她的翘臀,向她解释到。
「你,」戚文静蹙了蹙眉,不过章明思自然是看不到的,戚文静微微犹豫了下,才一边呻吟着,一边的向着章明思小声说道,「那,那你也稍微的,的尊重一点她嘛~ 」,她小声的说完,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让状态稍微好了一点,顿了顿才呻吟着继续说到,「这,这样让月姐姐面子上也,也好看嘛~ 不,不至于让其他人欺负乐姐姐啦,而且额啊~ 我,也要到高潮了啊啊~ 」章明思撇了撇嘴,看着戚文静无奈的「哦」了一声,拍了拍戚文静的翘臀,然后无奈的向她说道,「行行行,会尊重的会尊重的,不,不过话说回来,我也要射了,那就,那就内射在你的骚逼里面把,呼,可以,可以吗我的静儿啊啊?」「额啊啊,当然可以,可以啊啊,明思哥呜呜射,射进来啊啊,静儿喜欢你,你的大鸡吧啊啊,喜欢被你给操呜呜,明思哥你额你最厉害啊啊啊啊,静儿要,要来了额啊~ 」戚文静翻着白眼,吐着舌头不停的摇晃的呻吟着的回复道。
「那,那就射给你,让你的骚逼胀满我的精液。」章明思没有磨蹭,将戚文静的背按住,飞速的撞击着,「啪啪啪啪」的撞击起来。
随着章明思猛烈的抽插,戚文静的身体微微一颤,而在这重复的抽插了几十下之后,章明思身体一阵抖动,低声的吼了出来,然后喘着粗气的趴在了戚文静身上。
随着一道热流强烈的冲击进自己的骚逼,戚文静也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啊啊啊啊,要,要来了额啊啊」,她也是无法顾及周围人是否能够听到自己的淫叫声,大声的叫了出来,「额啊啊~ 」,随着她的呻吟和身体的绷紧数秒后,她也是一瞬间猛地绷紧到了极限,然后缓缓的放松了下来,「噗~ 噗~ 」,「额啊~ 静儿,静儿也被,被明思哥操高潮了啊~ 」戚文静的妩媚的回过头,望着章明思小声的说到,「谢谢,谢谢明思哥让我爽,爽了一次。」「咳咳,没事没事,」回过神的章明思尴尬的笑了笑,打开厕所门,四周打量了下,也顾不让戚文静擦洗,急忙拉着戚文静走回到二人的座位之处,随后在洛神充斥着笑意的眼中,尴尬的笑了笑,翻起书看了起来,过了片刻之后,三人才站起身来慢慢离开了图书馆,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戚文静起身后,那向后拉起一点,没有裙子遮挡的小翘臀中间,一堆的精液和淫水,留在了椅子的坐垫之上。
真实情况:高一四五月份时候,我到图书馆看书,然后,嗯,某次被对面的小哥给偷拍了,之前他是坐在我旁边的把水洒在了我腿上,我清理时候露出了阴毛,所以被看发现了,后边被偷拍到了,不过还是被发现了,然后让他删了。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