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的班花女友

  大学的时候宿舍共4个人,舍友简称A,B,C吧。A和B是本地人,我和C是外地的,而且是同一个地方的,必定会成大学时期的死党。
蕊蕊是公认的班花,C是不折不扣的高富帅,他们很自然地在一起了,尽管期间有几个人竞争,C的情商高,某个晚上请几个男的出去大排档搓一顿,便化敌为友。
蕊蕊个子不高,162左右,身材凹凸有致,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是最大的亮点,樱唇丰润诱人,谁见了都有一种想亲吻的欲望,白润的脖子下,耸立着两座娇挺凸起的少女玉峰,据舍友说有C罩杯,玉腿雪白笔直,稍微有点肉肉的,这也是大学时我调侃她最多的地方。不化妆的时候清秀可爱,打扮一下就神似网红周二珂。
C和蕊蕊很早就出去开房,军训一结束,两人就在外面过了一夜,正好第二天班级篮球比赛,技术好,身高180的C,肯定是要代表班级比赛的。那天C在场上绵软无力,身为舍友的我当然知道为什么,后来开玩笑问他昨晚来了几次,害得你空位上篮都不进。C先骂了一句操,然后说,她要了我三次。
都说大学本地的女生傲娇,难伺候,不适合当老婆,没接触过蕊蕊之前我没有概念,随着她来我们宿舍做客的次数变多,我便深有体会,舍友C稍微有点怠慢,马上是一顿埋怨;有点不如意,就要拿C当出气筒;她还有洁癖,C有时把她的东西弄掉在地板上,男生宿舍基本不打扫,地板上是脏到不行,蕊蕊看到她的东西掉了(书本,发夹……),立刻大叫起来:「不要了,不要了」当然这是和我们混熟了之后才会这样。
蕊蕊很爱网购,宿舍的快递太多,快递员全部放在便利店让学生自己去拿。她和C周末出去约会的时候,找快递的重任就落到我头上,开始的时候我是不愿意的,要在几十上百个的包裹里找,真的很累,但当我把快递拿给她的时候,她扬起那招牌式的甜美笑容对我说:谢谢你,多拉A梦~(她给我起的外号),那感觉就如同站在一望无尽的大草原上吹着柔顺春风,令人心旷神怡,顿时有股莫名其妙的冲动,想去亲吻她可爱的脸颊和粉唇。渐渐地,我喜欢上了帮她拿快递,不管是平时还是周末。
大学生谈恋爱基本天天腻在一起,日子久了,C和蕊蕊经常吵架,蕊蕊不止一次,碰的一声砸开我们宿舍的门,对C吼道:有本事你别再来找我。C也曾当着五六个同学的面摔雨伞,喊着要跟蕊蕊分手。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我就笑笑,因为他们总会吵几天,然后出去过一夜就和好。
舍友A和B是本地人,周五下课基本都回家住,英语四级一次性过掉的我,很努力的准备六级,想着也一次性考过,那段时间每天下课都到图书馆呆到9点半才回去,于是周五晚上,宿舍就只剩下C一个人。有一次我的手机没电了,无法查英语单词,一看时间8点了,便收拾书包回宿舍。
我回到宿舍门口,锁是打开的,挂在门把子上,里面应该有人,我就直接伸手去推,怎么使劲都打不开,看来是里面锁了,我边敲门边喊着,开门,开门。过了一分钟,没人来开,我加大了敲门力气和声音,又过了3分钟,C才从里面把门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口,让我进去。
一进门,发现C只穿着三角裤和T恤,再一看他的床上,蕊蕊头发凌乱的坐着,身上也穿着C的T恤,下半身盖着被子,露出一小节白嫩嫩的小腿。傻子都知道他们刚才在干嘛,蕊蕊居然没有一点害羞的样子,大眼睛一眨一眨,温柔的看着我,仿佛在说,你回来啦。
我坏笑一声,说:你们刚才干嘛呢,那么久才开门。C反应快,说,阳台有只大飞蛾,我们刚才在抓虫子。我信你个鬼,转头看向外面,还真有一只。于是我就坡下驴,主动到阳台解决那只大飞蛾,他两趁机穿好衣物。
后来蕊蕊没有离开宿舍,23点,学生会的人来查房,C把蕊蕊的东西藏在被子下面,蕊蕊躲到阳台的厕所,假装舍友A或者B没有回家。查房的人走了,大家各自洗漱完就上床躺着,我没有像平时一样,打两把英雄联盟再睡,而是在他们互相抱怨对方太挤的打情骂俏声中睡着了。
也许是那天学习不够努力,也许是没有打游戏让我的生物钟不习惯,下半夜突然惊醒,一看C的床上,空空的,一个人都没有,阳台外厕所灯是暗的,浴室灯则是亮的,隐隐传来肉体的撞击声,和男女欢爱的呻吟。
我轻手轻脚地来到阳台的玻璃门前,耳朵贴上去偷听外面的偷情男女,明显能感觉到蕊蕊用手捂住了嘴,发出呜呜声音。C这时说,不用捂啦,D(我)现在睡得跟死猪一样。然后他故意加大抽干的力度和频率,啪啪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我猜他们当时用的是站立后入式。不到半分钟,蕊蕊的淫叫声渐渐清晰起来,啊,干我,干我,用力,再深,对,啊,啊,好爽,啊。
骚逼,看我不干死你,C也开始呻吟。
好,好,干快,一点,哦,哦,干死,骚逼,听着蕊蕊骚浪贱的淫叫声,我的鸡巴像吃了春药一样坚硬,都快把短裤给撑破了,心跳也越来越快。偏偏在这个时候,C说出一句足以让我喷鼻血的话,骚逼,刚刚才干完你,现在还要,要不让D来吧,我休息一下。
啊,啊,嗯,干我,不要停,啊,好舒服哦,干死了,爽死我了,啊,好深哪,嗯,嗯,蕊蕊一阵浪叫,我则是可耻地把手伸进宽大的短裤里,用力地撸动自己的鸡巴,一边期待着蕊蕊的回答骚逼,怎么样,我去叫醒D,他的鸡巴很粗,肯定爽死你。C又问。
啊,啊,干死了,啊,唉呦,好爽哪,我要死了,嗯,哼,哼,啊呀,你,干嘛,别停啊,我答,应你,让D,干我,让哆啦A梦,干死我。
蕊蕊这话一出口,我差点没把自己的鸡巴撸破了皮,没一会就射了,比她和C结束的早很多,我偷听到他们完事,赶在他们出浴室之前,跑回床上假装一直在睡觉。
第二天,蕊蕊离开后,C眉飞色舞地跟我炫耀,昨天你睡着后,我和蕊蕊在浴室来了两次。我表面上羡慕地回应他,心里却想,妈的我知道好吗,要不要我复述一遍给你听。
那天之后,我和蕊蕊的距离拉近很多,每当宿舍只剩下她,C和我的时候,她和C的对话基本不避讳,什么都讲,因此我也知道了他们很多情趣秘密。
蕊蕊喜欢给人起外号,给C的外号是兔兔,第一次听的时候我笑了,当然在公众场合不会这么叫。C给她私下里的外号是小骚逼,想到那天下半夜在浴室里,她淫荡地喊着要让我干她,第一听C这么叫蕊蕊的时候,我差点没脱口而出,没错!。
蕊蕊总跟C说,学校外面有个富豪老男人想包养她,说那个人多么多么喜欢她,怎么怎么努力追求她,C每次都不以为意。
我明白,蕊蕊很在乎C,不然不会说这种话来刺激他。蕊蕊来宿舍玩,都会带着精巧的小点心来,有时候是饼干,有时候是蛋糕,C不爱吃那些东西,蕊蕊走后,统统落到了我的嘴里。
C作为高富帅,不老实是基因里写着的。经常趁蕊蕊没空,或者周末回家住,约其他妹子,我作为死党,掩护的责任少不了。我们最经常的配合就是,他出去约妹子,不接电话,我在宿舍玩游戏,等蕊蕊给我电话,然后说C在睡觉。
C不喜欢别人打扰他睡觉,蕊蕊除非有急事,不然不会要我叫醒他。有一次,C半夜约了隔壁系的妹子压操场,我接到蕊蕊的电话,她跟我说,晚上睡不着。卧槽,女人的第六感真准。
平心而论,我觉得蕊蕊配不上C,她虽然美,可是脾气不好,C呢,不仅帅,还高,最重要的是有钱。没有到达王思聪那个等级,但也是富贵门第,相比之下,蕊蕊只是个工薪阶层的孩子。大学4年,C和蕊蕊吵架,每每真的到了要分手的地步,服软的总是蕊蕊,他们这样吵吵闹闹的度过了四年。
上帝是公平的,给了C所有男生想要的一切外在条件,却没给他好酒量。毕业晚宴那天,没喝几杯的C,跑到厕所大吐起来,他吐的时候惊天动地,隔壁的宿舍楼都能听到,厕所外的蕊蕊听了,不顾是男厕所,跑进来让我站在一边去,她照顾C,弯腰时,上衣领口露出两个又大又白的乳球,乳沟清晰可见,那是我四年来唯一次看到蕊蕊的奶子,隐约可以看到乳晕,乳头是粉色的。之后他们去开房,分手前最后一次为爱鼓掌。
第二天蕊蕊跟我们到动车站,我看着她挥着白嫩可爱的小手,告别我们,心想,再见班花,我们还会再见吧?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