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像其拉

  穿越过精心整埋的庭院,本理引跳跃过邻家洋子家的篱芭,走向大门口来了。
站立在大门前,按下门铃的同时,大门也好像早已在等待一般地打开了,而洋
子也浮出了笑容。
「关于遗产继承的事,想要和我谈,是怎么回事?当然,如果是我所了解的事
,谈一下也无妨。」
站在门口的洋子与他轻轻握了手之后,本理引也会意地浮现出笑容,用爽朗的
语调说着。
「是这样子呀。但是,特地的抽空,把你叫出来,真的相当抱歉,不会给你添
麻烦才是!」
洋子用很抱歉的眼神看着本理引。
「什么添麻烦,没那回事,其实是这样的。刚才太太娘家打电话来,说晚上很
晚才回家,我正好有空。」
「呀,是这样的呀,但是刚才我从窗口看见,你老婆才刚开车走呢,是否你故
意遣走她的啊!」
洋子故意捉弄,而本理引则轻笑了一声。
本理引在本达座市附近租了一栋建筑的一室,和朋友共同经营会计事务所。然
而,洋子想与他谈遗产继承的事宜,是有关遗产分与的法律问题和税金问题。
洋子和本理引一同住在本达座市郊的高级住宅区,本理引在三年前和太太理惠
结婚后就搬来这,夫妻和邻居的关系不错。
「说到想与你谈的事情…」
本理引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洋子的服装,而洋子穿着的不是家居服,而是整齐的
外出穿着。
「不,实际上想和你谈的不是我,是我太太其拉。」
洋子用很奇怪的口气说着。
那时,门打开了,洋子的太太其拉站在那。
「欢迎来寒舍,本理引。特意来,真是不好意思,应该不会造成你任何的不便
吧。」
穿着浅色上衣,露出洁白的肌肤,裙子的色系也和上衣一样轻淡,微笑地靠近
本理引。
「什么打扰呀,没那回事。」
本理引亲切地握住其拉的手,用有些客气的语调说着。和其拉说着话,然后她
先生洋子好像要出门的样子,如果那样,就只剩下本理引和其拉两个人在一间房子
里谈话了,这种单独谈话,到如今为止,还真是第二回呢。
「不好了,快来不及了,不快点走不行。」
看着他老婆和本理引握手交谈后,洋子突然看着手表,用很慌张的语气说着。
其拉也微笑地靠近丈夫,而洋子也轻吻了太太的脸颊,说些亲密的话。
「那么,本理引,不好意思,请你和太太聊吧,我有急事,不得不先走一步了
。」
洋子匆忙地交代了话后,不顾本理引讶异的眼神,匆匆忙地走出了大门,其拉
也跟在丈夫后面,送了他一程。
本理引被单独地丢下了,一个人站在大门旁呆呆地望着,好像很无助地,左右
摆着头。
听见了车子开动的声音,然后又有轻轻的脚步声往大门过来了。
「真的不好意思,本理引。虽然特地请你过来,但他又非得出门不可,但是想
和你交谈的,不是我丈夫,而是我想要和你谈一些事情,你应该不会介意才是,对
不对?本理引。」
打开了大门走进来的其拉,向呆呆地站在那的本理引,用轻蔑挑逗的口气说着。
本理引又耸耸肩,无辜地接受这一切的安排,听着其拉轻柔的声音他也没辄地
投降了。
「理惠好像也出去了,会马上回来了吗?」
其拉向站在门口呆站的本理引说着,有意无意地,她走向房门的门口去了。
「不,她娘家打电话回来,说深夜还不会回来。」
向其拉持续地说着,搅着被裙子紧紧包住的丰满美臀,本理引向她说明着。
洋子今年三十四岁,而他太太其拉小他四岁,和本理引都是三十岁。看着在眼
前摇晃的丰满美臀,想像着,在底下隐藏着的,成热的女性胴体,感到相当向往。
而本理引的太太,还有些新婚妻子般青涩的甘甜,和这成熟的女子比起来,其
拉散发出成熟的妖媚。
「好呀,今天你就不急着回去了。」
把手跨放在房门上,向本理引挥舞着手势,用引诱的眼神看着他。她有头粟色
的头发,整理地相当整齐的她,充满着知性和野性味的脸庞上,充满着亲切的微笑。
「是呀,嗯,是没什么关系!」
本理引用恶戏的眼神看着她,以小孩般的语气回答着,然而眼神却投注在她的
美臀上。其拉更是妖媚般地抚首弄姿,两人都已经感到有些超过邻居该保持的关系
了。
「洋子也是,到深夜是不会回家呀!」
其拉看着本理引,用低吟的口气说着,美丽的容颜上有些发怒的表情,走进了
卧室。
本理引对于她所说的话感到有些不解。
他在心口有一连串的问号,可能是想太多了吧,其拉可能不是那个意思吧!
本理引在脑海里,也想打消这些不正当的妄想念头,摇着头,唇角浮现出了苦
笑,而她则继续走入房里。
其拉,不久指引本理引坐入幽雅的沙发里,她自己在房里一角做了一个类似吧
台的地方。
「想喝些什么呢?」
「听说想要谈有关遗产继承的事。」
坐在沙发里,本理引用不太好的语气说着,看见本理引走进了吧台,其拉苦苦
地笑着。
「不要那么拘谨嘛!这里又不是事务所,也不是裁判所,先喝些东西再谈也不
迟呀,来,想喝些什么?」
其拉简直像哄小弟弟一般,用老大姊的语气说着,而轻挑地看着本理引的脸。
本理引也苦笑地说了:「那么,来杯啤酒好了。」
「是!遵命!」
而后,其拉拿出了两个杯子,注满了啤酒,好像女服务生一般,相当熟练地服
务着。
于是,本理引也接受了这盛情的邀约,从沙发深处爬起腰身来,用手去端来放
在桌上的杯子。
「干杯吧!本理引!」
其拉也和本理引一样,端起了酒杯喝了起来。
本理引的心情总是觉得不太隐定,和洋子一起喝酒是常有的事,但和其拉单独
地饮酒,二个人又如此靠近地坐着,这可是第一回的经验呀,她又如此地性感。
「为什么要干杯呢?」本理引用开玩笑的口气说着。
「为了我俩初次的独处。」其拉撇了本理引一眼,娇声地说着。
本理引吓了一跳,用讶异的眼神看着其拉。
「的确,现在对我们二人来说,都是第一次。」
本理引也答应合着说了。然而,这时,其拉若有所思地一口气喝下了半杯酒,
而本理引也察觉到自己的狼狈,相当不自在。
其拉也被这种气氛包围着,大大地含了一口啤酒在嘴里,沈着地把美丽的脸庞
抬起来。
「呀,其拉,那么和你相谈的事。」
本理引也把酒杯往桌上一搁,也用着相当明朗而且又宏亮的口气说着。
「实际说来嘛,本理引!」
紧紧地贴坐在本理引身旁的其拉,轻轻地抬起微微泛红的美丽脸庞,轻声细语
地说着。
「谈到和你相谈的事,那是我的任务。」
「任务?」本理引大叫着。
「和你如此地二个人独处,然而,扯了个谎,拜托,本理引。」
其拉再度抬起头来,上身也再往本理引的方向挤了过去,而他的脸上则感到一
阵涨红。她的脸孔和头发一样是栗色的,也妖媚般地闪闪发亮,令人无法喘息的凄
艳美丽。
「其拉。」
本里引的喉头好像哽着痰一般地发出沙哑的声音唿喊着她的名字,他的头脑里
已经理不出头绪地纷乱了。但不久,这如梦似幻的感觉突然有了新的转变,有些怯
怕了起来。
在他的脑海里,本理引自己的妻子,理惠那张楚楚可怜的笑颜,也浮现出他脑
海。
「对不起,本理引,生气了吗?」
其拉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本理引,刚才像姊姊一般的口气,也轻换成说谎一般的
轻柔了。
「不是生气啦,其拉,只是…」
这在那时,其拉将整个上身倾倒在本理引的膝上,而他则不太敢伸手去抱这女
人。
「喜欢吗?本理引,我就喜欢你了呀!」
说着说着,她把身体更贴进他的胸口,把脸埋了进去,用发抖的声音往胸口的
地右说话着。
「其拉,等一下。」
本理引这回更陷入狼狈的混乱里,而且被这声音搅得相当酥软地高潮了,于是
搭住她的肩,抱着她的上体。
「不要、本理引,不要让我觉得羞羞…到这里为止已让我感到害羞了,我羞死
了呀!」
其拉更是把脸埋进了本理引的胸口了,上身郁闷地喘着气,用娇羞的语气撤娇
着。
本理引的鼻孔里充满了其拉的体臭和香水的气味,而她的双腿则半开着,上身
蠢动着。
「抱我,本理引!拜托!」
其拉的身体持续地蠢动着,好像小孩子一般地央求本理引快点儿抱着她,更娇
羞了。
这一瞬间,在他脑里,洋子的脸都完全地打散了,一下子都已失去理性地疯狂
了。
不久,两人就互相地热吻了,本理引只想到要强力地吸吮着她的唇,然而其拉
则伸出舌头在他的口腔里绕动着。
木理引更是兴奋极了,一下子如炎夏一般地燃烧了。
其拉则一直狂烈地吻着本理引,把脚跨向沙发的扶椅上,整个身体仰躺着。
其拉把整个腰身横放在沙发上,他拉住本理引的手腕,使他也能压在她身上。
然而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跨在沙发的扶椅上,仰躺着途中,裙子被撩了起来,
露出了嫩白的臀部。
其拉竟然没有穿着女用紧身裤,而只着一件煽情的吊带式裤袜,浓浓的耻毛旁
有相当嫩白的肌肤,大腿微微地张开着,而深处有着相当地濡湿的下阴,煽情极了。
和其拉一直接接吻的本理引,把这一幅妖媚煽情的光景全收入眼底,更趋使着
他的兴奋。
其拉竟也没有穿着胸罩,用手触摸胸口,都能感觉到乳头都已经站立了,从袖
口穿入可直抵双峰。
本理引把手伸入袖口内,开始揉着小山一般的双乳了。
「呜!」
其拉从鼻声喘出了呻吟,但是,她还是不变地,一直用舌头绕动着本理引的口
腔处。
其拉的乳头已经全部地涨了,乳头都已涨硬了,从上衣的外头都可感觉到这性
感的反应。
一边的乳头搓揉着,本理引也用手来回爱抚另一边乳头,他的唇和舌也一直被
侵袭着,而且也能感觉到她的唿吸了。
本理引用手搓揉着,而另一边乳头也高挺着。
不久,在上次外头弄抚得到相当地快感后,又把手伸入裙下狂乱地抚摸了,而
且也开始直接肌肤接触了!
本理引用手直接地搓揉乳房的同时,其拉也逃离了接吻,而且也发出强烈的呻
吟声。
本理引用手伸入衣内抚摸的同时,其拉皙白的腹部也大大地露出来了,而且也
发出咻咻的喘息声、扭动着。
「啊、本理引!」
其拉沈醉地微微地摇摆着头,左右地摇动着,以相当恍惚的呻吟声唿喊着本理
引的名字。
本理引也随着她的反应,用力回应着,而她的唇也泄出了声音。本理引热情地
抚弄着她的乳房,而其拉也已经完全不说话地陶醉地享受者,只有在本理引用力地
搓捏她的乳头时,她才会从唇角发出「啊」一般地悲鸣声。
其拉被本理引热情地爱抚着,而他也用毛绒绒的胸毛和腿毛来回摩擦着她的身
体,比以往的感觉更兴奋,而且还只是爱抚着乳头而已,在感官上已达到高昂的界
限了。
「拜托,本理引!」
不久,她又发出颤抖的声音唿喊着他的名字了。
「把我的衣服脱掉!快,再脱!」
那妖淫的声音,在平时都无法想像的甘甜,这室内都被这淫媚的气氛满满地包
围着。
「洋子真的不会回来吗?其拉?」
「没关系的,本理引。嗯,我和你现是第一次如此爱着,所以,不要再提起那
人的名字。」
衣服被半脱着,其拉斜侧着脸,有些嫌弃的语调安抚着本理引,轻声地说着,
请求着。
「不要再说啦!本理引。」
「知道了,其拉,是我不好。」
本理引用狠狈的语气说着,安抚着其拉,而后又一口气地脱光她的衣服,使她
横躺在沙发上。
在沙发上仰着躺着的其拉,上半身美丽地裸露着,嫩白的肌肤一览无遗。
上半身裸露着,下半身则还穿着裙子,整个胴体散发出难以言喻的诱惑,直叫
人垂涎三尺。
于是,看着她魔鬼般的身材,再度地涌出激烈的兴奋感了。
他也发出小小的呻吟声了,而本理引也用手滑进了她的裙子下头,恣意地玩弄
爱抚着了。
如今,在眼前全裸的其拉,透出了成熟女人所应具备的所有魅力,比起深处的
窗廉还深色的耻毛浓郁地诱人着,而后那粉红般的女性风情,使人不暇思索地看着。
本理引已经相当难耐地高昂了,唿喊着她名字。
而其拉也忘我地呻吟着,想着自己裸露的身子被人看见了,她全身也郁闷地拍
打着情慾了。
她摇摆着腰部,微微地张开了双腿,相当地煽情着,透露着微粉的色泽,更散
发出诱人的气味。
「你都是如此地穿着性感衣物吗?其拉?」
「啊!本理引!不要说了,好羞呀!」
「不,我真的很喜欢呀!」
「啊…」
其拉恍惚了,微微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姿态,更是高潮极了,简直像三流杂志
里的裸女般淫荡。
「不要这样看嘛,本理引,快抱我!」她哀怨地央求着。
「你一直都是如此穿着挑逗的衣服吗?平常的你很迷人,但想不出你是如此风
骚呀!吓我一跳呢!」
「在住宅区附近的太太们。嗯,她们都穿着如此性感的内衣吗?她们一定没有
如你一般地迷人!」
「不是常常如此。」
「啊!本理引,不要一直问了嘛!」
「虽说不是常常如此,那为何今天要如此特别呢?穿着如此挑逗的衣着迷死人
了!」
本理引一直咬着唇舌不停地做弄着其拉,用无关痛痒的口气说着,看着其拉妖
媚胴体,他又再度燃起了兴奋的慾火,他已暗自决定要与她好好地来一番。
这种如此幸运的艳福降在自己的身上,他想着,要不顾一切地好好享受着,对
于邻居如此美丽的美娇娘的自动投怀送抱,自己都无法相信地,正好好好地把握住
这一切。
「只想要见到你呀!本理引,和你只有二个人在这间房间独处着,我好开心呢
!爱死了呀!」
「咦!是想见到我而已吗?所以才穿着如此性感的内次吗?哇!我是如此吸引
着你吗!」
「是呀!一直只想着要与你见面,啊!不要用那种轻蔑语气对我说话嘛,本理
引。」
「才不是用什么轻蔑语气呢,是你太淫、太美了!」
「你真的如此想吗?本理引,好开心。」
无视于其拉的呻吟,本理引更大胆地拨开她的双腿,大胆地仔细往脚中心的下
体看进去。
「咦!让我摸摸吧!」
「不要,你好坏!」
其拉故意地央求着本理引,而同时她也摇摆着性感的臀部,引诱着面前的男人。
看着嫩白双腿中间,本理引反射地留出口水吞了进去。
她的下体相当地濡湿了,耻丘和茂密森林一般,粉红色的丝袜里头,映现出大
小阴唇的形状。
「已经如此的湿了呀!其拉!」
本理引如此兴奋地从内心说出慾火一般的话,一直望着其拉若隐若现的下体低
吟着。
其拉羞耻和狼狈的感觉交错着,哀求着。
其拉大胆地又把双腿大大地撑开,用手自己淫弄着,而且摇摆着臀部,用几乎
近于哭泣的语气低吟着。
不久,本理引用手指画过她的大小阴唇,慾火难耐地味道,吸引着他把脸慢慢
地凑过去。
混和着香水味的蜜汁流了,两人彼此都已经麻死了地兴奋着了,这蜜汁的味道
充塞入本理引的鼻腔。
「很爽吧!很棒吧!但,如此地挑弄着,我也感到相当地高潮哩!…为何如此
性感呢?」
「喜欢吧!本理引!」
其拉看着本理引在自己下体蠢动的唇舌,也用相当高昂的声音唤着他,煽动地
说出淫词了。
其拉轻声地呻吟着,显得相当地娇羞,以手掌搓揉着自己的双乳,高潮地淫弄
着。
「为何如此想要呢、嗯?其拉,想要我如何地爱抚你,你就稍微地说出一些教
我吧!」
本理引抬起了脸,而以他的唾液和其拉自身的蜜汁濡湿的下体,被仔细地窥看
,他兴奋地说着。
「呀…本理引…想要…」
「你好淫呀…再扭腰呀!」
本理引来不及想东南西北恍惚呻吟着。
然而她也大胆地把手指伸入自己的穴口,扭动着身体,引诱着本理引,轻声地
呻吟着了。
「是呀!本理引,我想喝你的精液,想喝,想接满满地塞满整个口腔,全部都
生吞进去!」
本理引用手来回地抚弄着其拉的腰部,而她也好似小孩子般地央求着缓缓地扭
动着腰。
穿着高跟鞋的双腿也又再度地大大撑开一个大胆角度,使本理引清楚地看见大
小阴唇的形状。
比头发的颜色还要浓密的耻毛,如森林般地耸立在那,鲜红色的果肉清楚可见
,散发出诱人色彩。
于是,如今的其拉更激烈地兴奋着说些梦呓般呻吟的话语,敏感的肉芽蹦出了
包皮,像真珠般滑润的阴核。
「想吃,本理引,快一点!」
摆着相当妖媚的体态,更像小孩子般地哀怨请求着了。
「想要吗?其拉!」
本理引自己也对这邻家美丽的夫人说出一些淫媚的话,兴奋好似快要爆烈开来
了,他的东西也相当怒张了。
「好香呀…你的阴唇。」
本理引一口接着一口地,热情地舔吮着其拉的大小阴唇和阴核,偶而也用舌尖
舔入入口。
「啊…让你爽吧!」
「好棒呀!本理引…你好拿手呀!快要被溶化了,快死掉了呀!」
其拉喘着气息说着,左右地摆动头部,好像快哭泣般地愉悦着大声唿喊着,然
而也相继地扭动着腰,双手搓揉着自己的双乳,愈来愈感到刺激地疯狂地高潮了。
「不错吧!其拉。」
本理引见她如蛇一般地扭着身体,相当满意地说着。
「太、太棒了!你的舌头简直像魔术师一般呀!本理引。」
不久,其拉的全身如火着身般地火热着了,然后她的阴核被唇重重地压上了。
本理引一边用唇触碰着其拉的阴核,一方面也用着舌尖,往她的穴口舔了进去。
「呀!好多蜜汁呀!」
本理引自己也疯狂地低吟着。
「那里!对!好爽呀!本理引,那边感觉很爽。」
被来回地舔吮着穴口,阴核和大小阴唇也被翻搅着,其拉持续地喘着气,扭动
着。
「请继续呀!不要停止,那感觉太棒了,太高潮了,再,还想要,不要呀!」
「别急,让我慢慢替你服务吧!」
本理引不慌不忙地享受着。
「啊!本理引!你太勇了,再来,不要停住,快给我,想喝精液,快点…」
其拉的下半身几近麻痹了,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高潮。
「你的唇太美妙了,太棒了!本理引!还要。」
其拉的下半身麻痹快感传遍了全身,不久,她疯狂地扭起了腰,全身都强烈地
痉挛了。
「喔、喔…」
其拉把上身裸露的身体弓了起来,像着魔般地大叫着,她也大口地吞咽着口水。
这回本理引的口、鼻腔满满地堆满着其拉的爱液了,她的蜜汁像水一般地濡湿
着。
其拉的瞳孔散发出慾火焚身般地眼神,而本理引也快与兴奋的临界点博斗了。
仰躺着的其拉,看着本理引慌忙地一件件脱光衣服,感到相当地有征服的快感。
看见本理引全身裸体的同时,其拉不暇思索地呻吟了,特别盯看着下身中央勃
起的东西。
全裸的本理引猴急地跳上沙发,而其拉也早已做好准备地摆好迎接的姿势。
「如此地巨大吓了我一跳呢!再大一点呀!」
在其拉的腿间跨向着,正想进攻她时,她又以淫词挑逗着本理引,用发抖的声
音呻吟着。
本理引勐地利器一口气插入了穴口,被阴道口的肉紧紧地抱围着。
「唔…」
其拉奇妙地呻吟着,而他则更深地插了进去。
「再说!快!其拉。」
「再动呀!本理引,你只要任意地摇动着腰部,穴口就快爆烈一般,啊!还想
要呀!你的东西实在太长了呀!我的阴道口快要破裂了。」
其拉在本理引的胯下妖媚地颤动着身体,随着这推进动着,而且也又哀怨地央
求着。
本理引开始快速地抽动着了。
同时,其拉也爆出了狂烈的呻吟声,而且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何身份,沈醉在慾
海里。
对本理引来说,这偷情般的高潮是史无前例的。
本理引一直抽送着身体,偶尔也加速般地勐烈摇动着,自己也感到相当的兴奋
着。
随着这一切的反应,其拉的呻吟语调也跟随变化,时而缓,时而急促,一阵阵
地传入电披,不久喷出了精液。
不久,房门打开了,其拉的丈夫洋子的身影出现。
那时,本理引正要二度的射精,往具拉的花蕊深处深深地喷入满满的精液,如
今,好似有些回神。
其拉闭着双眼,好似做梦般地,甜美地呻吟着。
进入房的洋子,恶意地从嘴角拉出了微笑,往这两人合抱的地方走近了,和本
理引的视缐撞上。
放下电话筒的本理引,有着很奇怪的表情,在饭厅前走来走去,然后走向坐在
餐桌前的太太理惠那边,坐在椅子上。
他在打电话时,桌上的东西都已经整理好了,而且放置二杯咖啡,他们夫妇两
人,刚吃完晚饭。
「刚才的电话…是邻居打来的邀约电话吗?」
一边注满本理引前放置的咖啡杯,她的太太理惠则一边用恶戏的口调向她丈夫
询问着。
「是呀!最近洋子常常邀我去他那边坐坐,托他的福呀,常常把我叫去他那,
真是的。」
「口头上虽说是不太愿意应人家的约,但是一旦打电话邀你,你呀,还不是马
上飞奔过去,还说呢!」
这时本理引把咖啡杯端到嘴边喝着,而他的妻子也自己斟了一些咖啡,在她那
清秀而又美丽的脸庞上,有着说不尽的天真无邪,这时的理惠,还不时地向本理引
微笑呢。
理惠,她对于他到邻家聊天的事情,丝毫没任何的介心,而相当地信任本理引
呢!
「本理引,不要认为把我一个人留在家是罪恶,反正你在家也会觉得无聊,不
要担心我的事,我一有空就是拿书出来看,你和邻居聊天的事我不会反对的,和邻
居关系好也相当重要呢!」
理惠微笑地看着本理引,而他也微笑地回了过去,对于丈夫如此信任的言语,
本理引的心有如针刺。
「啊!理思你真善解人意。」
「那里的话,有什么好不信任的。」
本理引一直看着犹如女学生般清纯的妻子,看她那天真甜美的笑容,感到一阵
的温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