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寻秦记之嫪毐篇(全)

  第一章
下雪了。转眼间离家已经3个年头了。自己借故出使六国阔别妻儿不知不觉已经3年了。
项少龙坐在马背上,对家人的思念促使他频频加鞭。
疾风也象听懂了主人意思一般,奋张四蹄,一路狂奔。
想起3年前的那一幕,项少龙就心如刀绞。自己虽然在决斗中成功击败管中邪,却被其最后反击的一脚,蹬在了要害之处……众娇妻使劲混身解数,仍不见丝毫起色。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看着妻子们一次次的失望,脸上强装出的笑颜和掩饰不了的愁苦,项少龙选择了逃避。他恨,恨吕贼,也恨自己……到了。终于到家了。看到久违的牧场,项少龙心理又是期盼,又是不安。他想给众娇妻们一个惊喜。于是从罕有人经过的后门回到了家中。可是没到自己的寝室,就听到了一阵阵熟悉的呻吟。
“是清儿!,莫非她病了?“快步走到门前,正想推门而进。突地,发现这呻吟自己以前是那样的熟悉……项少龙只觉脑际轰的一声,混身再用不出一点力气。”不会的,不会的,清儿不会背着我做出如此苟且之事的”他悄悄的饶到后窗,捅破一层窗纸,向里面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只觉得头晕地转,心肝欲裂。
屋内的大床上,寡妇清和纪嫣然此时正几乎全裸的躺在床上,床边站一男子,肤色白皙,五官清秀,可谓貌比潘安,兼切体格健壮,孔武有力。最可怖的是那线寸长。一拳粗。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假宦官嫪毐!
只见嫪毐邪邪一笑,对床上的两位美人说道:“清妹,嫣然妹子,我这神仙醉可不是一般的媚药,服后不但全身无力,连咬舌自杀都办不到,而且会让女人的敏感加倍,一会。两位妹妹便知此药的妙处了,哈哈!”“呸,你个假宦官,你个坏蛋,我俩姐妹宁死也不会从你”说话的竟然是平素看来弱不禁风的琴清。只是其性格使然,骂人也是不痛不恙。
“哈哈,清妹现在嘴严,过一会我要你自己求我操你”嫪毐淫笑一声,两手伸出,只一会工夫,琴清便身不寸缕了。那真是峰峦起伏,别有洞天!嫪毐用袖子擦了擦两尺多长的口水,嘴角含笑,付在琴清耳边说到:“美人儿,呆会哥哥操你的时候,你就知道哥哥我的好处了”琴清哪里听过这等污言秽语,满面飞红下,只恨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想把耳朵捂上不听亦不可能。
望着身下满脸娇羞,面似桃花的秦国第一美人,嫪毐深吸一口气,两只怪手沿着那妙不可言的曲线,活动起来。也许是“神仙醉”的作用,亦或是久旷后的寂寞,琴清这一处承雨露,又厉三年寂寞的女子,哪经得起经验绝顶丰富的嫪毐的挑逗。不片刻,便已发出了阵阵呻吟。
而正是这呻吟声,阻止了项少龙要冲进屋的念头。不知怎的,在此情此景下,听到琴清发出的呻吟,下身竟有了一种久违的冲动,这一切,使项少龙木然地站在后窗外,一股奇特的欲望,促使他继续看下去。
嫪毐看到琴清的反应,嘴角闪过一丝不令人察觉的冷笑。突然之间,一把抓住了琴清的豪乳。琴清突受袭击,啊的一声。就在这时间,嫪毐的大嘴吻了上来,温润的舌头顶开了自己的牙齿,跟自己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
琴清只觉得脑际轰然一响,几年来苦苦压抑的情欲就象开了闸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身上之人的两只怪手,在占据了高地之后,又不断游走。终于顺大腿而上,侵入了那贞洁不可冒犯的领地。
嫪毐用两根手指摩擦着琴清的阴唇,一根手指不断的揉捏小豆豆,过了片刻,突然用力,中指插入了阴道里。琴清又是啊的一声,满面红晕,双眼迷离,真是说不出的诱人。
嫪毐知道此乃关键时刻,于是使劲浑身解数,三管齐下,嘴里吮着琴清的小舌头,左手在高处攻城掠地,右手不失时机的侵占桃源洞穴。不一会,就看身下的美人发出了更加高亢的呻吟。
嫪毐知道是时候了,先用嘴轻咬了一下寡妇清的耳珠,付在她耳边轻轻说:“清妹,我想尝尝你水的滋味”没等琴清回过神来,嫪毐一下子钻到了琴清的两腿之间,两手捉住她的两腿,一张大嘴整个印到了阴唇上。然后吐出舌头,在洞穴跟褶皱之间不断游走。
琴清哪里经受过这个。双手死死抓住被角,眼睛失神的望着屋顶,身体随着嫪毐的舔吮不断的颤抖。身体里那一波又一波的欲望就仿佛台风下的波涛,愈来愈汹涌。终于,一阵剧烈的颤抖后,一股淫水激射而出,被早以守侯多时的嫪毐接个正着。“哈哈,竟是个潮喷的妙人儿”
嫪毐伏下身,带着满脸的水珠,在琴清耳边说到。琴清此时真是羞的无地自容。自己开始时还义正词严的训斥对方,哪成想只片刻工夫,就在对方的挑逗下如此不堪。
“难道自己本是淫荡的女人?”嫪毐拿起琴清的一只玉手,放到自己的阳具上。“握着”命令般的口气不容置疑。
文章比以前发的都全!但楼主要多注意排版!只能给你一半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