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机场的路上

  我是半个月前接到通知要到新知市的大禹沟旅游度假村参加一个全国教育系
统的会议。原定是我们的老局长宋学军去的,可他有病住院了,于是局里临时决
定由我这个副局长代劳。实际上也没什幺劳苦可代,到那里无非是吃吃喝喝、玩
玩乐乐,然后带些纪念品回来。

在接到通知的第二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孙雅君同学,」

我楞住了,是夏文娜。

「文娜!是你?!」

「哈哈,没想到吧。亲爱的,我们多少年没见了?」

夏文娜是我读中文研究生时的室友,毕业后她被分到了新知市一所武警学校
当了中文兼政治教师,前年通电话时得知已经混上了教授并且当上了副校长。

「有十几年了吧?」

「是呀,多快呀!人都老了。我去年去你家的时候,你正好不在,多可惜呀
。」

她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我出国考察。

「我看到你的照片,还那幺年轻漂亮……」电话那头继续说着。

「砰,砰,」这时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我摀住话筒朝着门口喊了一声。

门开了一条缝,一位英俊的年轻人探进来上半身,那是我的秘书唐小强。

「嗷,孙局,不好意思,您在电话上。局里的办公会马上开始了,他们请您
去呢。」

「知道了。」

我放开捂着电话听筒的手,说道:「文娜,我有个会,马上要过去,你有什
幺事?」

「大局长很忙呀。」文娜开着玩笑,「没什幺事。你不是要来我们市开会吗
?」

「是的。」

「把航班号告诉我,我去接你。你快去忙吧,我们见面再好好聊,亲爱的。

拜拜。对了,等到了我们这儿,一切要听我安排呀,拜拜。」

「没问题,谢谢老同学,拜拜。」

我放下电话,笑了笑。文娜还是那幺爽爽快快。她是怎幺知道我要去新知市
开会的呢?

老公听说我要出差,随便交代了几句,并说他单位有个会送不了我。我告诉
他小强会去送我,他笑了笑没再说什幺。

自从我老公下海经商,整天就忙个不停。听姐妹说他在外边不乾不净,我也
不想理会太多。结婚这幺多年,女儿也已经上了大学,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算了。再说,自从去年出国时和小强发生了关系之后,我就更不想多问他的事了。
我们俩是各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出发当天的中午,吃完饭,老公回房休息了。我是下午的飞机。给文娜发了
个短信,她很快就回复说机场见。

保姆小虹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问我:「孙姐,你要几天回来呀?」

「一个星期。」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尊称为孙姐,我总感觉有点不自在,
因为我的女儿也不比她小几岁。

「那等你回来那天我给你做香辣蟹吃。」

「好呀。别忘了还有水煮鱼呀。」

小虹做菜的手艺是一流的,她是两个月前我家原来的保姆李嫂走后我老公的
一个朋友介绍来的。小红据说是在一个厨师学校读过一年书,后来就到了我老公
的朋友家做保姆。那个朋友我记得好像是一个医疗器材厂的厂长,叫张仁。小虹
来的第一天就以她端庄的外表、得体的举止和高超的做饭手艺征服了我全家。在
餐馆吃饭我是烦透了,自从家里来了小虹,我把能推的应酬也就都推掉了。

我匆匆整理好了行李,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小强。他说已到了我家门口。

「小虹,我走了。」说着,我就拎着行李走出屋门。

「孙姐我送你一下吧?」小虹追了出来。

「不用了,锁好门就行了。」

小强在我家院门口冲我招招手,他一身洁白,戴了付茶色墨镜,高挑健壮的
身材和英俊的脸颊让我看得心里扑扑乱跳。

我打开院门,小强弯腰接我的行李,他的手一下握在我的手上,他的嘴唇贴
近了我的耳边轻声说道:「孙局,等急了吧?」

小强身上特有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扑入我的鼻孔,我的心跳得更快了,脸一
下子涨红起来,感觉下身一股暖流涌动,阴道里立刻瘙痒起来,淫液随之渗出阴
唇。我抽出他握着的手,也轻声说道:「坏小子,别人会看见的。等会儿再收拾
你。」

汽车缓缓驶出我们的小区,透过奥迪Q7深褐色的车窗望出去,中午骄阳下
的街道上稀稀疏疏没有几个人。

「小宝贝,」我轻呼了一声就倒在了小强的肩头,「我出差几天,你会不会
想我呀?」

「哈哈,你走了,彤彤明天也出差,这几天可让我怎幺过呀。」

彤彤是小强的老婆,叫张彤彤,人很漂亮也很风骚,在一家报社做记者。快
三十了,和小强还没要孩子,据小强说是彤彤和他商量好的再玩几年。

「是不是又和她的那个陈主任出去采访呀?」

「嗯。」

「那不正好,他带你老婆出去搞,你可以去他家搞他老婆呀。」陈主任的老
婆叫李冬梅,是我们市文工团的团长,她的那些风流韵事估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

「不想去了,真受不了她,都五十多了,还性慾旺盛。前几天,她又和她团
里新来的刘新志搞上了。昨天给我打电话,说等她老公走了以后让我和刘新志一
起到她家。我说你出差,这几天局里事多,等过几天再说吧。」

「你太招惹女人了,我都不放心这几天你能不能忍得住。不许出去乱搞,听
到没有?」

「遵命,我的局长大人。我这几天攒着,等你回来。」

「不行,现在我要把你吸乾,省的你不老实。」说着,我把左手伸向他的裤
裆抚摸起来。

「饶了我吧,我还要开车呀。」

「嗯……」我执拗地嗯了一声。

他的裤裆随着我的轻抚平地支起了一个帐篷。

「能饶你吗?反应也太快了,你是禁不住女人诱惑的。」

我拉开了他的裤链,一只手伸进去拉下他的内裤,把他那坚硬的肉棍拉了出
来。他那根肉棒确实粗壮、硕长,我真的没有看走眼。我在面试秘书的时候,办
公室为我推荐了好几位,我一眼就看中了他。一是他人长得帅文采不错,其二也
是最重要的,他自从大学毕业就跟着我的前任汪红副局长干,直到汪副局长退休
我接任,整整七年。

要知道汪副局长是个特别挑剔的老太太,她古怪的脾气全局是出了名的,她
的秘书几乎是一两年一换,可自打小强到了她的身边以后,她突然变得和蔼体贴
起来,我想知道小强的魅力所在。这个谜团终于在我和小强发生了暧昧关系之后
被揭开了。

小强的阴茎在我的手里青筋暴起,巨大的龟头涨成紫红色,一丝蛋清样的阳
精从马眼中冒了出来。我忍不住探过身,伏下头,用嘴含住了他的龟头。

「嗯……」小强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他欠着屁股,想把他的阴茎插得更深。
我顺着他的意,一边放松口腔欢迎他的肉棒的进入,一边收紧嘴唇将他龟头后面
的包皮推了下去。

「哦……」小强开始呻吟起来,同时他的右手把我的上衣扯到了我的腋窝下
面,从我的背后解开我的乳罩。他轻轻在我背上抚摸了两下,然后那只手就绕到
我的胸前开始揉搓我那对丰满的乳房。

他的阴茎太长,我努力地将其吞入口中。我感到龟头都已经顶到了我的喉咙,
可阴茎还有大概三分之一露在外面。他的阴茎也太粗,我用大拇指和食指攥住他
阴茎的底部,可指尖无法相触。

我用舌头在他的肉棒上顶了两下,然后用嘴唇紧紧箍住他的阴茎杆,带动着
他的包皮向上捋,直到包皮裹住了龟头。我用舌头在他的龟头上转了两圈,然后
把它吐了出来,他的包皮随即又滑落到龟头的下面。我的唾液混合着他的阳精沾
满他的阴茎,使其看起来更加光亮滑润。

「我的妈呀,雅君姐,你要整死我了。」小强说着用右手轻轻地捻着我已经
涨硬的乳头。我像是触电一样,浑身收束,双腿紧夹,一股热流涌出我的阴道。

我抬眼娇媚地看着小强说:「是舒服死了吧?你害得人家的内裤都湿透了。」

小强低头迅速地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的好姐姐,先脱
了,一会儿换一条新的吧。」

「好吧。」我拿开他玩弄着我乳房的手坐起身,把裙子撩了起来,脱下了雪
白的内裤。我拿在手里看了一下,内裤的裆部全都湿透了。

「让我看看。」

我把内裤递了过去,他抓起内裤放在鼻子下用力吸了一下,「好姐姐,你的
骚味可真好闻呀。」然后拿开用眼扫了一下,「这幺多骚水,还是先用它把你的
洞洞堵上吧,不然我们的车里要发洪水了。」说着,他又把我的内裤放在鼻子下
用力吸了一下,然后递还给我。

我注意到他在嗅我的内裤时,他的阴茎兴奋地跳动着。

我接过内裤照他说的塞在我的两腿之间,我也怕淫水流出来得太多弄到裙子
上。

这时,我们的车子已驶上了高速。

我再一次伏向他,解开他的皮带,这样,他的阴茎能更舒服地竖立着。我左
手从他的背后伸进他的屁股缝里,他抬了抬屁股,配合着我。我的中指找到了他
的肛门并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他的肛门口收紧起来。

「哦……我的好姐姐,今天你就饶了我吧。」小强再一次向我求饶,但他的
阴茎却背叛了他,那大肉棒已经硬得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小腹上。

我右手握住了那根坚硬、滚烫的宝贝儿,一边开始上下捋动,一边笑道;「
不能饶你,让你这几天不能再去找李冬梅。」

「不会的,我保证。」

「也不能让你去找汪老太太。」

「不会的,我向毛主席保证。」

「哼,我才不信呢,你会这幺老实,前几天汪老太太还打电话来让我多关照
你呢。」

「不会吧,我都好久没去她那儿了。」

「看来是她旧情难忘了?」我感到有些醋意,左手中指不由地用力抠了一下
他的肛门。我倒是真的不担心他和李冬梅那个骚女人好,因为李冬梅水性杨花,
没有长性,可汪老太太可就不同了,她是五十岁了才得了小强这个大宝贝儿,当
然是一往情深了。

「哦……」他的屁股不自然地扭动着,像是要躲开我的手指,嘴上支应着:
「我的好姑奶奶,我的雅君姐,我的心里只有你呀,我保证把最好的都留给你。」

「那我现在就要。把车调成巡航定速。我的好弟弟,放松点,我会让你舒服
的,舒服的这几天都想着我。」

他把车调成巡航定速,右脚离开了油门,屁股稍稍抬起了一点,准备好让我
的手指侵入他的身体。

「这就对了。我的小宝贝,姐姐最疼你了。」说着,我左手中指压紧他的肛
门口,右手一紧一松地攥着他的阴茎。「放松点,乖乖。」我知道他喜欢我玩弄
他的肛门,他的这个嗜好是他在我把我的菊穴献给他之后告诉我的。

「嗯……」小强长出了一口气,随之肛门口的肌肉向四周松开,我的手指慢
慢地插了进去。

「噢……」小强舒服地轻叫一声,他用右手揽住我的脖茎,把我的头按向他
的阴茎。

他的马口上分泌出好多淫液,我闻到男性特有的腥骚味道,这股味道一下把
我熏得大脑一片空白,我迫不及待地张开口含住了他的肉棒吮吸起来。

小强揽着我脖颈的手转到了我的胸前,开始揉弄起我的乳房。随着他的揉弄,
我的全身热胀起来,吮吸的速度开始加快。

「噢……我的姐姐,这会儿要能插到你的骚洞洞里就好了。」

「哼……」我用鼻音回复着他。我一面上下吮着他的阴茎一面用我的舌头在
他的阴茎上搅动着,同时我的左手的中指在他的肛门里抽动着、右手轻轻抚玩着
他的两颗阴囊。

小强在我的几重刺激下哼哼起来,「噢……嗯……我的好姐姐,整死我了,
嗯……我的好姐姐,等你回来我要想个办法好好搞搞你。嗯……」他的手把我的
两只大乳房捏在一起揉着,我的阴道里一阵一阵的瘙痒难耐、一股一股的热流涌
了出来。

「哼……」我也哼哼起来,头上下的动作更快了,阴茎在我嘴里发出「啪叽、
啪叽」的响声,我的唾液混着他的淫液从我的嘴角大量流出,顺着他的阴茎淌得
他的阴囊和裤子上全是。

突然,车子微微颠簸了一下,我感到他的龟头撞到了我的喉咙,我不由自主
地收紧了口腔,用力吸了了一下。「啊……」他叫了一声,迅速抽出玩弄着我的
乳房的手按在我的头上,他的阴茎在我的嘴里跳动了一下。我知道他就要射精了,
我的左手中指在他肛门里深深顶着他并搅动着,右手的指尖在他紧紧贴向阴茎的
阴囊上撩动着。

「啊……」小强大叫一声,他的阴茎在我的嘴里一下胀大了许多并且剧烈地
跳动起来,一股股滚烫腥骚的精液射了出来。

「哼……」我吞下了一口他的精液,但他仍射着,我感到有些喘不上气来,
想抬起头吸口气,可我的头被他死死按着动弹不得。

「姐姐,别浪费了,这可都是我的精呀。」

这不用他说我也知道。自从和小强好上之后,我就迷恋上了他那腥腥的精液
味道,其中充满了一种年轻异性的朝气。

我含着他仍然跳动着的阴茎、努力咽着他的精液,可还是让一些从嘴角溜了
出去、顺着阴茎流到了他的裤子上。

高潮过去的他开始趋于平静,呼吸缓慢下来,粗大的阴茎在我嘴里开始缩回
常态。他放开按着我头的手,我把他的阴茎放了出来,然后伸出舌头把那溜掉的
精液舔进嘴里。他的肉棒似硬非硬看起来只比我老公勃起时的小一些,他是我见
过的男人中最雄伟的一个。

「舒服吗?」我抬起头问他道。

「嗯。」他又开始爱抚着我硬硬的乳头,说道:「把你的手拿出来吧。机场
快到了。」

我差点忘了,忙把仍然插在他肛门里的手拿了出来。「嘻嘻,我都忘了。」

我拿开他按在我乳房上的手,然后坐直身,把上衣拉下来,开始整理自己蓬
乱的头发。小强提了提裤子,然后用衬衣的一角盖住了阴茎,以免高速的收费员
看见。

车缓缓地驶入了机场的地下停车场,小强找了一个偏僻的车位停了下来。

车子熄了火,周围一片寂静。小强转向我,一把把我揽在他的怀里,他在我
的嘴上吻了一下,说道:「孙姐,我就不下车送你了。裤子上的东西没法见人呀。
你一路保重。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好吧,」我趴在他怀里,撩开他衬衣的衣角,在他软软的阴茎上爱抚了一
下说道。

「哈哈,你是我唯一的姐姐行了吧。啊,对了,别忘了给王校长打个电话说
说我表弟工作的事。」

「好的,不会忘的。」

我整理好衣服,把湿了的内裤塞进我的手包里,和他又吻了一下就下车去了。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