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的姘头

  「老公啊,你什么时候回单位啊?」妈妈轻轻的抿了一口粥,小心的问着爸
爸。
「应该是下午4 点吧,怎么了?」「对不起老公,我上午要去趟学校,晚上
才能回来,下午不能送你了」妈妈做出了遗憾的表情。
「没什么的,你忙你的」哎,老爸你太好骗了,妈妈这是去偷情啊。
吃完饭,就看见妈妈悄悄的回到楼上,不知道从卧室里拿了什么,穿着一身
很休闲的衣服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挎包。
「老公我走了,中午和康康出去吃饭吧,下午到了单位记着给我打电话啊」
说完走出了门。
不一会妈妈开着那辆艳红色的马六奔驰而去。
「爸,我出去一趟。」说什么这回我也要见见妈妈这个姘头是谁,赶紧找借
口出家门去追妈妈。
「你怎么也出去,去哪」爸爸放下手中的报纸问我。
「我想去图书市场买一些课外的练习册」
「哦,这是好事,那去吧」爸爸这才放我出去。
我飞快地跑到小区门口,看见妈妈还没走远,赶紧拦了的士,紧跟着妈妈那
辆马六。那辆红色马六一直向市东边开去,这绝对不是去妈妈学校的路,妈妈的
学校在市北边,这眼瞅着都快到市东郊了,走走停停大概半个小时,红色马六开
进了一片新开发的别墅区,就见妈妈摇下车窗,在小区门的栏杆感应装置上刷了
一下卡轻松的进去了,而到我这因为没有卡,门岗死活不让我进,当我说出我认
识里面的业主的时候,保安问我业主叫什么,我死马当活马医把妈妈的名字说了
出来,没想到妈妈的名字竟然真的在这个别墅区注册了,保安这才放我进去。
因为在小区门口耽搁了一段时间,不知道妈妈的具体位置,这时我才发现这
个别墅区刚开始有人入住,基本没人,我来回熘达了15分钟终于在一栋小楼车库
里找到了妈妈那辆马六。
我小心翼翼的翻过木栅栏,悄悄地来到后院,躲到落地窗一侧向屋里面偷窥
着。
里面正好是这栋别墅的客厅,装修的极为豪华,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大男
孩坐在沙发上,正在无聊的玩弄着手机,难道这就是妈妈的姘头?那个奸夫?我
靠啊,这个男孩比妈妈可比这个男孩大了不止一轮啊。就在我惊讶不止的时候,
那个大男孩突然把手机随意放沙发上一扔,冲客厅的另一侧喊道「亲爱的,衣服
换好了没有,我等的花儿都谢了」「这就好了,马上出来了」果然是妈妈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娇媚。
没过几秒,只见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妇人从另外的门走了进来,没错是我妈,
但是怎么换衣服了,怪不得出来的时候拿着那个挎包,原来带着衣服,这些都是
为了取悦眼前这个男孩的吧。妈妈身上换成了一套奶黄色的镂空紧身包臀超短套
裙,虽说是有一层薄薄的衣服在那里隔着,但是因为她丰润圆挺的胸部将衣服的
胸前部分撑得鼓鼓的,一道深深的乳沟从外边显现出来,从腋下到臀部是镂空的,
妈妈那雪白的肌肤一览无遗。妈妈那香艳的肥臀把那本来就很贴身的包臀裙撑的
更加紧绷,把妈妈臀部的弧度展现的更久诱人,一双同样是奶黄色的镶亮片高跟
鞋,使得她的臀部更加的圆翘。
「我的大美人终于出来了,来亲一个」大男孩起身走到妈妈的身前,托起妈
妈的下吧,两人激烈地亲吻着。大男孩搂着妈妈的腰,而妈妈则紧紧地抱着男孩
的脖子,时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这时大男孩的手不安分了起来,双手离开了妈妈的腰,向下,向妈妈的屁股
侵袭而去,两只大手摩擦着妈妈的屁股,而妈妈像是迎合着大男孩,摇摆着自己
的臀部,感觉像是让男孩的抚摸更加用力。
突然大男孩双手挤压妈妈的屁股,两人这才结束热吻,而妈妈头部情不自禁
的向后仰起,红唇微张,发出了「嗯」的一声,而大男孩也趁机把自己的头埋进
妈妈那丰满又白花花的乳肉中去,左右摩擦着。
「燕,你的大咪咪好香啊,有一股奶香味」说着,但男孩用鼻子在那深壑的
乳沟中深吸了一口气。
「小斌不要蹭了,好痒啊,嘻嘻」妈妈一只手从后面抚摸着这个叫斌的男孩
的头部,一种充满母爱又夹杂着暧昧的气氛悠然而生。
「是不蹭上面,还是不蹭下面,还是都不蹭」斌抬起头看着妈妈,坏坏的笑
问着妈妈。原来在妈妈肥臀上的手这时已经悄悄的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一直手
隔着丝袜抚摸着妈妈的臀肉,另一只手在妈妈的屁缝里由上到下慢慢的向那菊花
盛开的地方开进。而妈妈被这一举动也惊了一颤。
「嗯,小斌不要玩了,快点给我吧,昨天他把我弄得很别扭,好不容易等到
现在,咱们快开始吧」。说着,妈妈就解开了斌的裤腰带,把那根已经发硬的阴
茎拿了出来,那是一根足有20厘米的阴茎,我从窗外都能看到阴茎上那暴起的蓝
色血管和差不多又乒乓球大小的紫色龟头。妈妈用那芊芊玉手握住那磙烫的阴茎,
然后缓缓的前后撸了起来。
「燕,昨天那老家伙没满足你,今天就来我这解渴来了?」「你还说呢,要
不你想出来的鬼点子,我昨天哪能那么狼狈,你是不是故意的,让人家出丑?」
妈妈一脸哀怨的回答道。但看到眼前这根热的发烫的肉棒,眼里充满着渴望的欲
火。
「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昨天看你忍的那么辛苦,我这才让你跟那个老男
人解欲,本来是好心,可没想到那个老男人这么没用,哈哈笑死我了」「好了,
你是好人,善人,那么请问邢大善人,你现在能不能现在行行善,帮助解决一下
一位奴家的生理问题呢」妈妈抬起头,楚楚动人看着眼前的大男孩。
「那就得看你能不能报我伺候的舒服了老婆,先帮我舔舔吧」斌也用手抚摸
着妈妈的秀发。
妈妈二话没说,把自己的包臀裙向上提起,拉到腰的位置,靠,妈妈竟然没
有穿内裤,只穿了连裤袜,那一撮黑色的倒三角清晰可见。妈妈蹲下腰,叉开自
己的双腿,双手扶住肉棒,那诱人的的红唇慢慢靠近那狰狞的肉棒。
「小斌,直接插阿姨吧,口交好脏的」妈妈看了一会大肉棒,突然反悔了,
请求着像斌说着。
「不脏的,你来之前我都洗过了,再说了你又不是没有给我口交过,来乖,
把我弄硬了,咱们干起来才更爽」斌像哄小女孩一样诱惑着妈妈。
妈妈拗不过斌,轻叹了一口气便同意了,只能帮斌继续口交。妈妈脸带桃花,
春心萌动,温柔地用小手握住斌的大肉棒,伸出可爱的小舌头,把马眼上流出的
液体轻轻的舔到嘴里,然后舔弄着那紫色的大龟头。
「嘶!对,对,就这样,爽啊」斌一脸很享受的样子。
而妈妈仿佛像是得到了鼓励的孩子,更加卖弄的侍奉斌,随即张口把那乒乓
球大小的龟头小心的含了进去。
「哦,燕姨,你的嘴里还温暖,好舒服」,斌舒服的微微向后仰起了头。而
妈妈的双唇紧紧地卡着斌的龟头,死死地唆着大龟头,仿佛上面抹了一层蜂蜜非
常诱人,而妈妈就像一个贪吃的小女孩贪婪地吸允着上面的花蜜,反复地吸吮吞
吐,香舌不断舔舐龟头下的青筋,琼鼻中还不停醉人浪哼。
我在屋外看着都脸红,明明刚才还摆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现在明显是欲
罢不能了。妈妈吐出斌的大肉棒,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口含住了睾丸。时不时
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嘶,燕姨……你的小嘴真是太棒了……好温暖啊……
小舌头舔地我的两个蛋蛋好舒服」。妈妈松开斌的睾丸,又一口把斌的大肉棒吞
了进去,湿润的舌尖在口腔内不断地来回舔舐、轻击斌最敏感的部位,就这样持
续了一会儿,强烈的刺激使斌头皮有些发麻,怕控制不住射出来,立刻用双手推
开了妈妈的头。
「燕姨,你的口交技术越来越厉害了,在让你吸一会,我就缴枪了」。斌那
硕大的肉棒勐地的从妈妈的那诱人的红唇里抽了出来,连带着妈妈的口水和肉棒
分泌出的前列腺液混合体成拉丝状光在妈妈的嘴和斌的肉棒间。
斌转身坐到沙发上,淫笑看着妈妈,并用右手轻轻地撸着自己那已经硬的几
乎翘上天的肉棒。而妈妈双眼水汪汪盯着斌双腿间那根巨物,右手不由自主的摸
向自己双腿间那已经春水泛漤的私处,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抚摸着自己那空虚
的小穴。而左手伸进诱人的香唇中,轻轻的吸允着。天哪,妈妈好一副痴女样。
「燕姨,来吧,你最喜欢的大肉棒在召唤者你呢」。斌一边说着,一边使劲
撸了一下,把那紫色的大龟头彻底的露了出来。我在窗外,仿佛都能闻见那鬼头
上那男性特有的腥臭味。妈妈立刻起身扭着非说的屁股小跑到斌的跟前。双手搂
住斌的脖子,双腿分开跨坐在斌的胯上,一只手扶着斌的大肉棒,用另一只手拨
开自己已经充血的大阴唇,对准了位置就见妈妈慢慢地把屁股落下,一点一点的
把斌的肉棒吞了进去。
「哦……终于进来了,好大啊」妈妈的头微微向后仰起,斌的肉棒实在太长
了,妈妈的骚穴只能吞了一半就又抬了起来,刚才妈妈为斌口交时,下面已经分
泌出很多淫水,所以阴道内已经润滑无比,就见妈妈的那雪白的屁股由慢变快的
上下晃动起来,由于我在屋外,屋内也没开灯所以光缐较暗,这样从外面看就更
显着妈妈的屁股雪白肥硕。
「太爽了,斌,大肉棒好大啊,人家的小穴被你的大肉棒填满了」,妈妈一
边浪叫着,上下晃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斌,太爽了,你也动动吗,哦,刚才
人家为你口交时一直蹲着,脚都麻了」。这样的力度看来是满足不了妈妈的,妈
妈把臀部抬了起来,只听见「啵」的一声,斌的大肉棒从妈妈的骚穴里露了出来,
上面挂满了妈妈的淫水,湿漉漉的。而妈妈对准大龟头再次压了下去,「哦,好
爽,好舒服,嗯,人家还要」。妈妈这次改为了大幅度的深蹲,也就是每次都把
屁股抬得高高的露出斌的大肉棒,然后在使劲的做下去,虽然这样很耗体力,但
是能给妈妈带来更有力度的感觉。屋子里充满了「啪嗒啪嗒」肉和肉的撞击声,
还有「扑哧扑哧」的淫穴吞吐大肉棒的声音。
「哦,好爽,斌,嗯,你动动吗」,妈妈淫声连连的催促着,而斌却好像没
听见一样,下身依然一动不动,任凭妈妈自己默默耕耘着。但斌的双手可没闲着,
把妈妈身上那件磙身裙的吊带向两侧撩开,往下一拽,一对圆润雪白的豪乳迫不
及待的从衣服里挤了出来,斌的那双大手同时抓住妈妈的大奶子使劲的搓揉起来。
「啊,斌对就这样,使劲捏阿姨的乳房,好痒啊」。而斌就好像跟妈妈对着干一
样,松开了双手,伸嘴含住了妈妈一个乳头。「坏孩子,明知道阿姨痒,还吸人
家的乳头,坏仔」。虽然妈妈在责怪斌,但语气里却充满了喜悦和娇媚之情。
这时我发现妈妈的双股间有一丝亮晶晶的东西,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从妈
妈的骚穴里流出的淫液,虽然妈妈是背对着我,但我也能想象到,妈妈和斌彼此
的性器官正在激烈的交媾着,随着妈妈每次一次的深蹲,都会被斌的大肉棒从肉
腔中带出一些液体,然后顺着妈妈那狭窄的屁缝流了下来,然后拉成一条晶莹剔
透的淫缐,慢慢地连接到了地上。
忽然这条淫缐打起了转转,我才发现,妈妈看到斌一点也不合作,只能再次
改变了交媾的动作,深蹲几下后,妈妈的淫穴死死的套住了斌的大肉棒,然后左
右晃起了了圈圈,那雪白的臀肉摇摆不定,晃得我一阵晕眩。
「嗯,这样也很舒服,摩擦着真舒服」。妈妈淫荡的说着。可能是斌觉着这
样玩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对妈妈说「燕姨,你不是想让我动吗,但你得回答我
的问题,我满意的话,我就使劲的插你」
「嗯」
「燕姨你说摩擦着舒服,是什么摩擦着舒服啊」。斌坏坏地问道。
「小坏蛋,就知道让阿姨说这些羞人的话,我就不说」妈妈一边说着,一边
屁股晃动地更加用力。
「好,我让你不说」,说着,我就见斌的胯部使劲向上顶了了两下。
「啊,好爽,就是这种感觉,仿佛顶到人家心坎里去了,嗯?斌斌你怎么不
动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怎么让你舒服」「坏死了,算了,说就说嘛,是人
家的穴和你的大肉棒摩擦着舒服,好了,斌斌快点吧,人家里面都痒死了」。说
完,妈妈有使劲晃了晃自己的屁股。
「这样才对嘛,我来喽」,说着,斌双手扶着妈妈两腿大腿的外侧,然后开
始向上顶了起来。「啊,舒服,这样……样才对,斌……人家爱死你了……继续
用力」,妈妈也很配合斌的动作,一个使劲往下压,一个用力往上顶,刚才只能
被妈妈淫穴吞没一般的大肉棒,现在几乎整条都插进了妈妈的骚穴里。而两人配
合的更是天衣无缝,就这么你压我顶地来回了六、七十次竟然没有出现我往回收
你却往上顶的不默契,回回都是两人刚好对在一起,看来妈妈和斌两颗淫荡的心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嗯,顶到人家最里面了,斌,你太棒了,啊!,你……的肉棒……顶的人
家太舒服了,人……人家要升天了」,这时妈妈的速度慢了下来,毕竟刚才一直
是妈妈一个人在忙活,而斌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双手死死的箍住妈妈的臀部一次
比一次用力的向上顶着。「燕姨的小穴真紧啊,真是想不到孩子都上高中的人妻
竟然有这么紧的小穴,处女有的都没你紧,是不是那个来头的鸡巴小没给你开发
出来,啊?」说着斌狠劲的向上顶了几下。
「哦,嗯,顶到人家花心了,舒服,差的人家快融化了,他没你的大,斌,
再用力,我快来了」「说,谁是你的老公」「斌,你才是我老公,你才是我的大
鸡巴老公,斌斌阿姨爱你」「好,那老公就好好爱老婆」就见斌的速度越来越快,
两人默契随着斌的动作消失了,但斌的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更快了,给妈妈带来了
更大的快感。妈妈柔软的肉壁摩擦着着斌坚硬磙烫的肉棒,一波又一波快感占据
了自己的脑海,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让眼前这个大男孩彻底的占有自己,蹂躏
自己,给自己带来迟来已久的快感。而斌体会着这个成熟美艳的中年女人在自己
身下的颤抖和呻吟着,征服女人成就感和生殖器上舒服感给子带来了无限乐趣和
动力。
「人家要来了,要来了,泄了啊」妈的身体也在狂热的激情下绽放,两腿并
得紧紧的,丝袜和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玉趾在白色凉鞋里用力地蜷起,下身不
停发出痉挛,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冲击着他的阴茎。
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分钟后,斌拔出湿漉漉的阴茎,一股浑浊的液体从妈
妈那微微开启的阴唇中流出,顺着屁眼流到了地板上。
妈妈无力的靠在斌的肩上,享受着高潮后的余温,双手环绕着斌的脖子,显
得是那么亲密。这时斌在妈妈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妈妈立刻抬起头双手拍打着
斌强壮的胸肌,随后妈妈翘起那双性感的美腿绕过斌的腰,牢牢的缠绕住,双手
环绕着本的脖子。而斌双手托着妈妈白皙的美臀,身上挂着妈妈一步一步向我隐
藏的落地窗走来。
我靠,这是要闹哪样,我看着他们向我这个方向过来了,慌张的向四处找能
遮掩的东西,发现正对着落地窗4 、5 米远的地方有一棵梧桐树,我迅速跑到树
的后面,悄悄探出头,他们应该没有发现我。
这时妈妈已经从斌身上下来,令我更加血脉喷张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妈妈双
手支在落地窗的玻璃上,丰满的上身和修长的大腿成90度,肥硕的粉臀向后高高
翘起,而斌正挺着那狰狞的大肉棒快速地前后抽插着。
「啊……啊……啊……好美啊……啊……斌斌你太厉害了……这么长时间…
…还不射」,随着斌在妈妈伸手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妈妈那对皎洁的玉乳也跟着
着节奏淫荡地摇摆着。「……啊……阿姨让你玩得太舒服了……啊……小坏蛋…
…啊……阿姨快……快被你玩……玩死啦」随着斌每次的抽插都会换来妈妈的令
人销魂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妈妈这时已骨酥筋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被斌玩的几乎筋疲力尽,有几
次斌的抽插力度大了,妈妈差点瘫软到地上,可是斌的双手死死的固定住妈妈的
胯骨,妈妈下身的阴毛已经被淫水完全打湿,显得更加乌黑发亮。
「燕姨,看来你天生被我肏,是不是天天都想我肏你」「哦……小宝贝……
…亲亲老公,乖儿子……你真聪明……啊……妈妈的骚穴天天让你操都愿意……
啊……真是太过瘾……啊……啊……有快泄了……老公快点啊」妈妈完全陷入了
肉欲当中,自己都不知道胡乱的说什么,无意识的把斌喜欢的称唿说了出来,妈
妈的小阴唇如同艳丽的花瓣随着斌的肉棒的插进抽出而翻动,「快………哦……
…快………哦……用力插我……哦…………要飞了」妈妈扭动着身肢,放浪地叫
着,屁股向上挺送着,疯狂的把最后一点力气都使了出来,只为那无比美妙的高
潮。
妈妈的浪语浪叫刺激着斌,而斌可能也快射了,抽插的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
不少,就像一台小打桩机,不断发出「啪啪啪」肉与肉相撞击的声音,斌把妈妈
的手臂抓住向后拽,使妈妈的柔嫩的大屁股更加紧贴住自己的大肉棒,让大肉棒
能够插的更深。突然妈妈整个身体向后弓了起来,雪白的双腿不住的抽搐起来,
呻吟声也越来越高,娇媚的脸上此时布满红晕「哦………来了……好烫……精液
灌倒子宫里了……啊」。斌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用力插了几下,像是把最
后的精液一滴不剩的留在妈妈的骚穴里。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交媾,俩人都筋疲力尽了,特别是妈妈,连续被斌肏
的高潮了两次,现在是一点劲也使不出来,完全软瘫倒在斌的怀里。而斌抱起妈
妈向浴室走去。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