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干了酒醉的同学母亲

  

中考后的暑假结束了,我进入了传说中的城市,慢慢的我原来难过的心情就被好奇代替了,年轻人都是这样,什麽都是一阵一阵的,再加上对城市的好奇,忘记悲伤也不奇怪。虽然只是一个小县城,但是我还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心里也尽是好奇,兴奋,激动,到学校后,在老师的帮助下安排好宿舍,交完学费,我就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涯,在第一年里,我对什麽都好奇,也尝试了很多,也认识了很多朋友,还有穿着新潮的女同学,当然也被那些城里的朋友们教唆着看黄片,当时的心情我现在还记得,那种片子看的我面红耳赤,还引起了朋友的嘲笑,后来我也争辩了几次,因为我是爷们,纯的,老子上过女人,你们都是还是雏呢,当然我不能告诉他们我上的是我妈妈。在我认识的朋友里面还有几个官宦子弟,据说他们是靠关系才进一中的,其中有一个和我玩的最好,后来问了才知道她妈妈是县政协副主席,老爸曾经是反贪局局长被双轨了,据说是因为贪污受贿,现在家里都是她妈妈当家,当时我对他那叫一个敬畏啊,你想啊,一个农村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孩,遇到一个在我看来是高官子弟的人,你能不敬畏不巴结麽,后来才知道政协副主席算是“高官”,至于怎麽知道的,这话就长了,那次是在高一下学期,因为这个朋友学习不好,经常问我问题,和抄我的作业,我也有求必应,所以我们还真是很铁,一直都现在都很“铁”,那是第一次进他家,他爸爸现在不在家,据说是出海经商了,我被他带到家后,那厮就很不客气的让我帮他做作业,在他的淫威之下我也只能答应了,而那厮就跑出去玩了,临走前才说她妈妈出去应酬,一时半会绝不会回家的,让我放心,我一听也就不担心被当做贼了,于是就老老实实的做作业,大概到下午3点的时候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以为是我那朋友回来了,也没有在意,就继续奋斗,到大概4点的时候我终于把作业写完了,伸了个懒腰,活动下脖子,这才想起,那厮不是回来了麽,怎麽没进来呢,难道说是贼?想到这里我有点怕了,不过还是有点好奇,进来的到底是谁,于是就开开房间门小心的走了出去。

刚到客厅就闻到一股酒味,看了下主卧室开了的门,我在心里也猜出了个大概,也就大着胆子走了过去,推开门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侧躺在床上,衣服也只是脱了上半身胸罩也是退开一半,下半身就露了半个屁股,我心想这就是那厮的妈妈吧,喝了那麽多酒,不知道长的怎麽样,就壮着胆子走到另一边看了下,这一看不要紧,把我的小弟弟看的充血了,原来她胸罩给她退的露出了雪白的乳房,我深呼一口气,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脸上,比妈妈漂亮,这是我看到她的脸后的第一个想法,虽然年纪比妈妈大,但是她保养的比较好,皮肤很白,有点眼角有点皱纹,小嘴唇,还修了柳叶眉,整体看上去很秀气的一个女人,偏偏还有成熟的不像话的身体,看着看着,我的阴茎已经非常硬了,眼睛又扫向她的下半身,裤子脱了一点,露着内裤,内裤周边还有几根阴毛,这下我是再也忍不住了,毕竟自从上次上过妈妈以后现在都没有碰过女人,现在又遇到如此诱惑,我就再也忍不住了,此刻我的心里根本没有朋友回来怎麽办或者他妈妈突然醒来这种想法,去上她这种思维出满了我的脑子,我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抓着她脱了一般的裤子,继续她未完成的任务,此时我脱的很粗鲁,但是她也没有醒来,可能是喝的太多了的缘故吧,我顺利的脱下她的裤子,看着这具对我来说很有诱惑力的身体,就急切的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就这样裸着身体,挺着阴茎,把她身体摆平,然后就把她的内裤扯下,把她的双腿分开,就爬上她的身体,感觉到她滑腻的皮肤,还有水一般的身体,我喘着粗气,一只手扶着阴茎,开始尝试进入,我先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面使劲的来回摩擦,直到她的呼吸变粗,阴唇开始出现一丝丝液体,才急不可耐的对准她的阴道,狠狠的插了进去,然后把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再把她的胸罩扯下来,就趴在她身上冲击起来,而她也不有自主的加紧我的腰,双手无意识的抓着被单,承受着我的冲击,我也很享受她那雪白的乳房和我胸口贴在一起摩擦的感觉,更何况她的皮肤那麽好,胸部也不小,再加上她滑腻而紧凑的阴道,这几种快感加起来简直太爽了,我差点就喷了出来,不过还好我忍住了,因为我特别希望出现上那样让妈妈高潮的成就感,我想让我身下的这个女人高潮,这样可以体现我是男人,而且是很强的那种男人的虚荣心,所以我格外卖力,而阿姨的嘴里也发出轻轻的呻吟,听着她那因为我的阴茎抽插而发出的呻吟,像伴奏似的随着我的撞击呼长乎短,我也越发的亢奋了,我擡起身子,看着阴茎在阿姨的阴道里进进出出而带出的白沫,还有那水声,我的快感也越来越高,我感到高潮就要来了,所以就抓着她的大腿使劲的冲刺,而她也拱起身来,再我快要射的时候,她的身子一颤,然后就是滚烫的液体喷在我的龟头上,我也忍不住快感,使劲抵住她的阴道,精液突突的射进她的子宫深处,我感到一阵空虚,就趴在她的身上休息回味着,而她也喘着粗气呼吸者,房间里一下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我正要起身的时候,突然我身下的女人醒了过来,看了下我很平静的说“爽够了吧,下来”,我赶紧手忙脚乱的起身,阴茎从她体内出来的时候还发出的一声响,听到这声音,我也不好意思起来,她看我这样就笑了起来“现在的小孩能耐的很啊,这算是入室奸淫吧”,顿时我哑口无言,她看了看我就问“你怎麽进来了的”,于是我就把我怎麽来她家和她儿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她听了之后就告诉我,这事就算了,以后可以来家里玩,多帮帮她儿子,我也不是笨人,一听就知道,她默认了我们的关系,以后还可以经常来做,听起来还真不可思议,不过后来听其他的朋友说才知道,她这人不检点,有几个高官时不时的爬她的床,这才明白她怎麽不介意这事,估计是看我年轻,也想尝鲜吧,毕竟咱小夥现在180cm,身体也因为干农活很壮士,小麦皮肤,人长的也很阳刚,像她这样的女人对我有兴趣也不奇怪,就这样我时不时的来我朋友家里玩,为了和他妈妈幽会,我就经常帮他做作业,报酬嘛,就是你妈妈的身体,我常常这样安慰自己,关系久了她才告诉我她叫孙美雅,总之这一年对我来说很美妙,美妙的如此不真实。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