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恋妹妹足

  今年20岁的项宇是个懦弱的男生,不仅在学校经常被同学欺负,就连妹妹项晴也总是用鄙夷的眼光看他。
久而久之,项宇变得孤僻不爱说话,每天沉浸在网络世界里寻求慰藉。
某一天,项宇无意间进了一个恋足网站,满目琳琅的美足看得他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从那时起,项宇开始偷偷关注女生的脚,在学校看女同学的,在家便看妹妹的。
他渴望着有一天能向视频里那样捧着一双玉足美美地品尝一番。
为此,项宇时常偷偷拿妹妹换下来的袜子在自己房间里又舔又闻,甚至套在**上打飞机。
每次射完,他都会立刻拿去洗,然而有一次却忘了。
这天周末,项宇依旧呆在房间里上网。
家中只有妹妹项晴一人在收拾东西,像是要出去玩。
他竖耳倾听屋外的动静,只等妹妹出门后爽个够。
「哥哥,我出去一会。」
「哎。」
项宇应了一声,等妹妹关上大门,他便来到洗衣机旁,果然找到了一双还未洗的蓝色棉袜。
项宇拿起袜子迅速赶回房间,迫不及待地解了裤带,将两只袜子分别放在鼻子上和鸡巴上一边使劲闻妹妹的脚味,一边套弄。
项晴虽是个爱干净的女孩,但穿在脚上一天的袜子也会留有臭味,不过对项宇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他陶醉的了。
袜子上那香中带臭的气味很快让项宇临近喷发,他套弄的速度渐渐加快。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嘲讽而鄙夷的声音:呵呵,果然是哥哥干的好事。
项宇一抖,扭头惊恐地看着妹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的妹妹今天穿着白T恤,红色褶裙配上黑色的连裤袜,看起来十分漂亮。
「变态哥哥,继续啊。
反正你也经常弄脏我的袜子,对吧?「项晴邪恶地笑道,原来那次项宇忘了洗被她发现了上面的污渍。
「怎么?我的袜子就那么好闻吗?」项晴缓缓走近,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说话!」项晴眼睛一瞪,抬脚就把哥哥踹倒。
「妹妹,我…」「你什么你!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变态的哥哥?气死我了,喜欢闻是吧?好给我闻个够!」项晴越说越气,粗暴地踩在项宇脸上使劲辗动。
项宇立即闻到一股强烈的脚臭,差点就要被熏吐了。
不过理亏的他不敢反抗,仍旧乖乖地闻。
闻得久了,发现更加能刺激自己的欲望,原本萎了的**又竖起来。
「这双连裤袜我故意穿了好几天不洗,没想到你还兴奋了?果然变态到无可救药!」项晴干脆双脚都踩上他的脸,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上去。
还好项晴不怎么重,不然项宇哪里受得了。
只是被这么踩着,他的呼吸就受到限制,吸进去的除了脚臭还是脚臭。
他的**胀得发疼,迫切需要射出来缓解一下。
项晴发现了这点,便去拿根细绳捆紧**的根部,然后一屁股坐在项宇脸上伸着双脚尽情玩弄**.在妹妹的玉臀下,项宇闻到了源自少女的芳香命根感受着两只丝袜玉足的夹揉挤搓,方才的喷发感又重新涌现。
然而根部被紧缚令他不能如愿。
「怎么,要射了?真没用!啊,我有办法让你暂时不射。」
项晴站起来来到哥哥双腿间,冲着子孙袋猛地踢两脚。
项宇立即发出惨叫,命根也真的软下来了。
「哈哈,我的办法很有效呢。接下来玩什么呢?嘿嘿,有了。」
项晴脱下黑色连裤袜套住哥哥的脑袋,将袜尖塞到他嘴里,然后拉起两条腿用左脚使劲踩两颗蛋蛋。
「哈哈,怎么样?被妹妹的脚丫踩是不是很爽?变态哥哥,我要踩爆你——」项晴越来越用力地踩踩的同时还叉开脚趾使劲夹挤根部。
不一会,项宇的**在玉足的**下又坚挺起来,一股尿意油然而生。
「又要射了?看我的!」项晴揪住绳子两头,发力一勒紧命根顿时青筋暴起,却也射不出来。
「求我啊,变态哥哥,求我让你射。」
项晴邪笑道。
「求你了,妹妹。」
「嗯,我反悔了。
帮你松开吧,不过不许射,给我忍着,不然我告诉爸爸去。「
「妹妹…我忍不住了…」「不行噢!我还没玩够呢。」
项晴拿起把剪刀,小心翼翼地将刀背嵌进马眼里。
不料,项宇被冰凉的剪刀一碰,浑身一颤,大量白色液体从马眼喷发出来。
强烈的快感令他一阵目眩。
项晴火了,因为一部分液体还喷到她脸上了。
她丢开剪刀,站起来对着软趴趴的命根踹了一脚又一脚,直踹得项宇痛叫连连。
「踢死你踢死你!敢射到我脸上?我要踢爆你!」项晴怒不可赦,一脚比一脚狠出乎意料的,那根东西居然在她的脚下又挺起来了。
「大变态!」项晴用力地踩下去。
「嗷嗷嗷嗷嗷嗷!」项宇捂着裆就地打滚,痛的脸色发青,满头大汗。
「哼,今晚等着瞧!」项晴恨恨地甩下这句话,摔门而去。
晚上,一家人坐在餐桌吃饭。
心虚的项宇低着头不敢看妹妹,他知道妹妹一直盯着自己。
好几次项晴开口说话,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生怕项晴将自己恋足的事告诉父母。
突然,项宇感到腿间有东西在动,稍微低头一瞧,竟是妹妹的赤足。
想不到她如此胆大,敢在父母眼皮底下做这样的事。
那只娇巧的赤足灵活地挑开裆门,夹住小兄弟的根部滑动着。
项宇顿时一抖,用哀求的眼神看妹妹。
项晴根本不理他,一边玩弄**一边和父母说话。
这顿饭项宇吃得很痛苦,一来要忍住由命根传至全身的快感,二来还要注意不被父母发现。
所谓食不知味应该就是如此吧。
饭后,父母照旧出去散步,家中又只剩兄妹俩。
项宇有些害怕,妹妹会对自己做什么?正想着,项晴来了。
「哥哥,我是来道歉的,下午不应该那么对你。
哥哥不会怪我吧?「项晴一上来就露出愧疚的神情,搞得项宇不知所措」不,不怪你…「」真的吗?「项晴可怜兮兮地问道。
「嗯…」「呵呵,那就好。」
项晴态度一转,猛地踏住哥哥的命根,冷笑道,「既然这样现在来算算总账。
说!用我的袜子玩了多少次!「」啊?「项宇傻眼了。
「啊什么啊!变态,被我踩很爽是吗?!」项晴发现哥哥的命根硬了,于是更用力地又踩又辗。
「站起来!」项晴命令道。
项宇乖乖照做,接着项晴双手扶住他的肩膀,抬起大腿狠狠撞进胯下。
坚硬的膝盖与命根的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
项宇捂着裆慢慢跪下,呜呜呻吟。
「嘻嘻,挺好玩的。起来,我要多顶几下。」
「别别…我疼…」「快点!想让我告诉爸爸吗?嗯?!」「不想…」项宇艰难地起来,
哀求道:「妹妹轻点好吗?」「啰嗦!喏把袜子含着免得叫出声来,我听着烦。」
项晴将白天那条黑色连裤袜整个都塞进哥哥嘴里,然后做几个高抬腿热身。
「要开始喽——3,2,1…」项晴的大腿随着倒数结束开始快速抬起落下,每一击都快准狠顶得两颗蛋蛋四处乱窜。
「变态哥哥,我顶死你!」项晴一下比一下用力,越顶越兴奋直到累了才停下。
出乎意料的是,命根居然被顶得脱精了。
不过它的主人此时的表情几近扭曲,又紫又青,怪吓人的。
「变态就是变态,这样也能射。
喂,还没死吧?「项晴站在哥哥头顶,脚踩他的脸,命令道」舔!「项宇伸出舌头舔着妹妹的脚底,将上面的香汗悉数卷进口中精力旺盛的他不一会又勃起了。
「哦?又硬了,哥哥果然够厉害嘛。」
项晴索性把脚插进哥哥口中,反复一抽一插「强奸」他的嘴。
「现在一边舔一边自。
慰给我看!「项宇听话地握住命根套弄,房间里回荡着咕噜咕噜的声音。
「看你这么熟练,小妹我真是又羞愧又生气,怎么会有这样变态的哥哥?」项晴抽出脚丫以69的姿势趴在哥哥身上,大腿牢牢夹住他的脑袋说,「用你的贱嘴舔我的那里!」此时项宇的口鼻完全贴在妹妹的胯下,那里飘着淡淡的奶香和些许骚味。
这股味道令他更加亢奋,卖力地舔起来。
「啊…啊…你这臭变态的舌头还挺不错的,好舒服…」项晴渐渐意乱,也用小嘴含住哥哥的命根摇晃起脑袋。
「啊…不许再伸进去…啊…伸进去…深深地伸进去…啊…」「啊…臭哥哥…变态哥哥…啊…好舒服…快点…不许停…啊…」项晴的理智随着高潮临近逐渐丧失,她的大腿根部紧紧夹着哥哥的脑袋往里挤迫切要让哥哥的舌头插得更深嗯。
与此同时,她更快地吞吐命根,滑嫩的小舌头使劲往马眼里钻。
「啊…啊!我要飞了!」「唔…」两人在这一刻同时达到晕眩的最高点。
各自脸上都沾满了彼此的液体…几分钟后。
「啊!变态!你竟敢射到我脸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变态!你死定了!」怒不可赦的项晴咬住命根的同时,两条大腿寻着哥哥的脖子狠狠地绞缠起来。
无辜的项宇惨叫连连,下身的剧痛和脖子两侧的压迫感同时折磨着他。
不过妹妹的足下生活才刚刚开始…2、
「妹妹大人,我…我受不了了…」「啰嗦!这才第几次呀哥哥的精力不是旺盛得很么,小妹这可是好心呢!」「唔…啊…」随着一声叹息项宇的子孙根在妹妹玉足的玩弄下喷发了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咦,这次怎么这么少啊?不行再来一次!」项晴噘起小嘴,再次用玉足爱抚软趴趴的子孙根。
「啊?!!」自从偷妹妹的袜子被发现后,项宇的生活便完全改变。
每天,项晴都要跑来蹂躏他,一天被弄射几次都是家常便饭的事。
如今项宇感觉腰酸肾疼,着实吃不消了。
可是他也只能哀求,若是惹恼了妹妹,妹妹肯定会告诉父母,到时候他死得更惨。
「呃…」没多久,项宇又射了,射出来的只是一些气泡。
「又这么少?哼,真没用!」项晴说罢对着命根狠狠剁了一脚,离开了哥哥的房间。
「唉…」项宇躺在地上郁闷地叹口气,这几天射精的次数简直比两个月的都要多,现在就算是一个极品美女赤裸站在面前估计也没什么欲望。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