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与堂哥

  「早点睡,不然你明天又要迟到了。」
「好,谢谢妈妈,我现在就去睡觉。」
建华假装躺在床上睡觉,妈妈急忙回房打扮一番后就出去了,建华也偷偷跟在后面。
「贱人,背着爸爸去偷欢,还假正经的做好人。早晚有一天一定要用我的大肉棒操到你求饶不可。」
不知不觉的跟到了北星公园,由于天气热的原因,公园里根本就没人了,除了我们三个。堂哥已经坐在石凳上抽着烟,看来等的有点不耐烦了,见到妈妈向他走过去。
「嘻嘻……二叔母,你今晚真美呀!」
建益哥急忙把妈妈拉到他的身旁坐下,手更顺势搭在老妈肩上,乍看宛如一对情侣。
「二叔他们知道你出来吗?」
「放心吧!我等他们睡了再来的。你呢?家里没人知道你来吧!」
「二叔母你放心吧,你今晚打扮的特别漂亮哩!是不是迫不急待的想念我的……」
「你……你这孩子……,你也知道你二叔自从当了凡康镇镇长,应酬特别多,经常不回家,人家正处虎狼之年,如何受得了寂寞,那天要不是喝醉,我也不会和大伯做出这种事,我没的选择。」
听到这番话,建华更加吃惊,原来妈妈不止和堂哥有关系,还搭上大伯(建益的老爸)。怪不得大伯最近老是到我家,原来是找妈妈苟合。还假惺惺的借口说要找爸爸帮大伯母找份好工作,父子俩都是淫棍,此时建华更加嫉妒,自己朝思暮想的妈妈已经给大伯先玷污了,现在又要受到堂哥的羞辱。
虽然平时妈妈对自己很严厉,但是从小对她的那份恋母情结使他不但不怪她,反而更加爱自己的妈妈,经常晚上作梦时,都梦见妈妈全裸着身体来到房里找他交欢。罪魁祸首还是爸爸,自从他当上镇长后,就把妈妈冷若一旁,才会使妈妈被大伯搞上,他可好了,身边围绕着许多年轻美貌的小姑娘,享尽了快乐。这边开始嫌妈妈老,没以前漂亮,不再和老妈行房。
妈妈未嫁爸爸时,可是全镇最漂亮的女人。要不是爷爷家里很有钱,外公希望妈妈能嫁个有钱人家,免受贫穷之苦,凭爸爸那种地痞无赖那能娶到妈妈这等美女,真是替妈妈不值。
说虽如此,这边堂哥已经开始对妈妈动手动脚的,只见建益哥手挪往妈妈的臀部猛抓了一把。
慢慢的堂哥脸上浮起阴沉得意的狰狞面目,上下打量眼前令人心动的妈妈,并暗自思忖如何享受她的美肉体∶「嘿嘿……首先,把你的胸罩脱下,然后露出你漂亮的奶子……」
妈妈环顾四周,虽已经夜静人深,加上天气热的原因,但万一不慎岂不让人看到。
「……」
妈妈难堪的拉下背后的拉炼,解开带子卸下胸罩,双手遮胸犹豫着下一个动作……
「不要害羞,这么晚了,就算让人看到,人家也看不清楚我们的容貌,快把手拿开,别让我生气!」
在堂哥的威喝之下,妈妈向四周再环顾了一遍,紧咬下唇眉心紧蹙,这才将手缓缓垂下。
「呵呵……很好,叔母的奶子真是罪恶啊!看起来真是让人忍不住赞叹呀!」
妈妈坚挺丰满的乳房赤裸在外一览无遗,虽然我偶尔偷看妈妈洗澡,但是妈妈露乳在外人面前的情形还是第一次看到,看的口干舌燥的欲火焚身,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母亲,曲线柔和的肩膀下,两个形状硕大的乳房袒裎眼前。
「够……够了吧!我们快点做吧!再这样下去会被别人看到的。」
「二叔母,别害羞了,你心底是期望被人看的。你只要把我当成我老爸就行了,那天我看到你和老爸操时那付骚样,害的我那夜打了5次手枪。」
堂哥突然起身蹲在妈妈双腿对面,透过窄短裙看到里面透明的内裤。
「二叔母不亏是虎狼之年,你看你下面已经湿润了。」
「胡说,我……怎会……」
堂哥不管妈妈反对,把妈妈的双腿分开,黑白鲜明对比,她的下体黑压压的一片,由于灯光昏暗看并不是很清楚,不过仍能隐约看到蓬乱的阴毛。堂哥接着把窄短裙往上一推,顿时露出雪白的大腿,用力一撕,妈妈的内裤被堂哥撕破了。
「你干嘛?不……不要……」
此时堂哥已经开始用手拨开两片大阴唇,细小凸出的肉芽顿时一览无遗。
「呵……二叔母,你还说没有,你看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不……不要……不要这样看。」
面对堂哥强烈的目光注视,妈妈显得难为情的坐立难安,但堂哥丝毫不为动心,继而伸出手指插进穴里……
「呜……不要……阿益……把手指抽出来……啊……」
「你的洞很紧啊!是不是有点痒?小凸出的肉芽顿时一览无」
「胡……胡说,我怎麽会……」
堂哥加快手部的动作,妈妈逐渐的失去控制,淫穴不断的渗出蜜汁。
「我受不了,阿益……快……快……」
「快什么?你说清楚,我不明白。」
「阿益不要再折磨我了,快插我,叔母需要你的肉棒……」
没想到妈妈竟会说出这种话,哀求堂哥操她,真是骨子里的骚货。
堂哥听到妈妈求她后,使力的抓掐她的奶子,另一手肆无忌惮的拍打妈妈的肥臀,即使在夜色下依然清晰的看到露出的白皙臀部,烙上数个的掌印。
看到眼前的情形,堂哥再也沉不住气,挺直硬棒丝毫不差的,猛然刺进妈妈淫液泛滥的肉洞。
「啊……」
妈妈肉壁骚痒感获得暂时的满足,不禁忘我的叫了出来。
此时妈妈似发疯般上下猛烈撞击,两个奶子也激烈的震动着,肥穴与肉棒相互摩擦发出滋滋的声音,慢慢忘了这里随时都有会人经过,几乎忘我的沉醉在疯狂的乱伦野戏里,不断发出交欢浪叫。
「叔母……你的小穴……好紧啊……」
「……噢……好粗的肉棒……噢……」
妈妈已经跨在堂哥的身上,妖艳的扭动着身体,堂哥上面舔着她的奶子,下边进进出出的卖力地插着小穴,大肉棒在穴洞里疯狂的撞击着。
妈妈配合着堂哥,屁股往后来回的顶耸,红嫩的穴肉包着大肉棒进出。
「叔母……我要操死你……操烂你的浪穴……」堂哥拉着妈妈的腰,肉棒次次插到花心的深处。
「用力,再用力!啊……啊……」妈妈的乳房在堂哥的握捏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叔母,你的肉体真是一流,难怪老爸天天到你家找你!看来以后叔母能同时尝到两条大肉棒。」射完精的堂哥边说边穿上衣服。
「阿益,你要遵守和叔母约定的协议哦!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放心吧,我下次还想和叔母亲近呢。我该回去了,免的老爸找不到我。」
在堂哥走后,妈妈再度环顾四周,看见地上被撕破的内裤,曲身拾起放在皮包里,然后把衣服穿上。
等到妈妈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深处,建华才急忙操小路溜回去。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