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美母

  恋恋美母

1,
七月末的上海胡同里面异常燥热,知了在树上吱啊吱啊叫个不停。
一间小客厅里面,三叶电扇哗哗哗地转着头。十岁的小杰,手里拿着变形金刚不停拨弄着,“嘟,嘟,霸天虎~变身”。
慢慢地里间房屋里面就传来了闷闷的男女的声音。
小杰走到房门,手里拉扯着玩具,仔细听着房间里面的声音。吱啊吱啊的知了声音一声响过一声。
“讨厌,很久都没有来看侬,侬家想死你。”女人糯糯的说,声音不是很大。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可把我给想死了。”一个低沉男人的声音说道。
小杰不知道房间里两人的动作。太阳火辣辣地穿过窗户照在房门前,烤在小杰的腿上。
“恩,恩”一阵嘴巴吧嗒吧嗒的声音,又一阵窸窸窣窣。
“咱们好久没见了吧?”男人问。
“恩,有小半个月了。”女人回答。
吱吱一阵床摇晃的声音。
“恩,恩,可想死我了,恩”女人的声音有点沉沉的。
“我也想~想你”男人的声音也闷闷的。
床上吱嘎吱嘎的声音就有节奏的传出来。
小杰睁大双眼,张大耳朵听,窗外知了吱啊吱啊一直吵闹,电风扇乎乎的声音。太阳烤得小杰的双腿出了汗水。
“啊,好人,好久没找我了”女人的声音急促起来。
“恩,我处理好事情就带你走,哼~啊”男人的声音还是闷沉。
床上吱嘎吱嘎的声音更大更快了。
“恩,快点,我要到了,恩,恩”女人的声音有点飘忽了。
“恩,哼,恩~哼”男人的声音就猛烈起来。
床上吱嘎吱嘎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嗯,啊~”女人的声音变成了尖叫。“哼,哼,哼”男人喘着粗气。
床吱嘎几下后就没有了声音。窗外的太阳很毒辣,知了吱啊吱啊暂时停住了叫唤。风扇呼呼的转着。
房间里安静了,然后一阵窸窸窣窣声音和嘴巴吧嗒吧嗒的声音。小杰提着变形金刚站在门口,不知道里面发生了啥。
以前也听过爸爸和妈妈在房间里面的动静,只是妈妈的声音不大,也没有叫唤这么久。

2
“踢嗒踢嗒”一阵鞋子上楼急促的声音
“咔嚓”钥匙孔转动。“吱嘎”房间大门开了。
开门的是爸爸,急匆匆的,头上冒着汗,嘴里大口呼气。看了看地上陌生的鞋子。一下子就火了。
“哐当”爸爸用力关上了门,震得房间墙上的合照都动起来。那是爸爸和妈妈的合照。照片上妈妈清秀美丽,爸爸幸福地微笑着。
爸爸怒气冲冲没有和小杰打招呼,小杰也不敢开口。等走到房间门口,迟疑了一下然后用力一扭,房间门就开了。
小杰探头向里面望去,床上坐着一个清秀的男人,比爸爸英俊高大,正在扣自己的白衬衫。旁边是妈妈坐在床头背对着门口,纤细的双手伸到一片裸白的后背,正在拉上自己旗袍后面的拉链。
“嘭”爸爸赶出小杰,就关上门。
小杰看了妈妈的裸背,还没有反应过来,里面的声音就开始吵起来。
“好啊你个骚货,我白天辛辛苦苦在外面挣钱,你就在家里面偷人。”爸爸屋子里面吼起来,然后一阵急促的脚步。
“你放开我,放开我。”妈妈声音尖叫了起来。
然后又一阵脚步。
“你想干嘛,奸夫淫妇想要谋害亲夫吗?”爸爸嚷嚷声音大起来。然后房间又一阵踉跄的脚步声。
“哐当,噼啪”什么声音砸地上碎了的声音。“你放开我,你们两个放手。”妈妈的声音急促起来。
又一阵推搡的声音。“嘭”撞墙的声音。
小杰听着声音知道里面打架了,心里就开始紧张。没有勇气打开门。
“噼啪”又有东西碎了,“你们两个住手啊。”妈妈尖叫。
小杰门外眼泪就涌了出来,把变形金刚紧紧抱在怀里。
只是怀里面的变形金刚没有一点动静,没有活过来,更没有变身。安安静静地被小杰拽着。
房间安静下来,“你们两个有话好好说”妈妈吼道。
“有什么好说的,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孩子还在家呢就干这下流的勾当。”爸爸吼道。
“嘴巴放干净一点,谁是奸夫淫妇啊?”那个低沉的声音说。
“你们就是,枉我辛辛苦苦外面跑车赚钱,你却家里勾人。你就是个贱货。”爸爸骂道。
“哼哼”妈妈冷笑,“就你那点工资养家糊口?”
“我他妈辛苦挣钱养你,他妈的,”爸爸一阵跺脚“弄死你。”
“咚咚咚”门里又一阵推搡和杂乱的脚步声。
“今天我就搬走,这个家待不下去了”一阵高跟鞋哒哒的声音。房间里两个男人再没有说话。
“走,你们两个都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爸爸怒吼出来。
3
窗外知了的声音吱啊吱啊又开始吵起来,房间风扇呼呼转,太阳把小杰的腿烫出一层细汗。
吱吱嘎嘎开衣柜的声音,哒哒哒妈妈鞋子的声音,接着就是闷沉的行李箱的声音。
吱嘎,房间门打开了,小杰抱着变形金刚。眼里一片泪花。
妈妈看到小杰,怔了一下。拉起行李箱就往外走,后面跟着头发凌乱的男人,和衣服扣子已经撕开掉的爸爸。
“妈妈,不要走,妈妈,唔啊”小杰嗓子放开哭了起来。
世界上最初的语言应该是妈妈二字,听到小杰哭了,妈妈的心口像是被剜了一块,停下脚步站住不动。
年轻男人跟了出来,帮妈妈拉起了行李箱。爸爸跟了出来,拉着满眼泪水哭红双眼的小杰。
“妈妈不要走,不要走啊,妈妈。”小杰哭的更厉害了,爸爸紧紧拽住小杰的手。
妈妈还是回头了,回来拉着小杰,蹲下身。
“小杰,对不起,妈妈要走了。”妈妈温柔的说,眼睛里一片雾蒙蒙的。
小杰那个时候哭蒙了双眼,不记得妈妈临走时候具体的样子。只是记得妈妈蹲下身,穿着旗袍的妈妈格外漂亮,轻轻和自己拥抱了一下,头枕在妈妈肩上,泪水滴到旗袍上,闻到一阵香水的味道。
哒哒哒,妈妈踩着高跟鞋扭着旗袍,就和那个男人走了。吱嘎,门开了,楼道里挤着闹哄哄的邻居,“嘭”门关上。
“妈妈,妈妈~~~”小杰的声音就嘶声裂肺起来。爸爸俯下身紧紧抱着小杰,跟着呜呜哭起来。
两个男人就这样抱着。
窗外的知了声叫的更大声了,房间里电扇呼呼吹,太阳毒辣辣照在父子身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