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风光

  第一回 仙露销魂初历劫
云鬓斜披枕伴倚,欲言还止意迟迟;
风情万种娇无限,尽付凝眸一笑时。
肤光鲁色映牙床,罗垫温馨蕴异香;
卿纵多情我未醉,空翻红浪假鸯鸳!
绣阁春深兴意浓,纱窗俪影映双双;
含颦低问寻仙客,欲上武山第几层?
这是一座两层楼房,楼下的布置如富商巨贾之家的客厅,东西两面满挂着墨迹的字画。满目则是典籍充架,古玩耀眼,地上着青色的地毡,摆着几张高贵的家俱和饰物。
沿着扶梯走上楼去,是一间巨大的卧室。从那珠帘半掩的月洞门进去,便可明白这纱窗四处的卧室,华丽如皇宫寝室,有着令人目瞪口呆的奇景。
室内摆着一张宽大的卧榻,足供数人共枕有馀。四面是高与人齐的镜台,使人一到了卧榻之前,便能看见前後左右都有着自己的影子。假如你躺在床上,亦能看见自己一举一动。
四壁纱窗两侧,画着许多裸体男女之形态,或坐或立,或卧或跪,但都是男的玉茎挺硬如枪,女的丹池大开。彼此的欲火高涨,好像要拼个你死我活似的,姿态的美妙,使人见之情难自禁,恨不得搂个女人依法玩弄一番。
此时,西山含日,黄昏将届。这时室内静稍稍的,似乎主人不在。可是,你若向那宽阔的床上一望,准会暗自惊异,会不自主的暗暗想道∶
「咦!这是谁?」
「怎麽脱光了衣服睡在床上呢?」
「难道他睡着了吗?」
你若走前去详察一番,又会暗赞道∶「这小子长得真俊!白嫩可爱的皮肉,真不那些娘儿们!」
可是,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将又会摇头叹息∶「这小子的个子不大,怎麽会生得一个大阳物呢?娘儿们遇上了这个小子,非给他弄得叫爹喊娘不可!」
其实不然,如果你是女人的话,观感将不如此。一定会又惊又喜道∶「我的天!这宝贝真是难得一见,它软软的就有五、六寸长,这要弄到阴户里去,会痛快死人了!」
不错!床上的人年青英俊,本钱雄厚,他正是娘儿们一见心醉的对象!可,他静静的躺着,久未见他动一下身子。说他睡了嘛!不!他仍睁着双眼,说他在静卧沉思嘛!亦不像,他额头冒汗,有着满面焦急之色。
此人是谁?
他究竟在干嘛?
他正是柳春风,自从独战春梅堂主和幼梅两人,将她们完全征服之际,即被万花教主乘际而至,出其不意的将他制住穴道,轻而易举的携来此。
万花教主虽曾口出狂言,说要吸尽他的元阳。但掳他回来之後,却未采取任何行动,只将他丢在床上便匆匆的下楼而去不去理他。因此,柳春风便乘此机,暗自运气解穴,恢复自己的自由,再来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事实并不如他想像的那麽简单。只因万花教主的制穴手,确实深奥非凡。她不但使柳春风无法动弹,甚至使柳春风气劲不调,无法提运自如,所以弄得柳春风额头间汗,焦急不己。
当然,法花教主既敢口出大言,她定有制胜之道。
柳春风纵然能提气运功,也未见得便能安渡这风流惨劫,如果在这全如常人的状况下如万花教主交合,更是一败涂地,不堪一击的。
但此时此地,柳春风急又何益呢?他除了面对现实而拼生一拼之外,他还有什麽方法逃出此劫呢?
第二回
不错!人在生死边缘扭扎的时候,总不了会感到悲哀和害怕的。但悲哀和害怕也无济於事,要来的还是会来的。
只一阵间,万花教主已去而复返,并且带来了两位妙龄女郎,手中提着换洗用具,微笑的立在床前。
这两个少女都生得不错!她们全身都赤的,将女人身上最宝高的地方暴露无遗,她们放下手中的东西,目光射向柳春风的阳具上。
柳春风不知她们有何企图?但他已料到恶运已经来临了!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得闭上双目,准备接受一切了。
他听见万花教主的笑骂声∶「鬼丫头,你们失魂啦?」
两个少女一惊道∶「哦┅┅」
万花教主道∶「快将他洗洗乾净,免得臭气薰人!」
一位少女娇笑道∶「他果然比别的男人强!」
另一个少女道∶「怪不得教主等得心焦呢!」
先前少女道∶「哼!听说他很厉害,春梅堂主都吃不消,你瞧他的东西还是软软的,就已经有点怕人了!」
另一个少女道∶「怎麽?你怕啦!其实男人的东西不利害,那还有什麽意思呢?我看呀,以後你就找那些又短又小的好了!」
万花教主笑骂道∶「鬼丫头,还嚼什麽舌根!」
两名少女笑了一声,才停止下来。
万花教主又道∶「你们若两不动手将他洗好,小心剥掉你们的皮!」
二女嗤然一笑,即开始用湿巾擦抹着柳春风全身,但都是存着同样心理,特别注意柳春风的腹部和阳具附近。他们一边播弄着阳具,一边细心的洗着。
好半天,才听其中一人道∶「它怎麽还不翘呢?」
另一少女道∶「嗯!真有点古怪!」
另一个又道∶「别的男人经不起三拨两捏的,便硬得像根铁似的,为什麽他还毫无感觉,仍旧软绵绵的?」
万花教主叫道∶「浪丫头,别噜嗦!」一看,万花教主已万得赤的站在床前。
她大发娇嗔道∶「快点收拾收拾,点亮灯火下楼去,阿芳负责守门,不许任何人进来,阿凤去通知厨房,准备一桌酒席。」
二女应道∶「是!」正要离去,万花教主又道∶「还有,如遇到少教主和张妈等我吃饭,便说我有事不能和他们一起吃饭,好了,去吧!」
二女含笑离去了。万花教主即一扭腰身,侧身坐在床上,随之伸出玉手,抚摸着柳春风的脸蛋,满面荡笑着。
她淫荡的道∶「我知道你在恨我,使你失去了功力,无法和我公平一拼,但我却高兴能顺利得手,省去许多麻烦。」话落,她在柳春风颊上捏了一把,然後吃吃浪笑道∶「否则,以你现在的功力而论,我现在虽仍有把握胜你,也得经过一番苦斗,才能使你献出其元,你说是吗?」
说着,她的手已经落在柳春风的小腹上。她轻轻的来回抚摸着,随之再向下移,拨弄着他的阳具,接着又道∶「现在呢?你乖乖的听我的处置,多好呢?只要我用上三、四成的功力,你这东西就会忍耐不住了!」
她握着他的阳具,缓缓的上下动起来,同时侧俯着身体,将粉脸贴在柳春风的大脚上,肥臀往床内移面,使她的身体紧靠着柳春。
於是,双方睡成首尾交错的姿态,他们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下部。如果柳春风行动自由的话,即可伸手摸弄她的阴户。
这是一式很够刺激的场面,若是一对恋人的话,立可诱使对方情不自禁,欲火如焚地进行交合的。但此际的柳春风平卧着,而无法动弹。
他的心中充满着怨恨。万花教主虽有心诱他升起欲念,效果却不如理想,而且柳春风紧闭双目,根本就不去欣赏她那多毛的阴户。所以任由万花教主自呈妙相,依然无动於衷,以至那根粗长的阳具,仍是懒洋洋的抬不起头来。
万花教主是色中老手,她见状,冷笑一声道∶「好呀!想不到你还蛮有耐力的。」随之一抬右脚,跨过柳春风胸部,身形一翻,变成爬伏在柳春风身上的姿态,将整个阴户对在柳春风脸上,只要柳春风一张开眼,但可一览妙景;若再微一抬头,则可张嘴伸乔,好好品尝琼浆玉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