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朱颜血之苍兰

  按照“艾塔索尔太阳历”,这是第四十七个千禧年。
若照“格林斯-古多瓦”纪年,则是天轮金耀六百三十纪。大转盘跃过摩羯,开启阿古硫斯的宝瓶时代。
“我的孩,每逢时代进递或光轮回转,黑色的恶必会降临。它是必来的,它必与蛇结盟。凡它所到的万国,必要流血。分明在高处的就要陨落;分明有眼目的就不能看见;分明有手脚的就要受熬……”
“——这是经文上的记载。姬娜,你要认真听讲。”
每个礼拜日的下午,大主教都会跟姬娜讲解经文。这是奥托大帝的授命。虽然他知道,小公主并不爱听。但他必要依从,不可违背。
“小公主,以后上课的时候,请您不要带着布偶玩具好吗?我所讲解的是神的书;是邪魔咒和人世道路……姬娜公主,请您从我的头上下来吧。”
书房内。姬娜调皮地拉扯着大主教的银白长须。老年人的哀求声夹杂着小淘气放肆的笑。打翻了果酱,把厚厚一捆经藏搞到花花绿绿。
年迈的大主教一再用咳嗽声制止她的顽皮。姬娜却爬上桌,跃出窗户,跳进皇宫花园。
柔美的女子在水边拨弄琴弦,光把影子映入水镜。是她的姐。
优美弦乐,花丛深处翩翩蝶衣明艳。
一曲终了,姐姐收势合掌,双手粉玉静美,微启又如莲瓣。
把最忠贞身躯献给秃鹰超度化为永生粪土硫磺火湖蔷薇香烛在富饶美丽的喀里斯拜亚斯大陆,众神之塔是最高建筑。
黑色的塔身在缪加雪山上屹立了千年,直指天穹。在塔尖向四方垂落下八根乌黑色巨大铁链,构成犀利的锐角,延伸至一片苍茫大地。
有人说塔尖的阵型是结界。在距离天穹最近的地方,成圣成狂只在一线。
众神之塔是大陆的禁地,就连皇族也只在缪加雪山下设坛膜拜。而当在疾风凛冽的夜晚,整个大陆上都可听见那些巨大铁链颤抖着,发出好像玻璃破碎一样尖锐的声音。
光之清泉发源的地方,是皇宫后园。
绵羊和矮马惬意地坐卧在草地,宫女们跳起圆舞,赤裸的足尖玲珑如玉,彩绸飞舞起来,伴着蝴蝶在飞。在百草丛中的深处,喷泉的碎花化出一道虹。
姬娜快步跑来——“姐姐,姐姐。我要盘头发,盘成和姐姐一样的型。”
她捧起姬娜圆润的小脸,大而明媚的眼,睫毛沾了水花。微微翘起的小嘴角,鼻尖儿又嫩又滑。这机灵可爱的小调皮。
她轻轻地帮妹妹梳理头发,一丝一缕,指法纤柔。梳毕站进池边,清水中映出一双漂亮姑娘。
她是皇国的公主——贝玲达。
身边是小妹姬娜。
“美丽的贝玲达,和风因你来,花儿为你开;凡间的天使啊,翅膀是云彩……”
宫女们弹着金色的竖琴,歌唱她的美丽。
公主的面上泛起红霞,颔首隐没花间,香粉沾惹衣裙,草色明媚。
姬娜在身后嬉笑着追来。
***********************************b…黑色的众神之塔屹立大地之颠,却非最近天穹的所在。
在喀里斯拜亚斯大陆之外,是浩瀚无边的海洋环抱。一只巨大的白鸟翱翔在七海之上已有万载。
在白鸟的背上,有着起伏的山峦,蜿蜒的河流还有迦蓝族人建造的天空之城。大陆上的航海家曾记载过舰队在海洋遭遇突如其来的白昼日食。其实那只是白鸟飞过的时候,摊开的双翼长久地,长久地遮闭天日。
这巨大的白鸟,飞度的天空之城。仁爱的皇族统领四方,英明长治,百姓安乐。数千年的宁息,骁勇的武将也要遗忘战事。
轮回中总有安详世界,彼在天,无役苦,无征伐。即便西天的魔族,也只在边境偶尔来犯,久无大乱。
廿年之前,皇后产下一对双生姐弟。
“迦楼”是皇族姓氏。
“苍兰”是须弥山顶孤高纯粹的绝色花。
“桫摩”则是天神赠予人世的高贵乔木。
天空的臣民欢乐地颂歌,并传他们圣美的名,霞光和祥云亦因他们降临。
迦楼苍兰,迦楼桫摩。
他们有着皇族美丽的灰瞳,高贵外表,善念的心。
在他们降生之后的十年,迦蓝王夫妇带着一双儿女离开天空城到极地出游。
途中却遭蛇妖伏击。
迦蓝王苦战四天三夜,妖蟒斩之不尽。四人于是藏进位于天涯海角的冰咒森林。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林野中,群蟒无处寻人,正欲撤离。
眼见即将逃出生天,天空城的两位正将所率援兵也已逼近。这时,皇子桫摩却不知从何处掏出一盏铜灯,随后贪手擦亮……援兵赶至的时候,只留一双小儿幸免。
狼藉中,满面血污的桫摩捧着那盏诡异铜灯,蜷在母亲的尸身上清唱着无人听懂的童谣。大祭司亦在他臂上血管看见一层紫青颜色。而在他嘴角流着的,并非自己的血。
而苍兰正抚摩着父亲那双死去的冰冷羽翼。在她的发丝、面庞、手足连同一袭白衣竟未染一丝血色。
返程的时候,苍兰和桫摩依旧是共乘在同一坐骑。飞到半空的时候,桫摩是害怕的,他想抱着姐姐的,却被上了铁镣。
“我感到,城内的娑罗双树……枯了。”苍兰是可以感觉的到的。
后来大祭司在娑罗双树下定坐了七夜,桫摩是跪着的。在遍地的落叶中,大祭司用双手作成莲印,“前半劫生,后半劫灭。汝,是为灭天之魔。”
苍兰哭了,她知道桫摩是必死的。但她的泪落在枯树的根系,它竟又有了生机。
于是,大祭司的禅仗停在桫摩的心口。他将他囚禁。
……十年之后,当迦楼苍兰最后一次站在大祭司的身旁,又想起这些前事,她收起白色翅膀。
她说:“我要见他。”
“汝可以见,却不容释放。”
“十年之前,他贪手擦亮一盏灯。你却用十年的时光惩罚一个小童的罪。”
“一念是为心魔生,轮回永世不可赎。”
“他已用三千六百五十三天的时间深省这一念之差,大祭司还觉得苦短?”
“直到身死,亦不容他见天光。”
“呵,大祭司,假如我一定要放呢?”
“汝为主宰,吾必臣服白色羽翼之下。本当悉听汝之命,切不可违汝之旨,然……”
“什么?”
“桫摩乃是魔。万不可以放。”
“他是我同生的弟弟,我要他挽救我们的城。”
“吾知汝冀望桫摩与拜亚斯皇朝通婚,再以灵童血……”
“是,否则白鸟陨落,天空城势必崩塌。”
“切不可为。纵使白鸟万年不堕,魔性一成,此城必灭。”
“大祭司,我很不希望你阻我。”
“汝为主宰。族中平民、僧侣、吏官、沙弥、婆罗门、毗沙门众,凡有违令抗法抑或不尊旨意者,汝可诸杀。”
“你……”
“吾不愿眼望天空蒙尘,汝亦遭魔煞……十年前一盏魔灯,盖因桫摩心中魔光幻化……汝切不……”
她那一剑去势快绝。
她那一剑去势快绝,只在手起手落间。她相信年迈的大祭司不会感觉任何痛楚。那瞬间,她背上伏着的一对翼陡然铺张,高贵犀利。几簇白色翎羽徐徐飘升,表演一场圆舞的阵型。
她跪在大祭司的尸身前:“原谅我。我是为了天空城的救赎。”
国葬。
国葬华丽。
十岁那年,失去父母。之后十年,桫摩竟耗尽全部的自由来偿。
十年之前,大祭司在娑罗双树下用双手作莲,桫摩无声的跪下,用心深省。
在密闭的暗室,他以罪人的姿态度过千百个漆黑夜晚。他无限次想,那天为何随手触动竟会化出一盏灯来。那就像某位神明曾在百无聊赖间说道:“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在父母战死的时刻,桫摩只看见一片的空白。无边的黑暗深渊中,擦亮灯火,却堕进是虚无的芒点。在记忆中再找不到半点凭据,大祭司说他是魔,他便低下头去长久自责,以求赎清自我负罪。
安静的时候,他会听见白鸟振动翅膀的风声,听见大海的潮汐,听见隆隆的春雷和零落秋雨,听见苍茫的天光和一轮一轮蓝月。静静地推测着日落花开的轮回,数落那些罪。
生命是一场莫大的玩笑,灯火坏灭了故事,然后寂寞占据整个世界的煎熬。
他爱着父母、姐姐、他的城。
而他们却说他是魔。在十年间的任何一个时候,他的泪水滴落在冰冷铁镣,黑暗中他是看不见的。但他如此相信,那些落下泪水总是清澈。
在桫摩被囚禁的第十年开春后第一个下雨的日子。
苍兰终于见到桫摩的眼泪。
桫摩也见到一个长着翅膀的冷艳天使。
一束强烈的光线照射,他的瞳孔开始不由己的缩放。她高佻的身型,清瘦而迷人,一对丰盈的酥胸藏在蓝色铠甲之后。腰身纤细,完美的腿型配上高桶银靴,那是他的姐姐,他是知道的。他还是赞叹造物的惟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