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无畏

  我,无天是无法的徒弟,今天正好是十六岁的生日。
无法,在江湖中名气不大也不小,几十年来得到个轻风雪上飞的名头,在把毕生的功夫,也就是轻功的偷功教给我这个爱徒后撒手西归,徒留下他一直认为是白白嫩嫩不像食人间烟火的漂亮娃娃的我流浪江湖。
但其实不然,无法死了也不可能想到,我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小娃娃,这个从婴儿起就被他收养一刻不离的小娃娃,内心竟然是那样的淫乱。在他不知道的夜晚,我这个看起来纯洁的完全不知男女性事的孩子,竟然会拿着一根细小的玉势疯狂玩弄自己后面的小穴,而且声音淫荡的让男人只要听了就会想压倒自己。
师父无法没有让我为他守孝,因为他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其实我知道,让我一个人在这间处于近郊的小房子里一呆三年,他不放心,如果要是被哪个或是哪些武林高手看到了,我的下场让他心中发寒。所以在和师父一起过完生日后,我就抱着师父的小墓牌,背着早就收拾好的行礼,出发去江湖上‘历练了…我在十岁生日时就已经许了愿,想把整个武林掌握在手里。可一是武功不允许,二嘛,这种身子,这种脸,也不可能被武林人士认可,所以我动了歪脑筋~为什么一个十岁的孩子会想到这么多?呵呵,因为我是幸运儿啊~我出生后马上就有了意识,记得前世的事,也知道当时的趋势。
当时啊…很淫乱的场景,像是我母亲的女人虽然刚生出我来,却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狂顶着她的屁眼,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时空…真强!生孩子时都能这么玩。可没过几秒就听那男人嘀咕什么东西,慢慢一理解,才知道,这女人是罪臣之妻,我就是罪臣之子了,那男人是灭了我们全家的罪魁,却也是我们母子俩的救命恩人。不过在我出生三天后,就被他扔到了一条一道边,那种厌恶的眼神至今我都记得,不过,反正我也不需要亲情啊什么的,既然上天给了我机会,我何不真正放开心胸的去玩?所以当师父在没多久后捡到我时,我就知道我的人生不会太平凡了。不过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暗地里淫乱虽然很有趣,可处男之身还是一次没送出去,每次被男人压住时师父都会准时救援,后来竟然就小隐于林了,虽然是在城郊…十六年来一次也没有被男人做过的小穴被我调教的时时发痒,就在我赶路的这几天都不得不一发作就找个没人的地儿用玉势好好通一通。
我制定了几个计划,不过最简单的就是,勾引武林中有名气的大侠邪少们,最好都是武林新秀才妙~体力也好身体也壮将来的前途更是妙不可言~就算到时当不了武林盟主,能有武林盟主和一群大侠中的大侠的情人也不错~
第一站:多罗城!
多罗城里武林门派不少,但大多都是分部,真正驻在那里的,只有一个门派,持剑山庄(其实就是一所大宅,因为多罗城四周都是山脉才应景的起了这种名字…)。
庄主才二十有二,却已经身居大侠之列!而且虽然有不少小妾,却没有正妻~这样就算我勾引了他也没有正室来压我啦~再说,他已经有几个儿女,后代上也米问题~没有压力没有负担的去…勾引他吧!~~又经过四天的路程,我终于在正午时分赶到了多罗城,稍一打听就知道那个持剑山庄在哪了~我没有找客栈,直接坐到持剑山庄对面的酒馆里。
我在干嘛?等!
听闻那玉凌风玉庄主是个风流之人,他看到喜欢的类型就会去问人家愿意不愿意当他的妾,虽然从不强求,却让被问之人几乎没有不同意的,这也就是他男妾女妾一大堆的原因了…这种人,我最喜欢!大家都是玩~差不多落日了,我才看到一个一身青衣的英俊男人带着淡笑向山庄的方向走去,根据师父以前偷东西前的习惯–喜欢画出物主画像–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玉庄主。
扔下一些银子,我用轻功飞了过去,然后……停在他身后。
这样很危险,所以我停的地方是他拔剑后碰不到的地方。
果然,他猛一转身,脸上微笑不变,手中剑却已经直指我的前胸。
"…你是什么人?"他锐利的双眼在看到我的脸时马上换成了一种玩味。
"我是无天啊~咦?"我故做疑惑的盯着他看了看,然后又低头想了想,继续说:"抱歉…我以为你是风哥哥……"以往在师父的熏陶下学的演技发挥出来,我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是一种淡淡的悲伤中带着微微的失望,正和他转身时我带着的希翼相辉映~玉凌风在看到我这种表情后,轻轻还剑入鞘,声音变得很温柔的问我:"你的风哥哥叫什么?难道和我的身形很像?"虽然是安慰,他的手却已经攀到我的肩上。
我轻轻颤了一下,面上换成了羞愤,我躲开他的碰触,挥不去的红晕爬上我的脸颊,"你!不要这么亲近我…"退了几步后,貌似留恋的看了看他的脸,然后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手被猛的抓住,我怎么也挣扎不开,玉凌风脸上的神情有些高深,嘴角上还是玩味的笑,"就这么走了不好吧,不如进到山庄里慢慢谈谈?"结果可想而知,偷学的媚功很是成功,被他拉进客房时装做难过,而后呻吟,他很识趣的把我扶到床上,退去我的外衣…当然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我可是很赶的,下一家已经定下了,今天要是不能‘吃了他,明天没准就没机会了。
睁开迷茫的双眼,看着那与‘风哥哥相似的男人,我边轻唤着风哥哥,边往他怀中倒去。这一系列举动造就了一只野兽。
狂乱的亲吻,大力的抚弄,让还是‘第一次的我痛吟出声,随后玉凌风的力度小了少许,这让我的身体很是舒畅,边张大嘴让他可以尽情的吃我的小舌,边用已经未着片缕的腰腹在他身下扭动,装做虽然想要,却不知道怎么要的样子。
这让他欲火更盛,在没确定我的身体的情况下,就那么退去全身衣物,扔掉腰间的武器,只想压倒我蹂躏我…小穴已经被他舔的开了小口,媚肉不停的收缩着,等待‘主人的强烈侵犯…"风哥哥~风~风~~"我激情的搂着玉凌风的脖子,主动把双腿缠上他的腰。
"真是…小妖精!"低吼一声,玉凌风也受不了的狠狠插了进来。
从未被人真正进入的小穴涨的很痛,但我知道,这一关只要一过了,今后我就可以体会无尽的快感了~这也是为什么找个风流大侠来夺去我第一次的原因了。
从日落到天黑,从午夜到凌晨,我一整夜都在被玉凌风的分身折磨着,开始的不适与痛苦,到后来的淫乱,让我在早晨他放开我时已经无法动掸半下,只能虚弱的看着他把我抱进温水中清洗干净,再放回已经整理好的床上,缓步离开…"呼……好爽~"在确定他真的离开和周围没有一个人后,我才说出真正的内心感想。这一夜,我可是一直不停的在说‘不行‘不要‘放开我这一类话呢~不过他倒是听的蛮爽的,一直不停的亢奋着……啊~那个腰力~那种硬度~可比我那根小小的玉势强的多了…看来以后是离不开男人了…调息了两个多时辰,看看天色已经快到午时了,算了算那个玉凌风也快来找我了…调查的不知道怎么样~嘿~迅速穿起床边的衣物,拿着行礼,我完全不像一个刚被男人调教了一夜,献出初夜的人,轻松的运起轻功,扬长而去……感觉就像我始乱终弃似的…汗……爽够了,我在城内吃了些东西买了点干粮,马上往下一个武林门派进发,不过这次…我才不要再互通姓名再来点情节什么的了,我偷偷吃的可以挑起男人情欲的药草完全可以让男人马上压倒我的。玉凌风这次可不算成功…他完全没有进入我设计的角色,只是单纯的被我的媚功和那些带了催情的体香吸引罢了,看他早上的那张大便脸就可以知道了…直接找到然后就上~嘿嘿~看来我可以从神偷改成采草贼了~
主题不符合版规,没有排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