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要命的美女

  初秋。夜凉如水,黑漆漆的天空上看不见一颗星星,只有一轮惨白的残月,冷冷清清的徘徊在浓厚的云层之间。微风轻拂,小河的水缓缓而无声地流淌着,农田里的麦穗弯下了沉甸甸的腰,空气中略略的带上了清新的乡土气息。
吵了半夜的蛙叫蝉鸣声渐渐的变小了,寂静安详的小村子像从前一样,迎来了又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劳累了一天的村民们已经纷纷进入了梦乡,正在梦境里寻找他们的欢乐和理想、憧憬同希望。
这是一个普通的村子,里面住着的都是一些平凡的人。在广阔无垠的神州大地上,这样的山村、这样的乡民不知道有多少!即使明天这块花不香、鸟不语的贫瘠土地从地平线上消失了,恐怕也不会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可是,世上的事偏偏就是如此奇妙!有谁能想到,这个默默无闻的地方,马上就将发生一件极为轰动的大事,使得整个武林都为之震惊!
事件的起因就在村旁的小河边。
几个时辰之前,太阳才刚刚落山,原本空旷的河堤上突然多了两个帐篷──两个造型粗糙、似乎随时都会倒塌的帐篷,一望而知是江湖人的暂时栖身之所。
这儿距离繁华的金陵古城,不过只有区区百里之遥。来往的商旅游人若是错过了客店,常常都会在此地借宿一宵的。偶尔也有卖艺杂耍的跑江湖者路过,他们搭建的往往就是这种简陋的帐篷──这种只能稍微的挡风遮尘,比草屋还要脆弱的“房子”
村民们对今天来的这几个武林人士并没有过多的留心。他们关心的是田里的收成,是赋税的多少,是生活的重担,和老婆孩子的衣食住行。
何况,就算他们看到了这些人的模样、听到了这些人的声音,也不会知道那响当当的绰号,究竟代表了怎样的荣誉和名声。因为他们不是江湖中人!
──生为一个江湖人,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夜已深,在比较大一点的那个帐篷里,铺着一块用旧马鞍拼成的垫子。振飞仰面躺在垫上,睁大眼睛凝视着帐篷的顶端。
他的手放在自己粗矿结实的胸膛上,感受着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尽管连日的奔波劳碌已使他疲惫非常,可他此刻却依然毫无睡意。
“明天┅┅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已回到了金陵城的老窝里,正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享福吧!”振飞想起家中的美酒热菜,和等着他把臂畅游的兄弟朋友,冷峻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他翻了个身,不留神触到了腰侧的刀伤,眉头微微一皱。这是十天前,他和“快意堂”的分堂主沈之武决斗时留下的伤痕。沈之武号称“惊虹快刀”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刀只要砍得再深入几寸,他的名字就会成为过往的历史。
还好当时他的铁掌快了一步,在胸膛马上就要被劈开的一刹那,抢先捏断了对方的脖子,於是胜利的光荣又一次的属於了他。
从十五岁出道至今,振飞已经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二十七年。他率领着六个结义兄弟,打过无数次架,负过无数次伤,辛辛苦苦的奋斗了许久,才把手创的“神风帮”经营成了名震天下的大帮派。
神风帮的总坛设在金陵城里,下设十三处分舵,控制着江南一带的好几个省份。武林之中除了少林、武当、丐帮、快意堂和极乐宫等少数大门派,其他势力早已不能与之争锋。但是,他仍然不满足。
上个月,振飞以帮主之尊,亲自北赴京城,挑掉了屡屡与他为敌的快意堂的一个分堂。刚刚摆平了这一头,他甚至等不及养好伤口,又马不停蹄的赶回总坛。因为有一个令他十分疑惑的迷团,必须立刻得到解决。
他面临的当然不是一般的难题,不过他自信能很快处理好这起变故的。然后呢,就可以逍遥自在一段日子了。到时候一定要挤出时间,好好地陪一陪自己心爱的女人。
想到这里,振飞笑得更加开心了。他最得意的一件事,既不是曾经单人独马冲出丐帮的莲花阵,也不是把神风帮领导的有声有色,而是──他是江湖中最会寻花问柳的老手!甚至连素以风流好色出名的“浪荡双绝”也没有像他那么多的红粉知己。
此刻,他最亲密的那几个情人,都在干些什么呢?是坐在窗前痴痴的等待爱侣返回,还是在期盼着他强有力的拥抱?是在为苦苦思念的哀愁而流泪?还是在为即将团聚的欣喜而娇笑┅┅振飞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个非常有福气的男人。权力、地位、财富、名望,这些让人人一辈子眼红争夺的东西,他在四十岁时已经全部拥有了!
“老天爷,你对待我某人可真不错!明天,我去庙里多烧几柱香,让你也分享一下我的喜悦吧!”振飞打定了主意后,就在微凉的夜风中沉沉睡着了。
************淡淡的月光铺洒在小河上,清澈透明的河水里浸泡着四条壮硕的汉子,正在舒适地清洗着满身的尘土臭汗。
这四个人都是神风帮中新近崛起的厉害脚色,是首次跟着振飞返回金陵古城。想到明天就能和帮中位高权重的首脑们并列於总坛之上,他们的心里就像燃起了一把火,兴奋的连觉也睡不着了,半夜三更跑到上游来冲澡。
冰冷的水泼洒在赤条条的雄躯上,刺激的一块块肌肉如小山丘般鼓起,那上面或多或少都有些疤痕,有的深、有的浅,每一道疤都是打拼和奋斗的见证。
“江湖,真不是个容易混的地方!”老吴抚摩着臂上长长的鞭印,有感而发的叹了一口气。
旁边一个粗胳膊粗腿的小夥子笑了,意气风发的道∶“只要咱们跟着帮主好好的干,再难混的地方也能闯出个名堂来!老吴,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说一些丧气的话?”
“那是因为他已经老了。”一个四方脑袋从河里钻了出来,一本正经的道∶“老家伙总是比较容易灰心气沮的。你们难道没发现么?老吴最近不但战斗力下降了,连打起炮来都不像从前那样得心应手啦!”
几个人一起低声哄笑了起来。他们笑得虽然欢畅,却明显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苍凉和悲壮。作为江湖中人,他们的青春岁月和满腔热血,都将在这里完全的沸腾、消耗,直到化为灰烬。
“这里要是有酒就好了!”粗胳膊的小夥子抹了抹嘴角,搀涎欲滴的说道∶“最好能有一坛上好的竹叶青,再加上金陵城的咸水鸭,配上四川的麻婆豆腐摆在我面前,那我就别无所求了┅┅”
主题名格式不对!下次注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