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鬼界

  鬼界
—————————————————————————-一切全像是噩梦一样,一个可怕已极的噩梦。
原振侠甚至不能去想,为何自己会在这样的一个境地之中。他真希望那是一场噩梦,会在突然之际醒来,躺在软柔的床上,一张优美动人的唱片才放完,手边还有喝剩的半杯酒。
可是,这种正常的生活,现在离他不知多么遥远,他也无法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再有这种普通和平淡的生活。他真的不能去想及任何其他的事,因为这时,他必须集中他所有的精神和气力,使自己不至于从那高耸入云、陡上陡下的悬崖之上跌下去。
是的,他处身于这样的一个悬崖之上。
原振侠一生之中,曾见过不少险恶的山崖,可是从来也未曾见过比这时他附身的山崖更险恶的了──直上直下的近乎深黑色的山崖,即使是看不出有石缝的地方,也有丑恶的、盘虬的山藤,蜿蜒地生长出来,缠成了一团又一团无以名状,看起来令人浑身起栗的藤团。无法分得清甚么是野山藤,甚么是和山藤生活在一起的各种各样的蛇类。
向下看去,是云雾缭绕的一片迷茫,向上看去,情形也是一样。根本看不到天空,只看到山峰和山峰之间,几乎凝止不动的,深灰色的、灰色的或浅灰色的密云,彷佛自古以来,天空就是这种各种不同的灰色所组成的一样。
当他才一进入这个山区之际,他就曾问:怎么天空是这种颜色的
他得到的答案是:一个山峰和一个山峰之间的距离太近了,整座山脉的许多山峰,就像是一个笼子一样,把云层罩在里面,没有甚么力量可以把它们驱散。
原振侠在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很在意。可是一连那么多天,老是在云层压在头顶上的那种灰色的天空之下,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仍然在地球之上
自然,他知道自己还在地球上。虽然他视线所能看到的一切,全是那么诡异,简直就像是在一个充满了魔鬼的境域之中,但是那还是在地球上。他是怎么来的,经过了多少行程,才处身于目前这个境地,他都十分清楚。
然而他却无法回想,因为这时,他双手握住了一条山藤,足尖抵在凸出不超过一寸的石崖上──整座峭壁是如此平整,看起来像是被巨大无比的天斧砍削过一样,能找到这样一处凸出的所在,可以让足尖抵在上面,消减一下双手的力量,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原振侠也不知道,自己这样附在峭壁上多久了,每移动一公尺,都要在移动之前,仔细考虑下一步之后的起身所在。他必须前进,他已经到了这一地步,后退和前进,同样困难了。
风相当大,吹得他身子摇晃着。自石缝间长出来的野藤,要是承受不了他的体重──原振侠不止一次想过这一点,每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向下面看去。
脚下,是层层的云雾,看下去,并不能看出多远,也无法知道云雾下面是甚么情景,然而要是跌下去,那一定不会是快乐的事。如果经过下坠之后,他居然还能保持身子的完整,那么他的尸体,也可能永远不会被人发现。因为这里,是地球上有数的神秘地区之一。
是的,原振侠这时,是在地球上最神秘的山区之中。那是新几内亚的热带山区,横亘整个新几内亚岛的雪山山脉的无数山峰中的一个。
那个山峰,在地图上是不是找得到,也有问题。即使是探险家,也从未如此深入地进入过雪山山脉的腹地──单是在这个山脉的一些外围的山头上,近年来还发现了与人类文明生活完全脱节的穴居人,令得全世界为之震惊,别说是深入山脉的中心部分了。
攀山专家或者会看不起这样的山脉──它们和常见的高山峻岭不同,和阿尔卑斯山不同,和喜马拉雅山不同。那些山脉,高伟雄峻,山顶积雪,巨大的岩石,显示出高山崇岭特有的气派。
可是,这里的山峰上,却长满了奇形怪状的热带植物。对于要攀登者而言,虽然增加不少便利,可以不必使用惯用的登山工具,可是那种阴森恐怖,处处隐伏着不可测的凶险的气氛,却会压得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别说人类了,连猿猴,甚至连飞禽,都很少在这里出现,似乎全是爬虫类的世界。
对了,如果说人处身其中,还想到自己是在地球上的话,那么,这一定是几亿年之前的地球,三叶虫及各种恐龙作主宰的时代,巨大的羊齿类植物作主宰的时代。
原振侠连吸了几口气,向前望去,前面天空中,浓灰色之内透出一点郁红色。他已经有经验可以知道,那是落日的余晖,透过了厚厚的云层所造成的结果,也就是说,天色快要黑下来了。
天黑之后,他就无法移动,所以必须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可以不消耗那么多体力而供存身之处。他不能只凭拉着藤,足尖抵在小小的突出点上面过夜的。
在经过了整个白天,不断像是壁虎一样,在峭壁上攀缘之后,原振侠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这是人的可哀之处,壁虎有着天生的攀缘山崖的本领,人是没有这种本事的。
人要在这种环境之下生存、前进,达到自己的目的,必须付出百倍于壁虎付出的体力,而且还要有坚强无比的意志。
原振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地方,甚至连空气也是诡异的。他如今所在的位置,他明明白白知道,海拔超过三千公尺以上,但是空气中的氧气成分,并不见得减少,反而依然有着热带空气的郁湿和沉闷,而且,带着相当浓的腥味。
腥味是从何而来的呢是来自离他不过二十公分的那几条彩色斑驳的大蜥蜴,还是来自在他头上不远处,蜿蜒而过的那条大蟒蛇
也有可能是在天黑之后,将成群而出的高山大蝙蝠快要出动了,在出动之前,先把它们那种特有的腥味散布出来
原振侠仔细打量着前面的情形,看到在前面不远处,有一块相当大的岩石凸出着。
这块岩石看来相当平整,凸出的部分,足有一平方公尺。
如果到了那块岩石上,那么,今天晚上,可以算是找到一个存身之所了。
他这时想到的,只是“存身之所”,而不是“栖身之所”。因为要“栖身”,至少在身子之外,要有一些东西遮蔽才是,即使是一堆草、一堆树枝都好。而连日来,他都没有这种幸运。
自然,他可以用纠结的山藤遮蔽自己的身子。可是那种在黑暗之中看来,如同妖魔触须一样的野藤,却给人以一种不知在甚么时候,忽然会活动的恐怖感,使人不敢在黑夜中接近它们。
原振侠选定了目标,双手一用力,足尖一抵,身子向前荡了过去。
趁余势还未尽之际,他立时伸手抓住了前面的一股山藤。“钟摆定律”在这种人和原始搏斗的情形之下,十分骇人──他一抓住了另一股山藤,身子便向后面倒晃了回来,他必须曲起身子,再发力,然后,才能再向前荡去。
当他终于来到了那块大石上之际,他双臂由于吊悬的次数太多,简直像要和他双肩脱离一样。
站到了大石上,他喘着气,转过头去。看到了另一个人,和他一样,也利用了山藤,向他荡了过来。
那个人在外形看来和原振侠是一样的,根本看不出他是甚么样的人来──全身上下,穿着一种特制的、又厚又柔软的厚棉布缝制的衣服,鞋子是鞋尖和鞋跟上都有尖锐的钉子的那一种。手上戴着一层金属丝、一层粗植物纤维组成的手套──没有这种手套,根本无法利用山藤来攀缘。
山藤又粗又韧,有不少品种上面还长满了紧密的尖锐的小刺,如果没有这种特制手套的话,不到十分钟,整双手的肌肉都会被磨掉,而只剩下白骨。
头上,那人也戴着样子十分奇特的头罩,看起来有一点像防毒面具,但是将整个头都罩在里面。透气的部分在鼻子前,是许多细小的小孔,眼睛部分,则是两片不碎钢化玻璃。
那人的背上,也背着长方形的、相当大的背囊。那背囊之中,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生存的最低程度的必需品。
装备无疑是现代化的。那种特制的厚棉衣服,就曾经经过特殊的药物处理,发出一种令得爬虫类生物、昆虫,甚至蝙蝠都不敢接近的气味。
这就是何以刚才那条蟒蛇,就在原振侠的身边游过,而不攻击他的原因。在那条蟒蛇看来,原振侠和那另一个人,只是它从来也未曾见过,而且根据气味来判断,绝不属于美味的两个怪生物而已。
等到那个人终于也荡到了那块大石上之后,原振侠和他站着,两个人都不出声,然后,又不约而同背靠山崖坐了下来。这时,天际那几丝郁红,早已消失,天色也迅速黑了下来,强风掠过山峰,发出尖锐的唿啸声。那块大石上的空间并不多,两人只好紧紧地靠在一起。
他们坐了下来之后,沉默了相当久。原振侠看着在渐渐黑下来的天色之中,隐伏延绵的山峰,他仍然有自己身在噩梦中的感觉。
甚至,他连自己是怎么会来到这地方,为甚么而来的,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迷惘!
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他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更不会随便被人摆布。这地方的凶险诡秘,虽然比他未来之前的想像超过了万倍,但是他早已知道这种蛮荒的、亘古以来未有人到过的境地,绝不会是舒适的。
而他居然来了,为了追寻一个虚无飘渺的目的,他居然来了!主要的原因,自然是由于这时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他的探险同伴的缘故!
他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去,向那人望了一眼。
即使是在黑暗之中,即使是在钢化玻璃的镜片之下,原振侠看到的,仍然是一双明澈澄清的眼睛。那双眼睛是这样美丽,以致不论在甚么情形之下,原振侠在接触过发自这双眼睛的柔和动人的眼光一次之后,他都可以立即认出,这双独一无二的眼睛,是属于甚么人的。
是的,事情的开始,就是他一下子就认出了,这双眼睛是属于甚么人而开始的。
或者,事情是从那个盛大的化装舞会开始的原振侠甚至不能很肯定。反正事情发生了,是怎样发生的,并不是很重要,是不是
但是不管是不是重要,一个故事,总要有来龙去脉的,总有一个开始。就把那个盛大的化装舞会作开始吧!
原振侠对于参加化装舞会这种事,一向没有甚么兴趣。所以,当苏耀南、苏耀西兄弟,邀请他去参加那个舞会之际,他连想也没有想,就拒绝道:“我不去。”
苏耀西笑了起来:“你连这个盛会是甚么性质的都不知道,就一口拒绝了”
原振侠也笑着:“所谓化装舞会,还不是那么一回事,会有甚么例外的”
苏耀南用力在他的肩头上拍了一下:“这个就是例外,这个盛会每年举行一次,在世界各地不同地点举行,由不同的人主办。主办者都不是普通人,今年,是由我们机构主办。”
原振侠笑道:“算了,谁不知道苏氏集团财雄势大,这个舞会,一定有声有色,我去不去,有甚么关系”
苏耀西仗着和原振侠的友谊非同泛泛,说话也就不怎么客气:“我是为了你好,在那里,你可以见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各样的古怪人物。而且,你根本没有法子知道他们是谁,可以让你大开眼界!”
原振侠有点不明白:“这是甚么意思”
苏耀西笑着:“这就是这个舞会的奥妙处,参加舞会的人,都要经过奇妙精确的化装,完全装成他要扮的那个人的样子。而且所扮的那个人,不论是古人也好,现代人也好,都要确有其人的。例如,你不能扮一个海盗就算数,一定是要真有其人的海盗,或者是摩根,或者是张保仔。而在整个舞会的过程中,你都不能使人认出你的真面目来,又不能使用面具,这种场合,你说是不是又刺激,又有趣”
原振侠想了一想,那真是十分有趣的一种场合,可是他还是提不起甚么兴趣来,仍然缓缓摇着头。
苏耀西又道:“去年这样的舞会在蒙地卡罗举行,照例有上千人参加。其中有五个人不约而同,扮成了北非洲那个狂人卡尔斯将军来参加,真叫人以为卡尔斯的恐怖活动,已经来到了舞会上!”
原振侠有点骇然,但他依然道:“那也没有甚么。”
苏耀西笑着:“你听我说下去,凡是有两个以上扮成了同一个人的,照例由其他人来选他们谁扮得像一些。那次五个卡尔斯将军,经所有人依据相似的程度,排列了名次之后,名列最末的那个,忽然怒发如狂,说他根本就是卡尔斯将军!”
原振侠笑了起来:“真的反而最不像”
苏耀西道:“是啊,当时也没人相信他。可是正在哄笑声中,着名的卡尔斯将军的全部女性的卫士,一共二十四人冲了进来,大声吆喝,簇拥着卡尔斯离去。临走的时候,还扫了两梭子手提机枪,几乎没把在场的人全都吓死!”
原振侠的喉际,发出了一下“咕噜”的声音。那是他想问一句话,而又硬生生忍住了的结果。
他想问的话是:“黄绢出现了没有”
可是他随即想到,出不出现又怎么样。所以又忍了下去,没有问出来。
苏耀南补充道:“参加者都受邀请,要凭一种特制的磁性请柬,才能入场。不知道卡尔斯是如何弄到请柬的,真是有趣!”
原振侠挥了挥手:“以卡尔斯的势力,连一张舞会请柬也弄不到,那真别再混下去了。”
苏耀西继续怂恿着:“今年不知道会发生甚么趣事,你真的不想去那真太可惜了!在本市不知有多少平时爱热闹的人,用尽方法想弄一张请柬,但只怕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要失望了!”
原振侠笑了一下:“好,那我就去参加!”
苏氏兄弟十分高兴,苏耀西立时打开了带来的公事包──那公事包,不但有着密码锁,而且还有异常精密的防盗设施,包括不用准确的密码开启,就会自行炸毁的设备在内。手提箱打开,里面全是请柬──所谓请柬,形式也很特别,和普通信用卡一样,一面有记录着一切舞会资料的磁带。
苏耀西望着原振侠:“你要一张,还是两张”
原振侠低叹了一声:“一张够了,我想不出可以邀请甚么人去。”
苏耀西给了他一张,又解释着:“今年的场址,是建造已经完成,但是还未正式启用的一家四十层高的酒店。每一部分,都可以任由参加者使用,所有的出入口,都有电脑控制的机械人负责守卫──用机械人作守卫的好处是,它们一定只认请柬,绝对不会徇私作弊!”
接着,他又向原振侠眨了眨眼睛:“世界各地的美女都会来,不妨留心一下,选择一个明年可以邀请的舞伴。”
原振侠笑了起来:“你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你说与会的每一个人,都要化装得不让人认出真面目来,我要是选择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等到抹去化装一看,竟是一个女巫,那不是倒霉了”
三个人一齐哈哈大笑了起来。
原振侠收了请柬之后,也没有对之有多大的注意。一直到舞会举行前一天,苏耀西打电话给他:“明天晚上七点,你得早一点准备化装。要是一下子就给人认出了你,是要立即被驱出舞会的!”
原振侠笑着:“像我这样的普通人,被人认出的机会少,倒是你们兄弟,是着名的豪富,又是主人,被人认出来逐出会场,那才没面子!”
苏耀西哈哈笑着:“才不会!”
当天晚上,原振侠一面听音乐,一面想,自己扮成甚么人好呢在他的脑际忽然闪过一个名字:卡尔斯将军。当然,他立时否定,而且心头扬起了一股莫名的郁闷。
他知道自己为甚么会下意识地,想扮卡尔斯将军的原因,自然是因为黄绢是卡尔斯的女人的缘故。原振侠不禁苦笑,那种令他一想起这个事实,就心痛无比的痛苦感受,在他的潜意识之中,竟是如此之深刻!难道这真成了一生之中,无可弥补的恨事
在这一方面上,原振侠真的自己对自己也感到了厌恶,但是又那么无可奈何!
他叹了一声,心想要不给人认出来,化装的形象上,一定要和原来的样子大不相同。他想了没多久,就有了决定:扮成十八罗汉中的任何一个好了,虽然少不了要剃个光头,但只要染黑皮肤,和贴上鬈曲的假髯,就可以达到目的,那是最简单的方法了。他在书架中取下了一本有关罗汉的书,选定了自己明天晚上,变成跋陀罗罗汉。
当原振侠扮成了十八罗汉中的跋陀罗尊者,进入会场之际,别人并没有对他多加注意。反倒是他,对这场面之伟大,叹为观止。
整个舞会的主场,是在这座大酒店二楼的一个大厅之中。这个大厅在设计上,可以容纳三千位宾客,所以,这个将近一千人参加的舞会,显得空间十分充裕,一点也不见拥挤。
所有的参加者,化装成各种各样的人,而且在进场时,用扩音器传出参加者化装了之后的身分。原振侠一到,报出了自己的身分,扩音器中就报告:“有过江罗汉之称的跋陀罗尊者到!”
这是一种十分滑稽的场面。紧接着他进场的,却是传说中的大盗窦尔敦,然后,是居里先生和居里夫人,以及形形色色,历史和现代的名人。
其中有一位女士,原振侠不论怎么看,都和玛莉莲梦露没有分别,但梦露是早已去世了的,真叫人不能不赞叹现代化装术的奇妙。所有的侍者,看来全是机械人,实在很难分别是真的机械人,还是扮成的,因为至少有一半真的机械人穿插在其间。
原振侠进场之后不久,就有另一个“罗汉”过来和他用印度话攀谈。原振侠勉强应付着,他当然不知道对方是甚么人。
上千人就在会场中转来转去,笑声和人声不绝,真是十分奇特的一个场面。原振侠企图将苏氏兄弟认出来,可是花了将近半小时,他就放弃了。因为每一个人都利用了现代化装术,完全掩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根本无法认得出来。原振侠相信苏氏兄弟一定也在找他,可是他们也同样想不到一个皮肤黝黑、满颔虬髯的光头罗汉会是他。
这是一个相当有趣的现象。本来,人在社会之中,就是每个人都戴上了假面具在活动的,可是如此彻底的假扮,毕竟也不多见。
一直陆续有参加者进入会场,古今中外,甚么人物都有。每次有新参加者来到,都引起不同程度的轰动。
当扩音器忽然宣布出一位先生的名字之际,会场中陡然静了一阵子,这是一个传奇性极浓的人的名字。
这自然是由于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充满了传奇生活的人物,是甚么样子的缘故──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心理,人人都清楚知道,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假扮的,但若是一个值得他人注意的人,还是会引起额外的注意。
所以当宣布了这位先生入场之际,连原振侠也不由自主地向入口处望去,随着宣布,全场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
大家都看到在入场处,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才一出现之际,的确令得所有的人呆了一呆,但是接着却爆发了一阵哄笑声。
原振侠曾见过这位充满了传奇性的人物几次,进来的那个人,化装得倒也有几分相似。可是他的装扮却无法不引人发笑──他穿着一套如同太空飞行员所穿的衣服,在衣服上缀满了小灯泡,而且还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头盔上还突出了两根天线,天线上,也有着闪亮的小电灯泡。以致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是马戏班中的二流小丑一样。
引得所有人发笑的,自然是由于这身装扮。这个充满传奇性的人物,一直在声称他和各种各样的外星人,打过许多次交道,这个扮成了他的人,自然是藉这种滑稽的打扮在讽刺他。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原振侠感到相当不满。他不知道是谁在扮那位先生,那位先生是他崇仰的人物之一,用这种方法去讽刺他,自然是无聊和相当轻浮的一种举动。原振侠心想,那位先生如果也在场的话,这个假扮他的家伙,可能会有一点苦头吃。
正当他在这样想的时候,扩音器中突然又叫出了这位先生的夫人的名字。接着,一道射灯,射向门口,刹那之间,场中又静了下来。
自入口处缓缓走进来一个女人,穿着月白色绣花旗袍。在上千人的注视之下,她看来是如此镇定,如此雍容,美丽得令人心折,大方得使人心醉。
她缓缓走向前来,和各人微笑地点头招唿,立时赢得全场一致的掌声。
原振侠未曾见过这位传奇人物的夫人,但是也听说过有关这位女士的许多事。这时,他不禁十分钦佩那位假扮者──在他的想像之中,这位女士,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当那受到全场瞩目的女士缓缓向前走来,经过原振侠的身前之际,她不经意地向原振侠望来。一和她的目光接触,原振侠心中,就不禁“啊”地一声──好熟悉的眼神!
事实上,这位女士一进来,就一直用她明媚的、流动的、似乎能看穿人内心深处秘密的那种眼光在浏览着。可是她的眼神,却又是那么柔和,一点也不尖锐,使得和她目光接触的人,都由衷地赞叹:多么动人的眼神!
原振侠同样感到她眼神的动人,可是同时,他也感到自己对这样美丽动人的眼神,十分熟悉。他只略想了一想,由于以前对这样的眼神,印象十分深刻的缘故,所以一下子就想了起来。
她一定是海棠!除了海棠之外,原振侠还未曾见过同样的眼神。
一想到扮成了那位女士的人是海棠,原振侠的心中不禁十分疑惑。海棠的身分他是知道的,像海棠这样身分的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去做一件事的。在她身上,不断地有这样或那样的任务,她绝不会浪费时间,去做一件没有目的的事!
那么,她的目的何在呢扮成了那位传奇人物的人,是不是她的同路人又有甚么特殊的目的
原振侠迅速转着念,不得要领。这时,扮成了传奇人物的那人,正在用一种演讲的语气,在大声讲述着,他如何和一群有六个头、十二只脚的外星人打交道的经过,并且配以夸张的动作。引得听他讲话的人,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哄笑声。
原振侠感到有点不耐烦,他来到了海棠的身边。当他接近的时候,他更可以肯定那是海棠假扮的──原振侠和海棠十分接近过,化装术再精良,也无法掩饰一个人某些特有的气质的。
他来到海棠身边的时候,低声道:“海棠,那是你的同伴他的演出未免太过火了,他扮的那位先生,可能就在这里!”
原振侠一开口,海棠就陡然震动了一下,但是随即恢复了镇定,妙目流盼,向他望了过来。接着,她眼波流动,也以极低的声音道:“原医生,根据舞会的规则,我们都要被逐出场。可是我不想离去,我们还是互相装着不知道的好!”
原振侠点头:“可以,不过要叫你的同伴收敛一些。”
海棠略蹙秀眉,来到了她的同伴之前,在他耳边低声讲了几句。那人呆了一呆,然后双手抱拳,向四面八方拱着手,道:“只是开玩笑,希望各位别介意!”
在他身边的人笑着,还要他再讲“冒险经历”,可是他在海棠的带领下,悄悄走向一角。一下子,也就没有甚么人再去注意他们了。
原振侠的心中仍然十分疑惑,海棠肯这样合作,更证明了他们此来,必定是有原因的。可是,参加一个化装舞会,有甚么目的呢
原振侠一面想着,一面一直用视线跟踪着海棠。海棠和他已经隔得相当远了,而且,中间隔了不知多少穿来插去、移动着的各色人等。
可是,原振侠却可以感到,海棠也在不时向他望来。原振侠可以看到海棠双眼之中,闪耀的那种异样的光辉,即使在上千人的场合中,一接触到这种目光,他就可以知道那是甚么人。
原振侠不禁在想,一个女人双眼之中,能闪耀着那么动人的光辉,她的内心世界不知是怎么样的当然,没有一个人可以了解他人的内心世界,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她的内心世界,一定如同她的眼色一样,绝对与众大不相同的。
原振侠暗叹了一声,像海棠这样的女郎,是足以使得任何异性对她引起遐思的。原振侠想起和她认识的经过,不禁暗叹了一声。
(原振侠和海棠认识的经过,在《精怪》那个故事之中。)原振侠感到,自己不应该再这样去注视她了。可是不论他在甚么地方,甚至是背对着海棠时,他也可以感到海棠随时都在看着他,而他陡然转过身去,就可以和她明澄透澈的目光相对。原振侠甚至有一点心烦意乱了!
就在这时候,扩音器中又传出了一项宣布:“凡是对世界上神秘事件有兴趣的朋友,请到三楼会议厅。舞会请到一位先生,他有一桩神秘到不可思议的事要宣布,并且向自认有勇气的人挑战!”
这项宣布,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因为在舞会的进行中,各种各样的活动十分多,所谓“神秘到不可思议的事”,既然没有具体的内容,自然也不会有甚么人注意。
原振侠本来也没有注意,可是他却看到海棠和她的同伴,正在向三楼走去。原振侠吸了一口气,正好看到海棠又回头向他望过来。
虽然海棠没有任何别的小动作,但是原振侠毫无疑问地相信,海棠是在邀请他一起到三楼去,去听听那件“神秘事情”。
原振侠不由自主移动脚步,当他再一次和海棠的目光相接触之际,他更肯定自己没有会错意。
三楼的会议厅不是很大,有着十分舒服的座椅,全是单独的、宽大的单人沙发。原振侠进去的时候,已经有几十个人在。
海棠和她的同伴坐在一角,海棠的身边那张沙发空着。原振侠略想了一想,就走过去坐了下来。
他才坐下,就听到了海棠低沉的声音:“等一会可以听到的奇事,一定不会使你失望的。”
原振侠并不望向她,但立时回答:“你怎么知道”
海棠顿了一顿才回答:“我事先得到了一点消息。”
原振侠一时之间,猜不透她这样说是甚么意思。这时陆续有人进来,坐下,有的随意取着美酒佳肴享用着,也有的在交谈,有的在大发议论。
原振侠考虑到在这种情形下,自己和海棠谈话是不会有甚么人注意的,他忍不住问:“你和你的同伴,扮成了特殊人物,有甚么目的”
海棠缓缓吸了一口气:“等一会你就会明白。”
原振侠心中十分疑惑。大约又等了几分钟,所有座位都坐满了,一个“机械人”走过来,把门关上,同时宣布:“由于各位等一会要听到的事情是如此神秘,不到听完,是不能离去的。如果有认为自己必须中途退席的,请现在就离开!”
这宣布引起一阵私议,有十来个人离座而起,外面又有人进来补充。
然后,“机械人”把门关上,会议室的气氛变得十分神秘。一时之间,没有人出声,在静寂之中,也没有人知道,甚么人将要讲述神秘的事。
静寂维持了将近一分钟,座间才有人咳嗽了一声,接着,便是一个十分低沉而缓慢的声音传了出来:“各位,邀请各位到这里来,听人讲述一件事的,是我!”
这个人一出声,约莫七、八十人的目光,自然而然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原振侠也立即去看那个人,只见他的打扮十分特异,穿着一身花纹斑驳、看来像是某些土人部落酋长或祭师所穿的衣服,项间挂着一大串看不出是甚么东西串成的项炼。
他的脸上,左右两颊,都涂有一种深棕色的条纹花纹,使他看来更接近一个巫师。
他的头发很短,花白,有着同样的短髯。
他在讲了开场白之后,又静了下来,像是特地供人打量他一样。原振侠看不出他扮的是甚么人来,同样的疑问,在其他人的眼色中也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又咳嗽了一声,才道:“今天我扮的这个人,各位未必听说过──”
他才讲到这里,海棠的同伴已然用一种懒洋洋的声音道:“未必,我就知道!”
海棠的同伴,是扮着那位着名的传奇人物的,那人居然一下就直唿其名:“自然,阁下见多识广,那就请阁下代为介绍一下我是甚么人!”
海棠的同伴的语气,听来仍是懒洋洋的:“你是来自新几内亚腹地的部落大祭师,也是整个新几内亚岛上,超过三百个部落的精神领袖,在那个岛上的土人部落之中,你有着极高的威信。在那个岛的东部,近年独立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共和国,你是这个国家元首的高级顾问,并且也负责在种种部落传说之中,编纂国家历史。你的名字太长了,我们不妨称你为大祭师先生!”
海棠的同伴一口气地说着,那人的神情越来越是讶异,口唇掀动着,好几次想要说甚么,但是始终未曾发出甚么声音来。
一直等到他讲完,那个人才道:“是!太正确了!”
这时,有十来个人,向着海棠的同伴鼓起掌来。有一个人叫道:“天,你几乎要使我以为你真是那位先生了!这样冷门的一个人物,你怎么认得出来”
海棠的同伴笑了一下:“冷门人物这位大祭师先生,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可以随时处死任何人,也能使任何人为他的言语而死!”
他这样一说,会议室中的气氛变得有点凝重。那个扮成大祭师的人,就笑了两声:
“当然,我只是假扮的!”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气氛轻松了一些。“大祭师”向海棠和她的同伴望了一眼,声音又低沉又缓慢,单是这种声音,也已使得人有神秘之感了。
他道:“有一个地方,叫‘缺口的天哨’,各位一定是没有听说过的了!”
他讲到这里,又向海棠和海棠的同伴望去。海棠的同伴缓缓摇着头:“没有,我也没有听说过。缺口的天哨,好奇怪的地名!”
一直到这时为止,原振侠仍然不知道,整件事究竟是甚么事。一个人,假扮了一个十分偏僻地区的大祭师,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讲一件奇事,整件事有甚么意义呢真是怪不可言!
原振侠自然知道新几内亚是怎样一个岛,那是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大岛。西半边是印尼的领土,东半边,是独立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共和国。
新几内亚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地区之一,它的神秘,自然是由于它那种几乎与世隔绝式的落后所导致的。
世人对新几内亚的了解真是少之又少,尤其是位于岛中腹地的崇山峻岭地区,即使是在探险家的地图上,也是一片空白。
没有人知道,岛上究竟有多少不同的部族居住着,这些土着部落的生活,和现代文明全然无关。其中有着名的猎头族,也有几乎完全原始的穴居人──他们的生活,还停留在旧石器时代!
自然,那是指腹地山区而言,在沿海的城市生活还相当现代,而且也有机场和各种工业。这个岛最为人熟知的一件事,就是美国豪富家族──洛克斐勒家族,有一个重要的继承人,在这个岛上探险而失踪。
这次失踪轰动世界,洛克斐勒家族不知动员了多少人力物力去寻找失踪者,可是音讯杳然。传说是失踪者已被猎头族所杀,但也没有确切的证据。
这样一个神秘地区,又有着各种各样在土人部落中盛行的巫术,自然有不少神秘事件。但在这个会议室中的人,难道都为了听故事而来的吗
别人怀着甚么目的而来,原振侠不知道,但至少海棠和她的同伴,不会是专来听故事的。
在原振侠沉思时,那个“大祭师”仍然用同样的语调在说着:“是的,这个地名真是古怪。它的意思是,那地方四面全是山峰,不知道多么高的山峰,围住了一个山谷,所有的山峰,形状全是向前俯倾的,几乎把山谷的上空全都遮住。那地方风又特别大,在掠过山峰和山峰之间的空隙之际,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人,在吹着一支巨大无比的哨子一样,所以这地方就叫‘天哨’。”
原振侠和其他人一样用心听着,那人说得很简洁,也很生动。这样地形古怪的一个地方,有着“天哨”这样的地名,也实在相当合理。
“大祭师”继续说着:“但是,天哨还是有缺口的,缺口是进入那个亘古以来,被隐藏着的山谷的唯一通道。那个山谷,由于四面全被山峰包围着,以致更像是一个上面有缺口的山洞。在那个山谷之中,有着进入魔鬼世界的通道,被称作‘鬼界’。”
“大祭师”讲到这里,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大祭师”作了一个手势,不让各人发问,道:“我知道各位想提出甚么抗议!”
各人又静了下来,“大祭师”道:“缺口的天哨所在之处是如此隐密,我刚才又暗示过,那地方几乎是亘古以来,未被人发现过的,何以会有人知道,那所在是甚么情形的呢”
会议室中没有人出声,人人都在等他自己解答这个问题。他干笑了一下,有点无可奈何的神情:“我也不知道这个说法的来源,只知道它是早就在那里的,与天地同寿──甚么时候有了天,有了地,就已经有了这个通道。”
当他这样说的时候,有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是肆无忌惮的,自然是表示了对“大祭师”所说的故事感到无稽。
“大祭师”却没有甚么反应,甚至不向笑声传来处看上一眼。但是讥嘲者显然不肯如此算数,一个带着浓重南方口音的声音大声叫:“至少总有人见过这个通向鬼界的通道,也至少该有人到过那个甚么缺口的天哨吧!”
原振侠循声看去,他自然也无法知道那是甚么人。只是能看到这个人,扮成了一个西班牙的斗牛勇士,一身闪亮的衣服,看来十分眩目。
“大祭师”仍然不向那人望去,但是他却回答了那“斗牛勇士”的问题:“是,有人到过缺口的天哨,看到了通道。在绵延不绝的蛮荒山岭之中,有‘缺口的天哨’这样的地方,在那里有一个通道,全是那个人见到了之后传出来的!”
那“斗牛士”又哈哈笑着:“这个人呢就是你自己,大祭师”
“大祭师”的声音仍然很平静,不过人人都可以感到,他平静的声音之中,有着极度的认真。他真是认真在讲着这个故事的,虽然直到此际为止,即使原振侠也不知道他用意何在,是仅仅替这别开生面的舞会增添一点娱乐呢,还是另有目的
但不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至少他自己,深信着他所说的故事。
原振侠隐约感到一股莫名的诡异,这种感觉,使他相当不安。他说不出来是为了甚么,或许,只是为了海棠那种几乎包含了一切的目光他自己心中解释着,因而又令他感到一片茫然,使他又去望了海棠一眼,发现海棠和她的同伴,都十分专心地在听着。
“大祭师”略停了一停:“这个人,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到过缺口的天哨,见到了通道的。当他走进了通道之后,他进入了鬼界,然后,他就成了世界上最具力量的人。

另外有一个扮成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大艺术家达文西的人,尖声叫着:“最具说谎力量的人”
这个人的话,又引起了一阵笑声,“大祭师”略有不安。海棠的同伴沉声道:“要就听故事,要就请出去,怎么连起码的礼貌都没有了”
那“达文西”辩了一句:“听到了这种荒谬的故事,真没有法子控制自己的!”
原振侠对那些哄笑的人,也感到相当程度的不满,所以他也道:“还是要设法控制一下!”
会议室中静了下来,静寂并没有维持多久。“大祭师”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又用他那种缓慢低沉的语调,开始说他的故事:“这个人,宣称他所有的力量,都来自鬼界中的魔鬼所赐。在那绵亘千里的山区之中,本来有着数以百计的部落民族居住着,各自有各自的信仰,各自有各自的巫师和祭师。可是在不到一年之间,得到异常力量的那个人,在各处展示他的力量,迅速地,使所有部落都奉他为魔鬼的代表,他就成了所有部落的大祭师。”
“大祭师”讲到这里,略停了一停,端起了面前的酒来大口大口喝着。就在这时候,一个听来十分娇俏的女声:“天,我知道了,你讲的是流传在新几内亚岛上,各部落之间的一个古老的传说。这传说曾被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的教育部,考虑收入该国规定的教科书之中,后来又被否定了的。这古老的传说,就像中国的一个美丽的女人,服食了某种药物之后,就飞往月球居住一样,在当地是人人都知道的。”
那位女士的声音很动听,也说得十分流利,可是循声看去,各人看到的却是一个满面虬髯的大汉,一望而知那是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自然,那是一位女士扮成的了。
原振侠笑了一下:“那位到了月球居住的美丽女士,名字是嫦娥。那个嫦娥奔月的故事,的确是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的。”
那位扮成了大胡子的女士没有再出声,显然有点为了刚才一讲话,而暴露了自己的身分,有点尴尬。
“大祭师”笑了一下:“这位……一定曾在新几内亚居住过,所以才知道有这个传说。自然,也知道我并没有在这个传说之上,作任何渲染。”
大家都没有出声。原振侠心想,任何传说在长年累月的转述之下,都不知曾经过多少渲染,有的,根本是神话式的,像“嫦娥奔月”就是。
“大祭师”停了片刻:“从此之后,岛上就有了一个真正的大祭师。这个大祭师的职位,一直传了下来,每代只传一个,传到如今,已经超过了几百年。大祭师一直是岛上各部落土着最尊敬、最崇仰的人物,因为他是从那个到过缺口的天哨,有着鬼界力量的人一直传下来的。”
会议室中又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出乎原振侠的意料之外,“大祭师”忽然道:“我的故事讲完了,不是很精采,是不是抱歉浪费了各位的时间。”
不单是原振侠,很多人都感到意外,“大祭师”又道:“自然,还有一点补充,但也不会很精采,没有兴趣的可以离去!”
有很多人站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有的人还在犹豫,但是,犹豫的结果,也都陆续离去。到最后,只剩下了几个人,包括原振侠、海棠和她的同伴,还有另外三个扮成了不同种类的人,包括那个“马克思”在内。
“大祭师”走过去把门关上,又移过一张椅子,把门顶着,不让外面的人进来。然后,才转过身来:“各位是真正有兴趣的了”
他讲了那句话之后,目光就停在海棠和她同伴的身上,忽然叹了一口气:“两位要真是那一对着名的夫妇,那就好了!”
海棠的语音很镇定,可是她讲的话,却使得原振侠为之一怔。她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真的”
原振侠一听,心中就“啊”地一声。她真要假冒她扮的那人,那有甚么用意呢
而当海棠那样讲的时候,原振侠也感到那个“马克思”像是有一个小动作,但由于原振侠不是直视他,所以不能肯定。等到原振侠向他望去之际,却又发现没有甚么异样之处。
在听到海棠那样说之后,“大祭师”有一种异样兴奋的神情,但也是一闪即逝。他沉默了片刻,才道:“大祭师一代一代传下来,虽然地位崇高,可是除了第一代那位之外,似乎再也没有一代,是有着甚么特异力量的。他们的力量,只不过是由于所有部落对他们的崇敬,而产生的一种权力。权力,是人的力量,而不是魔鬼的力量。”
在会议室中只剩下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后,“大祭师”讲话的速度快了许多:“自然,历代大祭师,本身都是很有才能的人。有的简直是医药上的天才,有的有领导才能,大祭师的地位,一直不变。”
原振侠低咳了两下,他的用意很明显,是在催促“大祭师”,快点说到正题上去。
可是“大祭师”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仍然自顾自道:“旁的大祭师心里怎么想,那是过去的事了,最近的一位大祭师,在童年时已被挑选出来,先在各部落之中,接受当地的教育,以适应蛮荒的生活。而时代毕竟不同了,在澳洲托管新几内亚时期,这位青年大祭师,又被送到澳洲的墨尔本大学,去接受现代化的教育。所以,这位大祭师,和其他任何的都不同。”
他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在这时候,原振侠已经有了强烈的感觉,眼前这个人,就是真正的大祭师!他是以本来面目出现的,就像去年,卡尔斯将军曾以本来面目出现过一样。所以,他才会希望海棠和她的同伴,真是那一对着名的人物。
同时,原振侠也想,他为甚么希望那一对着名人物出现呢是不是他还有甚么奇诡之极的事,希望那一对着名人物解决而海棠之暗示自己可能是真的,是不是想知道奇诡的事实的详情呢原振侠感到自己的分析十分合理,也可能十分接近事实了。
“大祭师”忽然干涩地笑了一下:“一个受过现代化教育的大祭师,他对问题的看法自然不同。他对自己在各部落中的地位,并不表怀疑,但是他免不了会自己问自己,自己的力量,来自何处一直以来,部落民众深信的神力,是从甚么时候开始消失的
或是从来也未曾有过”
海棠喃喃地说了一句:“这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才会产生的疑问,人要是没有良知起来,只追求权力,怎会问自己有甚么资格取得权力!”
“大祭师”深深吸了一口气:“当这个问题无法解决之际,大祭师只有一个办法,去求得这问题的答案。”
他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现出了极其严肃的神情来:“一代一代相传,只有在上一代大祭师临终之际,才传给下一代大祭师一个人知道的一件事是,当大祭师有极度的困难,到了他地位不能再维持之际,他有一个办法,可以使自己力量得到巩固,可以从这个方法之中,得到魔鬼的力量。”
原振侠扬了扬手:“异常的力量,是每一个人都盼望的。这个办法在历年来,应该被用过不少次了,是不是有效,应该也早已知道了。”
“大祭师”摇着头:“恰好相反,自这个办法传下来之后,从来也没有人用过。”
他自己接着解释:“或者是由于历年来的所有大祭师,根本未曾有过任何困难。事实上,最近的大祭师也没有任何困难,他的困难,是来自受了现代化高等教育之后,他自己的内心。二则,这个办法,实行起来,有相当程度的困难。”
“大祭师”是望着原振侠来解释的,原振侠点了点头,表示对他的解释满意。
“大祭师”继续道:“这个办法,是要大祭师进入埋葬第一代大祭师的所在──圣墓。那第一代大祭师,就是曾经到过缺口的天哨,进入过鬼界的人。在进入圣墓之后,要面对遗体沉思,在沉思之中,接受能力。”
海棠的同伴说:“那也没有甚么困难!”
“大祭师”道:“第一代大祭师葬在一个峭壁之上的一个岩洞之中,那个峭壁在重山之中,非常难以到达,这还不成问题而且,葬地所在的峭壁,被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平时绝没有人敢接近,虽然历任大祭师有权可以接近,但是也从来没有人去过。所以真正情形怎样,没有人知道!”
原振侠听到这里,突然用极不经意的语气道:“你至少应该去一次!”
那“大祭师”连想也没有想,就道:“我去了──”
他只讲了三个字,就陡然停了口,现出了极尴尬的神情来。
原振侠早就感到他就是真的大祭师,但是也知道,如果正面问他,他一定不会承认。所以他选择了一个十分适当的时刻,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对方这样一回答,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真正身分!
他尴尬地笑着:“我真正身分被认出来了,照舞会的规则,我应该被逐出舞会了!

在场的人没有人出声,过了一会,他道:“好,那我就继续说下去吧。不必自己扮自己,说起话来毕竟方便多了。”
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他又十分具有深意地,向海棠和她的同伴望了一眼。
海棠没有甚么表示,那大祭师──真正的大祭师,叹了一声:“我去了。要到达那个峭壁,并不是很困难。在峭壁下面,从适当的角度,用高倍数望远镜看上去,可以看到峭壁上葬地的入口。”
大祭师讲到这里,伸手向他宽大的外衣中,取出一只牛皮纸袋来,打开纸袋,取出了一叠照片。他道:“看看照片,比我详细叙述更有用。”
在会议室中的几个人,都凑过头去。
照片是彩色的,拍得十分好,那峭壁上满是山藤,看来陡上陡下,形势十分险恶。
大祭师指着峭壁上一处所在,那是一块凸出的大石。他指着大石:“传说中的葬地入口处,就用这块大石堵着,移开这块大石,就可以进入葬地了。”
所有人都望向他──那块大石,看起来至少有十吨以上的重量,又是在这种绝对无法着力的峭壁之上,看起来实在是没有甚么法子可以移得开去的。这块大石,如果是可以移动的话,在若干年前,是如何移上去堵住了葬地的入口处,也是极度不可思议的事。
大祭师展示第二张相片,那是在离那块大石近距离拍摄的,可能是自动拍摄,因为大祭师本身就站在那块大石的前面。那块石头,和他差不多高,是个不很规则的球形,看来十吨的重量,是最低的估计。
他一面让各人看照片,一面解释着:“我是带了最精良的配备,登上那个峭壁的──当然只有我一个人。事实上,以大祭师之尊,自然可以命令别人和我一起去,但是,所有的人,都会以为冒犯圣地,比死亡还可怕,虽然他们会服从命令,我又何必令他人去冒这种险
“在望远镜中看来,要移动那块大石,简直是不可能的。我在向峭壁上攀去的时候,也根本没想到这块大石如何才能被移开,使我可以进入圣地,但是总要登上去看个究竟的。
“在我来到了那块大石旁边的时候,已经十分明显地可以看出,正如各位在照片上可以看到的一样,那块大石是堵住了一个洞口的。”
大祭师说得不错,在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来,那块球状的大石,是堵住了一个山洞的洞口的。虽然年代久远,在那块大石上,也已长满了盘虬的山藤,但是还是隐约可以看得出,球形大石约有一半是在山洞之内,一半在山洞之外。
而且,这块大石的石质、颜色,看来也和峭壁的石质和颜色大不相同,分明是从别的地方,专为堵塞那个洞穴而移来的。本来,只是一个听来十分无稽的原始部落的传说,但这时,似乎神秘的意味,已经越来越浓了!
在会议室中剩下来的那几个人,显然人人都感到了这种神秘的意味,是以一下子,静得相互之间甚至可以听到他人的心跳声。大祭师有点无奈地笑了一下:“在到了圣墓的入口处,看到了这样的大石堵住入口的情形下,各位会怎么办”
原振侠先回答:“如果携有炸药的话,可以将那块大石炸掉。把这块大石弄上峭壁来,是有点不可思议,要把它弄掉,不算太难。”
大祭师吸了一口气:“炸掉了它那样做法,岂不是太亵渎圣地了……”
原振侠略带讥讽地道:“我以为你受过现代化的高等教育!”
大祭师立时针锋相对:“麦国斯坦也不见得会把圣彼德大教堂炸掉!”
原振侠一时之间竟为之语塞,这时,那个“马克思”道:“运用你大祭师的力量,伸手去推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