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狂虐的女人

  

女人到了车站却并没有找到有去往城市的班车。带着满满的热情却出师不利的她

感到颇有些灰心,在通往城里的大道上百无聊赖地走着。

正撒气一般地提走一颗石子,看着它在主干道旁松软的土地上蹦跶两下,而

后陷在土壤之中,突然,女人听到一阵引擎声,由远及近。

「哈,我的幸运还是一直有用的嘛。」她得意地自语了一句,对着驶来的那

辆中巴车伸出左臂,食指中指并拢,与无名指和小指分开,修长纤细的手指比划

出了一个标准的「v」。

「呼,总算不用自己走到城里了,不然今晚可别想睡觉了。」女人心里这样

想着。

而另一边的中巴车里,司机显然也看到了路边这位高挑的制服女子,车速逐

渐放缓下来。

女人不知道的是,车上此刻正在发生着这样的对话。

「欸老大,你看,又一个妞送上门了啊,咱哥几个今天可真是走运。」司机

两眼放光,头也不回地跟身边的人说。

「看见了看见了,别这么猴急,这附近就是军事港区,眼前这娘们估计和之

前咱们玩的一样,是海军的,这种可不好对付,慢慢来慢慢来。」一旁的老大说

着,下意识地朝车厢瞥了一眼。

「让弟兄们都收敛点,就当正常坐车的,药剂准备好,还有,把车尾–>>那个娘

们挡好了,别给人在车前就看出破绽。」他站起身,对手下吩咐道。

口令传了下去,几名大汉随即改变了下站位,把什么东西挡了个严严实实。

「吱」地一阵刹车声,这辆暗藏危机的中巴车停了下来。前门打开,女人带着浅

浅的微笑踩着阶梯踏上车,对着司机点了点头。

「您好,这趟去城里吗?」

「欢迎乘坐,去城里,不花钱。」

「欸?这样吗。」女人露出了惊喜的神色,「那还真是非常感谢了。」

「是啊,可爱的小姐。」司机咧嘴笑道,「每到这时候,总会有不少人会到

城里办事,我们哥们几个就商量着包一趟车,也算是做好事了,哈哈哈哈。」

「哦呀,你们还真是好心人啊。」女人欣喜道,看着面前这张爽朗的笑脸,

她的疑虑也被打消了大半。

「哈哈,大家需要嘛,啊姑娘,这趟就委屈你挤一下吧,今天要去城里的人

太多了。」

「没事没事,有车搭就足够了。」女人笑了笑,随后腾身上了车。

「不好意思,啊抱歉,借过一下,抱歉,麻烦让让,多谢……」走了上来的

女人才意识到并不是那么轻松,她艰难地在拥挤的人群中勉强走到了车厢中央。

「唔……呃……」女人腾出手来捂住口鼻,那股诡异的气息几乎是突然扑来

的,令她一阵反胃,女人连忙微微欠下身子,以免被人瞧见自己这幅窘态。

待到她终于在车厢中央站稳时已经,中巴车已经驶出了一段距离,积攒出了

较高的速度。

「呼……这什么气味……」女人皱了皱眉,她四下瞧了下,但目光却被身边

五六个身形魁梧的大汉遮挡的严严实实。夹杂在他们那汗臭味之中的似乎还有一

种莫名的腥臭,可车辆快速行驶的气流却并没有将那些诡异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冲散。或者说,车窗似乎并没有打开,甚至换气系统也没有正常工作。

「咕……看来是个廉价的黑车……」忍着胃袋里的翻腾,女人这样想着。不

过作为难得能搭上的去城里的车,这些糟糕的条件只能暂时忍忍了。

可女人并没有意识到,这辆车暗藏的危机并不仅仅是作为黑车的隐患那么简

单。

身为骚女的她很快察觉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氛,似乎有几束不怀好意的目光扫

过她的身体。

女人警惕地抬起头,航母所特有的威严而凌厉的目光如舰载雷达的波束般扫

描四周,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不由得愣了愣,难道是自己多虑了?四

周的人虽然挤作一团,却也没有多明显的嘈杂或者混乱,大家都低着头,想着属

于自己的事情的模样,时不时有几个人交头接耳一番。

倒是没有再遇到那些诡异的目光了,女人将帽檐拉的更低了些,但疑惑却愈

发加重了。

「等下,为什么这么安静,好像–>>是刻意装出来的样子……」

正当她疑惑间,挺翘的臀部忽然感受到异样的碰触。

「!」女人警觉地一缩身体,却又撞到了身前的另一位高大的男子,而对方

似乎不为所动,任凭自己挺拔的一对豪乳在他后背上擦碰。

「谁!」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在心里喊出了这一声。她确信来自身后的触摸

绝不是意外,尽管在职期间一心投入到战斗之中,但被指挥官这样触摸的独特感

觉却是深刻地印在脑海之中。

「性骚扰?!」可惜自己被人群夹得死死的,转体变得十分困难,女人很难

把目光转向身后,以此确认刚刚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家伙到底是谁。

「可恶……怎么偏偏是这种时候。」女人心里闪过一丝不安,正如指挥官第

一次这样对待她时那样,那一瞬间她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在骚女的生涯里本

已摒弃的少女的羞耻心又一次被激发了起来。尽管不能转动身体,女人仍下意识

地收缩了下身体。

「等下……怎么……」似乎这般诡异的碰触不仅仅是来自于身后,女人面前

的男子也顺着她身体的收缩而晃动了下身体,从而让自己的后背在她身前又摩擦

了几下。

「喂!你,怎么回……」女人积攒的不满刚出口便化为了惊醒,她瞬间想到

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可能:刚刚的诡异气味,就是精液的那股腥臭气息,而自

己,就夹杂在一群「公车痴汉」之间!

瞬间,惊慌如同一道闪电在女人脑海里炸开,与之伴随着的是身体好几处遭

受到碰触的信号:她能明显感觉到有几只手搭在了她修长的大腿,半露的酥肩和

纤细的腰肢上,并且在不怀好意地摩挲着!

「咕……走开!」既然确定了身边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女人意识到自己

已经没必要太过节制自己的肢体了,右臂猛地挥出一记肘击。

噗地一声,肌肉碰撞的闷响让女人知道挡在自己身体右边的家伙挨了一记足

够让他倒地的重击,而随之,自己也有了一个足以腾身的空间。

女人趁机猛地转体,余光瞥见那人直挺挺地倒下,连带着两人站立不稳被拖

倒了身体,而就在这时,她的目光正好窜进刚刚形成的缺口。

「你们这群……贝尔法斯特小姐?!」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位披着已经被撕

扯成与碎布条无异的低胸女仆装,无力地躺倒在巴士地板上的女子,或者说,舰

娘。昔日自信而得意的神情已然被木讷与失神的面庞和沾满脸颊的白浊液所替代;

吊带白丝袜被扯出一个个破洞,雪白的丝织物同样被洒满了浊白的秽物,梳理得

当的白发此刻已是凌乱不堪;那对傲人的豪乳完全裸露在空气中,伴随着上面沾

染的大片大片的污浊;秀丽的女仆裙早已被自中间而撕扯开来,纯白色的蕾丝边

内裤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溢出精液的白虎双穴。

那股–>>浓烈腥臭气息的来源此刻就摆在女人面前,这位航母骚女被眼前的场景

冲击得大脑一片空白,一时竟手足无措起来,直挺挺地愣在了原地。

「咕……咳……女人小姐……快……跑……」瘫软在地的女仆长方一张口便

又流出一大股精液,在她虚弱的声音传到女人耳朵里之前,周围的大汉已然纷纷

换了张脸,更可怕的是,所有人都投来一种明显的,不怀好意的目光。

「你们!」由惊慌转为恐惧最终化为了盛怒,女人爆喝一声,同时挥出拳脚

将两人击倒,但这般狭窄的空间饶是训练有素的骚女也施展不开,女人一番挣扎

之后就被众人死死制住。

「哦呀,没能骗过你啊,」一个声音传来,大概是众痴汉们的领头:「有点

失策,本来可以偷偷用上的。」

「用什么?你……呜嗯!?」女人的话一出口便觉得胳膊上一阵刺痛,再想

说什么时,却明显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

「我……我的身体……你们!」先是那只胳膊,随后,这股酥麻感遍及全身,

女人站立不稳,一下子跌倒在地板上。

「哎呦,哎呦,好疼啊,臭婊子,你妈的还敢打我!」

一记重拳打在女人的小腹,饶是这位身经百战的航母骚女也遭不住这般剧痛,

她发出一声惨叫,痛苦地蜷曲起身体,拳脚很快如雨点般向她袭来,噼里啪啦砸

在女人身上。

「咕……呜……啊……」惨叫声很快被淹没于一声声皮肉碰撞的闷响之中,

很快,女人齐整的制服衣装便被撕扯成一片片的碎布条挂在身体上,无法被遮蔽

的白皙皮肤露了出来,伴着一块一块的淤青。

「啊……啊嗯……嗯……」女人的喉咙已经麻痹到不足以支撑她再发出任何

的话语了,但被拳脚相加后的剧痛却是依旧真实地传递进脑海,她挣扎着,艰难

扭动着身体,可手脚几乎完全丧失了知觉,几次试图撑起身体的举动均选宣告失

败。

「好了好了,接下来,就可以享用了,诶嘿嘿,姑娘啊,这可怪不得我们,

谁让你上错了车呢。」那头目说完,众人便跟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齐刷刷开始

解下自己的腰带。

「呜……呜咿……」女人仍试着做出反抗,可在药剂的作用下根本使不出力,

眼见那个下流的家伙就这样俯下身子,趴到了自己的身体上。

「诶嘿嘿,今年咱弟兄们可要爽了,连着两个港区骚女啊这可是!」他说着,

伸手粗暴地扯掉了女人下身那作为最后一道屏障的丝织物。

「不,不要,不要这样!」女人脑海里跃动着这样的念头,可身体无论如何

也不听使唤,反倒是那禽兽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感觉如此明显,如此清晰。

「啊,嘶~哈~嘶~哈……呼啊,你们看看,这身子,又是一个极品啊!」

他兴奋地叫道,双手搭上女人那对挺拔的豪乳,在用力的揉搓之下,–>>
那一对弹性

十足的乳肉被捏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淤青带来的苦痛和乳头遭受到的刺激一并

传入她的脑海之中。

「呜……嗯……咿——咿呀嗯啊啊!」女人挤压着喉咙,迸发出一阵惨叫,

那根挺立的粗大阳物径直挤进了自己那尚未被开发过的穴口,下身清晰地感受得

到强烈的撕裂与充实感,在这之间还夹杂着一丝剧痛——那一层薄如蝉翼的嫩膜,

在阳物的猛进之下,同其所象征的贞洁一般,化为了渗出下身的一抹洇红。

「呼啊,赚到了呢。」肆虐的禽兽反而感到了一丝欣喜,同时开始了缓缓的

抽送。处女小穴的紧致为他带来了十分舒爽的体验,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低沉

的吼声。

「呼,呼啊,看来那个港区的指挥官还没有在你这片净土上面耕耘过呢,不

像那个妞,都被玩到那么老实了。嘿嘿嘿,这下可真是便宜了老子,哈哈哈哈。」

这番侮辱的话语令女人羞愤地别过琼首。很快,伴着男人每一次猛力地抽插,

她的脸上浮现出痛苦而不甘的神情,她疯狂地摇晃着脑袋,干练的纯白长发很快

便凌乱不堪。「为什么?为什么?!」她脑海里一次次回荡着这个问题,经过了

这么久的战斗生涯,女人已然将自己的情感压抑在内心深处,可却偏偏又是自己

误打误撞,把守护多年的贞操就这样丢给了一群肮脏的流氓。但又偏偏是在这个

时候,自己沉寂已久的身体却产生了奇奇怪怪的反应:身躯不自觉地弓起以迎合

着强力的冲撞,而下身的痛楚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直冲脑海的触电

般酥麻的快感,那刚刚才遭到开发的阴户更是不争气地顺着这般特殊的刺激,分

泌出了些许的淫液……

或许这位航母骚女那泛着青涩的反应不甚熟练,但也还是足以引起正在品尝

她禁果的歹徒足够的注意:「哦呀,第一次就有了反应了吗,你大可放心好了,

小美人,今天,就让你好好做一次女人!」

「不!不要!快放开我!不要!」女人的脑海里,一个声音不断叫喊着,可

这又有什么用呢?药物的作用将她一切试图抗拒,斥责的话语在出口之后便只剩

下了嗯嗯啊啊的呻吟,而这些除了更加激发众人的性欲外毫无用处。

「哦啊……唔唔唔……噢噢,好爽……」头目蹦出这样的话语,同时也压低

了身段,整个伏倒在女人身上,散发着油腻的厚唇一下便贴上女人俊俏的脸蛋,

吮吸,舔弄,亲吻,再到把自己的舌头送入她的口中,肆意地卷走她的香津,而

后把自己散发着臭气的涎水注入。

「嗯呜……咕呜,嗯呜呜……」女人秀眉紧蹙,闭目呻吟,但她抗–>>
拒的声音

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欲望,他再次抬起身体,更加奋力地摆动着腰间,粗大的阳

物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一下,又一下,硕大的冠头顶在女人的花心之上,不断地

胀大,愈发地滚烫。

「不会……等,难道说,不,不要!」女人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便随即

陷入了一片空白——随着男人一声沉闷的低吼,那肉棒颤抖着,卜卜地喷射出大

股大股浓稠而滚烫的精液,径直浇淋在她的花心上,带动着这般粗暴的奸淫达到

最后的高潮。

「呼……呼唔……哈啊……哈啊……」小头目享用完了极致的肉体,伏在她

身上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再看女人,这位航母骚女的双眼已然变得空洞而呆滞,

但那副姣好的面容虽显无神却遮不住泛起的红晕,而身体却是在不住地微微颤抖

着,一切的迹象都表明或许她还在抗拒,但自己的肉体已然倒在了男人的阳物面

前。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