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献自己的美妻

  我今年40岁,原本,我是一名人人羡慕的年轻企业家,26岁退伍以后,我从事贸易工作,打从一开始的小批发商做起,经过五、六年的努力打拼慴态慞慓,榶槐桤歉现在拥有一家300多名员工的小型企业。
十年前,我认识了我生意伙伴的女儿,当时我还没什么钱,只是一名两手空空充满抱负的年轻人,她父亲,也就是我的丈人,那时对我说,因为他欣赏我做事肯努力,所以把女儿介绍给我认识,她叫欣仪,当时只有28岁,大学刚毕业,在他父亲的公司里头担任文职,细致、白皙的皮肤,樱桃般的小嘴,还有迷人的双瞳,虽然欣仪没有高挑的身材,不过也拥有一双匀称光滑的双腿。两年多前,我丈人的公司发生财务危机,因为周转不灵欠下庞大的债务,最终公司倒了,我丈人也一病不起,在他临终之前,交代我要好好照顾欣仪。当时,我在病床前保证说:[也许我无法给她从前优渥的生活,但我会努力让她过得很好,丈人很放心的将欣仪交给了我,希望我们早日完婚,但,来不及等我们成婚,丈人就先离开人世了。丈人死后,只留下了欣仪与她的哥哥弟弟,以及庞大的债务,由于债主还是会不断的骚扰,于是欣仪便将弟弟送出国读书,而大哥一个人独力承担父亲留下的债务。至于欣仪,她与我结婚后,我们生活一切重头开始。经过我努力奋斗之下,现在我也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没有辜负我对丈人的承诺,我要让欣仪日子过得更好,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也很骄傲,我常带欣仪出席各种交际场合,最常听见人们对我说,[陈董,我们之中最好命的就属你了,拥有事业,又拥有那么年轻美丽的妻子]这当然他们会这么说了,毕竟跟我们一起出席这种场合的,多半都是年过半百的企业家,他们打拼了大半辈子,才有今天的地位与成就,而我才30多岁,欣仪也才30。我相当沉醉在这种气氛之中,宴会场合内,我美丽的妻子总是众人的目光焦点,欣仪总是场合中,最美丽的老板娘,不时也可以发现,许多的大老板都会偷偷的瞄她,因此,人们对我印象就特别深刻,我也拿到了不少的订单。三不五时,跟这些老男人上酒店谈生意,酒过三巡后,他们总会揶揄我,[留那么美丽的老婆在家,自己出来谈生意找小姐,老婆会不高兴,下次我们去你家谈就好,再请嫂子陪我们喝几杯]我总认为他们在开玩笑,并附和他们:[这有什么问题,各位老板爱怎么喝,我太太就怎么喝][输的脱一件,嫂子玩不玩?]众人喝醉了,讲话也口无遮拦,大笑地说。旁边又有人附和着说:[我们在喇叭店玩的,嫂子玩不玩?]常常大家喝醉了,就喜欢拿我老婆开玩笑,不过我也习惯如此了,至少我老婆在场时,他们还是很有礼貌的问候,毕竟他们也是我的客户。
我的儿子出生一年了,欣仪很快恢复到怀孕前的身材,凡是假日或空闲时,我总喜欢带着老婆孩子到处游玩,现在,我们过着甜蜜的小家庭生活,妻子、儿子、金子,我都有了,这不就是男人最理想的生活嘛?结婚一两年,我也很满足我的房事,欣仪是个保守的女人,我是他第一个男人,第一次跟她做爱的时候,她很排斥,费了我很大的口舌才说服她试试看,当时,我贪婪的亲吻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女子,虽然她是我女朋友,我还是感受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处女香气,进入的时候,由于阴道太紧,我花了一点力气才完全征服她的小穴,插入的过程中,她不断地喊痛,要求我停止,但我当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她的喊叫,硬生生的夺走她的初夜,那天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她不敢再与我作爱,因为她觉得很不舒服,她怕痛。如今,当初的小女孩也已经嫁给我了,也帮我生下了一个孩子,对于做爱,也不像从前那样羞涩,经过我两、三年来的调教,现在,叫她帮我口交她也接受,我们一家人,常到处旅行,对于我这美丽的妻子,我也没有浪费了她的青春,每次回到饭店以后,一定要和她温存几回,用我的精液滋补她。虽然她是我的妻子,但对于她的美色,我还是无法自拔,大概就像其他人看到她一样,想要爱抚她、疼惜她、与她性交,享受她的身体。我很骄傲有那么美的妻子,每次和她做爱,我都有股优越感,路上有多少人看见她,想要与她做爱,这么多的大老板想要一亲芳泽,可是,他们都无法接近,她的身体只属于我一个人,只有我能亲吻她、在她身上得到肉体的满足。可惜,好景不常,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破坏了我美好的生活,我被大客户倒债两亿多,马上又必须支付国外厂商货款,一时之间,周转不灵,开出去的许多支票都面临跳票的危险,在我四处奔走之下,虽然商借到不少资金,但一样无法填平这两亿的大洞。剩下的金额大约还差8000多万,可以借的朋友、银行我全借光了,这不够的8000多万里头,有一半是要支付员工薪水的,公司已经欠他们两个月薪水了,这个月,不能不发了。因为我急需用钱,所以朋友也透过关系帮我寻找金主。
有天,好消息传来,我的客户王老板,介绍了一位财大气粗的金主给我认识,并且表示,对方愿意低利率借我8000万周转金,我听了很不可置信,难不成这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马上打了通电话给王老板,希望王老板晚上到我家中说明清楚细节,晚上吃饱饭后,欣仪在厨房内切水果,王老板与我坐在客厅中谈论着,王老板:[对方愿意这么做,也不是没有条件的]我:[他开出什么条件?]王老板:[对方叫做雷董,他在一次宴会场合中见过你,对你和嫂子印象深刻]我:[欧?那我真是太失敬了,对于这位贵人居然没有印象]王老板:[可,可是,,,]我:[怎么了?]王老板:[雷董愿意出钱帮助你,是因为,,,]我:[你就别吞吞吐吐了,原因就跟我说一下]王老板:[其实,他对嫂子很感兴趣,他很欣赏嫂子]我:[不要开玩笑了,这算什么条件]王老板:[雷董说,你需要用钱,他很乐意帮助你,只是他也有一定的需求,如果不需要的话就算了]我:[他那什么需求?性需求嘛?要我把老婆拿去卖?不要开玩笑了]我很生气的对他咆啸。王老板:[我知道这种要求很过分,但对方就是这个意思]我:[我再自己想办法,帮我谢谢他的好意,说我不需要这笔钱了]
三天后的晚上,欣仪哄小孩睡着之后,我和她也一起上床睡了,欣仪靠在我的肩膀上,她手紧紧的握着我手,似乎有点心事,我:[怎么了?有心事吗?]欣仪:[今天,我听到打扫阿姨在说,她们这两三个月没领到薪水,小孩的注册费快缴不出来了,而且,还有人的家里有很多长辈、小孩需要抚养,没发薪水他们快过不下去了]我:[嗯,我有请朋友帮忙,应该很快可以调到资金]欣仪:[前几天,王老板来,不是有人愿意借我们吗?]我:[嗯,只是对方开的条件太离谱了,我们承担不起]欣仪:[什么条件?]我:[利息高了点]欣仪:[其实,,,其实,,,其实我有听到你们的对话。他们想要我,对不对?]我:[别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拿你当交换条件]欣仪:[我知道你很爱我,但是,,,但是,,,现在公司300多个人没有薪水领,等同有三百多个家庭生计会受影响]我:[我知道,所以我这几天都在外面奔波]欣仪:[假如你,,,假如你接受的话,,,你就跟那雷董周转看看吧][不可能]我心里很煎熬,我怎么可以把自己老婆送上别人的床,还要对对方恭恭敬敬。欣仪:[只是一个晚上而已,没关系的,这样三百多个家庭都可以维持他们的生活][我怎么可能这么做]我心里很难过,但我暂时真的想不到别的方法,欣仪:[我会做好保护自己的措施,你放心][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我内心不断的挣扎,欣仪不断的对我进行劝说、催眠,欣仪:[这关过了,我们还可以继续我们美好的生活][不要,,,我不准你上别的男人的床,不可以上别人的床]我眼泪不自主的落下,欣仪:[我一直都会是你的,就这次,为了全公司、为了我们的家庭,你接受一下好吗][真的,,,真的没办法了吗?]我问着自己,难道说,真的只能让我老婆去陪人家睡一晚吗?
隔天,我挣扎了很久,不断犹豫到底该不该这么做,欣仪看我心神不宁,主动拿起我的电话,找了王老板的电话就拨出,我想将电话抢下,但被欣仪比了个手势打断。王老板:[喂,陈董找我有什么事?]欣仪:[喂,王老板您好,我是陈威的太太,我叫欣仪]王老板:[啊,是嫂子阿?有什么事吗?]欣仪:[关于上次你在我们家讲的事,陈威跟我沟通过了,我接受]王老板:[欧,是嘛?陈董怎么突然回心转意了,嫂子真是深明大义之人]欣仪:[那你可不可以帮我们安排一下与雷董见面的时间]王老板:[这当然没问题,雷董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的。]欣仪礼貌的寒暄了几句就挂上电话,欣仪:[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很无奈,内心百感交集,我最爱的妻子,居然为了我,愿意和完全不认识的男人上床。我抱着欣仪痛哭,我对不起她,居然要她做如此牺牲。雷董约了今天要来我家,一早欣仪就将客房打扫乾净,看得出来她今天有些失神,常常不小心撞翻东西,大概是因为紧张吧,而作为老公的我,又能做些什么?悲愤的心理,想到老婆今天晚上就要陪别的男人过夜,我还可以做些什么?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找了最厚、最不容易破的保险套,面对老婆要和别的男人上床,我居然只能到超商帮忙挑保险套?好歹我也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我老婆也算是千金大小姐出生,我们居然沦落到这步田地?晚上王老板带雷董来之后,欣仪在厨房里忙着,我们男人在客厅闲聊了一会,雷董:[嫂子真是惊为天人啊]我苦笑了一下,内心的挣扎,已经无法用文字形容,接下雷董开出的支票后,我:[王老板,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请你先离开,日后我在答谢你]王老板:[也是,这种场合我也不便久留]王老板离去前还不忘说:[雷董,今晚好好享受啊,我先走了]听在我耳里,真恨不得当场将他们毙了,这是我老婆,你们在我面前居然还敢大肆声张。
最后客厅就剩我们三个,我,雷董,欣仪,气氛很尴尬,欣仪先说话:[雷董,谢谢您对我们的帮忙]雷董:[嫂子就不必那么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雷董用着色眯眯的眼神不断打量欣仪,看得出来这是一头饿了很久的野狼,想不到再过不久,我就要眼睁睁看着他吞噬我宝贝老婆,要在我老婆身上一逞兽慾。欣仪先进了浴室洗澡,客厅留我跟雷董再对话,我忘了我们聊些什么,我满脑子只有欣仪的身影,我想反悔。欣仪穿着一件蕾丝睡衣走了出来,雷董当下看得目瞪口呆,直呼太美了,[雷董,请您先进客房沐浴]欣仪颤抖的语气说着,雷董一站起身,就一把搂住欣仪的腰。欣仪吓了一跳,连忙挣脱,[雷董,请放尊重点,我老公在场]雷董:[你等等就要臣服在我跨下了,还计较这些。]我敢怒不敢言,低声下气的对他说:[雷董,对不起,请对我妻子温柔点,她没试过别的男人]欣仪眼神惶恐的看着我,好像要告诉我她不想做了,快说啊,欣仪,快说你不想做了,最后她给我了一个微笑,[老公,你放心,谢谢你]雷董:[你放心,我会温柔的对待嫂子]欣仪那个微笑,还有那句[老公,你放心,谢谢你]似乎是在对我替她求情感到欣慰。我默默待在客厅,看着妻子与雷董走进客房。好奇心作祟,让我想一窥究竟,但又不知道看见老婆在被别人奸淫的过程,自己受不受的了。我心里五味杂陈,还是走到了门边,悄悄打开一点缝隙,可以看见里面的景物。欣仪真的好美,长相清秀出众不说,现在脸上还泛着适才水气蒸腾的红晕,微卷的棕黑色秀丽长发披散在肩头,晶莹的水珠滑下,落在她所穿的纯白连身蕾丝睡衣上,画出数道透明的蜿蜒;全身肌肤洁白无瑕,宛若凝脂,身材修长;更重要的,她全身散发出一种优雅的气质。雷董闻到她身上沐浴乳和洗发乳的澹香。站在欣仪面前半晌,伸出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雷董精壮的双手紧扣住欣仪纤细的腰身;她有些害臊,双颊发烫,脸胀得通红,可爱得让人无法拒绝。
「呜…」欣仪刚要开口,双唇就被雷董牢牢封住,欣仪也被紧紧环抱着。雷董的手在欣仪背后上下游走,轻柔抚摸她每一寸肌肤,她的激情一点点逐渐燃起。欣仪只觉有股热流自小腹涌出,很快地流遍全身,燥热让她的身体开始不自觉地轻轻摆动。两具相互拥抱的身躯亲密贴合在一起。我下身的宝贝早也已昂然挺立,看着自己老婆在眼前被人玩弄。雷董:[嫂子,你的舌真香、真甜,这种香舌就要多让一点男人嚐嚐才是]雷董霸道的吻着欣仪,「嗯…」她喉头发出连声娇喘,柔软的声音格外动听,使雷董把持不住。「呀~~」欣仪惊呼一声,整个人已被横抱起来,大步向床铺移动,随后双双倒在柔软的床垫上。雷董在欣仪的耳尖、粉颈和香肩留连亲吻。她纤细的双臂搂住雷董的脖子,口中发出娇喘:「嗯…」紧接着,雷董拉下欣仪双肩上的细肩带,雪白的锁骨和胸口便露了出来。我尽情看着着这幕,欣仪口中亦不断发出轻哼。雷董伸手握住丰满的双乳灵巧地揉捏,指尖逗弄逐渐硬挺的两粒蓓蕾,并绕着打转。接着以舌尖抚玩一番,最后再含住轻轻吸吮、啃咬。欣仪经不起这连番挑逗,她失声叫道:「哈啊…呜…」额头上已渗出汗珠。眼见上半身抚弄得差不多了,雷董将目标转移至下半身。他在欣仪笔直修长的双腿来回轻抚,发现已经冒出鸡皮疙瘩,知道她的身体已兴奋不已。雷董慢慢撩起睡衣,欣仪还想用手遮挡。但比不过雷董的力气,还是被掀至上腹,只穿着一条白色低腰蕾丝花边棉质内裤的下半身尽入眼帘。雷董轻轻拂过欣仪平滑的腹部,在凹陷的肚脐四周抚摩。指尖轻柔的触感让她全身搔痒,她不断扭动身体,口中一直呻吟道;「啊啊~~不要…」雷董看她已被挑起慾望,心中万分兴奋,手也移到双腿间,隔着内裤抚摩禁地。「呜…啊…」欣仪全身一震,呻吟声越来越急促。雷董:[没想到你是如此敏感,才三两下那里就濡湿了。]雷董将手伸进内裤直接爱抚禁地,敏感的小核在搓揉下已然耸立,蜜穴泌出了蜜液,指尖开始感到黏腻、湿滑。「嗯~~啊……啊~~」欣仪已陷入无法自拔,仰头喊道。雷董二话不说,将欣仪的内裤褪至脚踝处,继续探弄湿漉漉的下体。她微闭双眼,满脸潮红,带着羞涩的表情,被恣意的挑弄,胸口的起伏更为剧烈。雷董终于承受不住,悄悄拖去自己的裤子,翻身到欣仪上方,用膝盖轻轻分开双腿,坚硬的阳物顶到花蕊之上。他并不急着进入,慢条斯理地在温暖潮湿的花径口徘徊,并轻触娇嫩的花瓣以及小核。「呜…嗯…」欣仪呻吟声再度尖起,晶莹的蜜汁缓缓由蜜穴溢流出来,沾了雷董满手,也稍微弄湿了床单。看着欣仪被别的男人奸淫,此时我下身一热,精液差点喷射出来,忍着汹涌翻腾的慾望,继续看着雷董玩弄我老婆。雷董低头含住欣仪胸前的粉嫩蓓蕾,同时下身瞄准目标,一寸寸温和地顶进她体内。雷董:[好紧、好窄,不断吸附、包覆着我的宝贝。]欣仪:[啊,雷董,请你带套,我有准备保险套,不要再进来了]「啊~~」欣仪下身一阵刺痛,惊叫出声,美丽的脸庞显出一丝痛苦的神情,眼角还泛着泪光。[雷董这溷蛋,居然不戴套就进去,我该不该去阻止他?]「

欣仪,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请你忍一下,,,请你忍一下。很快就过了,,,很快,,很快就过了」我心里不断的挣扎,看着雷董肏着欣仪,我崩溃跌坐在地上。之后雷董更加坚定地挺入最深处,开始慢慢前后抽送。「呜…啊…啊~~」欣仪的娇吟声回荡在房里。今天她第一次体会除了我之外的男人,这种被奸淫的刺激,使她的双眼更加迷离扑朔,豆大汗珠不断从额头流落。雷董已完全进入欣仪体内,下身一次次蠕动,力道也越见强烈。雷董:[太舒服了,嫂子,太舒服了,年轻的阴道才有这种快感,啊,,,啊,,,]欣仪:[啊,,,啊,,,啊,,,嗯,,,嗯,,,啊,,,啊,,,]雷董:[这种扎实的感觉,太美妙了,陈董真好命,有你这美娇娘,啊,,啊,,爽快]欣仪眼睛紧闭着,忍受着这老男人的奸淫。雷董:[以后当我小老婆吧,有了你,我今后不再上酒家了,我要天天与你做爱]欣仪:[雷董,请你不要这样,,,我老公在外头,,,]雷董:[还是做我乾女儿吧,我帮你们个大忙,是该叫我一声乾爹了]欣仪:[啊,,啊,,,啊,,,,]雷董:[乾女儿,爸爸厉不厉害,啊,,,啊,,,,女儿,你的身体太美了,让乾爹很满意]欣仪:[啊,,啊,,,雷董,请您不要这样,,,]雷董:[别害羞了,快,,快,,快叫爸爸,,,啊,,啊,,,太舒服了,,,真美的朣体]雷董下身摆动逐渐加速,「哈…哈…」低吼声搭配欣仪的娇喘声,两人都已接近高潮。雷董:[啊,,啊,,,女儿,,好女孩,,,爸爸要把精子全部给你了]欣仪:[啊,,,雷董,,啊,,别这样,,不可以,,,不可以射里面,,,求你,,,求你不要]雷董:[快叫爸爸,,快求我啊,,,快,,,]欣仪勉为其难:[爸,,爸,,爸爸,,,求你,,,不要射在我体内,,,]雷董:[啊,,,我忍不住了,,,,乖女儿,,,,]「喝…呃!!」大叫一声,浓烈的热流深深射入欣仪的穴中,而她此时几近昏厥。
雷董慢慢将宝贝抽出,上头还带着血丝。雷董:[嫂子,想不到你的阴道如此的紧,把你搞出血了,真是对不住]看到这里,我的老二也不争气的抖了几下,喷出大量的精液。雷董拿起几张卫生纸,轻轻擦拭欣仪下体的精液与鲜血,欣仪高潮尚未完全退却,身体还不时颤抖。当卫生纸拂过花瓣的刹那,她微微呻吟了一下。雷董用手拨拨她额上披散的秀发,抹去她的汗水,歉然说道:「对不起,嫂子。我太用力了。你还好吗?让你很痛吗?」我既疼爱又心痛,想冲上前去给欣仪一记最深情的长吻。想让她小鸟依人倚在我怀中,感受我的关爱。可我现在无法这么做。休息了一会以后,孩子的哭声打破了寂静,欣仪强忍着下体的疼痛,拿起了浴巾批上,[雷董,不好意思,孩子哭了,我先离开一下]欣仪羞涩地说着,雷董:[你先忙,正好我也可以休息一下,待会养好体力再好好跟你叙叙]欣仪低着头快步离开房内,我赶紧跑回自己房间,若无其事的坐在床边,欣仪满脸通红,不自在地走进房内,抱起小孩。[乖,乖,宝宝乖,妈妈在这,乖,不哭,,,]欣仪暗自落着泪。[老婆,辛苦你了,,,对,,对不起,,,]我哽咽地说。欣仪一句话也不说,背对着我哄着孩子。[他,他,,,雷董,他,,,他弄痛你了吗?]欣仪背对我,哭着摇摇头,[没,没这回事,你不用担心我]我起身站到欣仪后方,轻轻地抱着她还有我们的孩子,我将欣仪的头发拨开,深情的吻了一下她的脖子,想不到,欣仪脖子上,都是齿痕还有被吸吻过的红斑,上头也留下了雷董口水乾掉的恶心气味,[对,,对,,对不起,,,]我很惭愧,居然让自己老婆为了钱,陪别的男人睡一晚,欣仪:[好了,孩子又睡着了,,,我要走了,,,]我:[你,,你,,你还要回去?]欣仪:[钱我们都收了,,,更何况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在这时候总不能惹对方不悦,,,]我:[我不要你离开我,,,欣仪,,,不要离开,,,]欣仪:[好了,别这样,忍过了今晚就好,,,我先冲洗一下身体]我:[他,,,他弄脏了你?]欣仪点点头说:[他,,他射在我里面],随即进入了浴室,面对欣仪离去的背影,我无助地瘫坐在床上,怎么会变成这样.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