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皆春色

  老天也好像有意说,你该疯狂的已经疯完了,也该归于平静了,以前种种除了回忆外,也只剩回忆。直到半年前突然接到前女友电话,她因工作关系想要推销东西而找我,我们见面喝了两次咖啡,了解一下彼此近况,此时我两皆已结婚,但她却已离婚,虽然她已离婚,但我老婆小孩都有了,本来我想我们实在不该再见面,但我心中又有些不舍,所以我对她说:「我实在没办法和你只是单纯朋友而已,如果明天要吃个饭,衣服里面要穿像从前一样,同意我们才见面」。她看着我沉默一下,对我说:「我们明天见吧!」。

看着她下车我脑中又想起从前和她的种种,比比现在的她只是一般上班族的装扮,令我心中欲望又不断升起,真不知明天见面会是如何,她仍然会把我的话当「圣旨」般百分百服从?以前男未婚女未嫁,任何行为都只是两个人的事,如今老婆小孩都有了,继续下去后果更不知会如何,只是隔天欲望还是战胜理智,时间到了我依然准时赴约。

隔天下午约在顶好附的近咖啡厅,我看着她穿着连身洋装走来,胸部有胸罩的痕迹,她坐下来我马上问她「你身上穿几件?」,她低头说「两件」「外面还有上面」「人家好久都没穿这样了」,我说:「怎么还穿两件,虽然只有一半五十分,但还是要眼见为凭,让我看看!」她说「不要啦!这边容易会被人看到」,我手指指洗手间,只见女友起身往洗手间走去,我跟在她后面往厕所方向走去,到了在厕所前的屏风后面,她转过身来拉起裙子,露出下面「妹妹」和浓密的一片黑森林,才放下裙子转身进入厕所。

我走回桌子,一会她由厕所出来,我看着她说:「你去厕所出来怎么里面还是一样」她说:「你又没说要怎样」我说「还要我说你都忘了吗?太久没处罚了吗?等一下一块就好!」(这是我们以前常玩的游戏,当我们去吃饭时餐后饮料会特别交代冰多一点,喝完饮料的冰块,用保险套把冰块装起来,当然女友没穿内裤,在买单前塞进穴内,离开时她的座位会湿湿的,且走路时必须把腿夹紧,否则水容易流下来,只是当冰块慢慢融化时,还是会有水流下。特别交代一下我们是经多次练习,才可将冰放妹妹内久一点,否则是会冻伤的!)她问我你车停那边,我说市民大道下的停车场,她说『现在大白天,以前多是晚上而且走那么远水会流下来』,我说「所以才用一块」。

我用手指着女友胸部,女友看我一下就要起来再去厕所,我摇摇头说「就在座位上,脱下就放你旁边。还有要跟以前一样,开始脱就不可以停下来!」,女友看着我说「人家好久都没这样了,可不可以下次啦!」我又摇摇头,只见下午的咖啡厅客人不多,两个服务生也站在柜台旁边聊天,女友看了看周围,终于深吸一口气将双眼闭上(如此才不会看到别人在看而动作停顿),先用左手把肩带拉出右手臂,再用右手拉出左手肩带,手再伸到后面将胸罩解开,此时一位女服务生发现女友动作,对旁边服务生指我们这边,当女友将胸罩从衣领抽出时,连旁边客人都发现了,皆往我们这桌看来,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女友拿出胸罩竟没收起来,只是用她的皮包压着,如此当然没办法全部压着,只要经过我们都会发现有胸罩在皮包下面,有看到的人都露出奇怪的眼神,脱完后女友张开眼睛,看着我问「没别人看到吧!」我笑着说「我只顾欣赏你,别人我才不注意他们看到没」。

我对女友说「你再去洗手间一下!」女友疑惑的说「我才刚去,又去干嘛?」我对女友说「叫你去你就去还问那么多!」只见女友起身来,往洗手间走去,她一离开座位,座位旁边皮包少了她遮掩,被压着而露出部份胸罩几乎让人人看的到,她一起来更是吸引人注意,来几乎全部人皆望着她,所有人都知道她没穿胸罩(连内裤也没穿可就应该不知道了),每个人都对她用奇怪眼神行注目礼,女友从洗手间回来对我说「怎么好像所有人都一直看我?」我说「你美嘛!而且【内在】更美当然大家要看你」,然后指指她皮包下的胸罩,此时女友才把她的胸罩收进她皮包内。

那一餐吃的是没什么味道,只想着等一下要如何「玩」下去,当用完餐后,饮料送来我用最快速度喝完饮料,留下半杯冰块,然后从我皮夹拿出个保险套交给她,只见女友在桌下将保险套取出,拿一个冰块放进保险套内,再慢慢塞进她「妹妹」里面,女友不禁对我说「好冰哦!」我笑着说「外面的塑料套照旧」,只见她把保险套外的塑料套放在烟灰缸内,我们马上起身买单离去,在柜台买单时我望了一下我们刚刚坐的桌子,看那服务生整理桌面时,看到烟灰缸内的装保险套的塑料套,一脸奇怪望着我们,女友在我旁边脸上有些泛红,低着头紧抓着我的手。

从顶好的忠孝东路走到市民大道下停车场也不算太近,走到一半我发现已有水从她大腿跟部流下,我开玩笑的问她『你那么想啊,湿成这样』她瞪我一下却也说不出话,只是手抓我抓得更紧。此时看到路边有人在乞讨,我说给个零钱吧,她说『不要停下来,先到停车场否则水流下来会让人看到!』她如此说我当然是更要停一下才可,我们走到那乞讨人旁边,我用很慢很慢的速度左边口袋掏掏,右边口袋掏掏才把零钱一个个丢下去,那人忙点头说谢谢,可是当他抬头时却呆住了,怎么前面竟有个女人穿裙子,大腿内侧还有水流下来,往上一瞧说了一半的「谢谢!」突然停住,至于他的角度有没有看到此女连内裤也没穿,我就不得而知了,至少保险套的一半在「妹妹」外面,从下往上看要看不到是有点难,这时女友看那乞丐直往她裙底瞧,急着拉我往停车场走去。

到了市民大道,要下去停车场的楼梯是既陡又窄,刚好有人要上来,她要我等对方上来我们在下去,我哪管那么多拉着她就往下走,对方抬头往上看时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眼睛张好大看着女友,等和我们擦身而过后,身后传来:『带冷气机逛街啊!还会滴水!』女友羞的低头用拳头捶我说『你看你害人家被看光了!』我说『你太久没如此不习惯,再几次就习惯了,况且又不是少一块肉,「好东西」要大家一起欣赏!』。

现在停车场皆有监视器,虽没什么人但不可太乱来否则被录像存证,那事情就大条了。市民大道下的停车场就如上方左右车道一样分两边,我车子是停在另一边车道,所以它中间有个通道可以走过去,我走到信道时发现信道内监视器照不到,我对女友说皮包给我,来擦擦地。她说『不要啦地很脏』我说『就是脏才要擦!前后都要喔』她只好将皮包给我,然后将她那连身上衣全部拉到脖子,此时她全身已完全赤裸,衣服只挂在她脖子上,然后整个身体趴在地上,由通道前面慢慢爬往另一端,重点是胸部与下面不可离开地面,因为水泥地有些粗糙所以她移动的很慢,一会有车子开来的声音,我说『不可以起来,别人不会注意到的』但车子经过我依然有些紧张,幸好真的没引起,因为注意车子经过并没停的迹象。但接着又听到脚步声,她紧张地望着我,我只好说后面不用擦前面还是要擦完。她赶紧加快速度爬到了另一边,当起来要将衣服拉下时,一对情侣手牵手已经走到了通道,女的惊叫『她都没穿啊!』,我赶忙拉下女友衣服,拉着女友快步跑向车子,将开车出停车场来。

开出停车场我两相视而笑,好多年没这种感觉,真是令人怀念。我一边开车一边右手将她搂过来,说『亲我』。她抱着我从耳朵开始,伸出舌头将耳朵内外慢慢地舔,再到脖子脸颊仔细地亲,停红灯时旁边的人也看着我们,我只是专心的开车,放心的享受她的亲抚。不久我手将她头往下压一下,她很自然也很自动地拉开我裤子拉炼,抓出我弟弟整根就往嘴里送,我也伸手将女友穴内保险套取出,笑着对女友说:「里面湿,外面也好湿,你还是没变这么容易就湿!」

此时我车子往松山「五分埔」开去,虽然是白天我也顾不得有没有人看到,现在我能抓紧方向盘开车就不错了,旁边的事还是不管它了。与她分手后都未曾再有一边开车一边让人亲弟弟的经验,本来这种感觉只能用回忆来享受,没想到又活生生地发生在我身上。

到了「五分埔」我们下车买了一些衣服,上了车我丢了刚买的一件白衬衫,和一件长裙给女友,这裙子的前面是一整排扣子(扣子全解开就等于是一块布),女友把连身洋装脱下后,问我「要几分钟才可以穿」,我说「今天看就你喜欢!」只见女友将洋装盖在她身上,当然洋装下是完全赤裸的,然后依旧趴在我身上,亲着我「弟弟」!我开始漫无目的绕着市区开,白天车上载着一位裸女,还在车上帮你「吹喇叭」那种滋味各位自己去想象吧!

时间已接近下班我只好把车子往内湖方向开去,免的沿途太多人,而女友居然也没要穿衣服的意思,只是趴在我身上,一直不断的亲着我「弟弟」。拜自牌车之赐,我只要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开车,另一只手往女友穴中插进去,当手指满是女友淫液时再往她双乳擦干,不久女友上半身几乎涂满她自己淫液,女友亦亲我弟弟亲的起劲,当我车子行走时我就干脆将女友洋装拿开,让她完全赤裸,遇到红灯时才将洋装盖女友身上,此时若有公交车从旁经过或天桥上行人看到这景象那是他有福气,这种机会实在不常有。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