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误入陷阱的小茉莉110

  楔子
她们家很穷──从小到大,姊姊总是不停告诉她这一句话。
因爲爹爹是个什麽都不会、只会之乎者也的文弱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抓,
更不用说赚钱养家了。
至于娘呢,生下她后就难産而死了,所以她可以说是大她五岁的姊姊带大的,
长姊如母,所以姊姊说的话她都得听。
而且姊姊扛下一家生计,很努力地赚钱养活她和没用的书生爹爹,所以袁小
儿对姊姊是很崇拜的。
因此,姊姊说的话就是圣旨。
圣旨之一是──看到危险要闪,不要乱捡东西回家。动物可以捡回来吃,至
于人,因爲家里穷,没钱救不相识的人,遇到时就当作什麽都没看到吧!
袁小儿很乖,姊姊的话她都记得,也很努力地遵行。
因此,当她上山采野菜时,中途遇到有人在打斗,她立即机警地躲起来,连
唿吸也不敢放大,捂住耳朵,让自己什麽都听不到。
虽然她明明怕得发抖,也吓得快哭了,可她这是忍着害怕,乖乖地躲好,甚
至在心里不停默念──拜托!千万不要发现她,她可不想也遭殃,她还想回家看
到姊姊和爹爹。
呜……她怎麽这麽衰,只是上山找看看有没有野菜,怎会遇上这种事呜呜
……她不想死啦!
咬着唇瓣,袁小儿害怕得直发抖,耳朵捂得紧紧的,恐惧又紧张地缩在草丛
里。
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四周好象平静下来,才慢慢放下捂住耳朵的双手。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声音……结束了吗
紧张地吞了吞口水,袁小儿慢慢起身,双脚不停抖着,差点腿软到站不起来。
她紧紧抱着怀里的提篮,慢慢探出头……
「啊……呜!」她伸手捂住嘴巴,止住欲出口的尖叫声,睁着大眼看着前方
的尸体。
刺鼻的血腥味让她好想吐,惊惧的泪珠儿快掉下来了。
深吸口气,她慢慢走向尸体。应、应该死了吧
站在尸体前的她才这麽想着,一只血淋淋的手倏地抓住她的脚。
「哇──」她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大叫,「走开──不要碰我啊──」
她哭喊着用力踢脚,想将那只手甩开。
「小、小姑娘……」断断续续的微弱声音发出。「你、你别怕……我……」
听到有声音,袁小儿倏地噤声,瞪着那具尸体。
「你、你还活着」她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尸变。
「小、小姑娘……」虚弱的声音给了她答案,男人慢慢擡起血污的脸,混浊
的眼睛看着她。
「大、大叔,你还好吧」吞吞口水,袁小儿蹲下身,看到大叔身上大大小
小的伤口,那不停流出的血、有所求的表情,让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
「小姑娘……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男人困难地喘息,提出要求。
「不能!」袁小儿想也不想地就迅速拒绝,想也知道会被追杀的人一定有大
麻烦,她才不想把麻烦带回家。
姊姊跟她说过,临死之前的人的要求,死也不能答应,因爲那绝对是麻烦。
「我要走了,大叔你自己保重。」袁小儿什麽要求也不想听,迅速转身,男
人却开口了。
「藏、藏宝图……」
身后传来虚弱无力的话语,袁小儿愣了下,心也大大跳了下。
藏宝图!那……那不就是银子吗
听到有银子,她就迟疑了。自小被姊姊教养,她知道银子很重要,非常非常
重要,重要到她一听到「银子」两字眼睛就会发亮。
「求、求你……」男人困难地将脖子上的玉佩拔下,强势地塞进袁小儿手里。
「玉佩……交……鸣庄……」话还来不及说完整,男人哽了口气,闭上眼,
再也没有唿吸。
「喂!喂!大叔……」袁小儿愣住了,看着没有气的大叔,再看向手上的玉
佩。
那玉佩小小的,不怎麽起眼,顔色很淡,一看就不觉得是什麽稀奇的宝物。
不是说藏宝图吗大叔给她这个一点都不值钱的玉佩干嘛
不对!袁小儿瞪大眼,「完了!」
她拿了玉佩了,拿了死人的东西,还听到那不清不楚的遗言……
不管「鸣庄」是什麽东西,反正一定是麻烦事,若被姊姊知道,她一定会死
得很惨!
怎麽办她要把玉佩丢掉,当作什麽都没发生吗
可是藏宝图……银子耶!
虽然不知跟这个玉佩有什麽关系,可若是跟银子有关的话,那丢掉不是很可
惜吗
袁小儿咬着唇,正在犹豫不决时,却听见前方传来人声。
她一惊,怕又是那群杀害大叔的人回来,要是被他们看到,那她的小命一定
不保!
紧张让她无暇思考,下意识地将玉佩放进怀里,抱着竹篮子赶紧逃离。
不一会儿,一名黑衣探子来到尸体前,恭敬地对一名身着玄黑衣衫的男子说
道:「少主,找到刘总管了!」
男子看着尸体,俊眉微拧。
「少主,尸体旁边有这个。」探子将手上的白色丝绢递给他。
男子接过丝绢,看到右下角绣了朵茉莉,拇指轻抚过那朵茉莉,沈吟了下。
身旁的属下不敢打扰,安静地站着。
好一会儿,男子才开口。「将刘总管带回庄里好生安葬。」
至于这手绢……
他转头看着山下的城镇,手指继续抚着上头的茉莉花绣,隐约地有股淡淡茉
莉香从丝绢飘出。
「派人到下面的城镇暗地搜查,看是不是有人上这座山来。」他想玉佩应该
没被夺走,刘总管应该是交代给别人了。
若他没猜错,那人该是手绢的主人。
敛下深沈的黑眸,男人微微笑了。
远处,急急逃离的袁小儿不觉地打了个冷颤,停下脚步,转头看了身后一眼。
不知爲何,她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第一章
这几天欢喜城突然变得很热闹,莫名其妙来了许多武林人士,一波又一波地
不停涌入城里。
来的人三教九流都有,把城里两间客栈挤得满满的,甚至还有跟城里人家借
宿的。
这种异样的情况让城里居民人心惶惶,又害怕又好奇,到处窃窃私语,互相
谈论。
奇怪,到底是出了什麽事怎麽突然间有那麽多武林人士跑来城里
袁小儿乖乖坐在自家书肆柜台前,眨着大眼睛,慢慢啃着手上的馒头,一双
灵活大眼骨碌碌地看着几名虎背熊腰、看来不怎麽好惹的大汉走进城里。
又来了新的江湖人士了!
数了数,这是今早看到的第五波崭新面孔,看来不用几天,城里的人数应该
会爆满吧
袁小儿一边啃着馒头,一边想着,水亮大眼眨啊眨的,看着走过去的江湖人
士,她真的满肚子好奇,好想冲上前去问:「到底你们来城里干嘛是有什麽事
要在城里发生了吗」
不过她不敢。
而且她也不认爲他们会乖乖跟她讲,要是问个不好,可能会小命不保。
开玩笑!那些人看起来都凶神恶煞的,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而且最近这几天
城里气氛紧绷到不行,那些江湖人动不动就用眼神厮杀。
要是一言不合,免不了会打起来,见血是难免的,幸好还没闹出人命,不然
就真的恐怖了。
所以袁小儿就算再怎麽好奇,也不敢去问,而且最近姊姊也很忙,忙的当然
是八卦了。
莫名地来了这麽多江湖人,一定是有大八卦,最近姊姊就是在查这件事,要
有八卦,书肆才能出刊,城里人才会来买八卦,到时她们才有白花花的银两。
这几天,城里人不停来问她们是不是查到什麽蛛丝马迹,就等着买她们家书
肆的八卦。
唉!爱八卦真的是人的天性呀!想到此,袁小儿不禁摇头。
「小儿,你一个人在嘀咕什麽」
花喜儿执着桃花扇,一袭红艳的绫罗衣裳,眉目如画的美艳模样,惹来许多
人的视缐,但她早习惯了,款款走进书肆,一眼就看到袁小儿窝在柜台后自言自
语。
「没有啊!」啃掉最后一口馒头,袁小儿拍拍手,偷偷伸手指着城门。「喜
儿姊姊,你看,这是今早第六波了。」
又一群江湖人进城了!
花喜儿睨了进城的江湖人一眼,再看了书肆一圈。「袁日初呢又跑去挖八
卦啦」
「是呀!莫名其妙跑来这麽多江湖人,这可是头一遭,大家都好奇死了,这
麽大的八卦,姊姊当然要去挖了。」袁小儿睁着大眼,理所当然地说着,一说到
自家姊姊,眸儿都亮了。
这世上,她最崇拜的就是姊姊了!
看到那双发亮的眼睛,花喜儿也习惯了,桃花扇顶着袁小儿那白玉般的额头,
「你啊!一说到袁日初就一脸崇拜,小心被那女人卖了还不知道。」
「才不会!姊姊那麽疼我,她才舍不得呢!」袁小儿嘟着嘴挥开扇子,揉着
微红的额头。
「哼!那可不一定。」花喜儿勾起唇瓣,精明美眸跟着一转,压低声音。
「小儿,你知道爲什麽这麽多江湖人突然来城里吗」
「不知道。」袁小儿摇头,看花喜儿一脸神秘兮兮的表情,也跟着眯起眼,
压低声音。「喜儿姊姊,难道你知道」
「没错。」摇着桃花扇,花喜儿笑得可得意了。
「是什麽是什麽」一听到有八卦,袁小儿赶紧追问,兴奋的眸儿发亮,
白玉似的脸颊也红了起来。
八卦是人的天性嘛!而且有了八卦就能出刊,到时就有白花花的银两,她想
到就心花怒放。
「哼!」花喜儿勾着笑,扇面轻抵着袁小儿的小粉颚,脸儿慢慢靠近她。
「小儿,你想知道啊……」
「嗯!」袁小儿用力点头,粉嫩嫩的脸、圆圆的大眼,可爱的模样让花喜儿
喜爱极了,更想逗她了。
「小儿,你真可爱。」啧啧!那嫩嫩白白的脸蛋,水嫩得让人好想咬一口…

「花喜儿,你给我离小儿远一点!」冷冷的声音从旁传来。
「啧!你没事那麽早回来干嘛我还没玩够呢!」花喜儿没好气地瞪了袁日
初一眼。
唉!程咬金来了,没搞头了。
「姊!」一看到袁日初,袁小儿立即漾开笑脸,「你回来啦!」
「小儿,我不是跟你说过,遇到这女人要离远一点吗」不然小心被吃掉都
不知道!
「可是喜儿姊姊说她知道爲啥这些日子有这麽多江湖人进城耶!」眨着大眼,
袁小儿赶紧解择。
「哦」袁日初看向花喜儿,眼神有点怀疑。
「你那什麽眼神我像是会唬人的人吗」花喜儿摇着桃花扇,睨了袁日初
一眼。
「你是呀!」袁日初想也不想地立即回答。
「咳!」花喜儿瞪袁日初一眼,扇子轻抚了袁小儿的小脸一下。「小儿,比
起你姊姊,还是你可爱多了!看在你可爱的份上,我就告诉你我刚刚在酒楼听到
的。」
「什麽什麽」袁小儿赶紧追问。
「刚刚我在龙腾酒楼,不小心听到几个江湖人的对话,好象说来城里是来找
什麽宝藏的……」花喜儿摇着扇子轻声说道。
「宝藏」袁日初皱眉。
袁小儿也跟着一愣,脑海突然闪过一个遥远的记忆。
「听说宝藏在城后的那座山……还有什麽藏宝图……就在咱们城里,那群人
最近就是在找藏宝图……」
藏宝图!
「啊!」袁小儿惊唿,「那块玉……」
话未说完,她就在袁日初的瞪视下赶紧捂住嘴巴。
「怎麽了」花喜儿敏锐地察觉到两人的不对劲。
袁日初不回话,细致的小脸微沈,一脸凝重;而袁小儿则白着脸,冷汗开始
冒出。
她想起来了!那个惨死的大叔,还有他临死前给的玉佩,此时正在她怀里…

*
「姊,你说该怎麽办」
袁小儿苦着一张脸,紧张地看着袁日初,小手则紧握着一块毫不起眼的玉佩。
看着玉佩,她的脸更苦了。
她早忘了这件事了!
一年前,她遇到一个遭人追杀的大叔,大叔临死前给了她这块玉佩,说了一
些不清不楚的话,她根本听不懂。
后来,有几个人来问城里的人那天是不是有人上山,幸好城里的人虽然八卦,
不过却也很挺城里的自己人,更何况,欢喜城什麽没有,恶势力最多。
刚好她姊姊袁日初就是恶势力之一,所以,就算有人知道上山的是她也不敢
讲,因此让她逃过一劫。
她还爲此被姊姊臭骂一顿,怪她听到藏宝图就鬼迷心窍,没事惹了个麻烦回
家。
幸好当时安然逃过一劫,她也松了口气,而且时日一久,她早把这件事给忘
了。
没想到,最近城里来了那麽多江湖人,就是爲了藏宝图,让她想起一年前的
事,还有这块玉佩……
看着手里的玉佩,袁小儿扁着小嘴,可怜兮兮地看着袁日初。
袁日初没说话,只是抿着唇看着那块玉佩。
「啧啧,不要告诉我这块烂玉佩就是那藏宝图」一旁的花喜儿不以爲然地
看着玉佩。
「我也不相信呀!这玉佩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而且根本没图呀!可是那大
叔就是塞这块玉佩给我。」袁小儿也觉得很奇怪,她甚至怀疑那大叔是不是骗她。
「不过不管是真是假,那些武林人士就是爲了藏宝图和宝藏而来,要是让他
们知道藏宝图在小儿身上……」花喜儿停住不语。
「他、他们会杀了我吗」袁小儿惊慌地问。
「不只吧!搞不好会杀了你们全家。」花喜儿耸耸肩,说得很轻松平淡。
「啊!」袁小儿听得全身发软,哇啦哇啦地大叫,「不要啦!我不要死啦!
我也不要姊姊死,不要爹死……」
「小儿,闭嘴!」袁日初揉着额头轻喝一声。「花喜儿,你不要没事吓小儿。」
「哈哈,好玩嘛!」花喜儿嘻嘻笑着。谁教袁小儿的反应那麽直接,真是可
爱。
「呜……姊姊,你说怎麽办」袁小儿抓着袁日初的衣袖,睁着红红的眼睛,
无助地看着她。
「别慌,让我想想。」袁日初轻揉妹妹的头,低头沈思。
「你们当初干嘛不丢掉这玉佩干嘛明知是麻烦还一直留着」花喜儿不解
地问。
袁家姊妹一起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让她即刻明了,撇着嘴角没好气地轻啐一
声。「呿!就算怕麻烦,你们还是对那宝藏心动了,是不」这对姊妹,不管是
大的还是小的,都一样爱钱!
「因爲……宝藏耶!满山的金银财宝耶!」袁小儿小声说着,虽然害怕,可
想到金光闪闪的黄金,眼儿还是发亮了。
「小心有钱没命花,没看到外面那些武林人士吗个个都不好惹的样子,你
们抢得赢人家吗」花喜儿冷哼。
「是没错啦……」袁小儿低着头,想到那些武林人士,块头大,拳头又粗,
一拳就能打死她。
想到这,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那……那该怎麽办」袁小儿擡眸无助地瞄着两人,最后视缐放在袁日初
身上。
「日初,你说该怎麽办」花喜儿也一起看向袁日初。
袁日初敛着美眸,指尖轻点着桌面,好一会儿,唇瓣才缓缓勾起一抹笑。
「简单!刊出藏宝图不就行了」
「什麽!」花喜儿听得一愣。
「可是姊,我们哪来的藏宝图」袁小儿也一脸不解。
「你的玉佩不就是了」袁日初指着袁小儿手上的玉佩,「把玉佩上的纹路
描绘出来,发刊卖出,他们要藏宝图,我们就给他们,人人都有,看他们怎麽抢!」
「而且还可以大赚一笔!」袁小儿明了地拍手,笑开小脸。「想要藏宝图,
就得买咱们书肆出的八卦书刊。」
「没错。」袁日初点头。
「老天!连这个你们也要赚」花喜儿拍额,无话可说。「那若有人问你们
图怎麽来的,那该怎麽办」
袁小儿眨着大眼,扬起一抹无辜又纯真的笑容。「八卦嘛!总是传来传去的,
这图我们也是无意中得到的,要信不信,就随你们啰!」她笑得无邪,可眼眸却
骨碌碌转着,闪过一抹狡黠。
书肆虽然是姊姊管理的,不过掌柜的可是她哦!而她就是靠着这张纯真无瑕
的笑顔,让一干被挖出八卦的人拿她没辙。
没人舍得对那张笑容生气的!
想到又会有银两进帐,而且还解决了棘手的问题,袁小儿笑得眼睛都眯了。
嗯,一定会没事的!她天真地这麽相信。
*
呜……没事才有鬼!
「你们想干嘛」袁小儿不停往后退,而身后已无路,只剩一道墙。
她已退无可退,惊慌地缩在墙角,害怕地看着朝她逼近的两名大汉。
「说!这张藏宝图你是从哪得到的」一名大汉拿着一张纸,恶狠狠地逼问
着。
「我……我说了啊,就、就八卦得到的啊!要信不信随你们呀!」袁小儿结
巴着,噙着泪害怕地说着。
呜……她错了啦!武林人士根本没那麽好摆平!
一开始,书肆发出的藏宝图确实让书肆大赚了一笔,一群人涌上山急着挖宝。
可几天过去,找不到宝物,他们急了,就开始追问书肆藏宝图从何而来,以
及玉佩的下落。
一群人在书肆外争执,爲了玉佩,打打杀杀的闹得不可开交,她吓得都慌了。
偏偏,姊姊又临时出远门,把书肆交给她管理,出事她得负责的,要是书肆
垮了,她一定会被姊姊剥皮!
可是……她不知要怎麽处理啦!
武林人士都好蛮横,动不动就杀来打去的,她吓都吓死了!
这几天她都窝在家里,根本不敢出门,今儿个家里临时缺粮,她饿得半死,
才出门买个东西,没想到就被抓到了!
呜……怎麽会这麽衰啦!
「放屁!图是你们书肆发出的,你们会不知道玉佩呢在你身上是不是
快交出来!」大汉挥着刀朝袁小儿逼近。
「哇!大哥,小心你的刀啦!不要乱挥啦!要是挥到我怎麽办」袁小儿哇
哇大叫,被银白刀光吓得腿软。
「小娃儿,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快把玉佩交出来,不然的话……」大汉冷笑,
大刀缓缓贴向她。
「哇!什麽玉佩啦我不知道啦!」袁小儿发着抖,惊惧地瞪着那把刀。
开玩笑!她要真把玉佩交出来,命一定也没了,她又不是笨蛋,毁尸灭迹她
会不懂吗
可……要是不交出来,他们一定会伤害她,呜……怎麽办啦她好怕!
见她还嘴硬,大汉冷声笑了。「小娃儿,看来你是自找罪受,哼!看你长得
还不错,还是要大爷我给你爽一下,你才肯说啊」
大汉和同伙的互看一眼,淫声笑了。
袁小儿害怕地颤着身子,对大汉淫秽的眼神感到心惊,她紧缩着身子,「你
……你们不要乱来哦!」
「嘿嘿……」两名大汉慢慢扯开腰带,不怀好意地看着袁小儿。
「你、你们不是要玉佩吗我……我给你们……」袁小儿抖着声音,慢慢蹲
下身子。「不、不要过来……」
「哼!等大爷先爽了,再拿玉佩也不迟啊!你说,谁要先上……啊!」话未
说完,一团沙子洒向他们的眼睛。
「去死啦!」袁小儿抓起沙子朝他们的眼睛用力洒去,身子俐落地往旁一闪,
快步跑离。
「该死的臭娘们!」两名大汉怒吼,快步追上。
「啊!」毕竟不是练武之人,袁小儿一下子就被追上,她尖叫着,就快被抓
住时,突地撞到一堵墙。
「哇!」突来的撞击让她身子不稳地往后趺去,而身后的大汉也刚好追上来。
「臭娘们,看你多能跑!」
「救我!」袁小儿下意识地抓住眼前的人,着急地求救。「求求你,救救我
……」
「臭小子,劝你别多管闲……呃!」话未说完,两名大汉再也出不了声,
「啪!」地一声身体倒地。
袁小儿看了一愣。发生什麽事了
她看着倒地的大汉,还摸不着头绪,被她抓着的男人却开口了。
「玉佩在你身上吗」
什麽!袁小儿一惊。不会吧这人也要玉佩
想到这点,她下意识地想逃,可颈子却突然传来一抹刺痛,她身子一软,跌
入男人怀里,昏迷前,只见到一双冷静深沈的黑眸──该死!她找错人求救了…

发表评论